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国家荣誉-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牵魑幻褡甯刹浚怨补ぷ鞯娜鲜斗浅I羁蹋缘扯匀嗣裰倚墓⒐ⅲ庋暮酶刹坎痪褪亲约旱昧Φ闹致穑坑谑牵笔蹦暧馕迨睦下虮恢映赏诘降厍簿帧T谟美下虻奈侍馍希笔钡牡匚榧悄险裰懈枇舜罅χС郑担骸袄下蛩淙荒昙痛罅耍鄣亩缘卸氛木槭且槐什聘唬灰下虿惶岢隼胪耍鸵恢庇孟氯ィ辖苄枰庵种页衔朗俊!
  一年前钟成就分析说凶手做事既利索,也够狠。凭直觉,钟成认为是他杀,而且凶手应该在两人以上。从案发起钟成一直在考虑,凶手是坐车去的呢?还是走去的?如果离开的时候是坐车,现场周围应该有很深的轮胎印记;如果是步行离开的,现场周围应该留下足印。
  “可是,现场周围早被破坏了,不知留下过多少人的脚印。”老买遗憾地说。
  第八章(二)
  马建中“砰”地一下推开钟成的门,人还没进来,声音先进来了,他惊喜地喊道:“钟头儿,出租车案有眉目了,我从多波段光源仪器上新发现两枚有价值的脚印。”
  陈大漠和王路等人跟在他的身后,情绪也很激动。
  原来,马建中一直没有放弃那宗出租车司机被焚烧案。抓捕接头人失利后,他的情绪很受挫,为了发泄心中的郁闷,他独自躲在技术室利用“紫外观察照相系统”把一年前拍摄下来的足纹搜检了一遍,从照片上竟然又意外地发现,有两枚足印很特别。从右脚后掌足印深,左脚足印浅的特征看,他断定这个人右脚有残疾。他还断定,这是两枚软质胶套鞋的足印,从型号上看,应该是四十二码的男性的大脚。
  马建中惊喜地向钟成提问:“想想看,什么人才穿软质胶套鞋?维族人啊!不错,到过现场去的警察里有许多维族人,但没有一人穿套鞋啊!而死者却是汉族人。”
  钟成紧皱眉头,反问道:“也许这枚足印与本案无关呢?是当地农民路过那儿留下来的呢?”
  马建中继续自己的思路,解释说:“不可能是当地农民。如果是,应该留下更多类似足印才对,但当时现场周围只有这两枚特别的足印,我肯定这是犯罪嫌疑人不小心留下来的。当时的情况有可能是:他把足印所到之处都焚烧破坏了,自己退到不容易留下足印的公路上,然后跑了。”
  钟成道:“这么说,足印的主人是维族人,性质是他杀?”
  马建中确切地说:“对。死者是汉族人已确定,而且据死者家属提供,他生前从未穿过软质胶套鞋。那么,在现场出现的这两枚足印肯定就是犯罪嫌疑人留下的。又根据足印的用力程度断定,犯罪嫌疑人右脚略跛,年龄在二十岁至四十岁左右。”
  钟成着急地说:“那就赶紧比对吧,还愣着干啥?”
  马建中泄气地说:“我已经比对了我所看过的所有的足印,包括我凭记忆能想到的,都没有这一双。”
  钟成提醒道:“是否有遗漏的、还没有比对到的足印呢?”
  马建中坦言:“那当然有,南疆五百万人口,我只比对了不到五十万人口,因为我手里就掌握这么多足印档案,没在我手里的资料,我还没法比对。”
  钟成思索了一下,手拍在桌面上说:“那好,咱们用老办法,你划定一个比对范围,让各市县的刑侦部门都参与提取和比对足印,一个一个查,我就不信查不出来!”
  半天没出声的王路突然插话说:“为什么不能利用计算机软件建立一套‘足纹图形自动比对系统’呢?我认为人海战术的方法应该放弃了,那样做就像熊瞎子掰苞米,掰一个丢一个。”
  钟成和马建中同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王路从容地说:“刚才建中说的时候,我灵机一动考虑,为什么不能用计算机快捷、高效、存储量大的特点,把南疆这十几年来每一次案发的足迹类别、提取方法、足迹长度、鞋子种类、足迹图片、特征图形、身高推断、年龄分析、侦破结果等项目设计出一个自动比对系统呢?如果真有那么一个软件,便于检索,还可以及时准确地为串并案件服务,对不对陈头儿?”
  陈大漠正在想别的事情,王路猛一叫他,他愣了一下,缓了缓才说:“你说的有道理,而且据我所知,内地部分省市的刑侦痕迹检验部门已经在运用这类系统软件,我本来早想对钟头儿提出来要买一套‘足印图形自动比对系统’的软件,但咱们公安局的经费有限,我就没有开口。”
  钟成责备道:“大漠,这就是你不对了,能不能买得起软件是我的事,但有想法不说是你的失误。不过,今天的收获很大,加速了我对一些事情做出决定。”
  王路从钟成的语言表述里看到了希望,他兴奋地看看陈大漠,陈大漠却没做出应有的反应。
  钟成问:“大漠,你在想什么?”
  “右脚略跛?二十岁到四十岁之间?会不会是西尔艾力?”陈大漠自言自语道。
  陈大漠清醒地意识到,自己绝不是因为心理障碍才想到西尔艾力这个人的。原来,陈大漠的妻子莱丽是南疆中学的音乐教师,该校的青年体育教师西尔艾力一直追求她,莱丽跟他好过一阵儿,交往的过程中,总觉得他有点心理变态,于是,跟他分手了。一天,莱丽发现自己班上的一个女生眼睛红肿,她找女生谈心时,女生说西尔艾力把她骗到宿舍奸污了。莱丽立刻把情况报告了校领导,于是,西尔艾力被一个叫陈大漠的警察带走。医院妇产部门出示了妇检结果,西尔艾力对诱奸女生之事供认不讳,他被送去劳动教养了。其间,陈大漠从内部通报上看到一条简讯,西尔艾力企图越狱逃跑,被劳教干警追了回来,他的右脚由此摔成残疾。也就是通过那个案子,莱丽认识了陈大漠,她看中了陈大漠的可靠和正直,俩人相爱结婚生女。
  西尔艾力结束劳动教养之后,回到社会上,可是不久,他就消失了。陈大漠曾经关注过此人的下落,有人说一个热心肠的领导赞助他到国外读书去了,有人说他还留在国内跟个别分裂势力搅在一起,还有人说他到北疆做生意去了。总之,这个人从陈大漠的视线里退了出去。这几年,陈大漠致力于侦破暴力恐怖案件,尽管警方已经端掉十几个恐怖组织,可陈大漠老觉得有个神秘的影子像个鬼魂似的在南疆晃来晃去,能够感觉到他的存在,却抓不住。凭着第六感觉,陈大漠觉得那个神秘的人很可能是西尔艾力。
  钟成敦促道:“既然你怀疑了,那就想办法查查这个人。”
  陈大漠对马建中说:“咱们今天就动身,去趟西尔艾力的老家。”
  第八章(三)
  钟成把王路叫到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今天请你来,想向你讨教。”
  王路试探地问:“钟头儿那么厉害的人,也有遇到难题的时候?”
  钟成手指着王路:“你小子,我刚表示出谦虚,你就跟我叫板。我这叫博采众长,为我所用,懂不懂?不过,这次我还真得拜你为师,你可别骄傲。”
  王路一乐,点点头,故意现出一副骄傲的神态,他料定,钟成想问的问题肯定与计算机知识有关,除此之外,没有能难倒他的事。
  钟成开门见山地说:“你说说看,我应该如何借助先进的警用装备,提高反恐侦查队的战斗力,从而把反恐侦查队的人员伤亡情况降至为零?具体到你这儿,就是你该如何利用计算机网络系统来打击暴力恐怖犯罪?”
  王路一听,兴奋劲儿就上来了:“真的?你对计算机感兴趣啦?这真令我振奋,我就觉得你是个思维超前的局长。”
  钟成一笑,拍了一下他的肩,道:“得了吧,你可以瞧不起我,但我瞧得起你,所以,我才郑重地向你请教。”
  王路毫不谦虚地问:“从哪儿说起呢?”
  钟成真诚地:“你先告诉我,如果把计算机这东西合理地运用于我们的反恐工作,能帮多大忙?已经先进到什么程度了?”
  王路侃侃而谈:“先说PC机吧,也就是你说的计算机。我想,结合咱们的反恐工作,主要应该有三个方面的用途。第一,用于信息安全。现在网络的飞速发展,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犯罪形式,例如:一些人编制破坏性很强的蠕虫病毒给全球互联网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商业黑客窃取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用于不正当竞争、恐怖组织利用网络传递非法信息等等。如何防范这些高科技犯罪,是当代警察面临的一个全新课题,这都属于信息安全的范畴;第二,用于侦破案件。比如,把有前科的罪犯的体貌特征、详情材料都输入计算机来建立一个数据库,在公安内部达成信息共享;再比如,在给每个人做身份证的同时,把每人的指纹都提取,建立一个指纹库。一旦发案,只要从现场提取了指纹,就可以到指纹库里去比对,通常只需几分钟,就可以识别检索出符合条件的指纹,然后进行比对。据我所知,现在一些发达国家的刑警都在利用‘无线侦查取证仪’、‘监控录像模糊图像处理分析系统’等系统进行破案。第三,用于图像、图形的识别。据我所知,目前国内最先进的‘创新人像组合软件’已经开发到V5。0版了,它的主要特点是超大容量彩色人像图库,采集人物特征分类,建立地区型人像库,而且,对已组合的人像档案,可以进行人像档案管理,方便以后查阅。比如,我们请目击者提供作案对象,只要他能提供作案人的面部特征,我们就可以进入到图像库里去组合,大小胖瘦,任意变形,对人像五官各部分及脸形可做任意调试,一般只需两三个小时,就可以让作案人的原貌复现。第四,用于刑侦预审。对于那些被咱们抓住但拒不开###代的,可采用‘预审全信息分析系统’协助破案。如果我们南疆公安局能安装这些软件系统,那么,我们所面临的反恐战役,就算不是每场都赢,但是牺牲的概率会降到最低。”
  钟成听得有了兴趣,问道:“安装这些软件得花多少钱?”
  王路略一沉思:“用不了多少钱,我想,有百八十万足够。”
  钟成定了定神问:“百八十万?”
  王路不屑地反问:“为难了?如果说前辈们赢得今天的胜利靠的是信念、牺牲的勇气和人海战术,那么,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我认为,未来的反恐战争拼的是先进的高科技而不仅仅是必胜的信心。”
  钟成赞同道:“你说的有道理,我很明白。”
  王路咄咄逼人地问:“这么说,你采纳我的建议了?”
  钟成点头说:“对。”
  王路评价道:“你知道你的可贵之处在哪儿吗?你很擅于吸纳新理念。”
  钟成下决心道:“我看,要尽快安装这些软件,由你来负责这项工作行不行?”
  王路借机提出要求:“那得去一趟公安部科技信息中心。”
  钟成果断地挥手:“那就去!”
  钟成以为王路会马上离开,可是王路坐在椅子上没动,他说:“我的课还没讲完。”
  钟成拍了一下脑门,笑着说:“继续。”
  王路一提到自己的专业,便来了劲头:“我刚才说的只是PC机在公安工作中的运用。其实大型计算机与GPS系统联接起来运用,对咱们的反恐侦查工作具有更长远的作用。”
  钟成立刻来了精神:“你说说。”
  王路如数家珍一般把最先进的知识说给了钟成:“咱们南疆除了沙漠就是山地和戈壁滩,不瞒你说,我把南疆地区近十年来发生的各种暴力恐怖案件的发生时间、发生地点、作案特点、侦破结果、人员抓捕情况等等梳理了一遍,然后,在电脑上列出一个脉络图表。我分析了一下,发现大多数战斗都在沙漠和山地里进行的,但以往咱们的通讯设备很落后,不够科学。如果利用GPS,建立起卫星接收发射系统和卫星定位发射系统,比如,通过手机发射台,我们可以把每个侦查员所在的地理位置、经纬度都能提供清楚,便于你在后台指挥。当然,光有GPS系统还不行,还应该加上GIS地理信息系统,这个系统的作用是,可以用计算机来表达地形地貌上的东西,比如山脉,每个点有多高,间隔多少米,都能马上为指挥者提供数据和图形,同时,还能提供航拍照片,为你在幕后间接指挥提供极大帮助。”
  钟成眼睛一亮:“如果能达到这个程度,那我们不就神了?”
  王路:“对,既然已经有了这个意识,为什么不能着手规划这个系统呢?”
  钟成再次问起:“你估计得花多少钱?”
  王路毫不犹豫地说:“一笔很大的数目。”
  钟成叹了口气说:“这确实是个天大的课题。”
  王路道:“我从公安内部网上了解到,几个兄弟省市的公安机关都已经上了GPS加GIS系统,实战运用效果非常好。”
  钟成的右手猛地击在桌面上,说:“新疆作为反恐一线,警用装备更先进才对。这样吧,咱们现在肯定不能飞,只能一步步走路,你先去公安部,把那些软件的事解决了。关于后一个课题,我会通盘考虑。”
  第八章(四)
  第一次到公安部科技信息中心,王路大开眼界。这里汇聚了计算机界的各路精英,研制和开发了几十种用于侦查破案的系统软件。负责给王路进行讲解和演示的青年正好是王路的枪械教官的同学,因为这个特殊的关系,他热情地给王路做了两整天的演示。王路以前掌握的是单纯的计算机知识,现在,他看到的是计算机与公安工作实际结合之后的神奇结晶。一瞬间,潜藏在他体内的创造欲被调动起来了,他想,只要自己熟悉了公安业务,说不定很快就能改进最新版的公安业务系统软件。一想到回到南疆后即将着手的工作,他有点跃跃欲试了。
  王路在北京只停留三天,处于工作状态时,他是亢奋的。可是一回到公安部招待所,他的情绪又低落了,这都是因为马天牧。刚到北京那天,他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地想念马天牧,这种想念能令坚强的意志力崩溃。他是既想见到马天牧又怕见到她,他怕看见她的眼泪或柔情,也许那种东西能令他回头,只要一回头,跟随而来的一定是要求他调到北京的附加条件。他看到了这种危险,但还是断然给马天牧打了电话,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思念。退一万步说,即使俩人真的分手了,也还是朋友嘛!既然已经到北京了,看看朋友总不过分吧!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因为马天牧失踪了。他先往马天牧的单位打电话,接电话的人很肯定地说:“我们这儿从来没见过一个叫马天牧的人。”
  这就奇怪了,难道马天牧换了工作单位?王路给马天牧单位的领导打电话,谎称自己是马天牧的表哥,想问问表妹去了哪里?政治处主任含糊其辞地回答,一年前,马天牧确实来报过到,但不知为什么又走了。王路不甘心,又往马天牧的单位打电话,结果得到的又是另一个说法,对方说马天牧到外企挣大钱去了,有人看到马天牧傍上了商界大款。
  后面这种说法令王路十分恼火,他在心里责怪马天牧:就算我王路绝情,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报复我啊!一阵阵酸涩涌上心头,马天牧的失踪,令王路深刻体会到一点:经历过的事情永远别想把它忘记,何况是一段真切的情感呢?他检讨自己在处理与马天牧分手的问题上,确实心硬,他至今都觉得自己不是东西,当时应该送送马天牧,毕竟俩人相爱了几年。他也分不清,自己与马天牧分手是自私的成分多一些还是耍大男子主义的成分多,不管哪种原因,都是因为改变选择造成的。放弃马天牧是一种错误吗?走到今天这种地步,我错了吗?王路带着满腹疑问踏上归途。
  第八章(五)
  钟成往家里打了个电话,问妻子李玉梅什么时候做胆囊切除手术。
  妻子忧怨地说:“告诉你也没用,你能抽出时间陪我去医院吗?”
  钟成真切地表示:“那当然,这种事我肯定在你身边。”
  妻子根本不抱希望:“但愿吧!”
  钟成道:“什么叫但愿呢?你这同志态度可不太好。”
  妻子佯作生气:“我这辈子算是牺牲到底了,我发誓,我一定要影响女儿,让她将来找一个跟他父亲职业和性格完全不同的男人。”
  钟成劝道:“你别发狠呀,女儿的事你能做得了主?我看咱俩谁都左右不了她。”
  妻子转了话题:“我做手术时你不在我身边是正常的,如果你陪在我身边倒是不正常了。但是对女儿,你不能像对我一样,她需要父亲的鼓励。倒计时算,她还有三十天就要考高中了,她对我说,她最大的心愿是考试那两天父亲能陪着她进考场。我觉得女儿的要求不过分,真的,我宁愿推迟做手术的时间,也要让女儿顺顺利利地过了这个坎。”
  钟成信誓旦旦地说:“我跟你的心情是一样的。你告诉她,我保证陪她进考场,我爱她,没有理由让她失望。”
  妻子紧追不放道:“这可是你说的?”
  钟成表示:“说到做到,你放心。”
  妻子李玉梅没有给钟成打电话的习惯,她了解自己的丈夫,钟成不往家打电话,那就说明他在忙工作,钟成一般是在有空的时候,才往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下。李玉梅也习惯了,家里的事根本指望不上他,但有一条她心里明白,哪怕钟成一两个月不在家,她也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起疑心,她对钟成的感情很有把握。
  钟成放下电话,觉得妻子的话里酸酸的,他掰着指头算了一下,自己已经一个月没在家吃顿安稳饭了,他决定今天早点回家缓解一下妻子的情绪,他的原则是:男人在外拼杀,后院不能起火。
  回到家里,李玉梅已经做好饭等他。钟成一进家门就喊腰酸背疼,李玉梅说:“别喊了,家务活我都干完了,没有什么让你动手的了。”
  钟成内疚地说:“别别,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这一整天都坐在车里,真的腰酸背疼。不过现在听你一说干了那么多活,我就知道你比我还累,这样吧,晚上睡觉时,我给你捶背。”说着,就想上来跟她亲热。
  李玉梅佯装推开他,说:“去,谁要你捶背?洗手吃饭去,饿了吧?”
  李玉梅本来有许多委屈要跟丈夫诉诉,结果,钟成只用一个殷勤的态度,就把她的委屈赶跑了,她恨自己没用,说:“我这个人就是傻,就是好哄,我干了那么多男人能干的活,结果让你一句话就化没了。”
  钟成笑呵呵地说:“来,来,吃饭。你不是常常腰疼吗?咱家不是有泡的药酒吗?来,我帮你倒一杯。”钟成给妻子倒了一杯药酒,硬要她喝下去。然后,他自己大口地吃饭。李玉梅看着丈夫憨吃憨喝的样子,开心极了。丈夫不在家时,总埋怨他不干家务活,可丈夫真的回到家,又舍不得让他干了。
  为了哄李玉梅高兴,钟成往她的饭碗里夹了好几次菜。就在妻子张嘴吃菜时,钟成发现她真的变老了,白头发多了,眼角的鱼尾纹,不是一丝丝的,而是一丛丛的,特别细密。他不由地在心底叹道:这么快就老了。于是,钟成郑重地许诺,等这次搬了家,一定要给妻子亲自布置一个画室。
  想当画家,想拥有一个画室,是李玉梅婚前的梦想,结婚快二十年了,却一直未实现过。这并不是说,钟成没有这个经济条件,他成心不想给妻子营造这个小资氛围。老实说,李玉梅年轻时还是挺漂亮的,钟成总担心她参加什么美术沙龙时,被个别不怀好意的画家撬走。钟成特别看不惯那些留长头发的所谓艺术家,觉得他们这些人的存在是家庭的不稳定因素。再说,自己干的这份活,也需要一个贤妻良母式的妻子成全,所以,钟成就没打算在李玉梅老之前给她布置画室。
  李玉梅是何等聪明之人?听了钟成的许诺,她马上笑道:“行了,行了,我知道自己老了,你这个霸权丈夫再也不用担心有人抢你的老婆了。”
  “不能放松警惕,你还风韵犹存呢!”钟成一本正经地说。俩人说说笑笑,晚饭吃得很开心。
  第八章(六)
  西尔艾力的哥哥海米提矢口否认弟弟回来过。
  因为年数已久,西尔艾力穿过的鞋子早已不见。马建中无法提取西尔艾力的足印。
  陈大漠在海米提的炕席底下发现了两万元崭新的人民币,陈大漠敏感地问:“哪来的?”海米提说是做生意挣的。陈大漠本想把钱拿回来提取指纹,但想想又算了。
  第二天,陈大漠和马建中又赶到劳教所,在那里,他们证实了西尔艾力当年穿四十二码鞋的事实。但这仍然说明不了什么,只能说明西尔艾力可能回来了,而且与出租车司机被焚烧案有关。
  钟成听了陈大漠的汇报后,说:“那沓钱倒是个疑点,可惜你们反应迟钝了。不能空口说,一定要拿证据出来。”
  周末这天,陈大漠的妻子莱丽给丈夫打了两次电话。
  上午十一点,莱丽兴奋地说:“大漠,为我们的女儿骄傲吧,北京少儿艺术学校到南疆招生,我们的女儿是惟一被录取的孩子,她已经接到体检通知书,你高兴吗?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