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那些事儿-第5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虽然一言不发,虽然明知危险,但张辅最终还是与皇帝一起出发远征,不是作为指挥官,只是作为一个陪同者。
  你把儿子交给我,我就陪他走到底吧。
  大臣们乱成一团,各有各的打算和行动,皇帝也有,皇帝也是人,在出差之前,他也要交接好工作,告别亲人,这才能打好包袱上路。
  朱祁镇现在就面临着这两项工作,他首先把国家大权交给了自己的弟弟朱祁钰。应该说朱祁镇是一个品行温和的人,他和他的弟弟关系也十分的好,而他的弟弟也十分规矩,对于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从不贪心,比如说——皇位。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朱祁镇放心地将国家大权交给了他。
  然而朱祁镇不明白的是,世界是不断变化的,事情会变化,人也是会变的。
  当一个人习惯了某种权威和特权后,他就无法再忍受失去它们的痛苦。
  权力在带给人们尊严的同时,也会带给他们自私。
  交待完国家大事后,朱祁镇去向自己的妻子——钱皇后告别。
  正统七年(1442)对大明王朝而言并不是个好的年份,正是在这一年,张太皇太后去世,王振夺取了国家大权,但这一年对于朱祁镇本人而言,却是幸福的。因为就在这一年,他迎娶了自己的皇后钱氏。
  自古以来,几乎是有多少皇帝就有多少皇后,而且皇后的人数只会多不会少。事实上,皇后一直以来都是不可忽视的一股政治力量,从武则天到慈禧,她们在历史中担任的戏份绝不比某些男主角少,当然,更多的皇后则是默默无闻,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中。但也有一些皇后因为她们卓越的政治才能和权谋手段被载入史册,名留青史。
  这位钱皇后就是其中的一位,她的名字一直流传下来,为后人传颂。
  但她与历史上的那些权后们不同,她不是靠自己的权术阴谋、政治手段让人们记住她的。
  她凭借的是最为简单也最为真诚的东西——感情。
  她用自己的真情打动了历代的史官,于是她的事迹就此流传下来,并感动了更多的人。
  所以在之后的篇章中,我们也会讲述这位不平凡的女人,讲述她的不朽传奇。
  一个女人的传奇,因真情而不朽。
  皇后与皇帝之间有真的感情吗,相信这也是很多人的疑问,在我看来,答案是肯定的。
  至少在这位钱皇后身上,我看到了真正的感情,没有任何功利、纯真的感情。
  在那三千佳丽的深宫中,无数阴谋诡计每一天都在不断上演,为了争宠、争权,原本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会变得比男子更加阴狠毒辣,有的甚至不惜杀掉自己的骨肉去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武则天)。
  但这决不是说她们可恨,可憎,事实上,在我看来,她们是一群可怜的人。
  在那权力决定一切的世界中,有了皇后和宠妃的名分,有了权力,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要想稳固自己的地位,就必须消除所有的感情和同情心,变得冷酷无情。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在我看来,这些可怜的女人们的所作所为并不是自私,而是自保。
  而在我们后人眼中,所谓后宫就是一笔算不清的烂账,争宠、夺位、争嫡周而复始,不厌其烦,乌烟瘴气。
  这位钱皇后,就是乌烟瘴气的后宫中盛开的一朵莲花。
  朱祁镇十分喜爱他的这位原配夫人,也十分照顾她,钱皇后并非出生大富大贵之家,懂得生活不易,即使在做了皇后以后,她也没有习惯养尊处优的生活,只是尽心尽力对待自己的丈夫,还经常动手做些针线。而朱祁镇数次要给她的亲戚封侯,都被她推辞。
  在很多人看来,皇后衣食无忧,母仪天下,做针线不过是消遣。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如果钱皇后知道,几年以后,她竟然会用自己的针线手艺做活去换取东西,不知会作何感想。
  总而言之,这个皇后并不一般,她不要官,也不要钱,除了一心一意对自己的丈夫,她似乎没有其他的要求。
  而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她对朱祁镇的感情是真实的,经得住考验的,在她眼中,这个叫朱祁镇的人的唯一身份只是她的丈夫,无论朱祁镇是皇帝,还是俘虏,或是被自己的亲弟弟关押的囚徒,这个身份始终没有变过。
  在朱祁镇向他告别,准备出征的那个晚上,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说了些什么,但我相信,这位妻子会像所有普普通通的出征士兵的妻子一样,嘱托自己的丈夫要保重身体,注意安全,并说出那句曾被说过无数次,但仍然值得继续说下去的话:
  “我会等你回来的”。
  【出征】
  正统十四年(1449)七月十七日,大军出征。
  不顾无数人的阻拦,王振执意出征,他要去寻找梦想的光荣。
  与他一同出征的,有很多堪称国家栋梁的文官武将,他们包括:
  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朱能之子承父爵)、内阁成员曹鼎、内阁成员张益、兵部尚书邝埜等等,全部名单很长,就不单列了,总之,朝廷的文武精锐很多都随行而去。
  能够活着回来得很少。
  此时的朱祁镇也不会知道,他的传奇经历就要开始了。对于这个年仅二十三岁的年轻人而言,这是一次令人期待的兴奋经历。他一直尊重有加的“王先生”是不会错的,亲征无疑是唯一正确的方法。
  客观地讲,朱祁镇对这次即将到来的失败是负有责任的,但主要责任绝不在他,因为他不过是个没有多少从政经验,且过于容易相信别人的一个年轻人而已。
  王振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暂时不说责任在谁,其实就在大军出发的同一天,几百里外的大同已经爆发了一场大战。
  战争的地点在阳和,这一战以明军的全军覆没告终,必须说明的是,这场战争完全体现出了也先军队的强悍,因为明军是有备而来,且得到了大同镇守太监郭敬的全力支持。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明军仍然不是也先军队的对手。
  除了全军覆没外,领军大将宋瑛也被阵斩,随军的太监郭敬还算聪明,躲在草丛中装死,才最终逃过一劫。
  只有一个人逃了回来,这个人叫做石亨,也是大军的主将。
  自己的所有部下都被也先杀死,本人也落荒而逃,这对于一个指挥官而言,是最大的侮辱,但石亨是幸运的,在不久之后,他将有机会亲手拿起武器,为死去的同胞复仇。
  战胜的也先已经打扫了战场,养精蓄锐,等待着对手的到来。
  而对于这一切,尚在梦境中的王振是不知道的,他始终天真地认为,只要大军出发,看见敌人,一拥而上,就能得到胜利。
  二十万大军就在这个白痴的引导下,沿居庸关、怀来,向大同挺进,而前方等着他们的,是死亡的圈套。
  八月一日,大军到达大同,在阳和差点被干掉的郭敬已经逃回来,并见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王振。
  看着郭敬那惊魂未定的眼神和体态,王振不禁嘲笑了他一番。
  “我有二十万大军,还怕也先吗?”
  但郭敬接下来说的话,却真正震惊了本就是无胆小人的王振。
  他汇声汇色地向王振讲述了那从前的战斗故事,并添油加醋地描述了战败时的惨况。
  司礼监王振,也就是个奴才。
  在他大权在握的日子里,他作威作福,不可一世,还梦想着建功立业。其实在心底,他很清楚,自己不过是骗取了皇帝的信任,狐假虎威的一个小人,一个懦夫。
  于是他一改之前的豪言壮语,立刻下令班师。
  此时大军刚刚到达大同,并未走远,如果按时撤回,是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也先暂时也摸不透这二十万大军的底细,不会立刻进攻。虽说师出无功,就算是出来旅游了一圈吧。
  可是王振这个死太监偏要搞出点花样来。
  王振是一个小人兼暴发户,他的所有行为模式都是依据这一身份而定位的,而像他这一类的暴发户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爱炫耀。
  王振的家在蔚县,当时属于大同府的管辖范围,于是他决定请皇帝到自己的家乡看看,小小的蔚县有什么好看的呢?
  其实王振的目的很简单,就如同现在的有钱人喜欢开着车回到自己的老家,然后大按几声喇叭,把全村的人都叫醒,然后让全村老小出来看自己的新车、新衣服。
  王振带了皇帝和二十万人,回自己的家乡也就是这个目的。
  他无非是想炫耀一下而已,当年那个穷学官,现在出人头地了!
  虽然已经变成了太监。
  【一错再错】
  既然王振决定要回家去看看,那就去吧,大军于是调转方向,向蔚县出发。
  事实上,王振的这个决定倒是正确的,因为从他的家乡蔚县,正是由紫荆关入京的必经之路。只要沿着这条路进发,足可以平安抵达京城。
  八月三日,大军开始前行,但行进仅五十里,队伍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接到命令,所有的部队立刻转向,回到大同,沿来时的居庸关回京。
  这简直是个让人抓狂的决定,大军已经极其疲惫,如果继续前进,不久就能回京,并确保安全。
  好好的路不走,走到半路,居然要回头取一条远路回京!
  发布这条命令的人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那就一定是疯了。
  王振有正当的理由,而且似乎还很高尚。
  “秋收在即,大军路过蔚县,必会践踏庄稼,现命大军转向,以免扰民。”
  真是太高尚了,司礼监王振践踏人命,贪污受贿,祸害国家,诬陷忠良,现在竟然突然关心起蔚县的庄稼起来,实在是明察秋毫。
  后世的史学家无不对此“高尚行为”深恶痛绝,还有很多人分析,蔚县的田地应该都是王振自己的,所以他才那么在乎。
  其实在我看来,是不是王振的并不重要,因为即使这些田地不是他的,也不能说明他的品格有多高尚。无非是施以小恩小惠,显示自己的权力而已。
  王振最终还是挽救了蔚县的庄稼,显示了自己的权威,当然,也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数十万条人命。
  天降大雨,二十万大军行进更加困难,士气极其低落,士兵们怨气冲天,然而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说什么也没用了,老老实实地走吧。
  八月十日,经过艰难跋涉,军队到达宣府,眼看大军就可以安全进入居庸关,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但也就在此时,一直尾随而来的也先终于看清了这支明军的真实面目,经过数次试探,他已经明白,只要发动攻击,必定能够击败这个所谓的庞然大物。
  在躲避及尾随了一个月后,也先这只黔虎终于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冲击。
  所幸的是,明军发觉了也先的这一企图,立即派出主力部队骑兵五万余人进行阻击,统帅这支军队的人是朱勇。
  朱勇的父亲朱能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就如同张辅的父亲张玉一样,但朱能和张玉的不同之处在于,张玉的儿子张辅也是个优秀的军事人才,但他的儿子不是。
  朱勇带领着五万大军自信地出发了,他虽然是负责后卫工作,但其实他的兵马要多过也先两倍,因为据可靠情报,也先只有两万骑兵。这也正是朱勇自信的根由所在。
  盲目的自信往往比自卑更可怕。
  具体经过就不用多说了,只说结果吧:
  “鹞儿岭中伏死,所率五万骑皆没”。
  五万人中了两万人的埋伏,全军覆没,这充分地说明了朱勇不是一个好的指挥官。
  不过在我看来,死在鹞儿岭的五万大军还是幸运的,至少他们还是奋战而死的。
  他们没有死在土木堡,没有死得那么窝囊。
  消灭了朱勇,通往胜利的道路终于打开了,也先的前面,是一片毫无阻拦的坦途。
  【土木堡】
  虽然朱勇指挥不利,但他的军队还是为皇帝陛下争取到了三天时间。
  三天救命的时间,但也仅仅只有三天。
  八月十日从宣府出发,明军用三天时间赶到了土木堡,这里离军事重镇怀来只有二十五里,只要进入怀来,所有的人就都安全了。
  下面的事情我想我不说大家也能猜得到,又有一个人反对。
  这个人还是王振。
  他如同以往一样,找到了一个理由,不过这个理由一点也不高尚。
  “我还有一千多辆车没有运到,大军暂时不入城,就在这里等待!”
  一个人犯一次错误不难,难的是从头到尾都犯错误,类似王振如此愚蠢而不自知的人,实在是天下少有。
  对于这位司礼监先生,我已经无话可说,抛开他的恶行,单单他的愚蠢和无知,就足以让他遗臭万年,为万人唾骂。
  一个人最可悲的地方不在于被骂,而在于骂无可骂。
  就这样,明军失去了最后一个脱困的机会。
  也先终于赶到了,他擦干了朱勇在他刀上留下的血迹,准备再次大开杀戒。
  八月十四日夜,也先突然发动攻击,明军促不提防,全军败退,但由于人数众多,也先不敢过于深入,明军于是趁此机会结成紧密队形,并挖掘壕沟,准备长期作战。
  据我估算,也先此时的兵力应该不止两万,应该在五六万左右,但即使是这样的兵力,他也无法击溃固守的明军。
  于是他想了一个办法。
  【溃败】
  八月十五日,也先突然派来使臣,表示愿意和谈,王振十分高兴,立刻派出曹鼎参与和谈,此时,似乎是为了表示诚意,也先的军队已退去。
  面对这种情况,熟知兵法的兵部尚书邝埜冷静地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是也先军队的诡计,不能轻信,应该固守待援。
  也就在这个时刻,王振终于完成了他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他充分地使用了自己的愚蠢,犯了最后一个错误。
  “大军立刻越出壕沟,马上转移!”
  在正统十四年的这次军事行动中,王振以错误开头,用错误结尾,他能够一直坚持自己的错误意见,即使明知自己的愚蠢和无知,也能够发扬厚颜无耻的精神,充耳不闻,真正做到了把错误进行到底。
  李景隆,你在天之灵想必也不会再寂寞,因为一个比你更愚蠢,更白痴,更无知的人已经出现了,而这个人马上就会来陪伴你。
  不出邝埜所料,大军出发仅三里,已经消失的也先军队就出现了,“铁骑揉阵而入,奋长刀以砍大军”。
  经过长期奔波,被王振反复折腾得士气已经全无的二十万大军终于到达了极限,并迎来了最后的结局——崩溃。
  彻底的崩溃,二十万大军毫无组织,人人四散奔逃,此刻不管你是大将,大学士,还是普通士兵,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逃跑。
  说起逃跑,实在是个技术工作,除了看准方向外,还要有充足的体能作底子,这下子平日不劳动的大臣们遭了殃,因为也先的士兵们在屠杀这件事情上做得相当彻底,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是进士及第(曹鼎是状元)还是进士出身,马刀之前人人平等。
  四朝老臣张辅曾横扫安南,威风无比,也于此战中被杀,一代名将就此殒命。
  此外驸马井源、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侍郎丁铭、王永和以及内阁成员曹鼎、张益等五十余人全部被杀。
  财产损失也很严重:
  “骡马二十余万,并衣甲器械辎重,尽为也先所得”。
  数十年之积累,数十年之人才,就此一扫而光。
  二十万大军崩溃,五十余位大臣战死,他们本不该死,这就是最后的结局。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有一个该死的人终于死了。
  护卫将军樊忠在乱军之中拼杀,他明白,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自己也将死于此地。
  他自然是不甘心的,二十万大军就此溃灭,只是因为一个人的错误指挥。
  可惜他没有死在我的手里。
  似乎是上天要满足他最后的心愿,不久之后,他居然在乱军中找到了这个人。
  这个人的特征也很明显,他是太监,没有胡须。
  于是樊忠赶上去扯住了惊慌失措的王振,用手中铁锤捶烂了他的脑袋。
  “吾为天下诛此贼!”
  杀得好!杀得痛快!
  可惜太晚了。
  【尾声】
  正统十四年(1449)九月十二日。
  “臣居庸关巡守都指挥同知杨俊报:近日于土木堡拾所遗军器,得盔六千余顶,甲五千八十领,神枪一万一千余把,神铳六百余个,火药一十八桶。”
  正统十四年(1449)九月十三日。
  “臣宣府总兵杨洪报:于土木所遗军器,得盔三千八百余顶,甲一百二十余领,圆牌二百九十余面,神铳二万二千余把,神箭四十四万枝,大炮八百个。”
  第十五章 力挽狂澜
  在怀来城内的守将亲眼见到了这一幕惨剧,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派人快马加鞭回去报信,一天之后(八月十六日),京城的人们知道了这个消息。
  天塌了。
  二十万大军毁于一旦,无数文官武将战死,最为精锐的三大营全军覆没,京城已经不堪一击。
  后宫太后和皇后哭成一团,大臣们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得跳脚却又没有办法,千头万绪从何处做起?
  姜还是老的辣,此时吏部尚书王直站了出来,他明确地指出了问题的要害,也是当前必须先解决的首要矛盾:
  皇帝是生是死?
  是啊,乱成了一团,把皇帝给忘了,要知道,这确实是当前最为重要的问题。
  兵没有了可以再召,大臣死了可以再考,其实皇帝死了倒也没有什么,再立一个就是了。
  问题在于你得先确定朱祁镇先生是不是真的死了,万一把他当成死人注销了户口和皇籍,另外立了皇帝,过两天他自己屁颠屁颠地回来了,你还要脑袋不要?
  社稷为重,君为轻,和国家比起来,你朱祁镇不算啥,但问题在于你得给个准消息,死了开追悼会,活着咱们再想办法。
  太后和皇后当然希望他还活着,但大臣们就不一定了。
  从后来的事情发展看,大臣们的意见应该是:皇帝死了比活着好。
  朱祁镇,你还是死了吧,反正这一次把你祖宗的面子都丢光了,你死后我们好重新立一个皇帝,简单方便,别又搞出个建文帝来,折腾几十年。
  有的时候,皇帝的命也是不值钱的。
  虽然很残酷,但这是事实。
  朱棣为了建文帝的消息足足等了二十一年,但朱祁镇的大臣们是幸运的,他们只等了一天。
  正当大臣们盘算着这个问题时,有人前来通报,一个叫梁贵的锦衣卫(千户,随同出征)有要事禀报,也正是这个梁贵,带来了确定的答案。
  皇帝陛下还活着。
  【人质】
  朱祁镇确实还活着。
  在大军崩溃的时候,他的侍卫不是战死,就是早不见了踪影,人人只顾得上自己逃跑,也先士兵的喊杀声,被砍杀士兵的惨叫声汇成一片,小小的土木堡一下子变成了人间地狱。
  朱祁镇虽然没有识人之明,却不是个窝囊废。
  他失去了二十万大军,失去了大臣和侍卫,也失去了随身的所有财产,却保留了一样东西:
  大明皇帝的尊严。
  在这情况万分危急的时刻,他没有像其它人一样四散奔逃,而是安静地坐了下来,等待着决定自己命运时刻的来临。
  此刻陪伴着朱祁镇的,是一个叫喜宁的太监。
  不过,他可不是个好人。
  一个瓦剌士兵发现了盘膝而坐的朱祁镇,便上前用刀威逼他,要他脱下身上穿着的贵重衣物。
  出乎这位士兵意料的是,这个坐着的人根本就不理他,看都不看他一眼。
  这位瓦剌士兵万万想不到,已经一盘散沙,只顾逃命的明军中居然还有这样的一个沉着镇定的人,自己手持利刃,张牙舞爪,这个人手无寸铁,却镇定自若,他顿时有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于是他举起了手中的刀,决定杀了这个人。
  这一刀如果砍了下去,倒是省事了。
  但就在此时,他的哥哥赶到了,这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看到此人有如此气度,便阻止了他,说道:“这个人举止特别,不是一般人。”(此非凡人,举动自别)
  他随即请朱祁镇先生去见也先的弟弟——赛刊王。
  赛刊王是瓦剌的高级人物,世面也算见得多了,但这位被俘的大明天子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朱祁镇见到赛刊王后,也没有和他说客套话,居然先给他出了一道三选一的选择题。
  “子额森(也先)乎?伯颜帖木尔(也先之弟)乎?赛刊王(猜对了)乎?”
  赛刊王大惊失色,俘虏见得多了,但这样的真没有见过。派头实在不是一般的大,胆量也确实过人,他也拿不定主意了,只好跑去找他的领导——也先。
  也先得知此事后,大为震惊,他认为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大明的皇帝,于是便让两个见过朱祁镇的部下去看,并最后证实了他的猜想。
  一场争论就此展开。
  七十多年前,蒙古贵族们被赶出中原,数十万大军被徐达、常遇春、蓝玉等人打得落花流水,才流落到了茫茫草原大漠。也先虽然不是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