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国家荣誉-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是只有一张床的单间。到了晚上,吐逊把事先准备好的锁换掉。吐逊阴狠狠地对尔曼和卡德尔说:“委屈你们了,从现在开始,谁都不能出这间屋子。”空气中顿时呈现出一种沉闷和杀气。
  吐逊让尔曼和卡德尔睡在地上。睡觉前,吐逊老道地让尔曼和卡德尔脱光了衣服睡觉。微型摄像机本来安装在卡德尔的衣服纽扣上,因为被强行脱去衣服,使微型摄像机脱离了卡德尔的身体,无法进行有效的摄像功能。
  与此同时,陈大漠等人住在与卡德尔相隔五间屋子的另一个房间里,摄像机信号突然变得不清晰,大伙都有些急,想直接踹开门把那伙人抓了算了。
  但陈大漠觉得,还是稳着点好,因为不知里面是什么情况,再等等卡德尔的情报。
  半夜,卡拉悄悄问:“下一步怎么办?”
  吐逊道:“一个从青海过来的枪贩子已经把十几支美国M16A2自动步枪藏在新藏公路零公里处。约好了明天咱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由于俩人的声音太小,卡德尔干着急,听不清他俩说了什么。
  吐逊悄悄对卡拉说:“喂,我看气候不好!门口停着的那辆‘沙漠王’好像有问题,我看见好几次了,是不是跟踪我们的?”
  卡拉把窗帘的一角揭开,借着月光,他看见了那辆停放在招待所门前的“沙漠王”,心里格登一下:这不是在路上时,被人扔酒瓶子砸坏了玻璃的那辆车吗?尽管已经修复好,但卡拉仍然记得那辆车的特征。
  他对吐逊说:“不好,这辆车可能是冲着咱们来的。”
  俩人悄悄商量了一下,决定把身上的枪藏在招待所的卫生间,以防被警察查出。
  卡德尔虽然闭着眼睛,但他不敢睡。忽然,他听见吐逊和卡拉从床上爬起来,接着,他感觉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他面前,他立刻佯装打起呼噜,可是紧接着,他就觉得有一股凉丝丝的东西喷到他脸上,他刚想喊,但仅仅一秒钟工夫,他就昏睡过去。
  原来,为了自身的安全,吐逊把携带入境的“辣椒喷雾剂”喷到卡德尔和尔曼的鼻孔里。吐逊得意地说:“二十四小时之内,他们不会醒来。”
  卡拉没见过这种“辣椒喷雾剂”,它的外形就是一支小巧的圆珠笔,他好奇地问吐逊:“这东西太神奇了,咱俩为什么不会晕倒?”
  吐逊得意地说:“等回到基地,让我好好给你上上课。现在没工夫告诉你,赶紧动手吧!”于是,俩人搭成人梯,把卫生间的屋顶揭下一层砖瓦,把那支格洛克手枪放进去,再把拆下的砖瓦原封不动地贴好。
  做好这一切后,吐逊说:“我翻窗户出去,你从前门走,出去后,各走各的,昆仑山见。”
  于是,吐逊翻后窗跑了。随后,卡拉悄悄打开前门,他化妆成一个蒙面维族妇女的模样。
  王路其实一直没睡着,他想不明白装在卡德尔纽扣上的卫星定位设备信号怎么模糊了?因为睡不着,王路干脆跑到服务台坐着,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104房间。
  下半夜三点多,从104房间走出一个蒙面的维族妇女。开始,王路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房间。可是,那个“蒙面女人”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像个男人,而且那人离开招待所后,越走越快。
  王路意识到此人有问题,他顾不上跟谁说一声,撒开腿就追过去。
  王路几大步就追上了蒙面女人,他在身后喊:“喂,站住!”
  谁料“蒙面女人”听到身后有人喊拔腿就跑。王路冲上前去,猛然从后面扑向“蒙面女人”,一把揭开了罩在“蒙面女人”头上的长披肩,露出一张男人的脸,他是卡拉。卡拉的手已摸向腰间,那里是一把匕首。王路没有慌张,他的左腿略一提膝,就将卡拉的右腿勾住,将其摔倒。但卡拉敏捷地爬起来,并把刀直握在手里。“小子,反应挺快的嘛!”王路更镇静了。因为他从对方拿刀的姿势,看出来对方不是他的对手。王路的教官在课堂上曾说过:“一般受过训练的人用刀是斜握,向对手的胸膛以上刺,因为这样可以一刀解决战斗,没有受过训练的人是直握刀,对着下腹部刺,这样刺中的概率较大。”现在,王路一闪身,左手抓住他拿刀的手腕,往怀里一带,然后抬起右腿狠踢其小腹,然后,别腿,并用右手搓其下颌,将其摔倒。
  卡拉虽然精通枪械,但他自身的体质很差,而且,他并没有像吐逊那样,在境外受过特种培训。于是,他成了王路的俘虏。
  陈大漠等人听到动静也都跑了出来,见王路已经押着卡拉往回走。
  卡拉被带回104房间。卡德尔和尔曼仍然在昏睡之中。侦查员们怎么喊也喊不醒。王路上前试试他们的鼻孔,发现都还有气,再回头看看卡拉的神情里有一丝得意,他就明白了,他对大伙说:“算了,他俩是被喷了‘辣椒喷雾剂’,一时醒不过来。”他猛然问卡拉:“对不对?”
  卡拉忙说:“对。”
  王路问:“你的同伙呢?”
  卡拉得意地说:“你们恐怕找不到他。”
  王路气愤地说:“那你自己就当替死鬼吧!”
  马建中和亚力坤无心跟卡拉斗嘴,他俩已经把屋里翻了个遍,也没找到东西。正当卡拉扬言要告警察乱抓人时,马建中突然觉得卫生间哗哗作响有点不对头,他对亚力坤说:“既然卫生间哗哗响着,那就说明,他俩刚才在卫生间呆过,搜!”
  果然,不到十分钟,马建中就喊上了,他说:“卫生间的天花板被人移动过。”接着,他又喊:“这儿找到一支枪!”
  马建中猴子似的倒挂在天花板上,取出一支格洛克9毫米手枪。
  卡拉一看,脸儿都白了。
  陈大漠瞥了一眼卡拉,果断地说:“就地突审。”
  第二十七章(五)
  卡拉一天都装傻,死活不开口。亚力坤气得用手点着卡拉的鼻子说:“什么都不讲是吧?叫什么名字也不说是吧?从哪儿来的也一问三不知对吧?好,你有种,我服你了。那我最后一次问你,为什么是你坐在我面前?而不是街上的其他什么良民?”
  卡拉抬头叹口气,坚定地说:“我没有罪,你们不该抓我。”
  亚力坤也叹口气说:“你有三十岁了吧?我也三十出头了。我们俩算是同时代的维族青年,可咱俩却走上不同的道路,今天坐在相反的位子上。咱们维族应该有传统的美德和品格。我记得老人常常对我们说,吃苹果的时候不要忘记种植果树的人,喝着清水去摧残开渠引水的人,那么这种人必然不得人心。你们想干的事,难道不是这样吗?”
  卡拉沉默着,他开始有种坐立不安的感觉,亚力坤接着说:“几只野鼠,不管它怎么厉害,但是绝对不可能拱倒昆仑大山;一群蚂蚁,不论它怎么凶狠,但是绝对不可能推倒伊力亚斯大厦。你们想干的事情,就像几只野鼠、一群蚂蚁,最终必然失败,落得可耻的下场。这样的案例很多,你自个想想吧。你为他们东奔西跑,担惊受怕,最后对你有什么好处?你会得到什么结果?你现在已经在我们的手心里,还不赶快跟他们划清界限,如果死死包庇他们,会有什么好下场呢?”
  亚力坤对自己的这番话颇为得意,他暗想,这话肯定像一枚枚炸弹,把卡拉炸晕了,他偷眼瞧了瞧卡拉,发现他正在发抖,亚力坤突然把脸色放得非常威严,他说:“我要说的,全都说了,卡拉,你说,你到底讲不讲?”
  卡拉一惊:原来审他的警察知道他的名字。其实,亚力坤也是刚刚得知卡拉的背景的。王路抓住卡拉后,总觉得他很面熟。于是马上从手提电脑上登陆信息中心库。几个特征要素一输进去,“蓝梦网吧”失踪的老板的资料就跳了出来。王路兴奋不已,他知道,他就要看到“黑鹰”的庐山真面目了。卡拉的身体抖动得更厉害了。两天不讲话,一开口他突然变得口吃了:“我只是为别人买枪——”
  亚力坤打断他的话:“为谁买枪?买枪干什么?钱从哪里来?跑掉的那个人是干什么的?要讲,你就要像倒提口袋倒西瓜那样,全都讲出来!听明白没有?我已经给你搭好了梯子,你赶快从悬崖上爬下来吧!我这个人喜欢痛快,你要赶紧适应我!”
  卡拉迟疑地问:“要是我讲了以后,你们会对我怎么样?”
  亚力坤说:“你想想,你的头儿能给你两万块钱买枪,说明你的头很重用你,也说明你在组织中是个说了算的人物,如果你不讲,就凭这一点,我们能放过你吗?但是如实讲了,就是另一种情况了,你是聪明人,还用我讲下去吗?关于‘蓝梦网吧’,关于蒙骗维族青年出境加入恐怖组织的事,都要我一一给你点出来吗?”
  “我们做了大量的炸弹,我们的头目说,等我把枪买回去后,我们首先要在喀什市,在汉族人的春节放响‘礼炮’,显一显我们这个组织的威风。我向真主保证,是艾尔肯给我的钱让我买枪。”卡拉的口一开,就像河水猛然冲出山谷,挡都挡不住。
  侦查员们一听到“艾尔肯”这个名字,全都激动了。大伙找这个人找得好辛苦,现在他终于浮出水面了。
  “艾尔肯现在在什么地方?”
  卡拉突然哭了起来,他说:“你们不要逼我了,我不能再说了。”
  第二十八章(一)
  青海来的枪贩子在新藏公路零公里处没有等到接头人,他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于是,他悄然躲了起来。
  与此同时,阿不都尔带着两个组织成员下了山。
  他们来到一个小学校门前的甜瓜巴扎,寻找一个脸色发黄的缺三根指头的男人肉孜。
  肉孜二十八岁左右,目光躲闪不定,他的个子很高,发泽是黑褐色,他早已忘记阿不都尔这个人了,他以为走到他面前的瘦小男人想买甜瓜。他热情地挑了一个甜瓜,递到阿不都尔面前。阿不都尔冷冷地说:“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我们到对面的树底下,讲几句话!”阿不都尔头一歪,肉孜看到了附近的那棵树底下站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
  肉孜顿时生出一种恐惧感,他装作收拾东西,趁阿不都尔不注意,转身就跑,连瓜都不要了。
  但是在一旁担任警戒的家伙伸出手臂拦住了他:“喂,肉孜,别跑嘛,我们只是有事跟你商量,不想把你怎么样。”
  肉孜不得不站住,他战战兢兢地问:“什么事吗?坏事我不想再干了。”
  两个手下半推半拉地把肉孜带到那棵树底下。
  阿不都尔不动声色地问:“你们的组织现在干什么?”
  肉孜知道隐瞒不了什么,便懊丧地说:“解散了。”
  阿不都尔开门见山地要求:“我们的组织却正在壮大发展,目前准备制作爆炸物品。我亲眼见过你会做炸弹,所以来找你,希望你能给我们帮助。”
  肉孜急了,他摆手道:“这个嘛,再不要找我,你看我的手!”他把缺了三根指头的残手给阿不都尔看,“我真的没有办法给你们提供帮助。”
  阿不都尔勃然大怒道:“所以,你们的组织解散了。我告诉你,既然你们以前走了这条路,半路上退却是不行的。你们应该给我们帮助,必须帮助我们!我们在这条路上要继续走下去。”
  肉孜沉默。
  阿不都尔耐着性子等肉孜说话。
  肉孜见执拗不过,便点点头说:“好吧,我同意跟你们走。不过,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制成爆炸物后干什么?”。
  阿不都尔坚定地说:“建立穆斯林国家。”
  肉孜摇摇头说:“那我不去了。”肉孜想走。
  但阿不都尔的两名手下一左一右不动声色地架起肉孜瘦瘦的胳膊就走。
  “除非你同意帮忙,否则我们不会松开你的手。”阿不都尔跟在肉孜的身后,他压低声音威胁道。
  肉孜被强行带到昆仑山基地后,沉默了一天一夜。他是个有名的铁匠,自小聪明过人,喜欢搞些小发明什么的。三年前,他被人怂恿着参加了地下讲经点,在那里,他听了阿力木辗转传到境内的录音带,他热血沸腾,跟村中另外几个宗教极端青年一拍即合,他们商量找一间出租房办个地下讲经点,给村里的青年们讲经。后来,他们觉得只办地下讲经点并不过瘾,于是,又商量决定成立一个所谓的“伊斯兰圣战者”组织。肉孜还记得,当时怂恿他参加组织的人就是阿不都尔。根据这个组织的宣言来理解,他们偷东西不算犯法行为,是遵照真主的旨意行事。一年里,肉孜与其他十几名成员一起,先后作案九次,偷盗了六辆摩托车、三辆自行车,他们还在各地散发反动传单。后来,伊力亚斯大厦发生爆炸后,他们这个组织也趁势作乱,在喀什的一个水泥桥板旁边安放了一枚炸弹,可惜这枚炸弹还未引爆,就被马建中给拆解了。那一次,马建中拆解了炸弹,刚刚离开现场半小时,在他们走过的小路旁,又引爆了一颗炸弹,第一颗炸弹和第二颗炸弹之间的时间相隔了半小时。
  其实,这是肉孜制做发明的一种新式连环炸弹。肉孜就是在试爆这类炸弹时,把自己的手指炸残的。
  “伊斯兰圣战者”组织被打散,原因极其偶然。一次,南疆公安局的侦查员抓获了一名盗窃摩托车的犯罪嫌疑人。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警方查获了一个设在出租屋里的非法讲经点,当场抓获了正在讲经和听经的人,收缴了十几盘反动录音带、讲经册、笔记本、话筒等物。其中一个笔记本上贴了一些成员的照片,此事引起南疆地区公安局的重视,成立了专案组,他们顺藤摸瓜,在两个月内挖出一个所谓的“伊斯兰圣战者”组织,抓获了九名组织成员。肉孜潜逃到博斯坦躲藏在亲戚家的地道里,整整三个月不敢出门。后来风声小了,他才在家人的帮助下,摆起瓜摊生存,决心不再染指任何组织。
  可是现在,肉孜想躲都躲不了。警方放松了对他的追踪,阿不都尔却又来绑架他了。他阴沉着脸,自从进入昆仑山基地,他就没笑过。他的脸阴了两天之后,才开口说话,他一开口就没好气,他用残手指着阿不都尔说:“你去买七箱氢化物来,再到巴扎上买台电焊机,照我说的去做。”
  阿不都尔又找来一个叫艾则孜的铁匠给肉孜当助手,他的任务是精确地焊接炸弹口。
  第二十八章(二)
  沙吾提用自己以前使用过的那个邮箱与B国的恐怖成员联系上了,并且,成功下载了从B国学过的那十六种制造炸药的方法。艾尔肯看到配方又高兴了,他逐渐放松了对沙吾提的戒心。
  趁着还未关闭电脑的空,沙吾提立即进入南疆公安网,在“举报箱”里留下一句话:“艾尔肯在昆仑山有个兵工厂。”他快速退出南疆公安网,快速关机,当他发现并未引起艾尔肯的注意时,他长叹一口气,这时,他的胸前和背后都湿透了。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警方就会闻着味找到昆仑山来,那时,将会发生一场大的战役。可是,那时,如果自己被警察的乱枪打死怎么办?沙吾提突然又为刚才之举而懊悔,他心里矛盾极了。
  “肉孜,你看看这个配方,就照这个配方做爆炸物。”艾尔肯拿着那份下载来的配方兴冲冲地来找肉孜。
  肉孜无声地接过来研究了半天,然后摇摇头退给艾尔肯说:“不好,不如我制作的炸药杀伤力强。再说,南疆这个地方根本弄不到这些化学药品。”
  艾尔肯耐着性子问:“那你说怎么办?”
  肉孜说:“给我三天时间。”
  三天之后,艾尔肯看到肉孜把焊制的手雷壳摆了一地,他吃惊地问:“你在干什么?”
  肉孜道:“做炸弹呀!”
  肉孜指着他用三种材料做成的手雷说:“你们要的爆炸物基本上就是这个样子了。这种是用自来水管做的,那种是用铜管做的,最后这一种是塑料管做的。都可以爆炸。”
  艾尔肯问:“你认为哪种管子做出的手雷杀伤力大?”
  肉孜介绍说:“根据我以前试验的经验来看,自来水管做的杀伤力最强,另外两种不太好。”
  艾尔肯着急地说:“照你这个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做出一批来呢?”
  肉孜没好气地指着地上的十二瓶化学药品说:“这些药品能做一百枚手雷。难道你一下子要做一百枚?”
  “何止要一百枚?”艾尔肯兴奋地看着一箱箱柔软的结晶体被装进铁制的手雷壳里,他大喊道:“我要做五百枚、一千枚,不,应该是五千枚炸弹,先把博斯坦炸平了,再去炸和田、喀什,把整个南疆炸成鱼网,哈哈,我们要干惊天动地的大事。”
  肉孜皱着眉头说:“你要那么多手雷,可这些药品只够做一百枚的,那你们赶紧准备药品去吧!”
  肉孜恐惧地看着疯子一样的艾尔肯,他想,这次突然失踪,家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儿,他已经向老婆保证过,再也不参加这些被人民痛恨的组织,可他还是又被裹挟进来了。
  肉孜把一百枚手雷很快制好了,艾尔肯带着阿不都尔和沙吾提兴奋地跑到山坳里进行试验。艾尔肯率先扔了一颗手雷,“嘣”,山坳里弥漫着一股尘烟,艾尔肯兴奋地狂叫起来。
  阿不都尔扔出第二颗手雷,“嘣”,山坳里又卷起一股尘烟,他也被成功的喜悦冲昏了。
  艾尔肯怂恿沙吾提说:“怎么样,你也试一颗吧?”
  沙吾提由于紧张已经流汗了。
  在境外时,沙吾提接受过如何试验制爆物品。此时,他却装着并不精通的样子,把一颗手雷抓在手里,他想,只要他一转身,对准艾尔肯投过去,艾尔肯就完蛋了,然后,自杀。沙吾提是这样想的,也正要这样做,肉孜却一把抢过他手中的爆炸物投到一片空旷之处。
  肉孜淡淡地解围说:“我觉得你很紧张,我怕你像我当年那样,弄不好把自己的手指炸没了。”
  艾尔肯一时还分不清这两个人想干什么,后来一细想,难道沙吾提想杀自己?这么一想,他的背后忽地出了一片冷汗。他铁青着脸对阿不都尔说:“我看沙吾提有时头脑不太清醒,这个人有必要活下去吗?”
  阿不都尔也看出一些端倪,但他劝道:“鉴于这种非常时期,我送你两个字:勿躁。”
  艾尔肯只好恨恨地命令沙吾提和肉孜先离开,然后,他铁青着脸对阿不都尔说:“如果不是跟你有一段交情的话,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他的动机来自你的暗示。”
  阿不都尔冷静道:“动乱之时,谁都难免有心浮气躁的时候。”
  艾尔肯道:“如果排除了你和阿力木想吞并我的因素,我倒觉得这个小伙子挺可爱,我完全相信他刺杀我的原因是我夺走了他喜欢的人。我喜欢这种刺激。”
  阿不都尔阴郁地说:“现在你还有心情讨论什么情人的事?吐逊和卡拉为什么还没有动静?他们应该在这两天回来了。”
  艾尔肯自负地说:“放心吧,南疆那帮笨警察根本找不到他们,我们完全可以漠视南疆警方那些无聊的叫嚣。”
  第二十八章(三)
  坐在亚力坤对面的卡拉依然像挤牙膏似的,挤一点,说一点。
  今天,钟成亲自过来审他,钟成严肃地说:“卡拉,根据你这两天的表现,你确实有立功赎罪的决心——”
  “这是我应该做的。”卡拉跟了一句。
  钟成不紧不慢地继续他的审问:“但是,根据我刚刚掌握的情况,有些重要的问题你还没有给我说清楚,或者说还有更重大的事情没向我们交代,比如,艾尔肯和他的组织现在到底在哪儿?”
  “局长,我知道的全都讲了,真的全讲过了。”卡拉心虚地辩解。
  钟成问了一句:“真的吗?没有补充的了吗?”然后,他不再理会卡拉,站起身走出去了。亚力坤拍拍卡拉的肩膀说:“卡拉,卡拉呀,你没有补充交代的了吗?局长生气了,本来他想放你走的,可是你隐瞒重大问题不交代,现在,我看能不能放你走,是个严重的问题了。实话告诉你,我们现在已经知道艾尔肯藏在昆仑山,而且你们还有个地下兵工厂,怎么样,我们侦查的还属实吗?”
  卡拉听了这些话,傻眼了。他想,警察连艾尔肯他们在哪儿都知道,艾尔肯要完蛋了。他心里打着鼓。
  “卡拉,再给你五分钟,你必须画出你们基地的详细布局,否则你死定了,谁都帮不了你。”亚力坤再次警告卡拉。
  今天上午,卡拉看到警察们进进出出神情异常,刚才公安局长又亲自跑来审他,他想,艾尔肯那伙人肯定是要被发现了,他甚至庆幸自己提前被抓,否则警方要是用炮火去端了兵工厂,自己还不得被炸死?
  就在亚力坤出去解手的工夫,卡拉交代了。亚力坤重新进来时,还有点不相信,他问王路:“他开口了?”
  王路沉静地点头:“开了。”
  亚力坤恼火地上前抓住卡拉原本就很稀少的头发:“我在这儿时,你怎么不讲?我刚刚出去撒尿的工夫,你就什么都交代了,我陪了你整整两天两夜,你净跟我玩虚的,你当我是三陪呀?你玩我。”
  王路赶紧示意亚力坤松手:“别,别误了正事。”
  卡拉委屈地问王路:“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