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胨粽嬲饷茨选饷茨言谝黄穑嫦胫皇撬拇蟾缍嗪谩
    苏沫笑了笑,手上抹掉了脸上的泪花,又伸手给刘子谨擦了眼角的湿润,好妹在一旁也抽了抽泣,“小姐,你终于安全了,终于安全了呜呜……”
    “好了,哭什么哭,咱们都没有事,应该笑才对。”苏沫破啼为笑的说,劫后余生的感觉却是如此的温暖,这种感觉让她又红了眼。
    “秦芳呢,他怎么样?”
    刘子谨含笑的道:“别担心他,是有武功的男子,比你的身体强多了。”
    “小姐,你可不知道。”好妹怪了眼就说,“秦护卫舍身救你,回来了就候在外面等着你醒,却不想被赫连姑爷一阵好打,你醒了这人才离开的。”
    “赫连珏?”苏沫疑惑的看着刘子谨。
    “是他与我一起寻的你,还是他先找着你的。”刘子谨淡淡笑道,手上喂着苏沫,又说道:“本来今天母亲要我请你过府玩,这到好却发生这种事,看你这伤寒如此严重,只望大年前能痊愈了才好。”
    苏沫展了展眉头,到是把赫连珏这一茬给丢在了一旁,口中含着细软的米粥,勾着嘴儿说,“有大哥这么亲自服侍我,沫儿还愿意就作病人嘞!”
    分割线
    萧氏与萧美芳亲自到苏沫院门口探消息,结果听到她苏醒了,非常失望的回了房。
    萧氏道:“她怎么不死了干净,我咒她天天被人掳了去,哼!”
    “娘你慌什么,忘了我的话了么,咱们要灭苏沫那是轻而易举,要等不过是个契机而已。”
    萧氏立即就问,“他到底是谁的人,怎么会知道得这么多?”
    “要苏沫死的人多了去了,管他是谁出的主意,只要对我们有益的就成!”
    萧氏立即狠道:“弄掉这苏沫,我第一个开刀的主就是那绿珠,可恶的蹄子,竟敢打我的主意,她嫌命长了不成。”
    待苏沫吃完粥,浑身都暖了起来,这时间也就到三更了,刘子谨自然是留宿在了苏府,不过打理妥当的好妹进房,却小声的告诉她,“小姐,刘公子好怪,奴婢让他回房吧,他就换了身衣裳,后脚就又来了我们院子,这会儿我看他就守在你的窗口外呢。”
    “晚上天寒地冻的,恐会冻伤人,这如何的好,好妹你快叫他歇着去。”
    好妹听命去找刘子谨,但回来又说,“刘少爷在院里练拳,无论怎么说,他就是不走。”
    大哥是担忧我的安危吧,这个大哥呀……苏沫躺在床上久久都睡不着,直到睖凌晨时刚迷了会儿,只觉屋中有人走动的声响,她才被人掳过,这惊吓岂能小了去,但突然又记起刘子谨守在房外,那这人……
    赫连珏带着满身的雪花进了房,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这一夜也没歇着。他缓缓走近苏沫,冻得发红的鼻头,在看到床上安眠的人儿时,立即呼出大气,一矮身便坐在床了沿上,此时才算真正的放下心。
    “沫儿……”他轻轻的唤着,刚伸出手,但觉手掌太过冰晾,便又缩了回来,只是一双热切的眼睛直直的焦在她的小脸上。
    “沫儿……我的沫儿……”
    正文 第175章夜探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9 本章字数:2211
    “沫儿……我的沫儿……”轻轻的呼唤,带着深深的动情,苏沫听在耳里,却难受在心里,一股揪心的感觉堵着喉头,僵硬……窒息……
    自己抱着手捂得暖和了,赫边珏便从怀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瓶,拔开封口时溢出一股好闻的幽香,正在苏沫疑惑他要作何时,手就被他轻轻握住了,带着茧子的大拇指磨擦着她的手心,暖暖痒痒的有些舒服。
    “第一次碰上你这种女人,呵……”自嘲苦笑起来,手上沾了瓶里的药汁轻柔的抹着,她红肿的手指冻伤得很厉害,他便加了力道按摩揉搓着。
    “我的心里渐渐留住了你的影子,白天黑夜里,你就像个小偷一样,不知不觉的跑进我的脑海里,赶都赶不走呀……沫儿,你说我要怎么办,我……我们要怎么办?”
    手上突然就不动了,含情的凤眸有些伤感的盯着苏沫,流光的眼波是最为动情的光泽,他慢慢欺近她,暖热的呼息都吐在她的脸上,苏沫只觉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而这时刘子谨还在门外……
    她不想这样……他们也不能再随便的过于亲密……纷乱的心思,下意识的里,苏沫用翻身躲过了他的碰触,赫连珏扑了个空,眼里趣味的笑了笑,“睡着的人也这么不安生,怎么不叫人担心你了……”
    边叹着气,边为她盖好了被子,顺手便握住了她的小脚,同样涂了药膏按摩起来,麻木的小脚指在他的手里是越来越庠得难受,又不能去抓抓,硬是憋得她一身热汗出来。
    “怎么这么多汗?”赫连珏忆起母亲照顾生病的他时,若出了汗便会把他的衣衫换了,让他睡得更加舒服的同时,也不会再受晾,于是也不多想,找着苏沫腰上的衣襟带子便解了开。
    此时苏沫何止是身上热汗淋漓,心里头都烧了一把火,怒火!
    “咳咳……”正待她要警告赫连珏时,门外便传来刘子谨的咳嗽声,此时的苏沫简直死的心都有了。
    “刘少爷……你怎么样,是病了么,小姐不是早叫你回房歇着的吗?”紧要关头,却是好妹的声音,才使得她一颗七上八上的心落了定。
    房里的赫连珏听闻,手上便一滞,一番计较下,立即为苏沫盖上了被子,拔身便飞向不知道何处藏了起来。
    外面两人说了什么,苏沫根本无暇去听,直到赫连珏离开了身边,她才虚弱的呼了口气,再这样下去,她肯定会破功,举时清醒过来……她是要如何面对屋里屋外这二人。
    好妹进了房,手上拿着烛灯,此时天蒙蒙亮,她也是担忧苏沫会再发高烧,所以隔一段时间便会来瞧瞧她。
    “这被子也捂得太严了,看这一身汗……”好妹放好了灯台,便找了干净的衫子过来,揭开被子唤了两声,却见她睡得沉,便就由着她睡去,而赫连珏解到一半的衣襟带子,便让好妹三下五除二的全解了开。
    剥了苏沫的垫衣,又把肚兜解开……好妹一心为小姐好,岂不知她手下的人早抽搐得快崩溃了,这个丫头呀呀呀呀……
    好在丫头担心她受晾,雪美裸露的浑圆只暴光了一刹那,便在某人带火又可惜的目光中,一团被子就掩了去……
    “小姐,怎么又流汗了……”好妹用绢子拭了苏沫额上惊出的冷汗,嘴上还嘀嘀咕咕的怎么了,怎么了。
    丫头帮她换上了衣衫,掩了被子便拿着烛台离开了,“刘少爷天都快亮了,你就先回房吧,一夜候在这里,我们小姐肯定会过意不去的……”
    外面没了声儿,赫连珏才从屋檐上飞身下来,不羁的目光透着玩味儿,紧紧盯着仍然装睡的苏沫,适才他来时一心念着她,所以并未究竟她是否睡着,而此时这一折腾,呵呵……除非是死人,不然怎么会一声不吭不是。
    “沫儿……”磁性低哑的男章似乎正忍受着什么,“沫儿……你可知道我的心意,我……我对你早就…早就…唉……”大手满满的掌住了她的小脸,带着大力的一把抓握,使苏沫下意识就蹙上了眉。
    “都是命运捉弄,你与我有三年之期的约定,如今算来满打满算也还有两年半的时间,可是沫儿……我真的等不了了,后悔了……当初为何要与你签下那协议呢?”
    语气里弃满了伤感,他对她的情谊已不言而喻。苏沫心里却是一团的乱,连思考都不能了,细眉蹙得更深了些,她却一无所觉。
    突然……唇上袭来再熟悉不过的触感,苏沫叮的睁开眼睛,俊美绝伦的脸,如雕刻般棱角分明的五官放大在眼前,只是那一双慵懒魅惑的桃花眼紧紧闭着,没有心灵的窗户,此时吻她的男人,竟然像个天真的孩子。
    大眼吐出痴迷之色,苏沫一时的呆滞,让男人心中暗暗得意不已。
    倏的,长卷的睫毛微微闪跳,大眼反射性的闭上,就像做了坏事的小孩子,逃得飞快。此时微微张开的凤眸,透出非常明快且得意的笑,唇上轻轻磨了磨了柔软,非常不舍的离开她。
    “沫儿……你要赶快好起来,我会再来看你……”
    不要……苏沫都觉羞死了,与他亲密也不止一次,可是唯有这次……心中多了点什么,怪怪的很不想面对他。
    赫连珏带着灿烂的笑离开房间,于院中暂顿了下脚,对着昏暗的院中低声道:“多谢你的守候,她的安危便先交给你,那人的追查……哼我不会放过伤害她的人,但是……”声音立即冷了几度,“记住你的身份,刘子谨。”
    拔身使上轻功飞出苏府,如大鹏展翅般来去自如。暗夜里只听到一声长长的叹息,半晌之后又是一声叹息,这声溶着许多深意的叹息,直到天已大亮才安静的消失。
    正文 第176章探病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9 本章字数:2597
    说来也怪,昨日冻得那般厉害,第二日她的身体便好了大半,但苏沫却不想下床,更不想离开这个房间,昨夜的事让她……她要好想想……
    “沫儿,我是大哥。”突然门外有人声响起,好妹听闻就去开门,苏沫却下意识的抓住好妹,“别去……”,好妹正待问原因,苏沫手上一捂,蒙住了她的嘴,急急的摇头。
    这时就听外面的人说,“昨夜未支会母亲,想来她还在为你的事担心,所以这时候,大哥要回府一趟,外面已交待了秦芳及众多护院把手,沫儿你不要过于担心害怕。”
    “大哥……”在人都离开院子的时候,苏沫忍不住轻轻唤着,只觉乱蓬蓬的心更加混乱了些,抓了被子全捂在头上,烦闷的感觉,让她只想大叫。
    *分割线*
    让苏沫意外的很,今日第一个来看她的竟然是吴王燕峥。
    本来以他王爷身份,苏沫应该起身相迎的,但觉着他们也不是陌生的人,于是就邀他进她房里说话。
    “怎么样,身体可好些了。”燕峥随手把皮毛披风递给好妹,身着暗红绣花锦袍,贵气十足,面目俊逸冷肃,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使得好妹这等丫头们,连抬脸看一眼的胆子也没有,几个服侍的下人与好妹全躬着身候在一旁。
    而燕峥却对上苏沫时,凌眸含着暖笑,冷俊的面上也温和如春,“如何不说话呢,是不高兴人来看你吗?”
    苏沫扫了眼自己的丫头,打趣的道:“我正欣赏着殿下天生的威风,看把我这一屋子丫头吓得,气儿都不敢出,我这个做主子的,又岂敢怪你什么,王爷来看,民女自应欢喜迎接便是。”
    “哦?”燕峥走近床榻,好笑的看着她,“还会打趣人,看来是好得差不多了,你也命大呀,很顽强的生命力。”苏沫先示意好妹拿椅子过来,燕峥便大方的坐在床榻跟前,“还对他有印象么,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苏沫笑脸滞了下,“全身的黑,个子有你这般高,身材要消瘦一点,其外的就不知道了。”
    “呵呵……难怪他满城的找人,就这种外貌特征,又如何抓得住凶手?”燕峥端上好妹递上的茶抿了一口。
    “谁找人?”刚一问,又想到了,就说,“赫连珏么?”这人是干嘛,不应该闹得满城风雨呀,必竟这是大年时节,谁家不是快快活活的迎新年,她的事如何能扰了大家的兴致。
    燕峥笑道:“看来他是吃力不讨好了,呵呵……”
    想起心中的烦虑,苏沫一点也不想说这个,懒懒的道:“也看到我了,没死就成,谢过殿下你的关心。”
    “怎么,是不想与我说话了,还是身体不舒服?”
    苏沫看他一眼,知道他还有事要说,便直接问,“殿下来此,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我就不能单纯来看你么?”又苦笑一下道:“不是说朋友吗,看来只有我这般认为了,唉……”
    “哪有……”苏沫客气的说,“有殿下作我的朋友,苏沫可是求知不得了。”
    “你真心与我相交,那便是好。”燕峥却只取他需要的一截话,看出她客气之意,却一点也未在意一般。
    这时,他唤了声外面的达鲁,立即就有丫头秦上一副棋盘,苏沫看在眼里,烦在心里,“我不会下棋,殿下你可是找错了人。”
    吴王笑道:“知道你不会,所以养着病才这么懒散没有精神,若有什么趣味的事做做,估计这病也好得快一些。”就在床沿上摆上了棋盘,是一副围棋,苏沫到是真不懂这个,却又不好拒人千里之外,便耐着性子与他学起来。
    一个时辰过去,燕峥似乎一心便在棋盘上,解说的也是怎么布棋局和破棋阵,到是很认真的教着苏沫,于是她也渐渐真心学着棋,都说棋如人生,还真不假,下了几盘,到让苏沫染上了兴趣。
    “好了,这天时也不早,这盘玉棋便当是我送你的礼物,祝你身体早日康复。”
    苏沫笑着只好接受他的好意,此时心情到还真不错,大眼还盯着棋盘,脑子里回想的尽是燕峥适才的演练。
    燕峥凌眸透出一丝光亮,笑容变得很深邃。“苏沫,本王便告辞了。”
    “呃……我送送你吧。”她一动。他便对她摇头说道:“不用,你好好养伤,我可还等着与你一起溜马了。”
    “嗯,那好,殿下你慢走。”
    “哎……”燕峥指着她怪了一眼,笑道:“朋友相交,哪还有什么殿下不殿下的,苏沫你可又犯错了哦。”
    苏沫呵呵一笑,“好,我知道了,燕峥有空你再来找我……下棋,呵呵……”她掐住一颗棋子向他挥了挥手,灿烂的笑起来,大大的眼里充满了活力,燕峥见此,心情没来由得很舒畅,大笑着与她相别,便带上了达鲁离开。
    刚出苏府,达鲁向身后的府门望了一眼,只低声问燕峥,“殿下,恕属下多事,您对苏府小姐是……”
    燕峥冷笑了一声,眼里泛过一缕精光,“你如何认为?”又淡淡的看向滞在当场子的达鲁,“本王岂会只对风花雪月之事在意,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将来铺垫而已,达鲁……你的主子定会拿下想要的一切,包括……只算入了本王眼的女人!”
    凌厉的光芒透出万丈摄人的气势,此时的达鲁一点了不怀疑燕峥的能力。
    这时一小厮模样的人向说话的二人走来,燕峥认出他的身份,兰桂坊的伙计。
    “禀吴王殿下,坊中贵客,高云小姐有请。”
    吴王面上立即阴沉下来,使得躬身在他面前的小厮,在大冷个天里,都冒出一身冷汗。
    达鲁低声疑惑道:“她如何知晓殿下行踪?”
    兰桂坊专门供给上流贵族享乐的地方,坊中客房一楼才两套,能住进这里的人,身份地位自是高贵非凡,并且是坊主看得上眼的人物。
    这兰桂坊的坊主一直成迷,但是却不损贵族中人光顾,人人都有一份好奇之心,这坊主却也是个有心思的人。
    吴王如约而到,兰桂坊二楼“春阁”之中,半遮娇颜的高云公主已候着他,满桌的酒菜早有准备。
    “殿下,快请。”随着高云起身的相迎,一股异香扑鼻而来,燕峥脚步在门口怔了怔,面上阴沉着,显示着主人心情确实不好。
    “说出你的目的,我没有精厉再与你斗法。”
    高云听闻,咯咯娇笑起来,笑声渐渐消失在对方阴沉的注视里,高云外露的一对媚眼微微一冷,也快刀斩乱麻的道:“我要见皇帝,你们大燕的皇帝。”
    正文 第177被掳的阴谋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59 本章字数:2542
    赫连珏为调查掳苏沫的凶手,私自用赫连将军的将令,调集训练营的士兵进行全城戒严。经过大张旗鼓的搜索,最后得报说,那黑衣人是来自草原胡族部落,这一谣传在京城中立即引起不小的恐慌。
    大将军得此消息,立即抓了赫连珏回府,他这个当老爹还未来得及教训儿子,老夫人得到消息,便差了雪娴把赫连珏唤了去。
    赫连将军有火发不出来,他明知道老夫人是维护这小子,却只能把这股子火憋在胸口里。
    直到夜深了,赫连将军才等回人,赫连珏一进房便看父亲在此,立即就道:“要罚儿子之前,可否先听我一言。”
    “你要说什么?”京城因这小子闹成一团,正值大年佳节之际,这不明摆着给燕皇添堵吗?
    赫连珏看着父亲,目光很沉重、执着,“我肯定要抓到威胁苏沫的凶手,不然难消我心头之火。”
    “作为男人,是应该保护自己的女人,这点没错。”赫连老将军就事论事,倒想看看他有什么合理的解释。
    赫连珏分析道:“那人掳走苏沫时,我与刘子谨一路跟踪,若不是秦芳早作有暗记,根本就找不到他们的确切地点,但也正因为此,更让我不得不怀疑。”
    “你是说如此精明布局的人,不应该露出这等破绽?”
    赫连珏点头道:“是,一般掳人劫的不是财便是色,但二样他都未下手,并且有意无意的引导秦芳追踪到他,当然这不排除他技艺不如人,但是……若说掳苏沫早就有阴谋,那定有接应的人,他有同伙的话,更不应该轻易让秦芳延路留下记号,除非……”
    “除非,他目的不在掳人劫财,更不用说是为色,那他是什么目的?”
    这也说明不像萧氏所为,以萧氏与苏沫的关系,有些机会,她定难放过苏沫才对。
    赫连珏沉思片刻,又说道:“这也是我百思不解的地方,所以儿子才会大张旗鼓的抓人,并且不惜冒着盗将令,被父亲你军法自治的危险而进行全城搜索,目的就是要告诉那暗中的人,我必要找到伤害苏沫的凶手。”
    大将军会意一眼,他脸色沉了沉,说,“我就说你不至于如此猛撞才对,这些人看你如此气势,肯定会想方设法应对,故而就有人立即才传出是胡人掳人一说。”
    “而我只要追查出这传言的流传之处,便可抓到背后操控这起事的黑手。”
    赫连大将军立即就问道:“这传言来自……”
    “不出我所料,就是他……”
    * 分割线 *
    赫连珏来苏府是要找苏沫去见那害她之人,没想到他来时,苏府门口涌满了百姓,仔细看了才发现是平安巷里的人。
    这些人老老小小、拖儿带母的人群围在苏府门前,就是想看望唯一帮助过他们的好人,慈善会的会长苏沫到底如何了?
    “这是哪个杀千刀的混蛋,连这么好的苏小姐也要害,简直禽兽不如……”
    “对,这种人早应该让官府抓了去,活剥了他都不为过……”
    “可你们有没有想过,这苏小姐才为我们平安巷的人送吃送穿,立即就被人害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什么怎么回事,都是那胡狗害的,害死了我们的男人,还不给我们活路,这群胡狗冷血残暴,咱们燕国一定要消灭了他们。”
    赫连珏渐渐走近人群,听着百姓们的话,便也明白他们是为担忧苏沫而来,同时也更加清明了,那人会针对苏沫果真是事出有因,这才一次捐助,这些单纯的百姓除了感谢圣恩,估计让他们牢牢记住的就是慈善会会长苏沫。
    前门被百姓堵得水泄不通,他便绕道从后门过去,才刚走了几步,便听人群中有人喊道:“咱们的苏大小姐福大命大,多亏她的贴身秦护卫舍身相救,在冰天雪地里用身体为苏小姐取暖,否则菩萨心肠的苏小姐就被人害了……”
    但这声赞美却没有人扬声接话了,百姓们都是纯朴的人民,其实他们之间早有耳闻,苏沫是光着膀子与护卫抱在一起才救回一条小命,这虽说是事出紧急,保得性命最为重要,燕国民风也算开放,但是一男一女拥在一起,而且衣衫不整……
    按照惯例话,这女子若要保住名声,便只有嫁于护卫一途,但苏沫又有婚约在身……于是所有人都哑言了,毕竟大家都知道人言可畏。
    赫连珏阴沉着脸拔身跑过来,但刚才那个说话的人早就没了影,他脸色沉重难看,救苏沫时就他与刘子谨在场,看到二人相拥的情形,便也只有他们,那适才说话的人又如何知晓此事……难道掳苏沫目的是在此?
    但赴进府时,看到秦芳正手把手的指导苏沫练箭,赫连珏所有的担忧全变成了恼怒,而这股火气却噎着发不出来,就像脖子突然被人掐住般难受。
    “赫连姑爷你来了。”候着旁边伺候的好妹先看到了人。
    苏沫朝他看了一眼,把弓箭递给一旁的阿青说道:“看你两眼冒光,是对这有兴趣吧,姐姐就给你一个机会,认秦芳做师傅可好?”
    阿青听闻自是高兴的不得了,师傅师傅的直唤着秦芳,秦芳无异意的听命于苏沫的安排,很简单的就收了个徒弟,立即就教导阿青射箭。
    苏沫走到赫连珏身边,看他脸有不愉,无奈一笑,只说,“你又怎么呢,是谁惹了你?”
    “不要用这种随便的口气跟我说话,我不是阿青。”赫连珏脸色越加难看,黑眸压抑着莫名的怒火,想起外面的流言,再看她如此的坦然,有时真觉自己像个傻瓜,这都是因为这个苏沫。
    “那好吧,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