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隆!鄙藿溆趾攘艘槐疲溃骸鞍Γ阍趺床晃饰胰チ四牧耍俊狈找埠攘艘槐溃骸澳阕杂心愕娜ゴΓ液伪匾省!鄙藿湫Φ溃骸胺乒穸ㄊ歉龉秩恕!庇锲幸延凶硪狻
  席书生突然插上一句话,道:“我说无戒兄弟,刚才没来得及问,你怎么穿了一身乞丐的衣服,初一见你,还以为你加入了丐帮。”看来这群人都喝的很多,说话的时候呼出的都是酒气。色无戒笑道:“你还别说,这一晚我经历的事情还真多。”席书生道:“都有些什么事?”色无戒道:“我不说,说了你也不相信。”不管席书生如何死缠烂打,色无戒都没说出这晚去干了什么。到了后来,席书生他们也懒得问了。
  喝了大半个时辰,众人都累了,有些人早已醉倒在了桌上。色无戒报拳道:“各位朋友,今天遇到你们,色无戒很是高兴,既然牡丹花会的事结束了,我也该告辞了。”众人一再婉留,色无戒却也不肯留下来。伏刚要分给他花王的金子,色无戒固辞不受,只提了一小罐酒,就带着那一分醉意,摇摇晃晃喝街走去。
  或许是太高兴了,色无戒本就醉了七八分,如今还拿着一小罐酒沿街喝着,也不只过了多久,走到了哪条街上,一个脚下踉跄,竟摔倒在了地上。想要站起,却也懒得很,竟把街当做了床,竟自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不远处马蹄声起,正有一输马车不急不慢的从东到西的向自己驰来。色无戒虽然醉了,又在睡梦中,但那一份警觉却是什么时候都没有放松过,只听远远的有一女子声音传:“小姐,你今天怎么不让大甘与小甘当你的车夫,有他两兄弟在的话,我们会很完全。”另一个女子答道:“难道今天我们遇到危险过吗?”前一个女子道:“危险倒是没有,只不过我看有些人对小姐图谋不诡。”后一个女子嗔道:“死丫头,你想太多了吧。”而后便传来两人呵呵的笑声。前一个女子又道:“小姐,你让车夫在这一条街上来回慢驰,到底在找什么东西,是不是贵重的东西掉了?”那马蹄声越驰越近,越驰越近,到得最后马的前蹄竟向自己身上驰了下来。定是天还没亮,马车没看到街上躺着一个人。
  色无戒闭着个眼睛,伸左手抓住了向自己踏下来的马蹄,极驰中的马车,竟硬生生的半道停住了。色无戒只本能的左手一旋,那整只马蹄顿时断裂,马悲嘶一声,伏地便倒。马车放才察觉,还真吓了一跳。因为半道里有一只鬼手伸出来,差点吓得晕了过去。
  马一倒,车厢差点摔倒,幸好马车还有点技巧,勒住了另一匹马,车厢颠了颠,才没倒下。车厢里传出女子呻吟的一声音,便有一个熟悉的声音骂道:“发生了什么事?吓到我家小姐,你可知罪。”抛开车帘,竟给了车夫一记耳光。车夫只觉委屈,但也是不敢吭声。
  车厢中传出另一位女子的声音道:“发生了什么事?”车夫下车一看,见色无戒正懒醉如泥的躺在地上,右手还紧抓着打破了的酒罐,神志却还没清醒。车中那女子探出头来一看,见躺在地上的是色无戒,便道:“把他扶上车来。”色无戒迷迷糊糊的抬头一看,隐约看的清楚,见车中的两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令儿主仆,不由的一笑,却是发自内心的。车夫一怔,而令儿劝道:“小姐,恐怕不太方便。”
  那小姐道:“不方便什么?难道任由他躺在地上,万一再遇上一辆马车把他踏死了怎么办?”令儿道:“这人古古怪怪的人,一会儿穿的风度偏偏,一会儿又打扮的像个乞丐,恐他会对小姐不利。那小姐一怔,此时胸口还能感受到色无戒送他的圣红石,想起还在刚才的事,不由的甜甜一笑,道:”什么时候论到你来管我。车夫,把那人扶他车来。“车夫不管违命,自然将那人挥到了车厢里。
  令儿道:“车夫,马还能走吗?”车夫道:“右边的马腿断了,恐怕不能再跑了,不过左边的一匹还行,载我们几个没有问题。”令儿道:“那好,你把那匹马卸掉,我会跟你钱的,这个不用担心。”车夫顿时有了底,卸掉受伤的马就道弃在路中,而后一声鞭斥,驾车往前驰去。
  第072章
  色无戒醉的难以坐起,车厢被他一个人一躺,就显得特别小了,令儿主仆只能束手束脚,有些狼狈。令儿更是埋怨道:“小姐,这小子定不是个好东西,你干嘛老是……”一下子说了好几句话,可小姐却全没听进去,看着色无戒莫名的觉得好笑。
  色无戒看了她一眼,还是能认出来,不禁笑道:“唉,真巧,花会结束后,我就见不到你了,没想到又再碰着了。”其实这位小姐之所以叫车夫来回慢驰,为的就是想找色无戒,此时听他这么一说,只觉得心有犀,心中只觉一甜。令儿也随即明白,只“噢”了一声。那小姐道:“你噢什么?”令儿只摇了摇头。
  色无戒本来对那小姐就是有情,只是不敢直言,可此时喝醉了,却没有了戒线,想到什么便说什么。一冲动,竟握住了她的手,道:“都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姓名?”那小姐赶忙一缩身。令儿瞪着眼睛道:“小姐,不要告诉他,驰到路边把他放下去吧。”色无戒呵呵傻笑,道:“喝醉,喝醉。”那小姐脸转向一方,不好意思的道:“我要真情。”色无戒念叨着:“真情,好名字,真是个好名字。”
  令儿怒道:“我家小姐的名字,你也敢取笑?”真情怒道:“令儿,你太多事了。”令儿脸一沉。突然间车轮好像驶过了一个小吭,车厢这么一抖,本来就挤的空间,顿时变得更加挤了。色无戒道:“呵呵,真情小姐,如今在这个车厢中,就是躺着不要动,也会有那一种动感,你说妙不妙?”令儿也真情都是一红,而后令儿喊道:“你这个淫贼!”随手打了色无戒一个耳光。
  半醒半醉的色无戒被打了这么一下,不但没有醒来,反而呼呼大睡起来。真情斥道:“令儿,你太过分了。”令儿道:“小姐,这淫贼口中讲的都是脏话,你怎么忍得下这口气。”真情道:“这哪算脏话,我佩服的是他敢想敢说。总比那些人只会做不敢说的强。”令儿还欲再说,真情道:“你再多话,我就让你下车,你自己走着回府去吧。”令儿不敢再讲,况且色无戒睡了过去,也没有吵闹的对像,于是不再讲话,只向色无戒瞪了一眼,伸手狠狠的捏了他一下。不过睡的像个死人一样的色无戒,自然也感觉不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色无戒的酒渐渐有些醒了,他还没睁开眼来,只觉身体躺在柔软的床上,而全身毛孔却聚有冷意,缓缓睁开眼来,竟见自己光着身子,不知谁给摆了一个姿势,侧躺在床上。这一惊可非同小可,明明记得昨天在真情的车里,也不知道怎么会来到这里。正想起身穿衣,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别动,别动,就快好了。”
  色无戒又是一怔,更没想到在自己光着身子的房子里,竟还有其他人,微一抬头,只见正对着架着一张纸板,纸板的后面坐着一位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坐姿端正,纤纤有态,可惜整个脑袋被纸板挡着,却看不清楚眼前之人到底是谁,最重要的是漂不漂亮。只能看到他的双手在纸板上动来动去,像是在描绘什么。鼻子处闻到她身上传来的芳香,不禁失魂。待得回过神来,才是道:“姑娘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身上的衣服呢?你在做什么东西。”
  只听那姑娘偷笑一声,却是没有回答。色无戒又道:“你为什么叫我别动?你若不回答我,我就……”还没说话,只听那姑娘高兴的叫一声:“好了!”色无戒一怔,想要说的话终于忍了回去。只见那姑娘站起身来,脸带微笑,白里通红,柳眉一条,樱桃小嘴,一身艳丽的衣服,将她配饰的美伦美幻,若不注意,还真为是哪位仙女偷便下凡了。却不是别人,正是真情小姐。
  色无戒几乎看的呆了,好久才是回过神来,见真情正对着自己笑,冷不防的禁被迷住,突然想起自己没穿衣服,左右看时,见自己乞丐的衣服已经不见了,床旁边叠着一叠整整齐齐的衣服,是男装的,看来是为自己准备,此时还管他那许多,拿起一件,便穿在了身上,你还别说,正好合身。真情只是捂着嘴笑着,越发显得迷人了。
  色无戒见到她,心中说不出的高兴,道:“怎么会是你?”真情道:“可不就是我喽。”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似乎都牵动着色无戒的鼻息。色无戒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一点也记不起来了。”真情道:“你不会连我也记不起来了。这是我的家,你这身衣服还合身吧,那乞丐装给我扔了,你再想要也没处找了。”色无戒道:“扔了最好。还没来得及欣赏这衣服,实是有姑娘在,小生有些不耻。”真情道:“哦,是吗?”又是微微一笑,真是美丽之极。
  色无戒突然想起,道:“你在纸板上弄了些什么?我能不能看看。”真情道:“当然可以了,我正想让你自己评一评,看我的水平怎么样。”色无戒实不知那纸板上都有什么东西,心中非常渴望知道,于是起身走了过去,顿时一怔,只见纸板上不是别人,正是赤身裸体的自己。一丝不挂,几乎每一个毛孔每一个器官,都描绘的仿佛似真。一时间羞怯难当,只盼找个地方钻了进去,而后却不禁笑了起来。
  真情道:“你笑什么?是不是哪一个地方画的不对。我可是画了一个早上,很是细心。”色无戒道:“那乞不是什么都让你看了。”真情笑道:“你一个大男人害什么羞。况且我是用艺术的眼光,不会有其他想法。”色无戒道:“都让你看了,你当然这么说了,谁知道你趋我不注意,对我干过什么事。”
  真情微怒,道:“是你自己不要脸,假借喝醉酒,以无礼的话挑逗于我。况且我画的时候,你自己都同意了。”色无戒只觉委屈,自己都喝的迷迷糊糊了,哪还知道什么跟什么。真情又道:“你觉得我画的怎么样?”经此一问,色无戒仔细瞧了瞧,道:“说实话,画的还挺不快,各个部位都已经描写着很是传神。只不过……”真情急切的道:“只不过什么?”
  色无戒又想了想,道:“只不过你把我的小龙画的不够威伟,这个根本不像我。”真情扑赤一笑,不知该说什么好,只道:“你睡着的时候就这个样子。”谈起绘画上的问题,真情却也是不拘束,侃侃而谈。
  色无戒叹了一口气,真情又是问道:“又怎么了?”色无戒道:“今天我算是吃大亏了,我什么密秘都让你知道了,那我还图个瞎。”真情道:“看你那小气的样子,你说要怎样?”色无戒就等着她说这句话,上前牵住她的手,道:“你已经欣赏过我的身体了,接下来该我欣赏你了,你不会不同意吧?”
  真情挣脱手掉,道:“你要看我的身体,我自然没有问题。不过你不得起什么歹念,对我做什么无礼之事。”色无戒真是着磨不透,道:“这是为什么?”真情道:“我喜欢画画,裸身给人画或画别人都是经常的事,我能接受。既然我看了你的身体,你觉得不公平,你也可以看我的身体,这算作一次交易。但如果你对我做不诡之事,我也是良家女儿,怎么能随意跟男人做苟且之事。”
  色无戒听她这么一说,反而觉得真情更加值得自己喜欢,心中不免一荡。可还是道:“我是个正常的男人,如果看到你的身体,而不对你起歹念。说白了,不是我自己骗自己,就是太看不起你。”真情觉得他说得也有理,脸不由的又发起烫来。于是道:“那你发誓你会娶我,你会一生一世的爱我。”
  第073章
  色无戒道:“自从第一次见到姑娘,我便对姑娘牵肠挂肚,若姑娘不嫌弃,我愿爱你一生一世。”真情看着他认真的样子,再不会想他的心会不会真诚,况且昨天晚上对他的印象越发的加重,在加上色无戒身上那与众不同,初时闻来刺鼻,渐渐的竟欲罢不能的香气,再没有反抗的心,只道:“只要你记住现在说的话,那真情也就没有其他要求了。
  色无戒如焚欲火,再是忍耐不住。搂住她的腰,在他的嘴唇上轻轻一吻,只感觉到淡淡的优香扑鼻而来,不禁在她的嘴唇上轻轻嚅动。真情起初身体向后侧,可腰被色无戒坚强的臂膀挽住,都不能自主了。色无戒只觉真情的骨头都是软的,自己抱着她,只觉软绵绵的,不禁伸手轻轻的扶着她的背部。
  真情似乎有些难以呼吸,竟伸手环抱,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都是欲罢不能。色无戒将真情轻轻抱起,又轻轻放在了床上,自己的身体压在他的身上,感觉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有她身体的软绵舒适,正欲伸手去解她的丝带,真情却欲阻,道:“无戒,我有些紧张。”
  色无戒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辜负你的。”随即轻轻的解真情的衣裳。真情看似害羞,竟闭眼转头转向一切。随即衣裳的除去,真情雪白的肌肤都显现在色无戒的眼前,丰满的乳房,纤纤的细腰。伸手触摸她的身体时,只觉细滑无比,真情的呼吸也是越来越快,胸口明显可看到一起一伏。
  色无戒在她的乳尖上轻轻一吻,真情突的睁开眼来,伸手竟将色我戒紧紧的抱在杯中。而后亲着他的头发,亲着他的脸颊,解除了他的衣服。色无戒也越发的激情,好像在比谁脱对方的衣服脱的快,床边也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俩放下床帘,透时的看进去,只见真情高抬着并屈着双腿,将色无戒整个身体夹在中间,时尔发出哦哦的声音。色无戒道:“你准备发了吗?”真情没有回答,只是微微一笑。色无戒随即明白,便慢慢的将小龙放在真情的两腿之间,而后腰部不停的扭动。真情的呻吟声越发的加强,并且带着一些节奏。
  两人不断的变换姿势,从男上女下,到女下男上,侧身,半跪,倒挂,什么都使用过了。最后真情从在色无戒的身上,色无戒的双手揉搓着她的双乳,她的屁股便是一起一落,同时陪和着色无戒一怔一怔的动作,越来越快,两人都闭上了眼睛,享受着高潮的来临。
  最后真情叫的声音,几乎都要滞息了,只道:“公子,我……我好舒服,快,再快。”色无戒一儿再再儿三的遵守着她的要求,到后来道:“不行了,我快不行了。”真情急道:“再坚持一会儿,我刚刚来,我要再享受一会儿。”色无戒本来要完了,听她这么一说,怎么能让她失望,随即调用洗髓经,将射枪再延迟了半刻钟时间。最后随即真情无比响亮的一声大叫,这场战斗才算是真正的结束。真情事先早已经将令儿等一些人调离开了。不然听到她大叫,还会以为发生什么事了。
  真情伏在色无戒的身体之上,用手轻轻的扶着他的胸口,道:“公子,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记住你跟我说过的话。色无戒唯唯诺诺,为了得到,他不知跟多少女子说过这句话。
  好几日,色无戒就和真情待在这个房间里,饭来张开衣来伸手,初试激情,却也过得逍遥自在。真情以画画为乐,色无戒却是以真情为乐,只盼这样的日子永远别停止。在这里他们不分日夜,累了睡,睡醒了就干,好不快活。
  听着嘀咕的水声,色无戒渐渐的睁开眼来,只见水声是从隔房里传来的,并且有热气冒出。色无戒一下淫笑,挥了件长袍,便走到隔房门边,眯眼向里瞧去。只见一个圆形的木桶里,真情正在里面尽情的沐浴。温度适中的水,加上有些微香的花瓣,别有一番情景。
  真情的肌肤浸泡的更加饱满,更加的白嫩,更加的惹人喜爱。虽然不久前还进行过大战,可色无戒觉得自己又冲动了。于是轻轻推开门,真情听到,随即问道:“是无戒吗?”色无戒走到她的身边,舀了一勺热水,轻轻的倒在她的身边,道:“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洗起澡来了?”真情道:“你以为谁都像你那样臭臭的,这几天我都好几天没洗澡了。你身上更脏,也进来洗一洗吧。”
  色无戒正乐意不过,脱下外套,小龙早已挺着坚硬,踏进了木桶里。真情脸一红,倒过头去。色无戒道:“你干嘛还这么害羞?”真情却不承认,道:“我可没有害羞。”也舀了一勺水,替色无戒擦拭着身子。这模样,还真像老夫老妻,无限温心,令人羡慕。
  两人拥抱在手中,互相抚摸着身子,色无戒轻轻吻着她的耳唇,扑鼻而来的除了她身上的香味外,还有淡淡的花香。色无戒道:“怎么这么多花瓣,都是些什么?”真情一一给他介绍,看来对花的研究还少。色无戒奇道:“怎么没有牡丹。?”真情道:“你很喜欢牡丹吗?”
  色无戒道:“这洛阳的人对牡丹情有独钟,每年都有花会举行。况且我见牡丹花香扑鼻,甚是迷人,如果用来沐浴,定也有另一番滋味。”真情道:“公子只知道表面,牡丹虽是好看,却也是邪恶的根源。只要稍加培育,将为成为世界上最受人胆寒的巨毒。”色无戒还真吓了一跳,似乎想起了那一句话,美丽的女子比毒蛇猛兽还要可怕,没想到华丽的牡丹,却也跟女子一样,只道:“为什么?”
  真情道:“听说西域曾有一位用毒高手,世界上任何有毒的动物植物,他都了如直掌。他有一次无意中发现,牡丹花中有一种极强的制毒潜力,于是便潜心研究,终于培值出有毒的牡丹,培值方法他只传入世弟子,外人不知道。”
  色无戒道:“有毒的牡丹?”真情道:“将这种牡丹撵成粉末,摄入人的人体,人会不知不觉的死去,没有任何伤口,没有任何异状,而且粉末会在生命结束后消失,不会留下任何线索。”色无戒听到这里,着实吓了一跳,手中的水飘不禁掉在了地上。心道:“中了这种毒,那乞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真情似乎知道色无戒的心思,而后笑道:“不过会使用这种毒药的人少之有少,况且这种牡丹不是说种就能种出来的,你不要这么害怕。”见真情笑了,那一层恐怖的阴雾才是散去。色无戒还以为真情在骗自己,上面哈着她的痒。真情吃受不重,一直笑个不停,木桶中的水纷纷外溅,传来两人嘻戏的笑声。
  后面几日,真情常说色无戒的体味不好闻,特定给了他一杯自己用的香水,要他也涂在身上。色无戒表面答应,却是把香水收了起来,心道:“我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用这个东西,那我不成了蓝采和了。”真情拿他没办法,经过这几天的接触,真情早已经习惯,所以也就没有勉强。
  第074章
  风流不知时日过,偶然间才是想起,已经到了中旬,色无戒约春泥在中能巷见面。于是跟真情说了事情,便道:“我走了,可不许想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正欲走时,真情道:“等一下。”色无戒道:“我都还没走呢,这么快就舍不得了。”真情道:“你是不是想打着出这屋子?”色无戒一惊,自己在这屋子带了十天,却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怪自己为了女色,竟忘了所有一切。随即便向真情请问才是明白。原来真情是知府的女儿,千金小姐,两人整天交鱼水之欢,色无戒却是第一次知道,也不免有些唯色是物。不过有种种问题还不明白,这知府对真情却是必恭必竟,服饰的比老娘还考顺,不过爹疼女儿,天经地义,没有什么话好说。
  真情从身旁拿出一个令牌来,道:“你带着它,就省的动手了。”色无戒接令牌的时份,轻轻一抚真情的手,而后笑道:“多谢。”真情扑赤一笑。
  有了这令牌,色无戒轻松的走出了府衙。他虽约定春泥在中能巷见面,只因刚来洛阳,只知道洛阳八景,有一些有名的地方,当时又是情急,便随口说了个中通巷。只因中通巷是洛阳八大景的最后一景,称为“铜驼暮雨”。隋、唐、宋时叫“铜驼陌”,它位于隋唐城的城东北隅,当时国际贸易市场叫“丰都市”一带。它西傍洛河,桃柳成行,高楼瓦屋,红绿相间,每当阳春时节,桃花点点,蝴蝶翩翩,莺鸣烟柳,燕剪碧浪,其景色之美,别有洞天,不亚于石崇的金谷园。隋唐时代这里人烟稠密,每当暮色苍茫,家家炊烟袅袅上升,犹如蒙蒙烟雨,纷纷扬扬,这就是人们赞不绝口的“铜驼暮雨”的由来。邵雍有一首诗“人间佳节惟寒食,天下名园重洛阳。 金谷暖横宫殿碧,铜驼晴合绮罗光。 桥边杨柳细垂地,花外秋千半出墙。 白马蹄轻草如剪,烂游于此十年强。”是为真实写照。
  到了中通巷,园园的看到有一座亭子,春泥早已经在里面等候。见到色无戒到来,便扬手招呼。色无戒走亭中,只见并没他人,只有他一个。随即坐在了石凳之上。春泥满面笑容,似乎甚是高兴。只道:“绝色师叔,自从少林一别,我只以为没有机会再侍候你了,没想到我还有命相见,上天对我不薄。”
  色无戒看了他一眼,只见他手中拿着打狗棒,于是道:“怎么?你大闹丐帮,那群乞还能让你活着。”春泥道:“丐帮之中,都是有信义的英雄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