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事关刺杀燕皇的大案,又牵扯到吴王的手下达鲁在内,在场的人谁敢轻易说三道四,一片鸦雀无声,人人都有些自危的左右四看,苏沫通敌卖国一传出,谁都害怕的想着,那凶残的胡骑不会立即就打进来了吧,那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们要如何抵抗呀。
    好妹四顾看了看,连连哭着摇头否认道:“不对,不对,我们小姐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你们难道忘了吗,苏府的老爷和夫人就是死在胡人手中的,小姐岂能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萧美芳哼了一声,“就是因为舅父舅母都死在了胡人之手,唯有她一人逃出来,这太说不过去了吧,说不定她早就是胡人大汗的人了,不然让她嫁给大将军府作媳妇时,她为何东推西推,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呢?”
    好妹被她强词夺理一番,词穷的她眼泪哗哗的流,只无助的朝堂上连连双跪道:“大人,你明察秋毫;一定能还我们小姐清白的对不对,还有呀……卓大人你是我们小姐的老师呀,对小姐你应该很了解吧,她是什么样的人,大家不是都很清楚了吗……呜呜……”
    李达升借题发挥的冷笑道:“卓一然,你与被告人的关系匪浅,看来大人你也得避一避呀,你说对吗?”
    “不用!”突然是堂下的苏沫扬声起来,她也不跪了,手上拖着额都磕出血的丫头一同挺直了背,面对着众人冷酷的嘴脸,苏沫却淡淡的笑了。
    正文 第207章而后生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6 本章字数:2390
    “不用!”突然是堂下的苏沫扬声起来,她也不跪了,手上拖着额都磕出血的丫头;面对着众人冷酷的嘴脸,她挺直了背,淡淡的笑了,“李大人,你似乎很急于给民女治罪,民女想问是什么促使你如此迫切结案呢?”
    在座的人无不惊讶于苏沫此时的冷然,清冷又高傲的气势哪有一丝阶下囚应有的颓丧。
    李达升冷笑道:“虽然我很欣赏苏小姐的临危不乱,但是请你记住这是在公堂,你是作为犯人被本官审讯,请你在态度和措词小心一点……”阴冷的声音突然猛一扬,“谁叫你站起来的,来人啊……请苏小姐跪下。”
    “站住!”苏沫声音倏的发冷,厉眸发寒,冲了两个衙役一眼,冷漠的气势竟然使二人滞在当场,像这种傲然的犯人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
    大眼直直对上李达升越见生恶的眼睛,“苏沫虽非男儿身,却有男儿志,我跪苍天、跪我大燕皇上、跪父母长辈,却万能跪你种玩世不恭、居心不良的伪官!”官字生硬的吐出,她抬起手直指李达升,冷硬的气势震住了在场所有的人。
    百姓们都哑然了,苏沫的胆子可真是太大了,竟然敢对审理此案的朝廷命官大呼小叫!而隐于人群中商界的人却爽快至极……历来官界对商界诸多打压和迫害,使得商人们恨不得那些贪得无厌、道貌岸然的官员们碎尸万段,却只能在心头咬得牙庠庠,李达升本就是个玩世不恭的小太保,能为官?哈……苏沫此言还真是大快人心!
    百姓里传出来忍不住的嗤笑声,使得李达升恼怒异常,“苏沫,你敢污辱朝廷命官,当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冷笑了一声,淡然的面对所有人,“活着有多好,为名,为利甚至是为爱人,人的欲望无止境,而在这欲望的驱使下,才让我们领略不同意义上的快乐,我苏沫也是平凡人一个,活着又岂会不耐烦呢!”
    李达升任一句话,苏沫都漂亮的顶了回去,促使得李达升怒火攻心,一时有些失态的渐起恶劣嘴脸,却突然发现在场的人都未吭声时,这才对卓一然道:“卓大人,你是圣上下旨审理此案的主审官,难道就任由堂下之人如此造次吗?”
    卓一然严肃不改,“为官之道,虽然本官未体会出其中深意,但是审理案件和对国家法律的认知,本官可以断定,自是比李大人高出很多!”讽刺的语气非常明显,人人都可以看出卓一然确实与一般官员不同,至少没有传说中的官官相护。
    李达升恶毒道:“难道是因为她与你关系匪浅?看来苏小姐的手还伸得真长呀……”听闻,萧美芳立即附和道:“苏沫就是一个见人熟,而且这个熟字还另有一层深意,哼!”
    对于他们的污蔑,那始终是“污蔑”,苏沫一点也没有理会,只沉静的对卓一然道:“大人,原告已给苏沫例下几大罪状,若样样属实的话,苏沫自然是难逃一死了……所以请大人给要死了的人一次辩解的机会。”
    “不行……”
    卓一然立即拍案定夺,断了李达长的阻止,严肃允道:“苏沫,你说。”
    此时,苏沫轻轻先向卓一然一拜,不是什么感谢他,而是作给别人看。
    因为卓一然也是在按照别人的剧情走而已,苏沫温冷的大眼对上吴王燕峥,只是短短的目光相触,燕峥便已心有所感,这个苏沫……她竟然也和自己一样猜到了!
    “人都贪财,我也一样。”她立于公堂之上,身边挨着丫头好妹,身后是护卫秦芳,三人的身形都挺的笔直,苏沫扫着所有围观的人,继续道:“大家都清楚,平安巷有人中毒,应该不是第一次发生了,而那第一次……”她对上告她的寡妇和孩子,“就是你们吧,想必大嫂应该记得…那次是华荣公主亲自看望过你吧?”
    那寡妇立即回道:“是,是华荣公主亲自看过民妇,当时还有苏……苏小姐,是您派人照料中毒中的我和我的女儿。”
    苏沫听闻,对她轻轻蹙了下眉,有丝疑惑她轻和的回答,对自己似乎莫名的少了一丝敌意。
    她又道:“华荣公主虽然是荣誉会长,但是她有监督之责,而我苏沫再爱财却也是惜命之人,已有过前车之鉴,难道还会傻得在这个节骨眼,用烂掉的米粮为自己揽财吗?”
    苏沫面对着众多百姓,可以清楚看到他们疑惑不解的神情,于是又道:“也就是说,我就算要揽财,那也不用赔上自己的性命吧,只要你们其中谁去华荣公主府告我一状,苏沫还能保住这颗项上人头?”
    白话一说,百姓们都听懂了,有的点头说也是,有的摇头还是不太相信,一时嗡嗡的议论声又起来了,大家都有些糊涂了,难道苏小姐真的是被冤枉的,还是说有人要陷害她,但感觉吧,更多像是陷害哎……
    李达升冷笑道:“事实是你苏府总管派了烂米,而且说了那些威胁的话,在场的百姓可都能作证的,苏沫,你再狡辩也洗不干净自己了。”虽然他很自信的这么说,但心头还是有些打鼓,那日在公堂下看到花九……
    李达升知道这花九是越王的人,但却没有细想过,越王是如何调换的米粮,又是怎么使老易背着苏沫发粮,而且说出那段话,难道是他一直看错了苏沫,她始终是商人之女,根本就脱不了这层奸商的本性!
    “李大人,你没听我表姐说吗,我是个谋财害命的主,那么,也要有财我才会去害命吧,呵呵……”苏沫忍不住好笑起来,对百姓们道:“就发给你们的粮食那有几石?大家都是居家过日子的人,应该算得出值多少银子吧!”
    这也是,那点米粮还不够富贵人家塞牙逢的,要谋那也要像从萧氏手中拿回来的丰厚家产才算样吧!
    李达升冷笑道:“你苏沫是商人之女,奸商奸商,无奸不商,你们商人只要有利可图便像苍蝇撞上大粪一样涌过去,在平常人眼中是小利,但商人可就不一样。”
    听闻,人群里的围观的商家立即就轰然闹开了,“这是人生攻击,说我们商人太奸,我们还说当官的太贪嘞!”
    “那不是说吗,人家是官,官字两个口,咱们能说得过
    正文 第208章老易出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6 本章字数:2444
    议论纷纷的百姓,使李达升恼怒不已,他立即让官差制止这些人,就瞪着苏沫厉声道:“苏沫你的道理是很长,但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你的清白,你就是罪有应得。”
    “确实,我是没有证据,因为事发突然,有人太突然的想要我的命,可是连多给我想的时间也没有啊,唉……说来还真是悲惨的很呀!”淡笑的语气有些玩世不恭,众人见她这般轻松,心头就越间怀疑那些罪状的真实性。
    而赫连珏看到她如此淡然应对时,心里却突突的失律乱跳了起来,燕峥看得出来她明白所有一切,赫连珏又岂能看不明白,但就因为太明白了,便越发的不安。
    苏沫又道:“证据显示苏沫有罪,但民女用性命担保自己无罪,看来必需追根溯源,细查这起烂粮引发的事件,才能找到新的突破口,证明有罪的罪有应得,没罪得洗清冤屈。”
    李达升哼了一声,冷笑道:“苏沫那你查呀,本官倒想洗衣耳恭听,你如何为自己狡辩!”
    “呵呵……李大人,你真好笑呀,你是大人还是民女是大人呀,再说民女还有案子在身,如何去查案呀,呵呵……”
    “你……”李达升砰一声击在案面上,猛得站了起来。
    “呵呵……”围观的百姓也忍不信轰堂大笑起来,这么容易恼怒的李大人,作为负审官在堂上坐着,真是……真是有些失身份呀!
    “卓大人,你就任苏沫嘻笑公堂吗?”李达升阴声吼道。
    卓一然面上严肃不减,“李大人你稍安勿燥,本官自有定论。”
    苏沫含笑的看着卓一然,手下安抚着不安的好妹,她确实没有一点骇意,光明正大的神情,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卓一然看着苏沫道:“大家也明白,条条罪状都直指苏沫,但是,她会喊冤死也不认罪,这便说明了这起案件,确实存在不清不楚之处,而查清案件的真相,便是做为主审官的职责,适才众人都大笑起来,但苏沫这句话却一点也没有说错。”
    李达升一听就一指头指向卓一然,别一手重得的拍了桌子,“卓一然,你故意跟我唱反调是不是?”
    “本官是在审案,事实说事实,李达人请你认清这里什么地方,自重一点。”卓一然声调未变,但眸中的厌恶都明显增聚,最后一闪,又面对在场所有人道:“本官审理的案件不下数百宗,却只有这一次最为精彩。”不像审案!
    众人左右都对看一眼,这势头……难道卓大人有新的发现?
    卓一然立即进入正题,道:“传苏府下人上堂。”
    三个家丁立即被人押了上来,他们一一跪拜下来,卓一然手中一执京堂木,问道:“如今没有找到老易,但你几人是他的手下,难道对他私自放粮的事果真不知晓吗?”
    几人一对望,全吓得趴在地上,“大人,不管我们事呀,全是易总管让我们做的啊……”
    “那本官来问你们,放粮之事,除了老易还有谁知晓?”
    “易总管只交待小的几个一起督办,没有告诉任何人。”
    众人听闻,立即议论起来,而卓一然却未放松一刻,立即追问,“他如此做的目的是为何,你等可清楚?”
    下人立即害怕的回道:“小的听说是平安巷的人要求这么做的,有一部分人家里人口多,就求着易总管上报苏小姐,让元宵节后才发的粮食提前发给他们。”
    卓一然厉眼扫向百姓之中,“来人呀,把昨日告状的平安巷居民带上来。”衙役还未动手,百姓群里已冲出了几个三四十岁的男人,他们害怕的跪在堂下,急急的道:“禀大人,草民是听那寡妇所言,是她到处传说,反正慈善会也是为我们百姓们开的,为什么那些粮食不一次性发在我们手里呢?”
    另一个也说,“是呀,大家都怕再起战争后,我们还未领到的粮食,被人又挪为他用那该如何是好呀……”
    苏沫听闻,静静的沉思了一眼,慈善会……
    公堂上,突然哐声震响,“带上造事之人!”两个衙役立即押那寡妇上前,她的孩子也一同跪在了堂上。
    卓一然立即道:“堂下妇人,是你挑唆平安巷的百姓要求提前发粮食,其目的并非怕起战祸没有温饱,你是要陷害苏府大小姐,便与老易传通一气,待关健人物老易躲避之后,你再挑唆众人污告苏沫,力是要治苏沫于死地,你其心之歹毒,本官可有冤枉于你!”
    寡妇吓了一跳,立即就喊道:“大人,民妇冤……”却留了半截在嘴里,百姓们对这寡妇的了解,谁都不会相信卓一然的推断的,但这寡妇迟疑不决的含声,却让大家跌破了眼睛,难道这就是事实真相?
    而李达升此时才渐息心中烦躁,突然盯着不喊冤了,却突然朝苏沫直磕头的寡妇,他此时才发现有事有猫腻,这一切看起来真像一场闹剧。
    寡妇不断磕着头,“苏大小姐,对不起,对不起啊……呜呜……”呜呜的哭声非常的真实,是用心在哭泣,听得众人一头雾水,这寡妇难道还有难言之瘾?
    好妹眼睛肿的老高,一笑时都眯成一条逢,她高兴的向苏沫说,“小姐,是她,原来是她和老易……”
    “老易在此……”人群里突然有人应声,众人看去时,只见一个人影,惊恐啊的一声摔了过来,刚好摔在公堂之上,随行而上的是独臂沉颜的老易。
    “老易见过卓大人!”他立即躬身跪了下来,卓一然已令他抬起头来,一看果然是老易,苏沫也盯着老易,目光却淡然的泛着冷。
    老易看了眼苏沫,蹙了下眉,心头一叹,便对卓一然禀道:“卓大人,在下可以证明,慈善会第四批发的粮食,苏府的大小姐一点也不知晓。”
    是呀,她是不知晓,但是此时却明白的太多!
    京堂木碰声响起,“此案最关健的证人已到场,老易把事情经过从实招来,这被你丢来的人又是谁?”
    老易立即指向那干瘦的男人,“他就是引发烂米中毒事件的罪魁祸首!”此人一身蓝布衣衫,尖嘴猴腮的德性,一看就是见不得光的败类,被老易一摔,竟然半天都爬不起来,此时两个衙役立即把他按在当场。
    正文 第209章事实真相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6 本章字数:2627
    老易立即指向那干瘦的男人,“他就是引发烂米中毒事件的罪魁祸首!”此人一身蓝布衣衫,尖嘴猴腮的德性,一看就是见不得光的败类。
    这人被老易一摔,竟然半天都爬不起来,此时两个衙役立即把他按在当场。
    众人都神情激动的看着老易,太想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而堂上的李达升眉眼直跳了起来,难道越王……
    老易还未说出始末,那寡妇立即向卓一然磕头过来,“禀大人,烂米中毒一事,民妇才是关键所在,易总管是完全为了苏大小姐的安危才这么做的。”
    老易看她一眼,便对苏沫说道:“小姐,无论发生过什么,全是你的良善渡你过了此劫。”苏沫心头一涩,总是对这些与她息息相关的人们,硬不下心肠呀!
    老易这才回忆道:“元宵节前两天,正是围场比试之际,故而这位大嫂根本就见到大小姐,而拖了许多关系才找着草民,她很着急的跟我说……”
    (回忆中)
    “易总管,你要救救我呀,今天晚上我家里闯进两个人,硬逼着我挑唆大家要第四批粮食,我看他们来头不对劲,说话发着狠,又蒙面遮脸的凶样,肯定是有来头,心下就怕得要命,却不想他们看出我的胆小,就把我的女儿掳了去,威胁说若我不照着做话,孩子就再不能回来了呀,呜呜……”
    老易听闻,立即闻到一股阴谋的味道,“这事还有谁知道?”
    “我害怕不敢告诉人,但又想若照他们说的做了,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得了,这放米粮听着就和好心的苏小姐有关,那么良善的人,我如何能为了自己,做出对不起她的事啊?”
    老易心中感动她的大义,重重的向她点了点头。
    沉思片刻,便带起几个心腹,与这寡妇一起去了慈善会的库房,也就是苏府建在离平安巷最近的庄子里,慈善会还不完善,苏府为慈善会已提供了许多的资助。
    检查了所有物资,却是没有一点问题,老易最后在数十麻袋的粮食前迟迟不去,打开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劲,最后老易不放心的用刀刺破的口袋,破口漏出来的全是烂米,最下层里面还有大量的石沙……
    老易立即让下人又翻出几袋竟是同样情形,几人一看这种状况都怔在当场,而报信的妇人就忍不住哭起来,她已经可以预见,若挑起百姓来要粮食,发下来的却是这种烂米粮,肯定苏小姐难脱关系了,那么就不能说,绝不能说……可是身为寡妇的她连个名字也没有,身边只有女儿啊……
    老易神情非常沉重,沉思片刻就对她道:“大嫂,你照他们说的做,先救孩子要紧。”
    “不行,若是这样,我们母子如何对得起苏小姐,呜呜……女儿从小就吃的糠做的野菜馍,是苏小姐给她偿得第一口热腾的白米饭,为这个……她值了,我……呜我也不怨。”
    “不行,你必需照他们说的做。”老易是何等精明之人,对此事也看得透彻不已,妇人见他如此坚持非常不解,“易总管,这是有人要害苏小姐啊,你……”
    感受到妇人对苏沫的真心,老易便也不避着她,解释道:“若你不照他们做的话,孩子肯定保不到,而且大小姐一样会受迫害。”
    “怎么说?”见老易说得肯定,妇人也升起了希望,照做了孩子就能回来,而且又帮到苏小姐,她做什么都愿意。
    “对方已经盯上大小姐,若此事不发,对方肯定还有后招,而且敌在暗我在明,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对手是谁,那么……”他边说边却给想到了良计,“他们想让大小姐在发粮食时,污陷好米变烂米是大小姐谋私所为,那我们就将计就计,明摆着让他们看出来,大小姐就是有谋私之意,待他们得意的放松警惕,肯定会派人来打探虚实,举时咱们就抓住害大小姐的人。”
    “这就能帮到大小姐,又能救回我的女儿吗?”
    老易精明一笑,对她真挚的说,“大嫂,此事看来简单,施行却不容易,这其中必要你顶力合作,我才能救到你的女儿,又保全到大小姐的安危。”
    ……分割线……
    众人听老易所说,全都不敢相信原来是这样,而苏沫面对那位寡妇大嫂腼腆的道歉时,突然凝在心头的那些硬壳全松了,她轻轻抚起还在地上的母女,“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我误会你了,还有你可爱的孩子,谢谢你们。”
    寡妇大嫂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抱着孩子对苏沫道:“这一切都是易总管计划的,我一个女人家哪里能帮大小姐什么忙。”苏沫只红着眼摇头,她能帮自己的何其多,这是一种心灵上的抚慰,至少自己的真心对待收到成效,并不是每个人都是在利用她,旁观她……
    卓一然听后,便问老易,“听你所言,发放这些烂米粮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你所说的北上运粮……”
    “那是障眼法。”老易接口道,“草民是派手下去的北方,这几日草民查探到的确有人对大小姐的事特别上心,那……就是此人。”
    卓一然立即向地上的干瘦男人厉道:“还不从实交待你的罪行,若有一句虚言,大刑伺候。”
    那人早吓得腿脚发软,急急的叩头道:“大人,小人是受花九指示的,小人没想害谁呀,就贪那几两买酒的银子而已哇,一切都是花九搞得鬼,和小人没有关系哇呜……”
    “传花九……”卓一然立即扬声道,声音刚落就有衙役推上带着脚连的花九,众人一看,都哦了一声,看来卓大人早就怀疑这个人了,卓大人可真神了呀!
    “花九,调换慈善会的粮食之罪,你可承认,是有人指使,还是你个人所为,想好再回答本官。”
    花九阴霾的扫着卓一然,头一歪竟然胆大包天的不言不语。
    虽然他不说话,但现场身份非凡的几人,谁不知晓这花九是越王的狗腿子,他就是不承认,他们也心里明白得很。
    卓一然肃声道:“来人呀,给本官大刑伺候。”
    “威武……”
    花九就是心性再强,细皮嫩肉却也怕那刑具的厉害,但想伸头缩头都是一死,便想也不想的承认道:“全是在下所为,没有人指示,请大人明断。”
    卓一然也不再逼他,点到为止,立即宣道:“将本案嫌疑犯花九收押后审,待本官禀明圣上,再给予处置。”
    衙役带走花九时,堂上几人也心中清明的很,越王虽然让人顶替了罪名,但在皇上眼里,可是失了一大截信任呀!
    一旁一直未吭声的燕峥突然朝身后的达鲁望了一眼,达鲁立即咬牙一低头,但燕峥的面色已难看之极,却不想刚一转头就碰上苏沫淡漠的目光。
    正文 第210章结案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7 本章字数:2643
    燕峥突然朝身后的达鲁望了一眼,达鲁立即咬牙一低头,但燕峥的面色已难看之极,却不想刚一转头就碰上苏沫淡漠的目光。
    寡妇大嫂为救苏沫之心,无不感动围观的百姓,而他们误会苏沫自觉羞愧难当,众人立即朝苏沫跪下诚退的说,“苏小姐,我们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他们之中明显赞赏有佳的商界中人,对苏沫以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