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圣上英明,严惩偷将令之人,严惩偷将令之人……”这时周围的人士兵,竟然有三分之一的全跪下大声附和王涎。
    轰隆的喊声,激得人心慌意乱,没有附和的人你看我,我看你,这才把并不当回事的责罚,看重在眼里,先前明明都想着赫连珏是大将军之子,那也不过小惩大戒一番便了事,可王涎那一串话下来,以胡人作借口,那升级成为军国大事,这就要治赫连珏一个死罪,简直轻而易举。
    “住嘴,你们不要在这里煽动人心,赫连珏是为抓掳我的胡人才调的兵,此事与他无关,我苏沫才是罪魁祸首。”苏沫缓缓的走出人群,此时见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燕皇也凌目射向她,苏沫只觉胆都颤痛了。
    “苏沫见过皇上。”她先向燕皇施了大礼,面朝下跪在地上,心思不断地翻转,她要如何才能帮得到赫连珏呢?
    燕皇深看了眼赫连老将军,会意的目光透着凌厉,赫连老将立即身一躬,一声也不敢吭。燕皇对苏沫笑道:“苏沫先你起来,告诉我,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赫连珏直直的望着苏沫,与她慌乱的目光相撞,担忧、难受、实不想看到有人为难她,于是扬声打断苏沫的要回的话,“皇上,她一个女子能懂得什么,盗令牌全是我一人顽劣所为,与她人一点干系也没有。”
    “朕想听苏沫说,赫连珏你退下。”王涎立即抓下赫连珏,苏沫蹙眉看了赫连珏一眼,便对燕皇诚挚地道:“皇上,我知道若以此责罚赫连珏,定是难留他一线生机,但军令如山,更何况……”
    她沉眼扫着适才吼声阵阵的众人,“更何况还看似民心所向,大势所趋……皇上若不杀鸡儆猴,以后又当如何管理燕军,没有完整制度的燕军军队只会是一盘散沙,岂能成为一支拥有强大战斗力的铁军,若没有铁一样的军队,我燕国拿什么与胡人抵抗……”
    燕皇沉敛的目光透出精亮的光芒,突然笑着接话,“依苏沫如此讲,那这赫连珏确实是难逃一死呀。”
    众人听闻,面色各有不同,除了当事人,唯有赫连老将军不为所动。
    苏沫盯着燕皇,尽力表现出沉静的神色,她立即跪拜道:“所以请皇上以国家军事为重,对赫连珏当然要惩要罚,却也不能轻放了罪魁祸首的苏沫。”
    赫连珏听闻,忧急的神色却渐渐平缓,俊美绝伦的面上透出耀眼的灿笑。
    “哈哈……赫连珏呀,朕也难得和你小子玩闹一回,如此可以了吧,朕给你指的这丫头一心都向着你,而且还要带你受死,哈哈……这下你可还会再埋怨朕呢?”
    燕皇这笑声出来,使得众人全都惊讶的合不拢嘴,其中便以苏沫为最,她不信的看着笑呵呵的燕皇,从来沉敛威严的皇上,会与赫连珏连手捉弄于她,这可能吗这?
    赫连珏身上猛一抖,立即击退押解他的王涎,那些与王涎一起要治赫连珏的人,全一副噎住的表情,这算什么,他们适才简直犹如跳梁小丑,而领头的王涎更觉不平之极,于是刚爬起身的他向跪向燕皇。
    “圣上,他是盗将令之人,岂能如此儿戏了事,这让众人如何心服呀?”
    赫连珏身上的绳索已然被人解开,他走到王涎面前,对他冷笑道:“你咬着盗字不放,可知我并非盗将令,而是由皇上亲自授我权利,全力缉捕要犯、打击不法份子扰我民心,专抓那些好煽动事非,乱我军中安宁之人。”
    众人听闻,立即骇然不已,适才吼声阵阵的所有人立即跪了下来,齐声愧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呀……”
    给读者的话:
    亲们179有修改,大家重新看看吧,
    正文 第181章危险人物2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0 本章字数:2276
    第181燕皇手段
    燕皇为与胡人一战而备战的决心,是任何事也不能阻扰的。
    朝中与军队里这些不安定因素,是安抚的安抚,抹平的抹平,这次是由苏沫之事作引,当赫连珏无法及时通知军营中的赫连将军时,便直接入宫见了燕皇,是燕皇授意他“盗”这大将军令,目的当然是面前这串不安定因素。
    燕皇叹气道:“王涎,你等已不适合呆在铁军中,下来全权由大将军安排你等的去处。”是叹息,也是伤心吧,面对这些抛家弃子为国效力的将士,万中选一挑出来的铁军成员,皇上也是一个有血肉的人,对他们一直存有敬重之心。
    但他们心志不够坚强,使他失望之极呀!
    燕皇把一个纯粹、铁一般的军队交给赫连大将军,接下来一切事由大将军作主,离开时有些暗然神伤,叹息不绝。
    赫连大将军走到赫连珏跟前吩咐几句,便以号令召集所有铁军将士,其中刘子谨回营之际,深深的看了眼有些呆滞的苏沫,冷淡的转身进了军营。
    “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想让你当猴子一般耍……啊……”正气恼的说话,赫连珏却灿笑的给她一个熊抱,“苏沫,你刚才太勇敢了,我喜欢!”
    苏沫脸一红,窘中生怒,一把推开了赫连珏,“我却不喜欢,你与皇上玩什么把戏,为何会以捉弄我为借口,而把这些人……”
    王涎等人已被赫连大将军命人押走,铁军营盘必须要一个纯粹的环境,若铁军成员一心二用,不能彼此信任和配合,便会成为以协调为主,攻其不备、战无不胜的铁军军队最大弱点,有弱点的军队在面对敌人时,又与一般军队有何差别。
    苏沫听过赫连珏的解释后,只对他说,“我可以理解,若换成别人作引,我也会如你们一样笑看一场戏剧而已,但当事人是我,所以请尊重我的心情,这时我不舒服,很不舒服……所以赫连珏,我想一个人静静,这就先回府了……”
    苏沫气阴沉个脸,瞪了赫连珏一记,上马扬鞭,大喝一声立即就飞奔而去。
    赫连珏哈哈大笑,深深的看着苏沫的后背,允许你再一次的躲闪,苏沫,你的心是我的,所以下一次,你休想再逃离我身边。
    分割线
    外面纷乱纠结着她,回府里也不能安稳一刻,绿珠早派丫头候着她回府,她因被萧氏一顿好打,如今卧病起不了床,苏沫亲自去看过绿珠,萧氏确实残忍之极,趴在床上的人整个背部和臀部血肉模糊,大夫说绿珠伤及骨头,怕是要躺到年后,若恢复得好还可,若不成……怕这人也不成了。
    苏沫心里又是怨怼,又是自责,特别交待了老易寻个好大夫为她治病,幸好的是,老易说公公的军中就有一个能人异士,专门治这种伤筋动骨的症状,苏沫便决定隔日亲自去赫连府一趟。
    傍晚时候,秦芳又找到她,经过几日暗查,确实找不到萧氏藏存银的凭条。为此事,苏沫与老易商量到深夜。
    那日去向公公请了军医来府里,当时就被赫连老夫人一顿教训,当然是因为盗令牌之事,老夫人郑重的对苏沫讲,大年佳节是一家人团圆的喜庆日子,她说请求苏沫不要再弄出是非,再要赫连珏又为她善后。
    虽然听着不舒服,但外面忙碌着慈善会的事,府里与萧氏斗法,苏沫的日子过得还真热闹,转眼就是大年除夕,倒把这不快的心思丢到了天边去。
    这种团聚的日子与上世一人过新年还是有些不同,虽然仍然是一个孤儿命,但现在苏沫身边有好妹,还有阿青这个别扭的小弟,突然觉着有种家的味道。
    除夕这天早上,平安巷的百姓专门派了代表来看望苏沫,都说团圆时节,人人都呆在自己的府里,一家人团聚的好日子,苏府里却正进行着另一番意义上的“一家团聚”。也许老易看出苏沫孤冷的心境,所以便大开宴席,苏府周围的人家,以及平安巷的代表,府中厅里整整坐了十几桌子宾客。
    大家热闹得很,暂时抛开所有阶级观念,有说有笑的聊着年话,报着新年之喜,平等快活的言谈,让苏沫都有些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平等的世界,她的命运完全有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
    却也有些美中不足,恐是知道今天府里人多还是怎么的。萧美芳又发神经的说苏沫囚禁她,要去告苏沫限止她人身自由,并且说什么杀人偿命的……她也够皮厚的,竟然为她流掉的孩子抱不平。
    众人听闻唏嘘不已,都说这表姐妹二人,为何这性情竟差这么多什么什么的……虽然都是维护苏沫的言辞,但被萧美芳打扰了好心情,苏沫也不愿意的,正差人去制止萧美芳胡言乱语,便听到她扬声又喊了起来。
    “苏沫你也不过是个不要脸的婊子,别跟老娘装什么好心,哼,你骗骗外人倒还可以,却怎么逃得过我的眼睛,哈哈……你们都不知道吧,苏大小姐和她的护卫不清不楚的很呀,不然怎么会让护卫脱了衣服暖着她,不就是怕她冻死了,小白脸没得依靠吗,哈哈……”
    在宴会场的所有人立即禁了声,人人都看着苏沫及其她身后的秦芳。
    “白天里,他们二人还亲密地练什么箭,哈哈……那就是遮人耳目的障眼法,他们就是一对奸夫淫妇……”
    大厅里,鸦雀无声,苏沫身旁的阿青,突然就黑着脸站了起来,“她胡说……”苏沫赶紧拉住他坐下,此时,不能解释,若她多说什么,只会显得更加有理说不清,最好的方法就是置之不理,谣言自然会不攻自破。
    老易立即吩咐下人说,“还不去看看又怎么呢,这些大夫到底有什么用,没一个能治好表小姐这疯病……”
    众人听闻老易这种似解释的话,都诺诺的干笑附和,而被谈论中的两个主角,却是一点神情变化也没有。
    正文 第182章醉酒反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0 本章字数:2496
    老易立即吩咐下人说,“还不去看看又怎么呢,这些大夫到底有什么用,没一个能治好表小姐这疯病……”众人听闻老易这种似解释的话,都诺诺的干笑附和,而被谈论中的两个主角,却是一点神情变化也没有。
    苏沫好言好语只说着庆贺新年的话,一杯杯酒敬给各位来宾,果断又利落得很,众人看她是非常洒脱的一个女子,有种敢作敢当的气势,时间一长,倒都把萧美芳的话当成了诽谤而已。
    待下午宴会闭时,不少人都忠告苏沫,像萧美芳这样的人,应该交由萧氏族人处理,这等伤风败俗的女人,怎么还能厚颜无耻的苟活于人世……
    苏沫有些醉意,平常里的压抑便有些土崩瓦解,趁老易忙碌着府中事宜的时候,她一手抓着秦芳,二人便直接朝萧氏母子几人院里过来。
    “萧美芳,你个死女人给我滚出来……”
    秦芳本有意挡挡她,但又觉主子一直压抑心中不快,难有一吐怨气的时候,便也随着她,来到这里只是更加小心的护在她身侧。
    苏沫踢开萧美芳的房门,里面萧家母子三人都在,他们到快活,正喝着小酒吃着她苏沫送来的菜,还恬不知耻地辱骂着她。
    “苏沫,你越加没规矩了,进房也不知道敲门吗?”
    苏沫摇摇晃晃的走到萧氏跟前,手指指着她,“你他妈的放屁,什么规矩不规矩,我一没杀人放火,二没有巧取豪夺,这里是我的苏府,倒是依你萧家个什么规矩,哼……”
    “你……”萧氏眼中盛出阴狠之色,秦芳立即护于苏沫跟前,有些摇晃不稳的苏沫立即就抓住秦芳,对萧美芳冷笑道:“你呢,女人你吃饱没事干了是不,再这么叨叨胡说,我就把你送去萧氏族堂,让外面那些人一口一团唾沫淹死你……”
    萧美芳却一点怕意也没有,她娇媚含笑,口中哟一声,打眼看着秦芳道:“秦护卫,你还真是个攀高枝儿的,如今是傍上有势力的主,就把你我情意全部抛光了么?”
    这话说的直让萧长亭皱眉,他就一个读死书的呆子,平常学的也就是规矩礼仪什么的,对这萧美芳的作风,早就不顺眼得很,此时萧美芳又诬陷起苏沫,竟让他平生出了胆子,对萧美芳责道:“你就少说两句,这话倒是好听不成,若真是进了族堂,你的小姐可都会保不了了。”
    萧美芳那个气呀,被自个儿兄弟这般说,她便口没遮掩地嚷嚷道:“怎么,萧长亭,你现在看她长得漂亮了是不是,还是和秦芳一样要巴结起人家有权势的主呀,你要么就直说,别用打压亲姐的滥招数来讨人的欢心,哼!”
    萧长亭你你你了半天,也未说出一句驳倒她的话,倒是面对醉眼朦胧、娇柔妩媚的苏沫时,不期然的红了下脸,萧氏见此,立即在心里骂儿子没用,便一把扯了萧长亭,她对上苏沫就恶言道:“你都把我们囚禁在此了,还不让人说一句话不成,如今这里已不欢迎你了,请苏大小姐立即离开。”
    这句话苏沫真想立即回敬给萧氏,心头一股子恼怒便由着背脊往上蹿,直攻上了脑门儿。
    “你和朱家的阴谋我早一清二楚了,想要并吞我府中家产,你们没门儿……”
    萧氏凌了凌眼,半晌阴狠的算计,便道:“我听不懂你发什么酒疯,这里不欢迎你,请回!”
    “哈哈……姑妈呀,我都替你可惜哟,你千辛万苦坑来的银子,却要白白给别人分一半,还要搭上表哥的终身幸福,姑妈难道你不觉的怨吗?”
    “出去,你立即出去……”萧氏阴着脸一意赶人,但心下却乱成一团,苏沫所言真正说在她的心上,如今朱府已查明这批银两的出处,自然是要见者有份了,这对萧氏来说如何能满意了,更重要的是,朱府一心与萧长亭结亲,其实多半是看在有苏沫的份上,作商人的哪有不想与朝中有势之人挂勾的。
    只是朱春艳的父母还不清楚,如今天萧氏已与苏沫势成水火,要对方死的心都有了,又怎么可能为这没边的亲家,而给朱府搭桥牵线不是。
    苏沫冷冷的甩开萧氏,“可是,我更为你们悲哀……呵呵……你坑苏府的家产却不敢明目张胆的花用,姑妈,我会天天都盯着你的行踪,只要你敢去朱家钱庄取银子,立即……”她带着醉意,手上笑呵呵的指着萧氏,“我立即就带官府的人抓你……”阴冷的声音带着狠劣,萧氏不期然骇得往后退了一步。
    苏沫呵呵一笑,有些狂妄的道:“以为我就拿你们没办法了吧,哼,从一开始我便没有把你们放在眼里,所以……”她叫秦芳,“把她们院里的丫头都撤了,我苏家没有必要再供给他们吃穿用度。”
    待萧氏三人下正要驳抗之际,苏沫厉眼瞪住萧氏,“打今儿起,不再劳烦我的好姑妈操持府里的事物,既然绿珠被你打得半死不活的,那么苏府全由我这个大小姐管理,至于你们三人嘛……”
    “苏沫你不要太过份,我为你苏家忙碌半生,你爹若在世的话,也不敢这么对我。”
    苏沫立即恨道:“好,就当你为苏府做牛做马半辈子吧,我会叫人把后院收拾出来,你们三人都搬到那里去,免得听到什么诽谤我的话,再不顾及什么情面,打你们出苏府。”
    萧美芳一直狠狠的瞪着苏沫,一直嘴上不饶人的她,到让苏沫有一点意外,带着酒意,苏沫却也未多想。她吩咐完所有的事,便摇晃着离开,秦芳立即跟随其后,不过萧氏与萧美芳那恶毒的目光,让他多留了一份心思。
    萧氏手上一把推掉了所有碗筷,气冲的狠道:“若不是什么时机没到,我岂能放任她如此嚣张!”
    “哼,再忍忍吧,我们会有出头的一天,举时,我定要苏沫加倍偿还,我受的污辱……”
    萧氏立即急问起女儿,“到底是谁在为你出主意,为何从未见他露过面?”
    “一个高人。”萧美芳阴沉冷笑,“放心了娘,我正按着她教我的一步步,把苏沫逼入绝境,她为我出的主意特别高明,苏沫众多把柄全捏在我的手里,只要认定的时机一到……娘,我们的好日子绝对不会太远。”
    “可我不明白,你所说的高人,为何会帮你?”萧氏总是怀着一份担心,那朱家钱庄的存银一天会到手,她便一天不得安宁。
    “因为她的身份也是要苏沫死,苏沫不除,她比我们更加难过。”
    正文 第183章套用良计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1 本章字数:2768
    “大小姐……”老易是听闻苏沫与萧氏当面闹翻,于是特别过来看看情况,他正走近萧氏一家的院门口,苏沫正从里面摇晃着走出来。
    “老易,跟我去书房。”出了萧氏的院门,苏沫一改醉意朦胧之态,清明的神色如何看也不像是喝醉了酒。
    秦芳听命守在书房门口,屋中苏沫请老易一同坐下,老易一路过来,便也思虑清楚,这时便了然的道:“大小姐是故意打草惊蛇,让萧氏一家自乱阵脚?”
    “老易莫要笑话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当然……”她腼腆的笑了笑,尴尬的又说,“我还是管不住这脾气,那些诽谤我的话,气的我胃都痛了。”
    老易含笑道:“人之常情,小姐能在盛怒中如此冷静的处理此事,这般的平稳性子,就是在男儿中也是少见的很。”苏沫腼腆的笑了笑,有老易肯定的支持,此时也安了安心。
    “明天开始,萧氏一家的行动,我想都不再过问了。”
    老易听闻,疑惑的哦了一声,苏沫苦笑了下,告诉老易,“这也是今天才学会的招术……”苏沫起身亲手为二人倒了热茶,手上递给老易一杯,而老易一直盯着她,敬待后文。
    “把他们看得再严,肯定还是会出事,反而还给我一种错觉,他们是在我的掌握之中,待真发生什么事的时候,定给我个措手不及。”顿了下,燕皇整顿铁军所用的计策,若套用在顽固的萧氏身上……
    老易心中立即跟明镜似的,也来了精神,“若放任他们自由行动,说不定还好瞧出什么蛛丝马迹,小姐,你这招可真高明。”
    苏沫笑了笑,心里却透着苦,高明的人是燕皇,他只用赫连珏盗将令一事,便清理出铁军里有二心的人,只期望此法用在萧氏身上也可以凑效。
    老易见她不是很自信,便鼓励的道:“小姐,你放心,萧氏不足为患,若你这一招还不见效的话,我有最后的法子逼她交出苏府家产。”
    这是最后一记狠招,不得已之时他也不会用。
    苏沫惊讶的看向老易,一直以来此人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万能的,如今只剩空壳的苏府,老易仍然能够轻易支撑下去,她早对他佩服之及,有老易作后盾,苏沫立即生出更多自信。她有信心肯定越是威胁萧氏,萧氏越会紧张那笔银子,这当中朱家也不是个善主,那么萧氏肯定会想提出那笔银子,而她只要一动作……
    老易看她恢复自信的神采,温和的眸中含着笑意,他起身道:“小姐,那此事便先依你之法去办,小姐亲自想法子拿回苏府的东西,老爷若在天有临,肯定会非常欣慰了。”
    苏沫自然欢喜别人的肯定,笑眯眯的大眼放松了许多,突然又记起一事,便对要离开的老易说道:“趁这天还未黑,老易你亲自跑一趟,替我去见位故人。”
    “请小姐吩咐。”
    苏沫微笑的扶起他微躬的身形,“你与我这么长时间相处,便也明白我是什么样的性子,若再用这种恭敬的语气,分什么主仆的话,我可是真要生气了。”
    “是,小姐,碰上你这种主子,却是老易一生中最重要的贵人。”
    苏沫笑了笑,便说出要他去办的事,“知道皇上身边的红人卓一然吧,我要你去拜访的对象就是他。”
    老易异样的看了眼苏沫,不相信她也是攀龙附凤之辈。
    她只笑了笑道:“我以前曾是他的学生,本来应该亲自造访,但总是男女有别,我可不想再听什么流言蜚语,所以便请你代我去看看老师……当然了,也是因为他如今这身份原因,无论如何多交一个朋友总是多条道,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心慌意乱的似要发生点什么事,所以这心思也就多了不少,免不得也与大家同样俗一回。”
    老易会意点头,知道苏沫这段时间出了不少事,她会担心胆怯也属人之常情。苏沫便说送卓一然的礼物全由老易打理,倒也不是她要与人相交却不诚心,只是想着这二人都是清高孤傲之人,必定也是臭味相投才对。
    老易自然明白苏沫的意思,他对这个卓一然也是有所了解的,不过最为京城里乐道的便是他拒收贺礼的作风。当然,与苏沫有一般心思的人何止一二,其中不乏达官显贵,但是这个卓大人在腊月二十六朝中刚放假之际,便紧闭府门,是谁来访也不会见。
    这不,今天越王也想着平常卓府送礼的人太多,大年三十这天,以他一个王爷的身份,肯定能接交上这个卓一然,却不想他都在府上候了一个时辰了,只听下人们说卓大人正在忙公事,没有时间接待他,这对于一个王爷之尊的人来说,岂不大失了颜面,越王气恼的离开卓府,巧的是他刚走出来,这老易便一手抱着一大盒礼物进门去。
    “我说你哪家的下人,快走开,走开,这家老爷连本王都不见,又如何能见你的这个死残废……”
    老易却并不理会,挺直了脊背绕道而行,独臂抱紧礼盒,直接在卓府的大门上敲响了。
    越王在卓府已生了一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