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郑仆挥剑从右向左扫击色无戒的面颈,色无戒只觉一觉一阵凉意,赶忙侧身闪过,哗的一声,旁侧的一株小树被拦腰砍断,不可想像,若是刚才自己迟疑片刻,脑袋还会不会挂在脖子上。又是缓的一缓,郑仆紧接进攻,却不给人以喘息的机会,左手挥掌打出,同时右手挥剑连刺色无戒上中下盘。
  色无戒以退无可退,反而迎上前一步,出右掌与他左掌相接,郑仆内力稍弱,被震出数步,右手的剑招也就此虚了。张仆原先在一旁看着,以为凭四哥一人,足可以对负,没想到却是小看了他人,不免心中一惊。
  郑仆回过神来,报拳道:“这些客人武功高强,实是难得一见,为何半夜偷偷来到这里,偷窃……”色无戒知道他要说的声音,伸手一拦道:“唉,你错了,首先说明,我不是偷。”张仆接道:“你不是偷,手里怎么拿着白主人的东西?难道是自己跑到你手里的?”明显可以看出郑仆的城府之深,与张仆的暴噪。
  色无戒没有理会,只微哂道:“对,是有人偷,不过不是我。”郑仆道:“这就奇怪了。”色无戒道:“有什么可奇怪的,我见有两个歹人想偷这剑法做不苟之事,我便把他抢了回来。”郑仆道:“即然如此,那现在总可以物归原主了吧?”色无戒从胸口拿出那本书来,此时才抽空看了眼书面,看到“白氏洛中集”五字时,那一笔一划,又仿佛在演习剑法一样,不知觉的引他如做梦一般,全不顾眼前的一切了。只要张仆呼叱,才是回过神来,勉强一笑道:“可刚才有你们口口声声说我偷,未免有些口咬吕洞宾了。”张仆忍耐不住,道:“那你想怎样?”
  色无戒道:“若是别人,我定让他给我磕个响头。不过看你们年纪这么大了,我也不好意思,给我道个歉就算了。”郑仆眉头一皱,却没多少表情。而张仆却是怒道:“乞有此理!我四哥看你武功不错,就这么死了可惜,我看你真的是活贰了。”话语刚完,左腿踢在旁边一株树上,顿时唰啦啦作响,树叶纷纷落下。他挥舞着手中的剑,一片片树叶顿时便化解尖刀利器一般,迅速异常网罗似的射向色无戒,此惊着实不下,这时候真是避不可避。只有少林金钢硬气功才能抵挡,可色无戒偏偏不会这门武门。而“洗髓经”内功,一时间只能抵住一处猛烈的进攻,此时树叶简直把全身上下一百多个穴位都包了个严严实,洗髓经的威力也便发挥不出来。
  郑仆也是知道这招的厉害,但也明白色无戒不是等闲之辈,只怕制不住他。现下气动剑刃,随时准备进攻。突然间只见色无戒右手轻轻一扶,只觉一股劲风从山岩壁间莫名的吹了出来。那样凌烈,甚是寒冷刺股。同时那一片片树叶便被这风吹的劲道使却,轻漂漂的落到了地上。
  郑仆见多识广,不禁叫出道:“旋风掌!”此时风吹的连眼睛都不能睁开了,也看不到色无戒的人影,生怕他会对张仆不利,于是凑近他身边道:“七弟,小心一点。”两人并背相靠,渐渐的这股风的势头退去,场面恢复了一片平静。有些树叶散到在了地上,有些则硬生生的刺入了九曲回廊的壁上,而色无戒却已不知了踪影。
  第054章
  香山九仆可谓阅读无数,但像色无戒这般的敌手却是第一次见,黑暗中打斗,如鬼如魅,两人都不敢掉以轻心。张仆道:“四哥,你刚才说旋风掌,那是什么武功?”郑仆声音微显抖颤,道:“此人来头不少,虽年纪轻轻,武功修为却是百年难遇,这少林七十二艺中的‘旋风掌’非二十年不为功,只是耳闻,今日看来,果然名不虚传。”想郑仆也算老得持重,讲到这里时,不禁哽咽,使得张仆也随着紧张起来,忙道:“那人是少林寺的人?”
  郑仆道:“我也说不清楚,反正此事非同寻常,我们切不可掉以轻心。”两人全神戒备,只怕色无戒暗中偷袭。
  这旋风掌又名“麻砂告”,“梅花掌”,“红砂”,为少林正宗七十二艺中的内外功夫的软功内劲法,纯属阴柔之劲路,专门练习掌部的吸柔软玄功,是少林历代珍秘的单功练习法。
  练法:1。取一缸盛满细纱备用。练功者以马步姿势站在缸前,掌心鼓足内力,做好练功准备。
  2站好马步,上身前探,用单掌插入细纱内搅动搓摩。初插费力,慢慢练至力尽力度,每日练早、午、晚,三次,或者加子时共计四次。每次搓摩搅动至略感劳累时休息。
  3。马步站桩,经久练习,掌在缸上旋转,细纱随手微动漂起。继续锻炼,至细沙随手旋起时则初见成效。
  4。缸内细纱更换为大沙子,以马步站桩,单掌用劲力,在不费力的旋转起时,再更换为铁沙子。朝夕不间断,每日4次,坚持练习,至铁沙子随手转动,在缸内旋起时,则功力大增。
  5。练习者以马步姿势站立在缸前,掌心鼓足内力使缸内铁沙不费力的地随手旋起时,可换成不钢球。逐日增力,月月沙子加重份量,至每个钢球重达4两时,放在换盘内继续苦练,直至4两重的钢球随手旋起转动,此大功告成。
  要点:耐心坚持,循序渐进,不图突飞猛进,红过15…20年功夫,方可见成效。切不可中间停止,坚持学而不倦,会而不厌,才能使功法前时无后退。
  一旦练成,内劲贯达两掌,敌来击我迎之,敌即内部受伤,如果向敌还击,触敌即伤内部,外部皮色暂时不变,两日后伤处出现于印,现出重伤。
  这旋风掌重用如此笔默,未免有些托大。不可香山九仆学得天下第一的白氏剑法,乞会轻易把人放在眼中。而郑仆此时就像丧家之犬一样,吓得魂不守善,说明这旋风掌的厉害,至以描写颇为详细。
  郑仆紧张的检察张仆的身体各处道:“七弟,你没事吧,快让哥哥看看。”张仆本来也觉得并没有什么,可听郑仆这么一说,所谓杯弓蛇影,顿时便觉得胸口隐隐作痛,吓得两人几欲哭出。
  突然间,只听笑声骤起,山涧回荡着笑声,在这漆黑的夜里,真叫人心惊胆站。郑仆与张仆正想看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时,只听嗖嗖的声音从山边悬崖传了上来,两下向下探望,只见一人影迅速异常的窜了上来,吓得两人忙替到石壁旁。转身看时,只见色无戒已经站在身前,并哈哈大笑着。原来刚才他使完旋风掌后,纵身跃落悬崖,以他轻身如燕的蛇行之术,又以壁虎游墙般悬立在徒峭的山壁,听到他们的对话,不禁失声大笑开来。这种不知死活,神鬼莫测的行为,也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郑张二人只觉今日的面子是丢尽了,幸亏这里只有三人,要不他们乞能偷生。郑仆上前一步道:“你刚才到底有没有用旋风掌打我七弟。”色无戒觉得这两个老人也实在好玩,便想吓一吓他们,道:“你是不是觉得心跳的厉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经这么一说,张仆还真觉得自己正是这样,不禁又是一怔。其实刚才那招剑法,已经很是耗费力气,刚才又被吓到,由于年迈,一时之间不能恢复,心跳加快,呼吸困难,也是情理之中。可他怎么会想到这里,只以为自己真的中了旋风掌,又气又怒,道:“好你个小贼,今天跟你拼了老命。”说完正欲冲上前去。
  郑仆拦住了他,而后对色无戒道:“我们之间可能正是一场误会,我七弟平生也没得罪你,还请高抬贵手。你即会这门功夫,定有办法解除。”
  色无戒虽好端端的站在原地,不过知道刚才张仆的那招,明显是想要自己的命。若不是自己夺闪的快,此刻早已见了阎王,不免有些气愤。只道:“我自然是知道如何化解,不过刚才我只要你们道歉,可这个时候……”说到这里,将裤前帘衣往后一甩,高抬起右腿踢在墙壁上,意思很是明显,是要两人从他的跨下爬过。
  郑张二人相对震愤,张仆道:“想我们香山九仆一世英明,怎可让这小子玩弄?我们俩人现下拿下这个小子,就像是替我报仇了。”郑仆叹了一口气,始终有些不忍。想到九人从小在一起,无论是要失去任何一个人,都是舍不得。
  张仆见此,首先旗冲,左一剑右一剑,朝着色无戒攻去。剑势翁翁作响,有如响屋之蛇,似乎在发出警戒之声。色无戒右腿踢向他的左手,张仆左手一扬,回剑又劈了回来,变招很是快速。色无戒低头躲了开去,正欲攻他下盘,没想到目的里一把冷剑斜着刺到,知是郑仆瞧准时机,暗中偷袭。余招未尽,张仆又低身攻来,两人夹攻,色无戒半蹲着身子,只觉有些束手束脚。双手双脚同时抓在地上,贴着地面滑出数丈,真如巨蛇一般,轻巧巧的落在了两人的身后。
  郑张二人不待片刻迟缓,又是挥剑攻到,色无戒渐渐不能支,胸口被划破一刀。色无戒知非敌手,想趋机逃走,没想到郑张二人却是配合的天衣无逢,任何可以脱身的后路都被封销,色无戒在二人凌厉的攻势下,身上多次被剑划伤,溢出一些血丝。好几处都是死里逃生,危险之极,心中也不免害怕起来,开口道:“我刚才只是跟两位开玩笑,何必这么当真,你们快停手,我替你医治旋风掌的阴毒。”
  第055章
  郑仆一疑,张仆道:“四哥,别听他胡说。”手上丝毫没有放松,又是一掌打中色无戒肩头。郑仆随即攻上,局势每况越下。色无戒手里没有任何兵器抵挡,而二仆的剑术却非比寻常,一不小心,一剑从脑袋削过,幸好闪得快,不然脑袋只要少了一块了。
  眼见郑张二人又是唰啦啦的数招将至,色无戒突的脚下一轻,使出蛇行之术,轻轻松松的绕到了两人的身后。二仆转身挥剑,丝毫没有懈怠。色无戒东窜西跳,不再正面交锋,二仆也便赶不上他的速度,但却跟的很近,只要蛇行之术一慢,顿时又被缠上,难以挣脱。所以色无戒便在九曲回廊绕来绕去,心想他两人剑术厉害,内功未必有自己厉害,等到他们心力尽了,便再不是自己的对手。想到这里,身子一会儿伏在石壁上,一会儿跳下悬崖,一会儿在地上匍匐游动。天色灰暗,二仆渐渐的被弄的头晕脑胀,再加上年迈眼神弱,原先还能看到他在哪里,到最后只能看到一阵黑风在周身呼呼窜过,若不是事先知道,还真会以为是鬼神之类的妖物。
  色无戒似乎看出了他们两人的破绽,在这漆黑的夜里,对于已经学会罗汉功的自己来说,无疑是占了天大的便宜,此时要逃走真是轻而易举,可以有把握取胜的色无戒却也不肯就这么轻易的走了,刚才那么浪狈,身上的衣服都被剑划的不成样子,这口气怎么也得出。
  刚想到这里,突然间唰啦啦的声音陡如骤雨一样向自己袭来,使出罗汉功一看,只见有数以百计的长不合法有如离弦之箭,旋转着向自己袭来。这又是白氏剑法中高明的一剑,敌人虽看到有如此多的剑向自己攻来,其实只有两把剑,其也都是剑气化成,若是香山九老同时使出,即使是千军万马,也必斩死马下。如今夜晚看来,更像无数星星掉落一般,也亏色无戒使出罗汉功,才能把来剑看得清清楚楚。只见郑张二人双手快速挥舞着,似乎在把控着这如许多的剑。
  事情紧迫,来不及多想,色无戒头一偏,唰唰唰三声,三把剑从眼角滑过,好险之极。右手旋风掌抓出,呼呼的一阵风起,可这些剑大多都是剑气,没有实物可抓,旋风掌捏了个空,一柄长剑只朝手心刺来,刚一躲过,一柄长剑便刺在了左腿边,色无戒正腾身在九曲回廊的壁上,一失足间摔倒在了地上。
  可焉知非福,那数以百计的长剑本是朝着离地三丈高的廊壁上攻击,色无戒起时摔倒在地上,反而化险为夷,趋二仆还没回过剑势,嗖的一声,使出蛇行之术,已经侵近二仆身前。由于太近,二仆的剑招被迫收回,近身肉搏,二仆要防着色无戒进攻,所以攻中带守,攻势便不如原先那么猛烈。
  色无戒虽身上多处受了剑法,可此时也不禁笑道:“现下该轮到我了吧。”张仆怒道:“小子,让你侵进身来又怎样?你以为……”刚说到这里,与他四目相接,被罗汉功夫一震,只觉双眼差点瞎掉,退后在旁。色无戒右掌运劲,便朝他当头打去。
  斜里刺出一剑,知是郑仆上前救应,色无戒轻松躲开,正欲攻,只见郑仆凭空甩了几招,危急时赶忙一后空翻,躲开了不势。郑个扶住张仆道:“七弟,你怎么了?”张仆只眼睛稍有好转,道:“四哥,这人会妖术,他眼睛刚才像电一样闪过,我就觉眼睛痛的很。”
  罗汉功攻击的只是眼神相对之人,郑仆并没有看到色无戒的眼睛有什么异常,但眼见七弟这么说,也不敢掉以轻心,道:“你我左右夹攻……”而后相顾点头,似乎理会什么。郑仆一剑刺上,张仆随即跟上,唰啦啦的剑气划过,将色无戒围了起来。
  色无戒这时却已经胜券在握,月光躲在山后,无疑给了他天时地理,而二仆的剑术也便差了许多。两人边攻数十剑,色无戒都轻轻松松的躲了开去。二仆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色无戒都似乎能未卜先知。
  他见张仆左肩一偏,知他要右足向自己踢来,于是强抢先击,踢在他的右小腿上,张仆一痛,退后一步,见他右肩一偏,知他要出左腿,于是猛伸腿在他左膝盖上一腿,张仆又是退了一步。现下心中恍恍不完,见郑仆正全力进攻也便上前帮忙。
  面对二仆的攻势越来越强,色无戒却丝毫没有吃力的感觉。把罗汉功的口诀以招使出,竟是无泄可击。所谓:“视敌肩和臂,敌敌进与退。见敌偏其左肩,知敌先发右足;见敌偏其右肩,知敌先发左足。各有心得之处;总以心定神清,用光锐之目光,视敌眼部为主,则合诸察之长;神传意合,攻击避乱,不失良机,则已得其技击之要旨。”又言:“争场之L,耳听八方,眼观六面。目光如电,视敌急向,见缝插针。乘机而起。”世间拳术名家,视敌左肩一抡,即知其必发人腿。敌右手一扬,即防敌发左拳。虽敌能时时转变调换,但也早有所料。望风观色,刚景生情;知彼强劲,我走偏门,我较彼强,必走洪门;观其眸子;彼注我左,防其左攻,彼注我右,防其右攻。北口之拳,其劲必松,闭口之拳,其劲必足;左腿在前,防其右足,右足既来,谨防左足;摇头晃膀,非拳即掌,低头弯腰,下盘来招;敌如虚闪,发招连贯,敌如虎扫,必要逃跑。此各种变换,皆靠跟能明察一切,说明眼法在人的精神上,临阵应敌中起着重要作用。故歌诀曰:“攻击防御拳,眼是侦察官。与敌一交手,二目要滚转。对方动与静,眼官灵敏变。观其何以来,制敌则不难。我眼视敌窜,犯敌难逃跑。二目如闪电,打闪穿针线。大小玄妙手,难以占我先。”
  这些歌诀一使出,二仆的每一招每一式,色无戒都了如直掌,直打到近百招,二仆未能一招得手,几乎要使的招数一使到一半,都被色无戒逼了回去。张仆的脸越涨越黑,到后来不敢相信跟自己对手的是一个人。他气动剑锋,准备孤注一掷,丹田之气提起,正欲沿手三阳到达剑尖,可刚到檀中却不再自行流动,原来色无戒洞悉一切,已经出大拇指按住他的膻中穴,而后猛一发力,张仆的内劲顿泄,整个身体跌出丈许,郑仆一惊,赶忙收剑去扶他。
  张仆不及跳起,扔掉手中的长剑,疯狂的叫道:“你不是人,你简直不是人,你是鬼,你一定是鬼……”一个成名几十年的剑术高手,即然被吓得如此疯颠,见郑仆来扶自己,只挣脱掉道:“鬼……别过来,别过来……”郑仆见他这个样子,泪水夺眶而出。
  色无戒也是吃惊,没想到张仆的承受能力这么差,竟吓得疯了。可却不知道,他刚才那一套罗汉功歌诀,在这漆黑的夜里耍出来,还真如鬼如魅一般,常人怎么能惊吓的住。只以为是张仆平生自负,如今遇到高手,知道自己的无能才会至此。不管怎样,心中始终过意不去,只道:“不如让我来看看。”
  郑仆拦阻道:“你给我滚开!”色无戒一怔,而后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了。”正欲转身离去。只觉身后有一股劲力逼来,匆忙间转身一看,胸口已被郑仆抓住。两人几首同时有劲,普通衣服怎能经受的起,唰啦啦数声,碎成碎片。而后藏在色无戒胸口的《白氏洛中集》飞向半中,而后向下落。
  第056章
  色无戒不禁有些气愤,见郑仆飞身上去抢谱,也便飞身去抢。郑仆劈了一剑,而后左手已经抓住了剑谱。色无戒腾空避过,右手迅速窜出,也抓住了剑谱。随着下坠之势,色无戒踢了他一脚,郑仆便摔倒在了张仆身边。
  色无戒安全落在地上,见剑谱的封皮和头尾几页都捏在郑仆的手里,自己手中只剩中心半本。再听声音似有两人向这里快速跑近,心中只以为是其他人到了。现下也不敢再逗留,因为二人已经难以对负,若是九人到齐,要安全离去简直不可能。于是报拳道:“恕不奉陪了。”最后一个字刚说完,人影呼的一下,消失在了眼前,溜下了琵琶锋去。
  下了山峰,色无戒随手将半本《白氏洛中集》藏在胸襟中。想去看看花会的情况,可如今只穿着一件贴身衣裤,只觉不好意思。正是为难之间,只见十几位九中拿着竹片的乞丐,脚步匆匆的向一处地方走。这些人虽穿的破破烂烂,却极是干净,似乎是新买的衣服,故意弄成这样一般。心中想着抢一件来穿穿,总比现在不成体统的好。于是走近身去,在一个人身上一拍,那人转过身来,虽是乞丐打扮,却是白白净净。一见到色无戒,便斥道:“你干什么?”其他人似乎没有注意他,依然匆匆向前走,似乎很是着急。
  色无戒笑道:“我刚才在那拐弯处见到有一绽金子,不知是不是你掉的。”那乞丐似乎不太相信,道:“金子,哪有这么好的事。”色无戒道:“原来不是你掉的,那我就放心了,我现在去捡,免得被别人捡去了。”说完便走向那角落。那乞丐中计,赶忙赶了过去,道:“是不是真的,在哪?”便低头开始找了起来。
  色无戒暗自偷笑,轻轻的在他后颈上一拍,只听的一身闷吭,那乞丐便即晕倒了。色无戒把他扶到了一个丛林中,便换上了他的衣服,刚好合身。随手拿起那竹片,便准备向龙门上走去。
  经过香山寺时,只见那三五成群都是些乞丐,他们纷纷议论,并且向一处聚拢。色无戒穿着乞丐的服饰,手中又打着竹片,只怕会被他们认错,正想扔掉竹片时,一个乞丐迎了过来,道:“你是净衣派的五袋弟子,还站在这里干嘛?还不快到净衣龙头那里去集合。”色无戒一时张目结舌,不知道说什么好。但丐帮也属江湖上有名的帮派,见他虽也是破破烂烂,却极是干净,而且背负六个极小的口袋,知他是净衣派的六袋弟子,他原先虽没有注意,但听他这么一说,知道自己背后负着五个口袋。
  那六袋弟子见色无戒愣在那儿,只道:“跟着我来,可别乱走,今天关系着丐帮的兴衰荣辱,千万不能出错。”色无戒莫名奇妙的跟着他,见四周起码也有数千丐帮的各袋弟子,便好奇的问道:“今天怎么这么多人,有什么事情?”那六袋弟子低声道:“净衣龙头在西面,我们快过去,少说废话,看着就是了。”
  色无戒越来越觉好奇,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也便跟在他的后面,来到一个四十几岁的弟子身后。只见他背负八个口袋,便是净衣派掌老。呆了很久,现场吵吵闹闹的,就是不知道为的是何事。色无戒心想:“他身为净衣派龙头,一定知道其中的事情。”便想上前去问。却有一人抢先问道:“师父,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为什么招集我们净衣派弟子在此?”说话之人背负本个口袋。
  净衣龙头眼神却甚是紧慎,道:“我们切不可在这里乱说,传功等四大长老发下命令,命全丐帮弟子在此聚会,连东南西北中四大护法都会赶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等会自会有消息。传令净衣派弟子,叫他们不要胡乱说话。”那八袋弟子依着他的话传了下来,众人顿时唯唯诺诺,不敢大声吵闹,只是窃窃私语。
  色无戒见着连净衣龙头说话都如小心,更想知道其中以底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退后数步,对着一位七袋弟子问道:“小弟愚昧,不知大哥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七袋弟子一皱眉道:“刚才没听掌老说不要乱讲话吗?”色无戒又是一泄气,心想:“这里一个个的人都这么怕,却不知在怕什么?”这时却见另一个七袋弟子挤了过来,道:“有什么好怕的,这里都是我们净衣派的人,难道还会窝里反不成?”
  色无戒听此,赶忙问他道:“还请指教。”那七袋弟子看了色无戒一眼,道:“连七八袋弟子大多不知,你五袋弟子当然不清楚了。听说是为了新帮主的事。”一听他这么说,不知情的人围的更近了。有数人齐声道:“新帮主?”那七袋弟子道:“以后到底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4 4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