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令儿见雨有些小了,但还是下个不停,于是走到门边。色无戒以为他要走了,只道:“天都黑了,你还准备去哪,真不怕色狼。”令儿道:“谁要我要走了,我可没那么傻。”而后用手接了一口水喝了。色无戒一看他那样子,便知道定是渴了。令儿喝了几口水,转过身来,色无戒早已经不知了影踪,里外找了一遍,却没见到人影,如今这个庙里,只剩自己一个人在,不免有些害怕,叫道:“喂,你在哪,你不会一个人逃了吧?”叫了数声,都是没人应对。
  令儿还以为色无戒见自己无礼,才故意不出声,于是又道:“无……无戒……哥哥,你在哪呀,不要玩了,快出来呀。”还是没人应当。这一下可真吓坏了,见雨还未停,风又起,心道:“他到底是去了哪?”幸好庙宇中还生着火,不然还真害怕。这时只怕火会被风吹灭,便不断的加柴添火,嘴里还埋怨着:“死拿人,臭男人,留下我一个弱女子,就这么快了,真没良心,我要告诉小姐。”突然风越吹越大,几乎吹的她都睁不开眼来,同时还不知哪传来口哨之类的声音,着实令人心惊胆战。不免又念道:“老天爷,我今天是吃肉了,但我可不是有心的,你可不能怪我。”总算庙宇里柴草还比较多,火越吹越旺,却是没有灭掉,这才是稍稍静下心来。
  又等了好久,还是没色无戒的身影,不禁又是念道:“这个色无戒到底去了哪?难道他扔下我一个人在这里,自己先跑了?不会的,他刚才还是好好的对我,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都怪我自己,对他爱理不理的,定是惹他生气了。”正所谓距离产生美,跟色无戒接触了这么久,令儿还是第一次想念他,晚一刻看到他,心中都是不舒服,这种感觉,连她自己也是说不清楚是为什么。心中只求着色无戒快快回来。
  突然,大风又吹,并且比刚才更加猛烈,风夹带着雨水,洒在火上,火顿时便要灭了,令儿一怔,正想上去添柴,可已经来不及了,最后一点火光灭了,庙里顿时漆黑一片,一个雷声打过,只吓得令儿大叫,不由的往里面跑。再接着几个雷声,竟把她吓得哭了,喊道:“色无戒是我错了,你快回来。”刚一说完,却听到正脚步声向庙里走近,她只以为色无戒回来了,顿时喜极而泣,正想出去时,却觉得不对。这脚步时极杂,不像是一个人的,随即便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道:“唉呀,早知道就在陕县先休息一晚,也不至于落的如此浪狈。”又有一人声音道:“都是伍师兄,说天还早,还能再赶些路,早日上得华山,知道事情的原由,免得到时出丑。”那伍师兄道:“劳师弟,你就别说后话了。谁知道天还好好的,突然会下起雨来。”
  首先开口的一个人道:“岸青说的对,早到华山总比晚到好,为师和华山掌门素有交情,谁料他突然猝死,华山长徒发下英雄会,如果晚到了,显得太看不起他了。”那伍岸青道:“今天够倒楣了,过了陕县,连个遮雨的地都没有,幸好这里有间庙宇,不然不知道要湿到什么时候。”说完便见他们走近庙来。
  令儿一个人,本来就害怕的不得了,此时听到有人向庙里走了进来,哪还听得清楚他们讲些什么,只以为正让色无戒说中,遇到色狼了。一个姑娘家,可吓的不行,匆匆找地方想躲,找来找去,只觉得庙堂前的佛像背后最安全,于是小心的挨近身子过去,躲到了佛像后面。里面较黑,又有些帏布挡着,外面自然发现不了。
  听得出说话的有两个人,一个师父,两个徒弟。但从脚步声来看,不下十人,其他的人都不说话,看来都是辈份极的师弟。那伍岸青道:“我的火烛子都让雨水湿透了,劳师弟,你们身上有没有带。”众人搜了一阵,总算还有一只。伍岸青晃了晃,火烛发出些许亮光,照的庙宇一隐一暗,反射着数十人的影子在墙上。
  伍岸青道:“劳师弟,去看看里面有没有干的柴用来生火。”姓劳的不乐意,道:“凭什么我去,黑灯瞎火的,怎么找呀。”伍岸青道:“你越来越大胆了,连师兄的话都敢不听。你是不是怕,有师父在,你有什么好怕的。”姓劳的还是不服,道:“我怕什么怕,我是不服,这么多师弟,你偏偏让我去。”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却又自吵上了。
  那师父咳嗽了几声,两人便不敢再说话。姓劳的道:“夏师弟,田师弟,去找些柴来。”夏田两位师弟答应一声,渐渐的向四周找柴火。众人也顺着伍岸青的火烛,慢慢的走进庙里。姓劳的突然叫道:“师父。”众人见他叫的奇特,都挤了过来。
  那师父斥道:“丰乐,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你瞎叫什么?”劳丰乐道:“师父,你看这地上有生过火的迹像,像是用水洒灭的。”令儿一听不对,知道这些人疑心重,一定会到处搜索,佛像后面不是很安全。正想找个地方躲藏时,却见佛像乃是中空,年久背部剥落一大块。令儿只觉没有比这个更好的藏身之所了。于是也不顾脏不脏,爬进了佛像里面,微一下蹲,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果如令儿所料,伍岸青与劳丰乐等人觉得事情不对,便道:“庙宇可能有人,大家四处找一找。”便有几个人提着单刀,把整个庙宇都找了一遍,还真有一个人来佛像后面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令儿的藏身所在。
  劳丰乐叹道:“这就奇怪了,这火是刚浇灭,或许那人看到我们竟冒雨逃了?”那师父道:“如此鬼鬼祟祟,定是有不诡图谋,我们可要小心。”伍岸青道:“师父,我看用不着这么紧张,那人或许只是个过路良民,见我们手中都拿着刀上来,误以为我们是土匪,所以逃了。”劳丰乐道:“就属你大胆。”看样子两人又要嘴上较戏了。那师父道:“不要吵了。江湖人心险恶,不得不防,大家聚在一起,不要走远了,等雨一停,马上赶路。”他说话总是不加重气,可却有一股威慑力,众人不敢不听。
  令儿虽然没被发现,但心中还是很害怕,因为她蹲在佛像体内,几乎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她见庙内那群人看样子一时半刻不会走,更是紧张,竟念叨着:“无戒大哥,你赶快回来吧。老天哪,你快别下雨了,雨一停,这群人就会走了,我也就安全了。”却在那里祈祷起来,把天上的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地上的土地公,阎罗王,自己认识的人,都说了一遍。
  第081章
  隔了片刻,又道:“无戒哥哥,你回来吧?”说完这一句,只听的见耳边有一轻微的笑声,而后一个轻轻的声音道:“现在想我了,我还以为你很恨我呢?”在黑洞洞的地方,令儿听到这声音,吓得就像见了鬼似的,竟失声大叫一声。同时天空中响起一声巨雷,将她的喊声压了下去,才没被庙中的那群人发现。
  黑暗中那声音又道:“你这样大叫,可要让人发现了。”令儿听这声音那么熟悉,鼻中又闻到那气味,却又不是色无戒是谁,这气味几乎都成了色无戒的身份的标志了。令儿喜极而泣,道:“是你。”竟扑在他怀中哭了起来。
  色无戒着实吃了一惊,也没想到这遭,看令儿的样子,还真像一个被欺负的小妹妹,对她竟没有半份非份之想,想安慰却不是他的强项,只有莫不作声。啪的一声,色无戒只觉脸颊一痛,原来已被令儿打了一记耳光。漆黑的佛像里面,真没想到令儿来这一招,竟是被打了一掌,才是想到,只道:“你……你打我干嘛?”
  令儿道:“你刚才去哪了,都快吓死我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色无戒还真是哭笑不得,道:“就算这样,你也犯不着打人呀。”令儿道:“我就打,我就打,谁叫你突然间连人影都不见,谁叫你故意吓我。”双拳乱挥,她虽无意,但打在身上,还是隐隐生痛。
  色无戒抓住她的双手,道:“好了,好了,算我不对,你打也打了,气也该消了吧。”令儿感觉到色无戒握着自己的双手,脸不由的发红,急忙挣脱开。只不过里面黑的,虽是面对面,却也看不清楚她的脸,色无戒自然发现不了。
  静了片刻,令儿又道:“你刚才去哪了?”色无戒道:“我只是出去一下,没什么事情。”令儿道:“这么大的雨,你跑出去干什么,你犯傻呀?”见他不说话,又道:“你来了多久了?”只怕自己害怕的样子都让色无戒碰着。
  色无戒自然知道她的意思,也想逗她一逗,道:“我来了很长时间了,你刚才求神拜佛的,好像还求我了吧?现在知道我的好了吧?”令儿道:“你胡说什么?”又是一拳挥了过去,这时色无戒有准备,自然轻而易举抓住了她的手,道:“你若再粗鲁动手动脚的,我又要走了。”色无戒明显是说笑,可令儿却是吓怕了,忙道:“不要……是我错了,我以后不再打你了,你千万不要走。”色无戒笑道:“这样就乖了。”
  刚才却是没有注意,令儿发现色无戒全身上下都湿透了,只道:“你真的出去过了,有什么事这么要紧,要冒雨出去,你的衣服都淋湿了,等会肯定要感冒了。”色无戒笑道:“有令儿小姐照顾我,感冒了也值。令儿噱着嘴道:”谁知道你这个好色之徒,冒着大雨出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我照顾你,你还想的真美。“色无戒叹了一口气道:”看来就算我做什么,你令儿小姐也不会感激我。“令儿不泄一顾的道:”你为我做了什么啦,就让我感激你。“原先的胆战俱烈,此时似乎早已经不复存在。
  令儿道:“你怎么知道我躲在这里,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进来的。”色无戒笑道:“令儿姑娘身上的淡淡香气,那些傻男人当然闻不出来,但怎么能逃得过我的鼻子?”令儿见他得意的样子,道:“少吹牛了。刚才算我白问。”隔了片刻,令儿无意中随手触摸到一个圆形东西,只觉手中一凉,而后渐渐的感觉到微暖,大小刚好一握,不禁拿了起来,道:“这……这是什么?”色无戒没有回答。令儿随即想到,身体不由的一颤,道:“这……这是梨?你冒雨出去,就是去摘这个梨?”色无戒没有回答,令儿抓着他的身体道:“你回答我,是不是呀。”声音中明显带着点泣声。
  色无戒道:“对呀。”就此简单的两个字。令儿身体一怔,道:“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冒雨出去,竟是为了摘几个梨,你真是个大傻瓜。”说到这里,竟是大哭起来。令儿哭的色无戒的心都要碎了,色无戒道:“你哭了?”令儿道:“我没有。”哭声兀自未停。
  色无戒不知怎么劝解,道:“我叫你口渴,又想着吃梨,所以我想摘来讨你欢心,没想到惹的你哭了,真是对不起。”令儿听到这,泪水更是如大雨一样下在脸上,竟忍不住再一次的扑在色无戒的怀中。也不管他身上是不是湿的。色无戒又是不知道如何劝解,心中想着安慰的话,可嘴里却不知道怎么说。
  女人的心很容易被一个人感化,在色无戒眼中,冒雨为女人摘几个梨,那是应该做的事。但令儿的心终于被这小小的一个梨征服。当她想起眼前之个人,是自己小姐的夫君时,那一种托付终生的想法悄然而逝,身体缩在一边,似乎不愿承认自己喜欢上了谁,只想逃避,却无处可逃。
  漆黑的里面,色无戒感觉不到她身体的存在,只道:“令儿,你怎么了?”隔了片刻,只听得令儿道:“我没……我没事。梨很好吃。”色无戒会心一笑,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又是隔了好久,色无戒道:“又有人来了。”令儿一惊,随即便听到庙宇中的那位师父道:“大家注意了,有人正向这庙里走来。”色无戒听得脚步声,来人分作三路,中路为三人,左右路各两人,武功都是不弱,正走走停停的向庙中避近。
  隔了片刻,那师父才听出来路,只道:“大家把火都熄灭了,找地方躲起来。”劳丰乐道:“师父,来人是谁,我们干嘛要躲起来。”伍岸青抢着道:“师父,刚才我们来这庙宇的时候,有人匆匆逃走,已经很古怪,这时又有人来这庙宇,不得不防。”那师父道:“岸青说的对,大家快躲起来,切兀惹事。”众人答应一声,四处躲起来。就得就倒在地上,用茅草柴木盖在自己身上,有的跃上屋顶,有的干脆躲在门后,有的也躲在佛像四周,可就是谁也没有发现佛像竟是中空的。
  令儿在色无戒的耳边,道:“今天是什么大日子,怎么这么多人来拜破庙?”她讲的很轻,虽然有好几个人就在身边,但因雨声太大,发现不了有人讲话。色无戒道:“看来来者不善,我们先看看。”色无戒仔细听着,只见语声音有一人道:“帮主,刚才明明看到里面有灯火,怎么赶上来就没了。”色无戒在佛像肚子上挖了一个洞,有罗汉功照射出去,只照的清清楚楚,只见庙门有三个头戴蓑的人,刚才讲话之人年纪三十左右,中间那人五十几岁,他身体右侧那人二十几岁。
  那二十几岁的人道:“会不会有鬼?”那三十岁左右的人道:“你又不是第一天出来跑江湖,胡说什么?”那五十几岁的人道:“不要吵了。”随即吹了一个极响的口哨,便又两队共四人挤上前来。那中年人道:“有没有异样情况?”有一人答道:“禀帮主,方圆几十米我们都察看过了,没有发现异常。”那中年人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刚才古人节说这里有火光,若真有人的话,一定还躲在这庙宇里面,你们谁带了火烛?”六人左找右找,大多没带,只有古人节道:“帮主,我带了。”从身上把火烛拿了出来,顿时被雨水湿透,不能再用了。
  第082章
  那中年人气道:“饭桶!”甩了他一个耳光,道:“大家把整个庙宇察看一遍,一个角落也不许放过。”六人答一声“是”便冲动庙宇,四处找了起来,他们身上穿着蓑衣,动作起来声音极大。只不过雷雨交加,似乎越下越大,把庙宇照的忽明忽暗,由于实在太黑了,肉眼根本看不到东西。一个人走到门边,就在他的眼前站着伍岸青,可伍岸青早已闭住了呼吸,两人面对对相距不过只尺,却没有被发现。
  突然一个闪电,把庙宇照在如似白天,古人节见伍岸青突然出现在门后,还以为见了鬼了,只“啊”的一声大叫。闪电过后,便什么也看不见了。众人一起赶了过来,道:“发生了什么事?”古人节道:“帮主,门……门后有人。”众人一惊,突然又是一个闪电,众人都看的清楚,门后根本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帮主怒道:“人在哪?”古人节也觉奇怪,吱唔的道:“刚才我明明看到有人在屋后。”忽有一人道:“不会又是见鬼了吧?”引得众人哈哈大笑,古人节只觉丢脸,正欲发作,那帮主道:“都别笑了,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说笑,要是这件事情办不好,我们谁都会没命。”众人顿时收潋了笑容,向屋中间聚扰,相互坐定。
  令儿在色无戒的耳边道:“这群人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知道他们是谁吗?”凑的近了,不免亲到色无戒的耳朵,但是不是故意的,却谁也说不清楚。色无戒微微一让,道:“我不认识,我们先听他们怎么说。”说的都是蚁语蝶音。
  那一群人围着黑暗坐下,有人一说道:“地恶帮主,到底那神教使者是何方神圣,能命令你替他办事?”色无戒听着“地恶”二字,顿时吃了一惊,他知道,就在以前,江胡有个恶人帮,所集帮众做的都是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事情,一直为江湖同道所不耻。但自从恶人帮帮主病死,两大入门高徒互不相让,谁都不服输,为了帮主之位,闹的互相残杀,恶人帮式微。后来两大高徒各立门户,分作天恶与地恶,只因天恶的势力在地恶之上。可历代帮主又算将归并天恶与地恶,重新建立恶人帮,两帮之间争斗不断,势成水火,仇缘也越集越深,到得近些年,竟是两死不相往来,恶人帮也从的江湖大帮,沦落到乌合之众。与此同时,一些曾历代受恶人帮欺负的大小帮派,趋此向他们寻事。渐渐的恶人帮在中原一带消失,听说躲到了西域,这次重来中原,定是有重大图谋。
  色无戒从洞孔中看进去,只见那被称作帮主的人,衣角左侧有个白色恶字,便知是地恶帮主,那天恶帮主的衣角右侧绣有黑色“恶”字。
  只听地恶帮主道:“鲁贤侄,你先算天恶帮的入门弟子,天恶大哥派你来,难道没有告诉你神教使者是谁?”姓鲁的道:“我师父派我来只说一切听地恶帮主的吩咐,其他什么也没有跟我说。”色无戒越听越奇,心道:“天恶、地恶两个分支,早应该势成水火,怎么两帮弟子一起,却平安无事,到底江湖发生了什么事,能使得天恶、地恶近百年的恩怨化为乌有?”
  那地恶帮主叹了一口气道:“那可就奇了,我只道天恶大哥神通广大,会认得神教使者,这样看来,事情真有点不对劲。”姓鲁的惊道:“地恶帮主不知道那人是谁,却又是怎么得的命令上华山?”地恶帮主叹了一口气,道:“也难怪,神教几十年前被中原武林所破,新使者当然不肯轻易出现,我是听到使者的波音,才知道的任务,想必天恶大哥也中了波音。”
  众人一听这波音,只觉万分奇怪,古人节问道:“帮主,这波音是什么东西?”地恶帮主道:“波音是一种极邪的武功,一但进入人体,能控制人体的所有器官,而使者通过波音传递消息,就好像有人在耳边亲口嘱咐一般,别人听不到,只有中了波音的人,才能收到瞬息。”
  有几人摸着自己的身体,惊恐万分的道:“这么说来,我们不是也中了波音,我们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地恶帮主冷哼一声,道:“这波音也不是想中就中了,我和天恶大哥中了波音,等于将整个恶人帮都掌握在了手中,你们哪有这种福气?”说之话似乎有些冷嘲势讽之意。那几人反倒是舒了一口气。
  那姓鲁的道:“师父叫我跟着地恶帮主,他在暗中里应外合,不知这次上华山,要对负谁?”古人节抢先道:“那使者神通广大,竟然能从千里之外向我们帮主发信号,那我们帮主的一举一动,自然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这次行动很是机密,若泄露了秘密,谁能担贷?”色无戒听他们越讲越神秘,心中很是渴望见一见那什么使者,脑海中却在想:“如果那使者是位漂亮的女子,那该有多好。”想着想着,竟不由的笑出声来。
  令儿在他身边,听着他之笑声,正是第一次见到小姐时的一模一样,不禁道:“色戒又犯了?”色无戒一愣,顿时停止了笑容。眼睛又凑近洞眼上,只听那地恶帮主道:“这有什么可怕的,不知中了波音的人有多少,那使者再厉害,也不可能随时监听,我就是呐闷,天恶大哥既然派你来帮我,怎么不告诉你这次行动的目的,他到底在想什么?”
  那姓鲁的道:“我师父说了,一切地恶帮主都会有安排,我只要听你的命令就行。”地恶帮主点了点头,道:“那你真的想知道?”姓鲁的道:“都说这次行动凶险万分,随时都可能会没命,如果死了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那乞不是太窝囊了?”
  众人哈哈一笑,地恶帮主道:“说得对。我可不像天恶大哥那么胆小。告诉你,这次上华山,是要在众英雄的饭菜中下毒。”此时一出,数人哗然。色无戒以及周围躲藏的数人,差点叫出声来。那姓鲁的一怔道:“下毒,对我们恶人帮来说比吃饭还容易,使者怎么会派这么简单的任务给我们?”
  众人一起瞧着他,虽是瞧不见,但都是好笑。古人节道:“如山兄弟,你以为这任务简单呀。华山掌门猝死,还不知道是谁干的。受华山邀请的不是掌门帮主,便是成名宿人,要在他们的饭菜中下毒,哪有那么容易,一但露陷,我们这几个人还不知出不出得了华山。”鲁如山听到这里,觉得甚是有理,心中不免扑扑乱跳。
  地恶帮主道:“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一旦被发现,马上服毒自尽,不要落入敌人的手中。我给你们的散魂丹,你们都带着吧。”大家应道:“都带着。”鲁如山匆匆从身上拿出一粒黑色的药丸,道:“这是散魂丹?我师父跟我说是假死丹,吃了之后,让敌人以为敌手已死,放松紧悌,趋机逃跑用的。”
  地恶帮主哈哈笑道:“不用看了,这么黑谁看得到。定是散魂丹无疑,我在江湖闯荡这么久,还没听说过有假死丹的。天恶大哥也真是的,明说不就得了。鲁贤侄是不是怕了?”身边几人哈哈大笑。但鲁如山虽有些怕,但也不能让人看了笑话,只道:“天恶帮从没有怕死的人!”地恶帮主拍着他的肩膀道:“好样子,说得好!恶人帮需要的就是这种精神,希望这件事完了之后,恶人帮能重整当年的雄风。”七人一起大喊:“重整恶人帮,重整恶人帮。”
  第083章
  色无戒心道:“这次华山英雄会果然是龙蛇混杂,若真中了恶人帮的毒药,那天下武林还不一溃而散,正中了那什么神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