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明朝那些事儿-第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里实在不是个好去处啊。
  众人并没有等待多久,因为于谦很快就说出了镇守者:
  “德胜门,于谦!”
  他用坚定的眼光看着每一个人,这种眼光也告诉了众人,他没有开玩笑。
  文武大臣们又一次吃惊了,可让他们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因为于谦马上要颁布的是一道他们闻所未闻的军令。
  “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战端一开,即为死战之时!”
  “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
  “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
  “敢违军令者,格杀勿论!”
  这就是明代历史上著名的军战连坐法,此后的明代名将大都曾采用过这一方法。
  听到这杀气腾腾的语言,众人仿佛不认识这个正在说话的于谦了,就在一个月前,他还是一个从未指挥过战争的书生,还是儒雅的文官,是一个言谈温和,脸上始终保持着沉着镇定的表情的人。
  此刻的于谦依然沉着镇定,却似乎变了一个人,他已经成为了一位意志坚定,果断严厉的战场指挥官。
  在残酷的战场上,弱者是无法生存下去的,只有最为坚强、刚毅的强者才能活下来,并获取最后的胜利。
  于谦就是这样的强者。
  看起来会议要谈的问题已经谈完了,似乎也该散会了,正当众人庆幸从于谦那令人窒息的军令中解脱出来的时候,于谦下达了他的最后一道命令。
  【最后一道命令】
  于谦把手指向了兵部侍郎吴宁,下达了他的最后一道命令:
  “大军开战之日,众将率军出城之后,立即关闭九门,有敢擅自放入城者立斩!”
  听到这道命令,连石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武将也被震惊了,这就意味着但凡出城者,只能死战退敌,方有生路,如果不能取胜,必死无疑!
  真的豁出去了!
  所有的人都惊讶地看着于谦,他们这才意识到,于谦这次是准备玩命了,不但玩他自己的命,还有大家的命。
  于谦毫无惧意地看着这些惊讶的人,对他们说出了最后的话:
  “数十万大军毁于一旦,上皇被俘,敌军兵临城下,国家到了如此境地,难道还有什么顾虑吗,若此战失败,大明必蹈前宋之覆辙,诸位有何面目去见天下之人!”
  “拚死一战,只在此时!”
  于谦是对的,这是一场不能失败的战争,如果失败,北方半壁江山必然不保,大明的国运也将从此改变。
  这场战争,于谦输不起,大明也输不起。
  所以于谦为守护城池的人和他自己留下了唯一的选择:
  不胜,就死!
  与会众人终于散去了,于谦也回到了他的住处准备出发作战,之前那坚定强硬的讲话已经成为过去,现在他要做的,是实践他许下的承诺。
  自古以来,发言演讲是容易的,但实干起来却是艰难无比。很多人口若悬河,豪言壮语呼之即来,能讲得江水倒流,天花乱坠,但做起事来,却是一无是处,瞻前怕后。
  古代雅典的雄辩家们口才极好,擅长骂阵,指东喝西,十分威风,但马其顿的亚历山大长枪一指,便把他们打得东倒西歪,四散奔逃。
  辩论和演讲从来不能解决问题,因为这个世界是靠实力说话的。
  下命令是容易的,但最终的目的是要击败敌人,如果不能达到这一目的,无论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所以对于于谦而言,真正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于谦看着房中准备齐备的盔甲,他知道,不久之后,他就要脱下身上的公服,穿上这套只有武将才会穿的铠甲,第一次走上战场。
  于谦,你真的毫无畏惧吗?
  不,我畏惧过,我并不是武将,我没有指挥过战争,没有打过仗,没有亲手杀过人,在过去二十余年中,我的工作只是在文案前处理公务和政事。
  那你为什么要站出来挽救危局,指挥战争?
  在我看来,这是我应尽的责任。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走上战场,去指挥你从未经历过的战争?
  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少年时,我曾立志做一个像文天祥那样的人,无论寒暑,我在孤灯下苦读不辍,踏入仕途,我曾青云直上,也曾郁不得志,曾经登堂入室,也曾身陷牢狱,经历了数十年的磨砺和考验,我终于走到了这一步。
  我已无所畏惧。
  于谦实践了他的抉择,穿上了那套沉重的铠甲,离开了他的住所,向德胜门走去。
  在那里,他将获得他人生中的最大光荣。
  十月十一日,北京保卫战前锋战开始。
  第十八章 北京保卫战
  【西直门前锋战】
  也先原先认为,京城已经是个空架子,只要兵临城下,自然会不战而胜,可当他来到北京城下,整兵出战时,才惊奇的发现,那些他认为绝对不堪一击的明军已经摆好阵势,在城外等待着他。
  也先是一个有着丰富军事经验的人,单从气势上,他就已经看出,守在门前的这帮人是来拼命的,实在不好惹。
  但既然已经来了,就不能不打,于是他决定先试探一下。
  他选择的目标是西直门。
  在他的命令下,上千名瓦剌士兵挟持着俘获的百姓向西直门发动了试探性进攻。
  西直门的守将是刘聚,他迅速作出了反应,派遣部将高礼、毛福寿迎敌。
  瓦剌士兵还没有从土木堡的胜利中清醒过来,他们依然认为眼前的明军会像土木堡的那些人一样任他们宰割。
  其实在战争中,恶狼和绵羊的角色是经常替换的,这一次,主演恶狼的是明军。
  在土木堡之战中,他们很多人都失去了自己的战友甚至亲属,满腔怒火正无处宣泄,现在这些杀戮自己同胞的仇人竟然还敢找上门来,真正是岂有此理!
  此仇不报,更待何时!
  于是他们抽出腰刀,睁着发红的眼睛,大呼“杀敌”,以万钧不当之势向瓦剌兵冲去。
  瓦剌兵惊呆了,在他们的想象中,这其实是一个美差,那英明神武的也先派他们前来是接受投降的,他们可以优先进城抢夺一番。
  可是到了这里,他们才发现,迎接他们的是一群杀气腾腾的人和他们的大刀。
  瓦剌军一触即溃,四散奔逃,数百人被杀,挟持的百姓也被明军救走。
  当也先看到逃回来狼狈不堪的瓦剌士兵时,他已经明白,眼前的敌人不是牛羊,而是虎狼。
  对付这样的敌人,如果硬拼是十分危险的,正在他踌躇之时,超级卖国贼喜宁出场了。
  他向也先建议,目前不要与明军开战,应该躲避其兵锋,自己已经想好了一条计谋,必能不战而胜。
  喜宁的计划是这样的,首先在城外扎营,然后派人通知明朝大臣,就说太上皇(朱祁镇)在这里,要他们派人出来迎驾。
  这条计策的毒辣之处在于,有意把朱祁镇放在显眼的位置,并公开通知对方前来迎接,如果对方来接,就可以谈条件,索要钱财和利益,如果不来的话,明朝就会理亏,从礼法上讲也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卖国贼更为人所痛恨,实在不是没有来由的。
  一道难题摆在了于谦面前,他会怎么应对呢?
  这个在我们看来很难的问题,在于谦那里却十分简单,他立刻派出了两个人去办这件事。
  这两个人一个叫赵荣,另一个叫王复。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个人的官职,王复是通政司参议,赵荣是中书舍人,在去谈判之前临时才分别提升为右通政和太常少卿。
  这是一个意味深长的人事升迁和派遣决定。
  奥秘在哪里呢?
  只要分析一下他们的官职就明白了,通政司参议和中书舍人是多大的官呢?一个是正六品,一个是从七品,也就是说,王复和赵荣这两个人都是芝麻官,这种人在下层官员中一抓一大把。
  那么他们升迁后的官职有多大呢?右通政和太常少卿一样,都是正四品。
  正四品,也就是个厅局级干部。
  于谦的意思很清楚,他压根就没有把也先说的话当回事,派这么两个小官出去,无非是做做样子,应付一下而已。
  也先同志在城外苦苦等待着朝廷大员来和他谈判,来恳求他放回朱祁镇,然后拿到大批的金银珠宝,风光一把。
  可他等来的是什么呢?两个六七品的小官,临时给了四品级别,跑来和他谈判。
  这不是谈判,这是调侃,是侮辱。
  更可笑的是,也先对于明朝的官制和人员并不清楚,他还一本正经的要和对方谈判,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个人应该是大人物。
  而王复和赵荣也是一头雾水,他们本就默默无闻,别说代表国家出来谈判,平日他们连上朝面圣的资格都没有,在高官云集的京城,说他们是官都是抬举了他们。
  这两位仁兄估计不久之前还在大堂坐班,瞬息之间就被告知自己官升四品,并被派任驻瓦剌代表,即刻出行。
  即未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更谈不上什么空乏其身,忽然就天降大任了。
  谈判双方一个心里没底,一个自以为是,这谈的是个什么判。
  眼看也先就要成为外交史上的笑柄,死太监、卖国贼喜宁先生又出场了。
  他十分清楚这两个所谓的谈判代表不过是两个小人物,便告诉了也先,回报王复和赵荣,拒绝和他们谈,并表示他们的谈判对象仅限以下四人:
  于谦、石亨、胡濙、王直。
  除此四人之外,其他人不予考虑。
  于谦对此的答复是:不作答复。
  你嫌小,大爷我还不伺候了!
  他撂下了一句十分凶狠的话,算是给了个回复:
  “我只知道手上有军队,其他的事情不知道!”(今日只知有军旅,他非所敢闻)
  也先,别废话了,你不是要打吗,那就来吧!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出战!
  也先真的愤怒了,他曾经天真地以为城里还会派人出来,并满怀诚意地站在土坡上张望,但时间慢慢地过去,别说人,连狗也没一条。
  他的心灵又一次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又被忽悠了。
  他自己也应该为多次上当被骗负一定的责任,我查过也先同志的年龄,正统十四年,他已经四十二岁了,所谓四十不惑,到了这个年纪,性格竟然还这么天真,被骗也实在不算冤枉。
  要说到打仗,也先算是一把好手,但要论搞政治权谋,他和明朝那些久经考验的官吏们比,水平还差得太远。
  到了这个地步,玩手段玩不过,退回去也不可能了,只剩下了一条路。
  攻击!用武力去征服你们!
  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
  此刻的于谦穿戴整齐,跃马出城,立于大军之前。
  在他的身后,德胜门缓缓地关闭。
  于谦面对着士兵们惊异的目光,斩钉截铁地用一句话表达了他的心意:
  “终日谈论忠义,又有何用,现在才是展现忠义之时!报国杀敌,死而不弃!”
  士兵们这才明白,这位京城的最高守护者,兵部尚书大人,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出战的,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活着回去。
  此刻的于谦已经不仅仅是一位指挥官,对于战场上的士兵们来说,这个瘦弱的身影代表着的是勇气和必胜的信念。
  秉持着信念的军队是不会畏惧任何敌人的,是不可战胜的。
  也先失败的命运就在这一刻被决定。
  瓦剌大军终于发动了进攻,他们的目标是德胜门。
  【圈套!最后的神机营!】
  这是个大家都能预料到的开局,攻击的最短路径往往也是最有效的,作为京城北门,德胜门必然会首当其冲。
  也先并不是傻瓜,他明白德胜门已经有了准备,于是他派出了小部队伍前往探路,他的如意算盘是先探明形势,如果该门坚固难攻,就改攻他门,如果有机可趁,再带领大军前来攻击。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探路骑兵出发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还没有到德胜门就发现了明朝骑兵,而且神色慌乱,装备不整,他们跟踪追击,发现一路都是这种情况。于是他们立刻回报也先。
  也先听到这一军情,立刻作出了他的判断:明军还没有做好准备,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而已。
  在也先正确的战术指导思想的引导下,瓦剌派出了一万大军进攻德胜门,带队的主将是也先的弟弟博罗茂洛海,这支军队是也先的精锐,他派出主力作战,表明其志在必得的决心。
  大军由也先主营出发,骑兵驰骋争先,烟尘四起,向德胜门杀去。
  踌躇满志的博罗茂洛海万万没有想到,他连德胜门的边都没能摸到。
  因为在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一支复仇的军队——神机营。
  早在几天之前,于谦就和石亨分析了战场形势,他们一致认为,如果正面交锋,明军是不占优势的,要想战胜敌人,必须用伏击。
  那么由谁来伏击呢,他们又一次把目光投向了神机营。
  要说明的是,神机营主力部队已经在之前的战役中全军覆没了,剩下的这些人只是神机营的二线部队,一线全都死完了,二线自然就变成了一线。
  作为京师三大营里战斗力最强的部队,神机营有着极强的自信心和求胜的信念,但就是这样的一支军队,在土木堡没放一枪一炮,就被人像切菜一样干净利落地解决掉。
  神机营就此覆灭,覆灭得不清不楚,不明不白。
  这样一个窝囊的结果是这支光荣部队所不能接受的,因此在所有的京城守军中,他们的求战欲望最强,复仇心理最重。
  把任务交给他们,实在是最为合适的抉择。
  最后的神机营此刻正埋伏在前往德胜门的必经之路上,他们隐蔽在沿路的民居中(设伏空舍中),当探路的瓦剌骑兵趾高气昂地经过时,他们并没有动手,因为他们明白,这不过是个诱饵,真正的大鱼在后面。
  没过多久,远方道路上扬起了漫天的灰尘,马蹄声伴着风声传来,神机营的士兵们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火铳。
  来了,终于来了。
  博罗茂洛海率队飞奔在最前面,既然明军不堪一击,那还是跑快一点好,去晚了功劳就没有了。
  他已经隐约看到了德胜门,只要越过前方的民居,京城就唾手可得!
  目标近在咫尺!
  其实他想的并没有错,他的目标确实就在前方,只是最后的目的地有点不同。
  不是京城,而是地府。
  博罗茂洛海,到此为止吧,这里就是你的坟墓!
  当瓦剌骑兵冲入这片空旷的民居时,突然从前方两翼冲出大队士兵,堵住了瓦剌前进的道路。与此同时,大队士兵在瓦剌军后面出现,切断了他们的退路。
  这种情形在兵法上学名叫做围歼,民间称之为打埋伏,通俗说法是包饺子。
  奇怪的是,这些士兵并没有发动进攻,他们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博罗茂洛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等待,也不想知道,但他清楚,如果不赶紧冲出去,等待着自己和万人大军的命运只有一种——死亡。
  他亲自率领骑兵对围堵的明军发动了总冲锋,希望能够突围。他相信凭借自己骑兵的冲击力,足以击退这些伏兵。当然,这需要一些时间。
  但可惜的是,他没有争取到突围的时间。
  因为等待着他的,是神机营复仇的火枪。
  经过长时间的等待和煎熬,神机营的士兵们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他们将用手中的火枪痛击这些入侵者,为之前死去的战友复仇,并赢回这支精锐部队的荣誉。
  一霎间,原本平静的民居突然发出巨响,万枪齐鸣,神机营的士兵们发扬了地道战的精神,以民房为据点,开凿枪眼,贯彻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不放空枪的原则,从各个方向射击瓦剌骑兵。
  瓦剌骑兵如同陷入地狱之中,因为他们大部都是骑兵,在民居之间根本无法行动,站在高处的神机营把他们当成了活靶子,从容地装药,瞄准,发射。瓦剌骑兵抓狂了,他们疯狂地挥舞马刀,却找不到目标,完全无法进攻,马虽然跑得快,但并不能上房揭瓦,很多人当场就被击毙。个别聪明的已经开始丢弃马匹,拔脚逃跑。
  博罗茂洛海被这突然的袭击打晕了,不过他并没有晕多久,很快就被神机营乱枪打死。他没有能够成为第一个攻进京城的人,却很不幸地成为了第一个在京城被击毙的瓦剌高级将领。
  主帅被击毙,一万大军立刻崩溃,几乎被全歼,至此德胜门之战结束,也先完败。
  此刻的也先正在大营等待着胜利的消息,可他等来的却是全军覆没的结果。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青年起,他继承父亲伟业,四处征战,灭兀良哈,平女真,统一蒙古,横扫天下,无人可挡!
  而土木堡之战,他又击败了最为强大的敌人——大明。甚至连对方的皇帝也抓了过来,如此武功,连自己的祖父马哈木也无法比拟,他似乎已经看到,这座宏伟的京城即将归为己有,而恢复大元的梦想也会在自己手中实现,并开创帝国基业,自己的名字将与成吉思汗,忽必烈一起名留青史!
  然后于谦给了他一闷棍,将他彻底打醒,并在他的耳边大声喊道:
  也先,醒醒,快点起床吧,打仗的时间到了。
  【也先的愤怒】
  我不会输的,更不会输在这里!
  也先终于清醒了,他开始认识到自己眼前的这座城池不是那么容易攻克的。
  但已经无法回头了,一万骑兵被全歼,弟弟博罗茂洛海也被打死了,就此撤回,有何面目见天下人!
  再赌一把!我亲自动手!
  也先失去了他的耐性,他下达了总动员令,命令所有骑兵对京城九门同时发动总攻,其实此时也先心里应该明白,他已经不太可能攻占这座城池了。
  但这是个面子问题。
  就算走,也要赢一把再走!
  自古以来,无数赌徒就是这样倾家荡产的。
  也先骑上马,亲自指挥骑兵发动了最后的冲锋,之前,他经过仔细考虑,为自己这次表演选定了目标——安定门。
  安定门的守将是陶瑾。此人名气不大,没有什么卓著的战功,而安定门与德胜门一样,也是京城向北的城门,路途较短,十分适合军队进攻,也先选择安定门为目标,似乎是想找个软柿子作为突破口。
  随着他一声令下,精锐的瓦剌骑兵倾巢而出,向着京城最为薄弱的安定门发动了冲锋。
  当然,与之前一样,所谓最为薄弱的安定门,只是也先自己的判断。
  他万万想不到的是,一位老朋友正在安定门外等待着他,并将带给他意想不到的惊喜。
  当然这位老朋友并不是软柿子,而是一块坚硬的石头。
  也先带领着他的精锐主力向安定门扑去,但他比他的弟弟要谨慎得多,一路上他都小心翼翼,唯恐中埋伏。
  但让他吃惊的是,一直到安定门前,都没有遇到过任何麻烦,也没有任何伏击者出现,这更让他确定了安定门是京城防守的弱点所在。
  可就在他准备向城门发起冲锋的时候,却惊奇地发现城门守军竟然放弃了防守,主动向自己冲杀过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
  也先实在是摸不着头脑,虽然他已经看清对方也是骑兵,但明朝骑兵并不是瓦剌骑兵的对手,这几乎是大家公认的事实,可现在这支骑兵竟然放弃防守,主动向自己发动进攻,其中缘由实在让人费解。
  原因其实并不难找,还是引用我们之前曾反复说过的那句老话:
  凡事总有例外。
  瓦剌骑兵的整体素质固然要比明朝骑兵强,但并不排除某些例外情况的出现。一个优秀的将领加上合适的用兵方法,足以培养出优秀的骑兵部队。
  驻守安定门的正是这样一支优秀的部队,而他们的指挥官就是也先的老相识石亨。
  石亨和也先算得上是老朋友了,石亨原来做边将的时候,就经常和也先打交道,当然,他们打交道所用的道具是刀剑,地点则是战场。在他们之前的交往之中,双方互有输赢,但在后来的阳和之战中,石亨输掉了他所有的一切。
  那是一个让石亨刻骨铭心的时刻,全军覆没,四周布满了手下士兵的尸体,自己孤身逃离,背后是紧追不舍的瓦剌士兵。失败的痛苦和被人穷追不舍的耻辱交织在他的心头,但石亨没有时间去体会这些,当时他最重要的任务是逃命。
  成功逃回去的石亨不但没有得到任何安慰,还被削去了官职,并且终日生活在旁人鄙视的眼神中,因为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人是战场上的失败者,抛弃了他所有的属下和士兵,独自逃走并活了下来,这实在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
  从此石亨在他的心中深深地刻下了自己仇人的名字——也先。他无数次地告诉自己,正是这个人带给了他失败和耻辱,让他无法面对那些死去将士的亲人,让他背负着苟且偷生着的恶名。
  他很明白,要想洗刷自己的耻辱,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也先,并在战场上彻底击败他,赢回属于自己的荣誉!
  但残酷的事实摆在眼前,自己不但是一个失败者,还是一个被罢了官的人,复仇从何谈起?
  就在此时,于谦出现了,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1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