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国家荣誉-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逦帷
  第二十五章(三)
  塔什库尔干乡乡派出所所长玉买尔和联防队员阿不力米提正在所里值班。
  村民巴特尔大汗淋漓地问:“玉所长呢?我有重要情况要汇报。”
  玉买尔所长是克尔克孜人,他的个头不高,看上去结实健壮,红脸膛,塌鼻子,一头蓬松的卷发衬着一双深水般的大眼睛。他问:“你是哪个村的?认识我?有什么重要的事?”
  巴特尔急切地说:“快到我们村去看看吧!有三个人很像通缉令上说的家伙。”
  玉买尔一听是“三个人”,顿时神情严肃地对阿不力米提说:“我去看看!”
  派出所本就人少,副所长和三位民警昨天夜里和艾力一道到各村挨家挨户摸查去了。而且,所里只配三支手枪,玉买尔让副所长都带走了。玉所长让联防队员阿不力米提留下看家,他亲自驾驶吉普车赶到塔什库尔干乡第八村。他侥幸地想,从昨晚到现在,已经有七八个群众来举报,说发现了可疑人,他想,或许这次的举报又不是真的。
  村支书热情地从家里拿来一些食物,看到这些东西,三个人什么都不顾了,急切地把食物往嘴里送。可是,他们刚吃了几口,就听到门外响起吉普车的声音。“不好,有人来了!”亚生忽地一下站起来带头往外冲,正好与推门而入的所长玉买尔撞上了。玉买尔也愣住了,虽然通缉令上的照片有些失真,但大体轮廓差不到哪里去,他确信,这迎面与他相撞的五短身材的人就是亚生。玉买尔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镇静地说:“我是这个乡的派出所长,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玉买尔所长一边严肃地盘查,一边思考对策:怎样才能把这三个人制服呢?尽管有三四个村民在场,但大伙平时没有合作过,也缺乏对敌经验,对付三个穷凶极恶的凶手还是很困难,只好先搜身再说。
  买买提和吐尔洪磨磨蹭蹭地从口袋里拿出假身份证。
  亚生根本没有身份证,他从监狱里逃出来后,就一直在社会上胡混,没有正当职业,派出所多次上门找人,从未遇见过他。趁玉买尔低头检查身份证之际,亚生一步跨到村民巴特尔背后,他意识到这样拖下去,今天逃不了啦,必须杀出一条血路来才能逃生,他了解普通老百姓的心理,他们害怕流血,只要看到枪,看到血,他们就会散开。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村支书并未意识到危险近在眼前,那时,他正帮着玉买尔所长问买买提和吐尔洪:“身上有刀具吗?全部交出来。”
  买买提和吐尔洪又磨磨蹭蹭地交出斜挎在胯部的刀子。
  玉买尔所长猛然发现亚生靠近村支书,“情况不妙!”玉买尔所长迅速做出反应,他拿出手铐,一个箭步冲上去,想铐住亚生。谁知,亚生突然掏出伯莱塔9毫米手枪并对准了村支书的头部。
  “闪开!”所长玉买尔见状一下子扑到亚生身上,堵住他的枪口。与此同时,亚生的枪响了,子弹射中了玉买尔所长的颈部,鲜血“噗”地一下喷出来。
  不幸的是,村支书被突然掏出手枪的买买提击中一枪。
  在场的村民吓坏了,他们没想到凶杀案就在他们眼皮底下发生了,尤其是最初发现线索的努尔拉,一下子傻了。
  但是,玉买尔所长却仍然奋勇地扑向亚生,他死死拖住亚生的腿,不让他跑。买买提又乘机在玉买尔所长的背部连刺三刀,玉买尔所长的手一软,亚生猛然挣脱出去,他挥着枪对追上来的村民们喊:“都不许追,谁追我打死谁。”
  仨人边跑边向追上来的努尔拉等人射击,这种态势把更多的群众都压在一百米以外。仨人趁机逃跑。
  玉买尔所长虽然成了血人,但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他抱定一个信念:决不能让凶手逃跑。他顽强地拖着受伤的身体追出去十几米,身后是一串长长的血痕。
  玉所长和村支书被村民们送往医院了。
  努尔拉决定自己去追那三个凶犯。没有人要求他这样做,他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不能让坏蛋跑掉。正好,有个叫马哈什的村民开着一辆工具车路过,努尔拉二话没说就跳上去,他说:“马哈什,我求你了,帮帮我,我一定要追上他们。”
  马哈什一听刚才有人对玉所长开了枪,他气愤地说:“走,去追这帮坏人!”
  俩人开着工具车顺着亚生他们逃跑的方向追去。
  工具车开出约两公路左右,就是荒碱滩与沙漠的边缘地带,努尔拉急了,车不能往前走了。那三个家伙能跑到哪里去?俩人把车停在路边,决定顺着脚印徒步追。他们走啊走啊,大约又走了两里路,发现前边有两个八九岁左右的小学生正在放牧。他们告诉努尔拉,有三个人向东边碱滩跑了。
  努尔拉借来小学生的马,一刻不停留地往前追。
  第二十五章(四)
  俩人骑着一匹马走在荒碱滩里,大约半小时后,一望无际的大沙漠已经近在眼前,努尔拉突然兴奋起来,他远远地看见三个黑点正在碱滩地里晃动,“就是他们,我认得,就是他们,他们准备往沙漠里逃呢!”
  三个黑点同时也发现了骑在马背上的努尔拉,他们相距大约六七百米,三个黑点中的一人,举起枪支对准努尔拉“砰砰”射来两颗子弹,枪声在碱滩地上空回荡,令人生畏,好在伯莱塔手枪的有效射程是五十米。俩人本能地把身子藏到马肚子下。
  “我们下马吧,否则要打烂脑袋的。”努尔拉建议。
  俩人下马,借着马肚子做掩护,继续追了一阵儿。后来,努尔拉决定让马哈什回村里报告,他自己则继续抱定信心追那三个黑影,一边追,他一边为自己默默祈祷:“真主啊,让我平安无事吧,我这是在为穆斯林做好事呢!”
  第二十五章(五)
  亚生连开三枪都没有打中对方,他气恼地把枪摔到地下说:“这破枪,还是进口的呢,怎么打不远?”
  买买提冷笑着说:“你刚才白浪费了三颗子弹。”
  三个人又继续跑了一阵子,忽然,面前出现一个三岔路口,怎么办?该选择哪条路?亚生对气喘吁吁的买买提和吐尔洪说:“咱们分开跑吧,我往南去,你们继续朝北。”说完,也不管俩人是否愿意,独自拔腿跑了。
  努尔拉追到三岔路口时,先是发了一会愣,然后,又仔细分辨地上的脚印,他发现,往北去的路口脚印多,而往南去的路只有一个人的印迹。是追一个人呢?还是追两个人?他想,应该追人多的。
  追了一阵儿,努尔拉看见前方出现了两个黑点。
  越来越近,买买提用手枪瞄准努尔拉。“砰”地开了一枪。子弹嗖地发射出去,落在距离努尔拉几十米开外的地方。子弹没有打中努尔拉,买买提很恼火。他不得不把枪支收起来,继续逃跑。
  枪响的时候,努尔拉一下卧倒了,可是,枪响过后,什么事也没发生,他高兴地跳了起来,他已经掌握了对方的秘密:他们的枪只能打到五十米之内的地方。
  为了震慑努尔拉,买买提往前跑一截路,就朝后面的努尔拉开一枪,枪一响,努尔拉就趴在地上不动;等枪响过之后,他又不紧不慢地追凶犯;枪再响,他再趴在地上不动。
  双方僵持着,走走停停。买买提他们始终没法摆脱努尔拉的追踪。于是,他干脆一屁股坐到沙地上,跟努尔拉谈判。他喊道:“朋友,既然你给我们水喝,给我们馕吃,为什么还要追我们?”
  努尔拉回答:“我不是你们的朋友。你们是杀人犯,我要把你们交给警察。”
  吐尔洪请求道:“看在我们都是同一个民族的面子上,放了我们吧!”
  努尔拉正义地说:“不行,你们杀了人,就要受到惩罚。”
  买买提诱惑说:“你还不知道吧?我们马上就要成立穆斯林的国家了,不再受汉人的欺侮了。”
  努尔拉问:“你是说穆斯林成立国家?”
  买买提振振有词地说:“对,我们穆斯林很快要独立了。到那时,我们不会忘记你的。我们给你奔驰车,给你住大房子。你想要什么我们都给你。”
  努尔拉摇着头说:“我不想要你们的奔驰车,也不要什么大房子。我自己家的房子够住了。”
  看到努尔拉无动于衷的样子,买买提知道这么拖下去对他们没好处,于是又举起手中的枪支,瞄准努尔拉。努尔拉立刻又趴下身。
  双方就这样拉着锯走,不知不觉已是一两个钟头过去了。
  第二十五章(六)
  电台里传来艾力急切的声音:“钟头儿,据八村的两个小牧童报告说,追捕对象向沙漠碱滩方向跑了!两个村民骑着马追他们去了。”
  “你在八村等陈大漠他们!增援的队伍很快会到!”钟成对艾力发布命令道。钟成从地图上很快查出塔什库尔干乡的位置,他用红笔在上面画了个圈,说:“王路,知道吗?咱们的临时指挥部要搬到沙漠碱滩里去了。”
  陈大漠、马建中、亚力坤各开着一辆“沙漠王”车向塔什库尔干乡急驶。路上仨人分别通了电话,陈大漠问:“枪都带在身上没有?玉买尔所长身上没带枪吃了大亏,还不知是死是活。”马建中在对讲机里嚷嚷:“我巴不得在哪次战斗中死了呢,这样,我就清静了,再也不用听丈母娘和老婆的唠叨啦。”亚力坤不高兴地说:“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告诉你,我可不想帮你收尸。”陈大漠阴沉着脸,骂了句:“都什么东西!”然后猛一加油门,他估计一个小时后,能到达塔什库尔干乡。玉买尔所长和村支书需要大量输血,而血库里没有存血了,送他们来的维族群众都伸出胳膊主动献血。
  从电台里听到玉买尔所长醒过来的消息,钟成松了一口气。他让司机加速赶到塔什库尔干乡八村。
  钟成的三菱车进村之前,艾力已经向开工具车的马哈什了解完追凶过程。听着马哈什生动的讲述,艾力感动地说:“塔什库尔干的老乡太好了!”
  钟成给在南疆地区等候消息的南厅长打电话,但是没有信号。他对马建中命令道:“建中,想办法找一个最高点赶紧架天线,让电台出声。临时指挥部就设在这儿。”
  不一会儿,天线架上了,电台里传出南厅长焦虑的声音。钟成汇报说:“现在情况还不太明细,可能艾力的手机没信号。”
  南厅长命令:“想办法随时向我汇报。”
  不久,沙漠卡点上的联防队员到临时指挥部报告:“在距此地二十公里左右的地方,发现一个人在高处挥舞着衣服喊叫。”
  “肯定有情况!”钟成让陈大漠带着王路等人马上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努尔拉把双臂都摇酸了,才看到一队人马上来了。
  陈大漠等人奔到努尔拉面前,问:“老乡,怎么回事?”
  努尔拉疲惫地用手指指碱滩里的两个黑影说:“坏人在那里!”
  陈大漠等人看到了在碱滩里蠕动着的两个黑影。
  陈大漠商量道:“老乡,你表现得很好,你能不能马上回到乡里,到我们的临时指挥部,告诉钟局长一声,我们马上进行围捕。因为这里没有信号,我们无法用手机向我们的指挥官汇报。”
  努尔拉咧了咧嘴,答应说:“行呢,行呢。”
  太阳火辣辣地照在沙漠上,努尔拉磨烂了的脚底灼痛着,他一步一个趔趄地跑回乡里,把发现凶手的情况向钟成做了汇报。钟成感激地握住努尔拉的手,他突然发现努尔拉没有穿鞋,便问:“鞋呢?”
  努尔拉不自然地蹭蹭脚底说:“跑丢了。”
  钟成从怀里掏出二百块钱,塞到努尔拉手里,真诚地说:“老乡,这点钱拿去买双鞋穿吧!”
  努尔拉赶紧往外跑:“不要,不要。”钟成坚决不肯,他是从内心感激人民群众的无私相助,他把钱硬塞到努尔拉手里,说:“我们会记住你的!”
  第二十五章(七)
  那时,陈大漠担任现场指挥。他命令道:“占领制高点,防止对方突围。”
  陈大漠透过望远镜,看到两名凶手的身体都浸在碱滩水洼之中,仅露出脑袋。
  陈大漠下达第二道命令:“喊话,让他们举手投降。”
  亚力坤用扩音喇叭喊道:“你们被包围了,交出武器,顽抗是没有好下场的!”
  “砰”,听到喊话,买买提对着喊声的方向开了一枪。
  亚力坤再次喊话:“放下武器,把手举到头顶,从水洼里走出来。还有最后五分钟,不然,我们开枪了!”
  买买提又顽抗了一会儿,然后精神崩溃了,他突然失声大叫:“啊,我受不了啦!”他举着那把伯莱塔手枪,边射击边从水洼中往外冲。
  “开枪!”陈大漠冷静地下令。
  子弹“嗖嗖”打过去,买买提中弹身亡。
  吐尔洪被瞬间的变化吓坏了,他把全身都隐进水里,可是很快又冒了出来,因为他不会游泳。但他仍不敢丢掉手中的刀子,他只有这把武器在手。
  “王路,发射橡胶弹!”陈大漠平静地指挥。
  王路手里握着一支38毫米防暴枪,这也是近年来国内研制成功的一种非致命武器。这种枪发射的撞击弹由三头橡胶块组成,适用于一百米左右的距离范围,打击目标被击中后,多半会因撞击引起剧痛而瘫软。
  王路熟练地装定好表尺把橡胶弹准确地射向吐尔洪。
  随着三头橡胶块的撞击,吐尔洪随之也瘫软在水洼里。
  吐尔洪被逮了个正着。
  第二十六章(一)
  抓住了吐尔洪,警民情绪高涨。但是主要凶手亚生却不知去向,大伙的情绪又有点受挫。
  无论怎样审讯,吐尔洪都说不知亚生的去向。他说:“我真的不知道亚生在什么地方?如果我们知道杀了人后应该去哪儿藏着,就不会被你们抓住了。”
  钟成分析了吐尔洪的供词,认为他没有说假话。
  “看来,这个亚生只有匹夫之勇。不出三天,他准会从沙漠里跑出来。”钟成预言道。
  “为什么?”王路问。
  钟成解释说:“我看过地图了,咱们所在的这个村庄是通向大沙漠的最后一块绿洲,往前五百公里都是沙漠和戈壁滩。亚生慌不择路,才走进这个死亡之海。他没做任何准备,吃什么?依他的直线思维的特点,他还会回来找吃的,除非他决定死在沙漠里。如果不是这个结果,他就不是亚生,而是‘黑鹰’了!”
  王路问:“那么他还会跑回这个村庄吗?”
  “那不一定,所以这个乡的每个村庄都要设防。”钟成把临时指挥部搬到乡里,驻扎下来,营造外松内紧的氛围。
  买副局长带着反恐二队和三队重点负责库鲁克村的防守,为了深入地摸情况,老买自己骑着个毛驴往各个村庄跑,往亚生有可能躲藏的任何一处地方搜寻。
  果然,第二天晚上,努尔拉又来报告了亚生的行踪。
  这天,天黑之后,饿成疯狗一般的亚生躲藏在努尔拉家的果园里,等天色更黑时,他跳墙进了努尔拉家的院子,用枪顶着努尔拉的老婆:“进屋去,给我找点吃的,不许开灯。”
  努尔拉的儿子上小学四年级,是个小精猴。亚生“吧噔”一声跳进院子里时,他正在羊圈里撒尿,接着他就听到有人威胁他的妈妈。小家伙一听动静不对,扒着墙头偷眼瞧了瞧,他看见了一把黑闪闪的枪。他“嗵”地一下跳出羊圈,找爸爸报告去了。
  情况来得紧急,留守在八村的警力加起来是十五人。钟成让努尔拉画了一个他家的地形结构图,并迅速做了分工。他说:“四人上房顶,六人围房,五人进院。”由陈大漠带侦查员们去围捕,原则是尽量不惊扰村民。
  钟成则留在临时指挥部等候消息。
  按着分工,努尔拉带着四人上了房顶,亚力坤带六人守在房外堵截,陈大漠、艾力、马建中还有王路从正面进入院子。
  马建中扛着一个四五公斤重的剪钢筋的钳子,“腾”一下轻盈地翻进努尔拉家的院子。他快速地剪断大门锁的锁梁,大伙一涌冲进去,然后,马建中、王路、艾力各自迅速守住一扇门,此时,由于院子里没有灯光照射,黑漆漆的。手持强光电筒站在庭院当中的陈大漠低声说:“注意,现在同时敲门,准备往里冲。”
  陈大漠的话音刚毕,王路、艾力、马建中仨人同时敲门。艾力抢先猛地一推门,随着开门的惯性,冲进门内,猛然间,门后伸过来的一只手卡住了他的脖子,紧接着一把匕首猛地刺进他的胸部。事情来得太突然,艾力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他忍住巨痛大声喊:“陈队长,人在这儿!”与此同时,门“啪”的一声被关上了,艾力的胸部被捅了第二刀。
  陈大漠立刻把强光电筒照到艾力所在的那扇门前,但是那里没有艾力。他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咣当”一下踹开那扇门,只见屋里有两个人正扭抱在一起。黑暗中,他分辨不出哪个是艾力,哪个是亚生,即使用强光电筒也无法一下子把他们分清,他干脆一把将两个人同时抓在怀里,他的下颌碰到一顶帽子,他知道,那人应该是亚生,因为艾力没戴帽子。他立即用双手去卡亚生的脖子,他喊着:“艾力,我在这儿!”
  陈大漠同时用腿猛顶亚生的腹部,亚生猝然倒下,夹在中间的艾力跟着倒在亚生的身上,陈大漠因为用力过猛也倒在艾力的身上,三个人压成一摞,就地混打起来。
  那时,王路已经从另一间屋里找出努尔拉的老婆,并带着她把各房间的灯一一打开。
  院子里有了光亮,王路听见陈大漠在那间黑屋里的喊声。随之,大伙儿听到了两声枪响,哑哑的,闷闷的。
  马建中、亚力坤和王路同时奔向那间响枪的黑屋子。
  黑屋里的三个人仍在战斗,那两枪是艾力朝亚生开的,但因为在黑暗中,枪只打在亚生的腿上,亚生疼红了眼,一手拿枪一手拿刀。陈大漠见状,一脚踢飞了亚生手中的刀,亚生照着陈大漠开枪,可是,连开了两枪,只听“噗噗”的空击音,他手中那支伯莱塔9毫米手枪关键时刻没子弹了,他恼羞成怒地用枪身使劲打陈大漠,陈大漠则用脚踢他的胳膊,躺在血泊中的艾力死死地抱着亚生的腿。
  王路机敏地拾起地上的强光电筒,向他们仨人照过来,大漠急忙喊:“王路,先让‘黑豹’进来!”
  新来的警犬“黑豹”听到命令呼啸着冲上去,那时,陈大漠的一只脚踩在亚生的胳膊上,另一只手抓着亚生的头发,“黑豹”一下子扑到亚生身上。有了“黑豹”的帮忙,陈大漠腾出一只手来,给亚生上了手铐。
  第二十六章(二)
  “艾力,艾力,你还活着吗?”没有听到艾力的动静,陈大漠和王路急得喊起来。
  拉开灯,大伙立刻看见了满身是血的艾力。艾力听到了大伙的呼叫,他的脸上绽开了笑容,他微弱地哼了一声,努力从地上爬起来,单薄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又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陈大漠和王路同时抢上前去,把艾力抱在怀里。
  马建中见状,脑袋“轰”的一声仿佛要炸开了,热血直往脑上涌,他咬牙切齿地用枪顶住亚生的身体,问:“他妈的,你就是亚生吗?你这个混蛋!”
  王路看到马建中的样子要失控,连忙冲过来抢马建中的枪,他说:“建中,冷静点,留活口。”但建中根本压不住自己的火气,他硬从王路手里抢回手枪,王路又夺回来,抢夺中王路手中的枪走火了。只听“砰”的一声,亚生啊啊两声,重重地倒在地上,一股黑血从他身体里流出来,溅到正在抱着艾力的陈大漠身上。
  本来就一团糟了,现在事情弄得更糟了。陈大漠恼火地骂道:“王路,你想干什么?你想违纪吗?”
  王路手上的枪还热着,造成走火事件,是他始料不及的。但他的确闯了祸。但马建中却不管不顾,他怒发冲冠:“大不了我跟他一命抵一命,我宰了他!”
  王路默默地把枪还给马建中,然后把衬衣撕成条,先把艾力的伤口紧紧地包住,亚力坤则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包裹着艾力的身体。
  陈大漠瞪着眼珠喊:“还不走?赶紧送医院抢救啊!”
  马建中和王路用自己的手掌捧着艾力的身体往外走,他们怕一不小心弄疼了艾力。他们把艾力放到车上送往医院。
  路上,陈大漠用手机给钟成紧急汇报。钟成又向南厅长报告说:“人抓到了,本来想留个活口突审,但被民警枪走火给打死了。另外——”他停顿一秒后,沉重地说:“民警艾力受了重伤,正在送往医院的途中。”
  汽车开不进村来,停在路边,陈大漠和王路用双臂捧着艾力的身体跑,他们舍不得让艾力的身体颠簸。艾力的血一滴滴流在地下,浸染着这个美丽的村庄。王路和陈大漠的双眼全被泪水模糊了,他们心里明白,艾力可能活不成了,他的脸色苍白,胸部全是血,但王路和陈大漠仍然拼命地捧着他跑向医院。
  马建中把车开到村口,他跳下车,迎上来,看着满身是血的艾力,他的眼泪哗啦啦流了出来,他边哭边骂道:“妈的,艾力你要是死了,你就是孬种,你他妈就不是人,艾力,你不能死!”
  艾力仿佛听到马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