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倒希舛际且蛭飧鏊漳
    “那好吧,你想要怎么样都可以,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吧?”
    赫连珏蹙眉道:“阿青怎么在这里,外面那群围着的人,你就当真不理不睬了?”
    “别急,先到房里说话。”
    苏沫边向屋里走,便就说,“平安巷的人都来了几波了,他们的好意看望,我也不能赶人走不是,前院里让老易他们看着,你进来时没看到吗,我让百姓们两人一组进府,顺便让老易他们作个笔录,看他们还少些什么,慈善会想要完善体制,更心的为大众服务,还需要多方意见……”
    “你倒是一心为人着想,你可曾想过,有人便会利用这一点,给你及苏府大做文章。”
    苏沫立即看向他,蹙眉道:“你这话说的可有根据,谁在作文章,是要针对我吗?”
    正文 第178章主动出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0 本章字数:2618
    苏沫眼随赫连珏到兰桂坊,立即戏笑道:“害我的人在这里?”而赫连珏只说让她进去,苏沫跟在他身后,不信的又问道,“赫连珏,不会是我们认识的人吧?”
    “哟,这可是稀客呀,赫连珏与苏沫,呵呵……你二人还真有情调呀啊,怎么是到这里来谈情说爱么?”
    阴阳怪气的声音一听便是李达升,他正拥着一个风尘女子从楼上走下来,苏沫仔细打量之下,才发现他怀里的美艳女子是飘香院的凤飘飘。
    三楼的雅阁里,李达升非常友好的邀请他们,赫连珏沉面冷色,苏沫锁眉思索,是李达升?追其根源,她到底与此人有何过节,他非要一再害她。
    “来来……二位快请,今日难得都是熟悉的朋友,你们可都不要跟我客气了,呵呵……”李达升一手勒着凤飘飘的小腰,一边就向房外的下人嚷嚷起来,“把你们招牌菜给爷上来,还有那什么酒……叫兰香醉的……只管拿好东西过来,别替爷省着……”
    苏沫只觉李达升的口吻,活似一个暴发户,与他坐在一起,真丢脸!一拐便撞了撞身边的赫连珏,她低声道:“有事说事,我不想跟他久待。”
    赫连珏点头称是,再见她脸上有缕长发飘过来,便伸手亲密的为她捋了捋,苏沫因他亲昵的动作,以及突然生在凤眸中温柔光芒……使她小脸微微发红,竟有些不知所措的低下了头。
    凤飘飘把二人的互动作收进眼底,美艳的容颜上立即渗出恼色,身子渐渐的绷得死硬,拥着她的李达升会意邪笑,看着一脸异样柔情的赫连珏,“喜新厌旧虽是男人本性,但珏少怎能如此残忍,一点也不在乎眼前美女的心情呢?”
    话毕便邪邪的一勾凤飘飘怒色的美颜,不悦的凌了一下双眼,闪得急快,便轻笑起来,“飘飘当着我吃别人的醋,爷可是会生气的哟,你这美丽的小脸就适合笑,对着爷灿烂的笑一个,来来,合作一点嘛……”
    他调情的暖昧语气,使苏沫恶心的快吐了,但当事人却还乐在其中,有凤飘飘的‘乐意合作’,这里简直是一幕声色场所的情形。“爷,爷飘飘依你……依你,咯咯……”
    赫连珏安抚的拍了拍苏沫的双手,苏沫看着他,男人正要有事说事,可目光又不受控制的焦在雪颜上,他的不自觉下,目光变得越来越温柔,柔情都快掐出水……
    温情目光笼罩中的苏沫,越发的羞赧生窘,小脸不受控制的越来越热……越垂越低……苏沫觉得这是第一次在人前表现的如此孬。
    春心动漾的气息漫弥在两人周围,完全屏蔽了李达升与凤飘飘的调情淫秽之语。
    赫连珏俊美的面上有丝不自在,轻咳了一声,虽然回过了头,但手上却紧紧握住苏汪的双手。
    李达升虽然调逗女人很带劲,但一门心思却在对面二人身上,只因他二人的异样神色的转变,勾达女人的甜言密语越来低冷了许多,对着凤飘飘也心不在焉的合作,冷劣的目光露出阴霾之色,陪笑中的凤飘飘骇的禁了声,笑得僵硬又不自然。
    “爷……飘飘做错了什么吗,爷……”李达升掐在她腰上的大手,劲力猛掐,钻心的疼痛,使得女人一时支持不住,连连求饶却也不能摆脱他的牵制。
    赫连珏凤眸微眯,染上不愉,立即对李达升说道:“我与苏沫来找你是有事相谈。”
    “珏少怎能如此见外呢,我不仅与你是特别存在的兄弟情深,与苏小姐也是有很深的交际……”他故意顿顿,目光暧昧的盯着非常不愉的苏沫,手上一推便执开了凤飘飘,女人呼痛一声倒在地上。
    赫连珏却蹙眉看了眼苏沫,很深的交际?
    李达升故意暖昧笑道,“今日难得相会,怎么也得再续前缘不是。”
    苏沫怒眼横眉,瞪着李达升,狠不能一拳头打掉他的恶脸。
    这时下人们一一端上菜食,果真是很精美的名菜,但面对这一桌子的精致菜品,苏沫思起他在身上留下的印记,呕心的想吐,只听椅角吱一声大响,赫连珏急一手压住苏沫起身的势头,手用力的握住她变得冷硬的小手。
    他对李达升,冷笑道,“你所说的交际是恶缘吧,不然你岂会如此对苏沫下手,你的目的又是什么,只是玩劣作恶而已吗?”
    “这是何意,我怎么听不懂了呢?”李达升皮皮的笑了一声,似乎对此一点意外也没有。
    赫连珏眼上狞然射向他,沉声道:“我不是来警告你,是攻击!”一股危险的气息,带着强劲摄人的寒意!
    李达升渐渐散尽笑意,漠然的说道:“爷我不懂,是什么惹到二位,不过若有人要对付爷,哼,赫连珏,老子也不是吃素的!”
    苏沫立即厉声道:“不是声音大你就够强够厉害,没听过有理走遍天下吗?”李达升阴一眼对上苏沫,强盛的厉光,啪啪作响的拳头,似乎要苏沫碎尸万断般凶恶。
    “李达升,我就明白说,”赫连珏蓦的起身,把苏沫安置在身后,厉目泛冷,“你派人掳苏沫是有什么目的,我们不想多作计较,只是告诉你,”长指利然的钉向李达升,一股势不可挡的劲头。
    “你所做之事,不仅威胁到圣上的意愿,更对慈善会的运作有所阻碍,你我都不是傻子,更何况一切掌握在手的皇上,你的一时意气针对苏沫,不仅把你带入一个危险的境地,对右相府怕也会是个不小的撞击,而你们身后的人,难保吧……他当真会对你的玩世恭一再包庇!”
    李达升所为是要破坏苏沫的声誉,以达到他玩劣的本性,只是赫连珏不甚清楚,这二人是何时起的怨念,从苏沫的神情中,他也看得出来她对李达升没一丝好感,厌恶的神情,似已把对方当成一只臭虫。
    对苏沫他自信有一些了解的,以苏沫为人处事的态度,不像有故意与人作恶的劣性。对她的态度,赫连珏非常想知道真正的原由。
    苏沫曾经也有听闻一些关于她与秦芳的绯闻,早认定是绯闻,自然不会对其干涉,但不想这竟是李达升一手计划的阴谋,她也想过,难道李达升是为了萧美芳,所以一次次的为难于她?
    可是……她与李达升对峙过几次,以对他的了解,却不是如此简单的一个人物。萧美芳之于他,可能与这凤飘飘无异吧。
    那么他掳她的目的岂不会单纯,只是这话她不好与赫连珏说,李达升对她的种种,她又要如何开口说的清楚,因为连她自己都不明白,曾经在兰桂坊的那次交际,是他一时玩劣起意,还是与太子一派……
    给读者的话:
    真真每天都是三更,但手机上常常没能同步,给大家一个网址,这里同步很快,亲们可以上网看。
    正文 第179章暗生情波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0 本章字数:4424
    李达升自是不会承认派人掳苏沫,而赫连珏拿出跟踪传言的证据时,李达却说是没有管教好手下之过,当场便唤出赫连珏跟踪到的下属,一把尖刀执于一口未动的饭菜上,他说任凭赫连珏如何处置他的手下。
    大家心中都亮起一盏明灯,他不认帐也在情理之中,赫连珏只要说明厉害关系,苏沫是皇上的棋子,以皇上作盾保护苏沫,以此防范,谁敢再动她一毫一分,那可是与圣上作对。
    苏沫只凭着出事便对事,力争不会针对于人的这种态度,处理所有会面临的困难和危险。不过这次却要多谢赫连珏,有他对她的支持和维护,在面对外来的威胁时,她非常明显的感受到了安全和放心。
    他正在成熟,已有让人信任的能力,站在他身边,让人感觉到很踏实。
    赫连珏牵着苏沫走出兰桂坊,他回头的目光里透着担忧,目前不便完全清除威胁她的势力,为大势所趋,他只能作到此……她只淡笑一眼表明没事,一切在于圣意的走向,皇上要的是军民齐心备战,岂能因她而掀起内斗。
    她的聪明会意,及坦然面对危险的态度,使他钦佩又倾心……凤眸轻扬溢出动容的温情,凝视着眼中人儿,似已拥住了所有……苏沫红着小脸淡淡含笑,流露出丝丝骄羞的之态。他拉着她,紧紧的握住素白的小手,热切的目光相溶,似乎一切都不言而喻。
    两人骑马回苏府,洋溢着年味喜庆的大街,让二人有些流连忘返,似乎也就在此时,他们才发现这京城普通的大街竟也有游览的兴趣。
    “赫连公子……”这时前方急马奔来一位身着兵服的男子,他于二人面前下马禀道:“大将军令,请赫连少爷立即去城东训练营一趟。”
    赫连珏懒懒的唉一声,“苏沫,看来我没法护你回府了,老爹用这种阵势找我,肯定没有好事。”他正打马上前,对那小兵说,“苏小姐由你送回府,若有闪失,爷要你的小命!”
    苏沫急唤一声,“赫连珏,你等等……”他立即调转马头,扬声焦急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么?”
    大眼立即勾扬起来,笑面如花的说,“你要去干嘛,我同行可以吗?”
    他气息一松,放下心来,含笑说道,“不行,军营里女子去不得。”
    苏沫立即刁钻的道:“你连将军令牌都敢拿,带我进去又如何,再说我可不怕你老爹,走吧你嘞!”马鞭一扬,啪一声脆响,苏沫喝马先前一步,赫连珏执鞭的右手伸出,这一人一马可早就没了影儿。
    “我是去受罚,又不是吃喜酒,你赶来挤什么挤……”
    “嘿嘿……我要去的地方,谁也别想阻拦,再说儿媳妇去探望公公身体,我这是孝道,你岂能干涉,哼!”
    “苏沫……”赫连珏无奈的苦笑了一记,便挥鞭赶上她,又道:“我是去受罚,偷了大将军令牌那得军法处置,几十军棍下去不定就没……”
    “没没没……没什么没,这话我不爱听,你少在我耳边叨唠,烦不烦……”苏沫扬声喝马飞奔,直往城东大营的方向跑。
    无论她与他关系如何,或者还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存在,但是这人一直帮着自己,次次都因她而受罚,这一次还盗出大将军令牌……公公这人刚烈的很,赫连珏就算解释了什么,他的原则肯定不会动摇一丝丝呀……
    她都做好了挨罚的准备,这一次定不能让赫连珏一人承受后果。
    城东大营,这里专门训练士兵的军事要地,营盘四周监视严密,守卫森严。
    “站住,女人不能进营。”
    赫连珏一脸我说了吧的神情,看着苏沫一脸固执,突然暧昧笑道,“我不介意你用别的方式补偿,我让人送你回去,等着我可好?”他轻昵的勾起她倔强雪腭,大眼的目光微微闪了闪,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眼光流转之中唯有担心之意。
    轻笑了声,他轻声说,“放心,我不会有事。” 这一刻他只觉得很知足,莫名的满足之感,就算为她赴死,也热情的迫切之极。
    “赫……”她刚张嘴说话,软软的唇上立即贴上他粗硬的手指,他阻止她软声忧虑,不想她因他而焦愁了心,深深凝视着雪颜的当口,心中腾起一抹渴望,只想用他热火的唇代替手指的动作,他想吻她。
    “沫儿……你怎么来了?”这时营门里走出一身盔甲的刘子谨,他直眼看着异样相靠的二人,苏沫看他过来,立即很不好意思的退了两步,却又担心他误会了般,急急的看向赫连珏,小嘴才微微一张,赫连珏却不舒服的一把揽住了她的身子,完全安置在身侧,这才含笑的对刘子谨说,“我爹找我么,此时可在大营里?”
    刘子谨的目光微一闪,笑着看了眼他,以及微微向他点头招呼的苏沫,虽然她目光复杂,透出躲闪之意,但刘子谨却心头明亮,神色暗然的移开注视,只对赫连珏说,“快进去吧,大将军正等着你,不过你要小心。”
    “小心什么?”赫连珏玩味的笑道,手上却安抚的轻轻拍着苏沫的肩头。
    刘子谨道:“知道大将军的副将,那个叫王涎的人,是被上面的人推荐进铁军的,他的身份原来是右相远房子侄。”见赫连珏一点也未放在心上,刘子谨望了眼军营里,那里正有一队人过来,他立即低声道:“就是此人向皇上告你盗将军令牌,虽然只是训练营的令牌,但事关军事机密,皇上自当非常重视。”
    也就是说,赫连珏能轻易拿到大将军令牌,那么调集全国兵力的大将军官印,似乎也可以轻易到手!事关国家大事,赫连将军当时会气火攻心找赫连珏,却也是在情理之中,但赫连珏此时却一副胸有成竹的神色,只说,“苏沫,你放心,这家伙还动不了我……以及大将军府!”
    苏沫岂能放心,赫连珏并非军中之人,就算大将军有心包庇,说是他给儿子调兵戒严京城的,这又如何能让人信服,再说那些右相一派的文臣,最擅用诡辩,指不定是要给大将军按个什么罪,甚至是上奏弹劾罢免大将军衔……
    这时营中那士兵走了出来,打头的便是刘子谨口中所说的王涎。
    “赫连少爷总算来了,来人呀,还不请少爷立即进营!”此人二十几岁与刘子谨年纪、身高相当,长相清秀白净,只是那一双细眉长眼,总是透着算计人的恶毒光芒。
    这时营中那队士兵走了出来,打头的便是刘子谨口中所说的王涎。
    “赫连少爷总算来了,来人呀,还不请少爷立即进营!”此人二十几岁与刘子谨年纪、身高相当,长相清秀白净,只是那一双细眉长眼,总是透着算计人的恶毒光芒。
    赫连珏冷笑扬手,立即止住上前的两个士兵,他只深看了眼苏沫,“我不会有事,你相信我吗?”
    苏沫满面的担忧之色,手上拽着他不想放,只听他又问了一声,“相信我吗?”他很执着的盯着她,似乎只要她一个明确的答案,他便当真安然无事。
    “相信你。”不自觉眼眶却红了红,赫连珏蓦的灿烂一笑,大呼了一口气,神情激动的拥了下苏沫,“我想成为你第一个相信的对象,答应我…一直把此时的信任坚持下去。”
    苏沫愣神之际,他已放开了她,转身干脆的走进了营门,王涎冷冷笑了笑,挥手示意手下立即跟进,苏沫担心的跟了几步,是刘子谨阻了她的前行,“沫儿……”
    却被苏沫打断了话,急声道:“大哥,你要帮我看着他,他好莽撞的一个人,若有什么……你帮着周旋周旋,拖拖时间好不好?”
    刘子谨异样的看眼苏沫,见她收回了担忧的目光,他才微一点头,低着眼保证道:“不是相信他吗,那你就一直相信下去。”说完就黯然的转身离开,苏沫“大”了一声却未叫出口,刘子谨突然止住脚,半晌才回头,意外含笑的说:“我会帮他,你是我妹妹不是吗。”
    他笑容淡漠,透着飘忽不定的冷淡,让人看了有种伤心的感觉……
    苏沫一手抹了把脸,心头一团乱麻,为赫连珏担心了,有些自责,又为刘子谨在意了,有些难受……
    她以为会等很久,幻想过很多受罚的情景,也细细听着有没有呼喊声传来,可是不到一个时辰,大营里涌出一串人。
    “走开,走开……你是什么人,敢在这里东张西望。”走出来的侍卫出手阻止苏沫上前,这时后面上来的是五花大绑的赫连珏,看他全身上下到没有受伤的痕迹,苏沫一时也就安心了。
    “你们这是要把他送到哪里去,为什么绑着?他又不是犯人……”她跟前又多了一个侍卫阻拦,苏沫根本就走不到赫连珏跟前。
    “这女人是哪里来的,太无理之极,再不离开,休怪我们拿下你。”
    捆绑中的赫连珏突然喊道:“你两小子敢再动她一指头看看,爷岂能轻饶了你们……”他身边的赫连将军立即就对儿子厉道:“绑着你还不老实,还要老子堵上你的嘴吗……”
    “公公……为什么捆着他,你们这是要去什么地方?”莫不是拉着人秘密处理?苏沫被自己的乱想吓了一跳,“赫连珏你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掳我的是胡人吗,那你调动兵力禁城盘查也是为城中百姓安危着想嘛,为什么还要被他们罚,你和他们说清楚呀……”
    赫连珏不自觉的笑了笑,使得苏沫更加难看了脸色,正要再说他几句,就听赫连珏先叹息道:“苏沫,你说过相信我……”
    “我……”
    捆绑中的赫连珏是被王涎所押,一队士兵扛着长毛枪,个个都冷硬着脸,大将军也是一脸严肃,沉重的目光严厉之极,如此情形苏沫如何不担忧,他都是为了她……又如何不自责,于是急急的为赫连珏辩解,可赫连老将军却沉默以对,这更让苏沫担忧更盛。
    有她一时的阻扰,赫连将军未吭一声,这一队押解的士兵都滞在当场,营中不解其因的将士何止一二,都向这里涌了来,一时间这营中门口就涌满了士兵。
    “大将军这是怎么了,为何把珏少捆了起来……”
    “将军令呗,切……为一个死物而责罚根本没作错事的人,这让人真不服气……”
    “你们不知道,这适才就要在营中罚珏少,可珏少一点也不解释,只说一切都是他所为,还说他不是军营中的人,大将军没有权力责罚他,这不珏少自已请命要让皇上断决,这么一来,事可就闹大了,皇上还不知道要怎么罚人呢……”
    苏沫听闻这些人如此议论,反而担忧的心缓缓的放了下来,赫连珏如此做是为了赫连大将军……
    “这是怎么回事,军营重地怎么如此混乱!”苏沫被身后的厉声吓了一跳,才说转身,就看到周围的人都矮身跪下,呼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苏沫快速瞟了眼身后的人,确实是燕皇本人,吓得立即也跪了下来,刚才那眼只看到燕皇一脸严肃、气势威严,看来当真是注重这起事件,只望赫连珏如此做会是明智之举。
    “都起来。”只听威严的声音响起,所有人再三叩谢圣恩,这才一一站了起来,赫连大将军立即上前说明原因,这时燕皇一手挥开了大将军,便直接走到长身而立,虽然被捆绑着,却坦然自若一丝骇意也没有的赫连珏跟前。
    “是你小子做的?”燕皇面色阴沉,威严十足。
    正文 第180章危险人物1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0 本章字数:2174
    赫连珏面无表情,直接承认道:“除了我,谁还能有这本事。”苏沫听闻,立即对赫连珏一阵龇牙咧嘴,怎么就这么不驯呢?这可是皇上!
    燕皇突然笑了笑,凌厉之色蓦然浓烈,“嗯,有胆识,敢作敢当,是我燕国血性男儿。”赫连珏也笑了笑,诚恳的单膝跪下,“一切皆因我而起,请圣上只罚我玩劣不驯,莫要因小人之言,而牵及无辜,中伤在下父亲名誉事小,破坏圣上与父亲谋划的战事,却是让赫连珏死一万次也无法赎此大罪。”
    “嗯,脑子也好使,还知道现在说什么话,最让朕听着顺耳……”燕皇淡淡的说,面上沉沉的却透出松动之意,适才的凌厉之色渐渐歇下。这时一旁的王涎见势头不对,立即躬身跪道:“皇上,赫连珏偷将令,私调军队,此次虽有抓胡人之托词,但若下一次,谁又能保证,他会不会拿大将军印为一己之私擅自调兵……”
    苏沫听闻,只觉危险非常,立即看向燕皇,他面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不过眼底却又再次闪进厉光冷色,赫连大将军见此,立即就道:“皇上,是属下教子无方,如今我已捆绑上他,请皇上按律治罪于他。”
    赫连珏却淡淡的笑了笑,缓缓的抬起头寻到苏沫所立的地方,在看到双眼水红的苏沫时,凤眼里射出异常温暖的光芒。
    王涎听大将军所言,知他故意如此说,目的却是要为儿子开脱罪责,心中腾起冷笑,这次是由不得你大将军一手遮天,得意的撇了眼赫连珏。
    “如今我国与胡骑势成水火,若对方误以为这是军事上的动向,而突然对我国发起攻击的话,可是威胁之大呀,所以赫连珏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属下代表全营将士,请求圣上严惩这偷将令之人。”
    “圣上英明,严惩偷将令之人,严惩偷将令之人……”这时周围的人士兵,竟然有三分之一的全跪下大声附和王涎。
    “圣上英明,严惩偷将令之人,严惩偷将令之人……”这时周围的人士兵,竟然有三分之一的全跪下大声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