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姐身子可有事,要不奴婢去传人唤大夫来看看。”越看人脸色,便越觉得苍白的很,好妹到好一阵的担忧。
    苏沫阻了她要离开的身形,蹙着眉道:“确实不舒服,肚子难受得很,不过不用找大夫了。”手里掌着小腹一阵揉撮,渐生起暖意便好了许多。难怪她这几天乱撒火,原来是好事近了,只是烦得,这古代的“卫生棉”太不适应,故而这肚子痛得真真的痛。
    看好妹了然的红了下脸,苏沫有些诧异,问道:“好妹,你今年有多大了?”
    “禀小姐,奴婢刚满十五。”
    好吓一跳,这小丫头怎么看也就十二三岁……又思起她与老实头的日子,便了然的散开了眉,心思蓦得又跳进她所焦的事情里。
    “好妹,如果在你面前有颗大树,树上结满了让你垂涎的果实,你是打不下来又爬不上树,可又非常想得到,这要怎么办最好呢?”苏沫思着眼,随意的比喻着她现在的心情。
    到没想小丫头真就开了口,好妹很不解的道:“那就找人帮忙呀,”看苏沫亮着眼盯着自己,还以为说错了什么话,小心的解释起来。
    “以前奴婢的家里每年都会断粮,所以村里的小伙伴们都会上山采野果,人多果子少,于是每家的兄弟姐妹全部满山的找,奴婢最小每每找着野果却摘不下来的时候,就会小心唤着好心的邻居大哥哥偷偷的去摘,然后他一份奴婢一份,奴婢人小吃得不多,所以大哥哥每次都很愿意帮奴婢的忙呀。”
    说起往事,好妹清秀的双眸里腾出暖暖的笑意,想起贫苦年代唯一美好的记忆到有些出了神。
    “呀,好妹你好聪明呀!”苏沫蹦起了身,抓着人异常的激动,“我笨死了,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都想不透呢?”
    好妹吓得一个回神,呐呐的不知所谓,“小姐,你怎么呢,什么东西想不透?”苏沫呵呵笑起来,双手撮了把她的小脸,“呵……一直想着那些穿越人士的丰功伟绩,还以为要怎么惊天动地一番的,原来解决问题这么简单,啊……”一拍自己的额,“我真是糊涂的可以,实在是摘不下果子,那就找个有能力的人帮着摘呀,怎么就非得亲自动手呢!”
    “小姐,你要摘哪里的果子呀?”小丫头更加不明所以,摸着头一阵的疑惑。
    苏沫咧开了嘴角,“果子就在府里,你就看小姐我怎么把它给摘下吧,不过……”眼里透出思索,“不过,这个‘好心的大哥哥’到是有点难找了……”她从来不轻易相信人,更何况是做如此重要的事,她岂能完全对一个人安心了。
    “这个事,我得好生想想,”又看着一脸不名的好妹笑道:“我没事了,连肚子都不痛了,这些全是好妹的功劳,等小姐摘到了果子,一定好生的谢谢你。”
    “这使不得,奴婢一心服侍主子,决不敢呈主子的谢意……”说着又要往下磕,苏沫凌眼一番立即阻了她动作,看她又吓得小脸发白,心中蹿起负罪感,无奈叹一气,“得得得,你愿意怎么着都行,时候不早了,好妹你就下去歇着吧。”
    好妹小心的低着身子退出去,苏沫无语至极,这丫头怎么说都听不进去,总是在人前矮着身子,岂不知这是弱肉强食的社会,你不够强够悍,要打压你,利用你的人多了去,到时难道只能一一承受不成!
    不行,这决不行,在她苏沫的字典里,岂有不战而败的道理。
    正文 第21章拜访左相府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4 本章字数:2635
    刘夫人听闻苏沫一家人拜访,喜着脸就亲迎出大门,苏沫乖巧的向她作礼,刘夫人拉起她一阵的笑呵起来,直呼着她就进府去,对萧氏与萧长亭及萧美兰到就淡淡的点了个头,自然母子三人脸上都有些不好看。
    萧氏送上极为珍贵的药材作礼物,十分谦恭的附和着刘夫人说着话,转来转去就绕着苏沫的事,直说早就拿这个侄女当亲闺女看待,心里很是疼着无父无母的苏沫。说起过逝的苏父时很显眼的抽起了声,作为主人家的刘夫人只得一阵好生的宽慰起她,于此萧氏便立与人套起近乎,竟然称起了刘夫人姐姐,只看刘夫人脸上透出尴尬,苏沫立即插开话问道:“义母,怎么没见义父和两个兄弟呀?”
    “一不打仗了,朝廷的事却更加忙碌起来,你义父都许多日子没回府了,子谨身在军中,息战正加紧练着兵,你那个调皮的义弟呀,今个儿师傅请假没来,一大早的就跑得没人影,估计又到哪里去疯乐去了……”
    说起孩子来,刘夫人脸上非常欣慰,定是对两个儿子都非常心疼的,刘子谨身在军营,听刘夫人说起是他屡建军功,作为母亲实是脸上有光得很,至于刘子慎功课也非凡人,小小年纪撰文作诗都不在话下,早就京城里都传了好名声,将来肯定也是朝廷的栋梁之材。如此一比较起来,萧长亭确实差劲很多。
    雪真都懒得再看萧氏母子的脸色,可担忧刘夫人多想什么,便说着要与义母说说悄悄话,两人携着手与萧氏母子招呼一番,就朝刘夫人的房里去。
    其实说来,苏沫还真有事与刘夫人说说的,只是这话要怎么说才好就有些难的。
    “沫儿啊,留你姑妈他们在那里,不会有什么想法吧。”刘夫人挽着她进屋,屋里摆设简单而朴素,又不是失亲切感,让人心里很是舒服。
    “其实沫儿就是有事找义母说说的,这件事可难了沫儿好多天了……”刘夫人听闻,便问道“何事为难着你,快与义母说来。”拉着人坐下来,丫头立即送上凉茶,苏沫才小心的道:“这还是表哥给闹的,前些日子也不知道怎么搭着朝廷里的人了,竟然想透过关系进仕作官来着……”
    暗观了眼刘夫人,看人脸色平静,可是忽挑起的眉头,让苏沫自觉是猜对了,便直接道:“直到赫连公子找沫儿说起才知道,是右相府里的人推荐的,当时赫连公子就是好一顿说沫儿不懂事……”
    余留下大家都明白的话,看刘夫人脸色温温没变,于是自责的低下头道:“他说的那些,沫儿一个女儿家哪里懂的,姑妈与表哥的事,沫儿更是管不得,所以…所以沫儿真是对不住义父义母,要是让人乱传了什么,连累了你们那可怎么得了啊……”
    说着脸上就泣上了,肉肉的手指也有些紧张的互相扣着,刘夫人脸上淡出笑来,两手就握紧了她的手,安慰的道:“事情不都过了吗,你义父也是个明理的人,他哪有看不出来这事什么来由,所以沫儿你千万莫要自责,今日看你姑妈与表哥过府,想也是明事理的人,以后都小心点就成嗯?”
    苏沫破涕为笑连连点头,眼睛还真是给红了,她打从赫连珏知道这起子事就没睡一个安稳觉,起初是思着怎么提醒姑妈和表哥,若不是昨日萧氏提起,她还差点忘了左相府这一茬,若真让人猜起苏府什么,这个义父母可会第一个不放过她的,再说若真阻了皇上的什么大事,苏府再大仁大义怕也是承受不住的。
    想起一串的事,再忆起自个儿胆大的提出三年之约,此时苏沫只觉心里都是一阵虚惊,差一点的让人误会苏府真与右相扯不清了,虽然她不敢相信义母当真不介意什么,但至少在表面上是代表左相府承诺了这事就这么过去,到此苏沫一直紧起的心才渐渐放下。
    “母亲…母亲……”这时屋外传来人声呼唤,刘夫人高兴的笑着说是刘子谨回来了,于是挽着苏沫便迎出了门。
    “子谨呀,快看这是谁。”刘夫人带着苏沫走出门,苏沫立即笑着作礼,“沫儿见过子谨大哥。”
    “沫儿妹妹。”刘子谨身着紧身练功服,日头过大晒得他露出的臂膊红黑一片,清俊的脸上直流着热汗,刘夫人拿着绣帕就给拭着,口中怪道:“天气这么热也不知道歇歇,怎么大将军还是那么严格,操起兵来仍然六亲不认。”
    刘子谨露出一排白牙带起朗笑,“打仗的日子可比这苦多了,儿子早就习惯了,”眼里思了下,继续,“只是那些新兵到真是受不了,今个儿天气炎热练昏了好几个。”
    “听说这次还进了些公子兵,你说昏的是他们吧。”刘夫人笑呵的道,三人走进院里的凉亭坐了下来,苏沫挨着刘夫人,也是好奇的问道:“可是赫连老将军在练兵吗?”
    刘夫人笑起来,“咱们燕国除了你公公赫连老将军,哪还有别的什么大将呀,呵呵……”又笑起她道:“沫儿可是想知道,赫连珏那小子这段时间在做什么吗?”苏沫淡了眼,随既低了下脸掩过眼里的烦躁,谁想知道他干嘛来着,没见着赫连珏的这几日,苏沫真想那七月十九的定亲根本就是作一场梦那该多好。
    可在刘夫人眼里,看她低了脸只认为女儿家面子薄害羞了,接着笑道:“子谨,珏少也在新兵行例吧?”又打眼苏沫,那眼光直是想羞起人的,可惜某人脸皮够厚不说,又对人只有厌恶,那会附和着刘夫人的恶兴趣装起害羞呢。
    刘子谨点了下头称是,便没在这上面计较着,插开话道:“爹呢,还没回府吗?”
    “可不是,这几日朝堂上为争得厉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他那年纪和身子骨,唉……真怕人会撑不下去的。”
    “朝廷里是出了什么事吗?”苏沫再问道,如今不想与这些事牵着也避不开了,何不多打听点消息,对自己的处境也是有利的不是。
    原来朝廷几日争论的是筹备战资的事宜,所有人都知道连年的打仗,这老百姓都四处逃命去了,地里的耕作自然都泄怠了下来,如今战事一停朝廷倡导大兴农业,可督促的官员才刚上任便接二连三的出状况。
    老百姓连饭都吃不起,但各地的地主们非先要收租才给地种,这到还是小的事,朝廷相应的政策立即下达,说必需免租税三年,老百姓到是得到了土地,但却是贫薄的地段,根本很难种出桩稼来,百姓们当然不愿意了。
    可朝廷派官员与这些地主们一商定才知晓,这所有良田大户谁家不是朝廷大员所有,其中还有不少立过战功的将军元帅的,一下子要人与这些人抗起来,朝廷里这些文官们只是你推我我推你,谁也不敢接这差事,于此皇上便日日的与大臣们议这起事,大有拿不出解决方案的便不放人的架势。
    给读者的话:
    今日与明日加更,亲们继续支持哟!
    正文 第22章坚石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4 本章字数:2499
    所有人都能体凉着燕皇的顾虑,这胡骑说来就来,而燕国要打仗的军队,连军备物资都不能保障,又谈什么消灭胡骑统一燕国不是。
    说起这事刘子谨坦言道:“右相为主的朝中大族自是要违护自身利益,即使是他们心中也明白要以战事为主,但是免不了要显示一番势大根深,皇上以后若再施类似有损他们利益的政策,恐怕便会更加为难呀。”
    “也就是说大族们终会让步吗?”想也是皇上决定的事,谁又敢力争到底,苏沫看刘子谨虽点头,但面上仍然沉重着,这一想便也清楚左相的难为,如今皇上是要拿左相这股清流与右相大族所抗衡,岂又是想得那般容易之事。
    “所以母亲也莫要担忧,父亲也就这几日会回府。”刘子谨安慰的道,又看眼苏沫,便意外的问道:“沫儿与赫连府公子可是这月十九定亲?”
    苏沫还想着事,于是呐呐的回道:“是呀,就是十九。”看刘子谨郑重的点头,苏沫突然想明白,她与赫连珏的亲事是这般由来,左相府正是借她的关系与赫连大将军结亲,从而提高左相府的势力,那么皇帝便搭成了抗衡之愿,左相与右相分庭而抵,其中最为受益的当属当今皇上,以后再施什么政策也不会畏手畏尾……
    这么说来她苏沫与赫连珏的亲事……心骇不已,她苏沫岂会无缘无故被牵扯进来,那她又是在其中充当什么样的角色……慌乱恐惧,可是却脑清神明,细思下来她更加骇然非常……原来萧长亭会被左相门人提名进吏部……原来赫连珏会如此来警告着她……原来她一心想要摆妥萧氏的牵止,却是被更大更猛的牵止所困陷。
    如今她要怎么办……突然的,苏沫的双手都不尽颤了起来,苍白的脸色,使刘夫人注意到,便担心问起,“沫儿,怎么呢,身子不舒服吗?”
    如此温和的语气,在苏沫心里却立即冰冻三尺,呐呐的回道:“是有点不舒服,有些透不过气……”她扯起衣领,只觉全身虚脱不已,慌闷不已端起面前的凉饮一阵乱灌。
    她如今越了解事实,越心里难安,似乎现实正一点一点把心里的希望摧毁,难怪她提议三年之期时,赫连珏会那么疑惑她的目的。
    刘夫人以为她是中暑了,立即唤了丫头去宣太医进府,又传人告知萧氏母子苏沫不舒服,恐是要在相府里歇息晚点再送回去。刘夫人便扶着苏沫进了客房,苏沫躺上床便闭上了眼睛,脸上苍白更甚,刘夫人直问她哪里痛,苏沫只觉全身都痛,连回话的力气都没有。
    太医很快被宣来诊脉开方,可到底说了什么,苏沫根本没有听到,因为她耳朵嗡嗡作响,根本什么都不能想了,闭着眼睛心里空荡一片,只觉眼皮搭得很重,不久便昏睡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屋里已掌起烛光,苏沫调试了下迷糊的脑袋才忆起身在何处。
    “小姐你终于醒了,可吓死奴婢了,怎么一睡就这么长时间不醒呢?”好妹连声担忧,扶着她坐起身来。
    “这是什么时辰?”只觉身上颓得很,软弱无力。
    “已入夜三更,小姐可是饿了?”
    苏沫连摇头,撑着她的手紧紧抓着,“这么晚了,那姑妈他们呢?”
    “小姐莫要担忧,姑奶奶和表少爷表少姐下午的时候就回了,你身子不舒服的事,刘夫人也告诉了他们,姑奶奶走时说要你好生歇着,明个儿一早再来接你。”
    看苏沫沉着眼想着事,一时没有吭声,好妹便道:“小姐你肚子还疼么?”看苏沫脸上莫名,好妹道:“今个儿太医诊治才知,小姐你在过身子,又喝多了冰凉的酸梅汤,故而才会痛得昏了过去,对此刘夫人可是自责得很,说早知就给你温热了喝。”
    肚子痛?当时她只觉透不过去,心里一番的思起所有的牵连,更觉慌闷得很,所以就拿起面前的凉饮喝了,只是明白那冷饮是造成她身体疼痛的原由,但她心里的冰凉才是昏晕失去知觉的主因。
    手上下意识的就握紧了好妹的手,只觉又是一阵虚脱涌上来。
    “小姐,还难受是不,奴婢这就给你拿药去。”丫头担心着她,拔起身就出门,苏沫哎一声快手阻止都没有抓到人,心里慌得想,如今这肚子痛哪是什么问题,她头痛才是关健所在呀。
    好妹拿来汤药让苏沫服下,果然冰凉的身子好上很多,苏沫心里也松散下来,只说不想吃什么,打发了丫头下去休息。
    黑暗里是最寂静的地方,是苏沫最好思索的场所,她一一的把关系再分化细想,确实千丝万缕都联着她不放,如今她又感叹着,还好自己定了个三年之约,不然她不敢想,赫连府若不会力挺左相的话,她会是什么下场,毕竟赫连世家也是名门大族,与右相一派是同脉相朕,心有顾虑是自然之极。
    这么想来怕是皇上心里也吃不准吧,所以才会拿她苏沫投石问路,探探赫连大将军这颗大树到底会往那边倒,至于她苏沫这颗石子折了就折了,孤身一人的她又岂会牵扯到不该牵扯的人。
    再有右相岂会如此坐视不理,她以左相义女身份嫁于赫连珏,若真起到什么大作用,那在右相这些大族人中她苏沫自成眼中钉肉中刺,小命更加堪忧呀!
    于此,她怎么可能不怕,她都怕死了,更加大叹她勿打勿撞定那三年之约,虽然对皇帝与左相来说很不利,但是却把所有厉害关系暗于汹浪之下,几股势力也不至于对她苏沫有什么忌惮,所以她暂时是安全的。
    不过只是暂时而已,如她所说三年之约,世事万变,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没有人预料的到,那么她唯今之际……只有在所有牵扯明朗化之前,找到一个脱身之计。
    或者是为自己找颗大树依附,如若不行那就自行创造一颗厉风吹雨打也不倒的大树。如是一想苏沫心中竟涌起万般雄心,有些激动的,有些兴奋的,若是她能在这异世站住脚根,不仅保护了自己安全无忧,更是自身价值体现的一个大好机会。
    她心中渐平了惊骇,而慌乱和恐惧似都抵不过她此刻的万千雄心,她要在雷风凌雨中寻求生存的机遇,不仅要活下来,还要让所有人都明白,她苏沫不是什么任人摆布的石子,而是一块耸立于风雨中急流中的坚石!
    给读者的话:
    推荐好友力作,嗨迪莎:逃婚俏丫头 ;绿水如蓝,大汉歌姬;极夕,穿越之邪魅君王禁忌;亲们捧场哟!
    正文 第23章学习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4 本章字数:2500
    “沫儿呀,身体当真好了么,你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让人担心呀。”刘夫人脸上有不舍,她陪着苏沫用了早膳,苏沫说是时候回府了,所以这就到门口来送着她。
    苏沫肉肉的脸上温起暖意,带着羞涩道:“都是沫儿糊涂喝了那冰东西,到让义母好生吓了一场,休息了一晚;用了些药身子都好得很,义母你就放心吧,沫儿回去也会好生歇着,以后再也不敢贪嘴了。”
    刘夫人取笑着她连连点头,想起昨夜与左相房中议的事,就又道:“不要怪义母说什么话不好听,昨天看了你那姑妈和表哥表姐的,到都是一副冷心眼的,以后若是在府里有什么事不妥,就尽管来找义母,万事都由我们给你做主。”
    她要的就是这句话,不想刘夫人自个儿说出来,苏沫感动的都红了眼,呐呐出声,“沫儿有义父义母疼着,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呀……不过府里姑妈理着家,但对沫儿到是还好,只是如今最让沫儿忧虑的还是定亲之事……”羞着脸低了下去,“从小父母太疼着沫儿,就给惯了个懒散的性子,如何为人妻为人媳的学问一点也没有学到,眼看就要定亲了,赫连府又是高显贵族,沫儿时时都挺害怕的,更怕有什么不妥的尽给义父和义母丢了面子。”
    “太医也说你忧虑过甚,还以为什么忧着你,原来是为这一茬呀,呵呵……”刘夫人亲密的挽起她的手,继续道:“其实早有想过问问你的,但这话确实不好问出口,没成想你自个儿提了出来,这不更好,呵呵……”
    “义母与你义父商量过,以后呀你就时常到相府里坐坐,义母会教你怎么做为人妻与媳的学问,若沫儿愿意也可以与子慎作个伴,一起学学诗文什么的,三年的时间可不能就这么浪费过去,咱左相府里的小姐岂会是平凡家的小姐可比拟的不是。”
    更重要的是,她要自我升华,成为与赫连珏能匹配的大家小姐,能够真正胜任赫连府媳妇这一角色,往后要借助她的地方还有很多,左相夫妇自然也是要有个长远打算,
    只是这心思巧的与苏沫同出一则,她如今已是左相义女,万千也逃不脱应付的责任和关系,故而何不把这成关系再加深许多,她看得出来刘夫人虽然一心为左相考虑,但她对人的心思确实良善的,苏沫很渴望能够与她培养出母女情份,于此就算以后真遇上什么过不去的坎,说不定这会成为她起死回生的“伏笔”。
    苏沫高兴的答应下来,便与刘夫人商定以后每天早上都会过府与刘子慎一起读书,她最近“忙”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个时代的书籍,但见过自家府院上的提词,全是非常复杂的繁体字,她是连猜带蒙才能懂其意思,故而刘夫人这提议她是万分赞成,在上世她是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穿到这里来又岂能变成只识得半字的文盲不是。
    还有八天就是定亲日子,苏沫这段时间便天天到左相府报到,即使现在被人说成什么有图的也成,她也得把左相这条关系给拉紧了,毕竟被人说说而已,可比执身于危险之中来得好太多,再说她与这里的人也都不熟,他们知道她是哪个,可她却一个也识不得。
    虽然她认识的人也会撮她脊梁骨,但对苏沫来说萧氏一家不是什么亲人,而是她力要掰倒的万恶“后妈”。
    如今之际就只差寻一位“好心大哥哥”帮她摘下这颗痴心已久的“果实”,对此苏沫还真是困扰了很久,以至于连夫子正在讲课她也蹿神到天外,是夫子很大一声哼,才让她回过神的,故而又被刘子慎这位小同学给鄙夷了。
    “哼,跟猪一样,只知道睡!”
    小屁孩的话她一点也不放在心上,但他这猪猪的叫人,到让苏沫想起另一个万恶的小子,心里是好一阵的泄气,思起他便想到自个儿如今的处境……麻麻的,她真想好生放一天大假,到哪里轻松一下再回来跟这些人斗智斗谋!
    更让她郁闷的是这个义弟,唉……她来左相府学习也六天多时间,不管是上上下下她都打点得很好,人人都夸苏家小姐人品好心眼也善良,只有这位义弟对她总是蹬鼻子上脸的,让她好一阵困惑,按说她应该没有得罪到他才是对不!
    “子慎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