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安甄呢,不是听说她要跟着你一起打理慈善会吗?”燕峥又喝了口茶,似很随意的问了一句,苏沫听闻,却立即抬起头来,她要笑不笑的看着燕峥,倒没有立即回话,只是这样看着他。
    他疑惑,问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为何只盯着我看?”下意识的他就摸了把脸。
    “我在想呀,你倒底来干嘛的,为何又问起安甄?”苏沫笑了下,撇嘴说道:“你们都是高贵的皇族,高高在上的人,在哪里难道还要向我报备吗?”
    燕皇是说过让安甄与她学着打理慈善会,虽然大家都自动把那个“学”字去掉了,但想这位高傲的高主殿下,怕是很不屑于与她学什么吧,不然怎么没声没响更没人影呢?
    “听宫里的人说安甄病了,我还以为她都好了,原来没有呀。”这时燕峥漠然平述说道,手上拿着茶盖有一下没一下的扣着茶碗,冷冽的眸子里阴沉了下来。
    苏沫听闻冷笑了一声,这段时间他们谁不是装病装痛的,一个个都不敢再像以往那么张扬了,还真是活该的很!对于这些王子公主,苏沫心中早存了一个尺度,不能再如以往那么对某一个太近了,也不能为了私情对谁太生远了。
    这时又有下人过来,在房门口就禀道:“大小姐,安甄公主,赫连姑爷和赫连小姐到访。”
    正文 第226章暗中较劲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15 本章字数:2486
    “见过吴王殿下。”
    “见过安甄公主。”
    礼一毕,赫连珏就走到苏沫跟前,“你好吗,吃得好不好,身体怎么样?”长臂习惯性的揽上她的小腰,就再也不想放。
    苏沫笑了笑,“什么好不好的,我不就在这里吗,你没看到不成!”赫连珏立即就探头到她耳边说,“看到了,可还没有吃到。”遮过几人,立即就吻了下她的小耳垂,当着人的面他也敢……苏沫又气又怪,但小脸却不争气的红了。
    “我喜欢你脸红的模样。”他正轻昵的说着,就听一串咳嗽声传来。
    赫连景儿立即扶着安甄坐下,关心的问道:“安甄姐姐,你怎么样,还难受的吗……”
    “我没事,咳咳……”安甄确实病了,一咳就收不住嘴,小脸苍白无血,神色更是憔悴得很,身上软绵绵的靠在椅子里。
    燕峥立即问了一声,“妹妹身体这么不好,怎么不在宫里养着呢,这一吹冷风不是就更难受了,你这是何必不是?”
    安甄怒看了他一眼,又悄然的淡了下来,一阵的咳嗽声再也停不了,赫连景儿为她扶着背,有些急的喊了声,“大哥你快来看看吧,安甄姐姐咳得好厉害。”
    赫连珏正要动,苏沫挡了一下,她快步走近安甄,细细看了看,便亲切的问道:“公主可曾看过大夫,用过药了吗,这么咳嗽应该拿些镇咳药丸随身带着呀。”
    赫连景儿生气的说,“谁不知道呀,只是那些药丸根本就没用,都是些庸医!”
    苏沫哦了一声,立即拿上茶壶唤好妹,“快去拿些白开水过来,泡点干枣和冰糖,记得沏得烫一点。”回头含笑的对刚忍住口的安甄解释道:“红枣和冰糖都有镇咳的功效,这是天然的食材随便喝多少都行,不必担心付用过量对身子不好。”
    安甄似乎没力气说一句话,便向苏沫点了点头。这时赫连珏走近苏沫,他含笑道:“你到是个百事通,好能干。”
    “我是对生活认真,平常留意一点,集少成多而已,哪是什么百事通。”
    燕峥却道:“我倒是看你那些慈善会的方案很“特别”,难道是苏老爷在世时教导你的吗?”
    “呃……那是当然,学得多不如看得多,我从小耳目渲染,是天生从商的料,呵呵……”干笑了几声,多留意了眼燕峥,这人那双眼睛总是泛着冷,只要他一质疑什么东西时,总觉有种被他看透的危险。
    赫连珏看了眼燕峥,两人目光却恰巧碰在了一起,冷冽对冷傲,短暂的较量过后,二人都淡淡笑了笑,赫连珏道:“吴王殿下来这里,难道是对慈善会有‘意’不成?”
    听闻,安甄立即就看向燕峥,那柔弱的一眼却是凌厉十足。
    吴王淡笑不语,却在抬头时对上苏沫的目光,他的笑意渐渐加深,嘴上说了一句,“我只是对人有意,苏沫你说对吗?”
    苏沫呃了一声,盯着他的目光微微一沉,再一闪转向赫连珏,正待解释点什么,却见赫连珏的面上冷若冰霜,厉着燕峥就再没有动过。
    这时沏茶回来的好妹进了房,她根本没有发现屋中人的异样,含笑道:“小姐,我是把红枣和冰糖煮沸了再装壶,这样是不是就更好一点呢?”
    苏沫哦了两声,才干声回道:“那是,煮了后便更好了,好妹你真聪明。”边说边接过了壶,她便亲手为靠在椅子里的安甄倒了一杯,刚递上去,赫连景儿就接过手,她静着脸只说,“不劳苏小姐费心,安甄姐姐由我照顾便可。”
    “呵呵,那好,我也笨手笨脚的,你都做习惯了,那就你来吧。”苏沫立即就钉了回去。
    赫连景儿一听,就一气眼,“你这话听着真让人生气,我又不是服侍人的丫头,什么叫做习惯了?”
    这里的争吵立即打断了两个男人的较劲,赫连珏也回身过来,对赫连景儿说道:“小孩子家,说话客气一点,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别说景儿,都是我说话大毛惯了,是我不对,是我不对……”苏沫连忙赔不是,赫连景儿却一点情也不领,小脸一扭就撇到一边去,手上便一放茶碗,不说话了。
    这小姑的性子就似个长不大的孩子,骄纵、无理,一身的毛病。
    安甄淡笑了一眼,拉过赫连景儿,对她笑道:“你呕什么气,你大哥是为你好,现在我就要为太子哥看着你,非得教出一个完美的太子妃来不可,呵呵……”
    “安甄姐姐,你又笑话我,你……讨厌!”一句话就逗得赫连景儿满面春风,羞涩的红了小脸,苏沫看赫连珏一眼,无声蹙了下眉,赫连景儿与太子……在一起真的好吗?
    赫连景儿气来得快,也消得快,下意识就递上茶碗给安甄,“快喝点吧,只要你身子赶快好起来,我就是做小丫头又如何!”
    “你呀,还记得这一茬,咳咳……”安甄看了眼含笑的苏沫,眼光微一冷,就说,“我现在还不想喝,先放放吧。”
    一旁的好妹立即天真的回道:“公主殿下,这汤晾了可不好,还是现在喝最能见效的。”一听这话,安甄似乎更加不高兴了,“本公主要做什么,还要你这丫头来干涉吗?”
    好妹一吓,立即就跪了下来,“公主殿下,奴婢没有这个意思,想着不能辜负了小姐的一番心意,就希望你早日康复啊。”
    安甄淡笑不语,只挥手让赫连景儿端开了茶碗,这时苏沫上前笑说道:“好妹,你怕什么呀,公主殿下又没有叫你跪下,还不快下去,挡在儿真碍眼。”安甄只笑了一声,便又靠着椅子里养着神儿,不管了。
    好妹摸了把脸上的泪,立即施一礼就离开了,只觉这个公主好厉害,以后公主她在来苏府,她一定得躲远一点。
    赫连珏与燕峥各自饮着茶静坐一旁,似乎对刚才两女的较劲根本没看见一样,其实细观下可以看见,此二人目光时不时会撞在一起,一冷笑一淡笑,便又纷纷淡漠的移开注视。
    一时间里这书房里的人都不说话了,可来的也没有说来意,应该走的也没有说要走,于是苏沫这个主人家,便只有带笑的说,“今天大家难得聚在一起,我便做个东道,很荣幸的请大家吃顿晚膳,一起乐呵乐呵吧!”
    安甄立即就接话,懒懒的说。“在家里有什么好玩的,似乎没什么意思。”
    正文 第227章女人心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16 本章字数:2720
    安甄立即就接话,懒懒的说。“在家里有什么好玩的,似乎没什么意思。”
    苏沫听闻,脸上就冷了下,对方似乎就是来找茬的。
    她心下冷笑了一声,手上端着茶碗就走到门外;空了余茶,几人都看着她,她又走到安甄跟前,把小几上的冰糖红枣汤倒进茶碗里,这才又退回了她的座上,细细的品尝起来,对盯着她的赫连珏问起,“听最近到处都在议论要打仗了,这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赫连珏蹙了下眉,反射性的看了眼吴王,而苏沫一时没有听到他的回答,心下就是一气,便转而向吴王问出同样的话。
    燕峥却直言不讳的道:“边关确实发现小股胡人骑兵,开战的可能性不是没有。”苏沫哦一声,本是随意一问,这下却来了兴致,又道:“那就是克鲁大汗的军队吗?”听说现在草原仍然是三股势力,另两股首领是阿布诺与伍滋,都是草原上的奸雄。
    “这不好说,如今草原上也不太平,也有可能是他们内部纷争所至,所以目前燕国会严守边防,先做好一切应战的准备。”
    安甄突然插了一句,对吴王笑说道:“三哥日日呆在吴王府,不想对军国大事竟然了若指掌。”吴王淡笑不语,其神情看起来,更像不予理会安甄公主,只对苏沫淡淡含笑。苏沫发现跟前人赫连珏的气息就又一粗,明知道他是介意吴王那句“本王是对人有意。”但却与吴王更加热络的说谈起来。
    二人从军国大事议论到慈善会将来的发展,最后又绕到草原胡骑上去,苏沫突然笑问道:“我突然发现一个巧合哎,燕峥你的护卫叫达鲁,这草原上的大汗叫克鲁,这倒是有什么说法不成?”
    而含笑的燕峥却突然颜上一沉,没有盖下的双眸,泛起了冷。
    这时赫连珏也问道:“吴王殿下,最近倒听闻一件关于您的事,不知真不真切。”
    “哦,珏少听到了什么,不妨直说。”
    “说是有人看见你的贴身护卫达鲁吧,他竟然衣着破烂沦为奴隶,在码头包工的商人底下搬运货物为生。”
    吴王听闻,面上立即冷硬片刻,才接话回道:“他如今并非我的护卫,也许你所说的传闻确实如此。”
    赫连珏夸张的笑道:“真的吗,是他犯了什么错,才被殿下赶了出去不成?”
    “这是我吴王府的事,似乎并没有对你相告的义务。”
    “那到是,我只是好奇而已,吴王殿下可别见怪。”赫连珏以茶带酒,向吴王一抬杯,似乎有敬他之意,苏沫深看了眼燕峥,达鲁……怕是与她的案子有关吧,听说那花九已在牢中死了,难道达鲁同样是被燕峥所弃!
    若不是燕峥,达鲁早死在了角斗场。若不是达鲁,燕峥也不会再做亲王,被皇上特别赏识……但是…这些居于上位的人,若你防碍到他,便会立即被无情的搬开,不管曾经如何,他们只会在乎眼前的情势而自保,或者上位……所以说,她要有自己的依靠,苏沫更加坚定要把苏府扶持起来的决心。
    赫连珏当然发现苏沫的小脸冷了下来,适才她与燕峥说得热闹,看着碍眼又闹心,此时苏沫淡笑不语了,赫连珏也泛出慵懒的神情,伸手就抓住她的小手握紧了,苏沫可气的看了他一眼,这人爱当着人做些亲密的举动,都不知道女孩家害羞的么!
    安甄看着对面眉来眼去的二人,心下立即有些不舒服起来,她对赫连景儿说道:“你不是说要去兰桂坊看看吗,走吧,我带你过去看看。”
    两人刚起身,赫连珏就起身阻止道:“现在城里戒严,兵来人往的,你们两个就别乱走了,若是乏了,我先送你们回去如何?”
    赫连景儿立即驳道:“我才不回去,讨厌死你们了,只知道把我禁在府里,难道我真是个灾星不成,哼!”说来眼睛就有些泛红,赫连夫妇与赫连老夫人,确实不允赫连景儿常常出府,特别是在这个非常时期,如今太子的未来还是个未知数,她那心思八成会夭折。
    “今天若不是安甄姐姐来看我,我能走得出大门吗。”赫连景儿有些痛苦的说,“大哥,你们难道把我接回家,就是为了困着我不成?”
    赫连珏自有些不忍心的,看了苏沫一眼,见她对自己点了头,便对赫连景儿说,“那成,我与你大嫂也陪着你,今天要去哪里玩,我们都奉陪到底。”
    赫连景儿正要欢呼的,却突然听到安甄冷一声道:“那我就不去了,身体不行,没力气的懒样子,免得破坏你们游逛的兴致。”
    赫连景儿听闻,立即就失望了垂下了头,她真的好想与大哥一同游玩,别人看着大哥时,就都会认识到她。她是赫连景儿,赫连将军府的大小姐,是赫连大将军的掌上明珠、兵部赫连大人的妹妹,如今还是慈善会会长苏沫的小姑子,这是何等荣耀的身份……但是,她只有自己明白,赫连景儿并不是个受欢迎的人!
    似乎只有高贵的安甄公主,不介意任何流言,与她姐妹相称,带进上流社会的社交圈子,认识到太子殿下……将来的太子妃,皇后……
    苏沫眼尖的看出赫连景儿的失望,便立即和气的说道:“景儿,安甄公主身体不好,不能陪着你,但是还有我们呀,你大哥最疼你这个小妹了,咱们今天就让他做东,带我们玩遍京城的大街小巷……”
    赫连景儿突然打断她的话,“安甄姐姐不去,那我也不去了。”赫连珏一看她倔强无理,便恼了下眼,但想着景儿的过往,便又不忍往放下火气,正待说要送她们回去,就听安甄安慰的说道:“景儿,别嘟个小嘴了,姐姐今天就算上天下海都陪着你,莫要生气了哟!”
    “真的吗安甄姐姐,那我们还不快走呀!”景儿立即笑了起来,明媚的笑颜使得生气的赫连珏立即摇头轻笑了一声,对安甄点头含笑,道谢之意。
    赫连景儿已经扶着安甄先行一步,赫连珏转而对苏沫笑道:“看她高兴的,真是个孩子性子,沫儿快跟上来,不然她们可要跑得没影了。”
    苏沫笑了笑,说道:“公主身体不好,不如就带上一辆马车吧,她累了也可以歇歇脚。”
    赫连珏立即回道:“好,这个好,沫儿就是想得周到。”
    “周到吗,那……不如再带上两个丫头吧,公主若不舒服也有人照顾着她。”
    “嗯,这个也行,都听你的。”
    “听我的啊,那么……茶点都带上,她的药呢……不如就再找个大夫跟着,再拿上煎药的炉子什么的,有个什么万一,你都可以在第一时间应付得了不是!”
    这话冲得明显,赫连珏终于发现苏沫小脸生了冷,气场发了寒,立即就要来安慰她几句,苏沫却手一扬只道:“不是担心她们跑得没影了吗,你不跟上来吗?”苏沫抬脚就走出了房,随后的就是吴王燕峥,他冷笑了一声,看着怔在当场的赫连珏,只说,“女人心海底针,说得过真在理啊,哈哈……”
    正文 第228章大街遇刺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16 本章字数:2719
    几人步行逛街,本来大街小巷家家都是关门闭户,所以一商量已要打道回府的,不想这时突然挨家户的店铺商家,都接连着开门迎客了。
    大街上的行人便都在传说,太子殿下只带一卫出城打猎去了……又是越王殿下独自去了城郊溜马……什么什么大人向百姓们保证了,胡骑打不到京城……
    苏沫听着听着,就笑着对同行的燕峥说道:“你们今天要到大街上来逛,怕也是为了安定民心吧。”这些王子公主平日就过得小心谨慎,到此时还得利用他们来安定民心,活得也真够累的。不过……“不过这招真聪明,有你们这些王子公主做表率,到是省时又省力,还能达到目的,呵呵……”
    “你就使劲儿的笑话吧,可我得告诉你,要咱们这么做的可是父皇。”燕峥含笑的着说,直看苏沫就收了笑容,有些故做郑重的说道:“先申明一点,本姑娘并非是嘲笑,是高兴,发自内心的愉悦,知道么?”
    “呵呵……”燕峥大笑起来,与苏沫有说有笑的聊谈起来。
    而安甄本来身体不舒服,步行对她来说,确实有些吃力,于是赫连珏兄妹一左一右掺着她走在最后,却也是,这一行中,除了赫连珏,难道还能是燕峥或者苏沫来扶不成!
    此时赫连珏的心是忽上忽下的,临走时苏沫那一串冷嘲热讽……他此时又扶着安甄……好不安,但又见她与燕峥有说有笑,步子走得快,他们哪里跟得上,你还在小桥头上,她那边就下了桥尾了,于是赫连珏的脸色是越来越糟糕,绷得铁青,一双冷眼就射着前头自顾自走的二人。
    安甄见此,倒也没有四顾看热闹的心情,手上就轻轻的推开的扶持,笑着对他说,“早知道就把苏小姐叫的丫头带上,此时也不至于麻烦您了,不过走走后我的精神好多了,你就去找苏小姐吧,我还有景儿呢!”
    今日都是单独出行,根本没带侍卫,赫连珏一离开就剩她们两个小女子,若有个什么,他与心不安,于是坚定的摇头道:“安甄别跟我客气,你我还有景儿从小长大,我视你与景儿都是亲妹妹……”
    安甄立即打断他的话,有些受伤的说,“妹妹?我不是你的妹妹,也不想做你的妹妹……”如此正说着,景儿的心都悬起来了,以为她终于要向哥哥坦白真心了,正欣慰的看着这一幕的时候,突然一抹射眼的光亮闪过,景儿惊骇的看见一支迅猛的利箭朝赫连珏的后背射来,她的惊叫立即打断了安甄的话,“箭……大哥……”
    她身前的安甄同时看到了,正在赫连珏回身时,她猛得推开了他,那一箭一丝缓和也没有,直射进了安甄的右胸上。
    “安甄……”赫连珏急时回身接住她倒下来的身子,赫连景儿一见她胸上血流如注,惊骇的大叫了起来,惊扰了街上的行人,众人吓得纷纷暴走,呼天抢地。
    正在慌乱的当口,突来一队骑队从前面冲了过来,燕峥与苏沫也发现后面出了状况,正待回身查看,不想那队骑兵立即攻击上他们。
    燕峥凌目大睁,“你等是什么人,竟敢在京城地界行刺本王!”他一手拥着苏沫,一手赤手空拳挡过不断射来的箭雨,两人躲避的很辛苦,而对方却一声不吭,只管要命的攻击两人。
    苏沫见识虽少,但看这些人异族装扮,街上的行人口中喧哗起来,“是胡人,是胡人来了,快跑呀……”行人四分五散,现场是一片混乱。
    “胡人?燕峥,他们是胡人吗,为什么在这里?”
    燕峥神情特别的严肃,今日他们出行本是为安抚民心所至,不相立即有胡人出现在城中,难道……这是克鲁大汗的挑衅?大战将至!
    赫连珏手上捂住安甄的伤口,沉声的说了一声,“走!”他抱起安甄,赫连景儿害怕的跟着他身后,他们本来是要去援救苏沫与燕峥,但那队胡骑立即分散两人攻击上了他们,这些人全蒙面骑马,身背胡骑特有的铁弓,箭箭齐发,一丝缓和的余地也不留。
    赫连珏要保护两个女人,一时应付得很吃力,但让他揪心的是安甄胸口上不断冒出的鲜血,她是为救他而受的伤……
    苏沫没有一点武功,全是随着燕峥的吩咐左躲右闪,虽然情势危机,但是苏沫并未惊吓乱吼乱叫,这到让燕峥对她有一点刮目相看。
    这时,燕峥看准时机,带着苏沫不退反进,竟然飞身迎向一个蒙面这人,射过的利箭反作武器,反一手吹动内力射进了那人胸上,立即毙命!
    “抓好了!”燕峥与苏沫同时落在夺来的马背上,苏沫坐于他身前,牢牢的抓住僵绳,由她控制马匹,而燕峥应付着更猛的攻击,百姓们躲闪不及,蒙面人凶残的见人就杀,就像砍萝卜一般一刀一个,鲜血喷洒了一地,街上已躺着不少死伤的无辜百姓,苏沫心胆俱裂的看这一幕,驾马不顾一切的飞速冲向赫连珏那里。
    “景儿,上来……”混乱之中,苏沫一手控制僵绳,一手伸向赫连景,赫景早吓得脚软手软哪里能动惮一分,赫连珏见此立即吼道:“吴王你做掩护……”
    燕峥立即配合飞下马背,同时运用内力吹动地上落箭,全部射向这群蒙面人,但可恨的是,这群人武功不凡,全部躲避了开。
    就在这当口,赫连珏一把抓住安甄推她上马,接着把迅速的把赫连景儿安置在最后,他对苏沫吼道:“冲出去,沫儿……”形式危机当口,苏沫哪敢迟疑,立即不顾一切打马飞奔,赫连珏回身相护,与燕峥施殿轻功护着马上的三个女子,两人浑身上下都被利箭划破,鲜血似乎都染红了整条大街。
    这时,苏沫抬头四顾,马匹正疯一般的朝前冲着,突然前面有声扬起,是一队燕国兵队迎了上来,身后急追的那群胡人装扮的刺客,立即响起特有的哨声,瞬间功夫十数骑跑得无影无踪。
    吴王立即指挥来救援的护城卫兵“立即封锁所有城门,勿必要捉住刺客。”
    “是!”官兵纷纷扬鞭追踪,此时现场才得到控制,苏沫减缓了马速,这时就听身后传来赫连景儿的惊叫声,“啊……安甄姐姐,安甄姐姐你不要死呀……呜呜……”
    “安甄……”赫连珏拔身过来,立即先抱下全身抖数的赫连景儿,又抱着安甄落了地,他颓身与安甄一同坐在地上,焦急的唤着晕厥的安甄,“安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