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083章
  色无戒心道:“这次华山英雄会果然是龙蛇混杂,若真中了恶人帮的毒药,那天下武林还不一溃而散,正中了那什么神教的心。”只觉这次华山非去不可。
  雨依然下着,似乎越下越大,恶人帮的一些人围坐在一起,却是相对无语。庙中没有火光,所以声音就显得那样的清晰,躲在四周的人大多微弱的呼吸着,只怕会被高手察觉。而这些人所藏的位置,几乎都逃不过色无戒的耳朵与眼睛。
  刚才伍岸青确实藏在门的后面,被古人节发现以后,趋着庙宇一暗,便溜到了庙外。外面大雨倾盆,几乎都没有可躲身之处,伍岸青虽紧贴着墙壁,可全身还是湿透了。夜半湿气又重,再加上雨水只冲他面门而来。鼻子一敏感,竟打了一个喷嚏。随即觉得不对,拔腿就跑。没有光声音对于耳朵是最直感的,屋里的人顿时纷纷叫嚷:“帮主,外面有人偷听。”便都挤了出来。
  地恶帮主朝南一看,只见一个人影闪过,随即叫道:“给我追上去!”有两人答应一声,冲了上去。令儿在色无戒的耳边低声道:“你说那人能不能逃掉,这些恶人相必心狠手辣。”话语刚话,只听两人跑近庙来,地恶帮主问道:“怎么样了?有没有追到!”便有一人答道:“那人不慎摔下了山崖,必死无疑。”
  色无戒听那两人说完话,便感觉到躲在佛像后面的两人很是激动,左边一人道:“师父,他们杀死伍师兄,我们一定要替他报仇。”右道那人答道:“先沉住气,这仇一定要报。不过这些恶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万一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那谁去告之他们的阴谋,便有更多的人被他们所害。”左边那人正是劳丰乐,他明显已经摘泪了,压低了噪子道:“难道伍师兄的仇就不报了。”同时只觉帏布轻轻一晃,一个躲在檐上的人抓着纬布,轻轻的溜到了他的身边。这轻功游刃有余,不过却未臻上乘,若不是大雨遮蔽了他的声音,定会被恶人帮的人发现。
  那从檐上下来的人道:“伍师兄的仇应该马上要报……”声音越来越轻,看来是在耳边告知计较,色无戒的耳朵再灵,也是听不清了。
  地恶帮的人自然也不是傻子,一见伍岸青躲在庙门口,便知刚才古人节确实见到了人。鲁如山道:“相必还有贼人躲在庙中,刚才我们讲的话都让他们听去了,切不能留活口。”地恶帮主也觉有甚是有理,道:“给我关起庙门,看到有何异动,格杀勿论!”话语刚尽,门呀的沉重的响起,咚的一声,庙门关上了,雨声渐小,庙内更加显得万籁巨静,任何风吹草动,都毫无疑问的暴露无疑。
  场内行何一个人都是清楚,此时的智者不会乱动,而是用耳朵听味辨声,一但谁稍有动弹,便会被发觉。令儿又在色无戒的耳朵轻声道:“你些恶人把门关上了,我们该怎么办?”色无戒道:“要不要我出去解决他们?”令儿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他们竟然称为恶人,肯定有两把刷子。”色无戒一时兴起,道:“那你就看好了。”正欲起身。可没想到那个躲在佛像后面被称作师父的人,和那个地恶帮帮主都不是等闲之辈,色无戒讲话自然压着口气,只有令儿一个人听的清楚。可令儿却没有这个本事,她刚才一讲话,既然被两人发现。
  地恶帮帮主道先开口,道:“佛像后面有人!”便有一人拔出剑冲向佛香,只听得清脆的一声,随即那人“啊”的一声大叫,顿时又是一静。令儿吓了一跳,正欲呼出声音,早已被色无戒捂住了嘴巴。事情来得突然,连色无戒也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地恶帮帮主道:“是谁躲在里面,快出来照个面。”只听得见回声,却没有其他声音。鲁如山最是沉不住气,大概是由于害怕缘姑,竟乱挥起剑来,口中嚷着:“是人是鬼,出来我鲁如山却不怕你。”一般喝醉酒的人都说自己没醉,而称为恶人的人未必都天不怕地不怕。
  地恶帮帮主见鲁如此大闹,正好成了敌人活生生的把子,正想劝住他时。只见细微的一声轻响,便一把只冲鲁如山而去。地恶帮帮主顾着他是天恶帮主的入门弟子,不能让他有所闪失,随即看准时机,抢先一步砍向黑暗中的来人。
  那黑暗中向鲁如山偷袭的正是那被称作师父之人,见地恶帮主一刀向自己砍来,回剑一格,顿时你一招我一招,交上了手。其余人看不清楚东西,顿时大乱。都握紧了刀剑,护住身前,只要一有人靠近自己,马上乱砍。黑暗中有一人叫道:“杀了这般恶人,替岸青报仇。”随即唰唰数声,钢刀出鞘,兵器相交之声大乱。而这一切只有色无戒一个人看得清清楚楚,只见地恶帮主与那师父都认准的对方,彼此交手不分上下。而其他人几乎乱了,看见人就砍,也不管是不是自己人,有几个聪明的,竟蹲在一个角落,挥刀把刀左右上下的砍,总之乱的很。
  令儿听得刀剑乒乓乱响,并伴着惨叫之声,越听越难受,只道:“他们打得怎么样了?”他虽也会几手功夫,但四周空洞洞的,有如身处宇宙之中,难能不害怕。
  色无戒笑道:“你想不想看。”令儿听色无戒讲话轻松,似乎不把所听到的一切放在心上,不由的一怔,而后便觉得庙里有了些许亮光,原来色无戒已经取火烛,点燃了周边的纬布。有了光亮,令儿也便看得清楚。只见地恶帮的七人中已死了三个,地上全都是血。恶人帮在不善于在黑暗中打斗,略显下风,此时有了光亮,顿时便有一人死在古人节的手中。
  恶人帮主这时才看清楚与自己对手的人,只道:“原来是山东麻扎刀严介溪。”严介溪见对手认得自己,而自己却不认得他,只吃了一惊,而后道:“快把火弄灭!”便有一人冲过去想扑那火头。麻扎刀的强项就是乱中取胜,场面越乱,麻扎刀越能使出威力,所以刚才黑暗中就能占得上风。
  恶人帮主自然不会让他把火弄灭,只道:“人节,快阻止他。”古人节答应一声,飞身上前,挡住了那人。而后扯下半截纬布,就朝那柴上仍去,顿时火燃的越旺。
  严介溪见地恶帮主招式越来越猛,猛一暇身,整条手臂都被砍了下来,一时间吃痛不过,就晕倒在了地上。地恶帮主补上一切,可算是了却了他的性命。劳丰乐等人见此,大喊一声,道:“师父,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地恶帮帮主哈哈大笑道:“山东麻扎刀不过如此。”给我杀光他们,一个不留。“劳丰乐几人都不是对手,一个个都成了刀下之鬼。
  地恶帮主收起剑,道:“快把火扑灭,我们还得靠这个庙躲雨,留点火种。”便有一人答应一声,上前将火扑灭,在正中央升起了火,并将尸体都搬到了脚落之上。
  鲁如山道:“想不到麻扎刀的人会躲在之庙中,我们真是太大意了。”古人节道:“山东麻扎刀还真名不虚传,刚才黑暗中还真不知道谁是谁,害得我们死了三外兄弟。”地恶帮主气道:“厉害个屁,只不过趋着漆黑计个便宜,还不是被我几招干了。”古人节应承几句,道:“那是当然。”随即向角落一看,只见还有一个麻扎刀的人蹲在那儿,拿着把刀左右上下的挥着。他的眼睛流着两行血,看来是混乱中被刺瞎了。
  第084章
  鲁如山道:“地恶帮主,我们要怎么对付他?”地恶帮主看了那人一眼,道:“大家正闷,拿他玩玩,不要一下子把他杀了。”便有两人过去将那人挥到中央。那人握着刀,害怕不得了,道:“你们别过来,不然我杀了你们。”
  鲁如山笑道:“他说要杀了我们。”引得众人哈哈大笑。握刀轻轻贴近他的脸,道:“我看你有什么本事杀了我们?”那人挥刀一砍,鲁如山一收手,随即砍出,将他的小腿划出一条血痕。他一吃痛,愤怒的挥刀乱砍。身上又多次被人砍伤,却都是皮外的轻伤。
  令儿在佛像里看得有些不忍,道:“你为什么要帮那群恶人?”色无戒道:“谁说我帮他们了?”令儿道:“若不是你点起火来,好人就不会被恶人杀死了。”色无戒冷笑一声,道:“好人?你说那个麻扎刀老头?在我眼中,根本没有好人与坏人之分,表面看上去想个好人,未必就是好人。”说到这里似乎想到了什么。想起方丈杀死前来挑战的苏氏三兄弟,又把小翠弄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些日子里,开始怀疑,跟着自己,又杀死白马寺主持的人也是他。平时看他满口佛意,是自己最佩服的人。却没想到他会做出那样的事,所以对好人与坏人有了新的判断。
  令儿又道:“就你一个人是好人。你看他们还欺负一个瞎了眼的人,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色无戒道:“那你想要怎样?”令儿道:“你刚才说的不是很英雄,现在难道怕了?”色无戒被他一激,只道:“借你的剑一用。”随即向前一冲,佛像顿时爆烈,色无戒就从佛像里生出来一样,挺剑站在了高台之上。恶人们都是吓了一跳,不由的退后了数步,都盯着色无戒。
  地恶帮主道:“你是什么人?”色无戒懒得与他对话,只道:“令儿姑娘,你看好了。”随即身体一腾空,一剑挥出,顿时将一人砍为两截,动作干脆利落,速度快得惊人。
  地恶帮主与鲁如山、古人节三人只不由的吃了一惊,待得回过神来。色无戒已经一剑抵住古人节的手臂,他刚一动,便斜斜的刺入了他的胸口。一拔一刺,又刺中了鲁如山的胸口。三招杀死三个恶人,着实让人吃了一惊。地恶帮主见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不免害怕不已。见色无戒年纪不大,剑招却是如此厉害,再加上刚才明明见他从佛像中跳将出来,哪想的到他事先躲在里面。只以为是天神派人下来惩罚自己,更是惊谎。转头便跑,谁想到庙门还没打开,竟迎面撞了上去。同时便觉得耳边一凉,只是色无戒挥剑刺来,匆忙间向侧一让。
  色无戒笑道:“不要走嘛,先陪我玩玩!”装作撒娇的样子,声音故意压的极低。地恶帮主额头上吓出斗大的汗水。知是九死一生,便道:“我跟你拼了。”连出十剑,可每一剑都被色无戒挡了回去,并且每挡一剑,色无戒就在他的身上划一道伤痕。地恶帮主吓得不行,想到自己每出一剑,砍到的却都是自己身上,想出剑却不敢。
  色无戒看着他那样子,道:“你到底出不出招,我出招那我先动手了。”地恶帮主豆大的汗水在额头只冒,道:“求求你饶了我吧,我跟你无缘无仇,你何必要赶尽杀绝。”色无戒道:“你自称地恶帮主,却也太懦弱了一点,不本无心伤你,只因你们做的事太没血性,麻扎刀的人应邀上华山,没想到半道上让你恶人帮给灭了,如果我再见视不理,我还算作是人吗?”地恶帮主道:“我也是受人之托呀。”色无戒道:“受谁所托?”
  这时令儿也从佛像里爬了出来,站在色无戒身边,道:“无戒哥哥,这样的恶人就该一刀杀了,跟他说什么废话。”色无戒见令儿一出来,地恶帮主便瞧着她,于是笑道:“你以为你的速度快得过我吗?”而后把剑递到令儿面前,道:“要不让你杀!”地恶帮主本来想抓住令儿作为人质,也好趋机脱身,没想到却被色无戒看了出来,一时间的防备全部撤消,跪倒在了地上,求道:“求两位饶了我吧。”
  令儿听说要自己杀人,不由的害怕起来,道:“我,我才懒得杀他呢。”色无戒道:“怎么,你平日不是很野蛮的吗?怎么要你杀个恶人,却害怕成这样?”令儿微微一怒,道:“你胡说什么?谁说我平日野蛮了?我看你那双狗眼,哪能注意我这小丫环,一门心思都只知道我家小姐了。”色无戒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注意到你?我第一次跟真讲话,就被你从中阻拦,而后又无故说我是淫贼,又无顾打了我一个耳光,这些你都忘记了?”令儿脸微微一红,道:“原来你记得这么清楚。”而后又突然怒道:“这点小事都耿耿于怀,你算什么男子汉大丈夫?”
  色无戒还真觉得女人善变,只道:“你一会说我不记得你,一会又说我记得太清楚,我还真搞不懂你。”用手一托小巴,做一个无奈的姿势。令儿反而高兴的一笑。他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只顾自己讲话,全没管地恶帮人在地上磕破了头。地恶帮人见两人明显有欺辱自己之意,不免气上起头,用手抓起剑来,怒道:“要杀就杀,我忍无可忍了。”中攻直中,一剑刺向色无戒的背脊。令儿正面对色无戒,这一切都看在眼中,叫道:“小心了!”没想到色无戒却是不慌不忙,脸始终带着点笑容,猛得一转身,猛得一转身右手一伸,握住了剑身。轻轻一旋,整个剑扭曲开来,却是不断裂。脸始终带着笑容道:“终于忍不住了吧,要我杀一个向我求饶的人,我下不了你。让我放了你,我又没那个心,现在你自己偷袭与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地恶帮人听了吓了一跳,才知原来色无戒刚才是故意讲话,好引自己动手,知道他绝不会饶了自己,怒吼一声,我跟你同归一尽!“右手向侧猛一用劲,咔的一声,宝剑从小断裂,只见地恶帮人握着半截剑柄,猛得转身,紧贴色无戒的身体,挥剑刺向自己的腹部。那剑柄刺穿了自己的腹部,便向色无戒的身体刺了进去。地恶帮人哈哈大笑道:”临死也要拉个垫被的。
  令儿见此,只以为色无戒的腹部也中剑了,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上前道:“无戒哥哥,你,你没事吧?你可不要吓我,你千万不能有事。”色无戒的脸色表情也变得难看,道:“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招,我快不行了,你有什么话就快跟我说,不然过了今天,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令儿的泪水更是涔涔而下,整张脸急的发青,道:“你不会有事的,让我看看你的伤口。”色无戒的身体仍然是贴着地恶帮人的背部,忙道:“不用了,如果一拔出来,血流不止,我就会马上死去。”令儿连忙摇头道:“不要,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呀。”紧得表情都快僵硬了。
  色无戒道:“你还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我马上就快不行了。”令儿听他这么说,哪还想得了许多。以前很讨厌他,巴不得他马上在自己面前消失,可自从进了这破庙之后,对他的态度突然改观了,似乎有点芳心暗许之意,没想到此时却发出这种事,只怕错过了这个机会,心中所想的话就再也讲不出来了,不由的哭道:“无戒哥哥,我喜欢你,我不要你死,我喜欢你呀,你知不知道,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死了!”
  第085章
  色无戒听到这里,突然间一愣,不知什么表情。令儿见到如此,还以为色无戒已经死了,更是痛苦,扯着他的身体道:“混蛋,我不让你,你为什么……”刚说到这里,拉开色无戒的身体一看,只见他的腹部只是衣裳破了个洞,没有任何血迹,地恶帮主的剑身太短,刺穿了自己的身体之后,只留出半寸左右在外,却不能刺进色无戒的身体。令儿顿时知道,刚才色无戒的一切都是骗自己的人,不由的一气,跑到案边哭泣,可知道色无戒没事,却又不由自主的笑出声来。
  在今天以前,色无戒见令儿对自己都是没什么好脸,只以为他有什么事误会了自己,正好借这个机会想知道是什么事,没想到却听到她讲出喜欢自己,这却是万万没有想到的,不由的一愣。地恶帮人最后一口气在,见没能伤到色无戒,不由的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随即向侧倒去,眼睛还是瞪着老大。
  其实那一剑确实刺到了色无戒的腹部,只不过少林七十二艺中有一门叫做“铁牛功”。铁牛功又叫“混元气”是少林正宗七十二艺中的硬功外壮功夫,属阳刚之劲,兼内壮阴柔之力,为少林武术中的重要功法,专门练习人身腹部的弹力和耐力,以及腹肌的坚实力量。
  一旦练成,可以防身护体,任敌人脚踢拳打我胸部毫无感觉,甚至枪刀亦难伤我腹;敌如靠近,我用肚腹顶之,即弹出丈许;任何人按之,我腹用内气一鼓,众人皆弹仰倒地。此功肚腹的弹力和持久力惊人无比,众所莫及。少林寺历代武僧多有练习此功法。此练法简便易行:
  1:初练习时以马步站稳,腹部鼓气,用手指环扣点击自己的肚腹。由轻至重,渐渐加力,不可猛力扣击,以免伤损内脏。每天扣击数次。每次几十下至几百下,多至几千下为度。
  2:经日久扣击,至肚腹不觉疼痛时,在睡卧时可用掌心在腹皮上擦摩,以使肚腹皮肉坚实,强壮肌肤,舒通气血,使功法长进速度加快。
  3:练习日久,发指头扣击点插不觉疼痛时,可以变成拳头向肚腹撞击,一次捶击数十拳,渐渐增加至数百拳乃至数千拳以上。每天早、午、晚、夜不懈地练习。
  4:用拳捶击天长日久以后,至肚腹不觉疼痛,可以更换木裉捶击肚腹。先捶微有疼痛,渐渐加力,缓缓增加力量,至捶周不疼为度。依上法继续锻炼。
  5:经日久练习后,至腹部不觉疼痛,每日捶打自如,慢长可以把木裉更换为铁锤。初用铁锤击打肚腹微觉疼痛,逐步由轻到重,捶至不觉疼痛,微有敲木之声,再进步练至捶击时发出金属的挣挣声响,肚腹即内气固足,功力惊人。
  6:在睡卧时,可用大石块压在肚腹上。由轻至重,先放20斤、50斤、100斤,最多可达200斤,练至毫不影响呼吸喘气,也不觉肚腹有压力,不觉重感,睡卧自然时,即告成功。
  练习铁牛功法的要点:宜慢慢进步,不可贪多图快和突然重击肚腹,以致内部受伤,不但不能练好,反而练坏。歌诀曰:“铁牛功夫是硬功,指扣捶击十数冬。睡卧腹压大石块,铁锤敲打金石声。有朝一日功成就,就战强敌会英雄。”
  刚才地恶帮人的那一断剑,本来已经刺到了色无戒的腹部,只因破不了色无戒的铁牛功,只划破了腹部了一些衣服。不然那地恶帮人也不是傻子,明知刺不到色无戒还出此险招,要不然他临死时也不会那么的莫名不解了。
  色无戒愣了好久,见令儿还在那哭泣,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心都有些软了。上前安慰道:“令儿姐姐,我可不是有意骗你的,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令儿道:“有你这样开玩笑的,你知道刚才可是吓死我了。”随即竟是扑过去抱住了他,道:“看到你没事了,我真的很开心。”色无戒一时呆住了,若是其她女子,他还不马上伸手环抱,可从第一眼看到她,色无戒就是把她当成妹妹一样,怎么能对她有非份之想,此时双手垂一块,不敢环抱,也不知说些什么。令儿却是越抱他越紧,死都不肯放。
  待得回过神来,令儿也觉得自己有些失礼了,而脸红的不行,忙又退到了一边,色无戒也不免有些为难,呆在一旁不知该干些什么。
  而那个在打斗中被刺瞎眼睛的麻扎刀中人,刚才又被地恶帮的人戏弄,此时还精神恍忽,挥着刀兀自不放,刚才他根本没心听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身前围着地恶帮人的,他受尽了侮辱终于爆发,挥刀向色无戒砍了过去。刀还没到,声音便已经是叫的老响。色无戒自然轻易躲过,伸手在刀柄上一弹,刀轻轻弹了开去,差点脱手。色无戒懒得理他,转过身去,只听那人道:“你们这群恶人,你们这群禽兽。”挥刀自刎而死。色无戒自是想拦也是拦不住了。心道:“如今他眼睛都瞎了,死了未必就是一件坏事。”
  夜里发生这么多事,雨是停了,天兀自未亮,色无戒与令儿免便要在庙里睡一会儿觉。令儿道:“这么多尸体多恐怖,我怎么睡得过去。”色无戒道:“等天亮了,我们一把火烧了这庙,就当你把他们送葬了吧。”
  令儿在这庙里认识了另外一个色无戒,就这庙特别有感情,只色无戒说要把庙烧掉,那能舍得,只道:“若是前人向你一样,都把庙烧了,我们今晚哪来的地方躲雨?哪来的地方借宿。”色无戒道:“死了这么多人,到处都是鲜血,留着也只吓到平民百姓。”令儿道:“我不管,我就不让你烧。”色无戒只得道:“好,不烧就不烧。我是有些累了,不能再说话了。”倒头便靠在一边睡了。令儿叫醒他道:“这么多死人,你怎么睡得过去,我们快把他们埋了吧。”
  色无戒惊道:“这么多人,我们乞不是要累死。”令儿撒娇道:“就像做件好事吧。我看你也没做过几件好事,眼前就有一件,不要错过了嘛。”色无戒没有办法,由于身边又没有锄头之类的农具,幸好刚下过雨,泥土有些软,便砍下一根木头,挖了几个浅浅的吭,将众人葬了进去。虽然挤在一个吭里,未免对他们也不太尊敬。不过总比他们的尸体腐烂,被野猫野狗偷走的好。况且他们生前是拼死拼活的死对头,但愿他们死后同穴,来生做个好朋友。
  累了色无戒喘不过气来,对令儿道:“我的大小姐,你总算满意了吧?”令儿不由的得意,却不说一句话,只是微笑。忽然色无戒听到身后有脚步时前来,很杂看来不下十人,于是道:“有人,我们先躲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