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一个极胖的女子向自己跑了过来。身高不可五尺,体胖却也有五尺,仔细一估量,起码有四五百斤。她扎着羊着辫,年纪大概二十上下,如今跑过来,就像一个大皮球,一蹦一跳的慢慢弹了过来,着实让人吓一跳,周围之人不禁都向外围退了一圈。
  色无戒被这个胖小妹吓了,竟然忘了那年长女子正出一剑向自己刺来,伏刚在旁看着,本来只要他出内气打偏那女子的剑就行,可他却站着不动,丝毫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样子。可周围之人却是喊了出来:“小心呀。”色无戒回过神来,急忙转过头来,只觉那剑尖已经抵到了胸口,只要稍向前送,就要刺穿了自己了心脏。那女子武功虽是平平,可这一剑着实难避,真会要人命。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色无戒猛吐出一口气,整个胸口便缩进足有数寸,就这缓得一缓,他出左手食中二指夹住了剑身。那剑陡然间停住,却怎么也不能再刺进去半分。
  色无戒再不想跟她纠缠,刚才着实吓得一跳,左手一旋,一股劲力从腰间传到左手臂,再力透指尖,传到了那女子手臂上,那女子只觉整条左臂酸麻不已,顿时松开了口。那把剑夹在色无戒的手中,兀自翁翁作响,刚才只使了不到一层劲力,不然那女左边半个身体的骨格都要断烈不可。
  色无戒一刻不停,左手指头夹着利剑却不松开。只听得背后那胖女子叫着:“淫贼,来嘛!我不怕的,你朝着我来嘛。”她肯定是由于太胖,平时没有男子敢接近她,洛阳这不到一个月里,出现了一个采花贼,虽有不少女子被抢,她甚至每天作梦梦见自己被采花贼抢走,此时听见有人见淫贼,便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
  色无戒只听得毛骨悚然,也懒得转身再看她一眼,左手挥剑向后甩去。色无戒夹着剑尖,这么一甩,剑柄顿时打到了那胖女子的脸部,那胖女子只觉脸部一阵巨烈疼痛,而后脚下便轻飘飘的飞起,虽跌出有数丈之远。她胖得可以,倒在地上一时却爬不起来,只在哪呻吟。色无戒手中夹着长剑,能用剑柄打飞一个四五百斤重的人,内力着实非同小可,再加上刚才胸口陡然间凹进数寸,实非寻常高手所能办到。伏刚在旁看着,不禁冒出了一身冷汗。
  众人不知道什么武功高低强弱,只觉刚才打得精彩,纷纷鼓起掌来。钱万能上前道:“兄台刚才打得真漂亮,不如来帮我们花王楼,你尽管开个价。”牡丹楼的人也赶了上来,席书生挽着色无戒对钱万能道:“他是我牡丹楼的人,别以为有钱就很了不起。是不是,伏掌柜?”伏刚受的惊吓兀自未醒,只连连点头道:“是……是是。”
  色无戒正不知如何的时候,只听身后又一女子的声音道:“这位公子果然身手不凡,小女子着实大开眼界!”另外有一个女子道:“都说他是个淫贼,你还理他干嘛?”色无戒听得第一个声音,那样动听,那样柔情,不是在城门口见过一次,便即心中想念的那个人嘛,虽然长想记不太清楚,但这声音却怎么也忘不了,赶忙转身,只觉身后两人正是心中所想的主仆二人,一时兴奋难当,不知说些什么话。
  那小姐正欲开口再说,身旁的丫环令儿拦着她道:“小姐,不要跟这种人讲话,我们走吧。”拉着小姐就走。色无戒想拦,突然间啰鼓鞭炮声响起,抬头看不远处时,只见前面龙门山上已经敲锣打鼓,在一个方圆数十丈平趟的土丘上驻起了高台,张灯结彩的,一副喜庆的样子。众人纷纷喊道:“花会开会了。”便一窝蜂似的向那走去。
  第042章
  令儿拉着小姐道:“开始了,开始了,我们快走吧。”一时间消失在人群之中。色无戒看他不着,便和牡丹楼的人一起过了龙门桥,到了龙门山上。
  这里群山环绕,青山绿水,草木茂盛,使人仿佛身处凡间仙境一般。耳旁听着叮咚的小溪流水,心情顿时变得舒畅不已。龙门东山(又名香山)和西山(又称龙门山)两山对峙,伊水河切谷中流,使河谷两岸崖石壁立,形似天然门阙。,“龙门山色”在历史上就被誉为洛阳八大景观之冠,古代即是川西著名游览胜地,历代骚人墨客王勃、高适、陆游、汪元量、杨慎、李调元等均到此探幽揽胜,赞颂这里为“天帝会昌之国”、“英灵秀出之乡”。这里四季鸟语花香,是中国西部花山。牡丹楼在此独领风骚,众人一路山上,看到的都是牡丹群株例立在山间,甚至悬崖峭壁之上,也可看到他的影子,北邙山的景色与之相比,就显得甚为逊色了不少。
  色无戒四顾远望,猛得吸了一口气,只觉一股清幽香静的气味扑鼻而来,那种感觉不由的让人心情一荡,但这种心境,顿时便被人群的拥挤,和场面的嘈杂所抹煞,色无戒不禁摇了摇头,心情从那种无忧无虑,顿时便跌到了谷低。
  牡丹楼、状元楼的人站在东侧,相对的便是常胜楼与花王楼的人站在西侧。花魁楼站在南侧,与主办高台相对。百姓围观四周,有人低高而站,又的挤在五楼的人当中,主办方对他们道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渐渐的,那种嘈杂的声音有些低了下来。
  此时一个身着青衣长袍的男子从高台屏风后走了出来,他年纪看来了三四十岁,却是面目清秀,他一出来便道:“欢迎大家每年的今日准时来参加一年一度的牡丹花会,现在请出评审前辈。”他一边说一边介绍,而后从屏风后风来三个老人,都在高台前桌边的椅中坐下。据那司仪介绍。那两个的年纪在八十岁左右的白发老人,乃是宋神宗年间的进士和探花,其中那人是洛阳的县令,大家请他来是做个公正,他本身也喜欢牡丹,再加上牡丹花会乃属文人节日,他当然也是乐意参加。
  那司仪接着道:“今年的牡丹花会应参赛者要求,增设两个项目,无论男女,总得分第一者为此届花王,次者为花后。各比赛楼选出三位代表,比赛即刻就要开始。”
  每个楼前都有可供三人就坐的椅子加模桌,西侧的钱万能坐上正中位置,旁边分坐两个文人打扮的人。与他相临的则是两个男子一个女子。东侧状元楼都是三个身穿白衣的青年男子,他们手中各持折扇,不管旁人,竟是自了念起诗经来。
  钱万能拍着桌子道:“他妈的状元楼,比赛还没开始,瞎念什么经?”状元楼的三位不屑理他,自顾摇头念诗。钱万能又欲发作,高台上的司仪道:“今日是文人聚会,钱当家怎么口出污言?如若不然,大赛将取消你的参赛资格。”他说话声音并不响,却自有威势。那个身穿黄衣的领队在钱万能耳边道:“钱大爷,还是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这一届的花王我们是得定他,且让他们嚣张一会儿。”钱万能哈哈大笑,右手甩开金柄扇子,坐回了位置。
  牡丹楼的伏刚伏掌柜道:“席兄弟、色兄弟,我们三人坐上去。”两人答应一声,分坐伏刚的左右。突然之间,伏刚起身道:“湛兄弟,你坐上去。”湛书生不明的道:“我……”席书生转头道:“伏掌柜,那你了?”伏刚道:“今年我不想参加了,留给你们年轻人一个机会。”湛书生也便让席书生坐在中间位置,自己坐在了左侧。色无戒在旁一阵奇怪,刚才伏掌柜明明坐在位置,打算自己参赛,怎么一下子便又反悔。只不过也懒得理会这么多,自顾和湛席两位书生讨教起来。
  堂堂两声巨响,两旁的两个大汉敲动着高挂在两边的金锣。司仪道:“比赛正式开始。”现场顿时变得静了下来。司仪回到三位评审面前一阵私议,而后回到台前道:“
  第一回合,由本人出题考各位,答对着方由我们记上一笔,笔数多者为胜。“说着指了指高台左侧,有五个人各自拿着一把大毛笔,壁上挂着五块木板,各自代表五个参赛楼。
  第043章
  突然间,花魁楼本来选出的三个代表已经坐在了椅子上,可此时三人却都站了起来,退到了人群之中。一个身穿艳丽服饰的女子,随着三人的后退走到前面,不急不忙的坐在了正中那把椅子之上。她身边一个少女手持长剑横握于胸,站在她的和身边。色无戒顿时一喜,只见那两人正是令儿主仆,又再相见,心中只说不出的高兴。转头盯着她,就觉满足不已。被她们这么一弄,司仪本来要出题,此时不得不停了下来。
  钱万能一拍桌子站起,喝道:“你们花魁楼真他妈的婆妈,到底选谁当代表,一扭一捏的,让我们等着喝西北风呀!”原先花魁楼的领队道:“我们花魁楼临时决定,由这位贵位小姐代表我们参赛,我们将不再过问任何事情。”色无戒好生吃惊,心道:“那女子果真有这等能力,竟然能让花魁楼放弃这场比赛?”坐他身边的席书生与湛书生和围观的无数人都在议论。
  钱万能离座走到那小姐身边,道:“你他妈的是任来历,竟敢如此嚣张?”令儿唰的一声拔剑出鞘,指着钱万能道:“你再敢对我家小姐无礼,我马上削下你的鼻子。”钱万能早有准备,此时身后的几百名黑衣打手在黄衣领队的带领下,也都挤了过来,叫嚷的就似要动手。
  钱万能冷笑一声,道:“小娘们,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对我如此讲话,我看你是不想……”刚说到这,而后只听钱万能“啊”的一声长叫,已经跪倒在了地上,下鄂掉落两颗牙齿,鲜血染满了全嘴,显得恐怖。这一惊当真不小,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色无戒正在思考之时,席书生突然问道:“色兄台,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看到钱万能狼狈的样子,心中只暗暗好笑,只不过这个时候,也不该幸灾乐祸。色无戒没有回答他的话,但刚才却是看得清楚楚,就在钱万能口出污言的时候,坐在他对面的那位小姐右腿迅速踢向他的右腿骨,钱万能顺势向前倒,那小姐将手帕披在左拳上,而后迅速打向钱万能的嘴部,那染满血的手帕随着她手一甩,已经甩到了几十丈外。
  她这一手功夫在行家人眼中看来,并不怎么出神入化,但是现场混乱之极,钱万能的一百名打手正挤着人群过来,使得现场的人大多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以至没有注意是谁出手打了钱万能。但众人明明看到钱万能刚骂那女子,就被人打掉了两颗牙齿,都知道定是那女子或者她的同伴干的,正因为谁都没有看见,所以对那女子产生了恐惧心理。
  那黄衣领队这时才回过神来,扶起钱万能道:“大爷,你……你没事吧。”钱万能兀自呻吟着,伸手一摸嘴巴,顿时满手是血,只道:“你们看到是谁打得我?”身后数人都是摇了摇头,黄衣领队撕下自己的衣袖替钱万能擦血,而后指着那小姐道:“除了她就没有别人了。”
  钱万能看了那女子一眼,见她仍然镇定自若的站在椅子上,嘴巴似笑非笑,却是全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心中虽然恼怒,但又有些害怕,只对着身后的打手道:“给大爷剁这这两个贼娘们,重重有赏!”身后便有数十人挥刀冲上前去。令儿拦在小姐身边,挥剑模扫,厉声道:“我看谁敢!”众人都是退后了一步,兀自不敢再前。
  大赛的司仪挤了过来,恨恨的道:“钱万能,如果你真生事的话,我就取消你的参赛资格!”钱万能没有回答,他身边的黄衣领队却道:“那钱大爷的大颗牙齿就别掉了?”那司仪道:“自然不会,你有没有看到是谁动的手?”黄衣领队喃喃的道:“看……看是没看到,不过我知道就是这两人,你准备如何对付他们。”令儿上前一步道:“好一个睁眼说瞎话的人,你既然没有看过是谁打的是那位钱……大爷,还在这里哇哇瞎叫什么?”黄衣领队气道:“你敢骂我,挥刀就向令儿砍去。”刀到一半,突然间却停住了,黄衣领队还兀自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时候,只听身边一个声音道:“此等优雅的节日,乞容你遭踏。”只见一个四五十岁的男子抓着那黄衣领队的手,表情威严之极。那黄衣领队只觉右手酸麻难当,害怕更是说不出话来。待那人松开了手,兀自举在半空,好久才放了下来,一颗心怦怦乱跳。色无戒心道:“又是一个衡山派高手。”宁神看他,呼吸绵长,内弱不弱。背负一把铁剑,黑暗中兀自有一股气势,知道那是衡山派掌门相传的铁剑,他定是背负铁剑,那定是衡山派掌门何泛无疑。左边一个于他同龄妇女,看此时容貌,知她少女时美妙动人。见他与何泛的亲势劲,定是他的夫人了。
  第044章
  钱万能擦干净嘴上的血,上前道:“你两个是什么人,干嘛管这闲事,我想你是不想活了。”话中之意,似乎还要动手。司仪在旁忍不可忍,对着钱万能道:“钱贵人,你还想惹事不成?你和别人有什么要处理我不管,但在这牡丹花会上,却不容你嚣张,你若要动武,我姓汪的跟你较量较量。”说着双手击了一掌,顿时便有一队数十人的精兵从高台屏风后冲将出来,将钱万能等人围了起来。
  钱万能看看局势对自己不利,顿时收潋了些锋芒,道:“汪总管,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动刀动枪,我干爹可没亏待你吧。”汪总管道:“正因为看在你干爹的份上,我已经让你很多了。给我个面子,有事等大赛结束了你们再解决,到时我绝不会插,不要让我难做。”钱万能见他都这么说了,也不想博他的面子,道:“那好。”而后走到自己位置之上。那黄衣领队兀自嚣张,对着众人道:“有什么好看的,走开走开。”
  色无戒看得奇怪,问席书生道:“那姓汪的司仪是什么来头,他怎么能调动的官兵,而后听他的口气,似乎和那钱万能有些认识,这是怎么回事?”席书生道:“那姓汪是河南开封府的总管,坐在高台左侧的那个老者是河南知府的好友,所以牡丹花会历届都有官兵保护,不然早让钱万能弄翻了。而那钱万能的干爹和那知府也有所交情,所以……”摇了摇头,色无戒也明白了大概,只点了点头。待得回过神来,不知为何,不由的朝衡山派的何泛瞧了过去,只见他顾自瞧着场上的情景,微一转头,见他身边的夫人眼光朝自己的方位瞧了过来,而后顿时变得惊恐不已,似乎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东西,而后便转身向山崖后边的小路走去。
  色无戒见她如此心虚,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转头想问一下伏刚时,却见他也偷偷的朝着那女子跟了过去。他时不时的回头来看,只怕有人会跟着他,而后又朝前张望,只怕那女子会跑得不见了。场上人这么多,根本没有人会注意个别人的一举一动,可他们俩人如此一鬼一崇,色无戒很是好奇,便对席书生道:“我肚子有些痛了,让卜兄弟来替我吧。”不等他回答,顾自捧着肚子来开了现场,席书生也没有理会他,让卜书生坐定,全神贯注的准备比赛。
  色无戒走开丈许,看了看众人,见没有人注意自己,也便跟在了伏刚的后面。走出不到十丈,已经是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楚东西。色无戒凭着感觉绕过一个弯,仍是见没有什么动静,只以为是自己多疑,正打量回去时。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师姐,你干嘛见到我就走?”色无戒听得出来,这声音正是伏掌柜发出。本来不想偷听别人的私密,只不过伏掌柜和那女子鬼鬼崇崇,实非光明磊弱之人所为,又由于对伏掌柜是敌是友仍是弄不太清楚,所以便躲在一边,仔细听着他们讲话。
  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答道:“我哪里躲你了,你不要再叫我师姐,我没有你这个师弟,就当我从来没有认识过你。”正是风旖旎不知为何,声音却抖的厉害。伏刚道:“旖旎,你为什么要嫁给大师兄,我们俩不是盟过誓,要一辈子不分离的吗?你怎么背判了我?”
  色无戒通过刚才一试,知道伏掌柜便是二十年前被衡山派称作判徒的伏刚。江湖上传言,他是为做掌门之位,不惜背弃师兄们之间的感情,而后不堪众人议论,气死掌门复道子后逃出衡山。跟自己离开少林一样,都是为了儿女之事。而伏刚似乎已经猜出了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名声倒地不说,还为少林的百年清誉蒙上了污点。此时只盼知道一些伏刚不为人知的事情做为把柄,使他有所顾忌,不怕把自己的事说出去。
  正在此时,风旖旎小碎步跑近身来,色无戒一惊,赶忙挨身在旁。接着伏刚追上去抓住了她,道:“你别走,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你是不是心虚了?”色无戒见他俩人讲着话,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自己,小心的抬起头来,只见一丝浅浅的月光照在两人身上,可以看见,两人都是面红耳赤,泪光盈盈。
  风旖旎突我抬起头来,挣脱开伏刚的手,脸露凶光,道:“是谁先背信弃义?你贪图掌门之位,才会如此,到头来你还来说我,你有没有良心!”忍耐不住,一滴泪水滴在岩石上,似乎落地有声。
  第045章
  伏刚明显心一软,道:“旖旎,都是我不好,你愿谅我吧。这二十年间,我每天都在想你,我知道你喜欢牡丹,所以开了这牡丹楼,每年都来牡丹花会来争花王,我只想见到你,知道这样的大会,你不会不来的。我总算等到了,也没白费我一翻苦意。”上前牵起了她的一手,一时触景生情,双双拥抱在一起,低诉相思之苦。伏刚忍了二十年的感情一爆发,顿时收潋不住,在风旖旎脸上就是一阵乱亲,风旖旎也不抗拒,干柴遇到了烈火,只轰轰烈烈的燃烧了一把,最后才是冷静下来。
  色无戒在旁看着也是好生难受,真想做一回采花贼,月光下风旖旎柔美的身姿尽收眼底,虽她已有三十几岁,但却是风姿尤在,看的色无戒也是无比冲动,勉强才忍了下来,念道:“伏掌柜也算是个痴情汉子。”风旖旎道:“衡山派事情很多,虽早知道洛阳每年举行牡丹花会,可就是没有时间来看一看,这一次也是受华山派的英雄贴,路经此地,刚好过来看一下。”色无戒知道她口中说的是华山掌门无故逝世的消息。看来,华山的英雄会,除了各路江湖英雄外,五岳剑派也都会去。
  伏刚听到华山派一怔,似乎也听到一些耳风,只不过两人久别重逢,自有说不完的话,他更不想扯别的事情,于是没有理会,两人相拥久久,伏刚突道:“旖旎,我只到现在都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骗我们,非要拆散我们,让你嫁给何泛那个……”风旖旎突然挣脱开他的怀抱,道:“你说什么?明明是你自己想当掌门之位,爹他已经死去了二十年,你怎么可以把事情都推到他的身上。”眼见没说几久情话,又要为往事伤和气,伏刚只想出口讨好,可心中二十年间不明白的事情,忍不住还是说道:“何泛来向我传达师父的话,明明说谁胜谁就取你为妻,所以那场比赛,我才那么拼命。”风旖旎退后两步,神色更是默然,道:“伏师弟,你说得不是真的,爹明明说谁胜谁当掌门,败者才娶我……你一定是骗我,你不要再骗我了。”
  伏刚也是退后一步,道:“怎么会这样,可何泛明明是这么跟我说的。”两人相距不过三尺,此时却各自低头想着事情。突然间,两人又同时抬起头来望着对方,似乎想通了什么。色无戒心道:“看来沉浸于爱情中的男女是最愚蠢。”他只听两人对话这几句,但是猜到,定是何泛喜欢风旖旎,假传师父口谕,故意要让伏刚取胜,使他遗憾终生。
  伏刚一听到何泛说:“谁胜谁就是衡山派新一代掌门,败者可取风旖旎为妻时。”第一个念头便想是复道子骗了他,离开了衡山派,而风旖旎只以为伏刚又是为了掌门之位抛弃自己,事隔二十年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何泛的安排。如此风旖旎已嫁作何泛为妻,她和伏刚更不能像以前那样,此时想通,更是摇头不敢相信,喃喃的道:“不可能的,不会是这样的,是我们想错了。”泪水夺眶而出。
  伏刚道:“一定是这样,原来一切都是何泛那小子搞得鬼,我要去杀了他。”说着就要去找何泛报仇。色无戒初实伏刚,见他坐事稳定,不急不躁,此时却俨然变了一个人,变成了那样的急躁,只到现在还是弄不清楚,爱到底有多大的魔力,能使一个人的改变如此之在。
  风旖旎拦住伏刚道:“伏刚不要!就像一切都是大师兄的错,错已铸成,我已嫁他为妻,我今日跟你……已经是极大的对不起他了,就当一切事情都没发生过。”伏刚道:“可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也知道,你还是喜欢我的。”风旖旎道:“喜欢又能怎样?他已是我丈夫,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如果你杀了他,我绝不会饶了你的。”伏刚一时激动,却说不出话来,也不知如何是好。
  一时间,四处都是寂静无声。色无戒耳朵一动,感觉到有三人正向这里靠近,而且武功都是极高,正想那会是谁时,远远的便听有一人喊道:“师弟,你在里面吗?没想到在洛阳也能见到北岳大茂山的兄台,快出来我跟你引见引见。”见没人回应,那人又道:“师妹,你在里面吗,黑呼呼你在里面干嘛呀?”听声音好似在渐渐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4 4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