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说你哪家的下人,快走开,走开,这家老爷连本王都不见,又如何能见你的这个死残废……”
    老易却并不理会,挺直了脊背绕道而行,独臂抱紧礼盒,直接在卓府的大门上敲响了。
    越王在卓府已生了一肚子气,这时又对上一个无礼的低等人,这心中的恼怒立即就翻腾了起来,他倒不急着离开了,转身就看着吃力敲门的老易,待老易在卓府碰一鼻子灰时,他才要狠狠的挖苦他一番。
    “请问先生你找谁?”房门眼中了然,已不知道为访客开了几次府门,但是态度上却仍然是恭敬有礼。
    老易便道:“在下是苏府总管,奉我家大小姐之命拜访卓大人。”
    房门立即回禀,“实不好意思,我家老爷早就传下令来,这段时间一律谢客,总管大人可能是白跑一趟了。”
    越王就立在他们身后,看着这种情形,突然觉得适才所受的气也淡了不少,这卓一然还真是个异类,若当真谁都拉不近你,本王便也可以高枕无忧了。正待他转身离开之际,突然听到府里有人声响起,“苏府?哪个苏府?”
    “禀大人,我家大小姐芳名唤作苏沫,曾是大人您的学生,如今正逢新春佳节之际,特命在下代她来拜访你。”
    “哦,是苏沫……”里面的声音顿了顿,越王正不信的转身过来之时,就听卓一然说,“请客人进来说话……”
    “卓一然……”越王恼怒的瞪着关闭府门,一个堂堂王爷他置之不理,这就府里的一个下人,却被奉为上宾……
    越王此时只觉一股滔天怒火冲上了眼,从来最重颜面的他,如何能就此了事。
    “他刚才说是…哪家派来的下人?”“苏府”?越王突然想起这很熟悉的姓,跟随在他身后的随从立即禀道:“苏府的大小姐,也就是圣上指婚的那家小姐。”
    “苏沫……”哼,是她……
    正文 第184章出事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1 本章字数:2568
    “他刚才说是…哪家派来的下人?”越王突然想起这很熟悉的姓,跟随在他身后的随从立即禀道:“苏府的大小姐,也就是圣上指婚的那家小姐。”
    “苏沫……”哼,是她……
    随从立即上前献计道:“殿下,苏小姐如今可是京城里的风云人物,就是连吴王殿下也与她相交,在下看来,不如殿下你也……”
    “也?哼,她能与卓一然交好,再以这几次对她的了解,这个苏沫肯定也是块臭石头,本王岂能再送上去丢自己的颜面。”
    随从看他面上阴霾,目光透着算计之色,立即献媚道:“她也就是靠慈善会提了身价,殿下若你信得过在下,这事便交由我处理,一定给你办得漂漂亮亮的。”阴冷的脸色,算计的对象自然是苏沫。
    不能拉拢做朋友,便是对立的敌人,这是越王一惯的作风。
    越王笑看了他一眼,一巴掌拍在了随从的脸上,声音冷冷的低道:“花九,你小子若把事办砸了,看本王如何饶得了你。”
    随从花九立即回道:“肯定办得妥当好看,殿下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越王冷笑了声,转身便往前去,花九真真的盯着他看,微眯的细眼,绽裂出狠冷的光芒。
    人人都知道他叫花九,其实他真正的身份是败落贵族的大家子弟,曾经他花氏大族也是响亮一时,如今却家道中落,排行老九的他却不屑与寒门子弟相交,于是千方百计巴结上越王,他一心为光复花氏大族的荣耀,甘愿只做越王身边的一条狗。
    一条专门咬人害命的狗。
    除夕夜,按规矩是要守岁,好妹与阿青很投缘,两人嘻嘻哈哈的闹笑着,守候着这慢长的黑夜似乎也不是那么难熬了。
    夜里四更时分,苏府的大门上传来一阵焦急的敲门声,待老易来报时,苏沫才知晓平安巷出了大事。
    “那分下来的米粮,全是我一袋袋检查过,怎么会有吃坏人的烂米呢?”苏沫焦急不已,披了袄子就跟随老易往平安巷里赶。
    老易平稳的吩咐下人去请熟悉的大夫同行,另外又差人上报长公主府,一切事做毕了,这才驾起马车,秦芳护行,与苏沫以及非要跟随的阿青,几人一行全往平安巷里赶。
    吃坏肚子的是一家孤儿寡妇,母亲与孩子全都口吐白沫,呈现出中毒的迹象。
    随行的大夫检查完母女两的身体,对苏沫道:“会长,这两人还有救,但是这里人太多,最好让闲杂的人都出去。”
    土棚子的房子,挤了里三层外三层的百姓,苏沫好言相劝,一再做了保证,这才劝得他们都回去了,这些人刚走,华荣公主便亲自来了平安巷。
    “苏沫,情况到底如何呢?”华荣公主还在门口就问道。苏沫与老易一起迎了过来,正要施礼,华荣公主立即道:“这时候就不要在乎这些,赶快告诉我这人到底救得活没有?”
    “已经确定是中毒,大夫正在竭力抢救……”苏沫正焦心回禀,华荣公主却眼上一厉道:“什么中毒,她们是生病了,你最好记清楚这一点。”在苏沫惊愕的目光中,似乎已从华荣公主严肃的表情里领会了什么……
    怔愣之下,她身边的老易立即就道:“他们确实是生病,一时着急便来找苏会长救命,长公主殿下与苏会长为了平安巷百姓的安危,除夕之夜全候于这里,这可是他们天大的荣幸呀。”
    苏沫听着这陌生的赞美之词,只觉飘飘忽忽的好不真实,但她已本能的附和长公主的说词,这母女俩救不救的回来,都不能传出慈善会分发的物资出了问题,即使是苏沫自己想查一查也不能……因为,她……没有这个权力!
    接下来,安甄公主与赫连珏也赶来这里,长公主与苏沫正坐在小院里等着房中的结果,两人边向长公主问了安,便问了事由经过,不用长公主说明,苏沫便静着脸,平述的说是人生了病,并没有中毒。
    赫连珏看她神情有异,便走至她跟前问候了一声,“沫儿,累了吗?”
    她听闻,抬起头望着他,他关心的神情,以及那宽阔的肩膀,此时的苏沫好想借来靠一靠,心里也不断应着他,是呀,好累,我真的好累,但是在嘴上,她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淡淡的转过脸。
    原来,忠义慈善会以及她……都只是别人玩在手中的一颗棋子而已,她想把这慈善会作为已有,为她苏沫壮大势力,恐怕还需要付出很多……很多……
    这一刻的失望,真的让她好累,累得眼睛都红了,而面对她的顾主们,尊贵的公主殿下,她却什么也不能说。
    这时房门打开了,老易急步走向苏沫,高兴的说,“救过来了,救过来了小姐……她们是因为房子里老鼠在猖獗,所以到处都摆着老鼠药,小孩子又不懂,这不,就丢进了米缸玩……”
    苏沫只听到中毒的母女俩都没有事,一颗心便落了地,至于后面老易要如何编撰,已不在她的在意之中,她轻轻起了身,向长公主及安甄公主行了礼,这就带着护卫秦芳要离开,走了两步才想起少了一个人,于是到处唤起了阿青。
    “我在这里。”阿青是从小院中的厨房里走过来,适才长公主他们的话,他全听得清楚,若不是苏沫一直唤他,他想……他再不会与这些人相处。
    “苏小姐,谢谢你照顾我这些天,阿青也大了,什么事都懂了,所以是时候回来……回到我应该在的地方……”
    阿青淡漠的声音,透着再明显不过的疏离,赫连珏正疑惑之际,就见苏沫淡然的笑了笑,很苦,她涩声说,“那好吧,你怎么想都成,最主要的是你想着什么,便去做什么……”
    而她想着什么,却从头至尾都被限制……越是如此,却越让苏沫心里坚定非常,她要抓住慈善会,更要从根本意义上做好慈善会!而她与慈善会的生存之道,已是时候好生想一想。
    “苏沫……”赫连珏跟进,担忧的目光紧紧随着她,若不是赫连老夫人看得严实,又下了死令……她有事,他岂能不在她身边。
    苏沫滞了下脚,只道:“我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和无奈,所以我懂你,希望你也明白我,此时我只想一个人呆着……抱歉!”
    正文 第185章拜年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1 本章字数:2512
    大年初一早上,噼里啪啦的鞭炮响彻了云宵,其实苏沫一晚上都没有睡好,听好妹禀老易过来了,她便立即起身迎出了门,“老易,那对母女脱离危险了吧?”
    “没什么大碍了,这个时候都用了食物……我走时让府里下人在那里照顾着,若有什么事他们会立即回报的。”
    “那就好……”苏沫叹了口气说道,矮身坐了下来,一时也不知因什么事出了神,老易见此,便问道:“小姐,还是为昨夜的事忧虑?”
    苏沫笑了下,淡淡的道:“有什么忧虑的,应该怎么样便是怎么样,你不也是说了吗,她们是误食了老鼠药。”
    老易张口欲言,最终还是说了,“小姐,这对母女确实放了老鼠药在屋里,她们和平安巷的人也听信了我的说词,但是此事却绝不简单呀……”
    苏沫何曾不知晓,这也是她一夜未睡的原因。
    “自从小姐你担任了这会长一职,平安巷里这几百口子人,可全成了你的负担了呀……若真有人要陷害你,像昨夜的事,害你可是易如反掌……”
    苏沫怔怔的没说话,而屋里的好妹听闻,已吓得哭了起来,“小姐呀,你不当这会长了好不好,呜呜……”
    “哭什么,这么没有出息,”苏沫为她抹了眼泪,笑了笑说道:“其实无论做什么事都存在风险,老易这么说那也只是万一而已,既然咱们能想得到,那别人以及平安巷的百姓们也会想到,我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心里可明亮得很,再说了,我也不是个傻瓜,等着人家来陷害不是。”
    苏沫沉静的看了老易一眼,面上并无慌张的神色,老易轻轻松了眉头,也点头道:“这确实只是一个可能,如今出了此事,我会如此提醒小姐,就是要说这平安巷的担子,你得多做一层保障,不能再出什么事都由你一个人承担。”
    “我是会长,我不承担谁承担。”苏沫驳道,面上冷了几分,又道:“慈善会的会长是我,是我……老易,你能帮我吗?”
    一语双关,老易惊讶于她话中的深意,不信的道:“小姐,你是想……”脱离皇上的控制,这可能吗?
    “哼,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我一步步走来,很多事都是他们逼的,这其中便以高高在上的那个人为最中之最。”没有他的干涉,她的生活怎么会变成如此纷乱,燕皇要她作棋子,她就做一个最称职的棋子,但同时,这颗棋子必需有自己的阵营。
    这不是她对权利的欲望,而是逼不得已而为之。
    分割线
    半晌午的时候,赫连珏依照风俗来给苏沫拜年,因为府里没有长辈在,苏沫便亲自出府相迎,只是让她意外的是,赫连珏上她家拜年,竟然同行的还有安甄公主与赫连景儿。
    “苏小姐,不会不欢迎我们两个吧。”安甄笑眯眯的说,拉着苏沫感觉很热络。
    苏沫含笑道,“公主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欢迎欢迎呀,呵呵……”苏沫把握着她的手,立即恭敬的扶了起来,迎着安甄公主直接就进了府。
    “走呀,大哥。”赫加景儿推了推一时没动的赫连珏,笑呵呵跟了进去。
    一边走着,安甄嘴上可没闲着,“先前你被坏人掳,我本就是要来看你的,但是想你也知道吧,父皇是非常看重正月里的比试,天天逼着我与太子哥练箭……”
    “理解,理解,非常理解……”
    “哎呀,说起比试,苏小姐知道比试是哪一天吗?”苏沫正要说不知,安甄已快一声问起了赫连珏,“你应该通知了苏小姐吧,不然左相大人也应该带回了话才对。”
    赫连珏眉上一蹙,见苏沫尴尬确实不知,便急步过来对她说道:“皇上也是除夕定下的日子,就是正月初十,所以沫儿这段时间可得加紧练箭才成,这时间可没有几天了。”
    他亲密的伸出手掌在苏沫肩上,苏沫却故意不支的斜了下肩膀,“嗯,我知道了,这下来就练箭去。”苏沫迎着安甄朝正厅里去,对赫连珏总是淡淡的态度。赫连景儿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手上一把推在赫连珏背上,“大哥,你到是走啊,怎么光看着人出神呢?”
    安甄听闻,一边与苏沫说着话,不时的又朝后面望来。而苏沫始终对他没有多余的注意,这让赫连珏有些无力,他对谁都可以强势一点,但面对苏沫时,无论心里想得多么强硬,但真对上苏沫时,又不自觉变成了绕指柔。
    她的神情、语气、态度,他通通在乎,一一上心。
    苏沫不甚清楚这古代时期,女婿上门有什么规矩,但看赫连珏而言,就是带了十几盒大小不一的礼物,陪着她用过一顿丰盛的午膳,之后便全是安甄与赫连景儿与她聊来谈去,他却干陪着一边,只时时时注意着她,那很闪亮的目光每次都会招惹其外人的注意。
    小茶厅里,安甄公主友好的牵着苏沫说话,“看你这双细嫩的小手,肯定很少碰冰冷的武器,但是,现在你我以及众多参加比试的女孩子,都得把这场比试当成首要任务,因为……”她神秘的低声道:“父皇只对我讲过,这次比试会有神秘人物参加,此人身份竟然是草原上的公主……”
    苏汪眼中闪过诧异,却并未问一点什么,安甄见此,眉上一蹙又道:“大家都知晓,咱们燕国与草原胡骑是敌对之势,可这草原上的公主竟然来燕国,而且参于我们皇室的比试,她这是想干嘛,难道是想在技艺上胜于我们,而打击我燕国军民的士气么!”
    此话在场的人没有人接的上,安甄便重哼了一声,只道:“只要她敢来,我定当奉陪到底。”她又笑着对苏沫说,“当然还有苏小姐,咱们一定要让草原上的公主好看!”
    苏沫淡笑不语,并未表露出安甄所期望的激动之色,这时赫连珏突然说道:“安甄,我看时间也晚了,不如我差人送你回府可好?”
    虽然问的是安甄,但赫连珏所有注视却从未离开过苏沫。
    “哥哥,到只会说,若真有心的话,应该亲自护送公主殿下回府才是。”
    正文 第186章新春佳节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2 本章字数:2513
    “哥哥,到只会说,若真有心的话,应该亲自护送公主殿下回府才是。”赫连景儿却不服的道。
    赫连珏故意怪道:“没大没小,兄长的事,岂能有你来安排。”安甄看他一眼,眼中透了生气之意,不过却闪得很快,她只对苏沫道:“确实也晚了,那我就先告辞了苏小姐。”口中说离开,但身形却未动一下。
    苏沫客气含笑道:“公主闲来无事,便常过来玩,苏府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安甄干笑了两声,立即站起身道:“一定,一定。”对赫连珏轻声问道:“我走了,你呢?”生气的神情越发明显,赫连珏还是有一丝在意的,身形一挺看着安甄有些迟疑的想说什么,却看了眼含笑的苏沫,半天又没吐出一个字。
    这时赫连景儿起身先道:“大哥,我和安甄姐姐一起走,你呢,可要送我回去?”这二人似早就商量要为难赫连珏,他与安甄公主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自有一份异于常人的情谊,对这个妹妹从来觉得亏欠,只要她的要求,他都会想方设法办到。
    这时苏沫叫秦芳,“你带上护卫,亲自护送公主与赫连小姐回府,路上小心一点。”她也立起身,对赫连珏讲,“我这样安排,可妥?”深看了他一眼,露出危险的冷意。
    赫连珏迟疑的神色,却因苏沫话突然荡起笑意,深看了眼苏沫,便对赫连景儿说,“你大嫂安排的如此周到,景儿便可以安心回家了吧。”
    赫连景儿恼气了他一眼,正待要发发怨气,却被安甄挡了下来,她含笑的只对苏沫说,“非常感谢苏小姐的安排,不过不需要……”她冷看了眼赫连珏,又道:“我自己有护卫,景儿跟着我就行。”她先一步离开,转身之际很失望的冷盯了眼赫连珏,赫连景儿立即跟上,只对她大哥说道:“你可真让人伤心,忘记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赫连珏蹙眉思索,突然恍然大悟的想起什么,脚大步刚跨出去,身后就听苏沫说,“不放心的话,你也走吧。”
    “沫儿,我与她说两句话,马上就回来。”赫连珏讨好的笑了笑,立即就跟上了安甄公主,苏沫面上沉静,无所谓一笑,喝着茶,双眸收敛,这时赫连珏回来了,他立在苏沫跟前顿了顿,面上全是最为激动的神情,他想见苏沫,非常想。
    “沫儿……”双手自发的拥住了低头沉思的人,“我陪你出去走走可好,今日初一大街小巷很是热闹。”
    苏沫抬脸含笑道:“我也想去玩,但是……”她推开他的手,只说:“若呆在府里无聊,你便自由行动吧,相信老夫人再怎么管着你,也不会在今天这种日子责怪人。”
    赫连珏明笑了一眼,双臂又自然的圈住眼前的人儿,低声笑道:“你还真以为有人管得到我!”叹了一声又道:“奶奶老了,听她的话,也是想她少为我的事生气而已,再说还有景儿的事,总要制造个好时机,留下小妹不是。”
    “嗯,”苏沫对他点头表示肯定,但是面上的神情却淡漠的很,“果真是个好孙子,好大哥……”却不是她眼中的好男人,自从她与他……似乎有点什么起,心下便不受控制的考核起赫连珏。
    但结果是不合格。
    “沫儿,我不喜欢你用这种口气说话。”他也发现了什么,与她越亲近,似乎渐渐能与她心灵相通。但此时苏沫所感所思,他却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只得到了一条信息,她在故意与他保持着距离。
    苏沫也不想在这上面计较太多,一切事便顺其自然最好,“走吧,不是说要陪我出去走走吗,时间不早了,还不赶快?”她笑了笑先一步离开,赫连珏看着她随意的姿态,蹙上的眉头是再也没有舒展过。
    初一初二是赫连珏来拜年,按照传统习俗,初三是苏沫去赫连府拜年,赫连府自不会与一般人家相同,这个新春佳节可是过得喜庆又热闹。
    赫连府每年都会举行隆重的祭祖仪式,这即是出于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实际需要,也是后代报效祖先、感恩先人的一种隆重礼仪。赫连族是大家族,宗祠建得极有气派,祭祖不仅有复杂的准备工作,而且仪式隆重、复杂,充分显示了赫连族非同一般的地位。
    苏沫的身份却只能观摩,按老夫人所说,她还未嫁入赫连将军府,将来的事还得两说。对此,苏沫并未过于在意。也是她这种态度,使得赫连珏黑了多日的脸,在有人之处,对将会成为他妾室的雪娴,似乎故意显得非常关切和温情。
    “吃年酒”是燕国的风俗,从正月初一开始,亲戚们便会互相邀请。贵族之家,通常是妻妾成群,丫环如云,在深宅大院里自娱自乐,尽情享受节日的快乐,热衷于享乐的大家族们,竟然在花厅里摆上几十来席酒,请上所有族中亲戚、朝中权贵一起喝酒、听戏。高兴之余,主子们还会大把的给戏子们赏钱,以此来显示自家府上的富贵和繁华。
    苏沫至此可算见识了,这般奢华的作风,难怪连年争战的燕国会国库空虚,本来在战争年代,大多数的人家都是入不敷出,可在面子上却要尽力的显摆富贵,对此,苏沫非常不予苟同。
    于是,苏府在苏沫的掌理下,对于这“吃年酒”的风俗,便是她第一个要改革的地方。大年时节确实是要请亲朋相聚,但没必要请那些八杆子打不着的族里亲戚。
    苏沫只宴请了左相府与赫连府,不过这天应该来的却没有来,不应该人却出现在苏府。
    快临近中午,苏沫等的客人,却只有刘子慎与义母应约前来,义父与刘子谨分别应邀去应酬,而赫连府里却一个人也没有来。
    快中午了,仍不见人影,刘夫人担忧的看着苏沫,“要不唤人再去请请,也许是府里有什么耽搁了?”
    刘子慎冷哼了一声,接话道:“不来便不来,何故非要他们来……”刘夫人立即扯了儿子的手,示意他不要胡乱说话,担心的看着苏沫沉静的脸色,正碰到苏沫抬起来的目光。
    “子慎说的不错,不来便不来吧,难道少了客人,咱们还吃不下饭了不成?”苏沫刚这么打趣道,好妹就急急进了花厅,对苏沫道:“小姐,有客到访。”苏沫面上刚一松,就听好妹说,“是朱府的人,朱夫人与朱家大小姐。”
    苏沫面上立即透出难堪,为赫连府的爽约而非常的生气,便冲气道:“直接带她们去后院,这里不是她们应该来的地方。”
    “哦,看来我与母亲到访,苏府大小姐很不欢迎呀。”
    正文 第187章相似之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2 本章字数:2449
    “哦,看来我与母亲到访,苏府大小姐很不欢迎呀。”是朱春艳扶着面有难色的朱夫人进了花厅,门口上的丫头本要阻拦,但却被她推了开。
    苏沫支了眼那丫头下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