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昨天那个死小子的老爹找来了,还带着这么多兵……心里颤了颤,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赫连老将军一直盯着苏沫,面上沉静透着军人的冷硬,目光炯炯有神,带着一股看透人心的锐利,让苏沫打从心时轻颤了起来,这才是军人,只是目光而已,也这么让人遍体生寒。
    “起身。”首座下人蓦得沉声道。
    苏沫咬着牙忍着痛站起来,静静的与萧氏退到一边,其实她更想直接问这黑脸将军有什么事,有啥就说,说完就赶快离开不成吗?不要光拿一双虎眼瞪人,她这一个小女子可是害怕得很呀!
    但在赫连老将军看来,这个女子已经很大个胆子了,他这一冷眼,连他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子也不能忽视,而这个苏沫却因着脚痛在他面前竟瞪了萧氏,嗯……也许还真是给那小子寻对了媳妇儿,有个胆量大的才能与那臭小子分相抗衡,若能帮着老子管束这臭小子,他还真是放心不少。
    对苏沫这个最初印象,赫连老将军是有些满意的,只是这样貌嘛……有些差强人意!
    这时随行的宫里公公向赫连老将军一个眼示,看人点了头,于是就鸭个嗓子道:“苏府大小姐,苏沫接旨……”
    苏沫心里咚一声,圣旨?为何给她?撑着个大眼就下意识的跪下来,萧家人也都急急的跪下。
    “……苏府一门仁义,苏老爷大义为国,其女苏沫,温婉端庄,德才兼备……”
    听下来的意思就是她苏沫好得不得了,她父亲又是全国商贾效国的表率,所以这么好的女子就引起皇帝赐婚的兴趣,而且好死不死的赐婚的对象就是昨天掳她的赫连珏,而这个端坐堂上的就是她未来的公公赫连老将军,统领全国的大将军,赫连氏族更是地位显赫的高门氏族……
    好多的荣耀晃得苏沫一阵眼晕,跪在地上唯一所思的就一件事,完了,全完了……她这才第一次耍个小心思利用了人,咋就把自己给陪上了呢?
    正文 第13章宣圣旨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1 本章字数:2378
    “赫连将军,这这千万使不得呀,苏沫与小儿早有定亲,这个月初十就是大婚之日,又怎么能够……怎么能嫁于赫连家的公子呢,一女不侍二夫呀……”
    圣旨还没有宣完,萧氏蓦得撞邪般的吆喝出来,因为她不能等到那声“钦旨”,不然这圣旨可就即时生效,再后悔也莫及了呀。
    宣读的公公暗了下声,便朝赫连老将军望去一眼,但看人没有一丝表情的瞪他了一眼,立即便继续念下去。
    萧氏急啊,也顾不得许多了,颤着就爬起身来扯着那公公的袖口,“公公千万不能能宣呀,苏沫真的是我的儿媳妇,怎么能够再嫁呢,就算是皇上的圣旨,它也得讲个礼呀。”
    公公难为,其实就差两个字便完结了,可这女人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若是让明智的燕皇落个啥坏名声可就大不妙了,于是又看向赫连将军。
    只听“哐啷”一声巨响,赫连老将军虎拳一压,座椅上的扶手全给四分五裂,吓得屋里一干人物全颤了心,萧氏也是身形一震,张了张嘴,实在是这怕这个黑脸的阎王,心中千万个不愿,到也不敢再吼乱出来。
    苏沫晃了眼神因这声巨响聚了起,神色纷乱蹙死着眉头,低着脸沉沉的思量起来。
    “萧氏,看不明白吗,这是圣旨。”黑脸更黑,肃冷着眼带着厉光射在萧氏脸上。没等他吩咐,公公大声的喧出最后两个字,“钦旨”
    以为这就完事了,岂不想那萧氏突然就哭喊出来,“天啊……大哥呀,你一心为了燕国而丢了性命,可是你快看看呀,你的女儿就要给人逼婚了呀,呜呜……”
    赫连将军冷眸中渗出火焰,吼道:“大胆泼妇,竟敢污蔑皇上,你不要脑袋了不成!”
    恐是疯魔上了身,萧氏却没像起初那么怕人,“民妇何时污蔑皇上了,民妇句句属实,苏沫就在这月初十就要过萧家的门,可是朝廷却下了旨逼她嫁给别人,这岂不就是给逼婚了吗?”
    她更大胆的朝赫连老将军跟前爬来,“民妇就求老将军了,看着苏沫父亲为燕军牺牲的份上,不要再逼迫他这个可怜的女儿了吧,她和民妇的儿子自小青梅竹马,互相爱恋着,皇上这份圣旨不是活活拆散了一对活鸳鸯吗,苏沫若嫁于别人,可要民妇这痴小的儿子怎么活呀,皇上呀……天理何在呀呜呜……”
    看萧氏说得似真有其事,赫连老将军不得不郑重思索着,朝那跪在地上一直低着头的苏沫望了一眼,眼里思起昨夜属下的回报,说半夜便有人到苏府来见这个萧夫人,当时他就疑了心,一番思量之后,便问起苏沫,“苏沫,你姑妈说的可是句句属实?”
    皇上的圣旨岂能开玩笑,更不能再因这婚事传出什么不妥的谣言,所以他要知道这个当事人的真实想法,只要她肯定了事,就是这萧氏岂会把她放在眼里。
    心中如万马奔腾,纷乱不止,苏沫思着这起赐婚由来,却是怎么也弄不明白,但萧氏刚刚的话,让她却确定了一事,若错过这唯一摆脱这老女人的机会,恐怕以后的就得永远被她给打压住。
    “禀将军,”她尽力平静的道,“苏沫与父亲经厉那起事故之后,被送回府就烧了七八日,差一点就小命不保,醒后把之前的事全忘得干净,但曾听丫头绿珠说起过,父亲的确有遗言交待姑妈要好生照顾我,至于与表哥定亲的事,以及姑妈说的互生情意,苏沫实在记不得,而且连一丝印象也没有。”
    萧氏难看了眼,盯着苏沫一阵恶瞪。
    冷冷的声音道:“那也就是说这所谓的亲事,其实全是由萧氏做的主。”
    萧氏眼中生乱,急就拉了儿子萧长亭过来,一起跪道:“将军,沫儿烧坏了脑袋忘了以前的事,可是民妇这儿子却清醒的呀,他和沫儿是否有感情,让他告诉你呀。”
    抓着儿子的手是握得死紧的,就怕萧长亭口乱说错了什么。
    “你说。”肃声再起,盯人的厉光尤其的凶恶。
    萧长亭粉面的额上落下一串冷汗,紧着喉咙,结巴的道:“禀…禀将军大…大人,我…我…庶…庶民萧长亭确实与表妹情投意合,也…也有定…定亲……”抹下眉上挂满的冷汗,萧长亭觉得那厉光似都要穿死了他般厉害。
    赫连将军愤着眼,暗示意了眼随行的公公,便听公公好言问道:“萧长亭,你可听说昨日之事?”
    “昨日的事……”两手都忙不过来的抹着额冷汗,僵着眼瞟了眼萧氏,只看她重重的暗示着他,于是才道:“昨日的事,只是一场误会而已,庶民相信赫连府的公子不会对表妹……”
    突然一声哭音传来,“呜呜……表哥,你到现在还相信着我,沫儿好感动,真的好感动,呜呜……”低低弱弱的哭着,苏沫缩着身子,显得好不可怜,惨着声,“沫儿已如此,真的觉得好配不得表哥,呜呜……”眼泪哗哗流,一丝作戏的成份似乎都没有。
    萧长亭猛得脸上又青又红,看向苏沫越来的透着嫌弃。
    “说白了吧,萧氏,这份圣旨是老夫亲自向皇上讨来的,宫里城里朝堂上下,对小儿与苏沫的事都闹得沸沸扬扬,若是如此萧长亭仍要取苏沫的话,也可以,你母子二人便随我进宫一趟,亲自向皇上禀明缘由,不然外头不知晓的人,岂不会说我赫连家欺了良家妇女,连这点担当也没有不成!”
    萧长亭下意识的就叫道:“娘,我不要……唔……”立即被萧氏一把捂住,她脸色白着,眼里乱着,片刻了才回道:“将军说得有理,民妇母子这就从你进宫去。”
    赫连老将军眼里愤出火,猛得一声站了起来,“萧氏,事后可莫要怪我赫连家仗势欺人,还有你弄得那出隆重的丧礼,真以为纸能包得住火吗,可别再嘴硬的说,那里面真的是苏老爷一家人,哼!”
    甩袖扩步离开,这话吓得萧氏脸上煞白,差一点就晕厥过去,拔身追起,惨唤道:“将军大人,请留步,留步呀大人……”
    苏沫慢慢的立起身,听着院里萧氏惨惨的告罪,实没想到那棺材里当真不是苏府的老爷。
    正文 第14章三年之期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1 本章字数:2791
    正是半晌午,连日来都是火焰般的日头,萧氏跪着连连磕头,若不是求生的希望支持着她,可能不被吓昏死过去,也得被这火热的日光烘干,脸上缀满冷热交替的汗水,背脊上也是浸得湿透了衣衫。
    苏沫背对房门,听着姑妈那不是理由的理由,竟然说她不清楚赫连珏昨日的闹腾,于是便诚心的接受皇上的圣意,让苏沫赶快嫁于赫连府,而她的儿子萧长亭,只说与苏沫没有缘份,从此之后便只是兄妹情谊。
    可这骇然的神态岂能掩过那肮脏的事实,为了得到这苏府,萧氏竟无所不用其及,拿逝世亡灵作计,使苏沫不得不就犯!
    可误,实在是可误之及,苏沫小脸上冷得坚硬冰冻,而竟还有人无理取闹,把一切责任全推于她之身。
    萧美芳同样吓得不轻,自然也感觉母亲闯了什么祸事,于是想起这起祸事的缘由,便阴着声,低恶道:“苏沫这都是你干的好事,为什么你不死在外面得了,回来就祸害了这一家子人。”
    苏沫没理人,若是她动了的话,便是恨不得一巴掌扇在这个刻薄女脸上,那逝的…可是她亲舅父!
    听到院中萧氏寒颤的求情,萧长亭竟忍不住吓得晕厥,绿珠眼快接住人,自个儿心里也是颤动着,苏府老爷这事弄得天下皆知,若此事闹腾出来,她们一家可就是欺君大罪!
    赫连老将军黑眸中冷光乍过,他不过是吓萧氏一吓,没成想那棺材里还真是大有文章,轻易摆平萧氏,于是乎便示意随行的公公说话。
    “萧氏,老将军也是随意一说,怎么可能怀疑你会在逝世人的身上动起手脚呢,呵呵……还是赶快叫苏大小姐出来接过圣旨吧,皇上他老人家属意三日后良辰吉日,让你府中赶快准备嫁取的事宜。”
    萧氏连连的点头,那张白粉乱糊的脸已是看不清五官,颤着声就唤起苏沫。
    一直注意着这里的情形的苏沫低头过来,边就在想这圣旨许婚的解决之道,她以赫连珏为台阶跳出萧氏的牵制,却不能又被赫连府或者说是朝廷控制在手中。若真要她相信,只因赫连珏那一掳便非嫁于豪门贵族,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讲,这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如此想来更觉得这起赐婚来得怪异。
    且得谨慎小心为上!
    萧氏急拉一把苏沫,立即一起猛跪了下来,赫连老将军发现苏沫脚上虽痛,这次却只是咬牙忍过,于是眉头微蹙,这个唤苏沫的女子与一般大家女子太不一样,刚刚在厅中那声声惨哭也是如此真切,与此时的沉静自持对比却又像是两个人。
    “苏沫快接旨吧。”公公满面的笑意,双手捧上。
    苏沫不接,反是一拜。
    “将军大人,小女子在接旨之前可否有一事相求。”声音透着镇定和期盼。
    “允你,说来便是。”
    苏沫心里一阵慌乱琢磨,视眼仍吓得发颤的萧氏,便故做镇定又一求道:“苏沫请将军私下里谈,不知可以吗?”
    赫连老将军虎目里迸射出赞赏的目光,此刻在这苏府里到是只有苏沫还如此平静自持。便又道:“允。”
    苏沫请他再入大厅里,立即厅里所有的人全部离开,那一队黑甲士兵整齐有序的立于厅外周围,这种严肃森然的气氛,很让人胆战心惊。
    苏沫心里是空着,虚弱无力的身子,是要多大意志力才控制住不显败势,为了自己她只有出面,只有把自己最精明的一面呈现出来,才能让这个威严的将军认识到,她苏沫说话做事与他这个威武的将军是在一个平阶之上,这就是身为一个古代女子的悲哀,一个公平的对话却也是渴求了。
    “咚”声连着几个猛磕。
    “苏小姐你这是何意?”脸上动容,不说要求他么,为何只是一脸悲苦的向他磕头。
    立即苏沫额上全是红印,已有血色渗出,可想而知这头磕得多有力。
    “请将军允诺一个尊孝守礼孤女的请求。”
    那一行猛出的泪水,带起万分的伤痛,赫连老将军心中一动,立即问道:“苏小姐你如今已是我赫连家的媳妇,这有圣上作保,若有什么难言之瘾尽数说于老夫便可,老夫一定会你做主。”
    “谢老将军,”又是一个磕头,才道:“禀将军,苏府如今只有苏沫一人,若大府坻却难有苏沫立足之处,如此无依无靠,却是悲恨得连为父母守孝也不能做到啊……”那滚热的泪水,伤恨的眼神,让同生为父亲的老将军更加动容。
    一个孝女的心意,苏沫如此哀求,他已有所觉是所谓何事。
    “父亲虽死犹荣,名声一时震动天下,皇上更是对苏府大加表彰,可是作为一个离世之人,最愿得到的又是什么,不过就是望他的女儿有颗敬孝之心,能够在心里一直忆着父亲,可是苏沫根本连为他守孝也做不到啊……呜呜……”
    声声低泣,哀痛不已。
    老将军眼中猛动,突然忆起自己那个不孝的儿子,一抹念头闪过,若有一日他战死杀场,是否儿子也会这么痛苦悲伤,只为敬孝而已,甘愿有违圣意,苏沫是冒着杀头之罪,而只为的是敬上做为子女的心意罢了。
    “苏沫快起,老夫全都答应于你。”老将军亲手扶人,苏沫喜上眉眼,又哭又笑,对他一拜再拜,心中只当他是再生父母。
    这一刻她好怕,不是怕死,而是怕身不由已,也许是身为现代人自由惯了,穿到这异世又被萧氏诸多控制,如此更加希冀和珍惜这难得的自由之身。
    苏沫急道:“老将军当真愿意允我,苏沫只为父亲守孝三载,到时一定遵从圣意嫁于赫连公子。”话说的又快又急,似怕人会反悔一般。
    苏沫怕的是他不允,守节守孝,有三年之久,却也有百日之短,只望她这一份孝心终能感动于赫连将军,允诺她三年之期。
    三年时长,世事万变,当然什么事都可以发生和改变。
    “最多半年。”
    苏沫心中一声果然,便痛眼求道:“将军求你了,三年,就三年,如此才能敬父以孝意。”
    “半年,不得改变。”他定道,已是起身,似要离去。
    苏沫一声凄唤,“公公……”这是已把自己当成他的儿媳妇了,讶异的老将军猛得就回头,不免被这声称唤起了喜意。
    到此时老将军当然明白苏沫竟是如此狡黠之人,欢喜她的聪明,又疑惑她为何非要拖延时日,心中疑动,难道是另有原由?
    “求公公答应苏沫,求公公成全苏沫……”砰砰的又磕起了头,老将军眼中大不忍,便洪声肯定,三年之期板上钉钉。
    赫连将军立即思起皇上那里又要如何交待?苏沫的婚事可不是她一人之事。
    作为一国堂堂大将军,苏沫这点心思,虽然开头因感动而大意了,可是打她说出敬孝之时,便已心透眼亮。
    只是燕皇属意他的事实为难办得很,面对朝堂分流,赫连家却连选择的机会也没有,如此他岂有不担忧的道理。
    于是借机留余一丝机会,也许拖上些时日对赫连府会更加有益。
    正文 第15章危险人物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1 本章字数:3002
    没等苏沫平定一下心中的兴奋,萧氏母子几人仍惊骇未定,赫连将军领兵刚走,左相大人竟然也到苏府来拜访。
    苏府管家通报的时候,萧氏吓得差一点背过气去,立即又清明了精神头,唤着所有人赶快整理颜面,她带着头急急的就向大门口迎去。
    迎进大厅里一阵作礼,机灵的下人们立即奉上茶水,来府的不仅是左相还有他的大公子刘子谨。礼毕之后,萧氏母子几人立于一旁,一直低着头明显沉静不少。
    苏沫立于主位左相大人入座的另一旁,虽垂着头却仍然能感觉到左相探视过来的目光。赫连老将军临走时才提到,她会被左相收为义女,如此才能与显贵氏族赫连府相匹配,故而心中也有准备,左相来苏府,定是来看她的吧。
    只是这研究的目光让她浑身很不自在,总觉着这亲事来得突然,如今又多了个位居人臣的义父,这感觉……让她心里很不安。
    左相大人收回研究的目光,脸上沉静中透着平易近人,问了苏沫的一些近况,府里的人员等等,苏沫力做平静的样样好生回道,左相大人满意的点点头,便又道:“这几位是你的亲人?”指的是一直立于一旁的萧氏母子女儿媳妇四人。
    苏沫点头挨个的介绍一圈,萧氏与她的关系,按理说左相大人早来过苏府,再说要收苏沫做他的义女,这些府中内部的事情应该清楚才对,只是他故意提起……这也算是一个全新的认识吧,毕竟以后苏府与左相府到是息息相关。
    左相大人也道:“这是老夫的大子,唤刘子谨,听说还是他送你回的家,看来沫儿与我刘府早就有缘啊,哈哈……”
    苏沫看了刘子谨一眼,今日他脱了那日灵前的黑甲战服,如此一看却是如此年青,清俊的容颜二十出头的年纪,许是长年争战之故,虽身着布衣素服,却仍透出军人威严和内敛的气质。
    “刘公子。”苏沫有礼的躬身,声音软甜却清亮。
    “沫儿便唤他大哥吧,老夫已寻人看过黄道吉日,就明天咱们就简单的办个认亲仪式,明日早上便叫你这位大哥亲自来接你。”左相细言说来,眼里很是高兴的模样。
    刘子谨是先道:“沫儿妹妹有礼。”沉敛的湿眸也渗着温笑,脸上温闻有礼。苏沫能感受到他们父子对她的善意,于此心里才轻松一分,便也回了礼,又引来左相大声称好,告知她什么也不用担忧,明日尽管到相府里来就成。
    苏沫轻声回着好,于是左相又谈起相府里的成员,据他所说刘夫人也就是苏沫的义母,是一个非常温和好相处的妇人,让苏沫以后就多与义母相处,说他们夫妇早盼着要个闺女,这回到还真算天从人愿。
    又道还有一个小儿子名唤刘子慎,年仅十五岁正于府中读书,打算战争平息后就准备考取功名,为人做事也是有礼有节,说苏沫与小儿子年纪相仿,他们肯定都能很好的相处。苏沫也希望这些人都能像左相说得这么好相处,但想着高门显贵家的人,又有几个会是好相处的性子,为此到也有些担忧在里心里存着。
    厅里正是谈着话,突然外面就传来了苏府管家的叫声,“赫连公子……赫连公子你莫要闯啊……”跟着就是一个身着华衫,俊美非常的赫连珏闯进厅里,他手中正拿着马鞭,口中呼着乱气,长发飞扬而凌乱,却又是怒马狂奔而来。
    “肥女你是不是有什么应该给我解释一下?”人还有外面便吼了出来,看来这人可是着了火,冲进来的身形因左相在场而蓦得一顿,眸中蹦射出的煞气只稍一收敛,双拳行礼道:“赫连珏见过左相大人。”身形却是傲然而立,眸中的煞气转为冷竣,只与刘子谨轻盖了下眼帘算作招呼过。
    “原来是赫连老将军的公子呀,”左相面色平常,又哦一声温着眼,“今日是来看你未婚妻子吧,呵呵……子谨呀,我们也来了些时候,应该回去了吧。”
    刘子谨躬身正要回父亲的话,赫连珏打断先道:“左相不必离去,我就找这肥女问些话,耽搁不了你的事。”没来由的这怒光竟钉着左相而来,左相仍未动意微点头,赫连珏便扯着苏沫的手臂,就猛拉着朝门外走,刘子谨盯着他的背影,眼里透着淡淡的根本抓不到的鄙夷之色。
    被抓得大疼苏沫下意识的挣了挣,却换来更重的牵止,想着这左相父子还在厅里,便暗了心中的愤气,任着人拖着走到院里角落。
    猛得一甩开手,劈头一句厉道:“肥女,你做的好事,我赫连珏真的毁了你名节?”
    这人自个儿做错事,一来便吼人,这让苏沫也没了好脸色,可一思这人的玩劣性子,便暗压了气愤,软声道:“真的假的光凭我们两张嘴又说得清吗,如今闹得满城风雨,却也不是我一个女儿家所愿,你心里着火生气找我泄愤,可知我今日接到你父亲送来的圣旨时,又是何等惊吓呀!”
    气了声便回过脸,眼里闪着水花晶亮,到似真受吓得不轻。
    赫连珏一愤又是一止气,咬牙切齿的道:“话都给你说尽了,可亲事已板上钉钉,我气愤也好,你委曲也罢,难道我真要娶你这个丑陋的肥女不成!”
    哼,谁又愿意嫁你不是!苏沫脸上平缓下恼羞,次次被人唤肥女她也很不爽,没有转身,只低声和气的道:“我早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你,故而才与老将军商定了三年之期,如今是皇上赐婚,我们谁也摆脱不了,可这三年之后的事谁也料不到不是吗?”
    她转脸过来,看他听闻果然也一沉眸子,似思虑起来,她便又加力说服道:“咱们依他们所说先定婚,我守孝三年这期间,你再寻可以毁婚的主意,到时只望你莫要太伤苏沫的体面就成,我一定会放你自由。”便也是她的自由,摆脱赫连珏似乎也并不难。
    他疑惑,挑起好看的凌眉,轻蔑的目光打量着她,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