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镏鳎俊蹦瞧叽茏拥溃骸耙院蟮降资裁词拢乙膊磺宄恕!敝芪П阌惺艘槁燮鹄矗骸靶掳镏鳎磕训老虬镏饕宋蝗孟摇!薄翱赡芟虬镏鞒隽耸裁词乱膊灰欢ǎ颐且丫泻眉父鲈旅患恕!薄罢饣澳憧刹荒苈宜担慊挂灰!彼窃剿翟绞呛俊U馐蹦歉鼋芯灰屡闪肺Ω傅钠叽茏幼吡斯蠢魃溃骸八心忝窃谡饫锼祷暗模共豢旄冶兆臁!敝谌艘幌牛偈钡屯凡桓以儆铩I藿淇醋潘患蚕蜃约嚎戳斯矗渖难凵瘢嫦嗉怠
  等他走了以后,色无戒偷偷问身边一人道:“这人是谁?”刚才被骂的人心中都是有气,那人走的远了,有人便道:“他就是净衣龙头的侄子,若不是有净衣龙头,他哪能做七袋弟子。”而后说了一些他平日仗势欺人的事。色无戒不是丐帮中人,也懒得理会这些。只不过众人神神秘秘的,好奇的他才会留下来瞧个究竟。
  隔了片刻,一个弟子上前禀报净衣龙头道:“龙头,污衣派龙头到了。”净衣龙头一看,只见污衣龙头从东西走出,那些污衣派弟子便拥在他的身后。那污衣龙头看似目的无人,不把净衣龙头放在眼中,自顾站在东首,头仰着老高。而净衣派龙头却笑脸走到他身边,报拳下揖道:“龙头兄弟可好?”那污衣龙头年纪五十出头,全身除了破烂之外,却都是污泥斑斑,一张尤黑的脸,似乎一年没有洗过。那些污衣派弟子也大多如此,这么多人聚在一起,顿时便有一股难闻的体味扑鼻而来,色无戒吃受不禁,勉强才忍住没吐出来,他只以为自己失态,可看看净衣派的人时,个个都捂着鼻子,于是也便没有在意。
  污衣龙头仰着个头,“哼”了一声,却不理会净衣龙头的问话。净衣龙头一阵尴尬,勉强微笑一声。他那七袋弟子钟不解气道:“污衣龙头,再怎么说我师父也和你同辈齐名。帮中弟子相亲相爱,这乃是帮规,弟子见面热情问候,也是常理。你这样不闻不问,未免有失八袋龙头的名声。”他语气谦和,句句看似恭敬,却句句都在指责那污衣龙头。众人哪能听不出来?污衣派弟子蠢蠢欲动,只待龙头一声令下,污衣净衣两派定要大动干戈了。净衣龙头故意指责了钟不解几句,心中却是欢喜。
  第057章
  丐帮在江湖上声势浩大,在江湖上也有一定的影响,色无戒也是知道晓。丐帮,顾名思义,是由一群乞丐组合起来的帮会。随着声势的浩大,一些本生并非乞丐的人,也都加入了丐帮。但他们又不想像真乞丐那样,故意要把身体弄成脏稀稀的,因为他们没有这样做过,有的甚至是一些富家子弟,自然难以忍受。所以净衣派便游然而升。
  但是所谓帮有帮规,穿的衣冠整整,哪里像个乞丐。于是他们就把刚买的衣服故意弄破,故意打几个补丁,全身都是干净净的。而一些天生乞丐,却是看不过他们这样假惺惺。渐渐的,一山难容二虎,污衣净衣两派明争暗斗,视若仇敌。历代来都是水火不融。只因帮中有规定,帮中弟兄不可自相残杀,帮规不得不守,可两派中人又谁都不愿乞和,所以污衣净衣两派之间的隔膜越来越大,平日里见面都是避身走过,当做不认识,偶尔有些小打小闹。本来两派中人已经好久没有再聚在一起过,只因这次大会实属丐帮大事,所以才又再聚头。
  污衣龙头道:“我们这些下等乞丐,怎能跟你们这些富家弟子相比?”语气带着嘲讽。净衣龙头道:“大家都是丐帮中人,何分彼此?”他始终带着半分笑意。可污衣龙头却始终板着个脸,道:“丐帮,你们这样还算是丐帮中人吗?穿的是绫罗绸缎,吃的是山珍海味。还故意把衣服弄的破破烂烂,拿着个破钵破竹片干嘛?不如就穿的达官贵人一样,这样才像你们净衣派不是吗?”
  色无戒觉得这位净衣龙头是个有原则的人,既然身为乞丐,过的日子却比一般人还要好,这样总说不过去。可却也太过墨守沉规。这些本身做过乞丐,延沿乞讨,吃了上顿没下顿,这样的日子并非是人过的,但如今条件允许,就应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如今大半以上丐帮弟子,都是半路出家,原本家庭就富贵,却勉强要他们像真乞丐那样,未免也太不尽人情。丐帮要发展,净衣污衣两派的分化是迟早的事。但如今两派为了丐帮中人应不应该过真乞丐的生活而势不两立,这非是丐帮之福。
  净衣污衣两位龙头各自以自己的立场不放松,越讲情势越僵,只差动手打了起来。只碍于顾着大会的面子,所以分居南北,两死不相往来。事实上净衣污衣两派各自拉山头,丐帮已经分为南丐帮与北丐帮了。
  隔了片刻,高台上一个八袋弟子喊道:“丐帮传功长老、执法长老、掌钵掌老、掌棒长老到!”听得如此,丐帮净污两派人人肃静,一起向西靠拢。丐帮帮规甚严,此时谁也没分是净衣派还是污衣派,聚到了一起,如果丐帮一直如此,也不至于像今天这样式微。
  接着两位六七十岁,两闰五六十岁的长老从山后走了出来。众人纷纷用手中的竹片木棍敲打着地面,此间没有号令,却是整整齐齐,丝毫不乱。色无戒怎么也跟不上这种节奏,只怕会被别人识穿,于是便滥竽充数。
  传功长老两手一扬,敲打声顿时停住。而后高声道:“各位今日一定很想知道丐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众人静静听着。传功长老道:“丐帮向帮主与半月前病逝了。”众人顿时恍然。纷纷议论着。色无戒听了也是一惊,他依然记着就在今天,有一个独臂采花贼手中拿着打狗棒,打狗棒为历代帮主相传,他既手拿打狗棒,那这是丐帮帮主无疑了,怎么会又死了呢。此间蹊跷,更是摸不着头脑。
  污衣龙头忿忿的道:“向帮主虽年已七十,却是体壮如牛。虽一年没见他老人家了,可时常听到江湖上传出他的消息,怎么会得病,又怎么会……”说到这里,只差没哭出声来了。净衣龙头道:“龙头兄弟说得是,要说帮主死了,我绝对不相信。”
  传功长老道:“樊龙头的心,庄某很是理解。当我知道向帮主的死讯时,何尝不向你一样。半月前,丐帮招集我们四大长老在掌棒长老的金谷园里聚首。很久没见帮主了,我们四长老都很高兴。掌棒长老也都布置了一切,恭迎帮主降临。这一些掌棒龙头都可以见证。”
  色无戒听那掌棒龙头家居金谷园,便知道丐帮却实变味了,怪不得污衣派的势力越来越弱,原来连长老们都喜欢富贵的生活。金谷园,是西晋石崇的别墅,一直在今洛阳老城东北七里处的金谷洞内。石崇是有名的大富翁。他因于贵族大地主王恺争富,修筑了金谷别墅,即称“金谷园”。园随地势高低筑台凿池。园内清溪萦回,水声潺潺。石崇因山形水势,筑园建馆,挖湖开塘,周围几十里内,楼榭亭阁,高下错落,金谷水萦绕穿流其间,鸟鸣幽村,鱼跃荷塘。石崇用绢绸子针,铜铁器等派人去南洋群岛换回珍珠、玛瑙、琥珀犀角、象牙等贵重物品,把园内的屋宇装饰的金碧辉煌,宛如宫殿。金谷园的景色一直被人们传诵。每当阳春三月,风和日暖的时候,桃花灼灼,柳丝袅袅,楼阁亭树交辉掩映,蝴蝶翩跃飞舞于花间;小鸟啁啾,对语枝头。所以人们把“金谷春晴”誉为洛阳八大景之一。 掌棒长老能以此为居,定然靠得是他丐帮长老的身份。
  正因为如此,污衣派龙头也是看不起掌棒龙头。他知道向帮主居无定所,平日吃穿几乎都靠乞讨,虽江湖中人经常笑话,堂堂丐帮帮主也要乞讨,可污衣派龙头却极是敬佩。刚才听传功长老说向帮主会到掌棒长老的金谷园会议,不免“哼”了一声,心中很不相信。只不过这时不是发牢骚的声音,于是便忍了下来。
  掌棒长老上前道:“确实没错。当晚传功长老、执法长老与掌钵兄弟早早就是小弟的金谷园等帮主到来。只等到戌时,还没见到帮主到来。当我们四人都怔怔不安的声音,终于听到帮主爽朗的笑容,随即传来声音道:‘四位兄弟,让你们久等了。’我们四人只见人影一闪,只见向帮主早已经坐在了对面亭子的石凳上,伸手抓起石桌上的东西便吃,端起酒便喝。
  “我们四人马上迎了上去,道:‘帮主,好久不见了,可想死兄弟我们了。’向帮主哈哈笑道:‘想俺爷们干嘛?快一起坐下来陪我吃酒。’我见菜凉了,便准备叫人重坐。帮主斥责我道:‘俺们乞丐有这东西吃就算不错了。寿兄弟,你住这金碧辉煌的金谷园我不怪你。每个人都想过好日子,但你却不能忘了本,应该给众人起个榜样。这一点,计兄弟做的就不错。’执法长老道:‘帮主过奖了。’执法长老原来只是街上一个落魄乞丐。后来加入了丐帮,做得执法长老的位置,虽现在衣食无忧,可却不奢侈,实则为污衣派一方,与掌棒长老正好相反的事,掌棒长老原来就算了纨绔子弟,进了丐帮,自然也改不了这脾气。
  污衣派龙头听着掌棒长老重诉帮主的话,确实像帮主的口气,一想到他病死,不免痛心,眼含泪水。净衣派龙头也觉有些惭愧。此时突然人群中有一声音道:“听刚才掌棒龙头说的,向帮主威风不减当年,怎么会病死了呢?”说话之正是色无戒,他实在有些忍不住了,便开口喊出。此时头一缩,却没一人注意到是他说的。并且便有数人应和着:“对呀,对呀。向帮主怎么会病死的?一定是你们胡说,想谋夺帮主之位。”
  第058章
  执法长老道:“大家不要吵,听计某把话讲完。”污衣派龙头敬重执法长老的为人,叫住了污衣派弟子的吵闹。渐渐的,净衣弟子也静了下来。
  执法长老道:“寿长老说的话一点都没假,当时我们四人都在场。我们陪帮主喝了数怀,突然见帮主开始闷闷不乐,似乎为了什么事烦恼,掌钵阮长老便问道:‘帮主有什么事?’向帮主叹了一口气,而后转身离座,脸朝着月空又是叹了一口气。我急切的问道:‘帮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你如此闷闷不乐?’向帮主说他有些厌倦了江湖生活,准备将帮主之位传于别人。”
  一听计长老这么一说,丐帮弟子顿时群情汹涌,各种猜测都有。掌钵阮长老道:“大家听我说。”他不等众人静下话来,便开始讲了起来。“当时我们四位长老也是向大家一样。我问道:‘帮主,你群领丐帮数十年,怎么突然提起这事?’帮主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却又不肯说出,只道:‘我虽身为一帮之主,可帮中大事都都仰仗你们四兄弟,心中实在惭愧。’一听帮主这么说,我们四人都是同一心思:‘莫非帮主嫌我们功高盖主,就像宋太祖一样要怀酒释兵权?’”
  此时丐帮弟子又是高声喊道:“你胡说,帮主乞是如此小气之人,你可别含血喷人。”在这个场面,什么长老的威势,都似乎荡然无存。好不容易静了下来,掌钵阮长老接着道:‘这自然是我们小人之心了。向帮主也看出我们的怀疑,并向我们解释他不是那个意思。并问我们丐中谁比较适合做帮主。我们自然是说除了向帮主之外,没人能担这个重任。向帮主哈哈笑道:’你们觉得我的徒弟怎么样?担当这帮主之位他能不胜任?‘
  “四长老都是知道,向帮主唯一收的徒弟名叫‘施手信’,他年少时由于灾荒被迫沦为乞丐,正好被向帮主遇中,见他可爱,并有一股子脾气像自己,便把他收为徒弟,带进了丐帮。向帮主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可经常回来教施手信功夫,其余时间都是四大长老,以至丐帮中资深弟子教他。由于他是向帮主唯一收的徒弟,所以大家对他自然是另眼相看,在帮中俨俨然就像一个小帮主一样。他为人倒也聪颖,学武功也是很快,很快做到了八袋弟子。只不过由于从小受致了苦难,使得性格中很要强,对任何事都不肯认输。帮中有些人对他很是不满,关系也是越来越糟。只不过知道向帮主视他如亲生孩儿,所以大家不敢去惹他,也不想去理他。四大长老也知道施手信并非帮主之材,可更不知道向帮主刚才的说到底是真是假,相帮对望,却不肯回答。
  “向帮主似乎也知道我们的为难,只哈哈笑道:‘你们跟了我这几十年,难道还不知道我们的为人,我向某虽不是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大丈夫,但说话却是一言即出,四马难追,哪会拿这个事跟你们开玩笑。”
  色无戒听着阮长老模仿着向帮主的话,不禁佩服起向帮主,只是暗暗点头。执法长老接着道:‘帮主的话自然是过谦了,但我们知道帮主既然说出这话来,他心中其实早已经有了主意。不管我们认不认同,他都会将帮主之位传于徒弟施手信。于是不敢有违忤之心,便自然遵命了。’执法计长老的话确实没错,向帮主对任何事都是成竹在胸,虽大事会招集四大长老商议,但其实心中早已经有了决定。有时候这样显得他太过独断,但向帮主就是这样一个人。
  执法长老道:“当时施手信正在外地,我便派人把他招了回来。而帮主跟我们只喝到半夜,大家都醉了,也不知道怎么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第二天我们四长老都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帮主还在大睡。我们四人还以为帮主日理万机,没有一天好好的睡过觉,便不想去打挠他。可只到黄昏,帮主仍旧没有起床。我们开始有些担心,便在门口轻轻的叫唤,门却是牢牢的反销在里面,可却没听到帮主的回答。我们越发的奇怪,以帮主的武功,即使有人站在门外,他也能立时从睡梦中醒来。如此我们在外面叫,帮主怎么会发觉不了。我们一紧张,便唤来昨天扶我们回房的人弟子,问了他情况。那弟子道:‘昨晚四位长老都喝醉了,是帮主叫我们把你们扶回进房。而后他叫我拿了纸墨进房间,随即关上了门。当天快亮的时候,我还发现帮主的房中有光,我想帮主定是有什么事要做,便不敢过去打挠。’
  “我们四人只觉事情定有蹊跷,心中有种不详的预感。传功庄大哥在门口接道:‘帮主,你在不在房里,你不回话,我们可要自己进来了。’又是叫了几句,仍然没有反应,我们便破门而入。只见帮主盖着被子,正熟睡着。
  “我们见帮主没事,都是放心的笑,只觉得是我们太过多心了。突然间我见桌台上的腊烛整只都点完了,帮主昨晚被没有吹息腊烛。我一说,其他三位长老也觉事情不对劲。掌棒寿长老上前一碰帮主的身体,触手即凉,触即鼻息,才知帮主已经死了。”
  他说的到里,众丐帮弟子更像疯了一样,嚷嚷的道:“帮主怎么会死了?”“他刚说要传帮主于姓施的,马上就病死了,这太蹊跷了吧?”“对,对,帮主肯定不会这就么死的,一定是被有些人暗害”当时陪帮主是就四位长老,听弟子们这么说,定是不相信他们,说是他们四人合谋害死帮主。四位长老听了,自然是忍气不住,道:“你们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樊龙头、葛龙头,你们怎么管的弟子?如此大吵大闹,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更不把帮规放在眼中了?”
  樊龙头听了是一怔,不知该如何,污衣派的葛龙头却厉言对道:“要说帮主这怎么死的,打死我葛老头都不会有人相信。若帮中真有不诡之徒,徒谋帮主之位,那丐帮帮规惩治的正是这样的人。”葛龙头这么一说,污衣派弟子更是高声呼喊。樊龙头接道:“帮主是樊某唯一敬佩的人,我们不能让他死的不明不白。我和葛龙头虽然一直不合,但今日却要站在同一立场。”说着走近葛龙头的身边。
  污衣派与净衣派弟子合好是丐帮中人日夜以盼的事情,没想到会在这个场合,真是让人想不明白。一时间净衣派与污衣派连成一气,几欲挤上高台。四大长老几乎不能控制现场混乱的场面,帮中入门弟子都围在高台上阻击暴动。但污衣派与净衣派几乎占据的九成以上的丐帮弟子,一但暴动,几乎没人能挡的住。
  第059章
  色无戒挤在中间,才是明白一个领袖是多么的重要。历代只要帝一逝,新帝王未能服众,产生一场暴动在所难免,在这个时候,根本不是理智可以解决事情的。正在一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只见一阵强风吹过,几乎迷人众人的眼睛。而后立在四周的火炉忽的变旺,火星爆烈开来,照着整座山刹那间无比通红。随即天空中便传来一尖利的声音道:“东白金、南绿木、西蓝水、北红火、中黄土,五坛护法驾到!”这数声明显是女子的合声,从东南西北中传来,让人觉得突然。
  众人不禁仰头四望,只见炉火光下,五位身穿金白、木绿、水蓝、红火、土黄五种颜色的女子,有如天女下凡一般,从五个方位缓缓的降落到了高台之上。身上的纱带随风飘扬,那么妩媚动人。众弟子见了五人不禁一愣,而后八袋以下弟子全数下跪,拜道:“恭迎五坛护法!”
  色无戒混在乞丐群中,虽觉事情奇怪,但却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此时见到五位妙龄女子,不禁怦然心动。虽然江湖耳闻,丐帮除帮主外,有传功长老、执法长老、掌砵长老、掌棒长老。九袋弟子,协助帮主处理帮中事务。净污衣分化后,又选出八袋弟子分管净衣派与污衣派。并且有五位八袋弟子,为东、西、南、北、中五坛护法,分管中原各个地域的帮务。只以为这些都男人做的事,没想到丐帮中的五坛护法却是如此清丽的美妙姑娘,以他对美丽的认识,一时间便把目光盯在了年纪最小,身穿木绿、土黄颜色的绿木、黄土两大护法身上。趋着众弟子下跪之机,悄悄溜到了高台上。
  此时场面经历如此变动,谁还会理会一个五袋弟子,自然没有人发现他。五坛护法坐定后,四大长老的入门弟子退居两旁,除了掌棒长老脸有些青外,其也余三人几乎是面不改色。五坛护法向四位行了个礼,四人赶忙回礼。传功庄长老道:“想不到五位护法会来。”五坛护法平日居在东南西北中五面,可算作是丐帮的另一个分支,护法的任命可以由上一届坛主执,帮主不会干预,他们虽然算作八袋弟子,可四位长老对他们也都是非常尊敬。帮中许多弟子只听过五坛护法的事,此时见来,虽是五位女子,却不但没有小觑之意,竟生出了一种敬畏,哪还敢喧哗。
  东坛白金护法道:“帮主驾崩如此大事,我们哪能不来。”而后缓走几步看着众人道:“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子了,是不是想把丐帮弄乱?”五坛护法在丐帮中的地位,实着此间对帮主以及长老们牵制的作用,以免丐帮中一人作大,无法无天,这种制度实则有先见之名,若不是如此,刚才那一局面,却不知要如何收场。所以众人对他们无比敬畏。
  隔了片刻,污衣派龙头道:“刚才四位长老说帮主喝完酒进房中休息,第二天竟然死了,这个理由怎么能服众?”净衣派龙头接着道:“要是这么说,定是有歹人暗中下的毒手。”污净两派龙头一唱一合,虽然没指名道姓,但明显是把矛头指向四位长老。掌棒长老身为东道主,气得正欲发作。东白金护法一时察觉,便打断道:“刚才你们讲的话,我们五姐妹都已经听清楚了。听刚才长老回忆,说帮主半夜让弟子送笔墨时他的房间,你们知道不知道,帮主要笔墨干什么?”向帮主虽是乞丐群首,却也弄文识字,他时察劝道弟子们要学习文化,不能一辈子做乞丐,将来有用时可为朝庭效力。只不过,如今的丐帮的势力,足可以抵的上一个江湖朝庭,众人乐得逍遥,谁都觉那是无用之事,只不过这既是帮主的吩咐,自然不好忤逆,只得唯唯应诺。
  传功长老突的想起,道:“当我们进房间以后,发现腊烛是自己熄灭的,即便见到桌边留着一封信。”听到有信,众人又开始轻声议论起来,不知那封信到底写着什么。传功长老从怀中拿了出来,道:“我这封信我们四人已经看过,今天的一切,都是帮主的安排,我们没有自作主张。现请五位护法见证。”众人仰起脖子,只看清楚了信封上写着“传功长老亲启”。有些人认识向帮主的笔迹,他人定然冒充不了。
  东白金护法启信一看,上面说向帮主知道自己有病在身,被歹徒趋机抢走打狗棒,这里丐帮的奇耻大辱。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更没面目面对众位兄弟。特定将帮主之位传给徒弟施手信,由四位长老辅佐,帮中弟子不可违逆。一定要助手信夺回打狗棒。
  色无戒本来看着绿木、黄土两位女护法出神。此时听到打狗之事,又忽然想起就在今晚遇见的那个采花贼,他手中打的正是打狗棒无疑,因为其他棒不能如此坚硬奇特。而且那人穿的破破烂烂,此初还以为他就是丐帮帮主,只不过对他的年纪起过怀疑。此时听信中所说,难道那人就是抢走打狗的人?由于那人似乎知道自己的身份,色无戒一紧张,便顾不上儿女之事,仔细在旁瞧着任何风吹草动。
  东白金护法看完信之后,又将信交给净衣污衣两位龙头。污衣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9 4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