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的目的会单纯?
    心里莫名就恼了一下,本是要将今天的事说于他听,此时竟不相再纠缠在这事上,只静着脸问他,“找我什么事,你不是回府了吗?”连小老婆都连夜接回了府,还以为你再也不会踏进我苏府呢!
    等了一天人的赫连珏,这脸色哪有好的,冲着眼就问道:“你是去了哪里,难道没听清我的忠告,先不要与秦芳同进同出吗?”
    “你没看到他为我受了伤吗……”
    “所以,你认定我的担心是多余的是么?苏沫,你真够行的,好呀,以后我再不管你的事。”赫连珏只觉得很生气,想离开的步子却又迟缓得很。
    苏沫冷笑了声,“这又是要离开了么,好呀,你要走便走,可别又莫名其妙的回来找我。”生恼的口气怎么会好,这让要走没走的人,却猛的一回头,就狠狠盯着苏沫,“你到底当我是什么,难道连你一个护卫也不如吗?”
    她对谁都会好言好语,唯独对他,很可恶的过分,而他却更可恶的在乎。
    对上他执意且受伤的眼睛,有什么东西飘进了她的心里……苏沫却明显退了一步,淡漠的脸色让人看了真想扁人,只听她清冷冷的说,“赫连珏你别犯规,咱们的关系早就协议过了,你何故会如此问我。”
    她的退却和忠告,让他恼怒的心中渗入一股哀莫,难受的直想捧人。
    “我要你明确的告诉我,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对于他异样的目光,苏沫迟疑的说不出话,是不想伤人么,为何会怕伤到他,他们只是合作关系……
    苏沫渐渐冷了眼,也同时硬了心,“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这是我的认定,难道你不是和我一样?”
    咬牙的声音很响,他就冷漠的盯着她,那冰冷的目光冻死人般凶狠。
    说实话苏沫有些后悔,有些话不应该说的太明白,但是……她从来也是个果断的人,是什么便是什么,她与他的关系从头到尾都不可能改变,只希望赫连珏也同样如此认定下去。
    “你……”他指着她,一抹难堪溶化在凤眸中,幽暗的光芒渐渐转变成很伤人的冷漠,“很好,我知道了,告辞苏小姐。”
    他干脆离开的身形,竟让她心中的不忍越加扩大,下意识的就说,“后日安甄公主生辰你也去吗,你的妹妹景儿……她回来了吗?”
    赫连珏顿了下身形,只把头微微向后侧了侧,却是一句话也没有说,大步就离开,走的利落而直接,苏沫心中一把揪了起来,难道他们连朋友也不是了吗,他适才想问她的话,是对她有了喜欢的意思……
    赫连珏对不起,我只把你当成很亲近的好朋友,只做朋友不好吗……我们?
    院中假山后的圆形门下,两抹黑影一直守在那里,这见苏沫与赫连珏都离了去,其中女子便说,“走。”手上一扯拉起陆仁便闪进了她的院子,萧美芳边回房,边忍俊不禁的笑起来,“哈哈……他们原来是这样,苏沫,你可是犯在我的手里了。”
    陆仁蹙眉看着异常激动的人,“你想要怎么样?”
    “我要她好看,要她偿偿我受过的苦,不……我要十辈百辈的还给她,我受的羞辱和折磨!”萧美芳猛一转过身来,脸上全是恶毒之色,这段日子的囚困,使她越发干瘦的吓人,眼窝都深陷了进去,一副皮包骨头的阴霾面色。
    “你的事与我何干,我不想参于。”陆仁撇清关系到的道。
    萧美芳冷笑的走近他,一手便抚在他的脸颊上,陆仁没有动作,只是陌生的看着她,目光中的鄙夷之色尽现,却在眼底同时露出一丝痛光,为她……
    “我的孩子没有了,你可知道他是谁的?”
    陆仁眼中大动,张嘴结舌的听她又淡漠的说,“你的,是陆仁的孩子,三个月了,忘记了吗,那时候我就只有你。”
    “你……他……”陆仁早有认知,只是一直未得到她的肯定。
    阴狠光芒乍现,“你的儿子是她所杀,是苏沫所杀,难道你可以咽下这口气?”
    陆仁似乎受不了打击,败身颓然跪在地上,可是低着的脸却尽是沉思之色,这是萧美芳不成看过的神色。
    “你要我如何帮你?”他终于说了话,萧美芳哈哈一笑,眼中流光微动,那女人来得奇妙,最妙的是给了她一个好法子,弄死苏沫再也不能翻身的法子,哈哈……
    给读者的话:
    谢谢亲们的支持,真真努力更文,加油喽,呵呵……
    正文 第155章只信自己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4 本章字数:2350
    老易离开时,让好妹给她带了话,让她对萧氏母子几人多上点心,有些事是要用时间证明。
    苏沫琢磨着这两句话,夜里的时候便失眠了,“姑妈他们有什么事?”这么想着,明日还是亲自过去看看的好……
    而什么事要时间来证明,这到让她忽略的干净,她最相信的人还是自己,果断而固执的个性,并不认为她对人际关系上的判断会有失误,所以她会坚定自己的信念,力做一个平凡,却要有幸福美满生活的穿越人。
    只是想起往后的美好生活,在她生活中遇到的男性,能够做她丈夫的人选似乎都很朦胧,却不期然的想着大哥刘子谨的温柔,那种温暖闲适的感觉就是幸福么,人都说平淡是福,遇上平和的人也是福吧。
    分割线
    萧氏一大早就骂骂咧咧的咒人,母子三人一同用早膳,萧氏才对子女一吐不快,“那个绿珠真是过份之极,她到是把我们还放在眼里没有,哼,死蹄子,总有一天我要她好看。”
    萧美芳立即冷笑了一声,“娘要怪人,可也先想想你自个儿的作为,若不是你,我小弟可是要做父亲的人了,她会记你的怨也是理所当然。”
    听了,萧氏自知话撮错了地方,但早就在子女中武断惯了的人,便直言道:“怎么你也记我的怨,是要留着你肚子里那块祸患惹事不成?”
    早在逼萧美芳打胎的时候,便问清楚了孩子的父亲并非李达升,故而萧氏才会那么干脆的弄掉孩子,否则她岂会如此如了苏沫的意。
    萧美芳到没有为肚子里的孩子多想什么,只是忆起自己所受的苦,便把恶气全压在了苏沫的身上,于是冷狠的说,“母亲你稍安勿躁,她的风光日子也没有几天了,你等着吧。”
    萧氏充满希望的看了她一眼,见萧美芳阴狠着眼,却是没有了下文,便泄了一气,朝一直未吭声的萧长亭看来。
    “我请了朱家小姐过府来玩,你待她的好一点,知道么?”
    苏沫来时,几人都用好了饭,也就与萧氏几人说了几句客套话便离了开,在院里到也细细查过一遍,在苏沫看来,除了萧美芳恢复了冷傲的模样外,就数朱春艳要来府的消息让她有些疑惑了。
    于是让房门留了心,果然中午不到朱春艳便来了,同样的与萧长亭二人在府中后院游玩,大冷个天,也不知道有可看的,苏沫直觉朱春艳与萧长亭没得感情,那这女人已知萧氏失权,却对萧长亭的耐性不改,其原因固然有让人琢磨的地方。
    绿珠应苏沫的请来见她,苏沫好意相待,两人是一起用的午膳。
    “小表嫂,这段时间身子可还好吧?”
    绿珠拿筷子的手上微顿,“有小姐送来的补药滋养着,身子已恢复如初。”伺候在苏沫身后的好妹,一直冷着脸色看绿珠,这人也真冷淡,她有今天可全得靠小姐,小姐问她话,她回答的语气也不知道热情一点。
    “是呀,人总是要想得开才好,过去的事情终归是让它过了,别一直记着它,伤身。”苏沫好意的为她布了菜食,这时绿珠才有些受宠若惊的连声说是,不过那脸上的淡笑却未达眼底。
    这女人太冷了,似乎已没有什么能激起她的热情。
    “我听说朱家小姐这段时间也常来府里,小表嫂你心里没有什么吧?”当真这么冷吗,还是只是作戏而已?
    绿珠眼里一阴,下意识便说,“她当然的来,进了门的好东西岂能轻易还回去。”
    “这是何意,我怎么听不明白?”苏沫就知这绿珠有事瞒着她,看来果真不假。
    只看她脸色瞬间转变,苏沫眼尖的捕捉到一抹慌乱异色,只听绿珠说,“苏府终究只有小姐一个主子,表少爷怎么也是苏府里仅有的男丁,以后小姐若嫁人了,自然是要把苏府交由自家人打理的不是吗?”
    知道还哄不出她的话,苏沫干干笑了笑,便插开了话,说些别的什么。不过却对这个朱家上了心,于是在绿珠走后,苏沫便吩咐了好妹,让她带给老易一句话,查查这个开钱庄的朱府。
    下午的时候刘子谨竟然来了府,原来他也是接到安甄公主的请贴,想着苏沫肯定也会去,于是便来问问。
    其实也就是寻了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他只想见见苏沫而已。
    “大哥,去我屋里坐吧,那里暖和一点。”苏沫高兴的吩咐下人们多烧了几盘炭火,又拿了许多吃食过来,亲自为刘子谨剥着花生米。
    “你这屋里就暖和一点,沫儿原来是一个极会享受的人,呵呵……”
    苏沫笑道:“大哥你就会取笑我,怎么不说我骄气得很,可是一点苦头也吃不得的,嘻嘻……”
    “我不会让我的沫吃苦,沫儿……”笑说着的时候,刘子谨突然低声说道,苏沫却一时未听清,直问他说了什么。
    刘子谨清俊的面上微微泛起红潮,扯了别的话说,“你去了平安巷怎么样,孩子们肯定很喜欢你带给他们的东西吧。”
    说起这个苏沫便失了笑容,小嘴微一嘟,小女儿姿态尽露,她低低的说,“完了,我的无意,却得罪了阿青,这小子可真是个傲气的性子,那天又被赫连珏用话讥讽了下,肯定是误会死我了,唉……”
    说起来,她便气着赫连珏,于是便想起两的争峙,一时间脸上的笑容便消失的更彻底,其实还是作朋友最好,不管是对什么样的人,此时苏沫是不想改变目前的情形,再说作为棋子的责任,她也未能做什么改变,所以她要保护的除了自己的命,还有她的心。
    不期然的对上刘子谨关心的目光,苏沫心里微涩了下,只淡淡的勾了勾笑,抬头时已没先前的活力。
    “沫儿,怎么了,是想什么了,这么苦着个脸。”
    “我在想,我们能做些什么,真正的能帮到平安巷里的人。”苏沫便又忆起这一茬,刘子谨含笑的道:“看来你有了好的想法,还不快跟大哥说说是怎么样的法子。”
    正文 第156章生日宴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4 本章字数:2300
    腊月初一,今日是一个难得的艳阳高照的天气,苏沫是与刘夫人及刘子谨两兄弟同行,一道来了华荣公主府。
    此时据中午尚早,公主府一片喜气洋洋,来恭贺的人络绎不绝,华荣公主亲自于门前迎客,见是左相府刘夫人及两位公子,还有苏沫一并过来,早就欢喜着迎上前来,亲密的挽着刘夫人的手。
    “夫人可是来了,快快跟我进府里去。”刘夫人急忙要施礼,却也被华荣公主拉了起来,“咱们又不是陌生的人,不用如此大礼,还有沫儿也跟着,快来吧,安甄正和一些年青的小姐公子们在后院里玩,你们三个也赶快过去。”
    苏沫与刘氏兄弟便进了后院,那里老远就听到一片欢声笑语,早有下人候在院门,似乎都认识他们一般,直接就道:“刘大公子,二公子,苏小姐,请这边来,公主殿下早就候着几位了。”
    这边的声响自然让亭子里作乐的人都听闻了,于是安甄公主首先迎了出来,一身华丽的装扮,尽显了公主了气派和威严。
    “见过公主殿下。”三人立即行礼,适才苏沫似乎看到了赫连珏也在亭子里,只是当她的目光过去时,他立即就撇了开。
    安甄笑道:“三位快请起来,今日我说了,没有什么身份地位之别,咱们年纪相当,只要玩的尽兴最好。”
    “是。”虽是这么说,亭里内外的人到是都恭敬的听命行事,这里再怎么活络的气氛,却也透着拘谨,也是,安甄公主是燕皇最喜爱的公主,可是比他自个儿的女儿还要疼着她,今日也有听闻,说是燕皇要来宴会,想来为公主道贺的人肯定是只多不少了,所以这后院里到是都站满了人。
    亭子里也就是说说笑话玩乐着,其实他们说的文绉绉的,苏沫只觉没什么好笑,但看安甄如此开心,故而大家也都跟着乐呵起来。
    亭里就两张桌子,一张是甄公主及赫连珏,他们身边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小姑娘,纤细的小身板,秀丽的脸儿也小小的,很是俏皮可爱。打苏沫一来,她就有意的注视着,不过到从那明显打量的眼神中,还看不出喜恶,另外的一男一女,苏沫便不认得了,不过全是长相极好的面相。
    这一桌便是他们三人入座,同桌的也是两个不认识的姑娘,她们也如那小姑娘一样打量着自己,苏沫左右坐着刘氏兄弟,如此到也觉的自然不少,她本不想与太多人相交。
    安甄突然站了起来,好笑的道:“赫连珏你是怎么了,自己的未婚妻来了,却也不懂得招呼着人吗?”只是这么说,到没有给他回答的机会,安甄便挽着那小姑娘过来了,直接就走到苏沫跟前。
    “苏小姐,我给你介绍一位你必得认识,却还未相见的人。”
    苏沫微笑的站了起来,大眼和气的看着面前俏皮可爱的小姑娘,这便是景儿吧,赫连景。
    “这就是景儿,赫连珏的亲妹妹。”安甄笑着把景儿推了出来,对她又说,“这是你信中提到的嫂子,苏府的大小姐,苏沫。”
    “苏小姐,你好。”赫连景淡淡一笑的说道。
    “你好,景儿,早听过你了,这么俏丽的小姑娘,真难相信你有那样的大哥。”苏沫也这么和气的说,脸上笑得也是淡淡的。
    赫连景眼中异了异,轻轻扫了眼一直未吭声大哥,只见赫连珏淡漠的扫了眼苏沫,仍是没有话说。
    可误!呕气吧,呕死你最好!苏沫心里翻出恼意,可眼下却笑的极欢。
    “安甄姐姐……”赫连景轻唤了声,意思是要回座了,就看了苏沫一眼,那目光里充满了自以为是的会意,其实亭子里的人也都感觉的出,赫连珏对苏沫确实冷淡的很,并未如传说中二人有多么的相爱。
    不是说赫连珏在苏府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吗,这二人难道就是如此相处?
    刘子谨于苏沫耳边说,“没事吧。”
    “呵呵,有什么事,大哥不知道吗,我与他本就是这个样子,不习惯的是你们才对。”淡淡的声音有些无奈,又哀叹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到是让所有人都认定了他们的猜测,原来赫连珏不喜欢苏沫。
    得不到未婚夫的喜爱,作为女人却也是可怜了。虽然亭里人都有些讥笑苏沫的处境,不过也因这般认识,笑话过了,到也没有都注视着她来,个个又活络的与安甄公主笑笑闹闹,明显的巴结姿态。
    “太子殿下,吴王殿下,驾倒。”这时前院里有这么一声扬喊了出来,安甄听闻,立即就笑着拉起了赫连景,“景儿是他来了,快跟我出去接人。”
    只看赫连景小脸微一红,娇滴滴的更可爱了,是任安甄拖着就出了亭子,一时间亭里都安静的很,都就听到前院里人与太子与吴王招呼的声音。
    “赫连珏,你小妹是和太子……”这时赫连珏身旁的一个男子开口问着,脸上含着献媚的笑容。
    “阻嘴,我不想听到你下面的话。”暗沉的声音全是不悦,那说话的男子立即便消了声音,一时怔在当场面上都红透了。
    苏沫便见不得他这般霸道,于是口快的说,“景儿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不知道了,原以来今日就一个寿星翁,不想多出一个,挺不好意思的,到没想到要多备一份贺礼于她,看来珏是要替我解释解释的好。”
    怪了你,就是怪了你,苏沫心里含着气,口上责着人,一吐几日来心头的不快。
    听闻她闲闲的口吻,到是让亭里的人都诧异了下,再见赫连珏沉着脸,射出冷光直冲着苏沫,几人都想这二人又看似有那么点什么。
    “景儿什么都有,却是不缺什么。”半晌了,赫连珏咬出几个字,脸色似乎更加难看了些。
    苏沫立即呵呵一笑,向四周扫了扫,“到是什么都有了,不过却在生辰这天,给别人贺寿来了,那她呢,谁为她祝贺,是你这个大哥么?”
    正文 第157章奉陪到底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5 本章字数:2465
    又一次点名道姓的针对赫连珏,便使的他更加黑了脸色,其余的人也被他二人弄的摸不着头脑,请问,你们这是在闹脾气吗,可是说的却是公主殿下本人吧,这……也可以这么明目张胆的议论公主的事吗?
    赫连珏不说话了,苏沫也淡笑一声没了言语,待太子、华荣公主及景儿过来时,苏沫与大家一起行了礼,便悄声的离了开,以为没有引起人的注意,其实所有人都发现亭子里少了个人。
    太子与刘子谨说着话,扯东扯西感觉到挺热络的,刘子慎看了眼大哥,便朝苏沫离开的方向过去,后院里假山倒挺多,要隐在其中不被人发现到是很简单。
    后院占地挺广,小径曲曲折折,怪石假山,奇异的常青树木,小桥流水,严冬季节到没显得太颓然,反而给人一种清新舒适的感觉。
    这个后院苏沫一下便喜欢上了,若是没有这么多撮在一块儿说小秘密的男男女,那便更加幽静安逸了。
    刘子慎在前面拐弯处看到苏沫的背影,可几步跟上来了,却又不见踪影,四处一望,便随便找了一条小径跟过去。
    “你可以放开了吗?”假山下狭窄的暗道里,苏沫被人从后面捂住的口鼻牵制在此,见刘子慎刚过去,身后的人才慢慢放了手。
    背后的人笑了一声,一把转过了苏沫,“幸会呀苏小姐,没想到吧,咱们又这么快见面。”
    苏沫冷看了眼李达升,大退几步便出了暗道,李达升也未阻止,适才不过是想甩掉她身后的小尾巴而已。
    “请不要跟着我。”苏沫带着警告的口气说道,步子未亭直接朝前走,他的出现,已然破坏了她适才的好心情。
    “这条小径人人都在走,怎么说我跟着你呢,呵呵……”李达升赖皮的跟上苏沫,二人一前一后对着话,不时都会遇到过往的人,到都听闻过李达升与苏沫表姐的那些传言,这时见她二人在一起,可不就有些奇怪了不是。
    苏沫拿他无法,便朝人多的地方去,绕绕转转反而是走出了假山,闪身就上了玉池上的小桥,湖中同样有个小亭子,那里便已有人坐在里面说话,沿着玉壁向上去,便是适才与安甄公主笑闹的亭子,这时亭里的人到都注意到她,以及她身后挂着邪笑的李达升。
    才一进亭子,李达升一脸凶相,到不用言语,这里的人都吓的走掉了,苏沫恨了他一眼,就不知道他跟着她是要作何,难道又要弄出点什么传言,伤她的体面不成!
    “说吧,你有何事?”苏沫到也明堂的问人,声音扬起似故意让人听了去。
    上面悬空的大亭子里,刘子谨已没心思应负太子的话,分神注意着下面的动静。安甄意外的看了眼赫连珏,他到是沉得住气,似乎一点也不关心苏沫是与何人处在一起。
    景儿笑着对赫连珏说,“我觉的大哥与苏小姐一点也不合适,大哥你说呢?”赫连珏转脸笑着看了眼景儿,心中了然她如此说的深意,只见景儿一手抓着安甄的纤手,一手握着赫连珏的手,四只手全放于她的膝上,就这么勾勾缠缠的玩着手指,有意无意的让另外两只说碰在一起。
    安甄温红了小脸,微一缩,景儿却是暖昧的笑了眼就是不放,转而与太子的目光碰在起,春光明媚了小脸,立即扬起欢悦的喜气,太子深深的盯着娇俏的她,一时到似被景儿迷的都有些痴了。
    看到这种情形的人,无不暖昧笑在心里头,又注意着下面湖上的小亭子里,这时李达升便挨着苏沫而坐,轻笑的说,“是他惹了你是不,何故在我这里发火,我岂不冤的很?”
    苏沫冷笑了声,立即拔起身来,“李公子且莫要如此说话,不然让人误会了什么,我可担待不起那些流言蜚语去。”
    李达升哈哈一笑,双手一伸搭在了亭栏上,显得很是随意,“大家都知道我差点与你表姐结成好事,可惜却被小表妹你从中破坏,这也就罢了,竟然还使打掉了你表姐肚子里的孩子,啧啧……难不成苏小姐是见不得别人比你好么?”
    在苏沫恼火的注视中,李达升嘻笑的扫了眼上面的赫连珏,只说,“将军府的儿媳妇儿,这名头到是够响,可看人家到没对你上多少心思,苏小姐可莫要白忙活一场,失了表姐这攀附富贵的机会,也保不住你自己的体面,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这到是把苏沫与萧氏等都说成攀龙附凤的之徒,在周围一片讥笑声中,苏沫渐渐的冷静了下来,突然就笑眯眯的看着埋头也不知在想什么的赫连珏。
    “珏,你到是帮我说声话呀,难道任人如此污陷于我么?”边说着,大大的眼里就集起了雾气,一时间的讥笑声消散无踪,到都一脸同情的看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