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现下明白也不气愤,只是有些无奈。现下没了不让臭事外扬,在少林方丈的心中,只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杀人灭口,让这件事情永远也没有发生过,也只当少林根本就没有绝色这个人。
  小翠见到方丈他们出来,便从床上下来,走到他身边道:“老和尚,我既然是干这行的,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只不过你们一下子来这么多人,我一时半会自然忙不过来。这样,只要你们肯出钱,我待在少林十天半月的都没有关系,到时每天接待个十几二十个,每逢初一十五休息,你说好不好?看你是少林的头头,今天就让你第一个尝鲜,来吧!”边说边在方丈的周身转悠,一双巧手在他身体敏感部位轻抚,并拉着他就要上床。方丈本来运起一掌想把她打死,可被她弄得全身发热,善有一股内力无法控制,更别说运用真气杀敌。现下只怕再弄下去,真会支持不住,到时一失足成千古恨,一世英明就将毁于一旦。也便将她推在一边,叫道:“来……来人,快把这位女施主送走。”
  小翠心中其实早就想走,因为面对这些终年饥渴的和尚,她也没有把握控制的住,但又怕他会反悔,于是又道:“你让我走?你不要我服侍你了吗?”方丈见她又要挨近身来,赶忙甩手道:“快,快把她送走。”有两个棍僧来到小翠面前,做了个送客的手势,小翠也便跟着他们走了。
  小翠走了好久,方丈依然在旁冒着冷汗,只到一个棍僧提醒:“方丈,那位女施主走了。”这才是舒了一口气。方丈瞪了一眼绝色,而后道:“马上击鼓呜钟,招集寺中所有僧人,到大雄宝殿集合。”一个绿袍棍僧受命,匆匆去了。方丈接着道:“把绝色和这个小僧押去大殿。”而后甩袖先行离去了。
  绝色从第一眼看方丈,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心里一直空荡荡,不知想些什么,此时眼巴巴的由人押着向大殿走去,不知面临的将是什么劫难。面支客小僧春泥心中却从一开始就甚明白,方丈身为少林主持,不会让这一件丑事传扬江湖,而两人将面临公审,不死也可能永远囚在少林之中,永世不得翻身,到时真是生不如死,唯今之际,只有逃出少林,才有生还的可能。可少林到处高手如林,要从这里硬闯出去,跟闯皇宫没有什么两样,如今心中一直想着逃生的计策。
  半道中听见钟声骤呜,如雷降临,他知道一听这钟声,少林所有资深弟子,都会放下手中任何要紧的事情,一齐赶往大雄宝殿,到时要想脱逃,更是难上加难,想着想着,全身不由的冒着冷汗,不意间一转头,见绝色呆呆的样子,知他还想不到其中危险,便低声叫着:“绝色师叔,绝色师叔。”身后一棍僧推了他一下,道:“不准说话。”绝色听到叫声,回过神来。见到春泥向自己使了个抹脖子的动作,心中顿时醒悟,现下看方丈走在身前一丈之外,马上就要到大雄宝殿,一时激动,说时迟那时快,身体一震,已经将身边两人震倒在地。其他棍僧一时间都将绝色围了起来。方丈听到动静,赶忙转过身来,道:“绝色你干嘛?”绝色一时冲动,只想着要挣脱开棍僧的束缚,但为什么却是说不出,听到方丈凌厉的逼问,更是不知如何回答。而支客小僧春泥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绝色,没有比这时更好的机会,现下两肩一抖,挣脱开押着自己的两人就走。没想到那两个棍僧发现了他要逃,叫一声:“站住!”同时冲出,抓住自己的肩头就往回揪。春泥肩头一低,左手上按抓住身后一人的手背,随着身体的转动一扭,顿时将身后棍僧的右手背扭断。
  两个棍僧都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支客,竟会如此武功,都是吃了一惊。另一个棍僧接着挥棍便朝春泥当头挥击。春泥在扭断那棍僧手臂后,又出右拳将他打出丈许。见这棍僧紧接着当头挥棍而来,一时间来不及抵挡,只见他两腿一蹬,顿时有一股内气从丹田窜出,直达头顶。那棍僧练就少林达摩棍法,他见同伴棍僧遭断臂,心中已是恼怒,这一棍下去,即使是石头也要被打的纷碎,没想到打到一个支客的头顶,竟是喀嚓一声,从中断为两截。如今一惊还没回过神来,只见支客龙爪手径朝自己脖子抓来,惊慌之下两手回颈抵挡,没想到春泥临时抓住了他的手,用手一扭,又将他右手口棍手指扭断。春泥一惊慌,而后夺路而跑。
  第006章
  方丈见了也是一怔,对着绝色道:“绝色啊绝色,你竟然教一个小小的支客龙爪手。”而后腾空飞起,叫道:“孽徒休逃!”声音有如睛天霹雳,直逼春泥。春泥心中害怕,更是不敢回头,正欲展开轻功,随之背部受到一击重击,摘头到在地下。他刚一倒下,而后马上腾起,只见方丈离自己还有两丈之远,知道刚才自己吃了一击“隔空掌”,现下只觉喉头一阵甜意,而后喷出一口血来。转眼见方丈近身,袈裟一挥,已经将自己的视线挡住,隐隐感觉一只手沿着左手臂窜上肩头,同时便觉左手臂一阵剧痛,而后半个身子都麻了。同时只听到有几个棍僧叫道:“绝色逃走了,快追!”方丈一听,顿时一收袈裟,追了过去。
  春泥这时看得清楚,只见自己的左手臂已被卸了下来,鲜血流淌了一地。刚才已是剧痛难当,这时见到,顿时惨叫一声,险些晕了过去。还好他意志坚定,迅速点住了左臂的几个大穴,止住了血。眼见有两个棍僧挥棍向自己打来,知道再不走必死无疑,现下双腿一腾,踢在挥来的棍上,踢的两根棍的前端断裂,左右飞出只刺入了墙上。春泥两使劲一蹬,便窜出墙外逃走。
  一个小小的棍僧武功却如此之高,而且受了如此重击,竟然还能有命逃脱,说来也没有什么奇怪,绝色每次都要叫春泥出寺找女人,有时候是看到个漂亮姑娘就抢,自然要有一身武功,况且春泥也是嗜武如狂,尤其是少林不传之术“龙爪手”、“易筋经”,只要他一提出,绝色自然没有理由拒绝,于是这么多年下来,他虽只有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却已学得绝色六七成功力,这些棍僧自然不是他的对手。两个棍僧互相一望,而后追了出去。
  绝色拼命的狂奔,一心想逃出少林寺。方丈带领众僧也是紧紧的跟在后面,相差不过几丈,可就是追赶不上。一路上的少林僧人见到绝色惊谎失措的样子,心中都是非常奇怪,只不过都是不敢开口询问。再来绝色奔跑的速度极是快速,只在一恍眼间,便已跑出数丈,他们即使想问,也没那个速度。只到后面赶上来的众僧说明缘由才是明白,现下也是跟着追赶,所以追赶的人越来越多,整个少林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绝色眼见就要出了少林的大门,远远的便看见两个守门的灰袍棍僧,他心中已经打定注意,只要那两个人敢稍加阻拦,便即痛下杀手。待得离他们两丈之远时,右手早已经聚满了内气。只要一拳打出,即使坚硬的石块也会碎裂不可。就在此时,只见一阵风从自己身边冲过,脸上只觉一阵丝凉,伸手一摸,手指上沾到的全是血。他以为自己受了人的偷袭,受了伤,可全身各处都没有疼痛的感觉,仔细一看从身边跑过的那人,只见他却步轻快,身体间夹着呼呼的劲风,右臂好像被整条卸了下来,看他施展的功夫,明显就是少林七十二艺之中的蛇行之术,此功夫为轻身功夫,施展开来,有如电光石火般快速。少林寺中会这门功夫的人,除了自己,方丈,以及达摩堂首座外,少林再没听到过有谁会,况且看他的身子不过二十几岁,心中更是奇怪。其实那人就是春泥,蛇行之术也是绝色所教,只不过他刚才只顾逃命,没看到那个人的长相。
  同时只听那两个棍僧叫道:“站住!”他两似乎看到了春泥,也便追了上去。绝色心中知道,自己使出蛇行术多时,寺内大半僧众一时半会也赶不上自己,只不过方丈可能随时就到,更是不敢多想,继续向前奔驰。
  方丈已在十丈以外,见绝色就要逃出少林寺,便高喊道:“抓住他,千万别让他逃了。”绝色见两个棍僧碍手碍脚的,心道:“就凭你们两个,也想拦住我。”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中,竟自从他俩身边跑了过去。两个人听到方丈的叫喊,以为要自己抓住春泥,现下见到绝色又突然从身边窜过,先是吃了一惊,而后便误认为绝色也是来抓春泥的。于是边赶边道:“绝色大师……”绝色道:“看你们两个麻烦,先解决你们两个再说,现下稍微放慢了一点脚步,只好那两个棍僧一靠近,便出重手掌将他们打死。此时两个棍僧赶到,一个道:”刚才那人好像是春泥,他怎么断了一条手臂?“另一人道:”他犯了什么事?方丈为何要抓他?还要绝色大师亲手动手?“绝色顿时明白他们两人已经误会,一来都是少林僧人,不想无故杀他们两个,二来也不想多生事端,于是道:”此事一时说不清楚,春泥偷学少林武功,由我一人去抓回来给方丈处置,你们守住寺门,告诉方丈不要出寺,正午时分会有强敌来犯。“刚说话间,身子已经跃出数丈。
  第007章
  两个棍僧见事情来得突然,都还没有回过神来,一个道:“春泥偷学武功?怪不得轻功那么好。”另一人道:“绝色大师说有强敌来犯,会是谁那么大胆?”正讲间,方丈已经赶到身前,两个还来不及开口,方丈便道:“你们为什么不拦住他?”一人道:“绝色大师说由他去抓,还说叫我们守好寺门,正午时分会有强敌来犯。”方丈气得不行,厉声道:“我说的就是绝色师。”两个都是一惊,齐道:“绝色大师?这……”一个脑筋还没转过弯来。方丈见绝色已经跑出几十丈,转过一弯去,窜入一片丛林之中,再不追赶,可能就再也追不上了,也懒得跟身前的两个棍僧纠缠,又使出蛇行术,追向绝色。两个棍僧只到后面同门赶到说明事情,才是明白。
  此时追赶绝色,寺中武功强弱便很分显,方丈追在最前面,武功稍强者紧跟其后,武功弱者早已被甩出了几十丈。绝色跑啊跑,一刻都不敢停留,此时转过头来一看,只见方丈还是紧跟在十几丈外,现下更是提起一把劲,加快了速度。远远的听到方丈叫着:“逆贼休逃!”声音就像闪电般,直勾勾的窜入绝色的耳朵,震得绝色整个脑袋发花,只是一阵晕花,再跑过几个山间小道突然脚下一个不留神,摔倒在了地上。
  绝色知道方丈就是身后,虽一跤摔得全身骨头极痛,但顿时腾起,要准备再逃。没想到只这么一会儿功夫,方丈一个腾空,已经赶到被拦住了绝色的去路。绝色吱唔的道:“方丈师叔,你……”方丈厉声道:“不要教我!你干出这种事来,少林已经容不得你。”绝色道:“我知道错了,我知道我不配做个出家人,我凡事未除,只盼方丈师叔念着同门一场,放过了我。”方丈道:“你做出这等事来,怎能说放就放,你可知道,你身为少林戒律院首座,事情传扬出去,对少林的生誉……”此时远远听到一大队僧人正向这里赶来,相距只有十几丈,眼见马上就要赶到。绝色见方丈没有放过自己之事,自己武功虽高,可等到少林的高手到齐,自己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得命丧当头,唯有一死相拼。现下道:“方丈师叔是铁定了心,要制我于死定了?”
  方丈掌立十字,左手拔弄着念珠道:“阿弥陀佛,佛家以慈悲为怀,但也不会放过一个淫贼,出去为祸江湖。”念叨间,左手拔弄一颗念珠,食指一弹,只朝绝色的眉心激飞而出。两人相距甚近,方丈又是以少林一指禅内力摧发念珠,别说是绝色的脑袋,即使是坚硬的大理石,这颗念珠也会钳入。幸好绝色早有准备,他见方丈左手一动,便事先做好防备,就在这电光石火的瞬间,脑袋只向侧一偏,那颗念珠正好从眉稍间一擦而过,登的一声,击碎了身后一小石块。绝色只觉好险,眉稍间不禁吓出一丝冷汗,听见身后的追赶声越来越响,于是道:“你不任,就不要怪我不义。”双腿一用劲,丹田内气顿时聚拢到了右掌,并向方丈当头打去。
  方丈也决心要除去绝色,免得少林声誉受损,于是在发出念珠的同时,身体猛向前窜出,左手铁沙掌便向绝色后脑打去,只要绝色躲避念珠时稍迟了些,这一掌定会打得他脑浆迸裂。可没想到绝色反应速度比自己想像的可要快得多,自己的铁沙掌还没打到他的后脑,他已经转身出一掌向自己胸口打来。如此下去,自己一掌也可让他制命,只不过他武功何等厉害,自己胸部受他一掌,也非内脏碎裂不可。情热所急,实则没有多大时间可想。方丈马上放低掌心,与绝色右掌相接。掌边稍一打上,顿时便挣脱不开。同时只觉一股内气充入自己左手只致内脏,身体不由的像后退出三步。方丈还没站稳,只见绝色又赶上前来几步,又出右常打来。方丈知他的掌力厉害,实非自己所能抵挡,于是身体赶忙向侧跃开三步。内时只见一声巨响,身后石块激飞。方丈吓了一大跳,只想转过身去瞧个究竟,可这时只听绝色道:“方丈师叔,绝色只有对不起你了。”刚听到这句话,只见自己的呼吸顿时困难起来,整个身体就好像被巨石击中,就欲碎裂。而后身后便硬生生的向后退出数十丈,最后才勉强站住。
  第008章
  绝色在打出最后一掌时,只觉自己的掌力有三成被打了回来,现下不由的退后三步。整个右臂酸麻不已。而后念道:“金钢硬气功,恭喜方丈了。”而后再不纠缠,向西窜入一片丝林,迅速不见了。少林高僧弟子先后赶到,见方丈站在地上,身前硬生生的给他的双脚压出两条极深的浅勾,就像车轮辗过泥地一样。身旁一块巨大的石块已被打出了一个三丈的大洞。众人都是知道绝色掌力的厉害,此时都非常紧张,纷纷问道:“方丈……你没事吧?”“大家快包围整个丝林,千万不能让判徒逃出少林寺。”有几十人听命,便要向丝林中追去。
  方丈突然开口道:“不要追了!”他声音说得很低,可自有一翻威慑力,众人只在周身徘徊,不再追赶。方丈似乎受了很重的内伤,刚才那一讲话,顿时整个脸变得紫青,喉头突的觉得一丝甜意,而后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最后站立不住,双腿一软,就欲摔倒在地。达摩堂首座绝欲也随座下弟子赶了过来,见此忙道:“师叔!”扶他坐在地上。绝字辈八名僧众顿时坐立在方丈周身,打通了他的任脉天突、璇玑、神藏直至曲骨、横骨,督脉定喘、肩井、天宗自至白环俞、会阴。以及全身大小穴道,开始源源不断的输入真气到方丈体内。
  旁观僧众看得更是紧张,可却不敢冒出一口大气来,生怕打扰到师叔伯们为方丈疗伤。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方丈只见有八道真气逐一打通了全身各处穴道,此时只觉难受之极,本能的就想有本身真气来抵御外来的真气。
  绝欲察觉到了方丈的微妙变化,心中紧张不已,若是方丈强行用能力抵御外来真气的话,很有可能造成八道真气在他体内互相攻击,导致不但救不了方丈,化而会害得八位高僧也受其伤。现下紧张的道:“师叔,千万不可!”见他已经是难以控制,于是点住了他的胸口华盖穴,暂时阻击了他自己真气的运动。
  绝色自窜入丝林之后,便怕少林僧人追击,于是片刻不停的向前跑,转眼间已经跑出十几丈远。突然间只觉胸口一道真气回流,顿时一阵胸闷,而后双腿一软,跪倒在了地上,只觉呼吸不过来。他心中非常奇怪:“怎么会这样?”而后那道真气延着任脉向下游走,所到之处,都是一阵酸麻,内气也随着消失。他瞑思苦想间,终于想通。当自己最后一常打向方丈的时候,虽然他没有还手之力,胸口中了一掌,整个身体都后退出数丈,就在那时,隐约看到他的右手指一弹。起初还没注意,这时见体内那道真气游走于身体各个部位,也就明白,自己是中了方丈的“追佛指”追佛指一但到了体内,便会不停的游走,只到中指者全身麻弊为止。绝色也心知这追佛指的厉害,于是双腿盘膝,开始调用体内真气,运功疗伤。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绝色才用自己内功将那道真气逼上督脉,包围在神道与灵台穴之间,再用了一个时辰,才终于将那道真气化解,起初只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突觉肚子饥饿,便摘了附近的一些果子在吃。他道:“师叔的追佛指果然厉害,若是一般高手中了这一指,恐怕不历时毙命,也要打坐上几个月。曾只听说过师叔虽未学会少林七十二艺,却学会了少林金钢硬气功和追佛指两项绝手,以前从未见他出过手,这时看来,这两项绝学果色厉害,自己虽精通七十二艺,可当中对于这两项绝学相比的也是了了无几,若是偷得这两项绝艺,那要在江湖称雄也定不是难事,现下他们万也不会想到,我会来个‘回马枪’。”边想边不由自主的朝少林寺的方向走回,心中只夸自己胆大机智。
  不知不觉间,已经离少林非常近了,绝色跑上一棵高大的松柏,遥望少林的动静。只见少林寺门前站满了僧人,只怕除了闭关的几位神僧外,寺内辈份资深的都已经出动了。心中只觉奇怪,少林不应该为了自己,而如此大动干戈?他虽离寺有五六丈之远,但那边有人讲话,也是听得清清楚楚。只听一人道:“难道少林方丈怕了我们云滇三兄弟,躲在寺中不敢出来,却派你这个小小的‘慧’字辈弟子出来挡架。
  绝色刚才只顾寺内情况,却没注意到另三人,此时听那人口气如此狂妄,他身为戒律院首座,自然听不下去,“哼”了一声,朝那三人身上仔细一打量。只见三人身穿单薄长衫,也都是背负三一把长剑,三人长相都是有些相似,看来同是亲兄弟。当中一人年纪最大,大概五十六几岁,满脸却长满花白胡子,他左首那人面目清秀,年纪二十岁,极似个书生。右首那人四五十岁,长相较其他两位难看。刚才于那少林“慧”字辈弟子讲话的都是那二十几岁的书生。
  第009章
  绝色认识那个“慧”字辈的弟子,知他法号“慧德”他是“慧”字辈资历最深的,旁边站的是他的师弟及一些少林僧人。他听了那书生的话,也是很气愤,但似乎在强烈控制住。只听他道:“小僧已经说过,方丈今日有事,不得见外人,三位施主请回。”语气极是恭敬,跟他的表情极不相像。那书生见此,朝了一眼那五十几的中年男了,低声道:“大哥……”那中年男子手一摆,道:“自上少林善有一事不明,烦请大师告之。”语气比那书生好听的多。慧德见此,顿时怒容稍退,只道:“小僧不敢当,若是知晓,定当奉告。
  那中年男子道:“我叫苏秀……”指着右首那人道:“……这是我二弟苏武……”当他要介绍那书生时,那书生却自行说了:“我乃书生剑苏文!我们三人在云南省从未遇到过敌手,而得了‘云滇三兄弟’的称号,你虽是个和尚,大概也知道我们的名号的吧?”他虽是书生模样,但讲话却极是自傲,似不把人放在眼中。
  “云滇三兄弟”虽在云南一代很有影响力,只不过也曾经败在一些门派掌门手下,在其他省会名气不是很足,这一次上少林来,也是相一显身手,在江湖上一举扬名,慧德对他们三人也不是很熟悉,可还是道:“三位的大名自然是如雷贯耳,今日一见,真是三生有幸。”虽听得出有敷衍之意,但书生剑苏文却很是得意。而他二哥苏武却似不苟言笑,从刚才到现在,都是没讲过一句话,而且总是扳着个脸,一个样子似乎很想跟人动手。三兄弟虽同母所生,但性格样貌脾气却相差极大,苏文看来从小得到父母和兄长的溺爱,自然是高傲。
  慧德道:“苏秀施主,请问言。”苏秀看了看四周,道:“今日我们三兄弟上少林寺来,并没有事先通知,为何我们一到山脚,就觉得少林今日的戒备特别森严,而且好像少林高僧都出动了,这是为何?”慧德也知道绝色的事若是传扬出去,对少林的声誉有极其大的影响,自然不想让外人知道,于是道:“本寺确实出了一点小状况,但并没有什么特大的事情。”苏文有些听不下去,道:“大哥,少跟他废话!我们今日来,是想跟少林戒律院首座绝色大师比试。”
  慧德一听“绝色大师”四字,顿时冲口而出道:“绝色师叔……”他是知道绝色在江湖上一向有很好的口脾,今日三人定是慕名而来,但想到今天之事,只有些不敢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又不得不信。只怕再纠缠下去,绝色的事一定会穿邦,现下只有尽快打发三人为好,于是道:“阿弥陀佛!佛门耐清静之地,平日练习武功也只为强身键体,却不是为了好勇斗狠,争个高下。三位施主可能找错了地方。”
  苏文道:“慧风大师看来有些瞧不起我们三兄弟!”话音刚落,只听唰的一声,酷热面前,众人只感觉到一道寒光闪过,而后当的一声过后,众人才是看得清楚。原来苏文在片刻之间拔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