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站住,”阿青人小声音却洪亮的很,立即止住了身后要向食物伸手的小伙伴,在苏沫惊诧的注视中,阿青灼灼的对上一脸莫名的她,“苏大小姐,还没有玩够么?难道来这里展现你的良善,到是会上瘾不成!”
    正文 第151章为己负责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3 本章字数:2679
    “站住,”阿青人小,声音却洪亮的很,立即止住正向食物伸手的小伙伴,在苏沫惊诧的注视中,阿青灼灼的对上一脸莫名的她,“苏大小姐,还没有玩够么?难道来这里展现你的良善,到是会上瘾不成!”
    “阿青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你说我什么?”
    十岁大小的孩子,脸却透出异于同年人的早熟,盯着苏沫越发厉了脸色,冷声说,“一句两句话你就承受不了了么,但你对我们做的事呢,哼,看起来是对我们好好,真的好好,可是却一再耍着我们玩,当初你为何会救了她,救了人却又不管她的死活了,直到她死时都念叨着你的好,可是一直没踪影的你,当真好么?”
    “我……不是这样的,我是真心待你们,只是有事……有事……”
    “苏沫……”两人对峙之际,赫连珏听出异样,立即跨下马车,孩子们一见他脸色凌厉吓人,全部害怕的退后一步,防备性的盯着他瞧着。
    苏沫挡了下赫连珏,“别吓着他们,还只是孩子……”
    “我到还未见过这么厉害的小孩儿。”赫连珏冷着眼直直盯着阿青,“是你们自己没能力自保,何故去怪别人,就算被人玩了又如何,对于完全没有生存能力的人而言,不是更应该感谢有人施舍良善吗!”
    “赫连珏,不要这么说……”苏沫再要挡下他,却赫连珏一把抓在了手里,指着苏沫对阿青说,“当晚若不是她要救你们,死的岂只那一个人,你们心里明白的很,却把对现实的无能为力全转化成对怨怼,针对的还是一心记挂着你们的人,应该气愤的人应该是她才对,不是吗?”
    阿青有丝自愧闪过清秀的眼底,傲挺的脊背也渐软弱了下去,一时不敢再和他对视,小拳头却紧紧的拽了起来,“请你们立即离开,永远不要再踏进这里,这里……不应该是你们这种人来的地方……”
    赫连珏立即哼了一声,“人小志气却满高的嘛,可是你说的话,真能代表你身后这些孩子么,他们可还巴望着有人施舍,好吃一顿饱饭不至于饿死,不信的话,你问问他们……”
    见到小伙伴们期望的眼神,一脸可怜的表情,阿青所有的骄傲被打击的彻底,他是这群孩子中最大的,平常外面打理生计的也多是他,故而见惯了虚伪富贵中人,当然认知和见识确实异于同年纪的孩子。
    像是很坚难的埋下了头,深深的似乎再不能抬起来,半晌才对身周的小伙伴们说,“去吃吧,我们总是要生存下去。”孩子们一听全部欢喜的涌向秦芳,秦芳立即把食物当场就分给了他们。
    而阿青陌生的看了苏沫一眼,流过非常颓丧的消沉之色,缓缓的朝院子里走去。
    “赫连珏……”苏沫一把摔开他的牵扯,立于他对面,有些恼气的看着他,“为何要去打击一个孩子的骄傲,你要他以后如何去面对更加困难的生活和多变的人生,人没有钱挨饿都不成问题,要命的是若没有自信的话,便会失去所有的希望呀,你知道吗……”
    苏沫同样陌生的盯着他,咬出几字,“不,你不知道,你从来生在富贵之中,岂能明白这个道理……”失望之极的看他一眼,苏沫也跟进了小院子里,要去找阿青。才踏出一步,却被赫连珏一把抓住了手。
    两人脸色都很难看,一时间挺奇怪的,似乎有许多观念都不相和。
    “阿青说的一点也不错,你确实在玩,”他的凤眸中绽裂出异彩光芒,有股摄人心魂的气势。“何止是玩他们……被你玩耍于手中的人又何止一二,苏沫你行!”
    这话说的不清不白,苏沫听的也模棱两可。所以她只能说,“我不懂你,更不懂你说的什么玩,我到底是玩什么了。”
    难道他看不出来,她活得有多认真,有多辛苦吗!
    赫连珏冷笑一声,“都说风过会留下痕迹,你这等所谓的关心和善意,只期望能够想清楚再去做,该不该去做,做了又会造成什么后果,你对自己的决定是否能一直坚持下去,不是你的一颗心能决定的事,往往做了你才知道要去负责,不然你便对不起很多人,苏沫……你可明白我在说什么?”
    不要说苏沫,就是赫连珏自已都快不懂了,他说的只是阿青吗,是吗?她与刘子谨的亲密相处,以及刘子谨的警告……赫连珏只觉着自己都快疯了,只为这个叫苏沫的无知女人,其实很多事都因有了她渐渐转变了,变的让所有的人和事都太乱。
    而赫连珏是最乱的一个,有一句话快到嘴边了,却又被他冷硬的压了下去,原因只有天知道!
    秦芳尽职的送苏沫回府,而赫连珏,他亲眼看着苏沫进了苏府,便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开,苏沫背上挺得老直,脚下一丝停留也没有,顿时消失在门口,秦芳前后看了眼二人,一直没有变化的面上稍稍动了动,片刻才进了自己的院子里。
    “秦护卫,你们回来了吗?”秦芳听闻,见迎来的是雪娴,他并没有立即应声,而是朝雪娴过来的方向望了一眼,那里是萧美芳的院子,黑眸微微闪了闪,他只说,“赫连公子离开了。”
    “公子回去了?”雪娴咕哝了一声,便转身急快离开,而秦芳却滞了步子,回望了她一眼,很严肃的目光泛着冷意。
    苏沫晚间休息的很早,好妹以为她累了,也没有多问什么,待有下人来说府里的事时,好妹先问了清楚,想着事关萧美芳,于是还是进了房,才见苏沫睁的眼睛老大,哪里有睡着,所以就禀了她,“小姐,刚刚表小姐屋里的丫头过来请示,年终了,明日姑奶奶要同表小姐及表少爷去萧家祖坟进香,问可不可以出府?”
    “要去就去吧。”
    好妹哦一声,总觉着小姐有气无力的很,又说,“表小姐想要陆护卫随行,小姐你看……”府里上下也都知道了表小姐与陆仁的事,只是碍于苏沫的颜面,大家都只在私下里嚼舌根,为此老易才会把陆仁规在跟前使用,就是防着他会与萧美芳再传出什么难听的话,有辱苏府的名声。
    苏沫却想着,萧美芳没了孩子,本来也够可怜的,虽然也可恨,但终究自己不是个心狠的人,再有今天赫连珏那一席话,怪的……要她为自己所做的事负责,想起萧美芳这么大个活人,就因着她的关系,生生弄死了肚子里的胎儿……而绿珠也是丢了孩子性情大变,冷呼呼的阴霾得很,故而叹了一气,心情都糟透了。
    “你去告诉姑妈和表姐,若她们真对陆仁……算了,随便他们吧,名声什么的也不能当饭吃,想要陆仁跟着,就让他跟吧。”
    正文 第152章找寻真相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3 本章字数:2567
    一夜大雪纷飞,整个大地都披了一层晶盈雪白。
    今日注定不是个清静的日子,苏沫才刚起来不久,便有人送信过来,说是后日腊月初一是安甄公主的生辰,安甄公主亲笔来了请贴,让她早早去华容公主府赴宴。
    苏沫把请贴交于好妹放妥,她边拧帕子净脸,边就问起,“昨夜赫连珏何时回府的?”
    好妹呃了一声,迟疑了会儿才回说,“奴婢早就向门房打听过了,赫连姑爷一直没回府,而且……而且雪娴姑娘昨夜里就被赫连府的人接回去了,当时看你睡着了,所以就没有唤醒你。”
    哦了一声,苏沫便叫开膳了,这时又有家丁过来送上信件,苏沫看完后,面色特别的难看,好妹担心的看着她,“小姐,怎么呢?”
    “你去把秦芳找来,陪我立出府一趟。”不能相信的人……哼,她偏认定秦芳能为自己所用。
    一身洁白的皮毛披风,脚上也穿着那日赫连珏赢回来的白面靴子,素颜清丽出众,苏沫一身的白与这天地间的雪白相互呼应,称得她更加绝丽的姿容。李达升于兰桂坊二楼候着苏沫,看她当真是一人赴约,立即在心中大赞了一声。
    “苏小姐请坐。”
    立即有坊里的下人过来接过披风,苏沫里面穿的是一件淡绿色的锦衣,特别夹了厚棉花做的袄子,可是披风一离身,一股冷气就袭了来,下雪后果然是冻死人了。李达升见此,立即就扬声吩咐了下人加了几盆炭火。
    “沫儿过来我身边坐,这里暖和一点。”李达升一脸暖昧不明的笑着,手上更是自发的要拉苏沫。
    苏沫动未动一下,清冷的盯着他说,“说事吧,我来见你就是为这个,所以你不用再耽搁时间了。”
    “呃……呵呵……沫儿还真是个急性子,才送了信你就出来了,肯定还没有用早膳吧,”李达升又唤了下人上菜了,小桌上摆满了素茶清粥,到是对了苏沫的胃口,但是……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却不敢再轻易碰你的东西,所以我们还是说事的好。”
    “来,这好吃,你多吃一点,”李达升瞧了一眼她不耐烦的脸色,突然又笑起来,“要说事,何事,上次我不是已和你说的明白了么,你与我……”暖昧的目光冲满了挑逗之意,“我不知你如何想我,但是自从上次过后,我对你一直念念不忘……”
    “哼,不要说什么上次过后,我与你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这一点你是偏不了我的,今天我来只是想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斜了眼左胸上,手上却干脆的扯下衣襟,一朵犹如红梅的牙印暴露在他面前,“就这个,是有什么作用,我非常想知道。”
    李达升凝了下眼,直盯盯的注视从那玉肤上的红梅,下落的衣襟使傲人丰满半遮半露……李达升沾上热火的注视,似乎有些坚难和不信的移上她的雪颜,“沫儿,你做的太过了,知道吗,我要你,随时都可以。”
    这里虽是二楼,但也是独立的雅阁。
    苏沫环顾了一眼四周,脸上微微含笑,“这是第一次你说出你目的,呵呵……”手上揽好了衣衫,给你露的不过是一块肌肤而已,我要的是粉碎你的阴谋诡计。
    “我不信。”苏沫直视着他,“你若只想得到一个女人,上次那么好的机会,也不至于就落一圈牙印而已,李达升我已如此直白的问你,作为一个男人,难道就不能对我坦承么,也许……看似对立的你我也有合作的一天不是吗?”
    放长线钓大鱼,当然还要足够丰盛的饵。
    “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一反适才的戏言戏语,此时他才正颜对上苏沫,“原来这才是你,难怪会选上你,呵呵……”
    苏沫知道他说的是燕皇,一个掌控所有的人物。
    “我只能说是一个意外,”李达升抿了口茶,戏笑的看了眼苏沫,“是你的好未婚夫招惹的烂桃花,把你打晕了送给我,呵呵……可惜,若不是当时安甄公主有话在先,我岂能放过你这等尤物,沫儿,其实我真想要你,如你所说,咱们当真有可能合作对不?”
    说来,便伸上一只手,长指暧昧的划着她的桌上的小拳头。
    “后来了,威胁我来找你,只为这个?”苏沫心中冷笑了一声,这就是男人!
    李达升大手一握,抓住苏沫,,用力一扯便轻易的入了怀,“你的姣美日夜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沫儿,你为何是他的女人,为什么不是我的呢?”
    苏沫极力隐忍,大眼勾笑,“所以你在那地方咬我一口,以后我的丈夫看到肯定会生恼吧,举时你一定高兴的很了是不?”
    可惜你不知道,我的丈夫怎么会是赫连珏。
    “聪明的女人,果然与你表姐太不相同,”他渐渐欺近她,脸上闪烁的情色骗不了人,一副猥琐邪淫模样,真叫人作呕。
    在他要吻上她们脸颊时,苏沫轻轻飘飘的吐出一句,“我不是萧美芳,没有取悦男人的痞好,”好似沾染情欲的李达升微一止,暖昧的看着她说,“那是你没有体会过男女之间的美好,才会这么无知……”
    “打住。”苏沫冷哼一声断了他的话,“我早说了,来此就是想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虽然你所说的答案已经很像那么回事了,但是我仍然不太相信你会是这种人,不过也看得出,你只能说到此,所以苏沫也应该告辞了,对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我当真一点兴趣也没有。”
    “若我就是不放了,今日得了你就得了,你能拿我如何?”
    “哈哈……你说话好好笑,”苏沫自信的说,“当初能够放过我,那什么原因,难道今天就不存在了么,你今天不放我的话,有人便不会放过你甚至是你们的右相府哟,呵呵……”
    李达或脸色猛一厉,不过手上的抓扯确实松了下来,苏沫趁机起身要离开,突然后面的人一把揽住了她的腰上,“放手,李达升,不然后果自负。”
    “精明的女人,你惹到我了,今日我便要了你,看你还敢如此嘲笑我……”
    “呃……”一声,倏的断了话,李达升的背后被人袭击,不得不放掉苏沫,转身看去,却是一个熟悉的人。
    正文 第153章遇袭救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4 本章字数:2434
    李达升的背后被人袭击,不得不放掉苏沫,转身看去,却是一个熟悉的人;“是你……”
    “秦芳我们走。”苏沫气愤的喊到,对李达升的纠缠尤其恼火。
    秦芳一手拿着剑,直直指向李达升,是,他们的确是认识,当初若不是无意得罪了右相府的少爷,他也不至于流落自此。
    “哼,今天你们谁也走不了。”李达升面上作恶,话一出立即涌上一群人进房,屋里屋外全是他的人,李达升得意的看着苏沫,“苏小姐大可以离开,但是我与你这位护卫有些纠葛,今日必需得解决。”
    手上一个手势,便有人对上秦芳,刀剑冷光乍现,苏沫知他不是闹着玩,也大至明白李达升便是秦芳所得罪之人。
    “秦芳你退下。”苏沫冷声阻下正拔剑要作抵抗的护卫,她便走到秦芳身前挡着,对那几个围上来的手下道:“我的人你们也敢碰,吃了豹子胆了不成!”
    通常有这口气的人,其身份肯定不简单,围上的下人虽然不知苏沫的身份,但也一时因她天生威严的气势所迫,而一一都滞了下来,全望向李达升。
    李达升厉眼看着她,“我非要留下他,你敢干涉,是要必我使毒手不成。”于是手下几个又轰了上来。
    秦芳面无表情,但沉漠的眼里却闪过担心,苏沫却一动未动,淡淡冷笑起来,“李少爷是要如何,把我们打一顿,杀了……就在这里?”四周望了一眼,这里房门开着,动静又较大,早引来人注意,苏沫只觉奇了,为何从未见过这兰桂坊的老板,甚至是管事的人都少见的很。
    “我要做什么,岂会分地头和时候,全凭小爷我性子而为。”
    “啪啪……说的好,”苏沫淡淡含笑,“那就动手吧,不过要动我的护卫,先得摆平我,来呀,可不要手软呀李达升。”
    比浑么,她见过影视剧中耍狠的主角何止一二!
    苏沫厉上了眼,一把抓住身旁一人的刀立即就往脖上按,“要砍往这里,一刀毙了我,这岂不干净利落,死也给让我死得个痛快。”
    直硬充满凌厉的目光,与李达升的恶眼对视,一丝退却也没有。
    “放他们走。”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手下们便一一退了开去。
    苏沫冷冷笑了一记,一手扶了扶发鬓,一手缓缓伸了出来,“秦芳扶着小姐点,适才可真的吓死我了,李少爷咱们后会也别有期了。”重哼了一声,苏沫前一步离开,秦芳当真扶着她,也跟随其后。
    李达升脸上恶毒一闪,焦着苏沫冷硬的脊背,是多少次了,他很想打碎她的骄傲,剥开她身上那层冷硬的包裹,看看她的内里是否当真如此硬挺的女人。
    苏沫二人刚出门房,突然守在门边的一个人出了手,一刀竟然狠狠的砍在了秦芳的肩头,秦芳啊一声大叫,一掌推开苏沫,右手拿剑的手瞬间一晃,便击落身上的大刀,反身跃起,重踢了那人一脚。
    这事故瞬间发生,苏沫是惊得叫都未叫出来,而那些属下见有人出了手,便纷纷朝秦芳过来,秦芳以一敌十,又早中了一刀,武艺虽然出众,但一人难抵众手,对打起来相当的吃力。
    “李达升,你个背后偷袭的小人。”苏沫僵着身爬起来,几次遇袭,却就这次见着这等场面,由不得她不相信,李达升当真够狠。
    “浑蛋东西,谁叫你们动手了,都给我退下。”李达升一掌击飞了一个人,冷厉的喝退了围攻的手下。
    其实他本意并不是如此,不过以他以往的习惯,只要他面上露出狠光,下属们自然就得到信息,必要拿下让主子不爽的对手,只是这一次,李达升例外了,他确实是要放过苏沫,不想以这种手段为难苏沫。
    奇怪的心态,他自己也在琢磨。
    苏沫恼颤了眼,扶起秦芳,一双大眼死死的盯着李达升,蹦射出的冷光如利箭般凌厉,“我们走。”
    她扶着护卫消失在楼口上,那抹带着恨意冰冷的光芒一直绕在李达升的心头,他面上渐渐露出异常阴霾,对身后的属下低声阴狠道:“适才谁最先动手,给我砍了他。”
    不是时间便听到啊一声惨叫,而李达升却只淡淡的勾了勾嘴角,他正立在二楼的窗口上,苏沫全凭着一已之力扶着秦芳上马车,险些几次载倒,都是她不顾男女之别,紧紧抱着人才成功的稳住受伤的人,雪颜上的担忧之意,却使得二楼的男人越加阴了脸。
    手捏得啪啪作响,一团阴狠之气瞬间环绕着李达升,他身后的下属们一一骇的后退一步,唯恐再与适才的那人剁去一只手,李达升的狠毒,他们比谁都要清楚。
    “沫儿……你当真惹到我了。”惹得我当真想要得到你,你的怀抱里怎么可能是一个低劣的护卫!
    苏沫不会驾马,这个时候也没有手机,于是就只有厚着脸皮求路人帮忙,还好有钱当真能使鬼推磨,便有人带着他们去找了最近的大夫。大夫为秦芳敷了药又包扎伤口,苏沫看他流了那么多血,于是便在大夫医馆里亲自熬了药让他服下。
    秦芳手端着药碗,深看着一头大汗的苏沫,他沉静的眼底激出异色光芒,“小姐,为何如此待我?”
    苏沫自然回道:“你用性命救过我,如何不能保你安危,别说话了,先把药喝了,我已差人送信给老易,不时他就会派人来接我们。”
    再深深看了眼理所当然的人,秦芳干脆的一口喝干了汤药,苏沫立即接过药碗,递上一杯清水给他,又让秦芳意外了一下,却未再有迟疑,端起来便喝了起来。
    这个小姐……很不一样!这是他此时心中念着的一句话,有什么东西深深的扎进了心底,他知道,他以后会进全力护苏沫安全,并不是完全在职责上而已。
    老易竟亲自来接苏沫,见秦芳受伤,苏沫完好无损,于是便按下心中的担忧。提醒上苏沫,“小姐,对方竟敢如此对你的护卫,我看他们就没什么不敢做,若不给他们一个教训,他们会更加嚣张妄为,唯恐以后祸事不断!”
    给读者的话:
    谢谢亲的关心,真搬完家了,呵呵。昨天有两更手机上没同步,每到周末便会有这样的问题,亲们理解一下下哦!
    正文 第154章关系不能变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4 本章字数:2402
    给李达升这种人一个教训,岂有说的那般简单,不说他身份,就是这人的凶狠的性子,这京城里又有谁愿意招惹他。
    思及自此,苏沫到是想到一个人,赫连珏。
    这时苏府到了,老易与她一起扶下秦芳,虽然治了伤,但那刀太快太猛,深可见骨,秦芳的脸上早失尽了血色。
    “你去哪里了?”他们才进门,迎面过来的赫连珏,黑气染满了脸,大阔步而来,似乎满身都沾上了怒火。
    “你没走吗?”苏沫扶着秦芳右手边,有些疑惑的问道,不过扶人的动作和往里走的步子都未停。
    赫连珏见秦芳肩头的伤,眉上猛一蹙,“你一天没见,到底是去了哪里?”苏沫蹙眉看他一眼,一时也说不清楚,并未立即回答他的话,老易见此,便对苏沫说,“小姐,赫连少爷找你有事,这秦芳就由我扶着回房便可。”
    赫连珏忤在这里不让路,似乎非要问个所以然,苏沫只得点头让老易扶着人,叮嘱秦芳说,“你先歇息着,我这就让绿珠差两个小厮照顾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直说,如果身上的伤有变,立即让下人通知我。”
    秦芳虚弱的称了是,老易便扶着人走了,而苏沫盯着他们一直蹙紧了眉头,确实应该给李达升一个教训,不然说不定下次受伤挨痛的就可能是自己。
    “你是不是对一个护卫太过用心,一点小伤而已,还用得着你这个主子这么上心吗?”赫连珏气的是苏沫对秦芳的信任,或者说秦芳轻易夺得苏沫的信任,但任谁看这个秦芳确实不简单的,为苏沫尽以命相救,他的目的会单纯?
    心里莫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