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明明只要吴王立即射进风流眼,立即就会领先他们两球,却故意要把这苏沫亮出来,这个三哥到底是在想什么?
    赫连珏也想知道吴王的意向,今天所有人都看得出吴王温和的太过异样了,再说对象是苏沫,他难道也不知道要避讳一点么!
    苏沫心里也急了下,只说,“殿下我弄不进去,给你可成?”
    吴王笑道:“可以,你踢给我。”他却故意离苏沫远了几大步,苏沫额上一黑,嘴角抽了抽,又说,“殿下,你确实自信的很,但那是对你,我……我可能传不到这么远。”
    “呵呵……你没有做过岂知能还是不能,苏小姐如此没自信,确实太不像你了,呵呵……”
    苏沫咬了咬牙,她是很自信,但都是对有把握的事。而此刻不仅有赫连珏那冷光射着,安甄莫名其妙很不善的态度,周围又之么多人围着,还有燕皇……
    她其实真不应该与这吴王太过接近,这人的身份就是麻烦的中心!
    “那成,你接着……”苏沫用足了气力,脚上刚一抬,一抹黑影就扑了过来,带起她立即一个旋转,同时那球也离了她的脚,待听到大叫好的声音时,苏沫才从昏花的晕眩中醒了神,一看竟是赫连珏揽着她离了刚才所站的地方。
    而此刻在她原先站的地方,正是一脸不喻的安甄。
    三人怔在当场,一时都没有声响,还是又进一球的吴王笑声过来,“怎么样,苏小姐,本王说你行便行吧,不过……”他转身看了眼安甄,故意笑着说,“适才安甄到是踢球呢,还是踢人呢?”
    安甄脸上含笑,“球场上的摩擦难免,或伤或死那都是意外。”
    “确实,我相信公主殿下这意外之说。”苏沫听明前因后果,便冷冷的接了这句话,两个女人目光相接,竟也是狂风暴雨的对峙。
    赫连珏放开苏沫,只看燕皇已招手让他们过去,于是走到安甄跟前说,“走吧,比赛完了。”
    “赫连珏……”安甄清冷的小脸出现一抹裂痕,却因并未唤住前行的男子,而沉脸作罢,跟其身后朝燕皇那里过去。
    苏沫研究的看着二人,这时吴王含笑走过来,“苏小姐,本王可否直接叫你苏沫呢?”
    大眼里一笑,就说,“名字就是给人叫得,只是殿下身份不同,苏沫却不知如此是不是有不妥的地方?”。
    “呵呵……苏沫在我眼里从来是个洒脱的印象,今日是怎么了,做何事都变得这么迟疑?”吴王笑眯眯的说道。
    是对自己不信任吧,苏沫热情洋溢的外表下,其实一直装着一颗惶恐不安的心,燕皇把慈善会交于她主事,这是她自己暗里推动的结果,她到底做对了么?
    不过,对不对,却也做了,踢球在于的是乐趣,而她想要主事慈善会的首要目的是为了平安巷的孩子们,所以……
    “殿下说的是,人应该有自信才会有希望,不应该前怕狼后怕虎,以后我会做到更好,殿下若喜欢,咱们也会成为朋友,当然直接唤我苏沫便可。”
    吴王哈哈朗笑起来,别人看到,这二人相处确实很欢快的,却又不像仅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相交那么肤浅,而是透着一种某种意义上明明白白的交际,所以这一次,众人都不会异样的看着苏沫的未婚夫婿赫连珏,只是有一个认知,这个苏沫却不似一般闺中小姐。
    吴王笑着给了一个请的手势,苏沫点了点头经过他跟前,突然吴王意外的低声说了一句,“我叫燕峥,若当真我是朋友,以后便以名字相称。”
    给读者的话:
    结文的话,按照剧情发展,偶会一直加油的!!!!!
    正文 第165章离开公主府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6 本章字数:2558
    “苏沫,珏少……”吴王燕峥急匆匆的追上二人,安甄公主的生辰宴会已到一个段落,剩下的便是安甄与亲母华荣长公主,及燕皇、太子等最为亲近的人相伴,估计今夜还有得磨。
    “吴王殿下。”苏沫走上前轻轻施一礼,身后便是赫连珏,这时他们刚走到府门口上,燕峥几步赶上,他笑着道:“哎,你犯规了哦,刚才是如何称呼我的?”
    “这……”苏沫瞧了眼四周进出出的宾客,只说,“朋友相交故然在于真诚,但是此时此地不同,苏沫岂能妄故礼法,让别人笑话不是。”
    吴王点头含笑,“那好,下来时,咱们可就是朋友相交,你可记得清楚了。”苏沫嗯一声,两人说着便走到了苏沫的马车旁边,赫连珏已上了马,沉着脸候着苏沫。
    “吴王殿下,我与珏此时便要离开,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苏沫知道赫连珏不高兴与吴王相交,应该说如此这局势,他们与哪位王爷都不能过于深交,只是这位吴王一副谦谦君子的姿态,今日球场上对她的照顾,确实在面子上不太好拂了他的好意。
    吴王示意了身后护卫达鲁,立即就见有下人拉上两匹骏马上前,一黑一白,毛色纯正,身姿矫健挺拔,这便是燕皇所说的汗血宝马,据说这种马奔跑起来,流下的汗水会是血红的颜色,是良驹中的极品。
    汗血宝马来自西域,在燕国也是少之又少,当今皇上到是有一匹四处争战的汗血宝马,于是民间有流传,这种宝马也称为“帝王马”。
    “殿下,我不是说过了吗,珏已送我一匹温驯的小母马,这种极品良驹,我实难接受了。”“帝王马”,就听这称呼,她岂敢沾染。
    燕峥眼光流转,深笑了下,“父皇早有言明,这是今日胜出的采头,虽然你自谦推拒,父皇也说过,这匹追风便借于你正月比试所用,我想你不会再拒绝才对吧。”
    “这个……”苏沫迟疑的顿了下,便是转头询问赫连珏的意思。赫连珏昂着头,黑眸充满了幽光,一丝火焰漂出眼底。“她不懂马,既不太会骑马,又如何能够照顾马,依在下看,吴王殿下不如先将追风养于御马场,待到正月时沫儿再来牵最妥。”
    苏沫的手心是汗嗒嗒的,自嘲苦笑着说,“对对,殿下,这马太宝贵,甚至比我都要珍贵,呵呵……若在我手中有所闪失,苏沫岂能负得起责任,所以现在我是怎么也不敢养它的,呵呵……”
    燕峥深看了赫连珏一眼,会意的笑着又说,“你若不与它相处而培养出极好的默契,我想这正月比试,苏沫定会以这汗血宝马而丢更大的面子,所以我想,既然追风与逐日是两匹极亲和的良驹,不如这段时间我便与你一起练马,苏沫你意下如何?”
    “呃……这个……”苏沫看了赫连珏的脸色,自是黑到顶点了,一副转身欲走的模样,苏沫想这也是吴王的一番好意,再拒果真有些不像话,于是便僵硬的点了点头,“那就有劳殿下了,我可是对骑射都不在行,你可是收了个很笨的学生,呵呵……”
    吴王燕峥立即露出明亮的笑容,让人很疑惑了,难道原先那个凌厉的王爷只是幻觉了不成。
    “沫儿……”这时刘子谨与刘子慎,以及一大批宾客都出了府门。
    苏沫小脸微微静了静,面越来越淡漠的刘子谨,她似有一种无法适从的感觉。“大哥,听你说身子还未好,是……是先前的伤风引起的吗?”
    “已无大碍,多劳妹妹担心。”刘子谨苦涩的搭了下眼,掩过眼中所有心事,吴王燕峥却看得分明,有意无意的瞟了眼赫连珏,果然这人脸上更加冷肃,不过让人诧异的是,却瞬间又恢复平常的慵懒神情,听他说,“既然刘兄身体不适,不如与我们一道回府。”
    刘子谨蓦的一抬脸,与赫连珏一个对视,又立即绕开了视线,对着苏沫淡笑说,“我有子慎一道走,就不与你们同行了,你……路上小心点。”
    苏沫点头,勾了勾笑,“好啊。”透着淡淡的涩然,刘子谨的转变似乎与她有关,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她看到过,却只从她眼前一晃而逝了。
    这时一群寒门新贵出府来,有说有笑到是欢喜的很,却也是,安甄公主的生辰,燕皇却只邀请了他们这些朝堂上任职的官员,可想而知圣上对他们的宠信是不言而喻的。
    特别是这卓一然,燕皇似乎随时都带在跟前,俨然已成为燕皇的贴身秘书。
    “卓先生……”苏沫心中微一计较,便长声唤起人,几步就走到那群人的前面,大眼含笑的说,“好久没见到先生了,不想今日却在这种场合相见,先生却已今非昔比,沫儿可还未恭贺你入仕为官,已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呀。”
    卓一然淡然笑了下,“幸会,苏小姐。”有些生硬的招呼着苏沫,但面对眼前明艳的笑颜时眼上却闪了闪,忆起往昔眼里便多了层深意。
    苏沫不以为意,只说,“先生也是要回了吗,你现在府坻是在什么地方,可否告知学生,有空学生好去拜访老师呀。”
    卓一然不好拂去她的好意,于是把现在的住址也告诉了苏沫,并说有空便上府里玩乐,带上刘子慎一道过去。
    苏沫当然是笑眯眯的全应诺下来,她看得出卓一然的独立其身、不沾事俗的为官准则,但才从吴王那里学了这套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招数,拿来一用果然是妙不可言,这块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她岂有不巴结交好的道理。
    刘子谨注视着苏沫离开,目光一直送着她的马车消失无踪了,他却仍立于当场一动未动。背后寒风直往后背上灌,冷颤的身体却赶不上心中之一。
    刘子慎看着大哥,终是忍不住说了出来,“你为何如此,对她你为何如此……”
    他说的话,哥俩都会意懂得,刘子谨一再的回避苏沫……对苏沫的心意,表现的果真很明显,知情之人,怕就苏沫会怀疑刘子谨的心意吧。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时候不早了,咱们也应该回府。”
    刘子慎却不容他躲闪,一把抓住刘子谨的肩膀,“你在怕什么,闪什么东西,关心她有何不对,你没看到吴王殿下的举动么,他都可以肆无忌惮的与她相处,而你为何不能,她就算是定了亲,却也未成亲不是?”
    “子慎你不懂……”
    “确实,我不懂,我一点也不懂……”刘子慎生气的转身先离开,未看到满面痛苦的刘子谨,似乎连身形都有些站不稳。
    他也不想懂,不想管外面的纠葛,但是……
    正文 第166章芳心太乱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7 本章字数:2234
    苏沫路上想的全是慈善会的事,以后平安巷的孩子们有人救助,自己也渐渐壮大了势力,能有一股势力与对手抗衡,扼制住想要她命的人,其实只要有自保的能力,那么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其实今天吴王相交,她已看出些矛头了……苏沫甜滋滋的想着美好的未来,下马车时自然是一脸欣喜的笑颜,赫连珏见此,凤眸里幽了幽,沾上些许淡笑,不声不响的一直跟着苏沫进了苏府。
    刚进府就听到一串嘶喊声传出来,“啊……啊……你为什么关着我,为什么要囚禁我,苏沫……苏沫我要告你……你没有权力囚禁我……”萧美芳的院门前围了不少下人,嘈嘈杂杂的纷纷议论着什么,一看苏沫过来,全是一副害怕且用异样的目光看人。
    “哼,她又是弄在什么名堂。”苏沫好心情立即被破坏,早前看过萧氏一家,那萧美芳高傲的神色就是觉出不对味儿,原来又是弄这一茬,怎么?是要所有人都认定是她囚禁萧美芳,限止她人生自由么!
    苏沫越想越气,喝了指指点点的下人们离开,刚走近那院门,却厌恶的一甩院门,又转身离开,正好撞上身后的赫连珏,她都忘了是赫连珏送她回的府。
    “你怎么还在这里?”下意识就这么问道,见赫连珏漠然的撇了眼她,带着生冷的味道,于是苏沫立即掩掉心头不悦,温和的又说,“谢谢你送我回府,今日时候也不早了,你还是先回将军府吧。”
    说完也不等人回答,便擦身离开,而赫连珏只是淡漠一笑,便又跟上了她。
    “你怎么还跟着我?”苏沫极不悦的问起,这都回了自己的院子,回身关院门便才又看到赫连珏,可想而知苏沫这走神,走的有多厉害。
    “你在想什么?”他一步踏了过来,手上压住了她关门的势头,这时好妹听到声响迎出来,“小姐,你回来了……哦,还有赫连姑爷,你们都快进来呀,立在门口作什么?”
    在有人的时候,苏沫会尽力给他留足颜面,于是便松了手,他爱跟便跟,反正这里赫连珏也是来惯了的。
    苏沫前脚进了房,后脚赫连珏就跟上来,反身便压住房门,把一脸莫名的好妹关在了门外。听到关门的声音,她立即转头问道:“你做什么……”话还含在嘴里,男人已急速上前,抱住她顺势便压在了梳妆台上。
    “赫连珏你在作什么,还不放开我?”
    一只铁臂环握住结实的小蛮腰,高大的身形强势的包围住了她,另一手便勾起愤然的小脸,长指完全掌握住她的雪颜,“沫儿……”淡淡的呼唤,竟然像千斤般沉重。
    “珏,你怎么呢?”这种沉重且带着异彩的神情,是苏沫从未见到过的,对于赫连珏她有一种比朋友更加亲密的感觉,适才的愤然渐渐平息,有些不适他凤眸里的异彩光芒,似乎很有摄人心魂的魔力。
    凤眸突然一眯,带出一丝戏谑的光亮,在苏沫未反映之前,一股大力覆了下来……苏沫胸腹间快为之窒息,刚刚张口呼气,冰凉温湿的软唇立即覆住她。
    只听得到梳妆台上掉落东西的声音,哐哐铛铛……漏*点来得太快太猛,低吟柔媚的嘤呢犹如天露甘泉一般,渐渐滋润了他的疯狂;心底赴出涓涓柔情,让人动容……又不忍。
    她应该拥有更好的对待……
    赫连珏渐渐拉回理智,急剧的喘息,柔情的动力带起更多心颤的感觉,“沫……我……你…你不会被我吓……”想要说些温情的话,却在看到她的左胸上重叠的印记时,哑然无声。
    仍带着火热的嗓音,磁性而吵哑,苏沫同样喘息不定,泛着红潮的小脸全塌在他怀里,难为情的平复着羞人的气息。再不想承认,却也明白不过,她确实不讨厌赫连珏,若适才他没有理智停下来,恐是他们早就……
    心底立即生出自责,她不应该是一个随便的女人,难道这当真是一时漏*点吗?
    “呵呵……都怪你长得太帅了,你别再这么对我,不然……”苏沫推开他,手上不停的扇着风,灼红的小脸故作坦荡随意,一时冲动……一时冲动……
    凤眸立即微掩,遮过她明亮大方的注视,有股子莫名难受冲进心里,使他一对凌眉锁得死紧,那是一圈牙印,对她来说是什么身份的人,才会在那里留下痕迹?
    苏沫推他,赫连珏会意的让开,两人都低头整理着凌乱的衣衫,苏沫不自觉就笑了起来,“这像什么?偷情么,嗤……”心里乱蓬蓬的,她自我调侃的好笑,以为这样会不那么尴尬。
    “真有这么好笑?”沉重的语气,冷硬的目光,立即让她故作坦然为之破功,苏沫看着带着受伤的凤眸,渐渐怔在当场,嘴上张了张,脑海里滑过很多的念头,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她不愿意被轻易抓住,只相信日久生情,情却是要真真切切的那种,而早就认定不会有结果的关系,他和她一次次的亲密……这又要如何解释?此时,对赫连珏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心情,连她自己都理不清楚。
    “你很帅,家势也好,其实待人也不错……”只要被你认定的人,一定会如保护赫连府那样保护着她,苏沫还是了解赫连珏的,但是……“但是,我们似乎……”
    “嗤……”赫连珏突然轻笑了一声,又露出先前那抹戏谑的亮光,“女人,今天耍够威风了吧,你怎么就不要那匹追风呢,笨死了你……”
    赫连珏边说边勾起她的小蛮腰,面上慵懒而洒脱,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苏沫却不信直直的看着他,似要从他的脸上找着什么,最后是无果,反而让她自己觉出一丝愧疚,很是莫名其妙的感觉。
    给读者的话:
    再不过偶偶……唔删了很多了,过吧苍天……
    正文 第167章纷乱的心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7 本章字数:2282
    想起赫连夫人的脸色,苏沫决定第二天便去赫连府看看,总觉着安抚赫连珏的长辈,对她来说有一份莫名的责任在里头。
    当夜赫连珏也宿在府里,好妹伺候着人休息后就回房,欲言又止的看着苏沫。
    “想说什么就说,我听着了。”
    好妹想了想,也就说出心中的担忧,“小姐,你……你与姑爷有三年之期,就算你们再怎么忍不了,也应该克制一下下啊,要是常常这么……这么在一起,和表小姐一样有了孩子可怎么得了哇。”
    今天的情形好妹全看在眼里,而且他们亲热她就站在门外,那屋里嗯嗯暖昧的声音,羞死人了,却不能离开,生怕有下人经过听到什么,那对小姐的生誉可太不好。
    “呵……哪有那么容易……呃我是说我们不会再那样,谢谢你替我担心。”这种冲动……真的不应该一再发生!
    苏沫坐于梳妆台前,手上轻轻解开衣襟,玉莹般的脖子上全是深浅不一的吻痕,一股燥热突然就包围住了她……却在看到左胸上那块牙印时,那里似乎有新的红印盖在上面,立即像一桶冷水从头顶泼了下来……
    “他……他发现了……”
    分隔线
    赫连府中,苏沫带了许多礼物送给了长辈们,先是在婆婆跟前说了会儿话,打听了一点内幕消息,赫连老夫人果然是因为她,一个不守礼教的孙媳妇,总是撺掇着赫连珏做“坏事”,那输了一万多两的赌债就是代表事件,所以她岂能逃过赫连老夫人的责备。
    只不过这老太婆也怪了,为什么总是拿她身边的人开刀,让亲近的人与她不舒服,却不会直接来难为她呢。
    这会儿在老夫人房里,赫连珏陪着老夫人话家长,也难得有这么个爱找事的老太婆,非常有磨人耐性的作用,就看这赫连珏在老夫人面前,简直乖的像只小白兔。
    “以后你做事可得思量着点儿,虽然陪点银子没什么,但对我们来说最要紧的是颜面……”老夫人总是绕着这个说,有意无意的就看眼喝茶装傻的苏沫,“不要别的什么人一挑唆你就浑了头,男人就应该有自己的主见。”
    赫连珏含笑说,“奶奶,你放心,孙儿就浑这一次,看把你气成这样,孙儿又怎么再敢乱来。”老夫人立欣慰的啪了啪他的手,对他点头笑道:“对了,这才是我的好孙子。”
    “奶奶,你不仅有个好孙子,还有个好孙女呀,你看我身上这件新衣就是景儿做的,父亲与母亲都穿上她做的新衫子,奶奶的呢,不如也穿上如何?”
    老夫人面上一沉,没有了声音,苏沫反射性的注意起她的神情,只见那沉暗的脸色突然漠然不已,这与苏沫的意料差的天远,难道这老太婆迷信得痴了,对景儿的出生时间还当真在意不成。
    “她若一个人呆着无事,便让到这里来陪……”顿了下,险险咬住想好了,却又说不出的话,就看眼身边的雪娴,转了口说,“就陪陪雪娴吧,两个姑娘年纪相当,应该有说不完的话才是。”
    雪娴点头称是,蹙眉看了眼明显不快的赫连珏。
    老夫人见孙子又要说这茬,便突然插话问起冷眼旁观的苏沫。
    “这些时候都有人在我耳边说你的事,其实我真想知道你那三年之期是什么目的,可否开诚布公的说于我听听呢?”
    殃及池鱼!苏沫眼中生险,呃了呃,又看了眼赫连珏,只看他含笑的看着她,这是那日亲密过后,他一直面对她的神情,每次都会让苏沫生出愧疚感觉,却是明明她没有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才对,可心里就没来由会这么想。
    “苏小姐怎么了,在想什么呢,怎么不回答我的话呢?”老夫人不快的说道,“难道当真有什么说不出口的吗,我可不信你单纯的是为你父守孝而已!”
    唯一的借口已被她驱逐出去,这要苏沫如何回答。
    老夫人见她半天说不出话,便眼上一怪说,“我不管你这三年之期目的如何,反正我的孙儿不能没有人服侍,所以我已决定了,大年过后雪娴便会被收进房,最好就那元宵节吧,那天喜庆,大伙都好久没有一起乐呵乐呵了……”
    老夫人讲的很欢喜,一点也没有过问两个当事人的意见,苏沫心里虚了一把,幸好她没有这么武断的长辈管束,什么事都让别人管理,她可受不了,听着老夫人的话,自觉跟自己关系不大,苏沫便又低了头,缩着脖子,一点也不想惹到这老夫人。
    而她的淡然的神色,却让老夫人眼上生了怒,只是掩饰的很好,语气一点也没有变,她就拉着雪娴与赫连珏的手说。“你们觉的呢,奶奶这个安排怎么样?”
    赫连珏淡淡含笑,只说,“奶奶为我做的当然是最好的安排,孙儿又岂能有什么意见呢!”老夫人立即满意的点了点头,睨了眼突然就抬脸的苏沫,老眼生出一丝晶亮的光芒,只又对垂着小脸的雪娴问道:“雪娴丫头你呢,有什么意见不妨直接告诉奶奶。”
    “老夫人……”
    “怎么还叫老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