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安甄难受的吐完,醉声朦胧的道:“不用。”她身上瘫软的很,本就喝了不少酒,适才又非要去划船,一迎冷风便更加难受了。赫连珏眉一蹙,便脱下自己的披风罩在她身上,“身体不舒服的人,脾气倒还不小。”
    赫连景儿顺势把安甄的身子推向赫连珏,“我累死了,你扶着点。”她话完就故意立了起来,赫连珏立即坐下稳住安甄东倒西歪的身子,这时听安甄迷糊的说,“景儿,景儿……他变了,再也不是以前的珏了,赫连珏……呜呜……”
    赫连景儿见大哥疑惑的看着她,没好气的道:“不要告诉我你一点感觉也没有,你和安甄姐姐从小长大,难道她对你如何,还用我来说吗?”
    就在他们身后丛林里,苏沫听到赫连景儿的话,突然一颗心就提得老高,安甄公主对他真的真的……那他呢?
    “景儿,不要乱说话,快点扶一把,我们一起送公主回宫。”
    赫连景儿却不依得很,执意问道:“你现在就当着我们的面说清楚,对安甄姐姐到底有没有意思,若没有什么的话,你得说清楚,免得光是她一人受这活罪。”
    都半晌了赫连珏也没有回话,苏沫心中鼓动的更加厉害,手上不自觉的折断一根枝干…又折断一根。
    “大哥,我最喜欢的就是安甄姐姐,若没有她……你想小妹年年回府倒还有什么乐趣,若不是她和我做朋友,景儿只怕会孤独死了,这些达官小姐的圈子里又有谁会认得我呢……大哥我喜欢安甄姐姐,从小就认定了你们是一对,我只想要她做嫂嫂呀……”
    赫连珏目光复杂的看着小妹,最后看在闭着眼的安甄面上,她似乎醉得睡着了,均匀吐纳的呼息,带着浓浓的酒味,但小嘴里却一直念叨着他的名字。
    安甄……这是一个说不清的关系,她与他相交似朋友,又更似知已,但成年后,各自有了要担负的责任和维护的对象,她走向太子之际,便注定了他们不可能,但是只说对安甄个人而言,他……
    “我承认心里是有她……也许不是情人,但确实存着她的倩影很多年。”装睡中的安甄实没想到他会如此回答,微微闭着的杏眼渐渐染上水花,有她……他心里有她。
    同时听闻的苏沫,惊讶的怔在当场,她的男人,心里有别的女人……
    赫连景儿立即笑起来,“我就知道,大哥你是喜欢安甄姐姐的对不对,我就知道,呵呵……”她也忍不住抹了抹泪,她与安甄游湖时,喝醉的安甄果然酒后吐真言,原来骄傲的她早就赫连珏有了心意,但看现在赫连珏渐渐与苏沫在一起了,她却苦得只能以酒浇愁。
    “景儿,你误会了,我说心里有安甄,但现在只是把她当成妹妹,是兄妹之情呀。”
    赫连景儿不相信,“才怪,这么多年和你她一直处在一起,这情谊何故变成兄妹之情,你的妹妹是我,别乱找别人来当妹子,喜欢就喜欢呗,还找这么多话说,怎么?你是怕有人知道了不舒服么,哼,她算起来还是后来才到的,怎么也应该排在安甄姐姐之后……”
    苏沫心里也同时不信,兄妹之情……她不许,更不相信他们之间会这么单纯,后面再听赫连珏与赫连景儿解释什么,苏沫却再也听不进去,手下折断好多枝条,手指间好疼,疼的眼泪扑扑往下掉,她刚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却撞进了身后人的怀里。
    “啊……唔……”反射性的叫嚷,却被来人一把急捂了住,刘子谨低声道:“沫儿,是大哥。”
    苏沫听闻立即就不挣扎了,刘子谨放开她,见她大眼的泪水哗哗的直流,刚要安慰她,苏沫却突然撞进他怀里,双手死死的勒着他,无声无息之间,他的胸口渐渐热烫了起来……
    她哭了,他在心中也为她流泪,严厉的冲外面赫连珏看一眼,利落转身抱走了无声哭泣的苏沫。
    赫连珏也扶走了醉酒的安甄,安甄一直未张开眼睛,但赫连珏与赫连景儿争论之际,便已发现了怀中人是清醒的,明显能感觉到她身全的紧绷和放松,所以无论赫连景儿再说什么,他也没再反驳,在他心底深处,确实不想伤害安甄,有些东西是用事实说话,他现在爱的是苏沫,他相信自己的爱经得起考验。
    “没想到吴王殿下也些偷窥的痞好呀,呵呵……”小湖岸边上,高云独自游湖回岸,早发现吴王也同样看到这一幕,当然,高云也没有错过这出戏码。
    正文 第201章天变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5 本章字数:2544
    “没想到吴王殿下也些偷窥的痞好呀,呵呵……”
    小湖岸边上,高云独自游湖回岸,早发现吴王也同样看到这一幕,当然,高云也没有错过这出戏码。
    燕峥似乎一点也不惊讶,他淡笑转身,对高云道:“彼此彼此,看来高云公主与本王嗜好相同,呵呵……”冷笑着就要离开,高云一勾媚惑的凤眼,立即跟上前来。“殿下对什么事都很好奇呀,那……想不想知道我与你的父皇密谈什么呢?”
    燕峥立即顿下脚步,那日马祯传话父皇让高云进宫相谈,他一直多方打探,但最终没有结果……“公主殿下这么说来……是要说于我听吗?”其实他也猜到一二,草原克鲁大汗已消灭了十数个部落,统一了草原大半势力,而阿布诺与伍滋这两大部族,定是想过唇亡齿寒的道理,暗派高云来燕国,定是为结盟一途,只是这是合作呢?还是归附大燕?这却是他心中正计较的。
    高云媚眼吐出惑人的光芒,她并未立即说什么,而是缓缓走近燕峥,妖娆的身子靠进了他的怀里,燕峥一动未动,透着冷笑的俊颜露出玩味的戏谑之色,“都说草原女子大方热情,看来果真不假,高云公主身份高贵却如此而为……是要引诱本王么?”
    “咯咯……你好聪明,一眼就看出来了,可否再猜猜我正在想什么?”她大方的承认,没有女子的扭捏做作。勾人的媚眼像要人命的毒蛇纠缠着他的目光。
    他冷硬的长指立即勾起她半遮掩的小脸,红唇透过薄纱正诱惑的勾勒出诱人的弧度,“想要吻我吗,只要你轻轻拿下这层纱,高云就是你的人……”柔媚的女声充满了蛊惑。
    “呵呵……你是勾起本王掠夺之心,可惜…却还未达到揭下面纱要付出的代价,也许你可以再施媚功诱惑于我,说不定我会要了你……”他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颊,冷冽的目光透出戏谑。
    他放开她,她确实是个尤物,但是……
    “你竟然放开我,燕峥你心里有人了吗?”她不怒却笑起来,“却是如此,我高云才觉有乐趣的很,所以我已选择好了,就是你吴王燕峥。”
    “你说什么,什么选择?”燕峥听出她话外之音,难道是与父皇有过什么协议?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又猜对了,我与你的父皇,燕国的皇帝陛下订下了盟约。”她顿了下,咯咯又笑道:“此盟约关系到你燕国与我阿布诺族的生死存亡,所以一定要有非常牢固的保证,呵呵……燕皇陛下非常慷慨的答应我,由高云随便在他的儿子中选择联姻的对象,而我现在就可以回禀他,我选的人……是你吴王燕峥。”
    听到自己是作为交换条件而存在,骄傲如燕峥如何不生气,冷颜怒目之际,却听高云又冷笑道:“我的存在你应该庆贺才对,想想清楚吧我的殿下,若你当真与我结亲,你日后所图的大事便有草原最大的部族支持,要荣登大位那是指日可待!”
    高云离开了,燕峥立在当场,任其湖面冷风浸透了他的脊背,发冷的凌唇绷得直硬,冷傲的黑眸却充满对未来的火热!
    ……分割线……
    “沫儿,苏府到了,你好点了吗?”马背上的赫连珏揽着苏沫,他找到了人时,她正与刘子谨在月下对饮,那时她笑呵呵的眉眼,却让人觉得透着浓浓的哀伤,以至于看到她与别的男人在一起时,正有些恼怒的赫连珏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她从刘子谨手中接了回来。
    “到了吗,扶我下来吧……头好晕……”
    赫连珏抱着她下马,心中自是有些责怪,“喝酒伤身,再高兴也不要饮这么多不是。”苏沫听闻心中冷冷一笑,但面上却是没有一点变化,“好呀,以后再也不喝这么多,确实伤身,也伤心。”
    “伤什么心?”他生气的抬头问道,“你为何与刘子谨在一起,难道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吗?”
    只觉心里一揪,难受的她想要暴发,本就是一个火爆冲动的性子,此时的压抑好不辛苦。“我好累,心里又不舒服,你也照顾过喝醉酒的人不是,这会儿我就差吐出来了,所以让我回去了吧,现在什么也不想说,好想躺着,真的……”
    看她的难受也并非作假,虽然生气,应该是非常的生恼,特别是看她与刘子谨一起亲密,他只觉着一把火在心头扑腾了开。
    苏沫便任着他服侍着自己,脱了衣衫鞋袜,净了小脸、手足…他做得非常细心,可她的心里却难受极了,在这之前,他也是如此照顾安甄的吗?
    为何付了真心的人,心胸就变得如此狭隘!
    赫连珏你心里把她到底藏有多深,你又对我到底到哪里,赫连珏我应该问你吗?
    “好妹照顾好小姐,夜里可能不舒服,你要多留点心。”赫连珏看她睡得沉了才交待了丫头离开,而其实睡得很沉的人,只不过是装睡而已,今夜恐是她再难成眠。
    凌辰的时候,秦芳急迫冲进了苏沫的院落,好妹一问之下才明白出了大事。
    “小姐不得了了,我们府外聚集了好多平安巷的百姓,他们……他们都在嚷嚷着说,你是假慈善真恶毒,用陈年的烂米害人……”苏沫听闻惊得不小,好妹边服侍着她穿上衣衫,一边禀着外面的谣传。
    传言像寒流浸入了京城每个角落,一夜的光景,苏沫从高高在上的慈善会长、将军府的准儿媳,燕皇最赏识的大家小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当苏沫面临聚集在苏府门前的百姓时,她一句问询的话还未出口,群情激愤的百姓们已纷纷扔来了石子和唾骂声。
    “她是什么慈善,假的……大家都不要相信她,这个人就是用慈善会揽财而已……”
    “对对,就是她把筹集来的米粮调换成参着石子的烂米,这等奸商太黑了,大家不要放过她……”
    “她害得寡妇孩子中了毒,还狡辩说是人家自己误食老鼠药,睁着眼睛说瞎话,她太恶毒了,我们要报官,让天下人都知道她丑陋的真实面目……”
    面对一点也听不进的百姓们,苏沫当真是百口莫变,秦芳全力护着她,苏沫的下人们赶紧开门要拉进大小姐,正在此时一路官差围涌了过来,立即压制这些暴动的平安巷百姓。
    人群里走出一位身着官服的男子,苏沫细一看竟然是李达升,他何时为官的,她怎么不知道。
    李达升面上故作严肃,向苏沫冷声道:“苏小姐,你涉及有关人命的大案,请跟本官走一趟京兆尹衙门吧。”
    正文 第202章缓兵到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5 本章字数:2373
    李达升阴冷的含笑,立即暗示官差上前捆绑苏沫。
    “不用,我自己会走。”苏沫严肃的注视着明显得意的李达升,两位官差听闻,便迟疑看向刚上任监督京城治安的京兆尹大人。
    李达升轻笑一声,手上挥了挥了,两人官差听令立即退下,他才又对苏沫一伸手道:“请吧,苏小姐。”苏沫神情沉重,步子却迈得很开,她没有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李达升喝了一声,所有官差立即收队,神情激愤的百姓们立即尾随而上,大街上看到这一幕的城民,纷纷跟随过来,大家都对苏沫指指点点的说三道四。好妹哭天抹泪的追不上人,秦芳立即拉住她,郑重的道:“你赶快去找赫连少爷,大小姐不是这种人,肯定是被人冤枉的。”
    好妹呜呜直哭,“为什么会这样,呜呜……姑爷呀,救命呀……”秦芳看好妹去了大将军府,他沉思片刻,便闪身进了苏府。
    京兆尹衙门。
    衙门口围满了平安巷的百姓,外围是看热闹的城民,其中有几个奸猾的男子相互一对眼,最为显眼的便是吴王身边的花九,他暗使的手式让手下人离开,看着周围百姓对苏沫冷颜怒色,呶呶不休的对其评头论足,斥责和愤怒之情越发高涨,他得意的阴冷而笑,并没有立即离开,静观其变。
    “大胆,在本官面前,京兆尹公堂之上,堂下女子还不跪下受审!”李达升冷声喝起,京堂木敲得人心头颤抖不已。堂下的百姓立即禁了声,有些畏惧的看着一身暗红朝服的京兆尹大人。
    苏沫环顾四周,冷冷一笑,理直气壮的道:“禀大人,民女没有犯国法,更没有作伤天害理之事,我为何要跪下受审?又是受得哪门子审?”
    “苏沫你还想狡辩吗,外面这么多百姓均可证明,你为一已私利,挪用慈善会的米粮为你苏府所用,再以害人性命的陈年烂米替代,不紧如此,竟然在已发霉的米粮里参进大量的石沙,你枉故百姓生命而不顾,难道这还没有触犯国法,没有伤天害理吗?”
    两个官差立即上前压制苏沫,却被苏沫一耳光子扇了过去,“狗东西,我是什么身份,也是你等能够碰得吗!”来的路上已有认知,这起事件肯定是受人指使,如今她百口莫辩,唯一能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她相信有人会救她,肯定!
    李达升冷笑一声,借题发挥的道:“这就是百姓们所爱戴的慈善会会长,原来是如此一个不受礼教管束,颐指气使的恶毒女子!”
    百姓们立即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看苏沫的目光充满了敌意。
    “是呀,她肯定是仗着大将军府撑腰,所以什么事都敢做呀……”
    “这个苏小姐可真看不出来,原来是这种本性……”
    “……
    说长道短的斥责声嗡嗡的响,苏沫竭力压抑心火静待缓兵到来,不过脑子里也不停的转起来,究竟是谁设计了她?
    但面对这些她当成亲人的百姓们,岂能如此误解她,“百姓们,若有什么误会咱们摆开来说,这烂掉的米粮我也现在才知晓,若你们还相信苏沫,我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情绪已非常激愤的百姓听闻,自是再不会轻易相信于她,但大家也一时没有吭声,想起苏沫为他们所做的一切……这么多年了,也就是今年过了一个温饱的大年夜,也许……也许当真有什么误会也说不定。
    花九一看这势头,立即声色俱厉的扬声吼道:“你再讲什么我们也不要相信,在苏大小姐污蔑是我们的人自己误食毒药之际,已把我们的信任全部抹杀掉了……”
    “对对,就是,她和我们终究不是一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完全为我们穷苦人着想?”
    “那她说什么我们都不要相信,这种女人一定要得到上天的惩罚,才能消我们百姓心头之怨……”
    苏沫直看向说话的花九,花九立即躲躲闪闪的进入人群之中,离开之际听他喊来,“李大人,你要为我们百姓们作主呀,不能因为苏府小姐身份高贵就不敢审询呀,大家不都说天子犯法都与庶民同罪吗,李大人你为何迟迟不敢治她罪呢……”
    李达升也发现了这个花九,阴冷的目光会意的闪过一抹精光,苏沫,你的敌人看来当真不少,这次要了你的命……可是轻而易举!
    “来人呀,押下这恶毒之女,听候本大人发落。”
    这次是四个官差过来,苏沫如何扭得过他们,“放开我,你们胆大包天,说我有罪?你倒是拿出证据呀,光煽动这群无知良民污蔑于我,李达升你算什么父母官……”
    李达升颜上透出阴霾之色,“给我来罪状过来,让她划押!”
    “李达升你审都没有审,就要我认罪受罚,公道何在,天理何在?”官差强行让她握上笔,师爷已递上了招供的状纸。
    百姓所闻,亲自看这一幕,虽觉大人审得过草率,但想苏沫本就是罪有应得,何故再听她转弯抹角的狡辩,于是大伙正在大快人心之际,百姓人群之后突然有人喊声过,“住手!”
    百姓们纷纷让开,一见是身着王服的吴王驾临,所有人立即跪拜行礼:“吴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这时吴王随行的卓一然上前,手上展开一卷皇旨,“京兆尹大人接旨。”
    “微臣在……”李达升立即跪下来,阴沉的面上却无任何变化。
    “苏府大小姐牵涉慈善会一案,今朕已下旨,由中书省侍郎官卓一然、会同京兆尹李达升共同审理,吴王燕峥为本案监审……”
    苏沫听着圣旨上的内容,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待她看到赫连珏也隐于吴王之后时,大眼立即红润了起来,委曲的模样,牵动着赫连珏的心,若不是燕皇早有秘令,他此时狠不得奔过去把她紧紧的拥在怀里。
    卓一然已宣完了圣旨,李达升立即迎进吴王燕峥,公堂之上是卓一然与李达升同堂而座,一旁已搬来椅子由燕峥监审,而赫连珏便立于燕王身后,一双泛着怜惜的凤眸紧紧的盯着苏沫不放。
    正文 第203章百口莫辩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5 本章字数:2557
    “堂下何人,祖籍何方,从事何事,通通禀上来。”卓一然公事公办的先问话。
    苏沫恭敬跪道:“民女苏沫,京城人士,奉皇上之命任慈善会的会长。”
    趁苏沫回话时,李达升已奉上苏沫的罪状卷纸,卓一然细细看了一遍,便又问道:“平安巷百姓所领的是以次充好的陈年烂米,并且其中混有大量的石沙,你作为慈善会的会长,对此有何解释?”
    苏沫看了眼担忧着她的赫连珏,才沉稳的回道:“禀大人,会中所筹集的米粮、实物,全是民女一一检验才入的库,分发之时也是我亲力亲为,民女是代表圣上作善事,并有华荣公主作监督,苏沫就是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做出这种丧尽天良,脑袋落地的之事呀。”
    突然京堂木狠一敲,李达升厉声问道:“是你让华荣公主上任什么名誉会长,其实实权全掌握在你苏沫之手,这种监督会有什么作用,在场人都应该是心知肚明吧。”
    苏沫立即理直气壮的回道:“慈善会成办以来,总共发了三次物资给平安巷的百姓,而且全是当着百姓们的面一一打开,是他们亲眼验收才领走的,民女倒是想问问这烂掉的、参了石沙的米粮,到底又是从何而来?”
    李达升冷笑一声,立即传道:“苏沫你再牙尖嘴利,此次也再难逃干系,传证人上堂。”又转向吴王等人,含沙射影的道:“倘若还希冀有人会救你,可要想想你犯的事谁又能替你扛得下,本官手中证据确凿,由不得谁再在这里为你狡辩!”
    一种危险从心中腾起来,苏沫背脊突然生出寒意,这李达升是有备而来呀,他肯定会拿出很多要她命的证据……她惊骇的看向赫连珏时,不仅是他,就是一旁的吴王面上都淡漠了许多。
    这时证人已进堂,就是曾经中毒的那一对母女。
    卓一然问道:“你们说的话必需句句实言,若有编造和隐瞒,本官定不轻饶。”
    那妇人谁也没有看,只是手中抱着女儿有些抖擞,她低头平述道:“民妇与平安巷的百姓都非常感谢苏小姐的善心善德,可是事情却变成这个样子……大人,”她突然就抬起了脸,苏沫立即回视她。
    那妇人没有一点躲闪之意,直述道:“我们领的第一批至第三批物资都没问题,可在元宵佳节之前这次,由苏府的下人们送来的粮食却全是烂掉的老谷子,一袋米的最下面还参着大量的石沙呜……”她忍不住含屈而泣,“苏府发粮的管事说,苏小姐已为百姓做了这么多,也是我们要回报的时候,若百姓们不听她之意而闹事的话,她会收回所有发放了的物资,并且以后再难有人管我们死活了……”
    苏沫惊在当场,要出口的辩解却含在了口里,门口的百姓们已义愤填膺的斥责起她。
    “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善人呀,给了我们希望,却又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救命的粮食被她中饱私囊,这是拿着我们折磨着好玩吗……”
    “是呀,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的人,谁叫自家的儿子、男人全为国家牺牲了,剩下这些孤儿寡妇的没了生计,像苏小姐这样为百姓着想的还是有始以来的第一人,所以百姓们一想便觉的忍了,无论如何总比以往挨饿受冻的强呀。”
    苏沫心里揪揪的疼,为他们的遭遇,也为自己的冤枉和委曲……
    这时那妇人接口,对苏沫愤怒的骂道:“我们已经什么都听你的了,可是吃那烂米中了毒,你却一点也不过问,找你苏府也没有人管,百姓去衙门告状却没有人敢授理,无奈之下中毒的人家,只有卖掉了你发放下来的物资,换了银子才能去找大夫看病呀。”
    苏沫抽气不已,心里泛着疼,眼里酸成了一团,眼泪啪啪的往下掉,“没有,我在元宵节前根本就没有发过物资,你们难道忘了吗,年前我就说过第四批物资要在元宵节之后才发的,那些吃坏人的烂米和沙子的粮食,我确实一点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呀?”
    李达升冷声道:“你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