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沫儿……沫儿她……再没有弄清皇上的圣意之前,他岂能把苏沫搅进这事件之中!其实此时赫连珏想来,苏沫根本没有为寒门与贵族之间的平衡而做出实质性的保证,至少她根本没有嫁给他,而在这样的情况下,贵族与寒门之间已达到了一个平衡点。
    难道……燕皇对苏沫这颗棋子,并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么用吗,只是让一个苏沫来激化所有势力之间的矛盾,只有这些矛盾明朗化了,那么燕皇才好一个一个收拾……那么苏沫是……棋子中的棋子!
    安甄又咳,又哭起来,似乎因为他的不信任而痛苦着。赫连珏一声不吭,沉痛的闭着眼睛,越想便越明朗了,从头到尾,燕皇只在利用苏沫而已,即使是他们的亲事!
    唯有赫连景儿没听个明白,她只会帮安甄解释道:“大哥你岂能这样责怪公主呀,她也是因为心头有你,所以才会在生死关头说出真心话呀……”
    见一个哭个不停,一个闷不吭声,赫连景儿急了,“我就不明白了,你到底看上那个苏沫哪里了,这都一个月了,苏沫的心里只有慈善会和苏府的生意上,如今更是名声震天,在外头抛头露面她到会,却从未看你一眼,这样自私自利,只顾生意、银子这些冰冷东西的女人,我还真看不出她的心是这么冷酷又无情!”
    “赫连景,只有苏沫才能是你的嫂嫂,你应该有的尊重,希望你最好记得清楚!”赫连珏突然涨身起来,第一次对赫连景儿言辞冷硬。
    “大哥,我看你是着魔了,对我……你现在对我都……呜呜……”
    赫连珏烦燥的转身离开,刚走一步,他又一顿只对安甄道:“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不然……安甄,我欠你一命,就算用我的命偿还你,也不会违抗我的心,你懂吗,我爱的是苏沫,希望你不要再执迷不悟。”
    ……分割线……
    “大哥,你怎么来了?”苏沫一直埋头办公,突然抬头的时候,才知给她端茶递水的人是刘子谨。
    “我再不来,就快不认识你了,”刘子谨生气的说道,手上递给她茶碗,另一手就拿掉了她的笔,抓着人拖到一旁的椅子里坐好,这时才对屋外的好妹说,“进来吧,你们小姐这会就用早饭。”
    苏沫无奈的笑了笑,活动了下脖子,确实有些累了,“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这会所建起来后,你还是头一个来光顾的,呵呵……”
    “头一个?”刘子谨奇怪道:“赫连珏呢,他还没有来看过你?”责备的意思非常明显,见苏沫淡笑不语,便知猜对了,但想到父亲的一席话,便又把话头转了个弯儿,“沫儿,你的慈善会办得这么好,皇上也嘉奖不断,你就知足吧哪,别再累苦了自己,心痛了别人。”
    苏沫避过他灼热的注视,只道:“我都习惯了,现在停下来,反而全身不舒服。”她顿了顿,突然小声问道:“大哥,最近我听到一个传闻,说是……说是医治安甄公主的时候,皇上有过口谕……”
    “沫儿……”刘子谨立即打断了她的话,看着她时,他的心里像刀割了下的疼,终是忍不住说出来,“沫儿,昨夜父亲与我提起,你与赫连珏的亲事可能……可能……”
    苏沫不舒服的站起来,问道:“不是说皇上是金口玉言么,怎么到我这里就不成了呢?”冲满怒气的小脸非常的倔强,苏沫此时的神情大有活出一切的的狠绝!这让刘子谨心下就是一抖,他立即劝道:“沫儿,你千万不能做什么傻事呀,世人都说皇上是金口玉言,可皇上也会根据现实所变而不得不变呀!”
    “你说的变……是指他疼爱入骨的安甄公主吗?果真是位公主,就是比我们这种平民来得重要,她可以横端破坏别人的感情,而没有一线羞愧不成!”
    “沫儿,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刘子谨也起身,走到她跟前,再无保留的道:“无论是皇上与公主干涉你们的亲事,那都会引起不必要的流言蜚语,可若是赫连珏或者是你呢,是你们自己要毁婚呢?”
    苏沫惊讶、心虚的看着他,“你是说赫连珏他……”
    皇宫,落华阁中。
    赫连景儿有些不安的问安甄,“安甄甄姐姐,皇上宣大哥是要说什么,会不会……会不会因为昨夜他害得你咳血了,皇上要……”
    “景儿,我父皇在你心里难道真的是这么冷酷的吗?”安甄依然躺在床上,昨夜一闹腾,今天是连坐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那到不是,只是哥都去这么久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事?”
    “放心吧,你哥哥肯定不会有事的,姐姐替你保证可好?”
    赫连景儿点了点头,蹙着眉替哥哥说起话,“姐姐,哥他是一时转不过弯,我相信只要姐姐坚持住,他一定会喜欢上你,然后娶你做妻子,那咱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呵呵……”
    安甄沉着小脸,淡淡的勾了勾嘴,她不相信赫连珏是这么容易操控的男人,而昨夜他无情的话,确实是伤到她了,苏沫呀……你就这般的好,让他对你死心踏地的吗?
    赫连珏从宏文殿里出来,一路像失了魂魄般晃悠无力,燕皇说让他对安甄公主负责……负责是什么意思,他不也多问下去,但他心里肯定了,他……只要苏沫!
    正文 第233章燕皇深意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18 本章字数:2362
    平安巷,慈善会所。
    老易走进苏沫办公的书房,却意外的看到她趴在书桌上竟然睡着了,他看了看手中的信签便有些犹豫,心想还是让她多睡会吧,便立即转身出了房,就碰到了刚进院的好妹,于是立即对丫头道:“小姐睡着了,你快去拿条毯子给她盖上,免得着凉了。”
    好妹正哦一声,房门就开了,苏沫问道:“老易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小姐,是我吵醒了你吗,怎么不多睡会儿?”
    苏沫只道:“我根本没有睡,有什么事说吧。”她要进书房时,老易阻止了她,“小姐,不如我们到巷子里走走吧,随便也散散心。”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来,苏沫只觉眼睛都有些张不开,好几天都呆在书房,有些不适应这么射眼的日头。
    暮春四月好风光呀,大地都像刚睡醒了一般,树呀,草呀都抽出了嫩绿的叶子,春风拂面清爽舒服,似乎赶走了她些许烦思……不想了吧,应该如何便如何,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她管不着便由着它。他若有她的话,无论多久都会回来,他若无情的话,她只会徒劳神伤而已!
    “小姐,我刚得到卓大人送来的信,说是你的姑妈在牢里病着了……”
    “姑妈?”苏沫又哦了一声,“最近忙过了,到把她们给忘了,对了,你找好院子没有,弄成了,就把他们接出来吧。”她淡淡的说完,便转身回了慈善会,老易跟在她身后,本想让她多走动走动,但看苏沫没有心情,便就没在坚持,只说,“都办妥了,离苏府挺远的,那……那长亭少爷呢,也接过去吗?”
    “萧长亭最近都在忙什么?”
    老易道:“文墨有说过,萧长亭一直在后院里念书,还有那绿珠……奇怪了,她的娘家在城外吗,说是她身子刚好一些点,就回娘家去了,萧长亭对她也就那样儿,任由她离……”
    “萧长亭还住在那里吧,我答应了一个人,他也不算太坏,与萧氏她们隔绝了反而好一点。”苏沫是不想听这家人的事,特别是这绿珠,让她没来由的感觉到做一个古代女人的悲哀。
    “是,那我这就去办。”
    苏沫点头,又提醒了一句,“让文墨派人盯着这家人,我不想再因他们的事而闹心。”她手上捏着卓一然送来的信签,便想起一事,问道:“那日刺杀我们的刺客不是说跑掉一个吗,最近这城里可有别的消息?”
    “经常看到官兵搜索,似乎还没有找着人。”
    苏沫想了想,突然道:“老易,我要你给慈善会帮扶的那些贫苦百姓传个信,让他们在平时多留意京城里的动静,无论有什么消息都传上来,我必有重赏,不过……这事儿只有你知,我知,你能让我相信吗?”
    老易自然领会苏沫的深意,她是不要燕皇知晓……老易思虑片刻,他立即道:“只是取得消息而已,并不影响国家大事,老易便听令于小姐的调派。”这其实是燕皇当初属意他做事的尺度,苏沫的事倒并非事事都要向燕皇报道。
    ……分割线……
    今夜没有月亮,黑夜像块大黑布一样笼罩下来,四周一片漆黑,犹如她的心情一样,苏沫立于窗台下,每到夜深人静时,心里就有些难受了,体会着思念的痛苦,让她没来由的突生心火,她何时这么窝囊过,赫连珏,我一定要找你给个说法。
    而唯有今夜赫连珏没有来,他此时是被赫连大将军叫回了府。
    “爹,无论如何,苏沫我是娶定了,这一次请爹支持孩儿。”书房里,赫连将军与赫连夫人都在,赫连珏一进房就跪了下来。
    大将军立即道:“好儿子,老子就是欣赏你这份果断和坚定,没有因为外界的干扰而昏头,好!老子支持你!”
    赫连珏立即欣喜若狂,“那爹,我现在就去苏府,把沫儿先娶回来,你说可成?”
    “这怎么行?”赫连夫人立即阻止道,看大将军立即警告一眼过来,赫连夫人立即解释道:“儿呀,你与公主的事闹得人人皆知,若你擅自做此决定,岂不把她的骄傲性子给逼上来了吗,所以呀,这事情的关键是公主的态度,要是由公主回绝了皇上的意思,便一切好办了不是?”
    大将军立即笑道:“还是夫人想得周到,咱们要娶苏沫进门,但也不能不顾安甄的生誉,毕竟她是一位公主,而且与你们兄妹又是从小长大的。”
    赫连珏郑重的注视着双亲,他以为他们会反对,毕竟父亲从不会忤逆燕皇的意思。
    确实,大将军岂会不顾燕皇的圣意,不顾赫连族人的安危呢!不过他更在乎的是这个儿子,若此次儿子为安甄而放弃苏沫,他倒是会更加失望。
    但也是因为这一点,以及他对燕皇的了解,这怎么也不像燕皇的本意……皇上大可下一道谕旨,让此二人先就成了亲……但皇告之这个玩世不恭的儿子,要求他对安甄负责,燕皇难道会不知他必反抗到底的吗!莫非……皇上还有另一层深意在里面不成?
    皇宫,落华殿。
    同一个晚上,安甄公主也难再成眠,便差了心腹去唤了太子,随行而来的还有李达升。
    “父皇,果真是看重苏沫的,竟比过我这个公主,哼!”平常虚喘不已的安甄,竟然底气十足的说出这么一串话来。
    李达升先太子一声问道:“公主殿下是说何事,难道皇上会不允你的心意?”
    “就是允了,我才不服得很!”
    听闻,李达升立即沉思起来,太子奇怪的问起,“妹妹这话说得矛盾,既然父皇允了你的心意,属意你与赫连珏在一起,这不服又如何说?”
    正文 第234章再生误会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18 本章字数:2549
    安甄喝了一口茶,却也浇不息心下的怒火。
    李达升突然睁大了眼睛,不信的说,“皇上口谕时,是在你的生死关头,而下旨允你心意时,只把赫连珏一人叫进了宏文殿,那么……皇上便有很多说词,而撤了这起说法,安甄公主与赫连珏……可还有得是变数。”更何况还有一个不简单的苏沫……思起苏沫,他便狠得心都痛了,苏沫我决不放过你!
    安甄道:“就是如此,我才不服,父皇似乎是有意拆散赫连珏与苏沫,却是连我这个女儿也利用了。”双眼一阴,她又疑惑的道:“可我不明白的很,他任由苏沫这么短时间内壮大了慈善会和苏府,到底又是存有深意呢?”
    李达升也沉思起来,一时二人同样摸不准燕皇的真实目的。
    太子听闻也明白了,再见安甄为了他伤身又伤神,可不就心疼了,“妹妹,是太子哥哥为难你了,这出苦肉计,最苦的就是你……都是我没用。”
    “太子哥哥,我不要听这些抱歉的话,安甄从小只有你与母后疼爱着,我对你们早视为母亲和兄长,为了太子哥哥的将来,便是粉身碎骨……安甄也再所不惜。”她偏头看了眼隔壁房的位置,又提醒的道:“所以你一定要抓住赫连景儿这张王牌,只要你有大将军府的支持,妹妹不信就争不过那个吴王和越王。”
    “妹妹……”太子难受的点头,是安甄和母后一直在鼓励他,不然他真的没有一点信心啊!
    安甄问李达升,“那个刺客怎么还没有抓到,时间一久难免生变,你得加紧督促你手下的人,勿必杀人灭口,以绝后患!”
    李达升立即自信的道:“公主请放心,此次有父亲亲自办这差事,决不让你失望!”
    ……分割线……
    “大哥?”苏沫刚出府门,就见刘子谨打马过来。
    刘子谨跃下马,看她带着护卫秦芳和丫头好妹,便问道:“你这是要出门吗,是去哪里?”
    苏沫顿了下,才道:“想去赫连府一趟……”
    “哦是吗?”刘子谨笑了起来,但面上却透着一丝难受,他嘴上却说,“是要去找他吧,也是……大哥陪你去吧,他若不给你个说法,大哥岂能饶得了他!”
    苏沫点头同意了,一丝愧色闪过眼底,这段时间刘子谨老来看她,风雨无阻,对她总是那么温柔和包容。
    可越是这样,她反而越想赫连珏,赫连珏与刘子谨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人,但刘子谨的有担当,她是最看得上眼的,期望此行不会让她失望吧,赫连珏你要如何……也得给我讲清楚说明白不是,这样拖着是把我苏沫当成什么人了!
    刘子谨在马车里候着她,说无论多久都等着她,让她安心的进去找人。苏沫感动他的体贴,更欣赏他的君子风度,不像赫连珏那样总是霸道和强势。
    来门口迎她的是赫连府的总管,这人老远就问起房门,“谁来了,是安甄公主的下人吗,那还不快让人进来,你们这些人也太没长眼了,公主现在……”
    “现在如何?总管大人?”苏沫挤身走进大门,那房门早就苦着一张脸了,垂着头再也抬不起来。
    大总管一看是苏沫,脸上滞了滞,立即就老道的说,“是苏小姐呀,失迎失迎,都是这些下人不长眼,没看到你的尊驾在此,呵呵……”
    “赫连珏呢?”苏沫没功夫与他打哈哈,立即进入主题。
    大总管却不似以往那么殷勤,嗯了半晌才道:“昨夜少爷倒是回了府,但小姐你也知道,少爷为公主没少操心,累得人都不成形了,这时候还在休歇了,这不,老夫人刚传下话来,不准任何人去打扰少爷,所以……对不住了苏小姐,你看你来的真不是时候。”
    苏沫大感意外了一番,对这位大总管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片,以前也没有发现这人是狗眼看人低的世故嘴脸,今日倒让她大开眼界了,“大总管你这话听着可真别扭,刚才不是说安甄公主的人就快快迎接吗,怎么换成是我了,就转了个弯呢,还是说你这奴才是仗着你主子行事的吗,是赫连珏叫你这么做的?”
    她的言辞逼人,立即让大总管有些吃不消了,主子的心思他岂能乱揣摩不是,但是……他也有他的苦衷呀!
    “苏小姐,怎么是你?”这时院里走出来一个女人,大总管一瞧,立即就躬身道:“雪娴姑娘你来了,快给苏小姐解释一下吧,确实是老夫人下的命令,不准人去打扰少爷的呀。”
    雪娴脸色总是那冷,而此次见到她,竟觉这女人阴气的很,看她走近了自己,苏沫便先道:“我要见婆婆,该不是没有你雪娴姑娘的允许,我便见不到人了吧?”
    “那到不是。”雪娴冷道:“只是夫人与将军都不在府中,倒是老夫人现在没事儿,苏小姐你要见吗?若是不信大总管的话,倒是可以去向老夫人证实一下。”
    苏沫正气极,突听府外一阵马车声响,立即就见是赫连景儿跳下了马车,她边冲进门边嚷嚷道:“我大哥呢,他在哪里呀,公主病情恶化了,他必需马上进宫……”走进门了才看到苏沫在这里,赫连景儿立即眉头一肃,“苏沫,你这女人还自动送上门来了,难道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形吗,若你敢破坏我大哥和安甄姐姐,我赫连景儿第一个不放过你。”
    苏沫道:“赫连景儿,你的话似乎是说反了,倒是她破坏我们还是我在破坏他们,我想世人一定给我一个答案,哼!”苏沫震声说完,转身便离开了,她有她的骄傲,没有必要任这些人欺辱嘲笑,可恶!赫连珏,你别来找我!
    赫连景儿得意的笑了一声,想起宫里的情形,立即叫道:“都杵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去找我大哥。”
    “是,奴才遵命!”大总管与雪娴领命离开,两人一前一后朝赫连珏的院子里去,大总管突然在后头低声道:“雪娴姑娘,我已照你说的阻了苏小姐进府,那么我儿子赌钱的事,你看……”
    “放心吧大总管,只要你守好赫连府的大门,你儿子在府里聚众赌博的事,我就当没有看到。”雪娴脸上阴冷一闪,苏沫……上一次让你逃脱了,这一次你还能那么幸运吗?
    正文 第235章战与不战
     更新时间:2010…11…2 15:01:18 本章字数:2633
    刘子谨亲自驱车送苏沫回府,但到苏府了他却只把好妹唤了下来,另外对秦芳说,“你不用跟了,小姐有我在,不会有事。”
    “大哥,我不舒服,不想出去。”
    刘子谨含笑道:“我知道,你只管坐在里面,大哥小心驾着马车,你心情好点了就下来走走,若不成就一直呆在里面,想什么便想什么,大哥绝不会打扰到你的。”
    苏沫淡笑了一眼,有气无力的说,“那成,走吧,我就坐坐这马车,咱们兜风去,呵呵……”刘子谨专注的看着她,那扬起的笑脸虽然好浅,却让他觉得好珍惜,好像很久没有看到她笑了……
    “大哥这城里怎么这么多兵?”一路上,街道上都有官兵来来往往,遇到马车时立即会搜查,几座城门处也设了关卡。
    “还在搜那逃脱的刺客,都说是胡人,皇上自然特别的在意。”
    苏沫哦一声,低道:“是吴王在督办吧,他此次也算立了功了。”
    刘子谨沉吟片刻只说,“看吴王这次查人的果断和沉着,他倒是与另几位不太一样,听父亲讲,皇上有意让他入军队任职,似有意要培养他。”
    苏沫不自觉的笑道:“看来有人要紧张了……”突然便猜到了,原来是吴王越得皇上信任,那么太子的地位就危险了,所以安甄才会与赫连珏,还有赫连景儿与太子,这几人之间的关系便明朗开了不是!看来赫连府将府再不能保持中立了!而赫连珏又会以家庭荣耀为重了吗?
    真的,她能够理解这样的男人,但却更希望自己的男人会以她为重,这是每个女人都会有的自私想法吧!
    “大哥,可有听说什么时候打仗?”
    “自打京城出了这胡人刺客,全朝上下都义愤填膺,士气是从未有过的高涨,另外更有以右相为主的主战派,朝堂上都议论了许些日子,但一直被父亲和卓大人等压制着,不然恐怕现在都打起来了吧。”
    “怎么?现在不能打仗?”
    刘子谨低了一个声调,“那些文臣哪懂什么军事,只会在那里纸上谈兵,装模作样的向皇上表明忠心,真正的战场岂是他们以为的那般简单,要计划的非常周密才能出战……只不过父亲还有另一层顾虑,这也是皇上的担忧,那日行刺你们的胡骑……可能并非胡人。”
    “啊?”苏沫惊一声,问道:“不是胡人,难道是燕国人?”
    刘子谨便只看她一眼,那眼中的沉重立即证明了苏沫的猜测,燕国人……他们那行人,岂是一般人敢动的,那么这些人背后的身份……
    “别想那么多了吧,皇上必定要查出这些人的真实身份,就是这些人一出现,立即挑起了燕国与胡骑这场战火,目前看来这一战是少不了要提前开始了。所以沫儿,大哥只希望你现在莫要再卷进什么事非之中,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就好。”
    “大哥放心吧,我的事我自己有数,休想再有人敢轻易动得了我。”只是伤她心却太轻松办到了,赫连珏呀,若你再一次选择你的家族,我想,我们真的不适合。
    ……分割线……
    皇宫,宏文殿。
    燕皇召集众谋臣商议大战事宜,参与的除了左右相、大将军、卓一然等,太子、越王及吴王也在其中。
    商议告一段落,以左左相为主的不战与右相力主的主战两派争峙不休,各说各有理,左相根据国情出发,右相说不能失去难得的士气,二相双方支持者唇枪舌剑,互不能说服对方,执意坚持自己的政见。
    燕皇一直只听不言,待对方告一段落,他才向太子问道:“太子,朕想听听你的看法,立即说来听听。”
    太子坐于众王之首,一听燕皇问他意见,一喜一忧,他先朝右相望了一眼,右相却眼观鼻、鼻观心,眼都没有抬一下,这时燕皇又凌声问道:“太子,朕在问你话,若你没有什么意见,那便如此回答便成,何故一直不吭声,耽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