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苏沫支了眼那丫头下去,便含笑道:“来者是客,我岂有不欢迎的道理,只是还没弄明白,这客人是否走对了地方。”从未与朱春艳正面对过话,她也一直表现得很沉静,不过她今日这话和动作,到让苏沫上了心。
    朱春艳扶着朱夫人坐下,朱夫人一看跟前是左相府的刘夫人,立即不适的要起身见礼,肩上却被朱春艳压了下来,“娘,你就坐吧,刘夫人这里,由女儿作礼就成。”说到便做到,她当真在刘夫人跟前,盈盈一施跪拜之礼,这让刘夫人很不适应,立即就伸手扶她,“朱小姐吧,你快起来,何故行如此大礼,用不着,用不着……”
    苏沫静观她奇怪的举止,朱春艳对刘夫人道:“您是长辈,给你磕头是春艳的福气。”刘夫人客气的扶着她起身,对朱夫人和气笑道:“你这女儿性子真好,又讲礼仪,在家里肯定很孝顺吧。”
    朱夫人哪想到相府夫人这般和气说话,立即激动的回道:“好好,她待父母都好得很,对待周围亲朋也是没得说,今日听说苏府办‘年酒’,非要拉着我一起来向亲家府上恭贺新春之喜。”
    苏沫听闻,便轻笑一声,“朱夫人这话可没说明白,朱府的亲家似乎姓萧,并非我苏府哟。”朱春艳立即接话道:“苏小姐说的对,娘……以后咱得改口,萧长亭只是苏府暂住的表少爷,以这关系来论,我也应该叫你一声表妹才对。”
    苏沫昂了昂头,深注视着含笑的朱春艳,按理说自打萧氏失权,与自己水火不溶之后,这朱家也应该与她成对立之势才对,但朱春艳话中却透着结交之意,这是……
    来者总是客,苏沫便友好招待朱家母女,这顿小宴便在刘夫人与朱夫人看似活络相谈,朱春艳与苏沫暗中较劲中度过。
    午膳毕了之际,这赫连府才派人来说,大将军携带家人应太子之邀一起去了宫里,这么一说苏沫才知道义父与刘子谨也是应太子之邀,当时义母没有说明去处,苏沫也有些理解,但是这份过节的欢喜之情便渐渐的淡了下去。
    刘夫人与她说了会儿话,也觉有点异样的感觉,左相大人能有今天的地位,除了燕皇扶持,当然也有他平时谨言慎行,又不失圆滑适度的为官之道,太子终究是皇储,左相府当然也有它自己的考量。
    刘夫人与刘子慎离开后,苏沫一时陷进自己的思虑之中,看来太子身后的高人是安甄了,拉拢左相府,又与赫连珏交好,无论燕皇要扶持谁,打压谁,太子所居中位,不偏不移,这是保全皇储地位的最佳之法。此刻,苏沫才认识到,安甄公主的能力,比起一个太子可是强上百倍。
    “苏小姐,怎么一再的走神,刘夫人走后,对剩下的客人,是不是显得太无理了一点。”朱春艳会意的看着苏沫,淡漠的神态似乎对苏沫的处境看得很明白。
    “我想你们今日来不会就是吃顿饭吧,这时也没有外人,朱小姐不如说明来意,我也知道要以什么样的态度招呼二位。”
    朱夫人有些不安的看了眼女儿,朱春艳笑了笑只说,“就知你不同,我更喜欢与聪明的人说话以及……合作。”
    细眉轻轻一挑,哦了声,苏沫道:“这个合作怎么解释?”她似乎看有些看明白了朱春艳,是萧氏……她动手了么,可真狡猾,竟然躲过她的监视。
    朱春艳面色一正,“苏小姐,可否进一步说话。”
    苏沫了然含笑,带着她来到自己的屋里,“你随便坐吧,在这里说什么都行,没有人会打扰到我们。”好妹会意的守在门口,朱春艳进房,竟然二话不说的在苏沫面前跪道:“苏小姐,我所说的合作,其实是要你救我苏府一命。”
    “你这是做什么,赶快起来。”苏沫不明所以的扶起她,朱春艳此时才露出一丝真诚的笑容,“你有一颗不忍之心,我想这次是来对了,苏小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苏沫只道:“是萧氏为难你们呢?”其实她更想问,是朱府与萧氏狗咬狗,朱府失败了不成?
    “这一切都是贪念惹的祸,我父亲本就是个爱占便宜之人,再知道萧氏存银的来处之后,便以我的婚事为由,要萧氏将你的家产一分为二,他们各占五层。”
    她顿了顿,眼中透出愧疚的羞意,苏沫沉着脸,只道:“继续。”
    “这次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萧氏竟然找到黑道上的人,威胁父亲要提取银子,另外要悔了我与萧长亭的婚事,父亲一气之下说要报官,被来人当场打得只剩半条性命,如今还躺在床上走不得路。我与母亲一商定,想来这家产本是你苏府所有,而以苏小姐的聪明肯定早有怀疑,若轻易把这批银子让萧氏提走,难免日后惹祸牵连到朱府,所以我一意决定与你摊牌讲清楚事由,只望苏小姐能收回府中所失,朱府能撇清所有干系,已是最好的结局。”
    苏沫听闻,沉思片刻,“我只问你与萧长亭的关系?”
    “一个很温和,很容易掌握的男人。”她冷笑回道。
    苏沫直看着她的眼睛道:“而你是一个不简单,很喜欢掌握一切的女人。”朱春艳一愣,失笑了一声,“彼此,彼此,与苏小姐相比,我的生活确实太简单,也容易撑控很多。”
    苏沫会意的笑了笑,与这个不起眼的女人之间,突然生出一丝惺惺相惜的感受,“我不是救你,是合作。你完全不用走我这一途,也可以解你朱府之困,但你来找我,不说你有什么目的,我只相信你与我已有成为朋友的先前条件。”
    她会选择自己,当然是因苏沫身后的势力而来。但苏沫却一点不介意,若朱春艳没有欲望与她交好,那到是要慎重行事了。
    两个二八年华的女子三言两句便把对策敲定下来,如今要等的便是萧氏再去朱府威胁提银子,两个女子为他们第一次合作而异常兴奋着,她们彼此竟然在最短的时间内达成协议。
    这是苏沫从未有过的经厉,她重生后对人对事都会保持着距离,但面对与自己很相似,一意要撑控自己命运的朱春艳,她愿意敞开心扉……付出信任。
    正文 第188章纷乱的感情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2 本章字数:2420
    许是刘夫人觉得苏沫有点在意左相府赴太子之约,故而隔日初五便让刘子谨亲自来请苏沫去相府玩,可巧的是吴王燕峥,今日也带着追风与逐日邀苏沫去围场骑马。
    燕峥先到,苏沫已答应他的邀请。两人刚走出府门,就遇到前来请苏沫的刘子谨。
    “见过吴王殿下。”
    燕峥精明的目光微一闪,含笑道:“苏沫,看来你义兄是来找你的,那么今天……”刘子谨听闻,却立即阻止道:“殿下不用在意,母亲是唤沫儿晚上到相府听戏,此时还是早上,沫儿若有什么安排,一点也不抵触的。”
    苏沫听闻,却觉心里很不舒服,刘子谨面对她时总是退让,一点点的快退出了她的心……她的心?心潮一涌,她却立即暗压下来,不愿再多想,她只看得到眼前……眼前这个淡离的兄长。
    “晚上我定会按时到访,那此时……”苏沫笑了笑,淡淡的面色,“燕峥走吧,我都迫不及待要去围场好好的跑一场。”说着便翻身上马,喝了一声,追风像支利箭一般飙了出去。
    而刘子谨正因苏沫唤那声“燕峥”而在意了,不仅因如今几位王子间拉锯般的势力,更因苏沫那份与吴王之间的亲密,使他本就难受的心更加千疮百孔。
    “刘子谨,本王特别喜欢你那句‘一点也不抵触’,希望你与左相府永远都能做到这一点。”燕峥一语双关的沉声说道,看了眼飞奔中的一人一马,凌眼微一眯,“我很好奇,对于左相府而言,她究竟是义女呢?还是,仅仅只是父皇棋盘上的一颗子,一颗与左相府息息相关,却可以被任何人轻易丢开的棋子。”
    刘子谨立在苏府门前很久,久到再也看不到飞奔中的两人身影,雪花落满了身,浸晾了他的心,正为苏沫而疼痛的心……横在他面前的何止一二阻拦,为左相府,为天下寒门仕子……一切都是为了别人,他何时能为自己……能不顾一切抓住他心中所要的……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嗒嗒的马蹄声,惊醒了发愣中的人,刘子谨打眼望去,却听到对方先沉声问道:“刘子谨,你怎么在这里?”
    “你呢,你怎么也在这里?”刘子谨机械的道。
    赫连珏是今早才由宫里回赫连府,赫连夫人便与他说了昨日苏沫请客之事,当时他与赫连将军应邀去了太子府,而赫连夫人也去了长公主府,府里就只剩下赫连老夫人,不想她却在中午过后才差人到苏府说一家人都进了宫,是太子与安甄公主设的宴。
    赫连珏心中的不安,因刘子谨的异样神色而越见扩大,“苏沫没在府里?”不然他不会立在门口,再见四周还有没完全消失的马蹄印记,赫连珏已有些明白苏沫的去向,以及她正跟谁在一起。
    他听不到刘子谨的回答,扯马便朝皇家围场方向去,刘子谨见此,立即身形一换,使轻功先挡在了赫连珏跟前。
    “我问你,你与安甄公主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急的赫连珏眉上一怒,只道:“这与你有什么关系,让开。”
    刘子谨的身形却一动未动,冷声道:“我不知道你与苏沫到底是何种地步,但若真对她有意,对别的女人,你应该有一个明确的态度才对得起她。”
    “你有什么立场管我和她的事,刘子谨,你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
    “身份?什么身份?”刘子谨冷笑了一声,苦涩道:“我就是认得太清楚,比你的责任感更要强大和在乎很多,所以才……说到这身份一说,你呢,难道就没有吗,你赫连府的小姐少爷,全与那些会害她的人相交甚深,你还有什么资格来找她!”
    赫连珏阴冷含笑,“昨日太子的宴会,似乎你与左相大人也去了。”刘子谨听闻,立即退了一步,但瞬间眼上却坚硬起来,“相对而言,左相府行事要谨慎许多,不像你赫连府脚踏两只船,就像你赫连珏一样,有了她还与公主关系不清不楚,甚至……”
    “甚至,现在就要取小妾进府,哼,这就是所谓的贵族大家,我刘子谨算是见识了,但是……”他眸中绽出厉色,“但是你若要享齐人之福,我会立即把她带走,赫连珏你不信就试试看!”
    对苏沫,他有他的无能为力,但苏沫的幸福,他会为她努力,一定在他能力范围内保护着她,沫儿……把他心都撕痛的女子,他怎么能眼看着她不幸的事发生。
    赫连珏因纳雪娴的事,也烦燥了几日,以他对苏沫的了解,以及苏沫对此事的看法,他比谁都明白,这妾绝对纳不得,但在面对淡漠的苏沫时,他又忍不住拿雪娴气她,恼她,要的只是她一个回应,应该会有的回应。
    可是赫连珏失望了,他越是这么做,苏沫淡离的更远了,一度的让他认识到,他们的关系,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努力过,而苏沫……她可曾对自己心动过?
    刘子谨离开了,很失意的回相府。赫连珏也离开了,不知是去哪里,但肯定不是去围场。
    寒风呼呼的刮着,雪越下越大,大地上早已堆起白茫茫的一片。
    苏沫练箭也有些日子,年底与秦芳学习的这段时间,她是非常认真的,所以今日与燕峥骑射过后,得到他大加的赞赏,马术上与箭术上,苏沫也就是中等技术,但对一个新学者来讲,已是非常不简单了。
    再说这次比试重在武器的装备上,苏沫有汗血宝马追风,已取巧的在女子组比试中胜一筹,另外的一项就是弓箭,苏沫所用的还是刘子谨送的那把弓,总是因为弓身太重而苦恼,不想她刚回府时就有人送了一把新的弓箭来。
    苏沫拉着秦芳一起练了练,不仅是射死靶,就是秦芳丢过来的活靶,她也能完全射中,这准确度她早就练到一定层度,如今得了这副得心应手的弓箭,简直是如如虎添翼。
    “小姐,你这技术到像是练了十几年的程度,这把弓箭做得好精妙,不知是出自何人之手?”秦芳也是习武之人,当然看得出这么新鲜的材料和特别的制作,肯定是出自有心人之手,是为苏沫专门打造。
    苏沫把弓箭拿在手中细看,心里到想起一个人,但……他不可能吧,也许是他……“今日到是与燕峥说起过,莫非是他?”
    正文 第189章她的忧虑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2 本章字数:2396
    转眼就是初九,明日便是皇家比试的大日子。
    苏沫除了忙碌慈善会的事情,便加紧训练箭术和马术。
    老易今日来禀要押运粮食去北方,苏沫一直没有干涉生意上的事,听闻他押运粮食的方向,便疑惑的问道:“北方?那里…不是离草原胡骑很近吗,若押粮北上的话……不怕被胡人抢掠了去吗?”
    老易道:“就是因为那里是胡骑出入之地,同样也是我燕国军对抗作战的战场,所以北方地域已连年失收,从年前开始便有许多北方商客定购粮食,但都因距离胡骑太近,许多商家都白白错过这次良机,而我有军中生活的经厉,对那一带的地形也非常熟悉,甚至与当地的父母官也是有关系,所以我在想这次良机,苏府完全有能力掌握。”
    苏沫沉敛思索,虽然老易分析得很明白,但她仍然忍不住担忧,但又说不上来具体忧虑什么,一时便未立即答应他。
    “小姐,请你相信我,苏府只要接通这条粮食通道,府中目前资金不足的困境,立即会迎刃而解。”
    苏沫立即问道:“老易,你实话告诉我,苏府现在是不是快支撑不住了?”
    老易沉重的缓缓点头,“其实我一直未与小姐说明,在姑奶奶掌家其间,不仅挪用了家产,而且当时她几桩可以赚钱的生意都未赚到银子……直到后来我才清楚,她与合作的商家签署了非常不平等的协议,合作所产生的利润,有一半一以上都要付给对方……这是姑奶奶不懂经商而造成的沉重后果,以至于造成如今这种快无法负荷的局面。”
    “是这样……”苏沫惊道,原来苏府是如此情形,而她竟然一点也不知晓,苏沫终于明白担忧之处在哪里……老易再能干,那也是一个外人,她就算不会理财经商,也要现在学着经营苏府,不然她没办法完全相信老易的每一句话。
    多疑是她的本性,不受控制,也无法忽视。
    此时老易又道:“小姐,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你找回姑奶奶挪用的家产,我想就苏府现目前来看,也只是填无底洞而已,而如今唯一出路便是创收……高危险的生意,定有高报酬的收入,这是不变的定律。”
    苏沫不安的同意老易北上,一再的叮嘱要他保重。老易是个行动派,初九这天中午便整装出发。临行前老易忠告苏沫对慈善会多上心,待大年佳节一过,在慈善会帮忙的伙计都要撤回来,重新聘用新人入会帮忙,这也免得别人说什么闲话。
    苏沫也明白这点,当初只想让平安巷的百姓过一个好年,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帮手,所以让老易调动了柜上的伙计暂时帮忙。
    说完了正事,老易特别的提醒了苏沫,“那个护卫陆仁,他怎么说也是个练家子,长时间放在府里不是一回事,让他与萧氏一家在一起,唯恐会出什么大麻烦,我还是建议你找个因由辞了他最妥。”
    其实苏沫早有怀疑,威胁朱家所谓的黑道人士,多半就是这个陆仁所为,他与萧美芳的纠葛在苏府里恐是没有人不知道的。如今她等的就是萧氏去朱府提银子……守株待兔呀,她都快没有耐心了。
    分割线
    正月初十,这个比试的日子终于来临了,而来接苏沫去皇家围场的人,不是她的未婚夫赫连珏,也并非她的义兄刘子谨,而是最近一直与她练骑射的吴王燕峥。
    一黑一白的汗血宝马当然成为围场里的焦点所在,燕峥与苏沫及其护卫达鲁到达时,围场里已集满了人,也不知道是谁呼了一声,“吴王殿下到。”
    哗啦一声,大部分的人都看向他们二人,以非常热切的目光焦在追风与逐日身上。
    越王先笑着迎了上来,“三皇弟,你来了,哦……”他看到一身劲装紫衣的苏沫时,夸张的惊叫了一声,“这是哪家美丽的小姐呀?三皇弟你还不给为兄介绍介绍,呵呵……”
    “苏府大小姐,苏沫。”燕峥故意扬声说道,这时更多的人看向他们,而燕峥却是挑衅的看着越王,完全满足越王想要造成的情形。
    赫连珏、安甄公主及赫连景儿,与太子在一起说话,手中都牵有骏马,背上绑有大弓箭,围场中参加比试的人便都是如此装扮。几人听到吴王燕峥到场都未在意,却听到燕峥说同来的是苏沫,却让他们都注视过来。
    赫连珏立即扫了眼左前方的刘子谨,他以为刘子谨会去接苏沫,而刘子谨同样责备的看着赫连珏,身为未婚夫的他却没有去接苏沫,赫连珏这未婚夫婿当真不称职的很。
    越王干干一笑,非常暧昧的在燕峥与苏沫之间徘徊,转而又有意的看向站在一起的安甄与赫连珏。
    安甄公主发现身边人呼息都粗重了许多,立即便笑着挽着赫连珏,手拉着赫连景儿,太子自然跟上赫连景儿,几人同时朝苏沫这里走来。
    “三哥,听你府里的人说你早就离开吴王府了,不想却这时候才到场,怎么?就是去接苏小姐,所以耽搁了吗?”
    燕峥含笑只道:“昨日答应过苏沫,自然要信守约定。”温和的看着身边的女人,燕峥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轻松闲适。
    赫连珏的目光便焦在苏沫脸上,沉硬的脸色非常冷。最近这段时间,他们二人之间总是有许多的不舒服,使她一看到他便会变得非常烦燥,于是只当他不存在的彻底忽略。
    “苏小姐,这匹马就是追风么,和吴王殿下的逐日可是一对呢。”赫连景儿笑笑的说道,刚走近追风想要摸一摸那雪白柔顺的长毛,追风突然一声嘶叫出来,头仰起的同时吓得赫连景儿退后不及摔了一跤。
    “啊……”
    “景儿……小心……”是太子第一个扑来抱住了她,不过雪地上太滑,两人同时跌倒,太子摔跤立即引起他随身护卫的警惕,“护驾,护驾……太子有危险……”
    苏沫安抚着同样受惊的追风,分神有些傻眼的看着这混乱的一幕,周围守卫的士兵听闻“护驾”,全部向这里涌了过来,加上太子的随从,几十号人哐一声拔刀相向,四顾查看,远处不明白的人还以为有刺客袭击,一时间现场乱成一团。
    正文 第190章比赛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2 本章字数:2563
    越王先就呵呵笑起来,“太子哥,你这也太过小心了吧,哈哈……你看我与三皇弟就带一个护卫,你身边明里暗里却跟这么多人,让百姓们看到这么怕死的太子殿下,可真真不太好看呀……”
    安甄听闻眼里一阴,立即斥了所有围过来的护卫,太子有点尴尬的爬起身,他怀里的赫连景儿因越王的调侃,脸红的发烫,窘得抬不起头。
    苏沫控制住有些烦躁的追风,“追风没事,没有事,安静下来,对对……乖孩子安静下来……”
    赫连景儿听闻,立即小脸一绷,冲苏沫嚷道:“你是故意让它吓我的是不是?你这女人心好坏呀,让我和太子出丑到底对你有什么好处?”
    本来是一句再正常不过的窘迫吵闹,但牵扯到太子身份,这句无意的话突然变了个味,周围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苏沫以及与她一起的吴王燕峥。
    赫连景儿更坐实了心中猜测,扯过赫连珏的手就嚷道:“大哥,你得为妹妹做主,刚才若不是她的马吓我,太子殿下也不会因我而出糗。”赫连珏只听着,却并未动一下,他神情绷得死紧,锁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周围人指指点点的看着太子殿下,太子脸红脖子粗,诺诺的竟然说不出话,窘态尽显。
    “苏沫,你一来就让太子殿下失了颜面,不会是受什么人指使的吧!”赫连景儿渐渐失去理智,无论真相如何,更要坐实这份猜测,只为解太子此时之困……心上人的地位和她的颜面比什么都重要。
    吴王燕峥却指着沉着脸的苏沫哈哈大笑,“到是想指使你为我做事的,不知道苏小姐可有这意愿呢?”
    苏沫怪了他一眼,对上赫连景儿的叫嚣时,她只淡淡的陈清,“我的马牵在手里,是景儿你自己来摸它,不过它这么不懂事吓着了你,那我身为它的主人,确实有责任的,此时便代它向景儿你道歉可好?”
    “你……”面对她淡然的神色,以及诚恳的态度,赫连景儿却觉越发尴尬,“你你……道个歉就完事了吗,那它让太子失了颜面,这责任也是由你来担当不成?”
    苏沫干笑了两声,坦然的说,“我就是不明白了,太子殿下到底失了什么颜面?”她无辜的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又直白的说,“如今燕国处在战乱时期,而身为一国皇储的太子殿下,这明里暗里多些守卫保护有什么不妥?”对上眯眼的越王直接问道:“又有什么可嘲笑的,难道要太子殿下因护卫不利而出现意外,这才叫面上有光吗?可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