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5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蟛欧⒌模切┏曰等说睦妹缀蜕匙拥牧甘常胰肥狄坏阋膊磺宄窃趺椿厥卵剑俊
    李达升冷声道:“你是慈善会的会长,发物资也是你苏府的人,此时说不知晓,难道还想逃脱罪责吗?”
    苏沫立即辩道:“发生这起事件时,民女正参加围场比试,大人和在坐的人应该最清楚的,我对待慈善会的事从来都是亲力亲为,绝不会假他人之手发物资的,再说此案要查得水落石出,是不是应该找出大人所谓的苏府下人来对峙呢?”
    这时门口里的百姓突然又激厉的嚷嚷了起来,“你这女人果真好歹毒呀,明明是你把那些下人藏了起来,还要大人找来作证人,你根本就是要狡辩脱罪而已。”
    “就是,咱们平安巷里出了事,就去苏府找你,问不到你的人,就找那领头的人,苏府的下人说那叫老易总管被你派到北方运粮去了,这时候你却要与人对峙,岂不是糊弄人嘛……”
    百姓们吼出的话,让苏沫立即怔在当场,老易……怎么可能,她心里的害怕立即升高,是她太信任他了吗,就因为他的人品,又是公公介绍的人才,所以她才什么都信他,不……也不尽然,她曾经也怀疑过,他能撑起只是一个空壳的苏府,这份能耐一直在她心里给神化了,却从未细究其因……
    但是……老易如何会这么做,她不应该看走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沫只觉耳朵嗡嗡的响,眼睛里泛着晕眩,盯着堂上面色严肃的卓一然,以及得意冷笑的李达升……
    最后万分委曲的落在赫连珏身上,而他……他却怜惜的看了她一眼,轻轻的,轻轻的移开了眼,他知道让她受了苦,但他此时却什么也不能做……赫连珏双拳握得死硬,若不是卓一然警告性的一眼,他早就忍耐不住这份煎熬。
    吴王燕峥暗暗观察着赫连珏,应该说非常意外于他的不言不语,再看到苏沫失望之及的清冷小脸时,燕峥凌厉的眉头渐渐耸了起来,此案一看便知是李达升……不,应该说是太子、越王共同演的一出好戏,只是让他警觉的是,这二人何时又连成一线了,还是说只是偶然一次连手,为了除掉苏沫这颗越发强大的眼中钉。
    苏沫面色冷硬非常,眼中的泪水干涸在固执的清颜上,她直直看着堂上的之人,“民女确实冤枉,若仅因表面的原因而让我认罪伏法的话……是,我百口莫变、无话可说,不过,苏沫绝不承认那些莫虚有的罪名。”
    李达升立即冷笑一声,“死不认罪,还真像你的本性。”
    卓一然重看了他一眼,李达升面上一正,便要宣告苏沫的罪行之际,卓一然却快一声道:“本案最重要的证人老易未在场,苏沫所涉嫌的案情押后再审。”
    正文 第204章再遭算计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5 本章字数:2420
    想过许多人会来看她,但唯一没猜到的却是萧美芳会来探监。
    衙役贪婪的收下萧美芳的银子,只道了一声,“姑娘可要快一点,大人有过交待,要我们看紧这个犯人。”
    苏沫心中冷笑,面无表情的看着萧美芳,“怎么会是你,你来是做什么?”
    “呵呵……沫儿呀,若表姐我不来看看你,带些好吃的、好喝的给你,难道眼看着心爱的小姐妹变成一个饿死鬼吗?”
    她手提着篮子,拿出许多精美的食物,苏沫看着看着,便苦笑起来,眼睛都花糊了,这就是所谓的最后一顿晚餐吗?眼泪控制不住滚落下来,赫连珏呢,他在哪里?
    “哎哟,你看你哭什么哭,这又没有别的人,在表姐面前就别装出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了,我刚才是吓唬你的,早向衙门的人打听过,平安巷里没死人,所以你的小命保得住,不过死罪可免,活罪可难逃哟!”
    苏沫小脸一撇,不想懦弱视人,“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哼,你当真以为我想来看你不成,我呀……是想看看你惨到什么地步,有没有我当初的十分之一。”萧美芳满面的恶毒之色,长指掐在一起,似乎更想掐在苏沫的脖子上。
    “那你满意了吗?”她冷硬的瞪过来,在看到摆在面前的食物时,突然面上冷笑一闪,抓起鸡腿就啃了起来,“满意了就快滚,别打扰我吃晚饭。”
    萧美芳咬牙切齿的盯着她,“你还敢这样高高在上,哼,也不看看除了我,到底谁会来看你,你的未婚夫、相府的义兄,他们哪个敢来看你,又敢来救你呢,呵呵……”
    口中香甜的鸡腿立即苦涩难咽,但她硬着气吞下所有,保括无形的冷泪。
    “看你可怜呀,苏沫啊……表姐了就支会你一声,今天还只是一个开头,好戏可还在后头了,呵呵……”她的笑声就像一个恶毒的老妖婆,充斥在监狱里久久不去……在黑暗里,苏沫紧紧的抱着自己,萧美芳跑来冷嘲热讽并未打击到她,有一股要战胜所有,要自我保护的冷硬傲气被她生生的逼了出来。
    是夜,赫连府。
    “站住,你要去哪里?”赫连大将军对身着黑衣的赫连珏警告问道。
    赫连珏背着父亲,面上冷冽异常,“父亲,她是我的女人,我要保护她。”
    “那赫连府呢,你就置之不理了吗?”赫连老将军一步步上前,面色同样沉重的看着赫连珏,“你是个男人,为国、为家、才能为你的女人,赫连珏……你不要让父亲失望。”
    面对父亲以及整个赫连府,他……难言的苦痛袭击着他的心腹。
    赫连将军再道:“如今只是收监,待找到证人老易,相信皇上肯定会给她一个交待,如果她是清白的话。”
    赫连珏强调,“她肯定是清白的,父亲难道你会怀疑吗?”
    “父亲是将军,是朝廷的官员,只会相信眼睛看到的一切,所有人都只相信使他们相信的证据,所以珏儿,有这时间不如去收集证据,才能真正的救到她呀。”
    赫连珏却张口难言,谁能想到并不是找到证据就能救苏沫啊……但知晓内情的他却领了死命令,以赫连族所有族人作押,她就是受再多的苦,他一步也动不了……
    ……分割线……
    迷迷糊之际,似乎听到有人在唤她,苏沫缓缓张开眼睛,脑袋就像灌了铅一般沉重,爆炸般的疼痛。
    “沫儿你醒了吗,沫儿……”刘子谨担忧不已,连连唤着她,伸手又抓不到人,“沫儿,我是大哥呀,沫儿……”
    苏沫睁眼闭眼几次,双眼这才有了焦距,看着是义兄在唤她,那股子见到亲人的软弱,立即像大海一样淹没了她,“大哥……”嘶哑的嗓音好无助,她连滚带爬的过来,使刘子谨眼泪再也包不住了,满面的泪水诉说着对她的万分心疼。
    “沫儿……”他伸长手急急的接着她不支的身体,两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他和她近在眼前,却被冰冷的铁栏相隔。
    “大哥,你来看我了,沫儿好安慰……”她渐渐安抚了激荡的心情,眼泪忍不住又滑了下来,“义父和义母也知道了吧,是我好没用对不对?”软弱的嗓音每一声都牵动着他的心,为她难受,更为她疼。
    刘子谨含泪,哑声温柔的道:“沫儿,无论如何大哥都会相信你,你的义父义母也一样,自从你昨天发生了事,父亲大人已见过了卓一然,相信他一定会秉公办理,而且大哥已着人找那老易,也对你府里的下人盘查过,相信一定能找到蛛丝马迹证明你的清白。”
    “大哥,有你相信,沫儿就知足了。”眼泪总是控制不住涌出来,抹了又抹就是多得很,她故意笑着自我安慰道:“大哥,你看这个。”她亮出收在荷包里的玉扳子,微笑道:“我有皇上赐的免死金牌,保住小命一点问题也没有呀。”
    可是……刘子谨把这句可是压在心底,她是能保住性命,就算没有这玉扳子,他也绝不会让她出事,可是她的名声和未来……
    这时一组衙役走过来,冷着声道:“奉大人命提苏沫上堂。”看守的人立即躬身道是,一看刘子谨还抓着人没放,便道:“刘少爷,大人要提审她,你还是避避的好。”刘子谨与苏沫都有些诧异,他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便问向那提审的衙役,“是抓到老易了吗,不然为何今日提审?”
    那衙役立即点头哈腰的回道:“刘少爷有所不知,今天早上这苏府的人突然击鼓喊冤,告的又是苏府大小姐……”
    京兆尹公堂上,苏沫被两个衙役一左一右带了上来,她缓缓左右一望,还是昨天那些审她的人,当然没有错过赫连珏也在其中,只是这一次,换她轻轻的,轻轻的移开注视,赫连珏见此,喉头上下滑得厉害,苦涩和心痛像块大石般压着他。
    卓一然公事化的问道:“把门外击鼓之人带上来。”
    “民女叩见青天大老爷!”萧美芳特别穿了件素色衣裙,声音透着满腹冤屈之意。
    一个小小的女子……竟然能使这么多牛鬼蛇神朕起手来对付,我苏沫是不是应该感到万分荣幸呢!
    正文 第205章污蔑重重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5 本章字数:2633
    “青天大老爷,你要为民女做主哇,呜呜……”萧美芳唱作俱佳的表演,却是太显做作,卓一然严肃的道:“把你的哭嚷都给本官收起来,到底有何冤屈还不从实招来。”
    苏沫也想听听她是冤在哪里,又要把自己怎么冤下去!
    萧美芳泪流满面,神情异常激愤,指着苏沫言词词声声的讨伐,“大人,就是她,她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竟然生生囚禁于我,而且狠毒的打掉了我腹中孩子,我要告苏沫谋财害命!”
    在场子的人都不忍不住耻笑出声,萧美芳自认有孩子,一个大姑娘家未婚怀孕,她也好意思。
    众人正这么想着,就听李达升对卓一然道:“卓大人,这事关系到本官,我看这起家族纷争就由卓大人审理吧。”
    他这么说,不是明显承认萧美芳腹中孩子和他有关吗,众人都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虽然对萧美芳与李达升有私情的作风,众人都很不耻,但是李达升是右相府的少爷,在场的人不是不敢申张,就是不屑计较这起风流事件,于是众人根本没有对此斥责一句什么。
    “苏沫,你是如何某财害命的,还不从实招来。”卓一然手中京堂木一敲,铁面无私、严肃非常。
    苏沫对着萧美芳苦笑道:“表姐,我实不知怎么谋你财,又害谁的命,可否为表妹指点迷津呢?”
    “你还有脸这么说话,”她指着苏沫,面上委曲不已,痛苦的道:“就因你说苏府不能与右府朕姻,我……我只能放弃所爱,狠了心肠让母亲打了我腹中未出世的孩子……我都有了他的孩子,孩子的父亲也来提亲了,你却为你一已之私,朕合你有权有势的未婚夫婿,生生打散了我们这对苦命鸳鸯,不仅如此,就是在大年佳节还囚禁了我,呜呜……”
    苏沫无语的轻笑一声,颠倒黑白,他们想弄死她,果然无不用其及。
    平安巷的百姓到是在苏府听过她叫冤,说什么苏沫囚禁着她,难道是当犯人一般囚禁在府的?
    卓一然眉头直锁,向垂头不语的李达升望了一眼,转头又严声道:“苏沫,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禀大人,民女只能说,她未婚怀孕不是我促成的,打了孩子也并非我指示,再说这囚禁她……若说把不知检点的小姐束在府里,不任她再到处惹来流言蜚语,这也叫囚禁的话,那苏沫无话可说。”
    围观的百姓忍不住耻笑起来,纷纷议论着关于萧美芳的传言,讥笑四起……往往大府里出了这种不知检点、门风败坏的女了,不要说囚禁了,就是当场打死,这官府里也管不着。
    以此自然告不到她,苏沫也清楚的很,萧美芳肯定还留着后招。
    萧美芳又哭喊道:“大人,这是民女自作自受,民女接受到世人的指责和惩罚,但民女要揭发的是苏沫为谋私财,手段恶毒又狠劣的丑陋真面目。”
    “你说。”卓一然面色越沉,苏沫的心也重了几分,她静着脸低垂着,感觉到几束目光都打在她的身上,但她唯有对刘子谨看去一眼,却是淡淡的含笑,要他不要担心。
    在围观的人群里,有好妹和秦芳,他们一直观注着苏沫,但求了多方关系,凭他们身份根本见不到她,听到审讯时,便都急急的赶了来。
    萧美芳道:“民女母亲受舅父所托,才会接掌苏府生意,亲力亲为的为她苏府操足了心,但苏沫自打听那老易所言,舅父遇害前把家产换成现银交于母亲保管,她便对母亲心生怨念,故意污蔑母亲吭了苏府家产,联合她的爪牙欺骗了大人你,抢夺了本就是她的家产,还心狠的害我母亲入狱……大人,民女说的句句属实,求你铁面无私公正查明。”
    此话一出,立即引起众人论文纷纷,大家都听闻过萧氏霸占苏府一说,却不想这会内有乾坤。
    “肃静!”京堂木哐声震来,衙役众声四起,“威武……”威严尽显,议论纷纷的众人立即消了声音,神情害怕的看着堂上严肃的卓一然,谁不知晓卓一然与苏沫有师生情谊,而且大年前便有人传开了,关门歇客的卓大人,竟然会亲迎苏府管家老易入府,这……苏沫罪状累累,此时谁都会怀疑卓一然的公正性。
    李达升暗暗冷笑,阴霾的眉眼全是得意之色。而吴王燕峥却是一副郑重之极的表情,这些人定是计划良久,如今拉出苏府说事……与她有关的人都受波及了,那么他……
    “苏沫,你可有辩解?”卓一然面无表情的问道。
    苏沫微微含笑,似乎一丝骇意也没有,“此时,民女只想听完表姐告我的所有罪状,她告完了,民女再说话。”
    萧美芳冷笑一声,立即禀道:“大人,还有在场的百姓们,你们都睁眼看看,苏沫就是为一已之私,玩尽手段的恶毒之人,谁还会相信那老易回来,能够提供什么有用的证据吗?”
    原来还是为此,苏沫都可以想象她下句会说什么。
    “当然不会有什么有用的证据,因为老易本来就是她的人,慈善会说白了就是苏沫揽财的工具,而她身边的人全是她的爪牙,并且……”她恶毒一笑,对所有人扫视一圈,真真的指着苏沫,“并且她身边的男人,全是她的入幕之宾,苏沫才是最淫荡的女人!”
    全场哗然,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人人眼中都透着不信,苏沫平常作风正派,大家都是有目共睹。
    在座之人中,赫连珏率先冷冽一眼冲向萧美芳,那强大的摄人目光就似一把利剑向她刺来,萧美芳立即骇然颤了两颤,但仅片刻停顿,立即就又扬声道:“大人,我有证人可以作证,苏沫确实是道貌岸然假正经的女人。”
    “传证人。”
    让燕峥想不到的是,卓一然竟然干脆的传证人上堂,似乎有什么要让他抓住了,是什么……燕峥却一时混乱不已。
    赴上堂的是陆仁,见他刚刚跪下,人群中的好妹便哭喊出声,“大人,表小姐是污蔑,她是污蔑呀,陆仁与表小姐才不干不净,他们是串通好了的,他的证词根本不能相信的呀……呜呜……”
    “肃静!”卓一然面上沉硬,只公事化的问道:“堂下何人,与原告、被告是什么关系?”
    陆仁立即回道:“回大人,草民名唤陆仁,是苏府大小姐的贴身护卫,因为撞见了大小姐的隐私把柄,所以被大小姐派到表小姐的院里。”
    “萧美芳适才所言可是属实,你又是从何知晓,是否有证据,快快从实招来。”
    陆仁拜道:“草民虽不清楚大小姐作风如何,但是在下与同为护为的秦芳熟识,草民只知秦芳是大小姐的入幕之宾,秦芳曾向草民得意忘形的说过,他在大小姐身上留下过亲热后的牙印,那地方就在大小姐的左胸上面……”
    正文 第206章置之死地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6 本章字数:2561
    陆仁拜道:“草民虽不清楚大小姐作风如何,但是在下与同为护卫的秦芳熟识,草民只知他是大小姐的入幕之宾,他曾向草民得意忘形的说过,他在大小姐身上留下过亲热后的啼牙印记,那地方就在大小姐的左胸上面……”
    听闻,公堂上下哗然一遍,而秦芳就立于群众之中,周围百姓全是用一副不耻的眼神看着他,以及跪在堂下快要晕过去的苏沫。
    苏沫一点点的移到目光最摄人的方向,那里是赫连珏,他面上有一刻钏的怀疑和恼愤,而苏沫唯一次看向他的时间也仅是片刻,然后淡然的转过了头,以至于根本没有看到赫连珏有些后悔和自责的目光,他早知苏沫胸口上有牙印,但是……是什么促使他不闻不问,但在他心底……却是要命的在意。
    “他说谎,大人他说谎……”好妹哭喊的朝堂上闯,她拼命的动作使得衙役们都阻止不住,好妹跪在苏沫身边的同时,秦芳也上前跪道:“启禀大人,草民与大小姐关系清白、日月可鉴,请大人及在场的主子莫信小人污陷秽语。”
    陆仁立即争论道:“大人,秦芳之言才不可信,他原本是武状元出生,只因失手杀人而失了官职,他为再入官场,所以对大小姐言听计从,他的证词绝对不可信……”
    苏沫不声不响的跪在当场,神情哀莫之极。她身旁的好妹心痛难当,拼命的向堂上之人磕起响头,“大人,他是污陷,是污陷呀……小姐是冤枉的,小姐冤枉呀……”
    “好妹……”苏沫哑声唤着她,伸手一把抱住了丫头,此时……能为她叫屈的只有这个小丫头,穿过好妹的肩头,眼花朦胧的可以看到刘子谨此时也是一副不确定、焦虑、痛苦的脸色,更何况是他人!
    她哭了,泪水静静的浸入了好妹的衣衫里,心里的疼痛也是悄然无声,什么东西在一层层剥落,是最后一层柔软稚嫩的苏沫吗?是他们,就是眼前这些人,一点点的逼着她成长,壮大!
    “好呀,说我们污陷,你敢不敢让人检查你的身体,看有没有秦芳和你亲热时咬的印记呢?”萧美芳得意不已,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这让在场的人无不相信了几分。
    “来人呀,带苏沫下去验身。”李达升立即开口道,盯着苏沫时透出像野兽般凶猛的目光。
    赫连珏明显呼息沉重了许多,他是最为清楚的……若当真无法阻止,那只有他来承认了,无论如何在这起事件里,他在不防碍大事的情况下,尽量保护他爱的女人,虽然对此很介意,要命的介意……
    苏沫冷声道:“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碰本小姐一下。”她岂能任人污辱,她的尊严和骄傲由不得肮脏的人随便沾污。
    李达升冷笑中闪抹精光,随手挥掉了上前的衙役,却突然对上位的卓一然道:“卓大人,由此可见萧美芳所言并非作假,那么苏沫的手下老易……呵呵,你所谓的不知发放烂粮一事纯属狡辩,而且……这老易此次所押的粮食,有可能就是慈善会所捐献的米粮,不过本官不明白的很……苏沫让手下所去的方向是北方啊……”
    一旁听闻的燕峥眉上一跳,胸腹突然起伏不断……他终于猜出一二,是他……一切是他所布的局,一切只因凶猛的胡骑……
    李达升扫了眼异样的吴王,便又冷声继续道:“各位都应该清楚吧,北方那里盘居着凶恶的胡骑,一般商人谁敢碰那块地面,而老易此行难道仅仅是为利益驱使吗?若这批粮食被胡人打劫,这苏府难道不会有通敌卖国之嫌吗?”
    一时间公堂上下鸦雀无声,苏沫的罪行已是滔天,此次定下罪来,不死也得脱层皮,但计划周秘的人岂会只让她脱层皮,萧美芳突然像悟到什么似的,在所有人骇然之际,立即急声禀道:“大人,苏沫就是有通敌卖国之心!”
    “萧美芳,你可不能信口开河,不然本官大刑伺候!”李达升装模作样的摆官威,其目的还不是要萧美芳慎重捏造证据,彻底好弄死她吗!苏沫冷着眼看着这个表姐,她心中到底存了多少怨恨,才能如此一如反顾的帮着别人害她,若当真让她坐实了这通敌卖国一罪,萧氏与她还活得成吗?
    萧美芳立即回道:“民女只是想起这样一事,确实没有真凭实据,不过此时若不说出来,要是苏沫当真存有此心,对我燕国岂不是太危险了。”
    “你从实禀来。”卓一然面色渐渐平稳下来,而看着周围一切的燕峥却越来沉重了脸色。
    萧美芳禀道:“犹记得角斗场正盛行的时候,不是在角斗场里发生过火灾么,当时死伤的人可不少,但民女就听说,当天发生火灾时,苏沫便浓装艳抹的出现在角斗场,而且她所看的人就是他……”
    她指向燕峥身侧的达鲁,“角斗场最厉害的胡人……她见了他之后,接下来就是好多人被问罪,大家又听说圣上在角斗场差点让凶猛的野兽袭击,最后就是这位最厉害的胡人救驾,才使得这京城里那些粗劣的种族,流落到燕国的胡人被圣上宽容赦免,若说她与胡人的关系,肯定早就从此开始了吧,她能以身犯险救胡人……哼,民女看苏沫通敌卖国也不无可能。”
    这事关刺杀燕皇的大案,又牵扯到吴王的手下达鲁在内,在场的人谁敢轻易说三道四,一片鸦雀无声,人人都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