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他的脸,啧啧的摇头道:“可惜,真是可惜。”他身后一声忙道:“大哥,可惜什么?”那泼皮道:“你猜她是什么人吗?”另一个人道:“这还有用猜吗?一看就是个落魄乞丐,要钱死不赖脸,被人打断了手臂。”
  那泼皮道:“她以前可以洛阳有名的人物,你我哪能本事向今天这样靠得她这么近。”一人紧张的道:“莫非他是丐帮的人?”那泼皮道:“当然不是了,不然他哪会在这里乞讨。”而后从怀中拿出一两碎银子拿着那乞丐面前,道:“你想不想要?”那乞丐含着泪点了点头。那泼皮道:“只要大爷高兴,随时都可以给你。”而后伸出右手在她胸口上一扶。色无戒吃了一惊,心道:“他想干什么?”那泼皮的两人兄弟也同样奇怪,道:“大哥,你这里干什么,不嫌他是乞丐,可他也是男的,你不会……”两人相顾一笑。
  那泼皮并不发怒,道:“看来你们真的不知道。”一边在她胸口摸捏扯拉,一边道:“就在几个月前,她还是洛阳的名妓,多少男子为她争风吃醋而大打出手。”色无戒顿是一惊,心中似乎想到了些什么。那两人兄弟笑笑道:“是吗?”而后也是伸手去摸,触手之处软柔无比,笑道:“她真是个女的。”一人道:“可她怎么会沦到此?”
  那泼皮道:“想必是平时惹急了那个人,暗中把她弄成这样。你说一个琴棋书画样样俱全的的名妓,不能说话,手也残废了,她还能干些什么?”三人同时哈哈大笑,手却没有离开过。
  那女子乞丐泪水不断落下,却不敢吭声,即使要吭声,她也没有那个能力了。色无戒一时想起那个被知客春泥请上少林的名妓小翠,他知道小翠的肩头有一块胎记,呈花朵形状,非掌奇特,心中很想证实一下。再加上见三个无赖如此对待一个这么可怜的人女子,心中打抱不平,想上去教训他们一下。
  此时,一个声音道:“你们三人太过份了,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如此欺负人。”色无戒看看讲话之人,只见他一身穷酸打扮,还有多处打了补丁,全身枯瘦,似乎每天的温饱都是难事。
  那泼皮道:“小子,你少管闲事。”三人围着他,就要动手。那乞丐连忙乞求,跪在了地上。那见义勇为的枯瘦男子道:“不要跪他们这群泼皮。现在花会上这么多人,只要我喊一句,你们也别想离开这里。”
  那泼皮身边的一人道:“这次花会的靠山很大,在这里闹事,我们讨不了便宜。”那泼皮也有些顾忌,便道:“小子,今天算你走运,别让我再碰到。以前癞哈蟆想吃天饿肉,被人打断了一只手,今天别人落到这个地步,只好跟你这个穷小子是一对。”而后将一两银子放进那乞丐的胸口里,笑哈哈的走了。
  枯瘦男子扶起那乞丐,道:“这里没有好人,不要在这里乞讨了。”那乞丐一站起,那一两银子便掉在了地上。她想去捡,那枯瘦男子阻止道:“不要捡,我们不要他们的钱。”而后摸遍了全身,拿出五个铜板,道:“我给你钱。”那乞丐望着他,见他右臂软弱无力的手臂,更是心痛难当。以前那乞丐还是红牌的时候,那么富家子弟肯为她花钱,而这个枯瘦青年却是身无分文,他想把她带出妓院,过正常的生活,结果被人打断了一根手臂。
  那乞丐看着他,哭声都梗塞住了。那男子道:“不要在这里,我带你走。”而后扶着她慢慢离开人群。色无戒正想上去一问,只见那乞丐转过身去,肩头却破了一个大洞,正好露出了一朵花的形状,色无戒顿时知道,她就是自己所认识的小翠无疑。一时间的痛心,有如被刀割一样。
  默名之中,他却一时走了神。回想起就在今天早上。他在城门口见到令儿主仆,可一跟进城里,却不见了两人的踪影,刚来到洛阳城,找来找去,无意中来到了间楼宇前,就被门边站着的一群姑娘拥进了屋里。她们稀稀嚷嚷的道:“这位公子,进来放松一下呀。”“公子要找哪一种类型的姑娘,我们这里什么样的都有,就看你喜欢了。”“看公子气语轩昂,一定便是大富大贵的相,可要照顾着点我们样。”一连串的说了些顺口溜,色无戒被拥进屋里后,那群姑娘便又回到门口,看到有人进来,又是那几句俗套的话。
  色无戒看样子是无意中经过这里,可事实他见就知道这是妓院。因为他要知客春泥到外面找姑娘,那位小翠便是这楼中之人。自从少林禅房中与她打过一个照面后,对她也是久久的不能忘怀。那种欲得未得的心情,实在令人神魂颠倒,若不是方丈从小阻挠,那一天可能是令人难忘的。
  色无戒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刚刚在城门口还为令儿主人而牵肠挂肚,这到这烟花之地,马上便想起了老情人。离开少林已经有数月,他心中想着小翠也定是回到了这里,现下正好找她一聚前缘。刚才就那么呆的一呆,一个浓艳装容的中年女子便挥着一条秀花手娟引了过来,笑道:“客官,是来找相好的?”色无戒道:“不……不,我这是第一次。”
  色无戒在少林寺虽谗过鱼水之欢已不是第一次,可每一次都是知客春泥替他准备妥当,如今自己出来找却是首次,不免有些紧张。那中年女子便是楼中的妈妈,一到色无戒便笑道:“客官不要害羞,妈妈保证过了这一次,你就会乐而忘还,死活不肯回去了。”扬高嗓子喊道:“姑娘们,接客了。”四周应声起伏,十几个打扮的花技招展,装也花得极浓的妙龄女子引上前来。
  第048章
  她们手上都拿着一把画有自己容貌的扇子,时尔半关遮掩自己的笑容,纤腰花衣,倍添妩媚动人,让人忍不住的一阵冲动。色无戒一眼看过来,也只觉脸花的很,但他必究也是过来人,随即便看清楚了小翠没在里面,由于多日的思念,不禁随口问出道:“小翠姑娘呢?”那妈妈和这十几位姑娘一听,明显感觉到表情的不对劲,只不过身为这样的女子,根本不会在客人面前露出皱眉的样子,不管他们她们高兴也好,难过也罢,都是一幅笑脸,又有谁知道她们背后的辛酸和痛楚。若一个锦衣玉食的姑娘,若她有一个美满法憩静的家庭,又有谁肯到这人间地狱来卖静风骚,不过这其中的纠葛,只有上天和她们自己才是知道。
  姑娘们退开了几步,妈妈问道:“这位客官认识小翠?”色无戒忙道:“我只是闻名而已。小翠姑娘正在接客吗?”此刻已经适应了这种情况,既然来这里,谁都知道要做些什么,又何必再装清高,反惹人讨厌呢?
  一个姑娘答道:“小翠呀,她死了。”色无戒莫名一怔,道:“死了,怎么会死的?”一问却又觉得不对,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外人,人家姑娘死了又关自己什么事,这一问没想到妈妈会回答他。
  妈妈叹了一口气道:“几个月前,小翠还是这里的红牌。有一个年轻和尚来到这里,以重金请走小翠。”色无戒心中清楚,年轻和尚定是春泥。耳中又听着:“一个和尚来这里找姑娘,自然有些可疑。只不过只要有人肯出钱,我们又怎能有生意不做。正好小翠当时闲身,便答应跟他走了,没想到一去数月,一点影踪都没有。”
  旁边姑娘又自议论着:“谁也没想到一个吃斋念佛,满口阿弥陀佛的出家人,会来这里找姑娘。”“我看都是那些狗屁寺规弄说,你们说一个好好的正常男子,却要节欲。这种事情呀,只能疏导,那能一谓死制。”说着拿摇扇一挡嘴唇,偷偷发笑。又一女子道:“妹妹可别这么说,他们表面戒色,谁知道背地里干什么坏事,让翠姐姐一人去面对一群恶狼,定是捆在寺中不肯放她回来了,不知道现在……”呵呵而笑。
  色无戒听着他们的冷嘲热讽,心中听着很不能滋味,但必究是自己做出那事在先,也阻止不了别人去说。更何况自己已脱离了佛门,再去计较这些规矩,只会让自己凭添烦恼。
  妈妈见色无戒愣在那儿,便对姑娘们道:“在这里多嘴什么,客官来是你们唠叨的吗?”而后对色无戒道:“小翠是没有了,不过我们这里的姑娘哪一个都不错,客官看上哪个了。”色无戒也懒得客小翠的事了,一眼瞧去,只见一个肤色如脂,装容却是众人之中最浓艳的,向自己抛来了一个媚眼。此时眼神就似乎被勾住一股,难以挣脱。那一种似有似无的的感觉,透过色无戒层层洗髓经的保护,占据了全身,不由的心中一荡。
  其她姑娘顿时明白,纷纷笑着离开了。妈妈对着那位姑娘道:“好好赐候。”那姑娘点了点头,牵上色无戒的手走上楼去。色无戒一接近她,闹到她身上那极浓的香气,顿时便如喝醉酒一样,似乎走路都有些摇晃。
  来到二楼转过一个弯,到隔壁的第二个房间里。那姑娘身体一软,诱惑道:“来呀。”色无戒赶忙搂住她的腰,一转身便扑到了柔软的床上。那女子柔声道:“客官,你可要对我温柔一点。”色无戒笑道:“那是自然。”猛吸一口气,那种醉意又是游然而升。道:“你叫什么名字?”那姑娘道:“我叫小红。”右手修长的五指探进色无戒的胸口,解下了他的外套。熟炼之极。色无戒稍加配合,已除去了衣裳,只留下贴身一件,男子的雄健英伟尽露无疑。小红坐在他身上,这种感觉微妙却不可言语。
  色无戒笑道:“你脱我这么快,该我脱你了。”伸手过去欲解她丝带。小红避开,色无戒得不到手,欲得之心更烈。小红道:“我自己来。”而后解开丝带,她身上穿着都是丝绸制丝,轻巧细滑,丝带一解,纱衣滑下露出了雪白的两肩,渐渐的露制胸口,色无戒两眼发红,全身血液聚之一点,男人的威武显现,小红坐在他的身上,自然能清清楚楚的感觉的到。她身体向前一伏,倒在了色无戒的身上。
  两人胸口想触,一个尖硬如铁,一个轻柔如水,刚柔相调,阴阳相汇,八卦转太极,万物归元,有如被河堤久固的河书,就是电光石光,千钧一发之际,绝堤倾泻,那拢聚万年的豪气,那不甘寂寞而暴发的顺间,就如天地任我飞行,万物归我统领,尽情的享受一片汪洋,为我独尊的气魄。似仙非仙,却胜似神仙,这种感觉却就在那一片慢慢消寂。
  这种感觉刚刚过去,另一种却又继续,有如鱼得水的淋漓畅快,那疲惫的身躯慢慢的酥软,最后有如大地失去地吸引力,全身得到前所未有的放松,身体轻漂漂的,神仙也真羡慕。
  两人身处如梦如幻的意境当中,渐渐的一切恢复平静。河堤重新关闭,河水也便被大地所吸收,地吸引力重新出现,松驰的感觉也慢慢的变为正常的紧张。两人拥抱在一起,透明的围帐,淡淡的烛光,诗情话意,难描难绘。色无戒是忧郁的冷静,小红却是甜甜的笑意。
  小红道:“客官,你那投河水可真够厉害,冲的大地一片复苏,滋润了花草树木,虽天天都有毛毛细雨,却比不上今日这次河水绝堤来的猛烈。色无戒道:”河水虽早想破堤而出,可那堤实在太是坚固,若不是你从中协助,将堤敲出一条裂缝,河水更不能一展欢快。“小约道:”客官的身体表面看上去是那样的尖硬壮神,但当我促碰的时候,却轻软棉棉,并有一股劲力穿透我的全身,真是神奇。“
  第049章
  色无戒心中明白那是自然是洗髓经的作用,没想到一门绝世内功,却也有这般用途。刚才那一股河水,差点都倾泻完必,若不是洗髓经级时补上河堤,恐怕就是油尽灯枯。这些烟火女子,大多经过专门训练,能让男子体会前所未有的感受,怪不得男子都喜欢出来寻花问柳,如果每次都能这样,那真比做神仙还要快活的多。只不过河水之一次倾泻,不知何时才能聚满,喜欢这些日子正好大雨,一天恢复大概可以了。
  快活不知时日快,不知不觉,已经两个时辰过去了。色无戒懒洋洋的起身。小红似乎一油未尽,道:“客官这么快就要走了。”色无戒边穿衣服便道:“反正我已满足,你还要做生意,怎么能搭误你呢?”小红也起身更衣道:“像客官这般人物,我小红还是第一次,也是第一次得到满足过,如今客官要走,来的都是些只会下小雨的臭男人,唉。”色无戒摇头而笑。
  小红道:“客官你什么时候再来?红过今日之后,看来我小红再也忘不了客官了。”色无戒道:“像小红这样的姑娘,也是色某梦魅以求的。不过,像今天这样快活的日子,不知要等到何时。”小红笑道:“你姓色?只要客官肯来,小红随时都会恭候,以后就赐候你一个人呀。”色无戒笑道:“这样固然是最美妙的,只不过身边盘缠不过,这次快活之后,我正愁没钱住宿。哪还能来这里。”说着已经从身上拿出所有银子放在了桌上。
  小红沉着个脸,一幅很是舍不得的样子。听了色无戒刚才的话,忙道:“客官,你收回这些银子,这回就算……就算……”下面的话不知如何说,这也是她第一次如此害羞。以前都是完事后便即走人,哪像今天这样依依不舍。而后魄不及待,只想多看一眼色无戒也好,便道:“客官定也是饿了,不如让小红陪客官喝酒。”
  刚才不觉,这时经她提起,肚子便咕咕的叫了起来,一看桌上了美食都还没有动筷,也便笑着答应了。小红递过几杯酒来,色无戒一饮而尽,而后便开始饱餐起来。
  小红见色无戒自顾吃东西,只怕他一吃完,马上就要走人。于是开口谈侃道:“无戒哥哥特地来找翠姐姐,定是以前就和她认识。没想到我第一次见你,以后便各分东西,我心中很是羡慕翠姐姐,恨不得早些日子认识你。”
  色无戒听她叫自己无戒哥哥,就真如一个小妹妹在呼喊亲热的哥哥一样,内心一热,而后听她提起小翠,却还是一脸迷雾,她离开少林后应该回来这里,这几个月她又能去哪,难道路上有人对她起歹心,一时又愁眉上扬。突然他耳朵一动,细微微的听到一个脚步声靠近门边,色无戒用余光一看,透过薄薄的糊纸,可看到正是店中妈妈。
  小红又自言自语道:“客官你真的要走?”色无戒嗯了一声,嘴里含着一块肉。小红替他倒了一怀,道:“客官不如这样,你每次来,只要不让妈妈知道,我都不收你钱,你每晚偷偷进来,我就在房里等着,这样好不好?”色无戒心中一动,想着若能这样,那自然是最好不过。感觉得到小红的痴心,知道她也不是有心坠落红尘,不禁心中一酸。想为她赎身,只恨金钱捉弄。眼见着小红渴望的瞧着自己,不知如何回答。
  小红又问一句:“客官不开口,那就是答应了。我太高兴了,记住我们的约定。”色无戒知道这不可能,因为他已听到门口那人极促的喘气声,似乎极是气愤。果然呀的一声门开了,妈妈走了进来,自然带着一幅假笑脸。小红吃了一惊,只怕刚才的话让妈妈听见,那自己就要受一顿罚了,不禁起身,全身抖颤。
  妈妈笑着对色无戒道:“我听客官要常住这里,那也好,只要客官给足了银子,小红将来只赐候客官一个人,你看怎么样?”色无戒自顾吃着。小红知道色无戒没有钱了,妈妈明显是为难他人,想开口为他说话,可被妈妈一瞪,害怕的低下了头。
  隔了片刻,色无戒道:“不用了。”将所有的银子放在桌上,道:“这是我给小红姑娘的。”看了一眼小红,只见她眼中泛着淡淡的泪水,心中不免一痛,而后抓起一杯酒一干而尽,转身出屋。转过一个弯停在那儿,便听到屋里传来妈妈的声音道:“小红,妈妈告诉你多少次了,身为烟尘女子,怎么可以对客人产生感情,即使有那也是逢场作戏,怎能当真?若刚才那人真喜欢你,他就不可能来这种地方,你一定要记清楚。”小红低泣的声音道:“妈妈,我记住了。”那哭声不像受了委屈,而似乎舍不得什么。色无戒听得心酸,而后离开了这里。
  最后他走了几条街才是来到牡丹楼。本来这是他自己的私事,谁没有私事,况且他不想再提起刚才之事,本来不想人知道有这一段,只当是做的一场梦,只不过看到小翠沦落到乞丐,剧情发展,又不得不将他自己的私事通统拿出来洗唰一遍,也好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个问题。
  如今看到小翠的惨样,心中冷不丁一寒:“是谁把她弄成这样?是妓院的妈妈?没有理由,小翠是哪里的红牌,她为什么这么做?在路上遇到了歹徒……”反正什么能想到的事情,此时都在脑海中过滤了一遍。不知不觉间,他竟走了神,一个人就在这脚落愣在那儿。
  突然间,一阵阵木棍敲打石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声音听似杂乱不堪,实则遵巡着一定的规律,这声音从石块间传透色无戒的脚下,明显能感觉到一震一震感觉。色无戒顿时惊觉过来,转头遥望远去。只见西北角,有一群乞丐走上山去,他们边走边用手中的木棍竹杖敲打着地面。色无戒知道那是丐帮的人,他们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一定是有什么大会要开。
  看着对面山头一会儿,才又是回想起北岳二剑来,此时看看左右,早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踪影,他们一定是上一琵琶峰,现下更不迟疑,使出蛇行之术,迅速追了上去。一路越过几条小溪山路,到了白园。顿觉一种威严扑面而来,使人肃然起劲。进门直行,但见路转峰回,林木森森;山泉叮咚,池水清碧。幽雅至极。四周万籁俱静,有如身处迷浮仙境,那一股气势不禁使人全身轻松。
  色无戒一路追赶,都没有看到北岳二剑的人影,当仔细看时,他们经过的痕迹却是清楚可见。只盼能追上他们,哪里还有功夫享受大自然的恬静。
  第050章
  漫步石级而上,山腰有亭,名曰“听伊”,此亭系白居易晚年与其好友元稹、刘禹锡等对奕、饮酒、品茗、论诗之处。色无戒只是放眼带过,随即由听伊亭而上,在危岩翠柏中看到一座古朴典雅的阁庐,微驻足抬头一看,只见题额“乐天堂”两旁门楣金漆半圆柱子夺人目耳,上面刻有一幅四十四字对联:
  “西湖筑白堤 龙门开八滩 倡乐府诗讽谕 志在兼济天下;
  履道凿园池 香山卧石楼 援丝竹赋青山 乐于独善其身。“
  对书画与文学不太通行的色无戒到此,却身不由己的驻足观看。见这四十四字,字字韵含着剑招法诀,每字起笔轻柔善意,仿佛朋友对招时的起手势,而后每加一笔,剑势就越发的增加一寸,但却不显得咄咄逼人,仿佛点到而止,笔画中有攻有守,有张有驰,而写到最后一笔时,所有霸气都收潋开来。而当一字写罢,另一字开始时,融入的感情又截然不同,字迹草乱,似乎醉酒挥剑,舒发人生之不平。另却有放荡不羁,有如男子身处万花之丛,假装坠落。
  色无戒看得出神,仿佛写这四十四字的当面挥剑出招一般,那种气势,那种柔情寸断,那种埋怨、愤世济俗、怀才不遇的感情,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而当“乐于独善其身”的“身”最后一笔划出后,左脚并与右脚之上,一个半醉欲醉的人,自然便要倒下。当此情中,最后一剑画出,剑抵左脚,支持着身体,而后仰天喝醉,宁愿做那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那人,真是豪气干云,脱离世俗的仙外高人。
  不知什么原因,一进入白园,色无戒的思维就仿佛脱离出鞘,不能自主,眼前出现的一幕幕幻觉,都感觉那么真实,那么亲切。似乎自己的前世就是那耍剑之人。只过了好久,才从那种意境中回过神来,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是感叹,又似乎婉惜,总之这一切都不是他自己所能控制的。
  此时,色无戒似乎已忘了自己来是干什么,脚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去。进入堂内,汉白玉雕成的白居易塑像映入眼帘,素衣鸠杖,栩栩如生,有飘然欲仙之态。听到白居易的名称,色无戒是那么的陌生,可看到眼前的塑像,却似乎曾经相识,他那若有若无的神态,俨然就像看着自己一样。
  出乐天堂朝右步石级而上,就到了琵琶峰顶的墓体区。有碑楼、乌头门和登道,在翠柏丛中,那青砖砌矮墙围成圆形的墓丘,即是白居易长眠之地。墓前立有高大石碑三块,其中一块上刻“唐少傅白公墓”六个字,碑高近两米。在墓右侧,有巨石卧碑。刻有《醉吟先生传》。到此色无戒一种心酸升上心头,不禁两腿盘膝,默默的坐在墓前。
  山顶上十九棵柏树环绕一棵枣树。枣刺,标志着他针砭时弊的性格;红枣,标志着他为民办事的成果。登高望墓,形似琵琶,白墓所在之丘为“琴箱”,其东南是长长的芳草墓道,四周围以齐整的冬青,翠绿色的草地中央,三根“琴弦”清晰可见,此即为琵琶的“曲颈”。由墓道向左、下至峰腰平缓处,即是古雅的九曲回廊,廊壁尽嵌现代诗人墨客吟咏的诗作以及白居易《琵琶行》全文石刻。
  色无戒静静的闭上了眼睛,却听到不远处有声音道:“吉三哥与刘五哥又去看花会了?”听这声音显得有些干。色无戒顿时惊醒,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