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老夫人……”
    “怎么还叫老夫人,和珏儿一起唤我奶奶……”
    她们说了什么,苏沫没认真听,一双大大的上眼睛只看着赫连珏,目光复杂的像一团乱糟糟的蜘蛛网。
    赫连珏却含笑的看着雪娴,清美的女人却有另一番妩媚风情,他似乎眼睛都有些直了……
    男人!
    苏沫突然心里很不舒服,立即就转开了脸,这时老夫人又问起苏沫,“苏小姐,我这样安排,你应该不会有意见吧?”
    苏沫看着面前的三人,她们都含笑看着自己,一种说不出的捌扭很难受的泛出心底,这是你们的事,爱嫁谁嫁谁,爱娶谁娶谁,关我何事!
    给读者的话:
    166 一直审核未过,不知道这章过了,那章过得了没,唔……
    正文 第168章嫌隙顿生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7 本章字数:2463
    “苏沫,我送你出府。”苏沫自觉没什么意思,于是中午刚到就要回府,老夫人到也不留她,这时她刚走至府门时,身后赫连珏突然唤住她。
    秦芳已驾好马车候在门口,苏沫便对赫连珏说,“我有护卫,就不劳你再跑一趟,大年快到了,你府里应该也挺忙的,有空闲时多帮帮婆婆打理府中事宜吧。”
    赫连珏含笑说,“母亲是个能干的人,每年府里大小节庆都是由她打理,再说今年不是还有雪娴帮忙吗,我想她是用不着我这里。”意外的深看了她一眼,又淡然轻笑一记。
    这么开心么!一股不爽就盖上头,冷笑道:“那也用不着你来送,我想珏也应该为正月的婚事操心吧,毕竟看老夫人的意思,是要大办特办一番了,你这个准新郎岂有不当成一回事的道理,若再因我而忽略了新娘子,沫儿可不敢再见老夫人了。”
    清冷嘲讽的口气,带着一股子明显的不舒服。
    赫连珏淡笑一眼,脸微一沉,看起来似乎是想着正月纳妾的事,便又说,“这也是个道理,你还没有进府,就被奶奶嫌弃确实不妥,那我……那你就走好,若有什么事便来找我就成。”
    进府,谁说我要进你赫连府!
    苏沫几大步朝马车走近,大声干脆的回道:“行,有事我一定找你。”
    突然一股阴霾立即闪进凤眸,冷厉的俊颜哪有一丝欢喜的意思。“那这段时间,你便找吴王殿下教你练箭吧。”
    刚上了马车,就听他这声喊过来,心里一股子恶气直冲眼,深呼了口气压了压恼意,这才转身看着赫连珏。
    “既然这么忙,连公公那么看重的比试也顾不得,那也就莫在担心我的事,相信除了你,还可以找到很多帮助我练箭的师傅。”淡淡的语气,却深含着不悦,苏沫自己没有发现,存着心事的赫连珏也没听到这一层。
    “沫儿且莫生我的气,你也知道现在我有事在身,奶奶的心意,我却不好拂了去,只望她老人家能开心最好。”又说,“既然吴王要教你驯马,我想箭术一并教了也算两全齐美不是!”他到像是解释,但听到苏沫耳里,却是扎扎的撇气,小脸一转只说,“我走了,后会有期!”
    马车咕噜咕噜的滚在地面上,就像她的心情一般,起起浮浮,莫名其妙的很生气,心里烦透了,拔开车帘子看着很有年味的大街。
    大红的灯笼挂满了街,商铺店子全是翻修的崭新。街上的行人特别的多,挤挤攘攘大包小包的购着年货,做买卖的小贩长声吆喝着,吵吵嚷嚷的争着客人,都显得很是殷勤和喜气,呈现出非常热闹的景象。
    时不时便有烟花爆竹的啪啪声,偶尔还有孩子们的年节歌传来……
    二十三祭灶天,
    二十四写朕对,
    二十六割年肉,
    ……
    初一初二磕头儿,
    初三初四耍球儿,
    初五初六跳猴儿,
    ……
    “过个大年,就要忙乱半年,呵呵……”苏沫瞧着笑呵呵的说,心情渐渐阴转晴。秦芳听闻她的笑声,突然就附和她说道:“确实很忙碌,从腊月开始就忙年事,一直到过了元宵,这年才是过完了。”
    元宵……苏沫听到就扎耳,立即就绕过心里不快,只说,“秦芳你在京城呆了多久了,可曾想着回家去?”
    大团圆的日子里,就是亲人相聚的时刻,可是对苏沫来说,似乎没有要相聚的对象。
    秦芳只说,“来了五年了,一直没有回去,大概明后年能回去吧。”
    听闻,自然明白他的心结在哪里,于是便说,“秦芳,我难有一个可信的人做事,待平了府中的纷乱,我一定向义父推荐你再入仕。”
    “是小姐,谢谢你。”
    苏府里的年事,苏沫全交由绿珠打理,原先到没看出来,这个绿珠管家到还真有那么一回事,在这段非常时期,确实为苏沫帮了个大忙。府里的事常听好妹说起,下人们的谈资自然是围着绿珠与萧氏打转。
    自从苏沫决定她二人一起打理苏府后,萧氏明显的心不在焉,于是府中很多事都让绿珠渐渐接手,但同时萧氏又会在言辞上打压绿珠,绿珠又因小产之事一直对萧氏得理不让人,这婆媳二人之间的关系彻底瓦解。
    府里暂时安定,苏沫便也有时间做自己的事。
    “慈善会”就像一颗长满刺的果实,不小心处理它,便会扎手得疼,剥开外壳里面的果实却是香甜醉人,会招惹一堆垂涎的苍蝇围攻,苏沫早有这层准备。
    今日吴王燕峥便来邀请苏沫于皇家围场溜马,对于这位突然变脸的王爷,苏沫与他相交自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看吧,我就说太笨了,根本就配不得这么好的马,燕峥你还不信!”溜了几圈,苏沫都是小心翼翼的跑跑,到不是怕摔着哪里,就是手上拿着马鞭子,一点也不敢打着马屁股上,这不是宝马对不,还“帝王马”……怎能有一点损失。
    “下来歇会吧,看你满头的汗。”
    燕峥骑的是纯黑的逐日,苏沫是一匹雪白的追风,后来听燕峥说才明白,这两匹良驹是一公一母,是燕皇千辛万苦弄来产子的,幸好当初苏沫没要,不然为这马,这事非肯定不少。
    皇家围场,是一遍野生的林园,占地很广,林木和草皮都是由人专门精心照顾的,听燕峥说这里还专门伺养了野物,每年年初时,燕皇都会带领族中子弟射猎,这里便也是正月里,他们比试的场地。
    “听说,赫连珏要纳小妾了……”两人牵着马缓缓的走着,享受着这难得的阳光和大自然清新的空气。
    苏沫轻笑了一声,好笑的对燕峥说,“果然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呀,只是没想到你也是个爱八卦的主。”把马绳丢给随侍的下人,她便从另一个下人手上接过巾子拭手,又从下人手里护托盘上摘了两颗干果子丢在嘴里,笑眯眯含糊不清的说,“和你一起溜马,果真有利可图,可得常来邀我哦!”
    燕峥很意外的亮了下双眼,同样把逐日交给了下人,正待说起什么,突然他们身后传来喝马的声音,马蹄声响亮彻耳,那马上的骑士一身银亮的斗蓬,随风扬起再熟悉不过的强势风头。
    正文 第169神秘人是她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8 本章字数:2253
    “是她……”苏沫想起此人确实熟悉,那日灯会便是这人纵马踩伤很多百姓。
    尘土飞扬间,银衣骑士身后还有一人,此人竟是李达升,吴王燕峥见此,凌目微眯,冷厉尽显。
    银衣骑士打马至他二人跟前两步距离才勒马,一声长声马鸣响起,这时李达升追赶上来,他只笑着对银衣人说,“你果真厉害,在下甘拜下风!”
    “呵呵……我喜欢识实物的人,李公子非常与众不同呀,呵呵……”高扬的笑声,竟是充满娇媚的女声,苏沫惊讶之余,又有些了然,那日便看到她生一双小脚,定是个姑娘了。
    “吴王殿下,幸会幸会!”银衣女子突然燕峥一拱手,坐于马背上却是一动未动,带着一股子居傲的气焰。
    冷肃的俊颜上露出一分淡然,轻笑了一记,燕峥也沉声道:“姑娘,与本王可真是有缘的很。”深意的看着李达升一眼,其中冷光泛出更盛的凌厉。
    李达升自然知道不应带不知名的人进皇家围场,但也就是听说这二人在此他才会这么做,他有他的目的。
    邪佞的看着面前二人,李达升先就翻身下马,对银衣女子说,“高云小姐,你既与吴王殿下熟识,也与在下相交一场朋友,可否以真面目示人呢?”
    李达升也不知道这银衣身份?苏沫都怀疑,何况是沉浮很深的燕峥。而李达升却坦然面对他们质疑的目光,淡淡含笑的只对上高坐马背上的唤高云的神秘女子。
    他确实不识她真面目,与她相交不过是共同盟利而已,她开出的条件果真很诱人呀,当然更听说过,吴王燕峥也与这人交谈过,于此才会与这个叫高云的神秘女子一起出现在燕峥面前。
    “呵呵……到不是我不愿意以真面目视人,只不过……”素手一扬,扯掉了头上的斗蓬,外面笼罩的银衣立即滑落下来,一身洁白似雪的异族装扮展现三人面前。
    不是燕国女儿家的纤细玲珑,她身材高挺健美,有一股子原生的野性之美,一身雪白的衣衫却又露出女子的妩媚风情,半遮面的额头是健康的小麦肤色,一双狭长的单凤眼竟与赫连珏的桃花眼不相上下,有股子勾人心魂娇媚之色。
    清朗的笑了一声,素手已摸上耳际的面巾结,似要立即揭下这层神秘的薄纱,就连苏沫这等女子也有了一窥芳容的冲动,如此野性十足的气质……到底会是怎样一个魅诱的容颜。
    便听她继续说道,“只不过,我阿妈讲过,看到我容颜的第一个男人,他必需娶我,不知各位可是有这份心思?”
    这一说,到是让几人都滞了滞,这才从她魅诱的凤眼里清醒过来。苏沫正想,若看了不娶,不是要杀了男人吧,想不到她还真这么说。
    “若是看了我的容颜,而不娶我的话,那我就得杀了他,至今算算,死在我弯刀下的臭男人刚好九个,可惜哦,我本想凑齐十个这整数的,呵呵……”
    吴王燕峥面无表情的冷冷一笑,便对她说道:“高云姑娘似乎是草原上的人,却不知与李公子是何关系,竟然直接进到我皇家围场来?”
    周围全是吴王亲率的护卫,一听主子这么讲,立即摆开阵式对上高云。苏沫惊讶不已,草原上的人,岂不就是胡人。虽说皇上传旨要善待流落在燕国的胡人,但是这来自草原上的神秘人……到是说这女子胆大包天呢,还是说燕国自视过高,对她竟然没有一丝戒备的意思?
    高云似看了什么好笑的事,咯咯直笑,笑得燕峥眉毛都直了,就听李达升解释的道:“殿下,你也与高云相交过,先前并未在意她的身份,此时怎么又计较我与她相交有异,难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一看这二人有相冲的气势,苏沫立即就打圆场的说,“哎……殿下,你不是被人姑娘激一激就生恼了吧,这位高云姑娘一看便是直性子的洒脱之人,咱们何故非要一窥美人真颜呢,只要兴趣相投,便是朋友了不是!”
    事非不想惹,故而只要没她在跟前,管他们如何争闹,那有她在场,自然得尽量化解。苏沫如今要的就是明哲保身之道。
    半遮面的高云似听闻她如此说,立即掩过笑声,直直的对上苏沫,而苏沫只含笑友好的点头示意,一丝异样的神色也没有。
    燕峥与李达升互攻一眼凌厉之光,在燕峥手一挥时,周围的护卫立即消散下去,李达升便也消了厉颜,淡淡含笑的对苏沫说,“苏小姐好能耐呀,到是与谁在一起……谁都会护着你,又听你的话,呵呵……”后声是暧昧莫明的调笑,苏沫只觉他就是个人渣,总是把人往歪处想。
    这时仍坐于马背上的高云说道:“那日已与你燕国的大将军之子较量一番,旗鼓相当没什么玩头,今日难得碰上吴王殿下,如何?咱们也跑一场怎么样?”
    苏沫听到她这高傲的口气,立即不舒服的低下头,不说她的技艺是否高过赫连珏,单就她那纵马踩死无辜的百姓,就让她实不能恭维这神秘高云小姐的能耐。
    “牵马来,本王便与你较量一场。”燕峥所有注意力都在高云身上,这个异国女子的到来果然不简单,她竟与李达升相交……太子,哼!
    二人勒马飞奔,比试之际,苏沫便滞留当场,只做观众而已。而李达升却也未参于二人之中,到是立在苏沫跟前,一时就盯着人,似乎出了神。
    苏沫一点也不想与他相交,周围有燕峥留下的护卫,她到也放心的很,便让下人搬来了一张椅子坐下来,手里抱着装满干果子的盘子,悠然的享用起来。
    “听说赫连珏要纳小妾,但看苏小姐却一点也不在意呀……”
    大眼微一闪,到是谁都知道了现在,没看李达升一眼,只是抓把干果丢在嘴里是咬得咯嘣的响。
    正文 第170章忠义慈善会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8 本章字数:2778
    李达升打远看了眼比赛中的二人已无踪影,就走到苏沫跟前,“他既知你我不和,却单留你在此,看来苏小姐的功底还不够,把握男人的心思还不到家呀,呵呵……”
    大眼立即生怒,冷冷的睨了他一眼,“我不想听你说话,偶然相遇却难免,你既说你与我不和,那么就当彼此不存在不是更好,何故说些下贱的话讥笑人。”
    牙尖嘴利的女人他是领教过的,李达升被她的攻击却不怒反笑,“这下好了,我还以为是对牛弹琴,原来苏小姐本尊在这里呀,呵呵……”
    他渐渐走近苏沫的座位,自是惹得她心火难耐,于是拔身起来,托盘丢给侍在一旁的下人,并说,“转告你们主子一声,我先走一步。”
    “苏小姐,我是好意提醒你,再与他相交下去,受累的可就是你自己。”
    苏沫却恶气的想着,你不就是要破坏我与周边人的关系吗?想孤立我?哼,你太子一党尽出贱招!
    这时秦芳过来接苏沫,便听到李达升最后一句话,沉敛的剑眉猛得锁了起来,对上李达升的目光时,李达升邪笑的向他比了个射杀的手式,冷毒的目光一直留在秦芳的心底。
    而气呼呼离开的苏沫,却一点也未查觉。
    #分隔线#
    李达升是兰桂坊的常客,而如今这高云小姐也宿在这里,他与她相谈甚欢,酒过三巡他才满意离开,走出兰桂坊呼出一口闷热,转头望了眼二楼已熄灭烛灯的房间,嗤……高云,又是一个美丽且很聪明的女人,你今天到底与燕峥又说过什么呢?
    这时接他的下人上前来,在他身前躬一礼说,“公子,他来找你。”听闻,李达升脸上一肃,直眼望进马车上的人影。
    他赴进马车,便厉声道:“不是命令过你,无事非要与我联系吗?”
    有低沉的声音响起,“禀公子,她们已准备就绪,有点急燥,直问何时才是下手的时机。”
    “时机……”低低溢出来,李达升似思着什么,突然轻笑一记,“就让她过个好年吧,你等且不能打草惊蛇,她附近的人可没有一个好惹的。”
    “是,属下听令。”
    立即有一抹黑影飞出马车,不时便消失在黑夜里。
    皇宫里,燕皇正于书房,他的贴身禁卫,正接到一纸飞鸽传书,细看完毕,便向燕皇禀道:“圣上所料不错,苏小姐确实成为炙手可热的对象。”
    燕皇淡淡笑了笑,放下手中奏折,又一眯眼叹了一声,“朕的几个儿子,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呀。”
    看了眼心腹禁卫,“马祯,还有什么?”
    禁军统领马祯,立即回道:“那高云的身份已查明,是草原三大部落之一,阿布诺的掌上明珠,草原上最美丽的高云公主。”
    燕皇沉思着眼,手上翻动着刚送上来的奏折,高云公主来燕国,如今看来是没有人不知道,这章奏折是卓一然暗送进来,是一份匿名奏章,弹压的是右相府的公子李达升,与高云公主私交过盛,威胁到了燕国的安危。
    “马祯,你立即把这封秘奏送于吴王府,让他代朕批阅这本奏章。”燕皇眼底泛出一丝怒意,啪一声把奏章扔在案桌上。
    #分割线#
    苏沫闭关三天,把慈善会总体规划清楚,命名为“忠义慈善会”。有了个大概规划,苏沫便来华荣公主府呈给长公主过目。
    “忠义慈善……呵呵苏小姐,这名字倒是有什么说法么?”华荣公主于正厅里接待苏沫,年底了,她的女儿安甄公主也会回府陪着她,今日也凑巧得很,赫连景儿也在公主府玩。
    “忠义二字自然是取其字眼的意思,‘忠’是说慈善会必忠诚于我大燕皇室,‘义’在这里其实是‘有义气’的意思,而我的解释是慈善会必对百姓存有仁义之心,而打理慈善会的我们,便是义气相投,只有一个目的,万众一心为穷苦百姓而服务。”
    华容公主立即就赞道:“这会名取得简单又明白,人们一看便知其含意,苏小姐取得可真是好,呵呵……”是好,忠于圣上那是最中之最,苏沫未被喜悦冲昏头,确实是个可造之材。
    苏沫坐于长公主的右手一边,这时安甄与赫连景儿正在看她写的规划总纲,赫连景儿忍不住笑了一声,“苏小姐这写的什么呀,一个个字活像是木偶人儿,嘻嘻……”
    安甄立即扯了下她的袖子,示意她莫要轻狂笑人,“你说什么呢,苏小姐这手字也是难得了,总比那些不识字的小姐好太多不是。”而赫连景儿小声天真的说,“可与公主和我却没得比了,要换我是这种功底,肯定不敢拿出来献丑了。”
    苏沫赧然一笑,对华荣公主害羞的说,“我确实不擅于这个,这一手烂字,早就被义父训过了,只是一时都没有时间练习,不过倒还是个个清楚的很,长公主殿下先将就着看可成?”
    华荣公主含笑着说道:“人哪有完人,像苏小姐这般精明的姑娘已是少见,若事事都拔尖,又怎么显得出其他姑娘的光彩不是,呵呵……”笑扫了眼安甄与赫连景儿,这两个小丫头说话就是太生硬了点,比起圆滑的苏沫确实还差一截。
    安甄也笑道:“苏小姐这大纲写得也不错,不过却比不得你那会名来得好,呵呵……看来苏小姐果真是一个小心的人,难道有我与母亲协助于你,还会存有担忧不成,倒是明白的在向父皇表明心际了,呵呵……”
    苏沫干干一笑,拿了茶杯喝了口,以掩饰脸上的尴尬。其实她是一点也不想有这两尊大神参与,说是协助其实更多的是监督才对,只不过这安甄公主的心意,却不像与长公主同心,她代表的是太子一派吧。
    苏沫其实只在脑中一晃,便有了好的主意,就对华荣公主说,“圣上虽说把这事交于苏沫打理,但像我这种十几岁的小丫头实是见识太浅,我想这会长还是由长公主担任比较好,一来可以直接代表圣上施善,二来更好领导底下做事的人。”
    华荣公主笑道:“这可不成,说是协助那便是一旁协助,岂能代替你的位置;这不是有违圣意了吗,这会长非要苏小姐来当才可,我与安甄到只可从旁协助你。”
    “公主殿下,这……”苏沫眼里一换,露出难作的眼神,突然想到什么,就又说,“那长公主殿下就担任名誉会长的头衔如何,这可是咱们慈善会的精神所在,也只有您才能代表圣上的天恩呀……”
    华荣公主会意的点头,笑着说道:“这到是好,若真要我做事,那可就太难为我了,名誉会长我便担着了,呵呵……不过下面的事,以后可得你这个真正会长用心打理,看你也是主意挺多的人,这大纲也总结的不错,以后若是有事都可来找我。”
    “谢公主殿下,我一定会打理好慈善会,绝不辜负圣上的期望和您的支持。”苏沫高兴的起身一拜,这下她睡着都可以笑醒了,呼……
    坐于一旁的安甄冷笑在心底,这个苏沫果然像只狐狸,有代表燕皇的长公主称头,只用一个虚有的名声笼络人,她苏沫往后的道路肯定会越走越平坦。
    正文 第171章惊天秘密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8 本章字数:2337
    苏沫从长公主府出来,便碰到正进府的太子。赫连景儿似早就知道他会来,已然咯咯笑着从她后面跑了过来。
    “太子殿下,你来了。”小女儿春心荡漾,两朵绯红的云彩立即飞上娇俏的小脸。太子一脸痴迷,眼中只有跟前的俏丽女子。
    安甄本意是要留苏沫玩乐,不过苏沫以慈善会的事推拒了她的好意。她非要走,安甄便也不留她,最后只说,“本来赫连珏也会过来,想留着你下来,可是苏小姐实在太忙了,那就趁下次机会,咱们再一起聚一聚吧。”
    苏沫会意含笑,只说下次肯定还有机会,便形色匆匆的离开。
    现在,她一点也不想碰到赫连珏。
    慈善会便要立即着手来办,目前又是大年时候,那些个贵夫人们到是都像热心的很,不过各家都忙着年事,于是真正着手规划的人也就苏沫。
    好妹见她一忙又是到了深夜,心疼她的身体,冬天夜里可是冷得很,没有她在一旁照顾,怕是这人冻僵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