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珏,你到是帮我说声话呀,难道任人如此污陷于我么?”边说着,大大的眼里就集起了雾气,一时间的讥笑声消散无踪,到都一脸同情的看着无助的苏沫。
    “原来……原来你也是这般认为我的,所以这几天越来冷着人,原来都是这个因由呀。”硬直的大眼却只环着水光,一颗泪珠儿也没有掉落下来。再见赫连珏,他终于抬起了脸,凤眸微眯,深深的盯着苏沫,就这样盯着,一点帮她的意愿似乎也没有。
    刘子谨脸上担忧不已,他正要起身帮苏沫,却被安飘公主唤了下来,说起军营里的事。
    李达升突然就冷笑了一声,“苏小姐可真会演戏呀,不过我们都是见识过你的技艺,说实在真不怎么高明,呵呵……”
    于是有人便指指点点的对向苏沫,而苏沫却一时静着脸,一丝暗恼的神色也没有,直白的对李达升说,“你早说嘛,可知我憋着这一泡泪得多费功夫。”到是娇媚的怪了眼人,反而不急着走了,一屁股坐了下来。
    “哎,你就是来点醒我的么,不要作不切合实际的梦是不?”脸上很真的问道,适才狡诈的像只狐狸,这会儿到单纯的像只小猫咪。
    女人呀,何止赫连珏不懂,此时李达升都看不懂了苏沫,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她,你明明白白按排的剧情,她却愣是不按着你想的方向走。
    苏沫用绣帕拭了眼角的泪花,又一脸单纯的问李达升,“你帮我看看,我的装花了没?”说着到真把小脸就探近了李达升,在李达升愣神之际,苏沫背了所有的人咬出几个字,“要玩么,我奉陪到底。”
    给读者的话:
    要见真情,得要一点点伤伤痛痛参在里面,嘿嘿……都不会太虐哦,不过剧情需要,后面会有点煎熬吧!
    正文 第158章亭中脱身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5 本章字数:2499
    苏沫用绣帕拭了眼角的泪花,又一脸单纯的问李达升,“你帮我看看,我的妆花了没?”说着到真把小脸就探近了李达升,在李达升愣神之际,苏沫背了所有的人咬出几个字,“要玩么,我奉陪到底。”
    李达升眼中立即射出异彩光芒,焦着苏沫的目光,竟然是越来重意眼前的女人。
    “哪我们玩点新招数如何?”他暧昧的一手勾起苏沫的下腭,这种明显的挑逗,使得看着这边的人都愕然不已,再瞧着赫连珏的目光也全都变了个味儿。
    细指一推,躲过了他的纠缠,苏沫便又坐了下来,笑着眼儿说,“玩什么,我说过奉陪到底,便决不失言。”于是也瞧了眼赫连珏,你不是不搭理我么,可以,那我便玩我的,咱们都走着瞧,到是看谁离不了谁。
    李达升瞅见赫连珏越发难看的脸色,便嘿嘿笑起来,一手有意无意的搭上了苏沫的肩头。苏沫脸上微有异色,身子下意识就躲了开,李达升突然就拉近了二人距离,于她耳旁说,“你故意利用我,是想要惹得他注意?”
    苏沫又一歪头,摇头笑着说,“没有,我没有利用你的意思,因为是你自己跟上来的,也没有惹谁注意的意思,因为我就是我,没必要引谁注意什么。”
    她的话说的明白亮堂,所有人都听到了,于是看上赫连珏的目光就变得越加怪异了,这样自主行事的女人,难怪赫连珏会如此气闷在当场,原来是根本就管束不了苏沫。
    “哈哈……你这话,我爱听,如此不驯的女子堪当少见,苏沫相必他对你来说,就是连一个护卫也比不得吧。”
    这话插的意外,苏沫立即防备性的看向李达升,只听他嘻嘻笑道:“忘了吗,那天你为你的贴身护卫就是连命也不顾了,有你这般的主子,难怪他能以身相救于你,呵呵……难得,主子与奴才都是太难得了,呵呵……”
    苏沫立即没有好脸色的说,“你又是要说什么,一个大男人是对付不了女人,就要给人造谣生事不成!”这话立即激得李达升上了火,何时有人敢如此评判他,但适才口快所说的话,便是他心中一直存着的难受,自然也不能让别的人好受不是。
    “苏沫,我到越来好奇你非要定的这三年之约,可有什么别的用意吗?”李达升赶在刘子谨拔身过来前问起,刘子谨听闻立即就顿下了身形,而赫连珏见刘子谨的关心的神色,俊颜便更加阴霾了几分,不自觉的已收回了妹妹手中的大掌,死死握着似要把眼里的某人捏碎一般凶狠。
    苏沫却说,“我也越加奇怪,李公子如此关心我的事,难道也是有别的什么用意吗?”轻笑了声,扫了眼上面亭里的人影,又笑着说,“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死缠着我不放,又是要造成什么样的效果?”
    李达升欺近她,轻笑道:“该不是你心中有了人吧,莫非是圣上乱点鸳鸯谱不成?”
    “哼,也有你这般胆大的人,还是说右相府里的人确实不一样,连圣上的旨意也可以随便质疑的吗?”这话一摆,就是高高在上的太子,却也有些不认同李达升轻狂之语,李达升本人便有些词穷了点,这什么话都可以说,但关于皇室的言谈,说不定就会有惹火烧身的危险。
    苏沫又说,“女子未嫁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一身皆要奉献给身边的男子,这是女儿家的信仰也是归宿,如今沫儿的父亲虽已过逝,但是还有义父义母在,再不然还有两个义兄弟在跟前,又是圣上恩赐的婚旨,不论我的未婚夫婿待我如何,沫儿便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一生皆以他为先。可是李公子却当着如此多人面前,这般污蔑于我,是要我一个清白的姑娘家如何自处?”
    铿锵有力的语句,一个字一个字绽进所有人的耳中和心中。苏沫背对着对面悬空的大亭子,只有与她相近,面对面的李达升看到她脸上那团完全不赞同之色,但口中却是振振有词的道理大义,到越加显得李达升小肚鸡肠的很,污蔑一个女儿家的清誉,简直与三姑六婆有何不同。
    李达升直直的盯着苏沫,面上异常的沉静,张嘴无声的说了一句,你厉害!
    苏沫无言轻笑了一声,只对着他轻轻一礼,说道:“小女是有婚约的姑娘家,请李公子莫要再死硬纠缠,不然坏了小女名节,沫儿非唯有一死以表清白了。”
    故然是明显的威胁,但这里的人却只有李达升与赫连珏听懂了她的深意。
    苏沫背脊一挺,冷看了眼李达升,便手提着裙摆小心的下了小桥,刘子谨见此,是再没有耐性与安甄说什么,拔身就起来要下亭去,却在亭口处顿了顿。
    “你的冷漠会把她推的越远,但我希望她当真远离你之后,请莫要再抓着她不放……”话未毕,便有一人影掠过刘子谨,而刘子谨只是硬挺在当场,缓缓的再一次安座在圆桌前。赫连景听着似懂非懂的话,深看了刘子谨一眼,便对安甄说,“这里好没意思,安甄姐姐,咱们下去走走可好?”
    赫连珏没有如刘子谨所想的去找苏沫,而是直接跃上了湖中小亭里,在李达升及所有人的意外之下,他一拳便击在了李达升的面上。
    “赫连珏,你疯了骂,干嘛与我干架?”
    赫连珏脸上厉色不减,一手出一指,狠狠的指着他说,“你做过什么,你自己知道,若再敢动我身边的人,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一拳可以了事。”
    李达升狠了下眼,拳头捏得很响,却没有立即反击回去,上面凉亭里的安甄公主与太子一个对视,安甄小声的说,“最好管束好他,若再因他而惹上事非,我可不能再保他一次。”
    上次角斗场的事,也是与李达升有关,从而才会牵扯到太子身上,引得燕皇对太子失望之极,由此皇宫里曾一度的传出要废太子的消息,于此,安甄岂能不顾这个当成亲生大哥的太子,所以才连李达升一并向燕皇求情,最终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燕皇是把这事先压了下来,故而太子对这个妹妹的话,可当真奉为圣旨。
    赫连珏警告完人,黑着脸就转身离开,而李达升是狠狠的擦了把嘴角上的血渍,等着吧,赫连珏,你及你身边的女人,都脱不了我的掌控。
    一假山背后,却是长身而立的吴王燕峥,适才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他便全收揽眼底,似自语,又似对身后的达鲁说,“这个苏沫当真如此‘受欢迎’,也许本王也应该与她相交一番。”
    正文 第159章禁锢的关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5 本章字数:2389
    李达升所为,定然是要破坏她与赫连珏的婚约,以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目的。哼,就说这右相府不是省油的灯,如今表面上与左相府交好,其实背地里耍的手段却是如此卑劣。
    近午时,燕皇才驾临公主府,同行的是越王,及以卓一然为代表的朝堂清流,全是一帮年青的有志之仕。
    行完大礼,华容公主便请燕皇进宴厅上座,这时所有人才一一就座。恐是因为安甄公主年小不受拘束,因此,男客与女客间并未隔开。
    苏沫自然是随着刘夫人就座,同桌的都是贵族中的夫人小姐,苏沫见义母也只是与这些人点斗招呼,而这些人也淡淡的客气回礼,看起来到都显得生份得很,就是与赫连夫人及赫连景也是生涩的相谈,看起来也并不热络。
    而陪在燕皇身旁的,除了太子与越王、吴王及安甄公主,还有赫连珏、李达升、刘子谨以及卓一然等燕皇眼中的新贵。
    席间,便只听得到燕皇哈哈大笑的声音,发甄公主果然有些功夫,就因她只把燕皇当作父亲对待,显得很是亲密许多,到是比太子这些人更得燕皇的疼爱。
    这时燕皇笑罢,突然说道:“珏少,你的未婚妻子在哪里,带过来让朕瞧瞧。”
    苏沫跟着赫连珏过来时,四周都是一片安静,人人都盯着这二人以及燕皇。只看苏沫轻轻一施礼,“苏沫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哈哈……赫连珏快把你的未婚妻扶起来,今日是安甄的生辰,不需要如此拘谨。”
    赫连珏低声称了声是,手上便一扶,却被苏沫又一矮身躲过了,只听她又低声的说,“是,皇上。”这才缓缓的挺直了脊背,抬起小脸,一双大大的眼睛含笑的注视着燕皇睿智的双瞳。
    “这……这是苏小姐?”燕皇诧异的道,又对赫连珏说,“人都说女大十八变,如今这才几日时间,苏小姐却越发的柔美动人,明亮的大眼里透出一股子清灵之气,好好,朕就喜欢这样的孩子,哈哈……”
    苏沫含笑的看着燕皇,并未因他的夸奖而露出羞涩的意思,只是深注视了眼燕皇,直觉告诉她,燕皇唤她上来定是有原因的。
    这时越王也笑着说,“确实不错的女子,当初若是父皇收她做义女,咱们兄弟也多了一个灵巧的妹子,如此便也是一方美谈不是,呵呵……”
    “二哥这话说的我可不爱听,”安甄接了话,脸上生了怒,她对一脸无异只是含笑的燕皇讲,“父皇,二哥这般说是在嫌弃安甄笨拙的很吗,到是比不得苏小姐灵巧了不是!”
    燕皇一刮她耸起的小鼻子,笑道:“你哦,是得理不饶人,在朕眼中,到是又有谁比得过朕的安甄不是,呵呵……”又对越王深意的笑道:“老二呀,还不给你安甄妹妹陪个不是,小心得罪了我们今天的小寿星,朕饶不了你。”
    于是越王立即就向安甄陪了罪,一来二去笑笑闹闹,到是把苏沫干在当场,此时即不明白燕皇唤她上来的目的,却也弄不懂这越王话中的深意,以及安甄公主的话又有何目的……
    对于太子今天与义兄相交的情形,苏沫更觉大石压心,有什么事已在不知不觉中改变。
    燕皇笑罢,才对满桌满厅里的人说,“大家伙都看看,这苏小姐与珏少立在当场,是否当算男才女貌,天作之合的一对佳偶呀。”
    得到燕皇的注视,所有人便一一都点头称是,却又互相深意的望了眼。正在此时,吴王燕峥便一离座,突然双手抱拳,身上一躬扬声说,“父皇,他二人的亲事是你亲赐的旨意,定是最完美、最契合的一对佳偶,外面的胡说八道,父皇且莫在意。”
    燕峥身上一挺,又扫了眼厅里惊讶的众人,指向沉着脸的赫连珏与讶然有些失笑的苏沫说,“只看他二人相处如此随意,早应有情谊存在,只是小夫妻哪有不拌嘴的时候,适才大家也看到是苏小姐推让了珏少的相扶,定是还有什么气未解开,要的还是咱们男子汉的珏少一个好话,讨她欢心呀。”
    适才只觉小题大做,却在吴王的几语下,让厅里的人也会意了十之八九,全是笑着和声要赫连珏拿出男子气概,大度的讨苏沫欢心。
    吴五燕峥暖昧的看着黑脸的赫连珏,其余的人先看了眼燕皇的面色,见燕皇也是哈哈大笑的在意的,于是都把目光执在立起的二人身上。不过安甄与太子的面色却渐渐的淡了下去,甚至盯着苏沫的目光,竟闪过狠毒的光芒。
    安甄最是玲珑心,父皇着重关心赫连珏与苏沫的婚事,便是说明这颗棋子还动不得,同时也警告太子等,休要破坏他的计划,父皇要提拔寒门的声势,那是事在必得,打压总是捆绑住他手脚的贵族势力,那是大势所趋……
    赫连珏与苏沫自然也有这层认知,此时他们二人成为所有人注视的中心,不表个态什么的,怕是不能让燕皇相信且满意。
    “吴王殿下,”苏沫轻唤了一声,其实吴王已给他们找了台阶下,只是赫连珏一时不声不响,苏沫却怕他再浑出什么事,所以先出了声。
    苏沫笑着看燕峥,有些害羞的说,“其实都是苏沫太爱使小性子,所以才让他对我不理不睬的,以至于……”看了阴着脸的李达升一眼,直盯着他说,“原来就知道李公子与珏相交甚深,不想竟也如此关心我们的事,以至于让他误会是苏沫有了别的心思,这可是太冤枉我了,李公子今日亭中所责,可差点让苏沫以死名志呀。”
    她似打趣的话,却并未引起在场人的诧异,苏沫便知她猜对了,李达升今日所为,燕皇早就知晓,那么李达升的目的,定也在圣上的掌握之中。
    苏沫大眼含着异光,深看了燕皇一眼,想来还真可怕,就是如此一点小事都在他的掌握之中,那么他们到还有什么能够瞒过皇上的眼睛。
    “珏,对不起,一切过错都在我,你莫要再对我不理不睬可成?”他们就像两个溺水的人,拼了命想要上岸,却是力所不能及,只有靠着燕皇所给的一点气息生存,在这种压抑的情形下,太沉重、太让人窒息了,他们又如何能够…安然的把手伸向对方呢?
    正文 第160章带动人心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5 本章字数:2325
    赫连珏冷冷一勾凌唇,凤眸微挑,“沫儿既然知错,我岂能太过小心眼。”在所有人的注视里,他长手一拥,抓住苏沫的小蛮腰,却有些发狠的劲道,捏得苏沫疼的锁上了眉,他立即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那又错在哪里呢,我可是很想知道。”
    说话时,大手是揉着苏沫的腰际,被抓疼的地方此时在他的轻按下,变得灼热的难受,一股羞窘升上了小脸,通红的脸颊、亲密的相拥,这在别的人看来却是二人在打情骂俏。于是在燕皇的哈哈大笑下,所有人都跟着笑了起来。
    只有刘子谨把这一切尽收眼底,面上清冷失色,又一次,他把她推给了别的男人,他的无能为力,只望她的那个他,莫要负了她。
    赫连珏却是明白苏沫的,她说自己错了的话时,那一脸难受的表情,便让他晃动不安的心,更加晃的厉害,之前冷着你,是还不知道要如何对你……
    苏沫,你对我来说…渐渐变成了一个特别的存在,我要怎么对你……却在这一刻,已顾不得许多,一切以自我感受为依准,因为几日的煎熬让我明白,我再不要为你而难受,心里怎么想的便怎么去做。只图自己舒坦,于是赫连珏渐渐又恢复成原先慵懒的神情。
    就是与他很亲密,却并不算了解的赫连景儿也看得出,她这个大哥是在意苏沫,对苏沫当真像吴王所讲,早有情谊么?
    苏沫却只当赫连珏这多变的性情是孩子脾气,以为生在富贵中的人定难接受别人的拒绝,如今他是过了这坎,苏沫自然是高兴的接受这个朋友,她自以为是的朋友而已。
    宴会越来热络的起来,适才的小插曲,已因赫连珏与苏沫的亲密之态,而烟消云散。赫连珏拥着苏沫向熟识不熟识的人都敬了酒,这一来赫连夫人与刘夫人也有了聊谈的话资,只是身处高高在上的将军夫人,其实不仅是她,就是贵族中的夫人小姐们,与刘夫人相交都淡然的很,不深不浅带着有意,确实让人有些尴尬。
    苏沫找了个借口离开赫连珏,她回桌后,华荣公主竟然也参加了他们这一桌。
    “沫儿,你可得用好哦,不然赫连夫人可得心疼了,呵呵……”华容公主左边是赫连夫人,右边是苏沫,拉着她二人的手说,“赫连夫人,你可真是好服气呀,今日这情形若不说明了,让人瞧了还以为是这小俩口的好日子了,你那小子也真让沫儿羞窘的厉害,怎么就这么大方的拥着人去敬酒了,呵呵……”
    赫连夫人瞧了眼苏沫,那目光却淡然的很,她嘴上立即回道:“只要他二人好好相处,我这个做长辈的当然是乐见其成了,呵呵……”
    “对对,沫儿呀,干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敬你婆婆一杯,呵呵……”华容公主似乎专门来调解气氛的,苏沫此时才感觉出来,赫连夫人不知因何,对她似乎有了什么介意,以往婆媳二人的亲近竟荡然无存。
    苏沫听话的敬了婆婆一杯,赫连夫人到也温和的授下,不过抬了杯子却未喝下酒水,苏沫干了干面色,思来想去,定又与赫连老夫人有关,除了她给婆婆气受,到也想不出别人来。
    “婆婆,近日在府里可为大年准备而忙坏了吧,不如抽出时间来苏府玩玩如何,沫儿可有很多的好地方带你去散心哟。”
    华荣公主立即笑着说起,“哎呀,赫连夫人你看你这儿媳可多贴心呀,比你那小子可强多了,一见你心情烦闷,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有意的瞧了眼她未喝的酒水),这就立即邀你去玩玩散心,这样的好姑娘,可是当真难求的很呐。”
    赫连夫人干干的扯出了笑脸,对苏沫点了点头,回复了温和的目光,“沫儿,所说的什么好玩的,到是说与婆婆听听。”
    苏沫笑了笑,看了满桌提不起兴趣的人,再笑声说,“平常的游山玩水,却也不适合大冬天来做,沫儿要讲的是既能让各位夫人玩乐到,又能在大年欢喜的日子里传达欢乐和祝福,不知婆婆可有兴趣参加呢?”
    “哦,到是什么乐子这么好?”华容公主便先笑着问了出来,又对被吸引了兴趣的夫人们说,“咱们平日里都是大门不了二门不迈,除了每月初一十五上上佛寺求福求平安外,到真没有什么可乐呵的趣子。”
    立即引来一干夫人点头称是,都是有些闷坏了,一听说有乐子自然都来了精神,就像当初听闻那角斗场一般充满了漏*点和想象。
    苏沫会意的笑了笑,挽起了义母刘夫人的手,她说,“其实我也是受义母的启发,大家都知我义母与义父是难有的慈善之人,这寒冬腊月一到,便心系在那些吃不上饭,为了我们燕国安危而没有温饱的恩人。”
    “恩人,什么恩人?”
    “就是呀,到还没有听说过呢?”好奇的声音渐渐扩散开了,到是让燕皇那一桌也发现了苏沫跟前集满了人,于是都安静下来注意着这里。
    赫连珏暗笑了下,就知这女人爱玩,从来都是引起事非的主,只是这一次他并不气恼,到是有些佩服她这轻易带动人心的能力。
    苏沫与刘夫人一个眼神交会,便看到二人都透出一丝悲痛,刘夫人会意的接话说,“公主殿下应该听说过平安巷吧。”
    这么一点明大家自然明白了,平安巷是京城里最低等人的住所,另一个因由,却是由华容公主向大家说出来,“那里住的全是为保卫燕国…而牺牲的将士遗孤,他们是最低等却也是最伟大的一群人。”
    还是被你们这些富贵中人所忽略的一群人,苏沫幽幽的想着,忆起老易屋中的那些小人儿,一个个都以父亲的献身为荣耀,他们还说长大了也要去参军杀胡骑……
    刘夫人眼里都含起了泪花,真诚的面对所有的人,“我与老爷的能力太过微弱,能扶持救助的也就那一部分,那里还有好多人等着好心人的帮助……才能安然的度过这喜气洋洋的日子呀……”
    给读者的话:
    偶会加油的,谢谢亲亲们的支持!(^o^)/~
    正文 第161章欲擒故纵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5 本章字数:2488
    苏沫夸张的抹了把泪,含笑的怪起刘夫人,“义母和义父也是太自私了,于人做善事却独你们一份儿,为何不早点说与各位夫人们听听,相信夫人们都是一副慈卑心肠,定会慷慨解囊、施善于人,平安巷的人也不至于每年冬天都挨饿冻死了……”
    “是呀,刘夫人,你与左相大人心慈做好事,岂能少了我李府呢……”
    “还有我府里,平日里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