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杂伞!北阋彩撬淖杂桑谕押樟逅坪跻膊⒉荒选
    他疑惑,挑起好看的凌眉,轻蔑的目光打量着她,戏谑道:“你果真这么想?”明显不信,有多少小姐姑娘做梦都要嫁于他,这个丑颜肥女会觉得配不上他,这不意!,可他却不信她会不希冀嫁于他,更何况他背后的赫连大族是多少人家梦寐攀附的对象。
    而那个自视清高的左相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是人便谁也脱不了这个俗字!
    苏沫能感受到他在想什么,心里好笑又恼怒,她可不是他想象的那种人!于是正颜道:“若你不信,那我们就定下盟约!”其实她也想要更多的保障,如此她才能真正高枕无忧。
    研究的目光视着苏沫,肉肉可爱的苹果脸上全是最为诚肯的神情,与她这长相给人第一眼的感觉相差很多,这个苏沫确实与父亲定了三年之约,至于她真正的目的……赫连珏捏死自己也是不相信是她所言的那么简单。
    皇上赐婚,他再闹腾也悔不了亲事,再说朝中形式他也有所耳闻,如此来说……目前现状何不信她一信,不过她心里真正目的让他蓦得有了丝好奇,便故作有意的问道:“盟约要怎么签?”
    这到还真怕她会反悔不成!苏沫低了眉掩过欣喜的目光,软声提醒道:“如今左相大人还在府里,今日恐怕是不成,这样吧明日是我认义父的大礼,到时事毕之后你到府里找我,咱们好生研究一番,再做决定如何?”
    以为事就快成了,没想到赫连珏却突然是虎步一进,拿起马鞭霸道的勾起她的白玉般的下额,“肥女,你莫要玩火,从我出生到如今,还没有一个人敢戏耍小爷,你得小心了!”微虚着眼射出狠然厉光,他如此贴近威胁,近得苏沫清楚的看到他那长卷的睫毛,正因愤怒的主人轻轻颤着,尤如苏沫此刻的心中惊诧的颤动,她以为他就是个叛逆的青少年,却不知他也是如此危险的一个人。
    此刻不尽想,那日她究竟捉弄了什么样的一个人物。
    正文 第16章认义父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2 本章字数:3666
    左相大人认苏沫为义女,这事朝堂上下没有人不知道的,可是七月初九这日,也就是左相收义女的大日子,左相府门口却是冷冷清清,不过却一点也掩不住当事人的欢喜心情。
    苏沫整理打扮完毕,她的义兄刘子谨已在厅中等候多时,此时正是萧氏母女陪着人说话,萧氏一看苏沫进来立即是好生夸赞了一翻,一张素颜朝天,身着绿衫素衣,头饰更是少得可怜,不是苏沫不喜欢打扮,而是那些脂粉太让人却步,本来就胖乎乎的样子,当然不适合再珠钗插满头,而太长华丽的衫子又嫌累赘,故而打扮来去也就是如此的素了。
    苏沫注意到刘子谨诧异的目光微闪,眼里温着好笑,便向他说自己准备好了,刘子谨辞过萧氏,迎着苏沫走近府门处的马车,而他则骑一匹黑头大马,对高头大马,苏沫可感冒的很,一眼没多看便钻进马车里。
    想一夜,仅凭她平凡的脑子真想不出皇上又是赐婚,又是让她认义父,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大文章,想不出个所以然,那便只有走一步是一步,其实算起来,对于如今的苏沫来说,认个位高显贵的义父,却也是有益得很。
    昨天夜里,恐是萧氏母子几人都缓过神了,才忆起苏沫定了个三年之期的事,于是呼啦一行人便都到苏沫的房里,当时她正要入睡,看这些人来定是免不得要耽误些时辰,想着隔日的大事,所以脸上更没有多少耐性。
    萧氏何等精明的人,一看如今的苏沫莫名其妙飞上枝头了,自然原来那心思成不了,便又起一意,她绷着的脸总算柔了下来,一再的讲明苏沫以前确实与萧长亭情投意合,这话说出来谁会相信,可是萧氏却总是扯来扯去说个没完,苏沫明着赶人不行,便一直的打着呵欠,这模样她也应该懂了吧。
    于是绕到了头,萧氏才切入正题,很是担忧和关切的问道:“沫儿啊,赫连姑爷既然都和你……”余下的音谁都明白她所指什么,故而苏沫无语了,萧长亭嫌弃更甚了,萧美兰鄙夷中参着让人哭笑不得的忌妒。
    所有人之中到只有绿珠低着头,很是恭敬的做着似婢似妾的身份。
    苏沫的耐心终于用完,便直接道:“姑妈你到底有什么要说的,不如开诚不公都问出来行吗?”
    萧氏明显是眼中一恼,便真正切入正题,脸上沉了下来,很有一副家长的模样,这是苏沫前世在学生的父母面上最为熟悉的神情。
    “你和这个赫连珏的事又不是什么好听的,已是闹得满城风雨,不敢快的嫁过去,你到还等什么等,男人无所谓能耗得起,可你一个女儿家的名声烂久了,可有多少人会在外面撮我们苏府的脊梁骨……”
    如讨人厌的苍蝇一直在苏沫耳边唠叨,女人这样那样的,全是不如男人什么什么,若不是苏府如今还握在她手里,她当时真想大喝萧氏不用假装什么亲情关怀,要她赶快嫁出去,不就是嫌她在苏府太多余了吗!
    可这不多了个如果吗?萧氏撑着苏府越来让苏沫没有安全感,于是这心里就时时蹦出了想法,这个家是苏沫的,当然是原来那个本尊,如今她是要怎么办才能把府里的权力压回来呢?
    想呀想,一直思着这个最现实的问题,苏沫渐渐的睡了过去,不过闭眼前却想起一事来,那赫连珏到底是答不答应她的提义呢?
    似乎从她穿越到这里后,就没有一天是安逸渡过的,如今她真是有点累呀!这般叹着,车外已响起刘子谨的声音,原来是左相府到了。
    感觉过来这车程也就半个小时,到是与苏府离得很近,步出马车的时候,刘子谨立即温和的递上手臂,颈长的手指透着股子坚硬,手背上也是青筋突显,看来是长年用武器所顾,真不明白左相是一文臣为何要自己的儿子去从武,这种战争年代死在杀场的人可是多不胜数。
    苏沫干脆的把肉肉的小手放进他的掌心,借着力利落的从车上跳了下来,当然又碰到刘子谨的意外目光,苏沫笑眯了眼,道:“走吧,子谨哥!”他微点了下头,便领着人进府。
    原以为相府应该是奢靡华丽,苏沫却觉这左相府处处透着股子书香气息,尤如步进了一家古老书院,府门仍是显着气势,府里面摆设简单却也精质,但与电视上看到的“金光闪闪”差了很多,话说,她来古代后特别不习惯就是,一到晚间便要点那微黄根本看不清的烛火,这相府便也给苏沫如此感觉,果然电视是虚构出来的,这木质的房屋物实呀,却是没有现代的看起来顺眼。
    府门口没有什么人,可这府中正堂上却是满堂而坐,这中间只有赫连老将军让她最为熟悉,很意外的赫连珏竟然也在其中,苏沫的注视只有赫连老将军向她点了点头,而赫连珏一手撑着头靠着大圆桌上,似乎正在打瞌睡,而老将军只要瞪视一眼,他便又收敛的直起身,可过不久这人又软搭了下来,他老爹再瞪一眼,又直起了身,如是一直这样重复着,老将军一边要应付着周围时不时敬理的人,又要火眼金金注视着赫连珏,一来二去老将军这虎目中便渗出子大火。
    苏沫被迎到义父母身边而坐,左相大人便立即向所有宾客介绍了她的身份,便有干净利落的两名婆子端来茶水,示意苏沫奉茶,此刻她才担忧着,早先没有向人问起这认亲的礼节,真担心自人儿会闹出什么笑话来。便很是小心的接过茶碗奉给左相夫妇,按左相所说,刘夫人确实面上温和得很,立即就笑着唤她好女儿,一个好大的红包又塞进她手里,还暗里倾身过来安慰道:“别担心,义母帮称着你。”
    如此苏沫才稍微放了下心,原来只是拜了义父母便是与一个义兄敬礼,同样奉上茶互唤一声彼此的新身份,便又是那个有礼有节的义弟,唤起来捌扭,苏沫便随意称他为子慎,到是让左相大人大加赞赏,说一家人就是应该随意相处更好,只是苏沫看着这个义弟笑开颜时,人家却是背过他父亲,一个冷然的鄙夷就砸了过来。
    接下来堂中的人都是一阵的恭喜之声,此时苏沫才发现,今日来左相府的客人清一色的年青男子,由义母解释才明白这些人大多是左相大人的门生和食客,有一部分早年都有了官职,听义母口气应该是很小的官职的样子,而余下的这些人便是帮着左相处理政务的府臣,听起来就像是私人秘书。
    一日的轰闹总算过去,用过晚宴后客人都渐渐的辞去,赫连老将军父子却是最先离开的,说是还有什么重要的事,苏沫到没听得清楚,当然赫连珏也跟着离开,似乎自始自终这人都没有看她一眼。
    苏沫图清静一个人坐在后院的凉亭之中,正这么想着今日的事,刘夫人便带着两个丫头过来了,苏沫立即起身相迎,话说这古代的礼节就是多,一天都不知道要躬多次身。
    “义母,前面的客人都走了吗?”刘夫人笑着挽着她再坐下,点头道:“只还有两个正赶上回京的外放官员与你义父说事,我离开的时候看他们也谈得差不多了。”抬手示意着后面的丫头拿上了一盒东西。
    刘夫笑着递上,道:“这是义母的一点心意,你还不快收下。”苏沫急声就道谢,这推肯定也是推不脱的,何必又那么假讪不是。
    打开礼盒是两层的,上面全是女儿家用的脂粉什么的,下面是一件淡粉华丽的锦衣,苏沫惊喜的道:“好漂亮,谢谢义母。”说着便小女儿般高兴的拿在自已身上比划着。
    “沫儿呀,你是大姑娘了,这女儿家爱俏爱美,怎么就没见你怎么打扮什么,你看这小脸素的,唉……以后呀,义母一定得好生打扮着你,让那赫连家的姑爷一定喜欢上你。”
    苏沫淡了下眼,想着肯定是今日赫连珏对她的冷淡,让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人家不喜欢她,故而义母才会好意的来安慰她吧!
    其实他们不知道,如此相处苏沫简直巴不得,她可没想与这个假未婚夫发展什么真感情!
    但是苏沫也不知道,刘夫人真正担忧的却是另有其事,苏沫与赫连老将军的三年之期在朝堂上影响不小,而老将军是一再的以苏沫孝义之心,堵得燕皇只得允诺他们的提义。
    以左相看来这多是赫连老将军的拖延之计,到是谁都想不到却是这个在他们眼里,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小女子所提出,而苏沫更加不明白,她这一条提义让左相府的人愁云满布,也让右相一派大松一口气,却是让赫连将军府更加摇摆不定,其中的为难尤如是执在火上烧烤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又是刘子谨送着苏沫回府,同样的苏沫撑着他手臂跳下马车,苏沫与他告别,刘子谨终是说出心里的话,温和而有力的声音,“你与我护送回来的苏沫很不一样。”
    心里一惊,按了下乱鼓的心,苏沫进府的身形才一转,“怎么不一样?”随意的问道,没看出他有什么异样的神色,苏沫才安了下心。
    刘子谨闻言,搭了下眼似思着,蓦的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好像又一样了,可能那时你刚丧了亲人,故而显得柔弱许多,而现在看来……”留下余音,眉音间不住透出欣赏之意,“苏沫自然是与父亲同样不凡,我很高兴是你做我义妹。”
    苏沫勾了笑花,看着他打马离开,很高兴吗?她似乎也很高兴有这样沉稳的大哥哦!
    “肥女,看来你很受欢迎嘛?”苏沫正要回身,便听到这起透着慵懒的男声。
    给读者的话:
    第15章的尾巴上修改过,看过的亲亲请重新看一遍吧!
    正文 第17章危险漩涡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2 本章字数:3464
    苏府的府坻座落在城东,这一片地段基本上都是商贾富户所有,挨家挨户全是大门大院,相离得也不是太远,都习惯的在府坻周围种上一圈高大的梧桐树,此时赫连珏便从苏府正门前,也不知道是谁家梧桐树荫里走出来,今夜暗夜无光,苏沫虽然只看见一团人影过来,但听那特有的口吻便立即明白来人是谁。
    没来由的深呼一口气,恐是担忧再被这小子激起心火。
    “赫连公子在这里等我?”总是软糯的嗓音,是再怎么想清亮,却也脱不了那股子柔劲。
    赫连珏踏步而来,昏黑里仍然看得到他握着马鞭,苏沫抬头四顾,过然在他刚才所立之处的大树上正栓着乱喷粗气的大马。
    他来得也不久,刚刚怎么没有发现有人在这里?
    “你找我有事?”她到希望他是因盟约而来,也许过了一日他已经想清楚呢?
    赫连珏走出阴影,透过苏府门口的大灯笼烛光,能够清楚的看到此人又是来者不善,脸上透着冷竣,盯着她的眸子摄人而凌厉,马鞭是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在另一只手掌上,尤如苏沫此刻一重一缓的心跳那么让人慌张。
    越是与赫连珏接近,越觉这人危险得很,而且其性子更加不受管束,确实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我来看未婚妻子,你不高兴却紧张什么?”他踏上台阶就站在她身侧,望着他却更觉高大的厉害,目测他至少有180还得往上说,而她这副短胖的身子也就顶多160而已。
    无语之极!她与他的亲事两人何时重意过。
    那么他是来干嘛?还带着这么危险的气息!苏沫蓦得就小退一步,脸上多了一层紧张的防备之意。
    他却大近一步,勾起讪笑,“刘子谨说你很不同?我看你与别的女人也没有什么差别。”
    她怕他?莫不是真的心中有鬼!猛得挑起凌眉,那穿透人心的摄人目光满是鄙夷,“确实不同,这吨位便是无人能比,而你苏府如今的能耐,更是与众不同!”
    “赫连珏你有话直说,不用拐弯摸角的污辱人!”苏沫火了,被人无故威胁,心中已有害怕,这人还不说个明白,总是绕圈子讽刺她,要死要活都给个清楚,她苏沫也不是吓唬大的。
    他勾起邪恶笑颜,痞气得很,一进身二人贴得更近,“急了?”他居高临下,越来越俯下俊脸,眉眼间却尽是厉色,“还是说你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故而心虚?”今夜燕皇暗访赫连府,对父亲和他的那一套厉害分析,让他更加怀疑这三年之期……很不简单呀!
    不过,敢威胁到赫连府的人,在他赫连珏眼里,到还没有出生!
    厉害的气息扑进她的鼻间,极俊的脸上全是危险,苏沫心中雷鼓如钟,脚下微退,口上却不让,低吼道:“你凭什么这么污蔑我,就因为赐婚?不要忘记了若不是某人的玩劣,这亲事也定不下来。”
    “哈哈……你还真以为我赫连府怕什么流言蜚语?”他大笑正身,眉眼间透有话外之意。
    “那不如直接告诉我,亲事为何而来,你又为何如此讥讽于我?”苏沫早就有自知之明,封建社会岂有法理可讲,说得好听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可从古自今这样的例子又有多少!
    更何况只是这不算轻薄的轻薄而已!
    赫连珏凝视着她,凌厉俊颜邪气不已,大步再近,带着劲风的手指猛得掐住她的下额,只觉火辣的疼痛根本闭不上嘴,苏沫既愤怒又恐惧,他到底要干嘛?
    “那么苏小姐也直接告诉我,你那三年之期真正用意何在?”阴冷的声音,如黑暗中的恶魔,苏沫第一百次觉着,这人混蛋得深不可测。
    圆睁的大眼透出倔强,像小扇子的长睫毛扩到极限,牙根都似要被他捏碎裂,窝火……窝火……她是害怕,无论谁面临危险时,都会心中恐惧,可是就算今晚被他掐死,也得死得清楚明白。
    他定着她,只为给她最强硬的威胁,却看那大眼里强光猛过,心里警戒,脚下立即制止住她的反击。“苏沫,你是嫌命太长了吗!”威胁更甚。
    掐在颚下的长指猛紧,苏沫吃痛一声大叫,却被赫连珏猛得捂住她的嘴,连拖着人拉进门口大树下的阴影里。
    看着苏府门房挠头不明所以,就要关府门。
    苏沫瞪得眼直,张嘴就想咬人,却被他大力捂住,根本就动弹不了,随着一个猛抓,他强劲的身形压住她抵在大树上,“你想死,大可以叫出来。”
    可恶,可恨,而她苏沫更加可怜!
    再一次的深感悲哀,如今的她已连最基本的生命保障也没有,任何人都可以轻易取走她的性命,如此对未来越发心灰意冷……穿越,为何她要穿到这个鬼地方,她想回去,想要原来那个平等民主的世界!
    “你…你哭什么?”赫连珏感觉温湿一串滴在手背上,一手往来源上抚去,才知道苏沫哭了。对一个女人用武力打压,违背了他一直不欺负妇孺的信念。于是他低咒了一声,退开身形,不过脸上仍然凶狠不减,“苏沫,第一次碰你,是我有眼无珠没看清人,掳你也是因与哥们义气之争,说到底是我赫连珏对不住你,这点我认。”
    一顿才切入正题,声音也透起了冷,“皇上赐婚,如你所言我们谁也推脱不掉,既然你决义要来个三年之约,我便与你盟约……不过你苏府却要从此摆正位置,你那表哥萧长亭,若还想留他狗命,最好不要再与朝中之人牵扯不清!”
    “你什么意思?”苏沫心虽纷乱,可仍是脑清目明,听他如此警告,这亲事的来由……难道是与朝廷有关?
    “右相门人举荐萧长亭进吏部,你会不知晓!”自是不信,朝弄的眼神,让苏沫突得抓狂,都死过一回的人,还有什么可恐惧的!
    “我今天就认了一个左相做义父,什么右相,我根本连他是谁都不知道,赫连珏要给人判刑之前,是不是应该弄清事情始末,你果真玩劣至此,伤及无辜的女人的事也做得出来?”
    她像一头受伤的小狮子张起了利牙,猛得正起身,瞪着他的大眼,哪还有一丝害怕的意思,到像随时都会扑过来,要他撕扯一番的不顾一切。
    赫连珏掩过眼中突起的异样光芒,凌眉微蹙,厉道:“那你无辜吗?”一顿,勾起恶笑,“若是要证明你无辜……也行!”他笑得更加邪恶,不知道身形是怎么动的,长臂一揽苏沫便扑进他的怀里。
    她惊得一滞,立即挣扎,便感觉耳衅热气涌来,“没有三年之约,我们立即就成亲如何?”苏沫甩眼飞上,下意识要反驳,却看他眸中除了戏谑,便是一闪而逝的试探。
    试探?他尽如此在意苏长亭被举荐一事!右相吗……
    这呼之欲出的危险来源,使苏沫瞪圆了大眼,直硬的盯着赫连珏。
    “不愿意?”高高挑起的凌眉,似在嘲弄她只是在狡辩。
    苏沫眼中微动,看得透彻,她不能深陷如此危险的漩涡……证明吗?大眼微微上勾,似笑了,很诡异,赫连珏讽刺的俊脸突然被她一勾,女人水润红唇猛撞触上他的冰凉,没有一丝迟疑,狡猾的小舌直捣黄龙……
    在赫连珏还没有从惊呆中回神,苏沫已退开身子,急后几步离他够远,也戏谑道:“我的证明够了吗?要不要再来一次!”一只细弯的柳眉轻耸,圆大的眼睛硬是勾起尾尖上挑,露出更加邪气的冷笑。
    牙咬得硬峥峥的脆响,赫连珏的黑眸透出恼怒,又是一声狠狠的低咒,“苏沫,你得记清我的警告,不然苏府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他绷着坚硬的胸脯退步离开,烧起熊熊大火的眸子一直盯着她,在转身离开之前,长指带劲狠抹双唇,厌恶的歪头吐出唾沫,最后一记狠眼砸过来,“皇上旨意,七月十九定亲,苏沫你好自为知!”
    猛得飞身便起,刚好落于马背之上,马蹄狂奔带起一阵劲风飞扬,转瞬既逝!
    大吐一口气,败下身来,久久的胸腹都不能平息,是怎么了?她如此平凡,苏沫也如此平凡,为何会陷入朝廷纷争的深渊,赫连珏的警告,无一不说明赫连府与右相府不是同一条般,而今日热闹的认左相做义父……那么赫连大将军与左相大人又是什么样的牵扯?
    还是说他们需要什么样的牵扯?这是皇上所赐的亲事不是吗!
    暗夜,右相府坻黑影闪入,书房里立即听闻人声禀道:“禀相爷,赫连珏果然怀疑苏沫,此计正中他们死穴,依属下看即使他们会定亲,这其中的隔阂也难有作用!”
    “哈哈……赫连珏那毛头小儿,虽然冲动好事,玩劣斗狠,不过此儿对赫连氏族的安危极为上心,更以他父亲的军功荣耀为荣,也不算一无是处!哈哈……”
    “右相大人真高明,我们利用赫连珏这一软肋,可是会做很多事呀!”
    正文 第18章 研究生活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3 本章字数:3548
    右相门人举荐萧长亭进吏部……苏沫两天时间一直想着这件事,时时留意着萧氏一家人的动静。
    萧长亭本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像个大家小姐一样躲在他的院子里读死书,而萧美兰这个大小姐到是闲不住的人,一天近十次的往府外跑,萧氏再厉害却管不住她这个女儿,一直嘴里叨着要给萧美芳早点找婆家嫁出去,扯到亲事上萧氏难免就连说起萧长停的正室人选。
    苏沫注意到每每提到这一茬,绿珠的脸色都特别的阴霾,这也难怪,绿珠贴着心上位,终于做了萧长亭的妾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