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啊……那是怎么回事……”
    “天啊……有危险……”人群嚷嚷的骚动起来,惊骇声不绝。
    苏沫正与身边的人正闹得欢快,听到有人这么嚷嚷起来,忙打眼望向赫连珏身上。此时赫连珏刚好一手抓住那只刺来的灯笼,长箭箭头明晃晃的闪着冷厉的光芒。
    “赫连珏,怎么回事,你有没有伤到……”苏沫正往他那里跑过去,赫连珏猛一回头,刚好躲过急速飞来的另一只串着灯笼的利箭。
    “沫儿,你别过来……”紧接着,在乱成一团的人群惊骇声中,有更多利箭串着湖中熄灭的灯笼射向赫连珏……
    苏沫傻了,望向湖的对岸,却根本看不到什么,只是在不同的方向射来更多的利箭,这些箭似被人控制了一般一点也不乱,非常有规律的朝这面射过来……赫连珏虽然应付的还显轻松,但是敌在暗他在明,正是处于劣势受打的份呀。
    给读者的话:
    以前每天四更,每更1500字左右。调整为每天三更,每更2000字以上。搬家忙死了,字数略少于原来。亲们理解一下,好吗?
    正文 第141章灯会3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0 本章字数:2443
    “秦芳,护着小姐离开,快……”赫连珏分神吼过来,利箭全射向他,若他不在此力挡下来,相信这些猛烈势头的箭枝,定会伤到他身后的苏沫以及乱跑的无辜百姓。
    “小姐,快跟我走……”秦芳看四周都乱成了一团,百姓们如何会想到在欢乐的日子会突然生变,惊骇之感可想而知,都已吓得四处躲藏,哭喊求救的声音到处都是。
    苏沫抓住秦芳急声说,“快去对岸看看,到底是谁在那里作恶。”
    “可是,小姐你的安危……”秦芳迟疑的看向正用利箭反击的赫连珏,湖里的灯笼早就射光了,在这片昏暗的空间里,只有呼呼的利箭带起的风声,用耳力辩别出射来的方向。
    “快去呀……”苏沫猛的推了一掌人,自己也缩着身子与那胖老板躲在案板下了,不过仍未忘记心心念念的长靴子,一把扯在手里抱着,只对那吓得打抖的老板说,“这是我的,不管出了什么事,你可不能耍赖哦……”
    秦芳朝四周定了下眼,又似估计的扫了眼赫连珏,于是拔身就直接从赫连珏身后冲了出去,施展出非常高超的轻功,轻踏湖面直接迎向对岸发射利箭的方向,那里是一丛浓密的树林,要藏几个人不被人发现,确实很是轻松,这也让一直警惕性很高的人忽略了。
    赫连珏怔了下,见秦芳堪称完美的身手,以身挡下最利势的长箭,凤眸里立即多了层东西,手上也未停歇,一丝虚发也没有,打掉所有余漏的箭势,助秦芳攻上对岸的同时,赫连珏暗观四下动静,看这冷箭射得很有规律,对方似乎并没有要他们命的意思。
    而苏沫是捏着嗓子看着这一幕,苍天啊大地,这秦芳有脑袋没,谁让他直接冲出去哇……可四下里一望才明白,没脑袋的人是她自己,这湖也忒大了点,若真等秦芳从那么远的地方绕了过去,估计赫连珏和他们就射成马蜂窝了。
    在苏沫愧疚的注视中,只看对面突然飞出一个银白色的身影,老远看过去映着灯笼里的光芒,忽闪忽闪的金光晃眼得很,看得出是一个戴着斗蓬人形,虽然看不到一点外貌,但身形却是非常的矫健,以弓代剑已与秦芳打抖起来。
    赫连珏一见对岸四下有人影浮动,嘴角一裂,拔身也朝对岸飞身而去。
    “赫连珏……”苏沫下意识的唤了一声,抱着一双皮靴子踉跄的匍匐慢慢向前,身后的胖老板立即就担忧的呼了一声,“小姑娘不要过去,那里危险呀。”
    苏沫望着对岸怔了怔,已经看得出秦芳是个高手了,可是与他对手的银装人身手似乎更加了的,秦芳已然挨了他几招,趁秦芳摔在地上之际,那人已朝赫连珏身后袭击过去……
    “小心呀,你的身后……”苏沫颤着胆子提醒起赫连珏,他正在湖岸上与几个黑衣人对决,十几个黑衣人已被他打趴下好几个。身后的银装人一弓打出,赫连珏不得不放弃对手,反过来与银装人打抖起来。
    苏沫紧着眼看着,只觉这二人的功夫似乎不相上下,从岸上打到湖面上,又一跃,跳到挂灯笼的扇形木柱之上,险险的好几次,赫连珏都差点让对手打落下来,当然那银装人也是一样……
    苏沫是一颗心七上八下,四顾一看,人们都七零八散的逃着,却是一个帮手也没有,这要怎么办,她太不熟悉京城的格局,根本连报案都找不着方向。
    “哈哈……身手不错!”突然那银装人怪笑出来,他立于扇面木柱的一端,单脚着力,在呼呼的寒风中竟站得稳稳当当,而赫连珏双脚稳踏于另一端,同样以弓对决,面色全是沉敛之色。
    “你是何人,为何会偷袭我?”
    那人声音听不出男女,沙哑而低沉,但有那么一个音调,却又是极为细腻的尖亮。“早对阁下有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凡,长得俊美非凡,恐是天人也不过如此,没想到还不是个绣花枕头,哈哈……有你的,我和你还会相遇的,赫连珏!”
    那人趁赫连珏听得认真之际,倏的飞身朝苏沫过来,趴在岸边以大树作盾的苏沫,惊的眼睛都直了,只看那人轻轻踏着湖面划上岸沿,在苏沫跟前促了下脚。苏沫立即埋着头看都没敢人家一眼,吼……平时她是挺厉害的,但那都是用嘴,这种真刀真枪的干架,俺是良家妇女,可是一点不会的,你别找我呀……
    赫连珏当然发现那树脚下蠕动的人影是苏沫,面色冷硬绷紧,拔身就划水而来。随后是秦芳,已经付伤的人,竟然也顾不得自己安危向对岸拼命跃过来。
    “你有本事冲我来,不能伤及无辜。”赫连珏一面奔过来,一面黑脸吼道,此时他已悔死了,应该没有护在苏沫身旁,更气死了,这女人怎么不知躲藏起来,这是什么仗义势还来凑热闹不成。
    “哈哈……”一声明亮的怪笑响在头顶,苏沫悄悄的睁开一只眼睛瞟了瞟银白色的方向,却只见到一双黑靴子,一双显得有些秀气的靴子,与她自己手里抱着的大小长短似乎都差不多……
    “有意思,等着吧,我会来找你们,今天的比斗还没完,哈哈……”那银装人赶飘身飞快离开,立即听到一声怪异却有些熟悉的嗡声扬起,一只黑亮的大马从人群中跃了出来,那银装人飞身上马,也不管前面有没有人,怒马狂奔而去,惊起满街的人群四飞五散,惊骇的叫声到处都是。
    人群之后,暗影地方,吴王把这场事故全部收于眼底,见那银装人直直朝他跟前冲过来,达鲁猛得护在吴王身前,“殿下,这人不简单……”
    吴王紧紧注视着过来的人,确实不简单,他刚吹的那声怪异的嗡音,却是只有胡人知道的驯马哨音,也是吴王唤醒达鲁的哨音,所以苏沫听到会觉的熟悉。
    那银装人,戴着大斗蓬,直冲吴王而来,达鲁紧张的护在他跟前,而吴王瞪着这人,却是一动未动,直到临近他跟前之际,那黑亮的大马才一转头,晃了过去,只见那银装人,伸出苏沫比过的大拇指冲吴王比一比,而且能够清楚的听到一个冷傲的女音传来,“兰桂坊恭候殿下大驾,呵呵……”
    一人一马瞬间已消失不见了,苏沫颤颤的立起身,看到满街的凌乱,以及适才被那怒马冲撞的人群,街上全是呼救的人声,伴着痛苦的呻吟,已看到许多血红的痕迹,有很多人都受伤了。
    正文 第142章灯会4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1 本章字数:2604
    “沫儿,你有没有事?”只觉一声阵冷风袭来,赫连珏已到苏沫的身后了。苏沫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手上指了指满大街的伤患,“赫连珏,他伤了这么多人,这可怎么办呀?刚才那是什么人,为什么比你还要玩劣不驯呀……”
    满是责备和愤怒的小脸,还好没有别的异样,使得赫连珏蓦的松了口气,长手习惯性的拥着她,“你没有事就好……”
    苏沫似乎也被他拥习惯了,其实也就搭在她肩上而已,勾肩搭背相护关心,在苏沫的心里,当真是把他当成一个比较亲近的朋友了。
    秦芳跟了上来,肩上的伤口入骨的深,苏沫挣脱赫连珏的长手,就对她的护卫真心的说,“你有没有事,刚刚是我糊涂了,不应该乱吩咐你的,我不懂武功,以后再遇到这种事,你自己拿捏着办可好?”苏沫的愧疚和担忧,不仅秦芳看着心里暖在心里,赫连珏更加烧在了眼底。
    还说不会轻易相信人,这又叫什么,女人果真感性的很!赫连珏却满是怀疑的看着秦芳,他与那银装人对打过,秦芳的武功确实高深的不像一般的护卫。
    “那是谁,吴王么?”苏沫边扯掉裙摆为秦芳包扎着伤,边四顾望着周围,才看到哎哎呻吟的百姓堆里有两个人影也在帮忙。秦芳看了眼确实是吴王,另一个是京城里救驾出名的胡人护卫,达鲁。
    苏沫半天没听到赫连珏的声音,就转头看向他,“你……天呀,你怎么也受伤了,我还以为就秦芳伤着了……”担忧和自责的口气,立即让绷着脸的男人松了松气,手背上和下颚的划伤,似乎是那银装人故意所为,为何……忌妒他的俊美容颜,有没有这么幼稚!
    “你怎么都不吭一声,这伤在脸上留下疤痕可怎么得了……”苏沫用自己的绣帕替他擦了伤口,虽然不是很深,可是破了很大一块皮,估计会留下很大的疤痕了,呜……“回府后,我得怎么给你奶奶交待呀……”
    赫连珏满心生出暖意的时候,苏沫天外飞来这么一句,立即把他的好心情打落了个干净,手上一挡,推拒了苏沫的好意,只说,“一点点小伤而已,不用你这么麻烦。”
    “你捌扭个什么劲,快让我看看……”看得出他有些生气,可就是因为看得出才更加不明白他气什么,正在此时吴王与达鲁过来了,赫连珏面色微沉了沉,一手勾着苏沫的蛮腰拥在怀里,形成保护之态。
    “二位,适才都没有事吧?”吴王蹙眉问道,他已吩咐了下属去报官,此时已有一队护城的官兵已巡视过来了。
    “见过吴王殿下。”几人都行了礼,赫连珏扫了眼满大街的士兵和伤患,最后落在吴王挺拔洁净的身形上,“既然此地有殿下处理,那我等便先行离开了。”
    吴王立即道:“先让随行的大夫包扎一下再回府吧,毕竟你们这样子,肯定会让家人担心的。”
    “对对,殿下说的是,”苏沫自是大加赞赏,她到是恨不得有什么奇药,能把他下巴上的伤立即给消失无踪可多好,于是扯着人当真让随士兵过来的大夫看看,非常婉转的问有没有这号药。
    吴王听闻兀自的勾了勾嘴角,并不嫌脏的为街上受伤的百姓包扎起伤口,问询哪里受了伤……
    赫连珏听闻,一个定子就敲在她额上,“还玩是不是,有什么事有我担着,你少胡思乱想。”
    “呃……那自然是好,只是……”见他黑脸又冲过来,苏沫乖巧的不再吭声,却一心的忠告着那大夫说,“你不是医生么,怎么能就那几号煎来煎去的药用在病人身上呢,像是擦的外伤药,应该多种多样,效果也要显著最好是不……”
    老大夫虽然嫌她叨叨的话很多,但见她手上也利索的帮着清理着受伤的百姓,却也就没有吭声了,但被一个小丫头如此质疑,心情和脸色当然不爽了,哼了声,瞪眼看着苏沫,一眼又是一眼,终是忍不住对赫连珏说,“小伙子,你乍受得你这口子的唠叨哦,这丫头与我那老伴儿的嘴上功夫,嗯…有得一拼!”
    赫连珏听闻怔了下,看苏沫立即就涨红了脸,似乎很不好意思,趁包扎别的人离他们远了几步,一股笑气徒然冲了上来,“哈哈……这口子?哈哈……我喜欢,哈哈……”
    老大夫就奇怪的看他一眼,又怪异的扫眼黑着脸已经立在他身后的苏沫,摇了摇头,喃喃自语的说。“现在的年青人,看不懂了,看不懂了,怎么这丫头虎起脸没个女人样,这小子还哈哈大笑很高兴……唔……”老大夫提起药箱帮别的百姓包扎去,边走还边摇头。
    赫连珏与苏沫向吴王辞行,吴王又含笑的挽留,“此时还不晚,不如本王趁机邀请二位一叙如何?”
    “今日看似不妥吧,毕竟我们身上都挂了彩,若有机会,在下与未婚妻定当与吴王聚一聚……”赫连珏不意外的又是拒绝。
    于是,吴王只对苏沫又说,“若是能休息片刻,梳理清洗一下身上,再由本王亲自护送你们回去,讲明缘由,相信府中的长辈定不会怪罪二位。”
    苏沫想都未想就好言拒绝,到让赫连珏意外非常,回程时他二人好玩的坐在马车前驾马,让秦芳这个伤患躺在车厢里。
    “你干么那么爽快的拒绝,也许有吴王殿下相护,回了府奶奶肯定不会再说我们什么不是?”扫了二人灰头土脸的模样,忍俊不禁对视笑了起来。
    “哼,与他相交,我宁愿被你不客气的奶奶训一训。”再厉害总比没命的好不是,吴王与太子之间已有些剑拔弩张,她只想安稳过日子,可一点也不想去凑热闹。
    “驾……”苏沫喝了一声,才不把今日的事放在心里想来想去,管那神秘人是谁,兵来将敌水来土堰,不是还有赫连珏在她身边帮忙么……苏沫笑眯眯的看着赫连珏说,“没想到呀,和你定亲也还好啦,赫连珏,以后要多多照应我哦!”
    “我也这么觉的……”赫连珏习惯性的一手搭在苏沫的肩上,自动忽略苏沫后半那句客套话。
    “驾……”马鞭子摔得很直很响,昏暗的街道旁还卧着一些等着救治的百姓,这些人多半穿着破烂的很,衣着稍微好一点的,都由自家亲人扶着回家了,冷清清的夜里,却有那么一帮子人,虽然有家人在旁边照看着,却只有等着官府的救治。
    “吁……”苏沫学着停马,可是没成功,马车依然在前行着,“赫连珏让马车停下来……”
    “你要作什么?”停下马车,赫连珏与她一起跳下了马车,秦芳听闻也问道:“小姐,出了什么事?”
    “没事,你在车里好生歇息着,我只是看到一个老朋友……”
    “阿青……你们是谁受伤了……”
    正文 第143章受罚1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1 本章字数:2427
    路上因为阿青等几个平安巷里的孩子受伤了,所以苏沫与赫连珏处理好小孩子的伤又送他们回去,再回府已是相当晚了。
    可没成想等待他们开门的却是老夫人,应该说听到有人敲大门,府里上下的人都等在前院里,老夫人就拿把大椅子坐在当场,赫连夫人见到他二人回来,立即使脸色让他们给老夫人陪罪。
    可知道,当老夫人听说苏沫来府时,就叫人去找人的,可没成想她与正受罚的孙儿都跑出去玩闹去了,再听说赫连珏输一万多两银子,竟是为了苏沫,可想而知此时这心情是相当的恼火。
    赫连珏下意识的抓着苏沫就要跪,却被老夫人哼一声阻止道:“别动……”赫连珏正一脸讨好的笑着要好言几句,没成想老夫人火烧眉毛的先怒起来,“来人啊,把这不孝子孙关进灵堂,没我的命令不得放他出来。”
    立即就上来两个高壮的护卫,挤开苏沫就反手绑住赫连珏。
    “老夫人,一切都是沫儿的错,你要罚就连我一并罚了吧。”苏沫涨声就说,却见赫连珏与婆婆都拼命使眼色,不要她说话,苏沫干脆利落的又道:“老夫人没看到么,珏他还受了伤了,你怎么能把他关在灵堂一夜不管呢,若是落个伤风啥的,可怎么得了哇……”
    老夫人正眼都未瞧苏沫一眼,只厉害的扫了眼赫连珏下巴上那块指甲大小的伤口,哼了更大一声,“敢在京城地方惹事生非,竟还带着你的未婚妻子一起胡闹,我不罚你到是要罚谁,还不给我带下去,吃的喝的都不准给我送,冻着他,让他面对灵堂的列祖列宗好好清醒清醒,哼!”
    苏沫听闻,惊得可不小,只望着婆婆,只见她连连苦着脸点头,今晚上就有人传话来说,赫连珏在灯会惹了麻烦,与人打斗的时候,把街上的行人踩伤无数,这还好赫连将军没在府,不然赫连珏回来,岂能罚得这么简单了。
    “可是……老夫人,不是这样的,是别人要……”
    老夫人黑着脸,异常的严肃,立断了她的解释,“雪娴带苏小姐下去休息,疯跑了一日,也应该知道累了吧,话可真多。”立即就唤了下人拥着她回了房,是不管苏沫如何解释这老太婆就是不听。
    赫连珏却有些好笑的看着着急的苏沫,似乎在说,看吧,要我解释也得长辈能听得进去不是,所以长久以来,他早就习惯了长辈们的自以为是,不过事后能够自责的,却只有苏沫为他辩解的这一次,赫连珏想着苏沫,一直都想着与苏沫的点点滴滴,似乎这一次在灵堂受罚也变得没那么难熬。
    苏沫本来是想再晚都要回苏府,可是这种情况却怎么也走不了,今日本来道歉的,可是,好像自己更加连累上了人。
    她手上抱着赫连珏的被子,摸黑朝灵堂里过去,正在灵堂的拐角地方,突然就冒出个白影,骇得苏沫啊一声叫出来,“谁啊……不声不响,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么?”
    “苏姑娘,看来你并没有累得很厉害。”清清冷冷的声音,立即让苏沫认出是雪娴。
    “你在这里作什么?”苏沫下意识有些责备的问起,还是怪她吓着了自己,冷清的神态与语气,活似她欠了她什么,可怪了这人。
    雪娴却盯着她不说话,手里挽着个食篮沉沉的样子,苏沫笑了下,会意的说,“是老夫人让你送来吧,这老太太果真是刀子嘴豆腐心……”边说边就走过雪娴跟前,她不愿意说话,苏沫也没心情跟她一直吹冷风。
    可是眨眼之间,一抹白影又挡在跟前,骇得苏沫下意识就要恶口,却听挡在跟前的雪娴说话,“是你害得少爷受罚,可是却一点悔意也没有,作为他的未婚妻,不知道规劝他的玩劣性子,却还跟他一起疯闹,没有一点女人该有的娴静和温顺,其实最应该受罚的是苏小姐才对。”
    苏沫怪眼的瞅了瞅她,雪娴冷清的面上凌厉的很,身子因气愤正震抖得厉害。
    撇了下嘴,苏沫直言的说,“我是怎么样干你何事,看不顺眼那就别关注我呀,毛病,哼!”转身就走,却又被雪娴瞬间挡在跟前,听到一串啪啪的骨骼脆响,苏沫下意识的叫一声,“呀……这夜黑风高,杀人夜哎,娴静又温顺的雪娴姑娘不是也好这一口吧!”
    苏沫才不管她脸上多凌厉,直接就推开人走了过去。
    一记恶毒阴狠的目光射上苏沫,是……杀你,我易如反掌!
    “唔……什么女人,这么冷飕飕的。”苏沫砰砰的关上灵堂的大门,转身就是数排的赫连府的祖先排位,刚才被一身白衣的雪娴吓得不轻,心头毛了毛作了几个辑,就转过后堂里找人,“赫连珏……”
    “苏沫,你怎么来了……”两人几乎同时唤起对方,赫连珏跪在后堂的案桌前,案上摆着一座长着青面獠牙凶神,案上的漂着圈圈的香烛烟火,带起一缕白烟飘飘荡荡的,屋子空旷的很,冷风正呼呼的从屋檐上灌进来,这里根本就像个冰冷的地窖。
    “赫连珏,还好我不是你们家的人,”苏沫喃喃自语的说,缓缓走到他跟着半跪坐了下来。
    “说什么,什么不是我们家的人。”赫连珏听了这句,心里就很不是滋味。苏沫打开被子,围在他身上,边就说,“你家奶奶可真会罚人,这里冻不死人,也吓死人了,你该不是从小就这么过来的吧?”
    赫连珏诧异的看眼苏沫,只听她哦一声,“可别说你习惯了,这里要换我可不敢习惯,吓都吓死了,我把被子给你送来,这就回屋去可好?”
    “苏沫,你怕得很,难道我就不怕么,能不能留着陪我下?”有人似乎可怜巴巴的说,一双漂亮的凤眸,期盼又凄婉的盯着苏沫。
    “陪……那就一会吧。”苏沫想着终归他是帮自己受的罚,如今她又百口莫变帮不了他,总觉的对赫连珏越来愧疚的很,于是就答应自己呆了下来。
    一抹晶亮的狡光闪过凤眸,大手从怀里拿出一瓶东西,苏沫稀奇的瞧着,等他打开瓶盖才知是酒。
    “酒么,在这里喝?”肯定是雪娴送过来的,只是那女人不知道,他们今天吃太多小吃了,根本不想听晚饭,所以赫连珏才留下这瓶酒解闷儿吧。
    “嗯,你陪我,喝这个暖和一点。”
    正文 第144章酒友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1 本章字数:2549
    “咱们在这里喝酒,会不会对你家祖先不敬啊?”苏沫接过赫连珏递的酒瓶,望着案前这青面凶神,讷讷的问道。
    赫连珏轻笑了一声,“我从来不相信鬼神之说,更是最厌恶世人迷信这种事。”沉了沉脸,显得很是愤然。
    “没想到还有你这思想挺超前嘛,告诉你哦,我也是个无神论者,什么鬼呀、怪呀其实从来没存在过。”抿口酒,香醇醉人,也不太辣,于是就多喝了一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