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善良的死神-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焙煲轮鹘痰挠锏骱苈窗乓恢植蝗葜室傻耐稀
第十八章 红衣主教
    阿呆刚想拒绝,但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动不了了,那并不是难受的感觉,只是庞大的神圣能量对他造成的威压。阿呆脑中一阵模糊,竟然不知不觉的向玄月所在的房间走去。红衣主教没有再说话,也没有理会全身颤抖的基格,和两名白衣缉私在众银甲战士的护卫下跟着阿呆缓缓前行。直到走到房门处阿呆才清醒过来,他猛然转身,看向红衣祭祀,吃惊道:“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红衣主教淡淡的说道:“是神指引了你。开门吧。”
    阿呆明白,已经到了这一步,再怎么玄月也躲不开了,无奈之下,只得推开了门。出乎意料的是,房间内并没有人,床上除了有些凌乱的被褥以外,只有那件染血的白色魔法师袍。
    红衣祭祀似乎并没有感到奇怪,只是叹息一声,道:“这丫头,真是越来越调皮了。哎——”
    那名女性白衣祭祀快走两步,来到床前,一把抓起床上那件带血的魔法师袍,颤声道:“啊!月月真的受伤了。”她的声音异常柔和动听,宛如来自仙界一样,即使是在焦急之中,仍然不减其诱人的魅力。
    红衣主教道:“娜莎,你别着急,月月不会有事的。咱们先到前面去。”
    白衣祭祀快步走到红衣主教身前,一把撩起头上的斗篷,怒道:“那是我的女儿,我能不着急吗?你不是神通广大么,快把月月找回来,要是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要活了。”
    阿呆楞楞的看着白衣祭祀,她那一头瀑布似的蓝色长发在斗篷撩起后暴露在众人面前,白皙的皮肤微微泛红,一双和玄月几乎相同的蓝色眼眸中透露出焦急的神色。看上去只有二十八、九岁,绝美的容颜流露出一丝哀怨,眉宇间带着淡淡的愁容。那是似曾相识的容貌,啊!是了,玄月几乎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红衣主教似乎有些尴尬的咳嗽一声,亲自将娜莎的斗篷重新替她带上,“我已经算过了,月月不会有事的,在外面,不要太放肆。”
    娜莎似乎也知道自己有些过火了,低下头不再说话,只是抓住魔法袍的手却在微微的颤抖。
    红衣主教冲阿呆道:“小朋友,咱们一起到前面去吧,我有话要问你。”
    在这群人强大的气势下,阿呆根本兴不起反抗的念头,只得跟着他们重新回到了后堂。基格等人依旧站在原地,看到回来的队伍中并没有出现玄月的身影,脸色顿时变得苍白起来。
    红衣主教走到基格身前,停了下来,“告诉我,你遇到我女儿的一切经过。”
    基格低着头,恭敬的说道:“是,主教大人。在今天上午……”他不敢有丝毫隐瞒,将玄月如何来到这里,如何进行魔法测试的整个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最后,另千金和这位小兄弟一起离开了,当他们再回来的时候,令千金就受了伤。”当红衣主教听到阿呆用戒指吸取了玄月魔法力的时候,不由得瞥了阿呆一眼,阿呆全身一震,似乎被一股强大的能量撞在了身上。那是红衣主教的精神力量。
    红衣主教转向阿呆,淡淡的说道:“告诉我你们在外面的全过程,不要有丝毫遗漏。”
    阿呆楞了一下,全身的压力似乎减弱了许多,稍微活动了一下,道:“叔叔,您别着急,月月的伤已经好了,应该不会有事的,她可能是不想见您才跑了。”不知道为什么,阿呆感觉刚才那名绝美的白衣祭祀似乎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而红衣主教身上的神圣气息也让他生出尊敬之心。
    一名银甲战士大喝道:“大胆,谁允许你这样跟主教大人说话的,小姐的名讳是你能叫得的吗?”
    红衣主教道:“让他说下去。小朋友,把你知道的事全都告诉我。我这个女儿已经出走有几天了,我很想赶快找到她。”
    “哦。”阿呆应了一声,将玄月如何让自己做她跟班,又如何跟自己去馒头店还钱,以及后来怎么受伤的经过完全说了一遍。
    红衣主教的声音冷了几分,道:“那这么说,我女儿是因为生你的气才要自杀的吗?”
    阿呆挠了挠头,道:“应该是吧。”
    红衣主教叹息一声,微微摇头,道:“我这个女儿啊,实在是太任性了,给你们添麻烦了,真是对不起。基格先生,如果以后再见到她,我希望你能留住他,并通知城中的教会,可以么?”
    基格赶忙答应,道:“这是在下的荣幸。”
    红衣主教冲阿呆道:“这次的事情错在小女,我作为她父亲,在这里向你道歉了。”
    阿呆赶忙道:“不用道歉,也怪我不好,如果我不生她气,她也不会受伤了。”
    红衣主教声音一变,冷声道:“虽然我女儿犯了错误,但我作为她的父亲,也绝不能让她受到一点委屈。你知道么?这还是我女儿第一次受伤。我想向你请教请教,也算是尽一个父亲的职责吧。”
    基格心中大惊,红衣主教向阿呆‘请教’?那不是存心要了他的命么?“红衣主教大人,阿呆还只是个孩子,而且他脑筋有些不灵,您……”
    红衣主教胸口的金色六芒星突然亮了起来,一个巨大的金色结界将阿呆包裹在内,道:“他还不配让我出手,十年了,我从来没有对外人动过手,银三,你向他请教三招。小朋友,你如果能够接下三招,这次的事就算了。”
    庞大的神圣能量将阿呆的身体压制的动弹不得,他挣扎着道:“叔叔,我,我不想和你们动手。”他不明白,刚才还挺和气的红衣主教,为什么现在却将自己的身体束缚住。
    银芒一闪,一个银甲战士跳入了结界之中,抽出自己的长剑,向阿呆做出一个骑士礼,道:“天神庇佑,请指教。”
    娜莎拉了拉红衣祭祀的衣袖,低声道:“算了吧,这事也不能怪这个孩子,看的出,他是个善良的人。”她不明白,为什么一向很明事理的丈夫会去为难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红衣主教的声音在她心底想起,道:“我也知道此子秉性不坏,我只是想试探一下,看他够不够资格成为预备审判所成员。”
    听了红衣主教的解释,娜莎才恍然大悟,微微点头,红衣主教轻轻拉起她的小手,“我已经感应到月月的位置了,不过,这回我不想这么快抓她回来,这丫头,实在是太顽皮了,应该让她吃些苦才行,否则,她不好好修炼,以后怎么继承我和父亲的位置。”在红衣主教心里,他的妻子和女儿可是比那神圣的教廷事业还重要的多。
    感受到自己丈夫的温柔,娜莎向红衣主教贴近了一些,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结界中央。
    阿呆全身一轻,所有的压力全都消失了,面前的银甲战士毫无表情的看着自己,他手中的长剑散发着淡淡的银光。反手抽出背后的天罡剑,阿呆心想,今天已经莫名其妙的和封平打了一场,怎么又来,人类社会真是复杂的很,还是石塘镇和迷幻之森最好了。在那两个地方,才能过上平静的生活。月月啊!你可是害人不浅哦。
    红衣主教看到阿呆手中长达五尺的天罡剑微微一惊,冲娜莎道:“原来他是天罡剑圣的徒子徒孙,恩,品性应该可以放心了。”
    银甲战士冷声道:“请。”
    阿呆也不客气,大喝一声,全身的生生真气飞快的运转起来,红色的魔法师袍上顿时透出一层淡淡的白光,他双手握住天罡剑高高举起,眼前再没有了什么银甲战士,有的,只是波涛汹涌的大海。劈斩毕竟是他用的最熟悉的一招。天罡剑五尺长的巨大剑身光芒大放,银甲战士突然感觉到面前这个高大的少年突然如山岳般挺拔起来,气势不断的凝聚过程中,斗气越来越盛。以他的地位,当然不能趁这个时候去攻击,他也不相信,面前这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能对自己构成什么威胁。手中银剑虚空一划,银芒大放,靠自身的战意硬生生的遏止住阿呆的气势。
    阿呆的眼睛眯成一到缝隙,突然精芒大放,天罡剑如同开天辟地一样随着他前冲的身体骤然下挥,气机牢牢的锁定住银甲战士,使他无法闪避。银甲战士不禁赞道:“好气势。”手中银剑斜立而起,先后二十七剑接连不断的点在天罡剑的剑身上。一道道如同尖针般的斗气钻入阿呆的生生斗气之中。
    阿呆的生生斗气毕竟是最正宗的上乘斗气之一,银三的尖锐斗气虽然有着极强的穿透力,但还是在到达阿呆身体之前,被天罡剑上的斗气所化,当然,因为要化去对方的攻击,阿呆的劈斩顿时缓了一下。
    “铛——”一长一短,一重一轻两柄剑在空中骤然相撞。天罡剑本身的重量再加上冲力和阿呆自身的斗气发挥出了惊人的效果,这是阿呆在危险压迫下的全力一击,自然发挥出了百分之一百二的水平,比和封平比试时更要增添三分威势。银甲战士的身体竟然被震的微微晃动,而阿呆连人带剑也被震回了原地。
    强烈的震荡让阿呆感到一阵气血翻涌,对方即使在如此被动的情况下仍然能把他震飞回来,他知道,自己和银甲战士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阿呆心中一动,默念火焰术的咒语,重新举起了天罡剑。
    其实,银甲战士也不好受,他的功力虽然比阿呆要高的多,但刚才阿呆的攻击毕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是不下千斤之力的重斩啊!对于他这种并不擅长力量的战士来说,硬接这样的重斩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压下翻涌的气血,他却吃惊的发现,阿呆原本散发白色神圣光芒的大剑上竟然燃烧起深蓝色的火焰,那火焰,绝对是最正宗的火元素所凝聚的,深蓝色,则代表着火焰的高温。
    阿呆已经是全力施为了,他体内的魔法力仅够他一击之用而已,但为了能活下去,他也只有拼了。
    银甲战士不会再给阿呆硬拼的机会,身随剑走,全身化为一片银色的光影,骤然向阿呆投来。
    天罡剑上的温度极高,阿呆将体内的生生真气完全压缩到双手之上,在他看来,面前的银芒就向大海冲击的波浪一样,虽然气势汹涌,但力量却不集中,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同样的一式劈斩,只不过,这回天罡剑上,带着白里透蓝的光芒。
    银甲战士再一次失策了,他清楚的感觉到,如果自己洞穿了阿呆的要害,那自己的身体也必然会被阿呆劈中,那强猛的攻击,可不是**能挡的住的,内堂的地方本就狭小,又站了那么多人,红衣主教布下的结界范围不大,使银三根本发挥不出自己技巧的优势。刹那间,银三做出了决定,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一些。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在空中变式,硬生生的架上了阿呆的天罡剑。
    这一下银甲战士的亏可就吃大了,他身体在空中,完全没有着力的地方,而且又是变招,功力尚未聚齐,顿时被阿呆的全力一击劈飞了出去。灼热的火焰还将他那头金色的长发烧掉了不少,趔趄着退到结界边缘才站稳身体。
    阿呆也不好受,刚才的一剑他虽然用的并不是倾世一击,但也仅仅剩余不到两成的功力了,根本不可能再发出一次同样的攻击。
    银三大怒,全身的斗气骤然提升,他要出全力了,阿呆烧了他的头发,使他的眼底已经出现了杀机。
    “够了,停止吧。”刚要扑出去的银三,却被一层看不见的结界挡了回来。以红衣主教的眼力,又怎么会看不出阿呆已经脱力了呢。
    阿呆松了口气,以天罡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不断的喘息着,体内的生生真气源源不绝的循环着,但想要恢复到最佳状态,却不是一会儿半会儿的工夫了。红光一闪,红衣主教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修长的手掌按上了阿呆的肩头,“吾以神之力恢复汝之力,伟大的天界之神,请赐予于您最忠诚的信徒力量吧,光芒驱除黑暗,天神将永远祝福于你。神之祝福。”白色的光芒从红衣主教手中透出,瞬间笼罩了阿呆的全身。
    阿呆吓了一跳,赶忙催动起最后的真气,将胸口的冥王剑完全包裹住,他根本不敢想象,如果让面前这位教廷的大祭祀知道自己身上带着冥王剑,会有什么后果。
    红衣主教发出的光芒是那么的温暖柔和,阿呆体内的生生真气在那庞大的神圣气息中迅速的恢复着,只一会儿的工夫就已经超过了原来的能量,阿呆全身突然一震,澎湃的生生真气瞬间冲破胸口处一道经脉的阻隔,庞大的真气如同大海般汹涌澎湃,在阿呆的控制之下,瞬间填满了丹田和周身的经脉,阿呆心中大喜,他终于突破了生生决第四重最后的障碍,达到了第五重的境界。而这一切,都是在面前这位红衣主教的帮助下完成的。红衣主教的手收了回去,阿呆身上的白色光芒却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一个声音在阿呆心底想起,“小朋友,你叫阿呆是吧,你既然和天罡剑派有关,我也可以放心了。你说,你答应我女儿做她的跟班,我希望你能完成这个诺言,你的生生真气已经达到了第五重,一般情况下,足以自保了,我的女儿过于调皮,希望你能多让着她一点。暂时我不会抓他回去,让她多领略一下人间的疾苦也是好的。就以一年为限吧,如果以后你们遇到了什么危险,就打开你手中的卷轴。同时,你左手食指上的戒指我看着很眼熟,回去我会向教皇大人请教,那应该是一件神器才对,好好保存它,如果一年后我女儿能够懂事些,我会推荐你到教廷审判所,现在,你不能动,必须要把体内的生生真气运行四十九个周天,才能完全达到第五重的境界。”
    阿呆当然不敢动,他体内的生生真气澎湃汹涌,几乎快将自己的身体涨破了,还好他记得第五层的行功口诀,快速的运转着,红衣主教的话深深的印在他心底,全身一暖,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入定状态。
    红衣主教微微一叹,转向基格,道:“从现在开始,你们谁也不要碰他,过一段时间,他自己会清醒过来的。如果我女儿回来,你也不用禀告教会了。我们走。”说完,飘身而出,带领着白衣祭祀和十余名银甲战士离开了魔法师工会。
    红衣主教和他的手下们刚一消失,基格顿时瘫软在地,强大的神圣气息给他带来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他的内衣和魔法袍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现在,他终于明白教廷的势力为什么如此强大,如果自己猜的不错,刚才的主教大人,绝对有魔导师的实力。
    回到马车之中,娜莎忍不住问道:“夜,你真的不准备带女儿回去了吗?”
    红衣主教玄夜微微一笑,道:“娜莎,咱们的女儿不会有事的,她身上的法宝比我还要多。她也十五岁了,是该历练历练了,刚才那个孩子秉性善良,功力也有点基础,而且体内的生命力非常强大,他绝对有潜力成为一名剑圣,天罡剑派你应该知道,在二十岁之前达到生生决第五重境界的绝无仅有,在我的神之祝福帮助下,刚才那个小朋友已经达到了第五重的境界,他潜力非常大,我绝对放心让女儿跟着一个这样的人。”
    娜莎想起阿呆刚才看自己那澄澈的目光,不禁微微一笑,道:“确实是个傻小子。可是,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红衣主教叹息道:“慈母多败儿,那丫头就是让你宠坏了。”
    娜莎柳眉倒竖,嗔道:“你拿她有办法吗?你和父亲宠她宠的少吗?怪我,你还怪我。”她的声音提高起来,恐怕外面的银甲审判者都能听到了。
    另一名白衣祭祀把头扭向窗外,似乎什么都没看到似的。
    红衣主教赶忙将娜莎搂入怀中,赔笑道:“是我不好,是我不好,都怪我宠坏了月月,别气了。我给了那小子一个召唤卷轴,如果他们遇到危险,我会立刻知道的。”
    娜莎哼了一声,身体却不自觉的靠入红衣主教怀中,道:“反正我不管,让月月在外面历练也行,不过,如果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就找你算帐。”趴到红衣主教耳边,她低声道:“就惩罚你睡一辈子沙发。”
    红衣主教身体一僵,苦笑道:“哎,你真是我命中的魔星,我会派人去保护月月他们的。”
    娜莎看着被自己管的服帖的老公,大眼睛中流露出满意的微笑。柔声道:“好老公,你真好。”
    红衣主教搂紧自己的妻子,嗅了一口她发间的香气,道:“不知道另外几位主教有没有找到救世主,五年了,我们可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娜莎脸色微变,叹息道:“天意难测,千年劫难哪儿是那么容易度过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红衣主教等人刚走不久,一道白色的身影就悄悄的摸回了魔法师工会,正是玄月。她和自己的父亲有一种微弱的精神感应,当红衣主教来到附近时,她就知道不好,赶忙从窗户逃了出去,跑出不远藏了起来,偷偷的看着大门外的豪华马车,直到目送着父母坐车离开走远了,才悄悄走出来,溜回了魔法师工会。
    一进内堂,玄月就看到全身光芒闪烁的阿呆,刚要扑过去,就被基格拉住了。“小姐,您可回来了,你差点害死我啊!你父亲可刚走。”
    玄月嘻嘻一笑,道:“基格,大——魔法师,您的胆子也太小了吧。我爸爸是祭祀,又不是杀人魔王,他可不会随便乱杀人的哦。放心好了。阿呆这是怎么了,怎么全身发光站在那里不动?”脸色一变,玄月失声道:“不会是我爸爸知道是因为他我才受伤的吧。”
    基格苦笑道:“你爸爸确实知道了,在他那强大的神圣气息下,谁能不说实话?小祖宗,我真是怕你了。”
    玄月大急,道:“爸爸,爸爸不会把阿呆怎么样了吧,我可没想害阿呆啊!”虽然她是小姐脾气,但秉性仍然是非常善良的,和阿呆相处时间不长,但她可不想因为自己而伤害阿呆。
    基格拉住要冲过去的玄月,道:“你也说了,你爸爸并不是杀人魔王,他并没有特别责怪阿呆,只是让他和审判所的银甲审判者过了两招,我可算开了眼界了,魔法师竟然有能和银甲审判者抗衡两招而不落下风的。阿呆好象脱力了,你父亲给他施放了一个神之祝福,说让我们都别碰他,过一段时间,他就会自己醒过来。”
    玄月松了口气,拍了拍自己起伏不定的胸脯,道:“神之祝福,那应该就没事了。基格大——魔法师,我饿了,我要吃饭。”
    基格叹息一声,道:“以后您就叫我基格就行了,见过你父亲,我哪里还敢称什么大——魔法师。我现在就去给你弄吃的。你可千万别碰阿呆,他好象在修炼一门斗气,如果受到惊扰,可是会走火入魔的。”
    玄月嘻嘻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您放心吧。”父亲那若隐若线的联系已经消失了,应该已经离开了一段距离,没有了父亲的‘抓捕’,玄月心中舒服了很多。她蹲在阿呆身边,仰望着面前这个傻呼呼的少年,不禁想起自己受伤时,阿呆焦急的模样。暗暗想道:这个傻小子,还真是好心呢,他那会儿还要解人家裙子,哎呀,真是羞死了。想到这里,玄月的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
    在玄月想着心事的时候,阿呆行功也到了紧要的关头,由于他精神力的强大,控制起体内的生生真气要容易的多。但是,生生决的第五重是一个坎,达到了第五层的境界,才能逐渐向上乘发展,生生决修炼的层次越高也越困难,相对的,从第五重开始,每再提升一重,功力都会有一定的飞跃,阿呆体内的斗气正在不断的重组过程中,逐渐由原来的气态开始压缩,终于,在他行功到第三十六周天的时候,体内出现了第一滴液态的生生真气,膨胀的斗气顿时收敛了一些,阿呆也舒服了许多。液态的生生斗气每再旋转一周就会出现几滴,当四十九周天结束之时,阿呆的丹田之中已经凝结出一小团闪烁着神圣光芒的液态生生真气。阿呆不知道的是,在真气形成液态的时候,吸收了少部分往生果当初分散在他经脉的能量,从而使他的真气更具有生命力和持久不熄的能力。
    长出口气,阿呆全身的白色光芒骤然收敛,他从入定中清醒过来,睁开眼睛,他吃惊的发现,玄月正坐在自己面前,趴在椅背上睡着了,再她身旁的地上,放着一个小篮子,篮子里面有几个馒头和一盘酱肉。
    再次看到玄月,阿呆心中突然产生出一丝奇异的感觉,玄月长长的睫毛搭在眼睑上,粉嫩的小脸随着梦呓轻轻的动了一下,显然睡的不是很舒服。轻轻的抚摩玄月头上的小辫儿,快速吃完留给他的食物,阿呆小心的抄起她的身体,向房间走去。
    玄月很轻,似乎还不到天罡剑一般的重量,她肌肤那柔软而充满的触感隔着层层衣服传入阿呆的手中,阿呆的脸突然热了起来。
    “恩。”似乎想翻个身,玄月的手臂搂住了阿呆的脖子,将头扎入到他的肩窝处,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用脚轻轻的踢开门,阿呆抱着玄月走进了房间,把门关好,他想将玄月的娇躯放到床上,可玄月搂他的脖子搂的很紧,说什么也不肯放松。阿呆怕吵醒了她,也没敢过于挣扎,只得合衣躺在玄月身边,用被子将她的身体盖好。
    一天之中,阿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