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国家荣誉-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锨Ц藕玫哪就肪簿驳靥稍谏狡律希ツ竟っ亲芤ǖ惆炎钕旅婺歉就非量缓螅锨Ц就肪突岚醋殴潭ǖ乃承蚺畔蛞桓龃⒛境。缓笤俅哟⒛境∨欧诺缴较碌牧殖 D昵岬闹映啥陨畛渎撕闷妫氡人瓿な嗨甑牧殖∨沙鏊窬舛喑闪宋藁安惶傅暮门笥选D鞘保映傻睦硐胧嵌裂芯可缓蟮较蛲丫玫谋本┤ゴ笳购柰肌6舛嗳雌降厮担睦硐刖褪堑币幻镁欤顾的忝钦庑┯斜臼碌娜朔闪耍芤腥肆粝吕词匚辣呓桑恳馔獾氖虑榉⑸谥映墒迪敖崾翘欤映珊涂舛嘣谏狡孪铝奶欤谂欧拍就返囊桓龃笱恍⌒乃啥艘桓就罚凳背伲鞘笨欤患砂偕锨У哪就反由狡律瞎隽讼吕矗劭醋啪鸵又映珊涂舛嗌砩险饭谡饩潘酪簧墓赝罚舛啻蠛耙簧腿话阎映赏瞥黾该自叮约涸蛱艘桓龈崭章窆说男⊥量永铩V映汕籽勰慷昧艘怀【亩堑某∶妫荷锨Ц就反涌舛嗌砩险饭ィ且豢蹋嬲寤岬绞裁唇芯欤裁唇杏⑿邸I锨Ц就饭龅缴较碌牧殖∪チ耍炜舛啻竽巡凰溃撬难陀彝热囱苟狭恕?舛喑鲈褐螅橹险展怂阉才呕啬辖仁侵鞴芤栏善湎绲恼üぷ鳎改曛笥痔岚纬上绲澄榧恰
  因为这件事,钟成受到极大震动,大学毕业后,他立志到南疆从一名普通民警做起。
  听了这么惊心动魄的故事,王路也很震撼,他感言:钟成当年的选择原来如此。王路对库尔班大叔的敬意也油然而生。
  库尔班书记今年五十五岁,四方脸膛,一对眉毛又黑又浓,他本人是全国劳模,去年,他所在的依干其乡被评为自治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先进单位。
  面色红润、声如洪钟的库尔班大叔大步走到门口热情地与王路等人握手:“欢迎,欢迎。”
  库尔班大婶蒂里拜尔头戴花帽,儿媳妇海力比努身穿红色长裙正坐在院内一条木凳上搓羊毛绳,尔肯所长一进院子就喊:“大婶,我带客人来了。”
  库尔班大婶脸上笑开了花,她热情地说:“我说今天早晨喜鹊怎么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原来有贵人来。”
  艾力右手抚胸问候。王路也向两位老人问候。乐得库尔班大婶手舞足蹈,她是一个快乐而开朗的大婶。海力比努则不同了,她既美丽又比较羞涩,见院子里站满了男人,便悄无声息地进了厨房,她知道今晚客人们肯定要在家里吃饭,便挽起衣袖做饭。
  库尔班大婶把大伙让进屋去后就进了厨房,一会儿库尔班大叔就在方桌子上摆满了水果。这工夫,儿子也回家了。儿子倒提着一只肥羊进了家门,一进门就喊:“看呢,这只羊好不好呢?”
  尔肯竖起大拇指称道:“好呢。”
  库尔班的儿子果断地说:“好,就吃它。”
  大伙被让到铺着花地毯的炕上,全都盘腿而坐。王路的个子太大,窝了半天腿才坐下,艾力取笑他,个子大不一定占便宜。
  面圈、拉面、羊肉抓饭一道道被库尔班大婶送上来。
  库尔班的小孙子兴奋地屋里屋外地跑跳着。王路见状,招手叫:“小巴郎,过来,过来。”小巴郎害羞地走到王路面前。王路问:“让叔叔刮个鼻子好不好?”
  小巴郎闭上眼睛听话地等着。王路使劲在他的小鼻子上一刮:“好了,睁开眼吧!”
  小巴郎憋得眼泪快掉下来了。他不服地说:“我也刮你一下。”
  大伙哄地笑了,都说这小巴郎还挺有意思。王路说:“都别笑,别笑,我甘愿被刮鼻子。”小巴郎天真地伸出手在王路的鼻子上狠狠地刮一下。他觉得自己赚了便宜,咯咯笑着,想跑开,却被艾力一把捞住,艾力指着自己的鼻子说:“小巴郎,叫我爸爸。”
  小巴郎摇着头说:“不叫,就不叫。”
  艾力讨好地说:“你叫我爸爸,我给你找个老婆。”
  小巴郎仍然不同意:“不要老婆,不要。”
  艾力把小巴郎抱到怀里,央求道:“让我吃个小鸡鸡行吗?”说着把手伸向小巴郎的裤裆。
  小巴郎害羞地捂住小鸡鸡。
  艾力商量道:“别那么小气嘛,吃一个,吃一个嘛!”他边说,边去揪小巴郎裤子里的小鸡鸡,嘴里还说道:“好香啊,吃一个,吃一个。”
  王路帮着小巴郎左右躲闪着,逃离艾力的折腾。
  正要吃饭时,库尔班大叔的儿子领着演出队的几个乐手和演员来了。
  艾力大喜,原来这些演员里有跳“红玫瑰”的姑娘。
  库尔班大叔对王路说,这是他特意请来与警察们联欢的。艾力立刻把火辣辣的目光射向帕丽旦。音乐一响起来,艾力“腾”地一下从床上跳起来,火辣辣地邀请帕丽旦跳舞,跳了整整一个晚上。
  这一顿饭,大伙吃了,喝了,唱了,跳了,王路也把依干其乡的反常情况都了解了。
  库尔班书记说:“这半年乡里有两件怪事,第一件事,栏干村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只羊,说是真主的奇迹在羊身上显灵了;第二件事,有人反映,有几个村的清真寺的人闹得很凶,村里的事党支部说了不算,反而是阿訇说了算。最近那几个村的阿訇在秘密开会,会议的内容虽然不清楚,但我觉得不正常。”
  王路不解地问:“你们乡去年不是还被评为综合治理先进单位吗?”
  库尔班书记点头:“是啊,所以我才觉得不正常啊!这几年乡里虽然常常有打架、赌博的事发生,但基本平静,今年不知怎么啦,好像一池水被搅浑了,连我都看不清自己乡里的真面目了。”
  “真主在羊身上显灵?阿訇说了算?事情不妙!我看这里面有政治背景。”王路意味深长地说。
  “不至于吧?一个小小的乡镇哪来的政治背景?”艾力在跳舞的空档还过来插了一嘴。
  王路颇老道地:“我觉得这两件事的出现,都没有那么简单。”
  库尔班书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第十章(五)
  艾力立刻把火辣辣的目光射向帕丽旦。尔肯所长难为情地说:“我们派出所也有一件事要跟你们说说,最近,乡里出了件怪事,二十几名青年无故失踪了。”
  王路忙问:“失踪多长时间了?”
  尔肯估摸着说:“大概两个月吧。”
  王路直通通地问:“为什么没有早点报告?”
  尔肯摸着小平头,为难地说:“依干其乡人口多,外出做生意的人也多,说实话,开始派出所并没在意乡里少了几个青年,后来,我发现,老是有村民跑到派出所来询问,是不是抓过他的儿子?因为儿子不见了。我一统计,发现二十几个青年都在这段时间失踪了。”
  王路觉得这一现象跟自己心中的疑问相吻合:“同时失踪?这事肯定不简单。”
  王路看艾力跳舞跳得正高兴,不忍打扰他,于是,他悄悄对库尔班书记和尔肯所长推说自己还有事先走一步。
  他独自回到乡招待所。
  他打开电脑,然后拨号上网。王路使用加密密码,他打开公安局信息中心网站,然后进去看看新组建的信息中心库的进展情况,浏览了一会儿,他把自己录入的有关依干其乡的资料发送到信息中心库的网站上,然后给值班员留言:尽快建全依干其乡青年的资料,我近期要用。
  做完这一切,王路又随便进入阿拉伯网站,进入了一下“黑鹰”的邮箱,里面仍然空空如也。虽然有局里电脑的邮件收发工具帮忙,但王路在外依然随时关注这个邮箱。王路打开QQ的聊天室,以“红衣剑客”的身份登陆,并弹出菜单栏,大致浏览了在线网友的资料。就在“红衣剑客”进入聊天室后,那位给他发送玫瑰花的网友“风飘雪”锁定了他:“嗨,最近好吗?”
  红衣剑客淡淡地说:“还行。”
  风飘雪仿佛很在意他,问:“有段日子没看见你了。”
  红衣剑客抱歉地回答:“出差了。”
  风飘雪关注地问:“去哪儿?”
  红衣剑客答:“北京。”
  风飘雪随意问:“心情好吗?”
  红衣剑客心中略一酸楚,说了实话:“说实话,不太好。”
  风飘雪关切地说:“为什么?有伤心事?”
  红衣剑客忧郁地:“我的初恋女友在那个城市。”
  风飘雪开玩笑道:“呵呵,那个同桌的你?”
  红衣剑客依然沉浸其中,说:“是的。”
  风飘雪用同情的口吻说:“她现在怎么样?已经成为别人的妻了?”
  红衣剑客茫然地说:“不知道。”
  风飘雪问了一个怪问题:“你希望如此吗?”
  红衣剑客倒是想透了似的,回答:“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风飘雪劝慰:“既然你不在意她,还伤心什么?”
  红衣剑客旧情难忘地说:“毕竟我们一起经历了最美好的岁月。”
  风飘雪仿佛看透了红衣剑客的心思,她说:“其实你很怀旧呀!不知你有了新的女友之后,是否还会这样?”
  红衣剑客拒绝道:“别为我做这种假设。”
  风飘雪尖锐地问:“你不敢正视现实?”
  红衣剑客不悦了:“你妄下结论。”
  俩人正斗着嘴,突然“红衣剑客”的防火墙弹出一个警告,说有应用程序企图访问“红衣剑客”的7626端口。王路顿时警觉,作为一名计算机应用专业的研究生,他当然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端口是他以前学习“黑客”技术使用的第一只木马的默认端口,难道自己被人“黑”了?他赶紧下线,用木马检测工具扫了一遍,扫描的结果是:在内存中发现“冰河木马”。果然被植入了木马,好老的一个木马,居然还有人在使用。
  王路出了一身冷汗,他想,自己平时上网预防措施做得很好啊,怎么会出现问题了呢?
  深夜,王路叫醒似睡非睡的艾力,他问:“这两天,你动过我的电脑?”
  艾力揉揉眼睛说:“昨天你不是用QQ上网聊天吗?趁你上厕所的工夫,我也聊了一会儿,为释放一下紧张的系统资源,我就把防火墙关了。后来,有个自称是‘隐仙’的人发了一个漫画网址过来,我也没多想就上去看了。
  王路恼火地说:“你能不能有点警惕性啊?搞不好我电脑上的所有机密数据都会被别人盗窃的。”
  王路忙活了一夜,首先,他清除了机器上被植入的木马,并Kill掉全部的可疑进程以及关闭一些不必要的服务,然后重新配置了机器上的所有安全设置,然后打开“冰河木马”(注:这个工具用于诱捕冰河客户端使用者),一边继续在网上聊天,一边等待着入侵者的出现。
  第十章(六)
  这一夜,艾力难以入睡,因为眼前老是晃着帕丽旦美丽俊秀的脸庞。他对王路说这一次动真格了,不知为什么就是喜欢这姑娘,他发誓要娶帕丽旦为妻。
  晚上分手时,艾力悄悄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帕丽旦,并一再叮嘱她给自己打电话。他自信地以为不出十分钟,他的手机就会响起来。但是,一夜无战事。这一夜,艾力简直像过了一年似的漫长,他好几次都想冲动地去姑娘家敲门,可是为了最后的成功,他忍住了。
  第二天天不亮,艾力就把一束鲜花送到表演队,并再次留下自己的电话,希望姑娘见到花后给他回电话。
  又是黄昏时分,就在艾力已经绝望时,手机响了。一个女孩子用悦耳的声音问:“麻烦你给我找一下艾力。”
  艾力忙说:“不麻烦,我就是艾力,你是帕丽旦吗?”
  帕丽旦客气地说:“谢谢你给我送花。”
  艾力赶紧说:“真遗憾,我在演出队等了一上午也没看到你。”
  帕丽旦的礼节已经尽到了,她说:“那我挂电话了。”
  “别,别,先别挂,我能请你出来吃饭吗?”艾力急忙表达他的心意,但帕丽旦婉转地拒绝了,她说:“不行,我还要演出。”
  艾力突然束手无策。
  王路从艾力的表情以及电话内容里已经听出名堂,他嘲讽道:“这丫头子很张狂嘛,搞定她。”
  艾力也不避讳王路,他恳求道:“哥们儿,出出主意,怎么才能拿下她?”
  王路不紧不慢地说:“很简单啊,只要花一块钱就能搞定。”
  艾力猴急猴急地:“急死我了,快说,快说。”
  王路老道地说:“跟踪她,弄清楚她的住址。然后,你花一块钱去买一瓶小学生用的胶水,往她家的锁眼里一灌,哎,她就进不了家啦。就在她着急时刻,你出现了,帮她捅开锁,为她解难。很古老的办法,英雄救美女。”
  艾力犹豫一下,说:“这办法行是行,但太慢了,我等不及。”
  王路两手一摊,说:“那我就没办法了。”
  艾力拍拍后脑勺,说:“算了,还是我自己上吧。”
  艾力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真想时时刻刻守在旅游景点的葡萄架下,看帕丽旦的独舞,但他没有这么做。尽管他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但他把追女朋友和认真工作这两件事分得很清,孰重孰轻,他一点都不糊涂,他想,怕什么,那姑娘反正也跑不了,等忙过这一阵儿,他要展开猛烈的攻势,非把她拿下不可。
  这天黄昏,王路和艾力又一次从派出所出来,除了正常的宣教工作,今天他们开始着手调查那二十几个失踪青年的下落。
  艾力手提着包,昂头挺胸,迈着特有的八字步走在前面,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想往旅游景点走去。突然,王路捅捅艾力:“快看,你的梦中情人。”
  艾力定睛一看,帕丽旦正和一名年轻女孩亲热地挽着手臂,那女孩背对着艾力和王路。她们的另一面站着一位手提大包的中年妇女,仨人亲热地聊着。
  艾力眼睛都直了,他对王路说:“不行,我要冲上去了。”
  未等王路说什么,他已经三步并成两步,噌噌噌刮风一样把自己刮到帕丽旦面前。他极真诚地望着发愣的帕丽旦说:“帕丽旦,我爱你!”
  帕丽旦的脸腾地红了,她马上聪明地拒绝艾力说:“我可不跟你开玩笑。”
  艾力面不改色心不跳,接着帕丽旦的话题说:“帕丽旦,你真诚实,我更爱你了。”
  正跟她拉着手的女孩笑眯眯地问:“帕丽旦,这是谁啊?也不介绍介绍?”
  艾力赶紧自我介绍说:“我是南疆公安局的警察艾力,我是帕丽旦的男朋友。”他又转过身去责怪帕丽旦,“帕丽旦,她是你的女伴吗?为什么不介绍给我?”
  帕丽旦被艾力的大胆吓着了,她不知说什么才好。倒是帕丽旦的女友对艾力颇感兴趣,她大大方方地自我介绍说:“我是帕丽旦中学的同学。要不是你自己承认,帕丽旦还对我保密呢,刚才她还说自己没有男朋友,帕丽旦,你搞什么鬼?”
  中年妇女更是惊得张大嘴巴:“帕丽旦,你有男朋友了,为什么不对妈妈说?”她昨天进城办事,在中亚大市场巧遇从国外回来目前在南疆民族大学工作的阿依古丽。阿依古丽说她正想回家看望父母,于是,今天上午,她找了辆轿车,俩人一起回依干其乡。路上阿依古丽说自己很想念帕丽旦,很想见她一面,帕丽旦的妈妈便带着阿依古丽直接到旅游景点找女儿,她本想陪着阿依古丽说几句话就走,谁知撞见了未来的女婿。
  当艾力弄明白这三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后,立刻做出反应,他对着中年妇女鞠躬道:“哎呀,原来是妈妈。妈,你好,我帮你提包,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帕丽旦的妈妈看看女儿,惊奇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帕丽旦脸憋得通红,艾力却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他接过帕丽旦妈妈的包,见缝插针道:“妈,我早就想去家里看你,她就是不带我去,帕丽旦,你这么做可不对呀!”
  阿依古丽好像看出点问题,她笑呵呵地责怪帕丽旦说:“你们是不是闹矛盾了?好像不太合拍啊?”
  帕丽旦窘极了,又不想在这儿闹笑话,于是,她跟妈妈和阿依古丽解释说:“我们相识时间不久,他特爱开玩笑。”
  帕丽旦瞪了艾力一眼说:“这样吧,你先忙去吧,回头,我跟你联系。”
  艾力瞪大眼珠指指自己的手机:“一言为定?”
  帕丽旦点点头。
  艾力满意地迈着八字步,得意洋洋地走向等在远处的王路。
  阿依古丽的目光追随着艾力的去向,她看见了一个铁塔似的青年站在黄昏里,她看见一张青春的面孔,她不禁怦然心动。这种形象是她渴慕已久的。不用细想,她也猜得出来,那个很有型的青年是王路,是她从现在开始需要找各种机会接近的人,也是那天在乡下玩“沙哈尔迪”时救助过她的英雄。她想,如果不是政治上的需要,她根本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接近王路,她多想像一位普通的少女去爱恋心中的白马王子那样敞开来追踪王路啊!从那天的偶遇,阿依古丽就莫名其妙地牵挂上这个英俊高大的小伙子了,她感到王路身上有一股令她陶醉的气质,她无法抗拒。
  接近王路并最终“网”住王路是伊不拉音交给她的第二项重要任务。伊不拉音明正言顺地把她介绍到民族大学电教室当助教。一切安排完毕,他给了她一盒录像带,让她想办法把录像带送给境外的西方盟友手中。录像带的内容是艾尔肯最近召开的南疆东突解放组织成立大会实况,这些都是西方盟友最需要的东西。阿依古丽很容易就完成了这项任务。接着,伊不拉音要求她尽快接近一个叫王路的小伙子。据来自警方内部的可靠情报,王路为南疆公安局组建了一个规范的网络系统,这个系统能干什么?都有哪些功能,掌握了多少恐怖组织信息?他要求阿依古丽发挥自身优势,在最短的时间内进入王路视野,了解事实真相后,最大限度地破坏南疆警方的内部网络系统。
  领受任务后,阿依古丽迅速进入了角色。经过几天的调查,她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工作对象竟然是她日思夜想的白马王子。她犹豫了,为难了,甚至工作不下去了。这种情绪却是她的工作不允许的。在伊不拉音的再三催促下,她只好硬着头皮一步步靠近王路。就在前天,她终于得到王路使用QQ号的网名,于是她开始正面进攻了。前天晚上,她以“隐仙”为网号,在网上守了好几个钟头,才终于有机会向“红衣剑客”发出一个漫画网址,没想到“红衣剑客”毫不知情地跟过来了,她暗自庆幸:计算机专业的研究生也有失手的时候。
  可是昨夜,当她入侵到“红衣剑客”的领地,企图访问他的端口时,没想到“红衣剑客”突然反应机敏,立即下线了。她猜想,“红衣剑客”一定开始反查被谁“黑”了,所以,她也赶紧下线。
  从虚拟的网络下来,她回到人间,她决定尽快在她和王路之间编织一张实实在在的网。刚一出手,没想到如此顺利就“遇”到了王路,首战成功。
  艾力走后,阿依古丽对帕丽旦说:“刚才那个小伙子很有型啊,不要轻易放弃哟!”
  帕丽旦笑笑:“我一点都不了解他。”
  阿依古丽幽幽地说:“要是也有这么一个勇敢的男人拦住我说他爱我,我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
  帕丽旦善意地说:“那是你。唉,真的,我真佩服你的勇气,这些年在国外遇到过很多追求者吧?”
  阿依古丽自信地问:“你说呢?”
  第十章(七)
  王路也注意到了阿依古丽。他问艾力:“那个背对着咱们的丫头是谁啊?”
  艾力大大咧咧地说:“帕丽旦的同学,刚从国外回来。”
  王路立刻敏感地问:“国外?”
  艾力沉浸在兴奋之中,他讨好地问:“怎么有兴趣吗?回头我让帕丽旦介绍给你。”
  王路说:“我只是敏感而已。”
  艾力拍拍王路的肩,对他诉苦道:“不谈国外了,知道吧,昨天夜里我喊了一万次她的名字。”
  王路调侃道:“你说,南疆三千六百个乡村,你在哪个角落不能找个丈母娘,非要跟帕丽旦干上了。”艾力坚持道:“不,我就要帕丽旦,非她不娶。”
  王路觉得艾力走火入魔了,觉得不能不帮他。他善意地分析说:“要娶老婆首先得看她是不是善良,这一条最重要。我豁出去了,舍身为你创造一次见面机会。”
  艾力眼前一亮,问:“真的?你有什么办法?”
  王路亮招道:“等她跳完舞后,我去找她,就说你受伤了,如果她无动于衷,说明你根本没戏;如果她愿意来看你,不管她以后爱不爱你,都说明她还算善良。如果这一条合格了,咱们就给她实行‘劳改’政策,先教育她,感化她,不行就专政她。”关键时刻,王路还真帮忙。
  艾力兴奋地拍着手说:“我看这办法行。”他性急地拉着王路回宿舍收拾床铺去了。
  三个小时后,王路出现在葡萄架下。帕丽旦刚刚跳完“红玫瑰”独舞。王路很严肃地对她说:“对不起,帕丽旦同志,我能跟你谈点事吗?”
  帕丽旦在库尔班书记家见过王路,她礼貌地说:“请吧!”
  俩人来到一个背人的地方,王路故作深沉地说:“帕丽旦同志,艾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