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迫嫁痞夫结-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阵困惑,按说她应该没有得罪到他才是对不!
    “子慎小弟,我与你天天都学这礼呀,那礼的,怎么你功课做得到很好,但在实际施行的时候,怎么就把夫子这个礼给抛到九宵云外去了呢!”苏沫好一声叹,在他有些发蒙之前,她又道:“用猪称为你义姐我,那这对我来说是没意见啦,你小嘛不是!只是你在称呼义姐的时候,可否想过这猪义姐的义弟你又是什么东西呢?”
    苏沫抿着嘴儿笑,两颊露出两个大大的酒窝,这么纯蠢的外表到是谁也没想到她会机灵的反击,故而苏沫笑眯眯的离开之际,刘子慎仍是一副目瞪结舌的样子,这些天来还以为她当真如她表现那般的“单纯”。
    结果却是如此的“虚伪!”
    在苏沫出门口之前,某个涨红脸的小朋友就吼出这两个字来,却只换来苏沫一阵咯咯好笑,“虚伪的意思是当着人一套背着人一套,可义姐对你一是一二是二,没像义弟那样在义母他们面前甜滋滋的唤我姐姐,背后却这么骂义姐,所以这个‘虚伪’应该说是子慎你才对哟,呵呵……”
    只是她以为的与刘子慎读书会更有乐趣的,可不想这课听的苏沫眼睛直打架,夫子所说的道理呀诗词意思呀她都懂,可她如今要学的只是把这些字给认熟了,再把它们全给写对了而已呀!
    苏沫走在通往义母房间的小径上,上午的时候会与刘子慎读书习字,下午便是与刘夫人学学女人家会的东西,与刘夫人学的都是一些动手的活计,比如针线刺绣什么的,说起这个苏沫还真是手到擒来,刘夫人都是一个劲儿的夸她一点都不像初学的人,苏沫只得呐呐的说失了记忆这都记不住了,而心里却怀疑起来,是不是这个本尊原来就会这一手,所以她竟然觉着摸着针线那般的熟悉感。
    今天刘夫人说要教她厨艺,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于做吃得她自个儿心里就腾出一份兴奋起来,谁叫她上世都没有吃过什么好料,而这世呢唉……
    她偏向口味重的菜食的,可是不知道是这里的风俗习惯还是乍的,这左相府也好,还是苏府里的膳食都是以清淡为主,但苏沫曾与刘夫人打听过,明明是有叫辣椒的调味料的,只是大家拒于它烈火般的味道,所以这辣椒在这里反而给当作药材在用,根本没有人想过把它放进菜里当佐料。
    正文 第24章意外碰撞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4 本章字数:2431
    咂吧几口小嘴,口中淡而无味,于是奔向刘夫人的房间的步子便更加迫切了一点,因为义母答应过她,一定帮她把辣椒买来,呀…再加上她上世非常自信的厨艺,嗯嗯…想着就有些口水泛滥起来……
    “啊……哎哟好痛!”正到叉路拐角的地方,太过急切的身子猛得与另一叉路上的人影给撞个正着,危机之时苏沫下意识的抓住了撞她的人手臂,还好没有摔倒,只听头顶上一声闷哼,她自个儿也立即抚着额吃痛的叫起来,“哎哟喂痛死了,谁呀到是?”
    吃痛的人有什么好口气,抬脸望上去是一张陌生男人的脸,年青而冷竣,肃冷的目光里透出不愉,玉冠束发,锦衣华服高贵不凡,这人还没吭起声,他身后的到先叫嚣起来。
    “放肆,哪里来的肥婆,撞了吴王殿下还不跪下受罚!”
    苏沫打眼过去,这人到是熟悉的,竟是那右相的公子李达升,他与赫连珏调戏她的事,她这辈子可都要记着仇了,对他的模样又怎么可能淡忘得了。
    于是对于李达升喝她的话到是没听个明白,只是峥峥的逐渐怒视着李达升,同样在他眼里也看出认出了自己,没来由的这人竟勾出一抹奸笑,立即一闪开身,哦哟……天的,他身后竟然是赫连珏。
    苏沫下意识的就避开眼,这一动作其实瞬间发生的,她跟前的吴王仍然是一脸冷意的盯着她,这种注视使身边的气流猛低起来,突然苏沫忆起什么“殿下“的,惊慌一下眼,立即跪了下来。
    “殿下请恕罪,民女刚才走得太匆忙,意外撞到了您,实在是无意之举,求殿下恕罪!”跪着时立即平缓一下刚起的慌意,几个呼息过后才觉这位殿下安静得有些可怕。
    李达升奸诈暗笑,喝道:“哼,肥猪你的胆子还真不小嘛,别人顶撞了殿下,都是求责罚,你到好竟让殿下恕你的罪,呵呵……这么大胆还真是少见哦!”
    可恶,明知道她的身份,这李达升还挑她的刺!
    “求殿下责罚民女这无意之过。”有人说过好汉不吃眼前亏,可是亏她不得不吃,这话可也得挑明,她一个小女子无意之过而已,若是这位高贵的王爷要责难于她,那她受着就成。
    吴王下颚也透出红印,看来刚刚两人撞得确实不轻,于此吴王面上总是冷风飕飕,但也没立即责于苏沫,不过却也没有要说放过她。
    于是李达升借机再挑事道:“来人呀,这肥猪伤了吴王殿下,拖下去给我乱棍打死!”这话惊得苏沫立即抬起头,而李达升说完此话便挑衅般的扫了眼赫连珏,苏沫抬脸下意识第一个看的人也是赫连珏。
    只是她失望了,那人脸上淡淡的,甚至盯着她还勾起恶意的笑。似乎只是在看一场好戏一般。
    大愤在心中,这人竟是她的未婚夫?却是如此德性,她苏沫可真呕呀。
    正这番心里活动,不想那锦衣华贵的吴王身后果然上前两个侍卫,而吴王也是一脸冷冽,这怪不得人家吴王,谁叫苏沫两番赔礼,都透着那般子随意,而且话中深意,精明如吴王又岂又听不出来的道理。
    苏沫愤得,这就这么简单要她性命了,可恨可恼,猛得拔身起来,“站住!”厉声喝道,还真是把吴王的两个护卫给虎住了,两人一个对视再要上前,苏沫边后退,边凌声道:“到底吴王殿下是你们的主子,还是那个姓李的,两个没脑子的家伙还不快退下!”
    冷脸的吴王蹙了下眉头,朝李达升扫了意味深长的一眼。两个护卫听闻立即惊身回视吴王,果然见吴王暗示他们二人退下,于此二人心中尽升起一股寒意,因为吴王殿下眼中冰冻的光亮,是他们再熟悉不过责难。
    “你是何人?”此时吴王才疑惑的问道,凌厉的目光暗斜着李达升,若他没猜错的话,这女子应与他熟识才对。
    苏沫先看眼赫连珏,果然见他与李达升竟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对于刚刚她差点没命,却是一点也没在意呀,如此她若抬出与他的身份来,岂不是自取其辰么!
    “禀殿下,民女唤苏沫。”至于身份她正恼得不想报。
    吴王眼里透出深究,此女不卑不亢并非一般人家女子,至于“苏沫”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时间却也想不起来。
    三男一女便都滞在小径的拐角处,苏沫心里逐渐慌开,实不明白冷厉满面的王爷殿下,到底要把她怎么办,只是意外一个碰撞,难不成想这么久,还真要给她治个什么罪不成!
    “达升,你可认得此女。”吴王却不肯轻易放过,发现苏沫一再的往他身后打量,那里就李达升与赫连珏,自然便问起李达升。
    却不相李达升会如此回道:“听这名字到有点熟悉,就是记不得在哪里听过了,不如殿下问问珏少吧。”
    他笑奸了脸,先装模人样的唤道:“哎,珏少你可知这肥猪到底是谁呀?”
    赫连珏神情慵懒,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直视着苏沫,那里面承载的复杂深意苏沫没时间琢磨,因为此时她正被李达升一个又一个的“肥猪”给气愤了心。
    “这位公子说话如此臭不可耐,难道出门前没有漱口吗!”赫连珏不是想执身事外吗,那好,她到要看看他能忍到什么时候。
    李达升被苏沫如此暗骂,岂不就红了脸,也不忌什么吴王在此,立即就硬起脖子,愤目圆瞪,“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如此辱没本公子,本就是一副肥硕丑颜,肥猪肥猪……我骂你又怎么着,你个肥猪再敢还嘴,老子掐死你也没在话下。”
    凸起的眼恶瞪着苏沫,不仅口上不饶人,竟威胁性的朝苏沫走过来,一双大拳更是啪啪作响,大有立即要教训一番苏沫的意味。
    “果然是京成出了名的小混混,”苏沫眼里没有透出一丝骇意,淡起声道:“这可是朝中重臣,百官之首的左相府坻,你也竟敢如此放肆,还真是胆大包天,目无王法!”重声喝出,眼里凌光乍现,却是让看到苏沫的人无不心中一禀。
    吴王只觉此女并非一般女子,胆子虽大却也有大的本钱,突然忆起左相刚收了位义女,而巧的是这位义女正是赫连珏的未婚妻,故而冷肃的俊颜淡然下来,到是有意的看向赫连珏。
    正文 第25章意外碰撞2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4 本章字数:2422
    李达升却不退反进,几大阔步走近苏沫。
    苏沫心里是慌着,这人也是出了名的玩劣,定是与赫连珏不相上下,忆起那日晚上所受的苦,心上便存了几分小心,故作镇定向后退着,嘴上却是不饶人的讥笑道:“苏沫好不明白,右相府中公子再加玩劣,也不至于视吴王殿下如无物吧,如此就要出手欺负女人,别人看到还以为是殿下属意,岂不知相爷公子根本就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过!”
    李达升恼火了眼,“肥猪,你以为嘴巴厉害,老子今日就会放过你吗,哼,如此可恶挑拨殿下来治我,不教训你老子就不姓李了……”面上凶恶阴狠,一拳突然就朝苏沫门面而来,苏沫惊得没法动,实不相信在吴王面前他说出手就出手,定定的看着那拳朝自己袭来。
    “住手!”突然一记硬拳挡在傻掉的苏沫面前,李达升恶吼一声,“刘子谨滚开,老子的事你少管。”
    “李达升,休在我府里惹事生非,更不能伤我义妹,还不住手!”刘子谨劲风猛出,铁拳虎虎生威,与李达升缠斗起来,刘子谨明显是忍让多一点,不过内敛沉静的面上却是深不见底的凌厉。
    苏沫忍不住倒退数步,这一刻她是害怕的,果然这些小太保没有一个好招惹,再见其余两人都无所动,到是看起这打斗的二人渐来了兴趣,她心中蓦得突生起一股愤怒,一个意外的碰撞而已,这位高贵的王爷就要人性命,而与她有婚约的赫连珏更是冷漠如此,平凡百姓命贱如草芥,果然是一点都不假。
    苏沫晶亮而染愤的目光突然撞到吴王凌厉的眸子,她立即一回眼,气痛了自己软弱无能,原来她苏沫也不过是欺软怕恶的主。
    李达升连吃两记铁拳,乱恶的眼却是越打越玩劣,可明显的他从头到尾都是驱居人下,根本不能力抵长年争战的李子谨的进攻。
    “你们两个还不快住手,”突然吴王出口阻道,轻扬眼角带丝淡笑,目光却是凌厉不改,“互相切磋而已,何必争得脸红耳赤!”
    李子谨脸上愤一记,手劲猛收抱拳称道:“遵命,殿下!”
    “遵命,殿下!”摔倒在地上的李达升也跪首而拜,狼狈的颜上满是恶狠意味,暗扫眼李子谨透出阴冷之光。
    “啪啪……,二位刚刚比试真是精彩万分,呵呵……”赫连珏扬笑走近,到真是一副看好戏的随意,“哎…李达升,原来你往日那些凶狠,也不过是小打小闹只能欺负弱小罢了,哈哈……与刘小将军一比,到成一块绣花枕头而已,呵呵……”挑起事非的眼岂能就此放过这小子,人人都知道他赫连珏与李达升就是相互抵制的恶友,有此机会当然得得损他几句,不过……赫连珏到是看刘子谨一副英勇模样极不顺眼,刚刚也就是他打断了一场好戏哦。
    李达升猛起身,厉道:“他不就争了几年战吗,能打赢老子算什么本事,若真有能耐的话,刘子谨…你立即单枪匹马捉几个胡骑兵过来,也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威风呀!”
    刘子谨面上猛厉,凌眼微眯,实看不惯他这副玩劣的嘴脸。
    赫连珏接话点点头,“呃,这到也是啊,刘小将军战场的风光,咱们只是听闻过而已,若是真抓几个胡骑过来,确实能让大家心服口服,以后咱们跟着刘小将军训练,定是言听必从,言行必出呀!”
    漂亮带笑的桃花眼嘲弄的打量着刘子谨,如今刘子谨可当是焦头烂额了,今日赫连老将军已把新收的公子兵全交由他来带,可想而知这第一天的训练,刘子谨可没少被这帮小混混捉弄。
    只听啪啪猛响几声,刘子谨铁拳死握,厉颜上涌出恼意,以往即使是面对凶猛的胡骑,他都能很好的控制情绪,但却受不了有人损他的威严和颜面,被激的人哪还存几分理智,他突然向吴王殿下一抱铁拳:“那就请吴王殿下……”
    “义兄……”苏沫一声急唤,打断他的话,她急步过来伸手便拉下他的拳头,道:“义兄,这位是吴王殿下吧,刚刚沫儿不小心冲撞了殿下,你快帮帮沫儿求求情呀。”
    吴王温眸中闪过几抹幽光,到是把苏沫重新打量了一番。
    满月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但却并非为自己担忧,而是为这个失去理智的义兄万分担忧。
    刘子谨眉一蹙,这才想起刚来时的一幕,再觉苏沫抓着他手猛紧了紧,她眼中的担忧他立即完全理会。
    “殿下,沫儿……”
    “呵呵……不用在意,是本王撞到苏小姐,应该说抱歉的是本王才对。”吴王温眸微软,和气的一手扶起一人,便对苏沫道:“小姐没事吧?”暗看了眼了有些无生趣的赫连珏。
    苏沫连摆起手,脸上担忧消散,温开笑颜道:“到是没有撞到哪里,只是刚刚被殿下吓得不轻。”她笑眼打在吴王身后的两个侍卫身上。
    那两被她一看,更觉吴王周身升起凌厉,故而两人立即一抱拳请罪道:“恕下失礼,请小姐责罚!”
    “呃……这到是不用了吧……”苏沫似没主意般看眼吴王,刚刚只听苏沫这么说,他便厉起眼瞪着身后两个侍卫。
    苏沫担忧的与刘子谨对视一眼,她小心的解释道:“刚刚似乎并不关两个护卫大哥的事,要怪也得怪小人挑拨才对啊。”
    “肥猪,你说谁是小人?”李达升因刚刚输给刘子谨恼意未消,听苏沫鄙视的话更显怒火中烧。
    又是肥猪……苏沫粉拳一握,愤怒竟直冲上喉头,心里是大喝一声,可恶!
    刚刚还笑逐颜开的脸上渐渐染上自卑之色,水亮的双眼皮大眼睛眨呀眨,竟眨出一行泪花来,低下微泣受伤的小脸,肉肉的小手有些无助的扯着刘子谨的衣角。
    “义兄,沫儿当真丑劣得难以入眼么,为何李公子总是唤沫儿肥猪,呜……沫儿也是姑娘家,这么被人鄙视污辱真是羞愧死了,呜……”
    刘子谨当下就凌了眼,视着李达升狠猛一眼刮过去。而与苏沫相对而站的吴王,也难免会给李达升一个责难的眼神,生为男儿确实对女人如此过份,实不是大丈夫所为。
    只是这一切落在赫连珏眼里,却便无比滑稽有趣,他凝视着苏沫忽而勾起一抹别有意味的笑容。
    正文 第26章自保
     更新时间:2010…11…2 15:00:25 本章字数:2501
    李达升自然感受得到众人不赞同的眼神,于是很是恼火的再吼道:“肥猪,你本来就长得丑死了,怕别人说的话就别出来丢人显眼啊!”
    “呜呜……他还这么骂我,呜呜……”苏沫哭得忘我,抓着刘子谨似乎更加紧了点。眼泪是真的,伤心的模样也假不了,于是吴王凌眼更凌了,瞪着李达升是好一阵的厉颜肃色。
    李达升已是脸红脖子粗被苏沫激到极端,看吴王更加冷眼责难起自己,他一窝火竟再出一拳来,猛得被一阵劲风挡过,刘子谨面上铁青,“你再妄来,休怪我无情无义!”
    涨声猛起,“刘子谨你尽护着这肥猪,干嘛呀,当真把她当义妹不成,还是说你左相府现今是离不了这肥猪的身份,这就要与我右相府抵制起来了吗!”这话猛出立即击得刘子谨颜面无光,铁拳卡卡狠过就要教训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东西。
    蓦得铁拳上又被苏沫的小手就按住,她被他护在身后的,不仅把李达升的话听得明白,而且把吴王猛变的脸色也收在眼底,更加明白义兄是真正的动怒了,以她身份挑出事端,这后果她苏沫可承担不起,所以她得阻了,必需阻止。
    “李达升你一个大男人只欺负着我一个女儿家好不要脸!”她硬声引火烧身,只为救出被激恼的刘子谨,手上更是使了足劲儿按下他的攻势,她与他对视一眼颇存深意,便上前一步挡在刘子谨身前。
    刚好瞬间动作,正是李达升口恶喷声,“这是你这肥猪激得我,可还要恶人先告状,哼!肥猪,我还得这么叫你丑八怪!”
    “怪了的,我苏沫到底哪里丑了,怎么又丑到你李家去了不成,为何你尽与我这个小女子过不去!”苏沫端着脸,昂着头很是较真儿的理论起来。
    趁李达升还没吭声,苏沫边上前,边辩道:“丑与美不过是世人各自的看法不同而已,在如今这个以瘦为美的燕国,我苏沫是胖了点,确实不是众多男人所追捧的骨干美人,但也不是你所说的丑八怪,你难道没细看我吗……”她突兀一笑,两个深深的酒窝甜美可爱,蓦得竟吸引了在场几个男人的目光。
    “我虽长得胖,但是肤白如雪,肤质细腻如美玉,试问有几个干瘦的女人能有我这一身天生的雪肤呢!苏沫脸上虽大了点,可是没看到我的眼睛也很大吗,还很闪亮不是,鼻子也是挺直而丰盈,还俏丽得很呢!嘴唇不大不小不厚不薄刚刚好,而且水润晶亮是最健康的樱红晕色……”
    苏沫当着几个大男人的面,是把自已从头夸到了脚,却让人觉不出她苏沫有多自恋,认真的神态,字字描述的如此精准,颜上是连一丝扭捏也没有,只让人觉得苏沫不是在自夸,而是在夸着别人,只是这个别人恰好是她而已,这感觉很怪异,怪异的几个如此身份的男人竟然都随着她的描述仔细的瞧着她,自然从他们注重的眼睛里也看出赞成之意,她苏沫确实不丑,是可爱秀丽又不失理性的一个女人,很矛盾综合体,固而几人心里也扑出了异样的矛盾之感。
    “……这张脸上处处都透着灵秀之气,虽不是顶美却灵秀可爱,我的性子也是没话说的,哼!你说你李达升凭什么骂我是丑八怪,还用肥猪这种字眼污辱我的美,让我气愤的同时也可怜起你来,原来右相府的公子竟是如此浅薄卑劣之徒!”
    大眼里泛出最猛的一记亮光,蓦得拉回了李达升竟游到天外的心思,恶口立即接道:“你不仅是丑女,还是个皮厚失德的泼妇!”他哼了好大一声,看苏沫大眼瞪得老圆,蓦的就闪了开脸,看向赫连珏之际,立即嘴恶的不饶人道:“赫连珏我真替你可惜,虽然你也不乍的,却是得了她这个口没遮拦的女人,刚刚那些话出自于一个女人之口,我真替你丢脸呀,呵呵……”
    赫连珏慵懒桃花眼不知何时闪耀晶亮,此时盯着并无所觉的苏沫,到是确实闪过责备之意,“吴王殿下,看来今日我们聚的并不是时候,在下与李府公子似乎有必要先沟通一番,不然一起为殿下谋事的话,恐会有丝不妥。”
    虽话向着吴王,但生起玩劣的眸子却凝视着李达升,只听李达升也叫嚣道:“好啊,你要违护你这肥女未婚妻,在下乐意奉陪到底,呵呵……”此人面对赫连珏却是更加嚣张的可以,但互相争对的二人,都忽略了吴王渐变了面色,恼怒眼中猛显而过,涌出冷水的眸子忽的就冲向始作俑者苏沫射来。
    看着如斗起的两个公鸡互瞪着眼,苏沫心中冷笑,刚刚干嘛去了,此时却要拿未婚夫妻说事!哼,这个李达升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苏沫恶着眼瞪着别人,却不知自己正被厉光所掩埋。吴王思着眼前的要务,那是父皇很重视的事情,却是被这么个女人搞乱,他岂有不责怪不恼火。
    在所有人意外更之外,苏沫娇起颜,唇角勾着羞涩的笑花,缓步朝赫连珏走来,而刘子谨下意识要抓人的手,却因莫名的原因竟顿了下来,直直的黑眸却只注视着透着娇羞的女人。
    “珏……”刚出口苏沫心里先就恶寒了一下,快速正理心态,继续温柔中透着羞涩道:“别人什么看法,沫儿一点都管不着,只是希望你……希望你不要这么看沫儿……”她要给他颜面,在外人面前最莫大的面子,与这几人交涉几次,她明白女人与男人相比决能以硬治硬,得软硬兼施,如此才能最有力的保全自己。
    当然更不能以她作理由让赫连珏闹起什么事,不然老将军那里她第一个没法交待,两人关系闹僵,义父那里更加说不过去,于此她只有尽力全部兼顾,只期望她这么做能够圆满吧。
    羞着眼看了没作声的赫连珏,还好他没继续朝某人再斗眼,只是盯着自己那蓦起的笑眼,让人觉得很是危险,就与那夜被他威胁时的感觉很相同啊。
    苏沫再道:“其实……其实我只想你了解沫儿并不丑,所以刚刚……刚刚才会仗着胆子那般自夸的……”她一直低着头的,赫连珏只看得到她的头顶,而苏沫却看不到赫连珏唇角勾起轻笑,那神情到是让别人看了,很是春心荡漾满面生晖的光华,很意外的,苏沫感觉得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