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没想到还有你这思想挺超前嘛,告诉你哦,我也是个无神论者,什么鬼呀、怪呀其实从来没存在过。”抿口酒,香醇醉人,也不太辣,于是就多喝了一口,赫连珏听她所说,欣然不已,有种找到知音的感觉。
    苏沫哎了一声,咂吧两下嘴巴,又说,“人们会迷信这个,其实是他们心里是存着鬼怪,全是自己幻想出来自己吓唬自己……”
    “却也是伤害别人……”赫连珏接过酒瓶,喝了好大一口,香醇的酒水突然变得异常苦涩。
    细细的瞅了瞅他,“赫连珏,你有心事?”赫连珏奇异扫了她一眼,觉着这心事一说,太不像自己会出现的,又抹了把脸,难道他表现的这么明显……
    苏沫边接过酒瓶,边笑眯眯的说,“若是相信我的话,不仿与我说说,虽不至于解决得了你的心里的难事,但一说开了心情也会舒爽一点呀。”
    听闻那信任二字,凤眸晶亮异常,酒气晕然出水润的波光,盈盈泛着异样情素,灼灼的盯着苏沫。
    “醉了?”苏沫轻笑的捂了把他的额面,搅乱了他一脸的异样,其实她也感觉得到,此时的他有些不同。她看了眼手中的酒瓶,难怪……刚才觉得他俊美的有些让人心跳加速,不自觉自嘲的笑了一下,就听赫连珏说起了往事。
    “和你说过我小妹景儿,”苏沫哦一声,盯着有些异样的他,示意他继续。赫连珏苦笑了下又说,“景儿现今十五岁了,可是屈指算算她与我们想处也就十五次……那年她出生,正是大雪纷飞的腊月时候,是燕国与胡人打得最激烈的一次,我的爷爷就是在那场战斗中过逝的,他死在……死在全家人期望团聚的大年夜……”
    像是被什么东西噎住了声音,俊美的脸上透出从来未有过的悲痛。
    大年夜是赫连老将军的死忌……可想而知,当时赫连老夫人是个什么心情了,苏沫心中也忍不住涩了下,没有安慰他的话,只是把酒瓶递了过去。
    凤眸湿湿的看着苏沫,水亮的目光里竟有伤痛和怨愤,他盯着她又说,“当时燕国百姓也不知道从哪里听闻,说是天降祸婴于燕国,所有燕国才会连年的打败仗,死伤无数,生灵涂炭……虽然后来圣上力证并非神鬼作怪,但这起传言已深入人心,所以景儿……便被当时心痛难当的奶奶送走了,一直住在很远的外婆家里,每年也就在她生辰时才会回来。”
    苦笑的闷了口酒,“她与安甄公主同月同日生,却太不同命……为何景儿不早出生一年两年,也不至于让她从小吃这么多苦……她的存在都会让我们记起爷爷战死的伤痛,对她可真不公平不是。”
    苏沫急一手阻了他再要喝酒的手,用力抓过酒瓶抱在手里,睨了他一眼,突然虎着脸说,“耍赖啊,应该我喝了。”
    酒瓶朝上,大大的灌了一口,才递给赫连珏,灌的太猛让她不小心呛了一下,咳的小脸都通红通红的,雪白的脸颊上飞起两朵可爱又迷人的粉红,别有一番娇憨的俏丽。
    见他盯着自己不放,苏沫有些不自在的说,“既然知道老夫人当年是一时用气作的决定,那后来你怎么就没给他正过来呢,凭你的能耐,难道留你个小妹也不成么?”
    赫连珏听闻,面上动然飘出一抹亮色。
    见此,苏沫怪了他一眼,又说,“说不定老夫人早就有些后悔了,只是你们一切都依她为准,没有人敢反抗她的决定,习惯会变成自然,老夫人肯定也不好推翻自己的决定不是,所以呀……啧啧,我看你是白伤感了一回,这个样子太不适合你了,赫连珏!”
    不屑的杀了他一眼,一把又扯过酒瓶大大的喝了一口,赫连珏轻笑了下,忙不适的拿下酒瓶,“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已经帮我消解了心中的若闷,所以用不着在消灭这得之不易的好酒不是,呵呵……”
    苏沫勾着眼,抹了抹嘴,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竟然把一大瓶的美酒喝得个精光。
    这时二人都有些醉意了,可是神情都还清明。想起今天的事,赫连珏问她说,“那个秦芳你怎么看?”
    喝了酒身上是上了热气,可这里地方太过空旷,仍然觉的冷气从四面八方涌来,苏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身子立即被人拥进了热气里,赫连珏为把被子展开,完全包着两人,立即觉的一团热气包裹着他们,暖乎乎的很舒服。
    两人对视笑了笑,笑容都很纯粹。
    苏沫说,“开始我也挺怀疑秦芳的,当然也不会因为他为我们以身犯险,我就立即信了他,说不定那人是用什么苦肉计也说不定,不过就是猜不出他真正的目的为何。”
    “确实如此,不过让人意外的是,他竟然在你我面前显示高超的武艺……”赫连珏听她那么说,也放心了,又道:“按一般护卫的功夫来论,他太不像平凡的人,到是有点像专门训练过的武士,这样一身本事的人,如何会做你苏大小姐一个小小的护卫不是?”
    苏沫点头说,“也许,我应该去查查他的身家背景,但是我手上却没有可用的人作事……”虽然有老易帮忙,但是他全副心力都用在苏府的生意上,若再让他把这些事都包揽了,岂不太麻烦人,再说……她可不想再培养一个萧氏,不能再让别的人掌握到她的命运。
    “若是你相信我的话,就把这事交给我。”赫连珏突然正声说道,声音干净而果断,让听的人心里,自然而然就认定他能够相信。
    不过苏沫仍然研究的深看了眼他,这才点头笑道:“好呀,我相信你。”
    虽然显得太过慎重了,不是干脆的应允,但对她有些了解的赫连珏,却知道被她所信任,这要来多么不容易。
    于是眼里面上绽放着非常明媚的笑意,弄得苏沫一时都糊涂了。睨了他一眼,“你这是干嘛,要人看了,还以为是我帮你什么忙了嘞!”娇嗔之味之十足,俏皮又不失美丽和聪明的女子,让人无不对她越来越上心,越来越……
    赫连珏下意识的就捉着她的手,“沫儿,相信我,我能够保护你。”
    心里大动了一下,这话好似承诺,情人间的承诺……苏沫惊眼的看向赫连珏,却发现俊美的容颜已在咫尺,生满春情的凤眸中,溢满了蛊惑人心的暧昧情素……
    正文 第145章美酒惹祸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1 本章字数:2404
    “沫儿……”迷醉低沉磁音;慢慢消溶在两唇相触之间……
    溶合着美酒的醇香,二人似乎都有些醉了,亲密的缠绵一时竟不愿意停息,大手拥住了怀中姣好的身段,轻轻带着柔情抚摸着她,爱怜着她,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围着两的被子无声滑落,此时只有越来越热的漏*点燃烧……
    这一刻她似乎真醉了,已不知今昔是何昔,从未如此放松和激动过,身体本能跟随的自然反应,使赫连珏心下猛一动,立即加深了纠缠,从甜美的樱唇一直下移,白玉可爱的下腭,细腻柔滑的玉颈,惹人痴醉的迷人双峰,它们在他的掌握下轻颤绽放……
    “这是什么印记?”
    突然没有火一般湿润纠缠,立即让苏沫惊醒过来,听到他的问话,手上立即迅速的拉紧敞开的衣襟,一手满满的捂在左胸上,气息起伏不定,有地戒备的看着赫连珏。
    “沫儿,你怎么呢?”再要拥着她,却似乎吓到了苏沫,让她退得更急更猛。
    一种犯罪感袭击了她的心,刚刚他们……她不应该的……再看赫连珏,一脸无辜满是疑惑,又非常小心的直直看着她。
    苏沫爬起身,诺诺的说,“你和我……我们刚刚……”有点紧张和难为情,男人俊美的脸上带出一抹紧张,应该是很紧张的盯着苏沫。
    “我是说……”苏沫坚难的开口,扫了扫四周,这还在灵堂,苍天啊……她是太过饥渴了么,为什么这么容易就与他……这种事后要怎么处理,才能保持他们关系的同时,又说得清楚她只是偶然饥渴一下下呢?
    吼……羞死人了,什么饥渴,她又不是萧美芳!
    “那个……赫连珏,你看今天晚上月光很好哈,这个气氛也不错,咱们又喝了点酒,刚刚发生的很自然……很自然的就犯了错,所以我们还是朋友,一般般的朋友……”见赫连珏越听,脸色越黑,苏沫心里乱蓬蓬一团,打哈哈的笑道:“那个,不是一般的朋友了,是知已…是知已,呃……天色好晚了,我真应该走了,走了哦!”
    在赫连珏含着深意的目光中,苏沫逃也是的跑了,那动作快速的,好似后面有鬼在追她一般。而凤眸涌出异样的情素,深灼着她消失的方向。
    苏沫跳出房门,刚用手扇了两扇,突然“吆”一声,什么东西破空而来,在她正莫名其妙的时候,只看一抹黑影挡过来,只听嗯一声,是身前的人所发出的……苏沫一颗心都紧了起来,想着赫连珏就在灵堂里,所以小心的刚往后移了一步,那黑影蓦的转了过来,立即拜道:“小姐,你可有事?”
    是秦芳。
    “什么事?沫儿你怎么样……”身后房门立即被赫连珏打开,他也是听到那怪声太熟悉,是利箭带起的风声袭击而来。
    苏沫看着秦芳,立即问道:“刚刚那是谁?”为何这箭会射向自己,苏沫正要伸手拿秦芳手中的利箭,却被他一避,只对他们说,“属下没看清来人模样,请小姐恕罪。”
    苏沫脸上动容不已,立即说,“秦芳,是你救了我的命,何来的罪,你快快起来。”赫连珏一直深意的看着秦芳,一手成保护性的揽着苏沫,适才二人的尴尬已消散无踪,一切都显得那般自然。
    “你为何会在此?”赫连珏眼里厉了起来,声音也沉沉的冻人。
    暗夜中,看不见秦芳面上表情,但是会武的人自然感受的到他的气息非常稳定,顿了片刻,他抬脸直眼看着苏沫与赫连珏。
    “小姐,你会发现在下与表小姐的事,确实是秦芳一手安排。”见二人面色未变,只是互交了个眼色,秦芳泰然自若的说,“表小姐其实只与陆仁有关系,但当在下知道小姐你要查探表小姐的事时,所以便想到以此来接触小姐你,目的是……”
    苏沫重眼的盯着他,秦芳面上羞愧的说,“在下原本是武状元出生,但因失手伤过贵族中人,故而被贬了官职,自此便再无出头之日,任凭在下有一身本事,终究只能做富贵人家的护卫,再难进仕途。”
    “所以初听金总管要为小姐你找护卫,便知晓是在下的机会来了,你是圣上亲赐婚的小姐,未来的丈夫又是大将军府的少爷,若能被小姐你所信任,相信以后秦芳定有出头之日,可是……”
    苏沫会意的接话,“只是……我太怀疑你二人,从未信任过你们,甚至一再的想过要除了你二人,所以你在听到我与好妹说要找表姐的证据时,借机故意让我怀疑你,从而得到被我所用的机会对吗?”
    秦芳立即跪下,“是在下卑鄙了,为了前途和脸面,在下……在下本不是京城人仕,家乡的亲人都知在下是来考武状元的,若就此回乡,定是再难抬头作人……”
    “秦芳,你不必说了,我信你。”苏沫未与赫连珏交流,立即想要扶起秦芳。
    “小姐,小姐谢谢你的信任,呃……”正要起身的秦芳突然呃一声又栽了下去,苏沫手忙脚乱的扶人,赫连珏立即拂开她的手,换成他亲手扶起秦芳,“你怎么呢?”
    “这箭有毒……”
    分割线
    吴王赴约神秘人的事,燕皇竟然立即就知道,当夜便招吴王进宫,几句话而已,便让吴王暗惊了一身冷汗,不得不承认与神秘人相会的事实。
    燕皇的寝宫里,烛灯忽明忽暗的闪烁着,燕皇半躺在睡榻上,公公侍人添完炭火,又给燕皇盖上厚皮毛的褥子后,便静静无声的全退了出去。
    燕皇手上捂了下那上好的皮毛,似感慨的叹了一气,“你从来都是个孝顺的好孩子,又有能力,朕一直都么看好你呀,峥儿……”
    这块皮毛也是吴王十三岁所送,燕皇双腿有疾,一到寒冬就疼的受不了,当时十三岁的吴王便说要为他射来最好的皮毛作褥,不要再看到父亲再受痛苦的折磨。这些话燕皇至今都还留在心里,这块皮毛也一直保留着。
    吴王早因见神秘人的事,便肯定会被父皇教训一顿,所以立即就跪在正堂里,心里其实早就思好了应对之策,只是他没想到,燕皇竟然会夸奖于他,而且唤出多年未叫的名字,燕峥。
    正文 第146章气氛压抑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2 本章字数:2285
    “父皇,我……”吴王脸上全是动容之色,就因高高在上的父亲一声亲昵的唤声,使得他心中激动莫名了好久。
    燕皇面上慈爱,此时好似只是一个父亲而已,“跪在那里做什么,快过来,到父皇跟着来,让朕好好看看你。”
    此时的吴王竟像个渴望父亲的孩子一般,平常绷在脸上的凌厉和冷酷早已消失无踪,只有渴望,渴望着与父亲亲近一点,再近一点。
    “不知觉间,我的峥儿长大了,肩膀也厚实了,是个伟岸的好男儿。”燕皇感慨的拍拍吴王的肩膀,又对着他的眼睛,慈爱的笑了笑说,“每个做父母的都渴望自己的孩子快点长大,可是成*人后的孩子却更让父母操不尽的心呀。”
    吴王面上一变,严肃了起来,猛的又一拜,立即说,“父皇请莫忧心,孩儿见那人,只因他是胡人身份,一个胡人敢名目张胆的出现在燕国京城,而且当众行刺,这岂不叫人太疑惑了吗。”
    燕皇点了点头,并未打断他的话。
    吴王又道:“更奇怪的是他竟然约我见面,本是敌对的双方,却要见我这一国王子,这人胆识不简单之外,他的用意定也不单纯。”不然燕皇怎么可能立即知道此事,莫非那人与他所说真有异,目的却是在陷害他么?
    心中变了几变,吴王最后说道:“父皇,此人说要与我做一起买卖,关于我们的死敌克鲁大汗……”吴王眼中郑重的看着燕皇,“如今草原上,克鲁大汗已消灭十数个部落,就连最大部落的阿布诺与伍兹都向他称臣,他的势力可是越来越大,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养精蓄锐,待草原上草绿马肥时,胡兵再攻我燕国的话,其势定是难挡……”
    燕皇正了正脸色,其实早与几位谋臣商讨过此事,只是此刻他却想知道这个儿子的想法,于是问道:“那峥儿是如何想的,你见那神秘之人又有何收获?”随手也就扶起了吴王。
    吴王立即道:“孩儿只是想,若那神秘人所说的买卖当真的话,有人愿意与我们里应外合,定能让燕国争加几分胜算,只是……那人的话,却是无从考证,他的身份也不清不楚,不然孩儿一定向父皇你引荐引荐。”
    燕皇立即大笑了一声,“吴王有此见地,朕胜感欣慰呀,要换你另外几个兄弟,肯定想不了这些的,呵呵……”燕皇故意的距离之意,吴王岂能感觉不到,此时他便躬身候在一旁,自然变成君臣关系。
    “太子殿下与二哥的能力,定是在我这个做弟弟之上,只是他们不像孩儿喜欢在父皇面前现摆罢了,这说来也是孩儿争胜心太强,以后孩儿定会注意这一点,他们是兄长,便永远是有高低之分。”
    此时吴王便以知晓了,燕皇唤他进宫并非是为神秘人,而是太子一党的事,看来右相那只老狐狸果然不简单,来得这么措手不及。
    燕皇会意的笑了笑,最后只说,“你见的那人先不要伸张,小心与他继续相处,时机到了之时,朕会亲自会会他。”
    分割线
    由赫连珏那里得知,左相府与右相府如今是交好的很,听闻竟是左相大人亲自去右相府,请右相上朝处理政务。这事一出,一些摇摆不定的官员立即又在右相府奔走交好,想来也猜得出,左相会去请右相,定然是燕皇属意的,看来右相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确实非同一般啊。
    其实燕皇并未真正要打压右相府,只是需要一个平衡而已,右相这派跳得太急,自然是枪打出头鸟,晾了他几日,燕皇要做的事也完成了,于是也应该请回右相了不是。
    可苏沫却不明得很,只问赫连珏,“太子都惹出那堆事了,皇上还把右相府捧的高高的,就不怕有右相撑着腰,将来太子掉下来摔得更加痛么?”
    二人都在练功场,三天时间里,赫连将军亲自交他们射箭,其实也就是让赫连珏给苏沫作试范而已,赫连将军这段时间到是清闲的很,天天守着他们喝起闲茶。
    赫连珏看了眼苏沫手中的弓箭,那是刘子谨送于苏沫的,看她用着很不顺手,自然也想起自己本要送她,却发火折断的弓箭,此时到觉幼稚的很,苏沫是他的未婚妻,他当时到是给怎么了?
    “你还是好好练箭吧,正月比试可莫要拖我后腿,”瞄了瞄远处的箭靶,心里却想着什么时候再重给她做一把弓,手上一箭放了出去,又说了一句,“太子什么事,咱们管不着,以后会如何天晓得。”
    苏沫放下刚瞄箭靶的大弓,蹙眉看了他一眼,也想着,确实如此,太子能否继位是说不定的,就算他再不济,也有个皇后作娘,势力雄厚的舅舅添彩。
    高义见这二人闲散的说着话,于是笑着走过来,脸色却微微一沉,问道:“小珏,又到这个时候了么,每年此时到将军府,都觉的压抑的很。”
    苏沫随着他们的视线落到公公身上,看似闲散的人此时却长吁短叹,脸上尽是悲色……听说景儿这个月底就会回府,也就五天不到的时间。又听说老夫人都几日吃不下饭了……难怪那天晚上雷霆大怒的罚过赫连珏,就没看到他找自己茬呀……
    一箭搭在弓上,苏沫瞄了瞄远处的箭靶,还是觉的手上的弓箭太沉,顺势射出去的长箭,虽然中靶,可总是在边缘,根本就中不了红心,苏沫对此都有些灰心了。
    “赫连珏,我想要回府了。”苏沫突然说道,沉着脸的赫连珏与高义,都不免意外的看了她一眼,又示意看向一旁热心陪练却喝闲茶的赫连将军。
    苏沫脸上一苦,对赫连珏小声的说,“秦芳伤势也好了,一时你也没查出那毒箭哪儿来的,所以住在这里总是提心吊胆的,再说我府里一直不安生,大年快到了,还是回去守着的好不是。”
    赫连珏正难看着脸色要说什么,就看一个家丁跑进练功场通报,“禀老爷,少爷,安甄公主及右相府的李少爷到访。”
    正文 第147章各有责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2 本章字数:2295
    苏沫此时是想走也不是时候,谁会想到安甄公主临时过来,而且一看赫连将军在旁教导他们练箭,安甄公主也没有说来做什么,这就与赫连珏一起练上了,赫连将军当然在一旁指导着。
    摸摸弓,理了理箭支,苏沫只觉越没意思,这沉重的弓箭在安甄公主手里就用得那般灵活,就连赫连将军也是极力夸奖着人,在苏沫看来她的技艺似乎与赫连珏都不相上下,一时到是对这个公主极为的赞赏得很。
    宽敞的练功场地上,几个人都立成一排练箭,彼此都相事隔也有三米远的样子,赫连珏头一个,接着是安甄,下来便是李达升,而苏沫自个儿寻着落到后面去,毕竟就她这三两下的技术,实不想拿来丢人现眼。
    李达升暗里注意着苏沫,见她时不时的往赫连珏与安甄二人瞟,好似会意了某些事,这时有下人找了赫连将军下去,李达升轻移了几步,无声无息的走到苏沫跟前,立于正瞄箭靶的她身后,突然就一手扶上苏沫的手臂,“这个位置应该再高一点……”
    他突然的出声,吓得苏沫惊了好大一跳,“呃……”见是他,苏沫面色自然更不好,立即就说,“我知道怎么做了,你不用……”
    “你似乎很怕我?”李达升轻笑了一声,却一步也未离开的意思。
    苏沫淡淡的笑了笑,淡漠的说,“都说女人爱胡思乱想,不成想男人也会发这种妄想病。”疯病!
    苏沫回身,又瞄着那箭靶,说,“咱们一无仇来二无怨,说白了什么关系也没有,我不认为有什么要怕你。”
    手上比了比,却始终没有射出去,她的面色渐渐沉下来,其实一直想弄清楚她在兰桂坊发生过什么。
    李达升了然的轻笑了声,暧昧的说:“苏小姐,可真是薄情之人,你我当真没有关系么?”他调戏似的目光盯在苏沫左胸上,越加放肆了些,“你我已然坦承相见过,苏小姐当真没有一点印象么?”
    说着他就走近她,苏沫猛的一退,冷盯着他,警告道:“李公子似乎忘记了这是什么地方,就算再不把将军府放在眼里,难道也不在乎会沾污公主殿下的名声么,毕竟你是随她来的不是吗?”
    此时,赫连珏正与安甄公主说着什么,一时二人都没注意到这边,两人相处到是亲近的很,犹如以往每次在一起时一样的亲密。
    李达升回身挡在苏沫跟前,背对着那二人,脸上立即露出阴霾之色,“你身上有我的印记,就在你的左胸上,这是谁都掩不过的事实,若我非说你是我的人,相信谁都会当真的,嘿嘿……”
    这就是他的目的,幼稚!不要说一个暧昧的痕迹而已,就是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