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替樊龙头续骨,脑中里想的全是进一步动作,差点没有表现出来。
  突然蓝采和挤了过来,却还不知道色无戒的名字,只道:“这……这位大哥,我能帮你什么忙?”色无戒才回过神来,只道:“没有,谢谢。”向他点头微笑。蓝采和的一颗心怦怦乱跳,明显对色无戒产生了感情,也难怪,谁能抗拒色无戒那迷人的淡淡的威笑,和那充满男子气魄的声音。见色无戒满头是汗,觉得他很是辛苦,道:“我帮你擦汗。”拿出手帕在色无戒的头上轻轻抚了抚。一碰到色无戒的身边,那种似有似无的洗髓经更加吸引住了蓝采和,竟擦了老半天。
  铁拐李道:“采和,你不要打扰他救樊龙头。”蓝采和一怔,而后羞的退到了人群之外。色无戒手透指尖,五指似乎能亲自碰到骨头的位置一样,而后使出在少林寺学的接骨功夫,将樊龙头的骨头接了回去。舒了一口气,道:“总算是有惊无险。”
  掌棒长老道:“樊兄弟怎么还像死的一样?”色无戒看着他道:“我说掌棒长老,我只是帮他的骨头移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要好些日久才能自行长好,况且受了如此重创,不晕才怪。”明显见掌棒长老有气,但却不理他,对蓝采和道:“蓝姑娘,不知你……”蓝采和似乎知道他要问什么,马上又挤了进来,道:“来,来,什么都有。你是不是要透肤续骨膏?”随即便从篮里拿出是白色圆柱形的盒子,递了过去。
  色无戒见他竟知道自己心中所想的,不自禁的道:“蓝姑娘真是聪明,看来你的篮子里真的是什么都有。”色无戒其实是不经意的一赞,可蓝采和却句句都记在心中,一阵红晕升到了耳朵旁,若别人不知道他是男儿之身,还真以为是个漂亮的姑娘。
  吕洞宾道:“有了采和的透肤续骨膏,樊龙头的右臂可算是保住了。”曹国舅道:“若葛龙头不是整条手臂都断了,也不至于……”色无戒对传功长老道:“樊龙头此时切不可移动手臂,叫两名弟子小心的把他抬到一个地方去休息,一定要小心。”
  由于刚才有事在前,众人都听色无戒的号令,此时正想向他问罪,一个五袋弟子,凭什么对长辈无礼。却被春泥打断了。
  春泥在旁看了很久,道:“葛龙头与樊龙头不愧为英雄豪杰,今天这事未必是本帮的不幸,经此之后,恐怕再也没有污衣派与净衣派了。”刚才四大长老与春泥大战,突然遇到这个事情,众人几乎都把他给忘了,此时才又注意到他,掌钵长老道:“我们还没分出胜负,再比试一下。”却被执法计长老拦住了,道:“其实胜负已负,刚才若不是八仙出手相救,可能我们四人当中,未必能站到现在。”
  由于丐八仙来的时候,就见到春泥与四大长老比拼内力,但到底是为了何事,却也不太清楚,见春泥手中拿着打狗棒,便更增添了疑惑。传功长老便把事情简略了说给了他们听。
  汉钟离挺着个肚子,挥着把扇子,笑道:“嘿嘿,看不出这独臂小子会有这么好的功夫,小离我正是皮痒,那就和你较量较量。”不等众人发话,更不等春泥反应,已经挥着扇子攻了上去。他手中拿着的蒲扇也不过普通大小,这么轻轻一扇,却产生极大的风力,使的身边的人都迷了眼睛,虽说不能起死回生,当要扇死一个人,却也容易的很。
  第066章
  春泥一时不觉,脚下没有留住根,再轻飘飘的飞了出去,差点撞到岩石,还好使出色无戒教他的蛇行之术,双腿轻轻一踏,又轻飘飘的躲了开去。若不是他带女人满足色无戒的性欲,哪有机会学这手功夫 。
  汉钟离也是吃了一惊,而后笑道:“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刚一说话,身体已经欺进身边,出左掌打了出去。来速还真快,春泥刚立定脚步,胸口已经中掌,幸好他在瞬间身体整个向后陷了半寸,避过了一次大的冲击。没想到汉钟离又是快速近身,伸右膝踢了出去。春泥来不及躲闪,竟被踢倒在了地上,腹部疼痛难忍。见汉钟离又快速跑了过来,马上腾起身来,正准备反攻时,却见身前人影一闪,有一个人挡住了汉钟离凌厉的攻势,待得看得清楚,见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色无戒。其他人不知道汉钟离的武功,自然没什么表情,但八仙中的其他人都是知道,汉钟离虽是有些胖,却是八人之中动作最快的,竟然有人能挡住他的来招,都是吃了一惊。
  色无戒笑道:“这位汉钟离果然武功不错,小弟最喜欢跟武功高强之人比武,不如我们切磋切磋?”汉钟离自己心里比别人更是清楚,只觉手掌隐隐作痛,知道色无戒的内力和速度都不在自己之下,他便恭敬的道:“汉某自然乐意奉陪,就是不知道那个要当帮主的人,丢不丢的下这个面子。”
  春泥上前哈哈笑道:“八仙的武功高下一绝,恐怕当年向帮主也未必是你们的敌手,在你们面前,我自然只有甘拜下风的份。”色无戒看了他一眼,原先跟春泥接触那么,还真不知道他这么会说话。听他刚才说的那句,即说明打不过丐八仙未必不能当丐帮帮主,又是奉承了汉钟离,替丐八仙出了一口气,真是一举两得。果然丐八仙都是呵呵而笑。
  汉钟离道:“既然如此,那我就领教高招,就不知你叫什么名字。”色无戒报拳答道:“小弟色无戒。”众人一听这名子,都是哈哈大笑起来,却也有人不以为然,只听得见三言两语:“色无戒,好一个色无戒。”“登徒浪子,不知羞耻。”春泥却在心中想:“色无戒,这个名字如果用在绝色师叔身上,会更中合适。色无戒没有管他们怎么说,随目想看看南绿木与中黄土护法,由于高台上围满了人,却一时见不到她俩在哪,却与蓝采和对了一下眼。蓝采和不敢与之对视,低下了头,心道:”他叫色无戒。“
  汉钟离道:“好有个性的名字,跟我汉某有些像,如果你能打胜我,那你就是我汉钟离的朋友。如果怕输,就趋找滚人。”色无戒道:“说实在话,我太想交你这个朋友了,看来今天我是非赢不可了。”汉钟离哈哈大笑,道:“说得好,那就接招吧!”刚说完,呼的一声,欺近了色无戒的身边。
  色无戒的身体没有动弹,可突然间人影一模糊,人便消失在了眼前,以汉钟离如此快速的进攻,竟然没有打中,丐八仙都是一阵哗然。而春泥在旁看着,不禁心道:“这动作太熟悉了,刚才那明明就是蛇行术,他到底是谁?”
  汉钟离有些恼了,道:“我说无戒兄,你这样不像在打架呀,我老汉打架从来都是面对面的,你这样躲了起来算什么。”远远的只听到一个声音回道:“真是对不起。由于汉兄的动作实在太快,小弟不得已才这样。既然汉兄这么说了,那我就奉陪到底,你小心了。”汉钟离哈哈笑道:“你只要顾着自己就行了,老汉的贱名不需要你关心。”他在讲话的时候,竟然没有防备。吕洞宾叫道:“汉叔,他在上面。”汉钟离一抬头,只见色无戒正直直的飞了下来,出一掌向自己的天灵盖盖了下来,头顶隐隐感觉到一股劲力压下来,仿佛就像天蹋下来一样。随即向旁跃了开去。
  色无戒一招打空,还没落地,左手在地上一撑,整个身体又腾了起来,双腿此起彼伏的向汉钟离踢去,汉钟离反而笑道:“无戒老弟还真有两下子,该看我的了。”色无戒听他刚一说完,只见汉钟离也像自己一样,突然间消失了。而后便感觉到背力有劲风袭来。
  色无戒已经察觉到,只听蓝采和叫道:“小心了,他在后面。”色无戒猛然转身,运出先髓经护住全身,而后将劲力集于右手,猛得打了出去。与汉钟离的来拳硬碰硬的一对。色无戒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而汉钟离却是立地不住,身体向后退了一步,而后又退了三步,最后竟是站立不住,正要仰天倒在地上。幸好被吕洞宾接住了。
  汉钟离笑道:“无戒老弟果然有魅力,能使得蓝采和不帮我这个叔叔,反而来帮你,我服了。”色无戒虽在蓝采和告知以前就知道汉钟离在背后偷袭,但心中还是很感激他,向他点了点头。蓝采和却是红着个脸,微笑的相对。不知道的人道不会注意,可知道蓝采和性格的人,都不禁摇了摇头。
  南绿木与中黄土护法赶了上来,道:“汉伯伯,你没事吧?”汉钟离笑道:“我哪有什么事,你们是想问吕洞宾吧?”这么一说,不但两个姑娘不好意思,就连吕洞宾也是一嗔。而后报拳道:“我没有事,多谢两位妹妹关心。”
  色无戒这可气不过了,不知为什么,对吕洞宾的讨厌越发加深了一层。不用说,定是吃醋了,只道:“我又没打到他,他怎么可能会有事。”中黄土护法道:“那多谢你了。”色无戒一听,不由的心中一甜。而南绿木护法对他却是冷冰冰的,道:“小妹,你跟他废话什么?这种爱逞强而自以为是的人,以后不要再跟他讲话了。”色无戒没想到南绿木会这么讨厌自己,正想解释,吕洞宾却在旁笑道:“绿木妹妹说的是,这种人不过跳粱小丑吧了。”
  色无戒更是有气,道:“你别口口声声妹妹,妹妹的,你瞎叫什么?”没想到南绿木道:“洞宾哥哥叫我妹妹,干你什么了?”随即还挽住了他的手,顾作亲密之状。面对着吕洞宾得意的样子,色无戒更是忍不可忍,你小子有种的就跟我比试比试。“
  吕洞宾道:“比就比,让你尝尝我剑法的厉害。”汉钟离在旁劝道:“洞宾啊,我和无戒老弟已经是朋友了,你……”吕洞宾打断了他的话,道:“正因为是朋友,我才要跟他比试比试。”汉钟离道:“比试比试最好,你可不要一时气愤,出手伤了无戒老弟,那就是薄汉钟离的面子。
  色无戒道:“汉兄,小弟没那么容易受伤的。”吕洞宾怒不可遏道:“小子,你用什么兵器,场人任何人一样兵器谁你挑。”色无戒不屑一顾的道:“对负你还用的着兵器。”吕洞宾道:“岂有此理,看招。”唰唰两招,直向色无戒胸口招呼。
  第067章
  色无戒一开始便没有将吕洞宾放在眼中,可冷不防有两道白光闪过,还真像是夜空中一道鬼魅一样,吃了一惊,差点中招。原先跟汉钟离打,都是以快打快。没想到吕洞宾的剑更是快速,只听得扑赤扑赤,唰唰唰唰,呼呼呼的剑气之声,色无戒空手竟不能挡,胸口衣袖,都多处被剑划破。虽没受伤,可已经狼狈之极。吕洞宾在旁狞笑,看来已是顾着汉钟离的面子,手下留情了,不然这几剑非见血不可。
  眼见吕洞宾又是三招刺来,色无戒躲开了两剑,第三剑却只刺胸口而来,竟躲闪不开。汉钟离叫道:“切勿伤他。!”而后便见剑一偏,将胸口划破了一道极大的口子,衣服都垂了下来,狼狈之极,众人都是哈哈的笑了出来。
  唯独蓝采和替他担心,出篮子里拔出一把宝剑,向色无戒掷了过去,道:“色大哥接剑。”色无戒转头一看,随即腾空接过,唰的一声抽出一剑。只见剑身极薄极轻,柔软似中,真不愧为一把好剑。于是道:“蓝姑娘的篮子真是神物,连这么大一把宝剑都能藏身里面。”只可惜色无戒什么都会,就是不会使剑。眼见吕洞宾挥剑劈来,便硬生生的向上一格,没想到手臂一酸,宝剑竟脱手而去,插在了旁边。
  吕洞宾哈哈笑道:“原来是了剑盲,这把玄镔剑在你手中,真是糟蹋了。”刚说完,便见色无戒捂着肚子蹲在一边,样子很是难过。汉钟离赶了过来,对吕洞宾道:“我说过别伤他的,你这是干什么?”吕洞宾一怔,刚才明明自己挥剑一劈,真没有伤他的意思,难道是自己的剑气伤了他?蓝采和也跑了过来,扶起色无戒道:“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色无戒好不容易讲出一句话来,道:“没事,没事。只是这肚子不紧气。”众人顿时明白,还真松了一口气。蓝采和与汉钟离两人也退回了人群。
  吕洞宾道:“莫非是吓得肚子痛了吧,要不要等你解决了,我们再比过?”色无戒笑道:“那再好不过了。唉呀,不能再说了,我先找个地方解决一下。”随即便向山后无人的地方走去,身后还听到众人哈哈的笑声。
  色无戒走远了,肚子突然不痛了。原来他是假装的,他见吕洞宾的内力不及自己,可剑术却真是高明,随即出来想想办法,怎样对负他。突然想起从白园上拿来的白氏剑法,曾听说这是当时天下第一剑法,恐怕吕洞宾的剑法未必有他厉害,于是找个没人又有月光的地方,将《白氏洛中集》拿了出来。
  照着月光一看,本来以为剑谱里面定是一副副的剑招图解,可没想到翻了几翻,竟是密密麻麻的文字。色无戒觉得奇怪,最后将那本书全都翻完了,竟没一副图。呐闷道:“怎么会这样?难道这本不是剑谱?不对呀,要说北岳二剑有可能会认错,可香山的郑仆与张仆总不可能会认错吧?”心中一点都不明白。
  最后一翻,无意在一页中看到《琵琶引》三个字,头两句便是“浔阳江头夜送客,枫叶荻花秋瑟瑟。”……心道:“这《琵琶引》不是跟刻在九曲回廊上的一模一样吗?怎么又会在剑谱当中?”一时间越发觉得奇怪。
  又是随便翻了几页,不但没看到一幅图片,所写的内容便都是一些诗,什么“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记得归诗章,花多属洛阳”。“何以东都正二月,黄金枝映洛阳桥”。还真是诗集,大多写的都是洛阳的事,根本没有什么剑招心法。本来还想从书中写点东西对负吕洞宾,这时更是没法。突然,察觉有脚步声正向这里走进。听他脚步落地声音极轻,却是个高手。想必是丐八仙中人,于是假装蹲在旁边,吹起口哨来。
  只听有一个声音叫着:“色大哥在里面吗?”色无戒看那人影拿着个篮子,再加上听着声音,正是丐八仙中的蓝采和,不知他来到这里要干什么。于是答道:“唉,我在这呢。这肚子真是不紧气。”说完便见蓝采和转过身去了。色无戒只觉好笑:“两个人都是男人,还来这一套。”于是问道:“是蓝姑娘吧,不知找我有什么事?”
  而后便听着蓝采和道:“不……不知色大哥的肚子怎么样了,要不要我拿点药给你。”色无戒只觉他对自己还真是关心,不过自己根本不需要,便道:“谢谢你了,我可是练武之人,这点小心,马上就好了。”而后故意穿好裤子的样子,走了过去。到了他身边,他却还背着身子,只道:“多谢蓝姑娘关心呀。”
  蓝采和道:“你……你……穿……”色无戒笑道:“我早就穿好裤子了,你转过来吧。”蓝采和慢慢的转了过来,而后那种结巴才恢复。只道:“洞宾的剑法很厉害,你有没有把握打赢他?”色无戒向前走出,道:“那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我没这个把握。”蓝采和跟了上去,道:“那你打算怎么样?”色无戒道:“总有办法的,到时再说吧。”蓝采和道:“洞宾的剑法为虚实剑,单招为虚,双招为实,当他出单招时,你不要理他,而在他双招未出之时滞止他出招,这才有把握取胜。”
  色无戒似乎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每次我拆招都落空,而来不及防他下一招,原来如此。蓝姑娘好像对我特别关心……”蓝采和本来跟在色无戒身后,只觉没有什么,突然见色无戒转过来对自己笑,一时间又害羞的低下了头。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只道:“你救了樊葛两位龙头,我也是丐帮中人,也该帮一帮你。”色无戒哈哈笑道:“好,蓝姑娘不愧侠义心肠。”说着已经离高台不远了。色无戒一转头,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蓝采和已经不见了。随即没有理会,竟自走上高台。
  一见色无戒到来,众人也都打起了精神。吕洞宾笑道:“小子,解决完了没有,不要到时又吓得肚子疼,那可就太丢脸了。”色无戒微微一笑道:“多谢吕兄对我出恭的事都这么关心。”而后走到边上,拔出刺在地上的那柄宝剑。微一转头,只见蓝采和早已经到了高台上,一看到自己又是一低头。
  吕洞宾见色无戒拿起了剑,便道:“小子,小心了。”一招便直夺胸口,来速之快,还真是非比寻常,若不是蓝采和事先提醒,这时还真全力抵抗不可。不过已经知道这是虚招,便镇定自若的站在那儿。果然,这招未使全,吕洞宾的实招总算耍了出来。色无戒挥剑一挡。吕洞宾笑道:“唉哟,看不出,你小子进步的挺快。”而后一虚一实,的攻了出去。过了十几招,色无戒还是输了,剑又脱手而去。
  吕洞宾道:“小子,现在该认输了吧。”色无戒提剑回鞘,还给了蓝采和道:“谁说我输了?”吕洞宾一皱眉,道:“这里这么多人看着,难道你想抵赖不成?”色无戒瞪了他一眼,道:“谁说我要抵赖了。高手过招,比的是内功。怎么样,敢不敢和我比比内功?如果不敢趋早走人,免得惹人笑话。”吕洞宾实则已经知道,不过被色无戒这么一激,心中还真为些恍忽。
  第068章
  南绿木护法劝道:“洞宾哥哥,别跟这个无赖讲话。”色无戒抢先道:“对呀,如果没种就退到一边去。”如此一来,吕洞宾还真难忍下这口气,将剑抛在一边,走上中央。吕洞宾平日爱剑如命,如今却将剑随便乱扔,可见已经怒为中烧了。
  色无戒不待细想,见吕洞宾刚走上前来,也便迅速冲出,出右掌打向他的脑门。吕洞宾也不含糊,硬磁硬的跟他对了一掌,如今掌沿一接触,却是怎么也挣不开了,比得是真正的内力。众人看的紧张,都越靠越拢,似乎都能感觉到两人的真气在体内乱窜。
  铁拐李哈哈笑道:“色无戒这小子真牛,吕洞宾快不行了。老李我也来拼一拼内力。”说着右掌按在吕洞宾的背部,内气源源不断了输送了进去。见铁拐李这一举动,丐八仙的其他中人乞会不明白,定是要打败色无戒,免得侮了丐八仙的名声。张果老道:“铁拐李都这么说了,我来也玩玩。”色无戒又多了一个劲敌。汉钟离道:“这样不好吧,若我们丐八仙围攻一个人,怎么也说不下去吧。”何仙姑道:“我们只是切磋武艺,没有欺不欺负的。”曹国舅道:“说的对。”两人同时加入了战斗。
  汉钟离看着韩湘子道:“韩小子,你打算……”还没说话,韩湘子便吹起了笛子,明显看到色无戒心神为之一乱,被笛声所扰。汉钟离摇了摇头道:“汉某好生为难,算了,顺其自然吧。”走到边上,故自坐在地上摇起了扇子。
  丐八仙之中,汉钟离弃权,只剩下蓝采和了。他左看看右看看,急的真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见两边的人都是聚集会神,看样子是士军力敌。见铁拐李等人看着自己,明显是让自己帮忙。蓝采和想着是要帮上一忙,不过要帮也得帮色无戒。于是上前问道:“色大哥,你能不能坚持?”
  众人都是以为,在这关键时刻,只要谁稍稍一泄气,就可能引真气冲击自己的身体,非死即伤,哪还能说出话来。没想到色无戒却哈哈大笑道:“小事,还能坚持个一两天。”这话当然有吹牛的意思,不过能开口说话,已经足为旁人敬佩。许多人纷纷嚷着:“色无戒好样的。”
  蓝采和又问道:“你练的是什么武功,怎么可以这么轻松?”色无戒笑道:“看来蓝姑娘还是帮的你的兄弟,正常,呵呵,正常。”蓝采和一时不明白他的意思,随后便也明了,在这个时候,引色无戒说话,明显是扰乱他的心神,受益的一方当然就是丐八仙了。蓝采和原来没有这个意思,想解释清楚,却也无从下手,只吱唔的说出话来。
  色无戒笑道:“既然蓝姑娘想要知道,色某多说几句话也是无防。我练的可是洗髓经,他们的内力一到我的身体,哪就像是进了无底洞,能拿我怎么样?”铁拐李等人听他这么一说,起初吓得不行,到后来察觉色无戒的内力渐渐示弱,已经不能支持,才是知道色无戒讲的话太多,早已将内力泄掉,已经支持不了多久。
  春泥本来见色无戒使出蛇行之术,就有些怀疑。此时听他说起洗髓经便更加肯定,大叫道:“师叔,你是绝色师叔?”众人听得“绝色”二字,不由的奇声惊叹道:“绝色,少林寺戒律院的首座绝色大师?”一时各种表情神态都有。
  色无戒忘记了春泥在旁,让他认出的自己,这时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少林寺的绝色,不知会惹来什么麻烦,本来内力就不支,此时一惊,内力一阻,顿时被铁拐李等六人的内力击飞出去,砸在了岩石之上,轰轰的一声,只砸破了一个大洞。
  众人都是吓了一跳,春泥与蓝采和大叫:“师叔!”“色大哥。”一起冲了上去。众人也一起围了上去。汉钟离本来坐在旁边优闲的摇着扇子,陡逢如此大变,不禁纵身而起,挤进了人群,道:“色无戒怎么样了?色无戒怎么样了?”
  众人都以为色无戒这回非粉身碎骨不可,却见他从洞中懒洋洋的走了出来,扭了扭腰,伸了伸手,好似从石头里蹦出来一样,这一吓可非同小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4 4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