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6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寡妇大嫂为救苏沫之心,无不感动围观的百姓,而他们误会苏沫自觉羞愧难当,众人立即朝苏沫跪下诚退的说,“苏小姐,我们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呀……”他们之中明显赞赏有佳的商界中人,对苏沫以礼相待,个个抱拳作辑,从此时起,谁又只会把她当成一个平凡的女子呢?
    “百姓们都起来吧,你们没有对不起我什么,若换成是苏沫的话,也会和你们一样这么做,咱们谁也不会放过真正的坏人,你们说对吗?”
    “是是,苏小姐真是好心的姑娘,话说的没有错,咱们绝不放过冤枉了苏小姐的坏人……”
    “对,那花九应该千刀万剐……”
    “谁以后敢再欺负苏小姐,就是与我们平安巷为敌……”
    “是呀,乡亲们,咱们虽然帮不了苏小姐什么,但有一颗回报她的心,咱们相信苏小姐,永远支持苏小姐……”
    这些百姓都是最质朴的人,纯良的本性在苏沫看来是多么的难得,她又如何能怨怼这些人呢!
    李达升怔然的看着堂下的苏沫,那狠锐的目光似乎要把她看穿一般摄人,群情激动表明真心的百姓,却意外使得苏沫成功的坐稳了慈善会的椅子……这是他始料不及的,但有什么事,更是让他没法预料的,他以及他们都只不过是某人手中的棋子而已啊……
    老易又呈上文本类的书信,对卓一然道:“大人,这是边城的庐州知府亲手写下的文书,它可以证明苏府北运的粮食确实存在燕国境内,并非有些人捏造的通敌卖国。”
    卓一然亲手打开细看一遍,却不知有什么东西让他惊讶不已,反射性的看了老易一眼,老易暗朝他点了一个头,便缓缓的退了下去。
    卓一然面上又沉稳下来,对上此时颓然跪在一旁的萧美芳,突然道:“萧美芳,你污陷良善之人,心肠恶毒之极,有我大燕国法在此,岂能轻饶了你。”
    百姓们听闻,立即就斥向萧美芳,这女人果真恶毒,她一来就把苏小姐的罪状罗列了一大堆,还捏造事实,差一点就误导大家相信了,此时谁不厌恶的斥喝起她。
    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萧美芳突然有些恐惧了,为了以后的生存,她既已告了苏沫,此时再退缩…那也晚了。
    “大人,苏沫既然能为自己辩解,民女也有申辩!”
    萧美芳仗着胆子指向苏沫,声音抖得明显,“她若没有通敌卖国,那请苏沫自己说清楚,当日角斗场失火之际,她是去哪里作了什么,为什么偏偏有人看到她,见了救驾的胡人达鲁?”
    “我没去,用不着解释!”苏沫矢口否认,此事若认,后患无穷。
    萧美芳还未争辩之际,围观的百姓们都纷纷的表示起来,“苏小姐说没去,自然没有去,这姓萧的女人平常就行为不检,大家岂能相信她。”
    “……”
    苏沫苦笑了下,曾听过一句话,当你说真话时,没有一个人相信,但你第一次说假话时,却让众人都相信不已……她想,难怪皇旁都说要遵从民心和民意,以后会好生运用大流的作用,“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此时确实身有体会。
    萧美芳害怕之极呀,若扳不倒苏沫,岂还有她的活头,“她去了,我有人证,她就是去了……”
    赫连珏一直观察着这个女人,立即发现她的目光是瞟向上座的李达升,思及当时角斗场的情形,确实也只有李达升会捏造苏沫去角斗场的事。
    卓一然严肃道:“停止你的叫嚷,既然有证人,便说出是何人,本官定当审明清楚。”
    萧美芳张口欲言,却见李达升面目阴狠,却不是对苏沫,而是对她,再见他对自己做了一个掐死的手势,立即身体一败,双手捂上了脖子,却是对盯着她要证据的卓一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赫连珏面上冷笑一声,立即对卓一然一拜道:“大人,角斗场失火当日,我陪苏沫正在西山祭祖,又怎么会去什么角斗场呢,你说对吗李大人?”
    李达升瞪大了眼,此时已经明白了这一个套子,若把见过苏沫的姬妾青慈找来对峙,他李达升及右相府,甚至是太子都会惹祸烧身……所以只能舍弃萧美芳,说不定还要舍了他自己……如花发九一样的命运……那人的心计,岂是他们能力所及呀!
    此时李达升放逐了她,萧美芳对未来就更没有了希望,她要怎么办……苏沫,求她?怎么可能,她就是与苏沫同归于尽,也不会再求这个女人!
    “苏沫是淫娃荡妇,在场的你们谁和他没有交情呀?”她首先指向秦芳,恶笑道:“就是他,和苏沫有一腿,明显的证据,你们这些姘夫却没有一个敢查!”
    卓一然立即震声厉道:“萧美芳你竟敢口出恶言,撞伤朝廷命官,连吴王殿下也受你污蔑,你行径恶劣污陷慈善会长,心肠歹毒的无知泼妇,来人啊……”
    “属下在!”衙役立即上前,萧美芳突然拔身迎面冲向衙役,在人不防之际,拔了刀就乱挥起来,“吴王?……王爷又怎么样,他还不是靠苏沫才翻得身,没有这女人暗中见胡人,京城的胡人可能早就灭绝了……你这官是得了苏沫什么好处,非要为她开脱,我不服,我不服……”
    “来人呀,制治她!”
    突发的事件,谁能料得到。萧美芳为命最后一搏,用尽了所有力气,没有章法的乱挥,吓得百姓们四散躲逃,一般的衙役也不敢近她的身,此时,现场是一片混乱!
    赫连珏早看萧美芳不顺眼,立即拔身制止她,身形转换跃到她的身后,一个手刀便劈昏了人。混乱立即得到控制。
    卓一然整理官帽,再坐于公堂之上,严肃的道:“萧美芳行为过激,言辞冲撞朝廷命官,污陷慈善会会长清白,立即收押大牢,等候最终叛决!”
    立即有衙役上前押下萧美芳,苏沫沉敛着目光送了她一程,转身回时冷冽目光直接刺向李达升,她平身最不耻利用他人之人,更加厌恶这种利用女人的男人!
    “因角斗场一案有新的证据出现,涉及该案的苏沫、赫连珏、达鲁,以及京兆尹李大人,本官命你等静待家中,等候本官禀明圣上,再做裁决!”
    “是,大人!”
    吴王从头沉默至结束此案,此时卓一然如此宣判,他更确定心中猜测。案件刚毕,他便行色匆匆告辞离开。苏沫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下意识担忧的朝达鲁望了一眼,达鲁面冷如霜,并未跟随吴王离去,他全身紧绷的木在当场。
    给读者的话:
    抱歉,今天早上打雷下雨,停电了,这会来,立即更上哈!!
    正文 第211章心痛的燕皇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8 本章字数:2452
    “沫儿……”突然,赫连珏从背后拥住了苏沫,心痛的低声说,“我的沫儿如此聪明,就知道你肯定会没事,我们现在就回赫连府……”苏沫感受着他的心痛和担忧,但心中却涩然难受……
    周围百姓见他二人相拥在一起,无不为二人叫起好来,所以她任他紧紧拥着,环在她腰上的手臂很用力,都有些轻颤……她顿了顿,才轻轻推开他,“谢谢你的信任。”她转过来含笑直视着他的眼睛,又淡然的道:“但是我想回家……”清然的目光同时穿过他,落在了正要上前的刘子谨身上。
    她淡淡的朝他们一笑,便干脆的背过二人,却笑声欢快的对百姓们说,“大家送我回府好吗,为苏沫洗清冤屈,咱们再大醉一场,一起恭喜我吧…朋友们,咯咯……”
    “哈哈……苏小姐,你不说我们也要跟着你回府了,哈哈……”
    “老李头,你说啥呢,哈哈……他竟然要跟苏小姐回府,几十岁人了说话也不害臊吗,哈哈……”
    “要死了你们,看苏小姐都害羞了,要蹭顿好吃的还不快跟上来,大家一起送小姐回府了……”
    “哦…哦……回府了……苏沫…苏沫…慈善会会长你真棒,慈善会会长你最棒,哈哈……”
    而一前一后站立的两个男人,真真的看着她被人拥走,二人脸上同时露出自责和悔恨之色,为什么他(他)对她的信任不够坚强,她是如此自尊自爱的女子,难道他(他)还不清楚吗?
    “沫儿……”
    ……分割线……
    皇宫里,燕皇议事的宏文殿上。
    除了苏沫,所谓参于角斗场一案的有关人都在场,在燕皇跟前跪了一串人,个个沉着脸,神情沉重非常。
    “太子、越王、吴王留下,其余人都出去!”半晌了,燕皇才沉重开口,她身边的安甄立即对燕皇撒娇道:“父皇,您为什么留着太子哥嘛,他还要陪孩儿玩球……”她不依的扭着燕皇的袖子。
    “要朕叫御林军打出去吗,滚……”燕皇突然大发雷霆之火,手上随便抓上一本文书执向跪在地上的人,这举动立即把正说话的安甄吓得禁声,第一个退着躬身出去,太子见其离开,紧张又害怕的盯着安甄不放……赫连珏紧随其后,其外无关紧要的人一一退了出去。
    宏文殿里一片沉静,几台上跳跃的灯烛,犹如几人上下起伏不定的心,焦燥难安。
    “越王……”燕皇低沉的唤了一声,面色依旧严肃不改。
    越王立即拜道:“父皇,儿臣在。”他跪在地上,双腿向前挪动一点,躬身含首,身形明显颤了两颤。而他身后的太子早就虚汗淋漓,他焦燥不停拭汗的动作,使得燕皇脸上越加严肃阴沉。
    唯有吴王含首跪于当场,似乎一动未动过,没有一丝异样。
    燕皇精锐阴沉的目光一一掠过三人,在吴王面上停顿片刻,转而看向明显心虚害怕的越王,“难道还要朕来问你吗,你做了什么好事,不会连你自己都休于起口吧!”
    越王倏地匍匐在地,冷汗也哗啦一股流下来,“父皇,都是儿臣之过,儿臣该死,没有管束住手下,才让他们胆大妄为,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但儿臣一知道花九所犯之事,就亲自去监狱狠狠的处罚了他,但这终究不能赎他陷害苏小姐,毒害平安巷百姓之罪,儿臣有监察之失,求父皇一并处罚儿臣服!”
    “哈,你到是个会说话的,把所有的事都推给下头人,哼!连自己手下的人都管束不妥,你身为王爷之尊,确实该死得很,来人啊……”
    “父皇啊……”越王吓死了,从未见过燕皇如此狠然之色,跪着就爬到燕皇脚边,燕皇怒不可遏的一脚踹开他,厉吼阵阵,“给朕拉下他,从即日起贬为郡王,他府中那些长吁短叹,所谓的人文墨客,立即遣散、逐出京城,没有朕的允许,再不许他们踏进皇城一步!”
    禁军绝统领马祯立即令禁卫上前押人,手段利落干脆,根本是把越王当作以下犯上的罪人,越王哭喊求饶不成,立即聪明的压抑沉默下来,任其两个禁卫拖了下去!
    太子眼看是这种情形,早吓得魂不附体,把安甄之前的忠告都忘得一干二净,此时他只能匍匐上前懦弱求饶道:“父皇,儿臣知错了,儿臣知错了……”
    比起越王的狡诈辩解,对起这个一国太子之尊的儿子,燕皇更加怒火中烧,“错,你错了吗,朕以为你自觉对得很呐,一件件一桩桩的事发生,太子……你告诉朕,朕应该怎么看待你这个……”燕皇涨红着脸指着他,对这个没有能力,更没有德行的太子,已是失望透顶。
    “父皇,儿臣会改,儿臣一定改正错误……”
    “问题是你根本就不知道错在哪里啊,太子!”燕皇气声越冷,“国家要的是一个有能力的太子,而不是你这种任人摆布的太子啊……”太子早吓得瑟瑟发抖,不知所措。
    “朕知道,角斗场失火一案,你受了委曲,但那都因你听信谗言、没有事非观念、轻信于人的懦弱性格所致,朕以为你会以此为戒改过自薪,却不想你竟再次重蹈覆辙,这次李达升所为,是朕最不耻的,他利用女人污陷一个柔弱女子,不顾一切至她人于死地的这种作风,朕会认定是你这个太子无能所为啊!”
    “父皇……父皇……呜呜,儿臣知错了,知错了……但是他所做之事,儿臣真的不知晓呀,父皇……”
    燕皇再次失望的颓败在心头,痛斥道:“太子,你连你身边的人都不能掌握,比起挑唆手下陷害于他人的越王,朕更加心痛难当、失望之极呀!”
    “父皇……”
    “马祯……”燕皇沉重的转过背,无奈淡漠的道:“把他带下去吧,没有朕的允诺,太子不许出东宫一步。”
    太子哭喊叫起来,燕皇只厌恶的挥手,让禁卫军立即拖人出去。
    宏文殿外早就跪满了以右相为首的朝廷官员,几十位朝廷重臣跪在当场,在看到越王与太子纷纷获罪被罚的情形,无不胆战心惊,再不敢说要求见燕皇。
    宏文殿内立即安静下来,唯有背身而站的燕皇一阵嘘叹难受着,哪个父亲又愿意这般打压亲生的孩儿啊……
    而吴王燕峥跪在当场,仍然毫无动作。
    正文 第212章大赢家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8 本章字数:2763
    吴王一直跪于当场,他在庆幸与苏沫为友之时,却心下空虚不安起来……
    由苏沫一案,他便已知晓陷害苏沫的这些黑手,是以代表太子为首的李达升,以及代表越王为首的花九,而事态会演变到苏沫被审的形势,一切源于他们最伟大的父皇。
    而父皇要达到的目的是打压一切不安份的势力,使燕国达到某种和平共处的形势,集中所有的力量……军力、人力、物力、最重要的政权统一,这股强大的力量只有拧成一股绳,才有可能完全、彻底的消灭凶残胡骑。
    燕皇缓缓转身,他何偿不知道这个儿子的聪明,当天苏沫的案子刚结束,燕峥就进宫见过他了。
    “看来,几个兄弟之中,唯有峥儿是最聪明的一个呀,朕是不是应该为你而感到欣慰呢?”
    一股危险的气息摄得燕峥心下一抖,他立即拜道:“父皇,儿臣并不聪明,只是先就与苏沫交好,故而才未与她为恶,不然以儿子的手段,岂能放过打压于她的机会。”
    “呵呵,你到是个意外,竟敢明正言顺的承认下来,若你是一般之人,确实阴狠了一点,但作为我皇家之人,肩负国家命运和百姓生计,朕到是看好你狠辣的作风,不过……”
    燕峥立即压了压身,他即使是再小心谨慎,在面临大战之际,父皇又岂能独独善待于他……他那个文武不修的太子大哥,这东宫之位……哼,看来还有些安稳的日子。
    “不过,峥儿呀,你当日的计划中,当真没想过…若父皇死于野兽之口,那么你那个无能的太子皇兄,怕是再难继续做这个太子之位,燕国下一任皇旁之尊吧。”
    “父皇,儿臣万万不会这么想,更不会这么做,父皇请您相信儿子对你一的一片忠诚之心呀!”此时,即使他早有心理准备,却不想会被燕皇如此而问,若因此而论起来,他这有谋害皇上之心,可比陷害他人的越王,和无所作为、被人利用的太子,更加罪无可赎呀!
    “哈哈……父皇岂能不明的心意呢!”燕皇淡淡的道,语气却清冷异常,“你们几个在父皇心中,可是清楚明白的很,谁是谁非父皇自有定论。”
    “是,父皇,但儿臣从未有不臣之心,请父皇明监!”
    燕皇立起身来,一步步朝吴王走过来,他道:“燕峥,可知最像朕的就是你,朕也是从王子坐上当京之位,岂有不明白你心中所向,只是朕要警告于你,这已是第二次了,你那手下达鲁,果真有那么大的能耐,促使你一再为了他而涉除吗?”
    吴王立即再俯低了身,谨慎静心听下去。
    “还是说你与草原的人果真有渊源……知道吗,阿布诺族的高云公主看上你了,她有心与你结亲,朕也想过,待战事一平,就为你与她办理终身大事,你成年礼一过,便立即去封地北域庐洲地界,做一方逍遥王吧。”
    燕峥怔然片刻,突然就抬眼与燕皇对视……燕皇面色平平,不气也不恼怒,此种平淡的神情却使燕峥骇然不已,原来他才是那个让父皇失望之及的人啊……
    “是,父皇。”他只有如此回道,父皇对他已生警戒之心了,或许……高云那么说,难道是父皇利用她来试探自己而已?
    历朝历代又有哪个皇帝会不忌惮窥视自己皇位之人呢?即使是他的亲自儿子!
    燕皇见他领略到了,淡淡的叫吴王离开,但在吴王转身离去之际,燕皇又突然说,“峥儿,为父最欣赏你有识人之能,若日后你能继续与苏沫交好,为父会非常高兴的。”
    才失落之极的燕峥立即回升了希望,转身过来要回是之际,又听燕皇道:“但你过于相信胡人属下,为父却不敢苟同,故而,吴王从今日起回府面壁思过,没有朕的允许不能进宫一步。”
    “是,父皇。”
    此事只给吴王一个启示,作为一国之君,决不能任人窥视到皇帝的真正意图,而作为拥有一腔热血抱负的他,必需更加精明探究父皇的圣意……父皇要他去北域封地,言外之意就是掐断了他所有希望,但又让自己与苏沫交好,苏沫代表的是维护皇权的大将军府,又有百姓拥护的慈善会,这……
    至于其他的人,燕皇只说没心力再过问,全部交由相关大臣处理此事,自然审案快捷有速,有公正严明之称的卓一然当人不让。
    花九收监,估计把牢底坐穿也没有出头之日。而李达升由燕皇属意,亲手交于满面泪痕、自责不已的右相大人,让其在右相府中管束。皇上对太子都怒斥汹汹,对李达升却如此厚爱的原因,下面的人怕只能各自猜测,各自谨言慎行了。
    此事完结,众人都见识到燕皇的雷霆手段,便也明白接下来的日子唯有夹起尾巴做人,再不能闹出什么事来。
    而苏沫似乎成为这起案件中唯一的胜利者,当然除了获益最大的燕皇陛下。聪明如苏沫,岂有看不出燕皇设计的这漂亮的一手戏码,其实在某种层度上,她也有些释然了,并非唯有她才是棋子不是。
    自打案子了结后,苏沫的日子就忙碌起来,平安巷的百姓是非常热情的,都说这个大年让苏小姐过得委曲,家家户户都说家里虽贫,但却非要请苏沫来聚一聚,要她不要嫌弃什么的,作为一心要把慈善会办好的会长苏沫,自然是来者不拒,是挨家挨护的穿起了门子。
    苏沫刚从寡妇大嫂家走出来,今天已走了几户人家,好妹与秦芳都跟苏沫身侧,两人手上拧了不少东西,虽然都是些平常之物,但百姓们爱戴苏沫这份心意,两个下人可都乐得开怀,就连少言少语的秦芳也总是抿着嘴微笑着。
    “苏小姐……”
    三人正打算要回苏府去,前头的小径上就跑来一个半大的孩子。
    “阿青,是你呀,快过来呀……”见他迟疑不上前来,苏沫含笑的叫着他,阿青有些腼腆的慢慢走近他们,仔细的看了看苏沫,似乎呼了一口气,他才说话,“终于见到苏小姐了,看你果真没有事,那就好了,回去后弟弟妹妹们问我,我也有话说了,呵呵……”他抓了抓头,干干的笑起来。
    苏沫自然明白他的心结在哪里,笑着道:“怎么跟我这么生疏,不愿意叫我姐姐了吗?”
    “要要,当然要……”觉得回得急了,脸立即红了起来,“沫儿姐姐,对不起,原先是误会你了,你确实与一般的贵族中人不一样,你……你很亲切……很好……”
    好妹立即就笑道:“哈哈,你这小子几天不见了,小嘴到甜了不少了哈,怎么?这般卖着乖不是因为对秦芳的功夫恋恋不舍吧,呵呵……”
    “师……师傅,阿青也有些想你,还有……还有你的大弓……”
    “呵呵,原来真被好妹说对了哦,你这小子可真没有良心,哼,姐姐生气了……”苏沫故意气着往平安巷大门走,阿青一急,立即就追着跑,“姐姐,我最想的是你哇,真的是你哇……”
    “哈哈……”
    “哈哈……”几个人就这么笑笑闹闹的回苏府去,而在苏府等候的两个可怜男人,却早就望穿了秋水。
    正文 第213章三人行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09 本章字数:2315
    苏府门口上,赫连珏与刘子谨一直候着苏沫回来,两人几乎是同时来找苏沫。
    三四天了,苏沫不是被平安巷的人请了去,就是商界中人送来邀请函,他们与她总是擦肩而过。而晚上来找她时,总是说累了,早就休息了。见她天天出门应酬,故而他们都不忍再打扰她,累了,就休息着吧。
    “刘子谨,军营里就这么闲吗?”赫连珏冷声问道。
    刘子谨淡笑不语,根本不理会他,眸子就望着街头,希望苏沫早点回来,军营里确实开始训练,但他有很重要的话跟她说,必需今天见到她。
    赫连珏气恼起来,为刘子谨,也因自己,脸阴沉起来,走向刘子谨跟前,他道:“也许,我们应该来一场,不然难消我心头之火。”
    一直温和的刘子谨,此次竟然没有退闪,他也盯着赫连珏,拳头啪啪作响,“我奉陪到底。”
    两人架势一摆,果真是要干一架的势头,但二人还未出手,街头已传来了喝马声响,二人同时一看,是苏沫回来了。
    刘子谨立即上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