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作品:绝色淫妃
  作者:醉笔涂雅
  男主角:色无戒
  内容简介:
  只要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即使做了和尚,也脱不了色的诱惑。为什么?食色性也。男女饮食,是人的本性。宗教禁欲主义可以理解的,但天理人欲是不可灭的,所以,和尚的偷情也是预料之中的。
  和尚也是长着和常人一样的眼睛,他们终久会知道:山下的女人不是老虎。
  正文
  第001章
  咚咚咚…… 咚咚咚……
  从早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自古被称为佛教圣地的嵩山少林寺的和尚的日子可想而知,他们是从早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练着功夫,这跟夫练来何用,就算问少林方丈,他也讲不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来,或许他会双手合什的告诉你:“出家人慈悲为怀,学习武功不是为了好通斗狠,而是休身养性,得道成佛。”表面上是这么说,可他的内心却也是寂默的很,只不过他起点表率做用自然马虎不得。
  身为少林和尚可谓是百无聊赖,寂默难当,还要守这许多清规戒律,真是生不如死,只不过不是每个和尚都是那么的本分,偶尔也会自己早些刺邀,却能瞒天过海,做得实不知鬼不觉。
  午饭刚过,正值严夏的少室山更是闷热难当,在此就想好好睡上一个午,也是没那么容易,何况两个看守寺门的棍僧,他们疲惫的很,可还是挺着个腰,看着门户。虽然偶然会有些江湖人士,为了一举成名而会来少林寺挑战,但一般都是大败而归,可少林寺还是非常戒备,以免好不容易得来的门派领袖之名负之东流。
  随着提塌提塌的跑步声,两名棍僧不约而同的朝台阶上望去,只见少林寺戒律原首座绝色大师座下的支客小僧匆匆跑下来。两名棍僧待得他走近,齐声道:“有什么事吗?”那支客小僧道:“受绝色师叔的法旨,下山买些东西?”两名棍僧一听,顿时让开了道,自然不敢询问他下山的真正意图,因为在少林寺,宁可得罪了方丈,也不能得罪戒律院的绝色大师,不然他就要受皮肉这苦了。于是两人都掌立十字,看着支客小僧跑下山去。
  报时钟声响起,午时可算是过去了。两名棍僧远远的就看见那位支客小僧回来了,只见他手中并没有多拿东西,反尔身边多了一个青年男子。两人心中都是奇怪,远远的看着他们两人走近。知客僧跟在那青年男子的身后,脾躬曲膝,样子甚是恭敬。一张小脸却涨得通红。他身边的青年男子看上去细皮嫩肉,脸上似乎还看得出淡淡的胭脂,身上漂散着一种极浓的香气,似乎还刻意用另物阻隔了香气,不然血气方刚的男了唯到这种气味,定会神魂颠倒,而知道这气味竟是从男子身上发出来时,保准谁都想吐。加上他走路屁股一扭一扭的,不是太监,那就是个变态男子,更加令人恶心。不过说实话,如果他是一位女子那就另当别伦了,那只能用美貌一枝花来形容,可看他的打扮,明明就是个男子嘛。
  那知客小僧走在他右首,左手却随着他屁股的一扭一扭,而做抚摸状态,可就是碰到。待得走到那两位棍僧身边时,形态顿时变得规矩,道:“师兄,天热的天真是辛苦你们了。我一定会在绝色师叔面前说你们两人的好话。”两位棍僧没有回答他的话,右首一人道:“师弟不是说出去帮无色师叔买东西,东西呢?”见他手中空空,所以才开口问了。那支客僧突的一怔,表情惊张的很,还来不及回答,左首的棍僧道:“这位施主是?”
  看那青年男子的容貌长相,满面一种傲气,此时只“哼”的一声,转头不理。看他不像是个寡言之人,却不听他讲半句话,似乎是个哑巴一样,即使有话也讲不出。两名棍僧从一开始就闻到了他身上那诱人又恶心的香味,心中只一阵的不舒服,只不过当着他的面不敢有些表现,而强用内气忍着,此时见他转过身去,也赶忙转头吸了几口气,而后若无世事的转过头来。
  那支客小僧突然转为镇定,只道:“绝色大师要的东西已经买来,自然是不能给你们看,即使是给你们看了,你们也不懂,看你们愣头愣脑的,哪有这种福气……”此时只觉不对,而后忙道:“……管师叔老人家的事?”棍僧俩他出言无逊心中虽是恼怒,可妒惮绝色也是不敢发作,虽讲皇帝身边的太监,权力比在外拼伤的大将军还大呢?这口气不忍也是不行。
  棍僧俩虽绝色的事不敢问,可支客僧如此口出狂言,他们也自然要刁难上他一番,两人齐声问道:“那这位又是谁?”此时连正眼也不敢瞧那青年男子一眼。那青年男子也是自然自的搔首弄耳,全不顾他们的对话。支客僧见他俩有意刁难,心中也是不快,只道:“这位是路上遇到的一位施主,他说要到寺里烧香添油钱,我自然不敢拒绝。所以就带回来了。”两位棍僧正欲出言刁难,支客僧却没耐烦起来,道:“我还等着负绝色大师的命,不然我要怕屁股开花。这位施主你们让进就让进,不让进就不让进,呆会我去跟方丈说,说你们强行将来寺祭拜的客人赶出少林寺,到时看你们如何交待。”两位棍僧没有办法,虽一口气没有夺回来,可还是只能让他俩进去了。看着那青年男子一扭一扭的背影,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支客僧带着那青年男子一路练过数条巷子,走得久了那青年男子撒娇的更加厉害,不断有手掌扇着脸,看样子是热得很。只不耐烦的向前走。可不知为何,就是不说半句怨言,难道他真是个哑巴。只听那支客僧笑脸迎道:“小翠姑娘,就快到了,你不要着急嘛。”小翠姑娘,原来这个男子打扮的俊小伙原来是位姑娘,这样说来,她身上的香味,以及走路的样子也属正常。唯一有些不正常的就是,支客为何会带着一个女扮男装的妙龄姑娘进少林寺,难道他不知,自古以来,女子是不能踏进少林寺半步,其间定会蹊跷。正因为如此,寺中僧人对姑娘一词特别迷感,又加上人人都会武功,支客刚才那一声“小翠姑娘”早已经被身在十丈外的一个扫地僧人听见,他听支客的讲话之后,躲在一边看着,大概猜到那青年男子是个姑娘后,神情顿时变得紧张,而后扔掉扫帚,便匆匆走了,看来似要去告知方丈。而支客却全没注意到他。
  小翠姑娘跺着双脚一步一步向前走,嘴里只发出嗡嗡的声音,支客带着他双练过了一条小巷,路上虽也碰见几个僧人,但那些人都没有发现。又过了一个庭院,来到一间独立的房间,支客轻声说着:“到了,到了。”而后看了看四周,在门上笃笃笃的敲了三下。当第三下敲完之后,门随之开了,一个年方三十的的大和尚探出头来,冷冷的看了支客一眼,当看到小翠姑娘时,闻到她身上的香气,顿时发出淫邪的笑容,只道进来了。
  小翠走近房去,一屁股便坐在了床边,看来走了挺长的路,累的很。那大和尚转头看了小翠一眼,而后回过脸来,对支客道:“路上可有人刁难。”支客道:“有师叔的话,谁敢阻拦,并没有把看门棍僧的事说进去。大和尚点了点头,而后又压低了声音道:”你有没有……“支客似乎明白他要问什么,不等他问完,便赶忙道:小僧不敢,一路上,我连她衣服也没有碰过。”大和尚微笑着向他点头,道:“很好。”支客听到他的一句赞许,顿时高兴不已,只道:“师叔,不烦碍你了,而后便走了。临走时不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身旁还留着小翠姑娘淡淡的女儿香。
  原来这位大尚便是支客口中的绝色大师,他虽只年方三十,可却坐上了少林寺戒律院宝座,看来其中定有过人之次。只不过他叫人诡秘的带一个女子进屋,不知何故。绝色关上了门,而后便念叨着:“出家人无情无欲,普渡众生,姑娘可否知道本座为何会叫人带你来我的房间。”语气镇定自若,手中拔弄着念珠,也是不紧不慢。
  隔了半响,不见小翠回应,接着又讲了些佛门守戒的原由,大约只讲了半柱香时间,可小翠始终没有发出半句声音,鼻子只依昔的能闻到那种令人神魂颠倒的气味。绝色终于忍不住了,猛得转过身来,朝小翠望去,只见小翠以大胆的除去了外裳,只留下了贴身的杜兜,此时尽显她美妙的身体,肌肤银白如脂,淡白色的杜兜下突出她那丰满了胸膛。绝色见了,热血顿时上涌,全身热汗直冒,额头上可清清楚楚的看着豆大的汗水,时尔吞着口水,看来根是饥渴。小翠见绝色盯着自己,只是咪嘴一笑,两眼一眨,酒窝一陷,似乎有一股热气向绝色袭。绝色的武功可谓是高深莫测,任何暗器从近处悄无声息的袭来,他都能轻松躲过,可这时却没有躲闪,见小翠迷人的笑容,终于控制不住,小弟弟勃了起来,他只觉全身火热的很,那些埋藏已久的真气突然间聚到了一片,全身更是热的发帐。他强烈忍耐住,道:“刚才本座讲了如许那么多的话,施主为何不吭半声,似否本座讲的不对?”
  小翠一直盯着他,此时只微微张开嘴来,似乎想讲话又讲不出,牙齿咬着小唇,又是一笑。绝色见她不停的招惹自己,身体有些抵受不住,而后斗然发觉,才是明白,心道:“那小子还真有一套,他定是怕这位姑娘会生事,所以事先早就点了她的穴道。”现下走近走去,气运食指正欲替她解穴。那姑娘似乎也明白,胸脯便挺了起来,仍是眼含笑脸。小翠身上虽只挂一片杜兜,可就是恰到好久,似漏非漏,而绝色与她近距离接解,更是心中一荡,热血小涌到一个地主,开始翻滚起来,而后轻轻的在她胸前一点。第一次饥肤的接触,顿时感到了弹性,现下只想赶快把手收回。
  小翠原来河南有名的名妓,平时就算靠一双巧嘴,往往能迷得客人神魂颠倒,绝色也是幕名,所以叫支客去把她请来。她一开始就被点了哑穴,早已憋的不行,一被解穴,只“啊哈”一声轻笑,而后双手紧紧的抱住绝色的手,将他捂在悟中。绝色在她面前,绝世武功全都使不出来,此时陷进他丰满了胸脯里,更是心跳加速,赶忙收回了手,念道:“阿弥陀佛。”故自低头。小翠轻声一笑,坐起身来,双手搭在绝色肩上,嘴唇轻微碰在绝色耳边,低声道:“死相?你就别装了。”绝色整个背部都能感觉到小翠的存在,此时紧张的连念珠都掉在了地上,刚想伸手去捡,可小翠只在脸颊上轻轻一吻,那么温柔,那么舒服,顿时停住了手。
  小翠道:“你就是绝色大师?”绝道:“本座正……正是。”小翠道:“你即称绝色大师,为什么会把我这个青楼女子请进你的房间,你想对我做什么啊?”言语之中,充满了挑逗的语气。绝色只感受到她身体的存在,已经是欲仙欲死,此时不敢看她,只怕一看她,自己就再也忍不住了。现下念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本座……”突的身体后仰,小翠在他肩头上一拉,让他躺在床上,而后半个身体依在他的身上,眼对眼的看着,相距不过半寸,而后道:“大师不想对本女子无礼,那看来是本女子要对大师无礼喽?”
  无色绝无想到,此时身体与她接触的地方,就像被点了穴道一样,麻麻的,毫无一点力气,此时见到他妩媚的眼神,最后一抵抗也悄然失去,露出的淫色的眼神。双手抓住她的双肩,在扭身,反而把她压在了身下,正欲放纵自己的性欲时,小翠却突然道:“啊呀,走了这么长的路累的很,全身又出了一身的汗,如果此时能洗过澡,那真是过瘾的很。”
  绝色一听,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而后走下床去。小翠坐起身来,心道:“我只随便那么一说,他不会是现下去打水吧?真是个笨和尚。”只见绝色并没有出屋,而后在板壁的机括上一扭,一排书架退开,里面竟然是一间密室,隐约听得到叮咚的水声。
  第002章
  小翠心中好生好奇,现下赶忙起床,心中怀中疑问朝水声传来的方向走去,顿时吓了一跳,只见板壁里面是间密室,走下几步台阶,左右两个方形的凹陷处都聚满了水,水范着波纹,池水底下又不断有清水冒出,而右侧却冒着淡淡热气,左边冷水,右边冷水,设计的极是精巧,俨然就像一个泳池福地。小翠看的呆了,一时间却呆在那儿。
  绝色看了心中高兴,只道:“本座早就猜透了你们女人的想法,现在冷热水都有,你是要温水洗呢?还是冷水?”小翠心中念着:“少林寺戒律院首座,原来也是这般好色,什么绝色,我看是色无戒吧?”她青楼出身,喜欢的就是这种好色之徒,现下更是心中欢快,虽然绝色大师武功高强,这一手“功夫”也定能让自己舒服,可又怕得罪了他,所以只在心中嘀咕。没想到绝色大师学精了少林功夫,小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一个思想,都在绝色的掌握自己,此时点了点头,道:“色无戒,这个名字也挺好的嘛,那么以后在你们女人面前,我就叫色无戒。”
  小翠本来漫不在意的想着事情,可没想到,自己心中所想,竟然被绝色看透,起初只是吹了一惊,而后笑道:“看你那色相?”绝色也是越发的忍受不住她的诱惑,一把扑上前来,道:“你刚才不是说,就喜欢我这样的吗?”可没想到小翠身子轻轻巧巧的练到他的背后,双手一推而后身子已经坐在了泳池边,双腿玩逗着清凉的水,更加使人热血沸腾。
  要说以绝色的武功,若他要出手抓人,恐怕就是如今的少林方丈,也是不能这么容易就躲开。可这时绝色只怕会伤到她,而且心又带着玩耍的意思,所以扑上去的时候轻轻巧巧,可没想到却被小翠躲了过去,而后自己被她推在向前跌出了几步,现下转过身来,道:“好哇,你竟然敢玩我,现在轮到我玩你了。”尖笑一声,便向小翠扑了过去,心想:“这回再不能让你这么轻易的逃脱。”双手一碰到小翠的双肩,只觉细滑无比,小翠轻笑一声,就如一根泥鳅一样,滑进了水中,顿时就像入水美人鱼一样,向前游出。池水大约一丈之宽,小翠游到了对面,现下露出头来,抿嘴一笑,道:“色无戒,来抓我啊。”
  绝色淫笑一声,答道:“好,我就来。”现下七手八脚的脱起僧衣来,现下只留下遮羞短裤,一个鲤鱼跃龙门,便向水中跳去。突然间,绝色眼明手快,他只听啪的一声,有人破门而入,现下身子腾在半空,正要向水中落去的时候,双脚只在水边一点,一个腾空转身,已跃回了池边,双手抓起衣服,边穿衣服便向外冲,刚要出密室门,一队棍僧便已冲到跟前。绝色大怒:“谁叫你们……”正想责骂他们为何擅自闯入时,少林方丈从后面走了过来。
  第003章
  绝色一惊,口气顿时变得迟缓,道:“方丈师……师兄,你……”身体却仍挡在门口,不让棍僧进入。方丈从上到下,从左到右的打量绝色,见他一副色相,顿时气的大怒。吼道:“给我让开!”绝色还欲再狡辩,方丈的左手龙爪手使出,抓住了绝色的腰间。要说两人武功可谓是不相伯仲,但方丈突然出手,而绝色又没有防备,被方丈这么一抓,顿时全身发软,动弹不得。方丈把它推到一边,道:“给我搜!”一队棍僧齐声道是,冲进了密室。
  方丈随脚便到,只见一间小室被隔做左右两个池子,却没有见到有人。绝色起时稍威缓过气力,可腰间却还有隐隐之痛,一半的气力却已经使不上来。此时低着头走进去,心中不知该如何向方丈解释,或者说如何从少林寺里逃出去。因为他心中商定,此时若被方丈知道,自己的戒律院首座一职,自然是不能做了,可能还会因此身败名裂,甚至不可能活着出了少林寺,因为少林方丈绝不会让天下人知道,戒律院出了一个绝色这样的人。心中忐忑不安之时,方丈转过身来,道:“绝色师弟,想不到你的禅房之中,也有如此建筑,我身为少林方丈,竟然不知晓,你活得真是逍遥啊?”绝色建造这个池水是为满足自己的需要,自然是小心翼翼,他又是戒律院首座,在禅房中建一个这样的室子,可谓是神不知鬼不觉。
  绝色一惊,只以为方丈在开玩笑,现下抬起头来看了看,只见小翠没了影踪,心中一高兴,也不管她去了哪,只道:“真是让方丈师兄见笑了,你也知道,本座经常练功夫练得一身热汗,所以在室中建了一个池水,也好随时沐浴快。”说着勉强一笑,现下在心里嘀咕:“她到底去了哪呢?”看了密室,除了两个池子,什么都没有,唯一的可能就是躲在水中。而冷水池子清澈见底,明显是藏不住人。转眼瞧温泉池子,见里面微微冒出水泡,心想:“难道她藏在里面?”因为也只有那里藏的住人。绝色知道这一点定会被方丈的锐眼看穿,现下只想打扰他的注意力。
  可方丈已经察觉到了,绝色还没开口,就被打断了回去。只听方丈道:“来人,给我搜这边池子。”手指指温泉。棍僧答应一声,就要伸棍到池子里搅拌。同时只听一女子厉声道:“不用了。”众人都是一惊,只见小翠从温泉中站起身来,就像出水芙蓉一样,被水沾温的头发披在肩上,身上的水沿着皮肤往下流,真是妙不可言。和尚们一时奇怪,所以都睁大了眼睛观看。
  由于小翠身只穿一件杜兜,被水这么一湿,更加显现出她美丽的躯,和尚们定神这么一看,顿时激起了心底封储以及的冲动。个个都是一阵脸红,有几个人低下了头。出家人无色无欲,见到此情景应该面不改色才对,那些低下头的和尚反而显得六根不静。
  第004章
  原先方丈得到扫地的僧人的告密还不相信,因为他和绝色一起生活了数年,绝色的为人一直被江湖同道称赞,绝不会他会做出此事,可为了知道个究竟,还是带着棍僧来了。到了绝色的禅房门外,只见那支客将耳朵贴在窗外,似是在偷听什么,于是便走到他身旁,想问个清楚。刚一走近,便听到了绝色的禅房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嘻笑声,于是便站在原地听到清楚。
  原来那支客经常带女子来绝色的禅房,可忌惮绝色,又不能自己先发泄,所以每次都以偷听来满足。二来又可以把风,一旦有人接近,也可以事先通知,让绝色做好准备。以前的女子都是支客从民房里偷偷抓来,人家姑娘大多都是要死要活,没一个愿意,绝色一般都是点住了她的穴道,而后任意妄为,在窗外一般都没有什么可听。可这次不同,绝色是慕名到青楼招来小翠,也好换换口味。而小翠深知男人的需要,让他们欲得不得,弄得绝色更加心庠难当,两人在房里打情骂俏,外面的支客便听的入神,没想过了头,连方丈及十几个棍僧在身后许久,也是未所察觉,兀自入神的听着。
  方丈如今年方六十,出家足有四十余年,一开始便杜绝女色,男人的冲动早已被忘得干净,没想到只在门外这么一听,顿时激起了幼时未享受的冲运,沉封数十年的下体,终于有了反应,迫不得已再听了一会儿。而身后的棍僧大多面红耳刺,低声互相嘻笑。只到绝色和小翠进了密室,方丈才开口道:“你在这里干什么?”支客一惊,从心底打了一个冷站。而后只讲不出话来,方丈要两个棍僧抓住他,自己便破门而入。虽然绝色处处阻拦,可方丈早已经知道,他的禅房里,确实有个女人。
  小翠见有人突然破门而入,他也知绝色身为少林和尚,如果被人发现屋内藏着女人,定是难以解释,自己也怕有麻烦,只怕少林和尚都起了色心,自己连续要招呼这么多和尚,哪里受的了。可这是别人地头,要拒绝自然不可能。也便趁乱躲进了温泉中,只盼他们一搜搜不到,便即走人,可没想到他们一讲便讲这么久,自己实在憋不住了,终于从水里露出头来,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便厉声道:“色无戒,你简直不是人,说好了只服饰一人,没想到你出尔反而。”而后见场面杀气凝重,便不再开口。双手护着胸口,绕着众僧出了门。和尚们见她衣衫不整,都想拦却不敢拦只看着他出了密室。
  方丈回过神来,道:“色无戒?好一个色无戒啊!”绝色只觉解释也没有什么用,可还是道:“师兄,你听我解释。”因为除了这句话,他不知道下一句该说什么。
  方丈顿时回神,道:“来人,把绝色押到大殿公审。”说完便首先走出密室。绝色脑袋只觉一片空白,被两个棍僧押着出了密室。出了密室,来到禅房,方丈只见押支客的两名棍僧脸朝门外,像是在回避什么,而那支客,眼睛瞪着老大,似乎在瞧什么,嘴角边都不由的馋出一丝口气。
  第005章
  方丈大踏步上前,厉声道:“你们两个干什么?”支客一听,赶忙转过身去。而那两个棍僧身体一抖,转过身来低着头,吱唔的念着:“方丈……”方丈转头看了一眼右侧的床,只见那小翠已经穿戴好衣服,正在摆弄的湿透的发丝。看来刚才她是公然在三人面前换衣服,才会使两个棍僧害羞的转过头去,而使那个支客看呆了眼。现下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