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就是他的目的,幼稚!不要说一个暧昧的痕迹而已,就是真被他怎么了,她自然也会好生活下来,更不可能为这些虚浮的名声而被他利用。
    “你要如何?”她冷声直接问道,不点破这层窗户纸,她也有她的目的。
    李达升意外了下,深瞅了眼苏沫,再轻笑着说,“你确实与你表姐不太一样,你总是让人惊异,却又惊喜的很,呵呵……”
    他的笑声很大,足以让赫连珏与安甄听到。
    安甄立即笑着指着他们说,“你看,这两人相处还真好,这样我也就放心了。”赫连珏听闻,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安甄立即又笑道:“早先听说左相府与右相府交好,一时都不太相信的,这会儿见他二人也这般平和的相处,到是觉的确有其事了,那么父皇的心愿也达到了不是?”
    燕皇的心愿,此时之际,左右二相的势力已在同一个平台上,那么要求的便是两人的相和,放下一切恩怨,集中所有力量只为将来的战争做准备。
    赫连珏了然在心,再看苏沫了一眼,眯了眯凤眸,见安甄又有话说,便收回视线,面色平常的专心射箭。
    “腊月初一便是我与景儿的生辰,今年她似乎回来晚了。”
    淡淡的含笑说,“放心吧,她哪年错过与你相聚的日子,唉……也是你,因为她与你同一天生辰,所以每年的这个时候,她才有一点点能安慰的东西,安甄……”他正眼看着她,眸中柔和的很,“一直都没有说声谢谢,但真的很谢谢你。”
    安甄却怪了他一眼,有些生气的说,“你与我还有景儿,我们三个到是谁跟谁,何毕用得着谢谢这二字,以前你可以与我随意相处,怎么现在是有了未婚妻了么,所以顾及也多了是不?”
    赫连珏哈哈一笑,只说,“怎么了小丫头,想太多了吧,我只是一时感触而已,却只有谢谢这二字能够表达此时对你的感激之意,却让你误会了,唉……景儿回来后若知道因此惹恼了你,肯定会给我这个大哥好看的,呵呵……”
    听他这么说,安甄绷着的小脸,便松了松,一时又说起另一事,“珏,我与你也就不绕圈子了,有些事我想听你的意思。”
    “什么?”
    顿了下,她才又说,“先前赫连族里出了些事……”
    她只开了一个头,赫连珏便已知道她是来交好的,当然是为太子殿下……其实,现在他们似乎当真有些不一样,以前可以坦承相处有说有笑,如今都有了要肩负的责任,两人之间似乎总隔了点什么。
    “所以珏,你与赫连伯父……”
    “事情都过了,你又何苦劳神。”赫连珏打断她笑着说,“你也说这是皇上的心愿,就连从来都不和的左右二相,如今也是交好的很,我们将军府本就置身事外,没必要再绕什么事非不是,所以安甄不用忧心什么,爹他老人家早就告诉过我,将军府只会遵从圣意而为,其外的想都不会多想。”
    安甄听在耳里,思在心里,赫连珏再向她表明立场,就是中立也好,只要不偏帮苏沫身后的势力就最好不过,但是他与苏沫相处越见相好,未来就仍然充满着变数……
    给读者的话:
    谢谢亲们的支持,真真会一直努力的。
    正文 第148章探病1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2 本章字数:2216
    赫连珏见苏沫与李达升似乎争论着什么事,于是便向安甄说,“我去看她是不是在偷懒,那女人若有公主你一半能耐,我也用不了这么操心了,呵呵……”
    听他如此亲昵的口吻,安甄只觉心中一团难受升起来,突然唤了声背对着他而走的赫连珏,“在太子哥被角斗场的事牵连那段时间里,我也私下问过角斗场的人,可是却得到一个奇怪的消息,听说当天有人见过苏小姐去角斗场见达鲁……”
    分隔线
    安甄公主来时突然,走的也很意外,也许是看赫连将军一时没回来还是怎么的,苏沫如何客气挽留公主二人,她仍然谢绝了苏沫的好意。
    “你不会是和她怎么了吧,我看公主殿下对你是有些生气哎。”苏沫看着赫连珏笑笑的说,可这人往练功场外走,那步子太快又大,埋着头沉着脸,似乎她的话他根本就没到。
    这时秦芳从门外迎过来,苏沫立即就道:“赫连珏,竟然公主都走了,那我也回府了吧,这就给老夫人和婆婆辞行去了。”
    这时他才有了点反映,回头看了她一眼,凌眉锁在一起,只说,“我与你一道去苏府。”
    “要做什么?”苏沫奇怪的看他一眼,其实她并不想他跟着,因为她还有重要的事要办,那李达升走时威胁她再去兰桂芳,不然后果自负。
    赫连珏瞟了眼她手中弓箭,只说,“沫儿,正月的比试不能太儿戏,你如今这种功底,失了颜面是小,若是有人说你敷衍了事,有你态度上找问题,可就太一值的了,所以我必需指导你练箭,等过了正月之后,你就再不用摸这类东西。”
    这类危险的事物,不适合苏沫,此时赫连珏思索着安甄公主的话,太子他们是发现了苏沫什么吗?但一想,苏沫又有什么能让他们抓把柄的不是,当时他与吴王也在当场,再说幕后还有燕皇……
    由秦芳驾车回府,赫连珏又一次与苏沫挤在马车里,只是此时二人都想着各自的心事,到是一时都没有说话。
    “等一等,等一等……”这时马车后方有人骑着马车追了上来,听这声音还是个女人,苏沫掀起帘子瞅了瞅,突然就怪一眼冲向赫连珏,“我家没有丫头么,还把她支来做什么?”
    不时,马声停在车外,就听雪娴清冷着道:“少爷,老夫人说你在外恐是有很多不方便,让雪娴跟着贴身伺候着。”
    赫连珏本要拒了她,但一想景儿要回来了,他还要留着好印象与老夫人摊牌,于是便低声允了下来,只是有些小心的瞧了眼苏沫。
    “我又不是你的谁,不用看我的脸色,不过到苏府后,可得管好你的人,若有事犯在我的手里,可不会太轻松了她,哼!”瞪了眼赫连珏,苏沫便闭眼养神,有要她性命的人与事,她都记得相当清楚,雪娴那夜的表现,自然让她反感。
    赫连珏轻笑了声,估计是有些误会苏沫的意思,此时看着苏沫竟渐渐凝了神,心里一时就咀嚼着她的名字,一时忘了适才的担忧。
    如今苏府内有绿珠打理,虽然知道她目的不单纯,但萧氏伤她以至于小产,这其中的恩怨可就结大了,有老易看着,自然苏沫去哪里都能安心不少。外面的生意有老易帮着,暗里还有金总管杵在那儿,这种情形对苏沫可是有利的很,所以她当真可以过一个安心的年。
    只是想着萧美芳可怜,被萧氏打了孩子一直关在府里,所以苏沫回府后,总是女人心肠软一点,让萧美芳回了原先住院子,重新调了下人伺候着,后来萧氏也住了进去,苏沫想只要她们不出府惹事,一时这也是最好安排她们的法子,只望老易手脚快一点找到萧氏亏空的家产,不然想这只剩空壳子的苏府,也难以维持下去。
    在自己府里当然舒服多了,赫连珏每天都会教她练箭,苏沫对赫连珏的话很认同,所以也学得认真,只是快月底了,那个景儿应该回来的日子却仍不见踪影,赫连珏为此也消沉了几日,总是会惦着人说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是不是今年不回了……当听说赫连将军已派人去看景儿,这才让他安心了点。
    看来赫连珏与他小妹的感情还挺好,这到让苏沫有些意外,像他这种人原来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其实若问她赫连珏是哪种人,一时反而让人说不上来了,不过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或者说男孩儿。
    也许是两世经厉的问题,又对赫连珏先入为主的印象,即使他已渐渐成熟了,但是在苏沫眼里还真是把他与刘子慎归为弟弟而已。
    想人便人到了,刘子慎会单独来苏府,这也算奇了。
    原来是刘子谨得病了,身体一直不见好,刘夫人也想着苏沫许多日子没有去相府了,所以想让她过去一趟,一是一家人聚一聚,二是她与刘子谨最和得来,也许有人看看刘子谨,儿子心情好了,病也好的快一点。
    “沫儿,是你……”才见苏沫走进房,刘子谨的挣着起了身,恐是起的猛了,立即就忍不住咳嗽起来,却仍不掩一脸的欢喜,“你怎么来这里了,府里的事都妥了吗?”
    “大哥,你小心一点。”苏沫急一手扶着他坐好,又笑着说,“还是大哥了解沫儿,我最想着什么事,你一猜一个准,呵呵……”
    明亮的笑花开满了心间,一时沉醉于她清美的姿容里,竟然有些失神了,这时突然听到两声咳声,门外立即出现赫连珏的身形,面色有些泛冷,赴进房里对着笑眯眯说话的苏沫,重重的看了一眼。
    苏沫无所觉,见刘子谨突然咳得厉害,立即就回头对赫连珏说,“珏,快把门关上,你看他咳得好难受……”
    赫连珏手上关着门,可一双眼睛就缠着忙活起来的苏
    正文 第149章探病2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3 本章字数:2537
    “怎么会突然生病了呢?”苏沫下意识就捂了捂刘子谨的额,听刘夫人说他都病了好几日,原本铁打一般的身体,说病到就病到,一点预兆也没有。
    边亲手为他压了被角,边又说,“肯定是你在军营里呆得久了对不,这寒冬腊月的,公公难道也不给你放年假么?”
    听着听不懂的关切语句,刘子谨极力压抑着胸中闷痒的难受,只是不想让她担忧,不想她蹙眉难受,却又忍不住一直想见她为自己担忧的样子。
    “你呢,可好?”低咳了两声,又说,“府里没事了吧,你的箭练的怎么样,还有送你的大弓派的上用场么……”
    平常想着她的事,此时竟不自觉全一股恼儿的问了出来,虽然灰败的面色仍然暗淡的很,但看他说话时的神情却明显的精神了不少,所以苏沫也就主动与他说了很多事,包括与赫连珏的点滴也加在里面。
    其实她只想为刘子谨解闷而已,却不成想两个男人听闻,都渐渐沉了脸色。
    “大哥你又不舒服了吗,要不要喝点水,我去给你倒吧。”苏沫起身就去小圆桌拿水,正好赫连珏倒着一杯热茶正端在手里,苏沫二话不说就端了过来,“正好,先给大哥喝吧。”
    赫连珏脸色更冷了,沉沉的瞪着苏沫。
    可一看是茶水,又说,“病人最好不要喝茶,这个就我喝了,我好渴的,你再倒吧。”喝了一半的茶杯就递进赫连珏手里,苏沫拿起一杯空杯子倒满了白开水,这就朝刘子谨而来,而刘子谨却静着脸,眼睁睁的看着赫连珏就着那杯子喝了一口。
    “大哥,拿好呀。”苏沫笑眯眯的递上,刘子谨这才收回目光,但还是让赫连珏捕捉到了那一瞬间的失意之色。
    刘子谨喝尽了热水,似乎心里当真暖和了不少,对苏沫笑笑说,“放心吧,一点小伤风,不碍事的,沫儿不要为大哥担心。”
    “那可不成,你一日未好,我们一日都会担心着你,吃不好睡不好,可得都病着了,所以,大哥可要快点好起来,沫儿还等着和你一起骑马疯跑了。”
    刘子谨看了眼窗外,此时是快中午了,空气越来越冷,这时竟然飘起了白雪,突然刘子谨想到了一事,对着削果子的苏沫问起,“沫儿,你又去过平安巷吗,这种天气,那些孩子肯定会受更多苦吧。”
    听闻,苏沫立即就啊了一声,“天那,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她立即就转向坐在圆桌着的赫连珏,“你可还记得那天灯会救的孩子,大哥说的就是他们,哎呀,我怎么因为你的事,把这茬给忘记了,也不知道受伤的孩子怎么样……
    说起来,苏沫还真担忧的很,有些焦燥的立了起来,看了眼外头又看着刘子谨,这会儿到有些两难。
    那些孩子与她有同病相连的过往,她对他们自是有另一番的情谊在里面,但是赫连珏回府就受罚,一时耽搁了下来便忘记了,这时候只觉着太对不起他们了,自己说要关心他们,难道就是说说而已吗?
    刘子谨先说了话,“沫儿,别自责,现在就去看他们吧,告诉阿青,等我病好了一定再去看他们,帮他们抓老鼠,呵呵……咳咳……”
    刘夫人刚临门口就听到儿子笑声,想着苏沫还真是来对于了,可进房苏沫就说要离开,与赫连珏要去平安巷,一时也有些为难的看了眼刘子谨,虽然见他面上无事,可做娘自是看得出他眼中的不舍,刘夫人到是只认定那是兄妹间的情谊,再说这个苏沫确实乖的让人心疼,所以也就没往别处想。
    但为儿子,她还是要留住苏沫,所以就好言说道:“一时想着去,空着两手,对他们难道就是表现出关怀了,”苏沫一想也是,于是又听刘夫人说,“你与赫连公子今日就在府时用过午膳再说,义母这就吩咐厨房做些食物让你们带上,另外再寻些衣物备着,恐是对他们都会有帮助的……”
    苏沫一听,果然是连连称好,刘子谨的脸色也渐渐暖了下来,盯着苏沫的清颜上的笑花,又些出神了。
    这时一直未吭声的赫连珏说道:“那沫儿就去帮义母的忙吧,你去过平安巷应该知道他们最需要什么,等都弄妥了,我亲自护你送过去。”
    苏沫离开屋子后,刘子谨的精神头也跟着离开,一时间竟然又咳嗽不断了。
    赫连珏也不去前厅坐,缓缓的竟坐于苏沫适才坐的椅子上,就在床跟前盯着刘子谨,“你心里压抑的东西,与你的病一样都压抑的很辛苦。”
    咳声低了几分,为稳定喉头的不适,刘子谨一时憋的脸都涨红了起来,“你此话何意,我心里有什么……”
    “你的眼神全部告诉了我,虽然他一直忍的很辛苦,不过那只针对苏沫,”赫连珏淡漠的看着他,“每每在她转头低脸之时,你便会对她透出……”
    “不要说了,”突然刘子谨喊了一声,盯着赫连珏的双眼不放,“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对苏沫,我是把她当成妹妹,但是这种感情却胜于任何一对亲兄妹之情。”
    赫连珏不认同的冷哼了一声,又听刘子谨说道:“看得出来你与她越见相好了,”莫名的顿了顿,才又说,“但是,若你有什么对不住苏沫的,我可以告诉你,你便再没有与她一起的机会,我发誓!”
    温和的眸子中,此时竟透出厉害的光芒,烧灼了他自己的一颗异动的心,也点然了赫连珏那腔朦胧的情感。
    动了情,似乎只差说出来而已,两人目光相触的火光,是谁也不相让。
    “不会有那么一天。”赫连珏突然立起身来,面色凶冷不已,“你从来没有机会,便永远也没有了机会,她是我的未婚妻子,希望你这个大哥,永远都要像此时这般认清身份。”
    刘子谨自嘲的苦笑了一声,温和的眸中闪过冷意,“赫连珏,话不能说得太满,她不是货物,并不是你想掌控便是你的,她是如何独立自主的女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吧。”
    二人协议定亲,她的朋友之说,亲密过后的洒脱……苏沫……苏沫……恐是头一次,有什么让赫连珏这般急切想要确定,却一时只能如刘子谨一般压抑,其原因却连他自己都不明白。
    正文 第150章无辜的苏沫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3 本章字数:2305
    用过了午膳,这雪下得就更加大了,满天飞扬着羽毛般大小的雪花,不时间房顶上已堆上了厚厚的一层。
    赫连珏与苏沫辞过刘夫人出府,见这满世界的雪白,苏沫像小鸟一般伸着手接着雪花,咯咯笑着转起圈圈,“赫连珏,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雪,它们好漂亮呀,呵呵……”
    “每年都会下雪,沫儿怎么说从来没有见过?”赫连珏脸色有些阴沉,已认定苏沫是因为心情尚好的原因,所以对这再常见不过的大雪,这般的欢喜……恐是对适才见着的人更加欢喜吧!
    苏沫笑声微滞,自觉失言了,她所说的是上世,活了二十多年,确实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雪,可是话已出口了,这也没有解释的必要,故而也就没有注意到赫连珏的脸色是越加的难看了点。
    秦芳与刘府的下人正在装食物和衣物,这些全是刘夫人准备好的,下人们搬完了东西,刘夫人这才迎了出来,“沫儿,你这孩子,这雪太大了,快来披上披风,可不能像你大哥那般着凉了。”
    苏沫乖乖的让刘夫人给她披着披风,笑眯眯的看着刘夫人说,“义母你真好,不仅对沫儿好,对平安巷的孩子们也好好,我一定把你的心意全转达给他们。”
    “你这孩子,也太容易感动了吧。”刘夫人笑了下,手上已结好了绳,只说,“这些吃的都是现成的,哪家哪户过年时不多备一点,这些衣物,都是府里人不穿的,下人们听说你要送给燕军遗孤,纷纷拿出多有的衣衫子给我,你瞧,这些衣衫也就是旧了点,里子面子可都上好,穿着过冬绝对没有问题的。”
    苏沫边听刘夫人的话,眼中边就绽出异样的光彩,看着这几大箱的衣衫和食物,这就是一府里所捐,那若多来几家,那么平安巷的人还愁过不了这个冬么!
    马车里,苏沫已在心里想过了这可能性,热心的正要打算与赫连珏说起,便听他先说了话,“雪下的太大,就让秦芳送去便成,我们现在就回府。”
    话完就叫了驾马车的秦芳,是一点商量余地也没有,苏沫自然有些不高兴了,立即就阻道:“不行,我答应过大哥,现在就去看他们,岂能失言?”
    “就为这个?”赫连珏冷一眼射向苏沫。
    苏沫深看了他一眼,此时才觉赫连珏一直安静的过分,只是不明白他又生了什么气,谁敢给他气受!心中重重的哼了一声,她只对秦芳说,“我要去平安巷,路上积了雪,你驾车小心一点。”
    赫连珏眉上一竖,“苏沫,我说让下人送就成……”
    “我说不行!”倏的打断他的话,再深看了有些恼怒的人一眼,“赫连珏,我越来觉得不知道怎么与你相处了,明明早就讲好的事,为何突然变改,你又是在恼谁,为何却冲着我发气,哼,若你真觉不想去,现在就下车也成。”
    苏沫小脸立即撇向一边,心里翻动的恼火,立即袭击了她的心腹,她也窝出一把无名火,怪难受的。
    “你确实够自主,决定的事,便必需去办,可以,非常可以!”他气愤的说着,脸一沉也不说话了,一股沉闷而压抑的气息,让驾车的秦芳都感觉到了,这些时候以来,此二人可鲜少争吵,如今这般是为了什么?
    似乎这段路变得有些长,还是赫连珏打破了沉寂,他说的却是话外话,“秦芳的身份,我已查明,确实如他所讲是一个免了官职的武状元出生,但是他利用你表姐得到你的注意,此法我却不敢苟同,你若一个人出门,还是对他多留意一点的妥当。”
    他捌扭的解释自己生恼却没有下车的原因,却是关心她的安危……顿时让苏沫心里升出温暖,心里也不恼了,小脸也不绷了,正笑眯眯的看着赫连珏,却听车外秦芳唤道:“赫连少爷,小姐,平安巷到了。”
    便立即看到赫连珏黑着脸走出了马车,苏沫迟疑了下,仍然是没有叫出口,于是也跟着下了车再说。
    这还是老易的房子,土泥巴的房子,在大雪中显得是那般的颓然破旧,小院子里堆满了纸屑和杂物,苏沫推开小院的门,轻唤了几声却没有人应声。
    “他们是去哪里了?”下意识的就对赫连珏问着,却见他脸一撇明显的不想说话。
    这会儿雪越见大了不少,站在满是水坑的烂路上,只觉双脚都要冻僵了,苏沫撮着手,对秦芳说,“把车上的东西,先给他们搬进屋里吧,我去找周围的人问问,这些孩子到底去了哪里?”
    又对厌着眼的赫连珏,犹豫了一下下,还是说道:“你也帮着搬东西吧,不是想要早点回府的吗?”本是想要客气的请他帮忙,怎么出口就变成这种口气?
    “这么脏,本少爷不想做。”赫连珏傲然的说,一跳身竟然又上了马车,拉下帘子是看都未看苏沫一眼。
    狠狠瞪了眼人,苏沫小脸又绷了起来,这时见有人路过,于是便细问了孩子们的去处,这一问才让她惊得不小,“你说什么,灯会被马踢伤的孩子,她……她死了……”苏沫简直不能中相信这个消息,那个小孩就四五岁的模样,怎么说走就走了,此时自责的怨气便更盛了点,若是她早点来看……
    “苏大小姐……”路头上由阿青带头,个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小孩儿立了整整一排,一双双清澈的眼里,全流露出悲伤的痛意。
    “阿青,你们这是……”
    苏沫才一走近,阿青却猛的退了一步,清秀的小脸闪出异样的厉色,他说,“苏大小姐,这是在做什么?”孩子们都扫了眼满车的食物和衣物,每张小小的脸上立即染出欣喜的欢颜,一个个都破涕为笑,只除了阿青。
    “站住,”阿青人小声音却洪亮的很,立即止住了身后要向食物伸手的小伙伴,在苏沫惊诧的注视中,阿青灼灼的对上一脸莫名的她,“苏大小姐,还没有玩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