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那些事儿-第5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何日生,任何官,何年何月何日死。
  应该也就是这样吧。
  对于于谦和邝埜自己而言,这样的生活似乎也不错,可是历史不能假设,邝埜不会退休,于谦也不会这么平淡活下去,惊天动地的正统十四年终究还是来到了。
  之后便是我们已经熟悉的内容,贸易纠纷、边界吃了败仗、太监的梦想、愚蠢的决策、苦苦的劝阻、一意孤行、胡乱行军,最后一起完蛋了事。
  于谦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但他无能为力,他也曾陷入极端的痛苦,邝埜是一个好上司,好领导,他给了自己很多帮助,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个牺牲在远征途中的命运可能本来应该属于自己。
  不要再悲痛下去,是应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英雄】
  在国家出现危难之时,总有一些人挺身而出,为国效力,这样的人,我们称为英雄。
  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有着当英雄的渴望,就连王振也不例外,他出征也是希望得到这个称号。
  但英雄不是人人都能当的,如果那么容易,岂不人人都是英雄?!
  一般看来,英雄是这样的几种人:
  所谓英雄者,敢为人之所不敢为,敢当人之所不敢当。
  所谓英雄者,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
  所谓英雄者,坚强刚毅,屡败屡战。
  如此之人,方可称为英雄!
  但是在我看来,真正的英雄绝不限于此。
  所谓英雄,其实是一群心怀畏惧的人。
  要成为英雄,必须先学会畏惧。
  何解?待我解来:
  我们都曾经历天真无邪的童年,踌躇满志的少年,也时常梦想着将来一展抱负,开创事业,天下之大,任我往来!
  但当你真正融入这个世界,就会发现,这并不是你自己一个人的世界,你会遇到很多的不如意,很多的挫折,事情从来不会如同你所想的那样去进行。
  于是人们开始退缩,开始畏惧。
  他们开始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不是那么容易的。
  于是有人沉沦,有人消极。
  然而英雄就是在此时出现的。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着天生的英雄,没有谁一生下来就会刚毅果断,坚强勇敢,在母亲怀中的时候,我们都是同样的人。
  如果你的人生就此一帆风顺,那当然值得祝贺。
  但可惜的是,这是不可能的。在你的成长历程中,必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挫折。
  而这些挫折会带给你许多并不快乐的体验,踌躇、痛苦、绝望,纷至沓来,让你不得安宁。
  被人打才会知痛!被人骂才会知辱!
  当你遭受这些痛和辱的时候,你才会明白,要实现你的目标是多么的不容易,你会开始畏惧,畏惧所有阻挡在你眼前的障碍。
  如果你遇到这些困难,感到畏惧和痛苦,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你应该同时意识到,决定你命运的时候到了。
  因为畏惧并不是消极的,事实上,它是一个人真正强大的开始,也是成为英雄的起点。
  不懂得畏惧的人不知道什么是困难,也无法战胜困难。
  只有懂得畏惧的人,才能唤起自己的力量。
  只有懂得畏惧的人,才有勇气去战胜畏惧。
  懂得畏惧的可怕,还能超越它,征服它,最终成为它的主人的人,就是英雄。
  所以英雄这个称号,并不单单属于那些建功立业,名留青史的人,事实上,所有懂得畏惧并最后战胜畏惧的人都是英雄。
  因为即使你一生碌碌无为,平淡度日,但当你年老回望往事时,仍然可以为之骄傲和自豪。
  在那个困难的时刻,我曾作出了勇敢的选择,我是当之无愧的英雄!
  这就是我所认为真正的英雄——畏惧并战胜畏惧的人。
  关键只在于那畏惧的一刻,你是选择战胜他,还是躲避他。
  人生的分界线就在这里,跨过了这一步就是英雄!退回这一步就是懦夫!
  于谦不是天生的英雄。
  至少在正统十四年八月十八日的那个早晨之前,他还不能算是个真正的英雄。
  虽然他为官清廉,虽然他官居三品,手握大权,但这些都不足证明他是一个英雄。
  他还需要去显示他的畏惧和战胜畏惧的力量。
  于谦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从他怒斥朱高煦到不买王振的帐,他一直都很强硬,似乎天下没有他怕的东西。
  但这次不同,作为代理兵部事务的侍郎,他要面对的是瓦剌的大军和城内低迷的士气。自己生死可以置之度外,但如今国家的重担已经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必须谨慎处理,一旦出现失误,后果不堪设想。
  于谦十分清楚,逃就会丢掉半壁江山,所以不能逃。
  那么战呢,说说豪言壮语自然容易,但瓦剌攻来的时候,用语言是不可能退敌的。万一要是指挥失误,大明王朝有可能毁于一旦。
  是战是逃,这是个问题。
  面对如此重担,如此巨责,谁能不犹豫万分,谁能不心生畏惧!
  于谦也是人,也会畏惧,但他之所以能够名留青史,永垂不朽,就因为他能战胜畏惧。
  他并非天生就是硬汉。
  从幼年的志向到青年的科举,再经过十余年的外放生涯,直到被召回京城,担任兵部侍郎,他并非一帆风顺,他曾平步青云,也曾被人排挤,身陷牢狱,几乎性命不保。但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这一切都一直在磨练着他。
  也正是在这一天天地磨练中,他逐渐变得坚毅,逐渐变得强大。
  强大到足以战胜畏惧。
  邝埜临走时期冀的目光还在他的眼前,到了这个时候,他应该站出来挽救危局。
  可是身陷敌营成为人质的皇帝,也先精锐的士兵,城中惊慌失措的百姓,不堪一击士气低落的明军,还有类似徐珵这样只顾着自己的逃跑派煽风点火,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他:
  这是一团乱麻,一盘死棋。
  殉国忘身,舍生取义。
  宁正而毙,不苟而全!
  于谦最终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国家兴亡,我来担当!
  第十六章 决断!
  “建议南迁之人,该杀!”
  于谦就是这样训斥徐珵的。
  他接着说道:
  “京城,是天下的根本,如果就此迁都,大事必然不可挽回!难道诸位忘了宋朝南渡的事情吗?”(独不见宋南渡事乎)
  他的这一番怒吼震醒了那些犹豫不决的人,朝中第一号人物吏部尚书王直站出来公开支持于谦,而明代历史上另一个连中三元者,后来的宪宗重臣商辂也站在了他的一边,在这些人的影响下,主战派终于打动了朱祁钰,并坚定了他抵抗到底的决心。
  由于于谦已经代理了兵部尚书,且又是主战派的代表人物,所以朱祁钰便把防守北京的重任交给了于谦。
  这是天下最高的荣誉,也是天下最重的重担。
  散朝后,于谦走出了大殿,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回想起这个并不平静的早晨,他也不由得感到惊心动魄。
  但此时的于谦已经没有时间多想了,因为此时他那瘦弱的身躯已经承担起了国家兴亡的重担。
  在八月十八日的这个早晨,他进行了一生中最重要的选择,也完成了一生最重要的转变。
  他的不朽传奇也正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八月十九日。
  于谦召开了他的第一次军事会议,必须说明的是,这位兵部侍郎虽然是个与军事打交道的主官,之前却从未指挥过军队。算是书生上阵。
  话虽如此,书生上阵未必就不行,南宋的虞允文就是以文官的身份组织战争,并最终在采石击败金完颜亮数十万大军的。
  于谦虽然是文官,但他对兵法也有研究,排兵布阵很有一套,相信是小时候看课外书打下的基础。
  所以说,课外读物实在是必不可少的。
  但当于谦真正了解到目前京城的情况时,他才认识到,摆在眼前的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烂摊子。
  撇开那些逃跑投降派不说,军事上的压力就实在吃不消,土木堡失利几乎把所有的老本都赔干净了,京城里连几匹像样的好马也找不着。士兵数量不到十万,还都是老弱残兵和退休人员。
  这倒也罢了,关键在于士气不振,一流部队被抽调出去作战,却落得个全军覆没的下场,侥幸逃回来的人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自然会把敌人描述得极为厉害。
  城内的二流部队听到这些前辈们的议论,自然心里害怕,在他们的眼中,也先和他的蒙古骑兵简直就是外星怪物,一人长了好几个脑袋,怎么也打不死。
  但最严重的问题还在于,大明帝国的最高统治者皇帝(代理)自己也没有信心,朱祁钰也不算是个胆小的人,可是在如此强大的敌人面前,他也没有了主意,虽说目前他同意抵抗,但如果再打个败仗,朱祁钰也是很有可能改变主意的。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稳定军心。
  于谦在听完属下的汇报后,沉思不语,仔细研究过军事布防图后,他用低沉而有力的声音下达了自己的第一道军令:
  “自即日起,奉命征调如下部队赴京守卫:
  1、备操军。包括两京备操军、河南备操军;
  2、备倭军。包括南京备倭军、山东备倭军;
  3、运粮军。包括江北所有运粮军;
  4、宁阳侯陈懋所部浙军(战斗力较强)。
  各军接到命令后,立刻出发,并按时赶到京城布防,如有违抗,军令必斩!“
  以上部队共计十余万人,可以看到,这些部队并非主力,大多是预备役或是后勤部队。
  主力部队去了哪里?
  全埋在土木堡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最精锐的京城三大营以及京城附近的主力部队已经全军覆没,剩下的寥寥无几,即使逃回来的,也早已被吓破了胆,士气全无了,要想保卫京城,只能靠这些预备役和后勤部队了。
  除了士兵外,要守住京城还需要一样更加重要的东西——粮食。
  京城人口众多,要解决这些人的吃饭问题,就必须囤积运输大量的粮食。
  虽然目前京城内的粮食还充足,但要是被长期围困,这个算盘就不好打了。其实就在离京城不远的通州,储存着很多的粮食,多到什么程度呢?“仓米数百万”。这么多的粮食足够京城的人吃一年,是当时最大的粮仓。
  但大臣们似乎并不想用这些粮食,甚至主张把通州粮仓烧掉。
  这又是一件怪事,好好的粮食不用,为何要烧掉?
  要知道大臣们并非脑袋进了水,实在是因为这些粮食看得见,用不成。
  当时的通州并不是北京城的一部分,事实上,它和京城还是有着相当一段距离的,通州粮仓里的粮食虽然很多,却很难运进京城,因为如果要安排民工运输,耗用大量人力不说,还很危险。
  当时也先的骑兵部队已经在京城关外附近耀武扬威,而运输却需要很长时间,没准在运输过程中,对方的骑兵已经攻了进来,一旦也先军队突破紫荆关,通州指日可下。而那些粮食自然就成了也先的军粮,所以要运输粮食,就必须派出军队护卫。
  可现在这个局势,保卫京城的军力都不足,哪还有多余的人去护卫粮食呢?
  这是一个难题,看来除了一把火烧掉之外,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了。
  可是于谦解决了这个问题,用一个十分巧妙的方法。
  这就是他的第二道命令:
  “所有受召军队进发时应由通州入京,士卒各自取粮,并运送至京城。”
  问题就此解决,通州的粮食将由十余万士兵运送入京。
  看到了吧,这就是水平。
  所谓有水平就是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事情,想出别人想不出的方法。
  匹夫之勇人人皆有,但问题摆在眼前,能否处理好,就要看能力了。
  于谦是一个勇敢的人,但他同时也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他十分明智地把调兵和运粮这两个问题联系在一起解决,即不耽误行军,还能免去民工的费用,同时保证了运粮队伍的安全,一举三得。
  力挽狂澜者,绝非匹夫,国士也。
  智勇兼备,方为国士。
  【秋后算账】
  于谦下达了命令,自八月十九日起,大明帝国境内所有可调可用之兵纷纷集结起来。
  这些军队来自山东、河南、南京、浙江等不同省份,他们日夜兼程地行军,目标只有一个——尽快赶到京城。
  这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他们不知道也先会什么时候打过来,但他们知道的是,也先迟早会打过来,只要能够在此之前赶到京城,胜利就多一分把握。
  大明帝国开始了建国以来的第一次总动员,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强大敌人。
  在于谦的努力和调配下,到九月初,各路人马纷纷赶到,京城的兵力达到了二十二万,且粮食充足,人心也逐渐稳定下来。
  军事上的准备已经开始,并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而与此同时,一场政治风暴也即将到来。
  “把王振千刀万剐!”
  这是很多大臣的心声,理由也很简单,王振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自从掌权以来,以诬陷整人为日常爱好,谁敢不服从他就收拾谁,很多大臣因为一言不合就被他打入大牢。而且他还主动索取贿赂,谁敢不给就没有好下场,如此行径,简直视文武百官为无物。
  此外他还勾结锦衣卫,把这个特务机构变成他的整人机构,无数官员都吃过他的苦头。
  更重要的是,正是由于王振的无能和愚蠢才最终导致了土木堡的失败,朝廷精英和多年积累就这么毁在一个小人的手中,就在二十多年前,大明帝国还曾经横扫天下,势不可挡,之后仁宣之治,天下太平,如此强大之帝国,居然葬送在一个死太监的手里。谁能咽得下这口气!
  当然了,在士大夫们的心中,还有一个痛恨王振的理由,不过这个理由不太方便说出来。
  既然士大夫们不愿意说,我就替他们说吧,这个心中暗藏的理由,就是出身。
  士大夫们发奋读书,寒窗十年,经过几十场考试,三场大考(有的只有两场),淘汰无数的才子同仁,才换来了头上乌纱和手中权印,而且考上了也不代表你就前途似锦,运气好的,可以混个翰林,运气不好的连御史也干不了,只能派到下面干个七八品小官,熬资历几十年下来,最后混个从三品退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实在不容易啊。
  可是王振这个死太监,学问有限(不成器的学官),能力不足(土木堡就是明证)、身体残疾(职业限制)、道德败坏(贪污受贿),却能够一下子独掌大权,号令天下!
  死太监,你凭什么!
  客观地看,士大夫们的愤怒是有道理的,他们日夜操劳,处理政务,且学识渊博,经验丰富,却要听从这个司礼监的命令,看着他胡作非为,也确实让人难以忍受。
  而这个愚蠢的司礼监不但祸害朝政,现在还害得国将不国,惊涛四起,几十万士兵和文武官员因他而死,事情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
  但此时的于谦似乎顾不上这些,因为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忙,八月二十一日,于谦正式接替了邝野的位置,成为兵部尚书,正式执掌兵部权力。
  兵部尚书于谦并没有升官的喜悦,因为也先一旦打来,这个官能当多久还是个问题,目前最重要的是要解决手边的众多问题,保卫京城和国家的安全。此时的于谦实际上已经成为了朝政的实际控制者。
  不过日理万机的于谦大人其实尚未意识到,他正坐在火山口上,还是一座活火山。
  八月二十三日,火山爆发。
  这一天的清晨,大臣们如往常一样,准备上朝议事,但谁也没有想到,明朝二百七十六年历史中最为严重的一次朝堂斗殴即将开始。
  这也是整个明代朝廷最为混乱的一天。
  朝会由朱祁钰主持,他开始询问大臣们有何事上奏。
  话音未落,一人大步迈出,高声说道:“臣有奏本!”
  导火线就此点燃。
  这个上奏的人名叫陈溢。
  陈溢,苏州人,都察院右都御史,为官清廉,极其痛恨王振,此次的惨败使他痛心疾首,便下定决心,要一举铲除王振一党。
  他厉声说道:“王振祸国殃民,作恶多端,害得皇上身陷敌营,如此恶行,不灭族不足以安人心,平民愤!”
  语气如此严厉,坐在上面的朱祁钰也被吓了一跳。
  可是陈溢却越说越气愤,越激动,想起无辜受难的同僚和百姓,竟然痛哭失声。
  一石激起千层浪,陈溢的这一哭激起了大臣们的愤怒,他们开始不顾礼仪,争相向朱祁钰弹劾王振。
  一时之间,朝堂上乱了起来,上奏声,骂人声、痛哭声此起彼伏,纷乱程度实在可比集贸市场。
  朱祁钰初登大位,还不是皇帝,只不过代行职权而已,见到这个阵势,吓得不轻,下面的大臣们像连珠炮般地说着话,旁边还夹杂着哭骂声,压根就听不清他们再说些什么,可怜的朱祁钰根本反应不过来。
  突然,朝堂上的喧嚣平静了下来,下面的大臣都用一种极为可怕的眼神看着他,原来弹劾的人已经说完了,等着他的裁决,基本意见就一条:
  “杀其同党,灭其全族!”
  这可是大事啊,怎么能做得了主呢?朱祁钰胆战心惊地再三考虑,还是不敢做出决断,便下了一道命令:
  “百官暂且出宫待命,此事今后再议。”
  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不仅仅是一道谕令,也是炸药包,是增加爆炸威力的炸药包。
  再议?何时再议?再议又如何?再议之后再议?
  你糊弄谁呢?!
  这些久经宦海的大臣们绝不会被这句话打发走,他们知道,如果错过了今天这个机会,此事就会石沉大海,王振虽然死了,但他的同党还会继续操纵朝政,今天发言的人必定遭殃,国家也就完了。
  为国为己,只能拼了!死也要死在今天,死在这里!
  谕令已经传达了多次,可是大臣们就是不走。
  大臣们似乎达成了默契,没有一个人动,只是不停地痛骂、痛哭、死死地盯着坐在上面的朱祁钰。
  朱祁钰吓得脸都发白了,旁边传谕令的太监金英也不停的擦汗,这种阵势他也从没有见过,实在太可怕了。
  朱祁钰开始认识到,今天不说出个一二三,他是回不去了。
  当权者的沉默彻底激怒了大臣们,王振的倒行逆施、仗势欺人又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在土木堡之战中,这些大臣们也多有亲属、同年毙命,新仇旧恨,如此罪大恶极之人,竟然得不到处罚,天理何在!
  正当大臣们的情绪即将达到顶点时,一个不识相的家伙出现了。
  锦衣卫指挥马顺一直都是王振的死党,帮着他干了不少坏事,侍讲学士刘球就是被他派人杀害的,此事尽人皆知,只是由于其势力太大,一直没有人动他。
  此时,这位马顺出马了,他仗着有皇帝的谕令,竟然喝斥群臣,让他们立刻出去。
  马顺的行为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
  找死。
  就这样,由陈溢点火,朱祁钰加炸药,马顺最终引爆,三方通力合作,团结一致,即将演出了明史中朝廷最为精彩火爆的一幕。
  大臣们本已愤怒到了极点,哭骂声越来越大,王振的同党马顺偏偏这时跳出来,大耍威风,按理说,他们应该更加愤怒才是。可是此时这些愤怒的人们却陷入了短暂地沉默之中。
  可怕的沉默。
  这种沉默是愤怒的顶点。
  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那么多的屈辱,那么多的悲痛,毫无道理的欺压侮辱,亲人好友的战死被俘,现在到了这个地步,竟然还在作威作福。
  够了,足够了。
  不用再压抑自己的愤怒,不用再忍受无耻的欺凌!
  动手!
  【殴斗】
  马顺还在洋洋得意地喝斥着大臣们,往日他也是这样做的,在他看来,今天并没有什么不同。
  突然,有一人跑出大臣行列,朝自己猛冲过来!还没有等他缓过神来,头发已经被狠狠地抓住,脸上重重地挨了好几下。
  终于开始了。
  第一个动手的是户科给事中王竑。
  王竑是个言官,平时的工作就是监察弹劾,此人脾气急躁,性格耿直,早就看王振一党不顺眼,而国家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也十分痛心,更加痛恨王振一伙。眼见王振已死,马顺还敢如此嚣张,他不由得怒上心头。
  什么都别谈了,来真格的吧!
  马顺,看我打不死你!
  他冲上前去,抓住马顺的头发,先用手中的朝笏劈头盖脸地向马顺打去,愤怒冲昏了他的头脑,到后来,兵器也不要了,索性赤手空拳上阵,拿出看家本领王八拳,一套拳法用得如行云流水,密不透风,拳头暴雨般落在马顺的身上,边打还边骂: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敢嚣张!”
  他越打越怒,越打越气,情绪激动到极点,竟然干出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情。
  王竑觉得这样还不足以出气,于是放弃了拳脚,抓住马顺,竟然用嘴咬下了他脸上的一块肉!
  疯了,彻底疯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