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自己院里用过早膳,苏沫便拉着好妹出来散步,正巧在前院遇到绿珠。
    “小姐呀,你这是要去哪儿么?”绿珠看到苏沫,面上微微一变,又眉开眼笑的迎了过来,不过一双眼睛四处瞟了瞟,似乎怕被人看到似的紧张。
    是防萧氏吧,做人肉夹饼,那滋味定不好受。
    苏沫微笑道:“小表嫂如今可是大忙人呀,好妹我们这都有多少天没见她了呀?”好妹会意暗笑,故意掐指算了算,就说,“自从小姐你推荐她做了采购,好似就再没有见着人了哎,这几日下来也有五六天了吧。”
    “呃……小姐,你看年关快到了,所以确实有些忙,我这……”
    见她一脸大汗要解释,苏沫轻轻扬了手,微一沉声说,“沫儿怎么比得小表嫂的能干,当然是能者多劳,看来以后沫儿还得求小表嫂照顾着点儿了,送于我房里的那些半湿的木碳,可真是难为了下人们,怎么烧都烧不起来呀,唉……”
    这是萧氏暗做的手脚,故意让绿珠把劣质木碳拿给苏沫,虽然绿珠已换了大部分,但这是萧氏的命令,她却也不好完全忤逆,只是对苏沫……她确实有些愧疚。
    “小姐,实在对不起,我这就让人换了去,我……”苏沫又笑笑的阻了她的话,只是真真儿的盯着人看,突然含笑淡语,“小表嫂难为之处,沫儿岂能体晾不了,看来也真是我的错,若不推荐于你,也不见得姑妈她尽难为于你不是?”
    一丝危险升出绿珠的心中,没有苏沫她便不会有今天,如今府中人人都知晓,萧氏与苏沫已成顶立之势,水火不溶那是早晚的事,私底下的时候,下人们都有些议论,到底是站在哪个主子的一方,这却也是困苦绿珠数日的难题。
    萧氏是她婆婆,这关系没得改不是!
    这时门房向前院里的丫头吆喝了一声,“……快去报姑奶奶一声,朱家突然小姐造访了……”
    苏沫听闻,含笑的与好妹说,“看来表哥的好日不远了呀,到是听闻这朱家小姐常来与表哥谈心的,呵呵……”
    “那是,姑奶奶早就属意朱家的小姐,表少奶奶立即就要进府了,小姐你是不是应该先送一声恭喜呢?”好妹看着大变面色的绿珠笑得是分外的好看。
    绿珠急步追上突然转身离开的苏沫,好声和气的说,“小姐,是我一时糊涂了,你千万莫要生气呀,若有什么差遣,绿珠定当万死不辞的。”急声的保证,更加说明她是多么在意正室进门,没有一丝依靠的女人,却是难以立足呀,她会偏向苏沫,却是萧氏一手所为,怪不得她绿珠呀。
    苏沫岂有不知她的心思,“差遣到是有,万死不辞到是不用了,”苏沫这么说,那就是有事要她办了,绿珠脸上明显透出紧张之色。
    “我要知道萧美芳的事,她和我那两个护卫究竟是怎么个情形,我要眼见为实,”盯着绿珠,露出危险的目光,冷声低道:“这话是你说出来的,你必需设法让我抓到证据。”
    给读者的话:
    嗯,情节提速了都,再有几章,会把问题解决一大半的哈!
    正文 第125章对她无力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6 本章字数:1988
    “小姐,你要抓表小姐的证据……难道当真认为她和他们有什么吗?”回了房,好妹就想这事,糊涂的小脑瓜却是想不透苏沫到底是什么目的。于是又道:“那小姐你说,他们当真有那啥事,你要怎么处理呀,公诸于世么?”
    苏沫拿着剪刀剪纸,这是特意叫好妹去买的,以前她就特别喜欢剪窗花,每到过年的时候,总觉红红的窗花非常有年的味道,不过以往都是她一个在欣赏,今年却不同,有这个可爱话多的丫头陪着,她也不会显得那般孤单。
    “我只是见不得身边有不确定的事,毕竟那二人名义上是我的护卫,若不能与我同心,那便与绿珠一般也好,再不然舍了去,也是个好结果。”淡淡的话,却透出狠劣之意,老易那天的话对她有很大的启发呀。
    如今对苏沫来说就只有三种人,一种是能为她所用的朋友,一种是不能为她所用的敌人,最后一种是不能为她所用,却又一时摆脱不了人,而绿珠、秦芳与陆仁便是这种存在。
    苏沫蓦的停下手中的动作,沉了沉眼,对付这种人的办法,就是抓住他的弱点,加以利用再为她所用,不然就舍去,非得舍去。
    这时院子里有丫头突然喊了一声,“秦护卫,你在这里干什么呀?”房里二人听闻,都不免一惊,好妹下意识的说,“小姐,是我让小红给你送莲子羹的。”小红这声唤是什么意思,难道秦芳在门外……
    苏沫暗示她去开门,好妹蹙死了眉,打开门果然是秦芳,后面便是手拿托盘的小红。
    秦芳面无异色,立即朝屋里的苏沫躬身道:“禀小姐,门房刚送来一封信,是指名给小姐的。”
    苏沫面上高深漠测,只示意好妹接过信件,打开看了一眼,细眉微蹙,把信再折好,又盯着秦芳说,“你代我去兰桂坊一趟,找赫连少爷向他说,年关快到了,府里耗子成群,我没时间赴那人的宴。”
    “就这么说吗,小姐?”秦芳没听到她再出声,便抬头问道,面上仍然平淡无波,一丝异样也没有。
    眼一低,她又拿起剪刀和红纸,只轻声说,“话就这么多,你记清楚了,便下去吧。”秦芳听闻,只微躬一礼,正转身之际,又听苏沫唤了声他,“秦芳,你是哪里人?”
    “禀小姐,在下本就是京城人仕,以前也做大户家的护卫。”
    淡淡的又问道,“家里呢?没人了吗?”
    秦芳诧异此话这般无礼,仍然不动声色的道:“是,父母早亡,在下是独身一人。”
    “那个陆仁你早就熟识?”
    “陆仁与在下是在金总管招回府时,属下二人才相识,以前从未见过彼此。”他抬脸深看苏沫一眼,实不知她突然怎么有兴致问起这些。
    此时苏沫却更加淡一声道:“去吧,勿必要把信传给赫连少爷。”
    秦芳确实把信带到了,不过回来时把人也给带回来了。
    赫连珏早接到吴王的信,让他与苏沫晚上在兰桂坊等他,自然是遵守先前的约定,要为他二人设宴款待他们。而他当时本就在兰桂坊,于是鬼使神差的让下人早上就去传苏沫过来,却不想得来的是她干脆的拒绝,还拿什么抓耗子作借口,如此拖词可真烂。
    用过午膳,萧氏本来是要萧长亭和周春艳,以及赫连珏与苏沫一起去城里逛逛的,听说年近了城中每年都会办花灯节,但是苏沫听闻却没多少兴趣的道:“外面冷得很,我不想出去受罪。”
    萧氏要努力要使萧长亭与赫连珏加深关系,这么难得攀高枝儿的“机会”,苏沫可不想跟着去丢脸。
    “那你们几个人不如去园子里逛逛吧,”萧尽力保持笑脸相迎,又对苏沫说,“刚吃了饭岂能立即就躺着,你看你这也难得瘦下来不是,姑妈可都是为你着想的。”沉冷的声音透出些警告之意,苏沫淡淡一笑,“那沫儿多谢姑妈关心了,却也是,唉……走走对身体健康也还好。”
    苏沫扫了眼赫连珏,却没有等人,自行先离了,赫连珏恼光微闪,轰声起身也跟其身后,萧氏立即示意萧长亭与朱春艳跟上,朱春艳转身之际,一丝厌恶闪过眼底,对前面急步跟人的萧长亭,极为不屑得很。
    苏沫走在最前,随时都注意着身后沉重的脚步,他会恼,却也应该恼,几日后再想那日那些不经大脑的话,果真有些伤人的,毕竟他也是一番好意不是。
    知错便改,这是苏沫厉来遵循的为人守则。
    “那天我说错话了,你……你也别这么小气可成?”黑着脸的赫连珏心情正不爽,听她突然这么说,脸上微微有些诧异,片刻又更加难看的脸色。
    这女人总是让人这么无力,对她好时,她把你的好心当驴肝肺,还振振有词,便成他的自以为了了。你晾她两天吧,她就可以五六天没踪影,新恼加旧怨,此时赫连珏可正在暴怒的边缘,可你还没有先恼人吧,她到好,自以为很大方的承认起错误来。
    请问,那他心里的怒火又向谁发,也不能因她一两句歉意的好话,就烟消云散,当没有存在过不是!
    正文 第126章暧昧不明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7 本章字数:2058
    第126章暧昧不明
    苏沫只看他脸色更加臭了,立即转回了身,急步冲上前去,赫连玉恼眼的几阔步跟上,手上正往她肩头上抓,这时前面迎过来一人,这人是绿珠,她与苏沫跟前小声的道:“今天晚上下人房里,定有小姐想看到的事实。”
    绿珠低声说话,边走边说似乎根本没有停留,但赫连珏却看得分明,这二人有猫腻。
    “你说要抓耗子是什么耗子?”赫连珏走到她跟前,四顾暗望了一眼,只有萧长亭与朱春艳注意着他们。
    苏沫顿了下身,听他这么问,淡淡的低低笑起来,“很有趣的事,你要帮我么?”似试探的问着,大眼里却闪着不寻常的深意。
    “你的事,我再不想干涉,再说你也不屑的很不是么?”某男人果真很小气的,还为那日的事计较着。
    “那你就别问这么多,我的事我自己处理,赫连公子若没事就请回吧。”苏沫冷着脸说,她又不是真是他的谁,没有必要连他的心情也要由她来经营不是。
    赫连珏长手一把抓住前面人的肩头,把人整个似提在了手里,“你是不是太无礼了点,本是你的错,假意道个歉就算完事,也不顾别人是什么心情,都得迎合你就对了是不?”
    苏沫气得不轻,却摆脱不了他的大手,她又没叫他来,更没有叫他迎合什么不是。
    “你这般在意作什么,当真是很在乎我的态度么?”突然狐疑的拿眼刮着他,深深的似要刺进他心底。
    他脸上微怒,把人转过来面对面,大手一捏用了点力道,见她立即苦了下小脸,眼中一激愤着他,于是手上自然一松,大声的道:“对你好心好意,为何总是被你乱猜一通,总认为别人是有所图呢,苏沫你懂不懂什么叫信任?”
    淡淡一笑,扯开他的手,只道:“我不是怀疑你有什么目的,只是觉的你对我……似乎太过用心了一点,”一抹狡猾的光亮闪过大眼,于他耳边探近一点,呼出的热气在这寒冷的天气中,竟然是如此热呼呼的舒服。“这样对我来说太危险了,你和我不可能有什么的不是吗?”
    舒服变成了难受,热气也激恼了他,赫连珏立即冷笑道:“你还真是自作多情得很,想太多的是你才对。”冷盯了她一眼,他便跨步朝前走,步子意外的大了许多,苏沫跟不上,便慢慢走着,于园子里的石椅上坐了下来,无意的望向身后,那是萧长亭与朱春艳。
    这二人相处似乎都不说话的。
    “怎么,是看着扎眼是不?”赫连珏不知什么时候回了身,于她身边坐了下来。
    苏沫冷斥了声,“无聊。”她心里正盘算着晚上的事,这绿珠果然没让她失望呀。沉思中的苏沫却未发现,身边的人那一脸的愤然,盯着她快灼然了自己。
    “苏沫……”
    “赫连珏……”
    二人同时出声,头一声阴冷的冒火,后一句淡然无波,苏沫瞅着又一脸难看的男人,立即就小脸一皱,“喂,你到底有完没完,不是跟你道过歉了吗,干嘛还拿脸子对人,那你说,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撒完火吧,我就在这里,任你报复便是。”
    脖子一仰,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大眼怪着人,是非常的明显,就似赫连珏才是那个无理取的闹的人,这模样让你吧去细一思索下来,还当真觉自己小题大做了,但是这心里就突突的冒火,她越是无所谓,他便更加火冒三丈。
    大手一伸,霸道的勒住了她的小蛮腰,意外的头一句话是,“你又瘦了,苏沫你不会有什么病吧,怎么瘦得这么快?”长眉挑得老高,带气的口吻溢出好笑和谁也没有发觉的担忧。
    “你才有病了,不是告诉你不能对我动脚动手么?你又当耳旁风。”用力扯他的手臂,却因自己的话,使得男人更加圈紧了束缚。
    苏沫急了一眼,抬脸再要斥人,却见这人渐渐的压下脑袋,那微动的凤眸里闪着那叫啥,好似情意绵绵的盯着她猛瞧哦,苏沫那个大惊失色呀,手上一把推开了他的脸,“色丕,你敢!”
    他们是有几次亲密的接解,如今苏沫想起来可都悔死了,她活了两世,竟然被这种毛小子吃了豆腐。自然在心里早就有了定义,这家伙并不是喜欢人才会波人,而是……可恶的报复,万恶的劣小子,太欠揍了。
    “你……”被扒开脸的男人,重声一喝,转过脸时眉头上都点着了火,黑脸厉眸,使苏沫立即一吓,下意识的跳下石椅,先向身后的二人叫道:“表哥,朱小姐你们到是在磨蹭什么呀,我们可是等好久了,呵呵……”
    应该是问赫连珏与她在磨和蹭什么才对吧,萧长亭与朱春艳早把二人的互动尽收眼底,朱春艳只暖昧不明的笑笑,萧长亭却凝视着苏沫那张越发清美的小脸有些出神。
    给读者的话:
    非常感谢亲亲的支持哦,这部文文真真是很用心写的,后面的情节只会越来精彩,再也不要虎头蛇尾,我保证!!!!
    正文 第127章抓奸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7 本章字数:1977
    晚上的时候苏沫只说身体不舒服,不去主厅用膳了。如此做当然是为了躲人,赫连珏也不知怎么那么好的兴致,竟然说今夜要在府中住下,可是苏沫还有重要的事去办,怎么能与他有耽搁。
    “小姐……”好妹进了房,立即就把房门掩了上,弄得像作贼一样。
    “你作什么,有这么严重么?”苏沫去把门打开了去,与平常无异。好妹却担忧的说,“小姐,你当真要去下人房里吗?要是绿珠骗你怎么办,或者与姑奶奶……”
    好妹被自己的胡思乱想吓到了,苏沫好笑的看眼她,边对着镜子挽好长发,又拿了简单的衣衫穿上,这才道:“她不敢这么做,若表哥正室进门,以她如今的身份和地位,不靠我帮衬,她还能靠得了谁不是。”
    “听起来这语气不是一般的自信呀。”这时赫连珏竟然阴阳怪气的接过话,苏沫很意外他出现在门口,脸上立即不愉起来,“我有正要办,没得功夫跟你穷叨叨。”
    赫连珏懒懒的走近他,脸上冷淡着,恶劣的一把捂住她的小脸上,“我来看你病得怎么样了,是不是快病入膏肓,没得医了。”
    大眼含怒盯着他,“似乎让你失望了,我是祸害,要遗害千年,看完了人,就请回吧,再待下去,我的名声可还要不要。”
    赫连珏懒看她一眼,一下把高挺的身子摔进了椅子里,只道:“我知道你在忙府里的事,可是外面的事就当真顾不得了么,”头微微一歪,冷冷看着苏沫,“长这么大还没有人忤逆爹的话,你到是不怕死的当头一个,还有那吴王,似乎当初是你一意约人的,今天却大胆的拒绝起人……苏沫,那可是王爷,皇帝的儿子,你也敢把他的好意拂了去么?”
    苏沫细一思过,这些问题在赫连珏跟前还是问题吗?本来他就没想与吴王相交,即使她没去,人家也会以为是赫连珏属意的,与她到是何甘。再有公公要她在赫连府习武一事,老易既是公公那里的人,以后就算当真要解释,相信将军大人那般明理,定不会为难她才对。
    那这小子来干嘛,故意找荐?
    “废话少说,对我的事有兴趣的话就跟上。”苏沫才不管他是要干嘛,此时若再耽搁当真错过抓奸的好时机。
    好妹见苏沫自顾出了房,也缓步跟了上去,不过看着一脸吃瘪赫连珏,捂嘴偷偷的笑起来,哼,就是姑奶奶和那些精明的大总管都在小姐面前吃了闷亏,要对付这个未来姑爷岂不是容易的很么,此时好妹到是越来崇拜起苏沫,不过她也没有望了自己的誓言。
    “姑爷,你不跟吗?”好妹蹙眉问着,小脸上淡淡露出一丝忧色,低头似自语的道:“小姐可是要去全是男人的下人房呀,若有什么差尺,可真不敢想呀,唉……”小丫头跳起脚跟上苏沫,心里想的要是他们多一点相处的话,她这个操心的小丫头也没那么累不是。
    赫连珏冷脸恶眼的怔了半晌,蓦的也起了身跟上,这女人能上青楼去找他,断不会是个安份的主。
    偏院全住着下人,当然有分隔开,在下人里有也高低之分的,而作为小姐护卫的身份,当然也算上等的下人,所以住的院子是单独的小院落,苏沫与好妹就如小偷般,小心翼翼遣进秦芳与陆仁的院里。
    而身后的赫连珏却大摇大摆的走过来,苏沫一看他,脸一黑一把抓着人拖在身后。
    他岂能让立于女人的后面,恶气一出,赫连珏一把又拖着苏沫塞在他后面,好妹见他二人还有心思扯来扯去,也不怕声音太大引人注意,不自觉的心里的紧张也小了些,忍不住对同样会吃瘪的苏沫勾了勾嘴角。
    这两人还真像,同样的霸道。
    不时间,果然又有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过来,赫连珏立即挽上两个女子,施一轻功避进院中花台的另一面去,苏沫连连拍了拍胸口,刚才他们就藏往来的小径上,差一点就给人发现了,而赫连珏却凝神的看着那人影渐渐临近了。
    苏沫心中一声“果然”,那不断四顾的人影就是萧美芳,听闻她是被萧氏关了起来的,难道绿珠私自放了人么?
    门上像暗语般的响了几声,院中一间的房门立即就开启,萧美芳二话不说,急身挤进了房间,立即就听有声音传来,但是离得太远了,他们根本就听不到。而房前根本难有遮避物,他们根本没法近得了身。
    怎么办?苏沫朝赫连珏做了个口形问人,赫连珏眼里立即含笑,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讥笑,学着她作口形,你不是挺能干的吗,怎么来问我?
    立即就招来苏沫一个瞪眼,便不理人了,跨出一步就要跟上去,赫连珏心中骂了一声,一把勒住苏沫的蛮腰,蜻蜓点水的沾了下地面,无声无息的竟然攀上了屋顶,二人身后的好妹张嘴欲喊,“小……”却听房里突然问了声“谁”,于是猛的趴在地上,再不敢出声了。
    给读者的话:
    今天有事要耽搁,昨天拼命码完今天的,呼……偶一次性全发了,亲亲有意见都留给偶好,(^o^)/~
    正文 第128章一起抓奸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47 本章字数:1876
    “你怕什么,我过来时根本就没有人。”屋里的萧美芳冷声说道,不时又听到关门声,适才陆仁开门查看时,赫连珏便捂住了苏沫的小嘴,她没有反抗,那是因为听说过什么气息之说。
    危险过去,苏沫便对他指指嘴巴,让他放开,而赫连珏却沉着脸摇头不放,又作了禁声的手势,他两臂拥着她一起贴在屋顶上,苏沫被这么压着很难受,但却怪不了人,似乎很多次她都这般无力。
    屋子里又传来声音,是陆仁的低沉男音,“表小姐,你果真……果真有了我的孩子……”
    “啪……”一声脆响,听来像是耳光声响,接着是萧美芳冷声说,“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乱造谣!”
    寂静了片刻,房顶上的二人趁机互望了一眼,萧美芳还当真与陆仁有关系么?
    “陆仁,你莫要怪我,以前都算我的错,不应该与你有所瓜葛,但是这个孩子不是你的,你知道的,是他的呀。”
    谁的?
    苏沫细细听去,似乎陆仁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那表小姐,找我是作什么呢?”一声重重的入座声。
    “我难得出得了房,就是要你带我出府找他,我要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必需先告诉他,陆仁看着我们有点情份上,你帮帮我成么?”
    陆仁没有吭声。
    “你看我娘那么厉害,我真怕她会为了长亭的前途把我扫地出门,或者暗里下药打了我的孩子,举时我要怎么面对他,又要怎么活呀,呜呜……”
    良久了,陆仁才吐了一句,“怎么去?你通知我一声,我会照办的表小姐。”沉冷的声音,就像一把冷冰划过萧美芳的耳际。
    半晌又什么声音也没有了。
    “陆仁……”不知为何萧美芳这声音,听起来娇媚的有些肉麻了。“其实你很好的,也是待我最好的男人,但是……你不是他,你的身份我无法接受,我的母亲更不可能接受的,所以你不要怪我好么……如果……”
    柔媚的声音嗲气的说,“如果你想要我,我们还是可以很快乐呀,就算以后我嫁了他,我们仍然还是可以在一起……”
    紧接着屋里响起重重的呼息声,又是哗啦一声大响,似乎两人摔到在地上了,只听尽是女人的暖昧的嘤咛……
    苏沫瞪着大大的眼睛,听过萧美芳在男女事上很乱来的,却没想到这么滥……呃性趣泛滥。
    听完了故事,虽然还没有结尾,不过屋顶上的孤男寡女实在不适合再偷听下去,赫连珏勒着苏沫立即飞身下了房,同时的,二人面上都有些尴尬的颜色。
    “可以回去了么?”赫连珏把声音压得很低,声音沙哑而低柔,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