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4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妹见她一忙又是到了深夜,心疼她的身体,冬天夜里可是冷得很,没有她在一旁照顾,怕是这人冻僵了都不自知。
    “小姐,你一直写写画画的,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忙完呀,这都大年了,别家里的主子可正是玩乐的时候。”晚间时左相府差人唤过苏沫去吃晚饭,可能是刘夫人想她了,不过苏沫全给推拒了去。
    “这慈善会一成立,也得让平安巷的人过一个好年不是,时间太晚了你先睡吧。”
    好妹叹口气,加了炭火,就着小圆桌打起了瞌睡。肯定是睡不好,迷糊的又说道:“小姐,你到忙着这个,府里的事你也不管了吗,知道不,那个朱家小姐,还是常常来府里玩,大家都说她和大少爷的好日子不远了。”
    苏沫笔上微一顿,就问道:“老易呢,这几天没到府里找我?”
    到是想着老易,老易隔天早上便亲自来找苏沫,带来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就说这朱家太奇怪,原来是萧氏的帮凶,哼!”苏沫气愤不已,原来萧氏所贪污的家财全换成了银子存在了朱家钱庄里。
    “大小姐,姑奶奶做事很小心,她是用假名开的户,所以我才一直未打探到确切的消息,这次若不是朱家柜上辞了人下来,还真是找不出她的破绽。”
    苏沫也听说过,年底了,许多势利的商家便会辞退一部分小工徒,以减少年底的开资,这一来肯定让这些人心生怨怼,所以老易才能从中打探到消息,只是这朱家也太得意忘形了,这么机秘的事竟然让辞退的工人也知晓。
    “府里的生意可还能维持下去,老易你应该知道,我们柜上绝不能做出这样的事。”
    老易自然是明白,慈善会才拿在苏沫手里,她府里若此时辞人,这对慈善会和苏府都会有不小的负面影响。
    “小姐你放心,生意上的事全交由我打理,绝不给你出纰漏。”
    苏沫欣慰的点了点头,她其实都不敢问老易,在面临一个空壳般的苏府,他又是要如何给下头人发放年终奖金。
    此时苏府的难堪,使苏沫的心情都糟透了。
    “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知道她把银子都放在朱家钱庄,但是没有取银的凭条,我们如何光明正大的要回银子。”朱府要朱春艳天天上苏府,自然对萧氏的事了如指掌,这般好的买卖,想那朱府也不会好心的揭穿萧氏之恶行。
    “其实办法很简单,只要找到姑奶奶手中的取银凭条,任那朱府也不敢不给银子。”
    确实简单,却也不容易,萧氏与苏沫已如水火不容,这凭条?难道去偷出来不成?这个“偷”字让苏沫难为,老易看出她的迟疑,便说,“她亏空你的家财,这就是犯法的事,如今你使法拿回来,不追究她的责任,已是对她很是宽厚。”
    苏沫明白这点,她所迟疑的是自己并非苏家大小姐本尊,这个“偷”字岂不让她歉疚。不过她也非迂腐之人,重生在苏沫的身上,她便是苏沫本人。
    老易见她肯定的眼神,便坦然一笑,对起门外的人唤道:“你可以进来了,大小姐有很重要的事交由你去做。”
    苏沫诧异的看着进房的秦芳,笑了下说,“你们二人何时在一起的?”其实她更想问,老易何故会轻易相信秦芳?
    见老易与秦芳都是一副坦然神态,苏沫便压住心头刚起的怀疑,只说,“秦芳去偷么?”好笑的看了眼正直的手下,秦芳总是沉敛的面容,此时也透出一丝丝尴尬之意。
    老易说,“不是偷,是拿回本是小姐你自己的。”
    “我的?确实!”苏沫一想便又说,“这事咱们得好生计划一下,最好来个里应外合最妥。”老易与秦芳通通一副疑惑的神情,苏沫笑了笑,想起那个不够坦诚的女人,绿珠。
    绿珠应命来到苏沫房间,这段日子以来,她的身子越加清瘦不少,面上的肌肤透着干黄,就是用再多的脂粉也难掩过憔悴神色。
    苏沫坐于小桌前,直直的盯着面前使终垂头女人,“萧氏在朱府存了一笔不小的财产,你不可能不知道。”
    听闻,绿珠惊骇的瞪大了眼,看着苏沫想要解释,苏沫立即手一挥,不想听她多说,沉着脸只道:“那是我苏府的家产,她岂能拿得走,你与她早就不和,又如何享受的了,但我念在你一心为萧长亭打算的份上,可以原谅你的不坦诚,不过若要继续这种高高在上的日子,你必得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绿珠此时犹如被剥了所有衣衫,她最后一丝为萧氏着想的念头,被苏沫一一打消。萧长亭与朱春艳在一起,唯独她一人,岂能不为自己着想,越发显出人老珠黄的女人,她除了抓紧眼前的东西,还有何退路。
    “我要你与萧氏和好,做回你的老本行,服侍她,当成主子一般的对待……我相信我要的东西,她这种人肯定会藏到非常隐秘的地方,你的目的就是找出它,并且不能打草惊蛇,若让她看出来点什么……”苏沫危险的看着她,“绿珠,失去孩子的痛苦,你终身难忘吧。”
    正文 第172章派物资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8 本章字数:2214
    腊月二十六,燕皇就“封笔”、“封玺”,停止办公,要在正月初一的大典上才会重新“开笔”、“开玺”。
    也是同在这一天,苏沫第一批慰问品送到了平安巷,这一天各家夫人都放下府中的事宜,一心铺在了慈善事项上。
    看着长长排队领粮领物的百姓,苏沫心中自是感慨万千,也是在这一刻她才有歇息的时间,这些高贵贵族的夫人小姐们,均是挽着袖子派粮派物,在华荣公主坐镇下,大家都有条不紊的分发着物品。
    边不时会传来平安巷百生们感谢天恩的心声,自然是少不了这些贵夫人们故作的体贴之意,虽然是表现给人看的,但总体来是达到苏沫的目的,她及平安巷的百姓都是感激不已。
    燕皇便装出行,赫连将军和贴身禁卫马祯随侍。
    三人立于众百姓的身后,燕皇含笑的看着周围欣喜的百姓,又看着红眼含泪的苏沫,不断的点头说道:“这丫头做的好,非常好。”
    赫连将军又瞧了眼苏沫,欣慰的说,“这还是皇上圣明,若不是您的支持,就凭她一个小丫头,如何做出这等成绩。”
    “小丫头?呵呵……你可别小瞧了她。”燕皇回身边离开,边含笑道:“能有这份认知,并且引起这些高贵之人的共鸣,对这些贫苦的百姓伸出援助之手,这份带动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
    赫连将军脚下微一顿,突然感觉苏沫倒像他这种领兵打仗的将军,只是要操控好这场战斗,却是比他们这些打硬仗的将军更难更危险。
    “这也不是她一个人的功劳,长公主与安甄公主可是出了不少力呀,没有这两位殿下协助,就靠苏沫也难成大事。”
    燕皇深笑的看了赫连将军一眼,“怎么?是替她保驾护航了不成,哈哈……你呀……”燕皇大笑的指了指他,就说,“朕不仅看好苏沫,而且要保护她,不光是她的安危,还有她所面临的困难,这个苏沫朕是越来越喜欢,给你的儿子作媳妇儿,朕都有些不愿意喽,哈哈……”
    赫连将军是再一顿脚,面上立即猛一沉,苏沫确实越发出众,但她的命运只掌握在皇上的手中,此时能得到燕皇肯定的口谕,赫连将军自是为苏沫欣喜,但是这皇上后面这一句话……可能吗?
    而跟于他们身后的却是吴王燕峥,这里人流又多,适才离得如此近,也没有让燕皇等发现。
    “殿下,苏小姐在那里,你是……”达鲁提醒着主子,今日来便是来看苏沫,只是偶然发现便装出行的皇上,故而一时耽搁下来。
    燕峥面上非常沉,由达鲁所指的方向看到忙碌中的苏沫,这样一直素着脸,却在人群中总是发光的女子,犹如一颗明亮的星辰那么耀眼。
    “殿下,你不过去吗?”达鲁见他不动,便又问了一声。
    “她身边吗?”让她站在自己身边吗?燕峥眯起凌厉的黑眸,重重的看着苏沫,清丽的容颜,窈窕的身段,俏皮个性的说话,聪明独立的女人……似乎在这一刻,他才真正看清的苏沫。
    而父皇话中深意……可能吗?他也如此问自己。
    “待本王想清楚再说,现在先去兰桂坊会一会美丽的高云公主。”燕峥不进反退,转身便离开,达鲁莫名其妙的看了眼苏沫,这人就在跟前,早先不是一直念着要见她么?
    慈善会派发物资一直持续到下午时间,这时已接近尾声,苏沫才在人群中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阿青,快过来,到我这里来。”
    阿青眉上立即锁了一下,便看了眼周围的人,都是羡慕他能与慈善会的会长熟识,很自然的人群中就让出了一条道来,阿青脸上绷了绷,顿着脚半晌不动,最后还是在苏沫殷勤的目光中走了过去。
    “小子,你还在生那天的气不成,知道我在这里,怎么也不过来找我。”苏沫扯着人就到后面空地上说话。
    阿青手上捏着空布袋,清秀的小脸全是难为情,捏了又捏袋口,才道:“那天是我不对,那位少爷说的没错,大小姐能来帮我们,我们当然应该感谢的,所以……”
    没等他讲完话,一个定子便敲在他头上,“别在那里所以了,反正也不是你真心话,我不要听,这样吧,我就问你了……”双手撑在他细肩上,苏沫矮了身,大眼盯着他有些闪躲的眼睛,“你也看到我们这是代表皇上做好事,但是现目前我手上能做事的人好少,你怎么样,可有意愿来帮我?”
    “我……”他惊讶的指着自己,不信的说,“我怎么可以,大小姐你不要开玩笑了!”这小脸就又冷上了,恢复原来那种傲气的神情。
    “你怎么不行……”
    正要与他说理,这时他们身后来一声,也道:“对呀,你怎么不行?”
    苏沫立即转身看来,竟是赫连珏,他身后跟着雪娴,这时忙碌的赫连景儿与安甄也朝这里过来。
    “你来了,呃……还有雪娴姑娘,真是稀客呀。”声音淡淡的泛着冷,苏沫手上抓着阿青,往后退,因为赫连珏一步步正朝她逼近来,他身后的雪娴及走近的安甄和赫连景儿,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二人。
    赫连珏欺近苏沫的小脸跟前,凤眸幽幽的闪过异样光芒,突然含笑说,“你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怎么憔悴的像个老太婆了?”
    脸上微微一赧,苏沫抓着阿青退到一旁,一点也不喜欢当这些人与他亲近,干笑了两声,手上摸了摸脸,“我的心都七老八十了,这面上像老太婆又有什么关系?”冷看了眼他身后的雪娴,这个到美,清冷美色犹如雪中傲梅,如此美色相伴,我也没叫你看我这老太婆不是!
    正文 第173章危险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9 本章字数:2937
    安甄走上前,笑说道:“你们在打什么哑迷,我都听糊涂了。”她便走到赫连珏跟前,同样看着苏沫,到是把跟着的雪娴挤了出去。
    苏沫瞧着这种情形,脸上就冷了冷,淡然一笑说道:“我哪有时候打什么哑迷,这些百姓刚领了过年的物资,我还得挨家挨户去看看,他们还少些什么,你们几位就随意可好。”
    话完,她就退了出去,完全退出这奇怪的圈子,一个男人几个女人,她看着当真扎眼的很。
    “苏沫,你等等,反正我也没事,不如就陪你一道去吧。”赫连珏眼里透出热力,心里存着什么事都先搁一边去,几日不见才体会何为想念,如今看着了人,却总觉着多了什么隔着总是过不去,苏沫……你与我到底怎么呢?
    苏沫转头笑着推拒,“那到不用,你看那不是秦芳吗,有护卫在跟前,做什么都挺方便的。”要时时都靠你这种‘忙碌’的大少爷,我还能做什么!
    秦芳是从府里过来的,看着苏沫便低声道:“小姐,府里出事了。”
    “跟我来。”苏沫脸上一沉,就朝平安巷里走,赫连珏听闻秦芳的话,凤目中的才染上的不快立即转换成忧色,盯着苏沫越显单薄的背影,竟是一时移不开了眼睛。
    “她的事可忙得很,你在意着什么到是,这会儿便选送本宫回府吧。”安甄对赫连珏说道,又看着雪娴冷笑了眼,一丝都未打上眼的意思。
    赫连珏听闻,脸上淡了淡笑,“我看长公主有护卫跟随,今天我又并非一人出府……”
    “算了,不送拉到,我自己回府。”安甄高傲的驳回他的解释,离开时冷刺了眼雪娴,她看错了么,他竟为这个丫头而拂了她的心意。
    赫连景儿匆匆跑到他身边,气呼呼的指着雪娴说,“大哥你竟为她得罪公主殿下,这段时间你到底是怎么了,我都快不认识你了,哼!”同样气着瞪了眼雪娴,便跟着安甄身后而去。
    “少爷,我没事,我们回府吧。”雪娴轻轻的说道,清冷的脸上透出一丝欢喜之意,赫连珏带她到马车旁,便交待了车夫,“我还有事要做,你送她回去。”
    “少爷,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可好?”
    便听到了她下马车的声音,赫连珏转身看她,面上沉了下来,“我有我的事要做,不方便带你,还是回去吧。”
    疏离的冷意,对她犹如是看着陌生人。雪娴清美的小脸一滞,便含笑的说,“那好吧,我便先回去,只是少爷要何时回府,若是老夫人问起,我也好为你说说话。”
    他却转身就走,“我去哪里没习惯向谁交待,你也不例外。”
    雪娴直看到他所去的地方是苏沫离开的地方,这才慢慢转身上车,面无表情的阴冷,竟让老实厚道的马夫惊得不小。
    “站在那里作什么,没听到少爷讲过吗,现在立即回府。”
    赫连珏根本没有找到苏沫,听阿青讲才知道她是回府了,待他再赶到苏府时,正碰到来请苏沫去相府吃饭的刘子谨。
    前几天刘夫人差下人来唤过苏沫,但她因慈善会的事不能来,今天她已向平安巷派完了物资,又是左相大人休息日子,刘夫人在平安巷时忙完了,这回府了才差了刘子谨亲自来叫苏沫。
    “她不在府里?你可知她去了哪里?”来接见他们的却是好妹,这都黄昏了,她到是要去哪里?
    好妹看他们也不是外人,便走到二人跟前低声说出事由,“两位少爷可能一直都不知道,如今这苏府已是空壳子一个,这都是姑奶奶做手脚,她把府里的财产全部转移了出去。”
    二人听闻当真惊得不小,刘子谨便低语问道:“沫儿为何不说,她一人支撑着苏府……”
    “那现在是出了什么事,她又是去了哪里?”赫连珏焦急的问道,脸色犹为沉重。
    “小姐本是要经过绿珠找出她要的东西,却不想被姑奶奶的人识破,这绿珠才向小姐禀话的时候,一个黑衣人突然冲进房里,呜呜……把把……把小姐劫走了,秦护卫已经追踪上去了,只是这天都要黑了,小姐……小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呜呜……”
    是萧氏所为?
    这是赫连珏与刘子谨同样想到,但听府中正有女人呼天抢地的哭喊,好妹立即就说,“那是绿珠,姑奶奶说丢了东西,正好绿珠经常去,所以……”
    赫连珏只问,“掳苏沫的人到底去了何方向?”
    赫连珏与刘子谨一路跟踪过来,这里是城外野林之中,大雪纷飞的天地间,雪地上的脚印早就被掩过了去。
    “刘子谨,我们分头找人,发现了人就以烟花为号。”赫连珏面上急迫,塞了个作信号用的烟火,便拔身朝一个方向跟进。
    刘子谨也不迟疑,朝另一个方向寻着苏沫,她会不会出事,她此时又在哪里,沫儿你不能出事……
    而苏沫此时与秦芳正困于一个暗洞里。
    当时秦芳追得紧,那黑衣掳人跑不动,便把苏沫丢落下来,秦芳心急救人,却不想他们掉下来的地方正是一个很深的洞穴。
    这里四壁光滑寸草不生,洞顶上又被人用树枝掩盖了起来,雪下得很大,不时间这里已看不出一丝痕迹。
    黑暗里,只听得到彼此的喘息声,秦芳急问了一声,“小姐,你有没有摔着哪里,受伤了吗?”
    “我……我没有受伤,”苏沫检查了一遍身体,回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小姐……你很冷吗?”
    “好冷呀秦芳,这里面好像有水,都结冰了,我快冻死了,唔……”她实在冻得受不了,手上摸索着秦芳的脚面,一点点爬上他的胳膊,“秦芳,我们靠在一起取暖好不,不然肯定会冻死在这里。”
    秦芳心中虽有顾虑,但此时便也想不了这么多,保护苏沫是他的责任,现在是救命要紧。
    靠着秦芳是暖和了不少,但身下至少有脚背厚的冰水,一股股寒气直往身上蹿。
    “秦……秦芳,他……他是谁……谁……”
    “对不起小姐,属下不知。”
    一段时间过去,感觉她冻得更抖动厉害,秦芳只说了一句,“小姐对不起了。”只觉一股大力揽她入怀,身子全被秦芳拥在怀里,离开了那冰冻的洞底,从秦芳身上渐渐传过暖意,却逼得苏沫捏紧了脖子,涩声的哭道:“呜呜……秦芳,我们会死吗?”
    “不会死。”
    “你怎么确定,拿什么保证,说谎的孩子会长鼻子哟……”
    “属下相信你不会死,上天会善待好人。”其实他一路追踪,便已留下折损的树枝作为暗号,相信有人一定能找到他们。
    “我是好人呀……秦芳,你也是好人,我们都不会死……还要好多事等着我去做……我还没有体会爱情的美妙,嫁人成亲、相夫教子……不能再一次错过……不能……”
    秦芳听着她迷糊乱语,手上摸上她的额头,滚烧般的灼热,这是……伤寒!
    “小姐不要睡,快醒醒……”但是如何都叫不醒人,苏沫感觉像睡在温水里,有他的体温包围,生了病的人,头脑昏昏的睡得更沉。
    “对不起了小姐。”秦芳只想救她性命,这持续高烧不出汗如何能行!于是手上利落扯掉了她外面已湿透的衣衫,他自己也脱掉外衫,张开臂膀紧紧拥着只着垫衣的苏沫,秦芳嘴上像是念经一般不断的说,“对不起了小姐……对不起了小姐……”
    正文 第174章安全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9 本章字数:2359
    芳沫房外围了许多人,来来去去的丫头很忙碌,屋里是三个大夫一同为她会诊,外间的小厅是赫连珏、刘子谨和秦芳,三人担忧的神色非常沉重。
    找着苏沫时,她几乎晕死过去,过高的体温预示着这伤寒绝不轻松。赫连珏见秦芳运气完毕,怒火中烧的一拳头直接攻击上去。
    “你在做什么,还嫌这里不够乱吗?”刘子谨出拳险险挡住他的攻势,赫连珏身形一闪,一个虎抓扣在秦芳的脖颈处,“他该死!”
    刘子谨自然懂他深意,但是此时岂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便又出手加以阻止,“若不是他当时在场,你想我们找着人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形?”
    “什么情形…也不能是当时那种……”赫连珏怒容满面,异常恼火,手上扣力大增,秦芳窒息的几乎晕过去的当口,刘子谨冷笑道:“那你杀了他,是维护她的名声呢,还是解你一时之愤呢?待她醒过来寻救命恩人之时,你是否要告诉她,秦芳是被你掐死的呢!”
    赫连珏听闻,凌眉死锁不放,凤眸里绽裂的冷狠,何止是想杀了秦芳,当时两人衣不蔽体相拥的情形,生吞活剥了秦芳也难消他心头之火。
    “秦芳,你休要落在我的手里,否则……”赫连珏猛得丢开人,深看了眼忙碌的房门,突然拔步离开。
    刘子谨直接走到秦芳跟前,微眯着眼凝视着他,“我只想知道树上那些记号……”秦芳听闻,猛得直视他,刘子谨低沉的继续道:“你果真只是落魄的武状元吗?”
    “在下确实是,不知刘公子问这话何意?”
    刘子谨面上更沉了些,“此种作暗号的方法,我很有幸见识过,秦芳,我只希望那果真是一个巧合而已。”
    秦芳直视刘子谨,面上沉静,但眸中却波涛汹涌。刘子谨也并未再细究下去,但心中早生疑。这时房间的门开了,三位大夫纷纷走了出来,经过两个多时辰的救治,服过药的苏沫终于清醒了。
    “沫儿,怎么样,哪里疼了,快告诉大哥。”刘子谨吩咐下人送走了大夫,便接过丫头端来的米粥亲自照顾苏沫。
    “大哥,果然是你,是你救了我?”刘子谨扶着她起来,听她声音都沙哑了,只说,“快喝点粥暖暖胃,你坐好,大哥来喂你。”
    苏沫靠着上来接手的好妹,这会才觉全身都暖和了,冰冻的腿脚都麻痒的难受,刘子谨小心的喂一勺米粥,苏沫张口含住,大眼里虚弱的笑了笑,红红的眼眶,水汪汪的盯着他,“谢谢你,在危险的时候,我就想着也许你能来救我们,果不其然啊……沫儿真的能依靠你……大哥……谢谢你。”
    “说什么谢字,沫儿难道到此时还当大哥是外人么,如此大哥可要伤心了……”说来,果真红了红眼,为她担心的心,揪揪的难受。他与她若真这么难……这么难在一起,他真想只是她的大哥多好。
    苏沫笑了笑,手上抹掉了脸上的泪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