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前来,很杂看来不下十人,于是道:“有人,我们先躲一躲。”令儿却是什么也听不到,道:“哪里有人?”色无戒捂住他的嘴巴,双腿在地上一蹬,身体整个飞到了旁边十丈高的大树上。
  色无戒见令儿有挣脱的意思,才是注意到,赶忙把手松开,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令儿微微一笑,转过头去,见四周哪里有人,只以为色无戒故意使出这一手,只为和自己亲近。不由的满脸通红,微微有些发烫。色无戒自然没有注意到这些,仔细看着北面。
  第086章
  呆了好一刻,令儿正想开口讲话,却果然瞧见有好几人正向这里走了过来。随即便听到有声音道:“帮主,你不是跟地恶帮主说好了吗?他先上华山,你做后应,怎么今晚你又突然改变了主意,要不要跟地恶帮商量一下,不然到时乞不是弄乱了。”
  为首那人叹气答道:“还商量什么?圣教使者连夜通知我们天恶帮接替地恶做的事,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问话的那人吃了一惊,道:“教主的意思,难道说地恶帮的兄弟全都丧命了。”身边几人都是一怔,都“啊”了一声。
  色无戒听那人说,也不由的吃了一惊,才不过过了几个时辰,地恶帮那群人的死就让那使者知道了,到底那使者是什么人,有如此能耐,由于摸不透那使者的来临,不免心中有些不详的预感。仔细看下面这群人时,只见刚好十个。为首一人面目极丑,一身黑衣长袍,手持铁锏,脸上生着麻子,鼻子大的挤的一双眼睛和嘴巴都小了。年纪五十几岁,看来就是天恶帮帮主了。于他对话的人那人手持铁榔头,四十几岁,一张黑脸,长满了胡子。还有天恶帮主左侧的一位使判官笔书生模样的人,身穿绿的洗的退白的长袍,头戴书生冒,样子看上去也极文静。刚才众人都是吃惊,只有他低头沉思。可不知他这样的人,怎么也会是恶人帮的人。
  那个黑脸大汉见他不为所动,问道:“戌梁兄弟,你怎么好像并不吃惊?”那个戌梁姓马,他道:“听帮主以前的安排,是让地恶帮的人先混入华山,我们天恶做久援,突然间要我们天恶接替地恶帮要做的事,不用说自然是地恶帮出了事情。”
  众人都是频频点头,都道:“马大哥不愧为秀才出身。”众人这话似乎惹动了马戌梁的伤心事,明显见他有些不快。天恶帮主道:“使者要我们路上别惹事,想必就是不想我们出事。”那个黑脸大汉道:“帮主不是说,使者让我们别走这条路,更不要进庙去吗?怎么帮主偏偏让我们走这条路,这乞不是不遵守使者的话?”
  天恶帮主看了他一眼,道:“武厥,凡事不能都问人,要自己考虑。戌梁你告诉他吧。”只听马戌梁道:“使者不让我们走这条路,定是地恶帮的人在这条遇上遇险,只怕我们会碰到那个人。可帮主怎能看着地恶帮的人白白死掉,走这一条路若是能遇上杀死地恶帮主的人,我们天恶帮正好替地恶帮的人报了仇,将来天地合一,恶人帮又人重现江湖。”黑脸大汉武厥点了点头。
  见他们从脚下走过,令儿道:“你真厉害,那么你都知道。”色无戒得意的道:“这有什么?”令儿道:“他们来找你报仇,你打算怎么办?”色无戒仰头躺在树枝上,道:“能怎么办?天快亮了,等会还要上华山去,我可要休息一下了。”令儿见他那样子,道:“你不会是想就躺在这里睡觉吧?”色无戒那又能怎样?这些天恶帮的人定是去庙宇,我若是过去,乞不是又要给他们动手,杀了他们,你又要我葬了他们,那我乞不是累死了。“
  令儿见他说的也是不错,只道:“你在这里睡了,那我怎么办?”色无戒道:“这树枝之么粗,足够让我们两个睡了。”令儿脸一红,道:“你,你让我跟你睡,这不太好,小姐若是知道了,我没脸见他,况且,我们刚相识不久,不应该……”说到这里,竟然听到色无戒的打鼾声,见他竟自睡了,连叫几声都没反应。
  其实色无戒只是装睡,见她唠唠叨叨的没完,不装睡就别想睡了。令儿也此,慢慢的躺在了色无戒的身边,脸越发的通红,由于怕摔下树去,只紧与他靠的很近,鼻中闻到他腋下的男子之气,不由的神魂颠倒,那气味很是独特,不同于常人的狐臭。于是久久的难以入睡,半惊半喜。
  树林里静静的快得不知天明,色无戒睡来,见令儿早已经醒来了,女孩子就是爱漂亮,色无戒看到她,见她已经打扮的漂亮,就好像一夜没睡过一样。于是跳下树去,道:“你怎么早就醒来了?”令儿道:“现在还早呀。”伸出手帕,替色无戒擦脸。手帕浸过水,色无戒只觉凉快舒服,不禁朝着令儿的粉脸出神。而后突然想起:“天恶帮那群人呢?你没有遇见他们吧。”随即便已知道了答案,若是令儿遇到了他们,哪有这么闲情。令儿笑道:“他们早走了。”色无戒道:“他们可能先上华山走了,我们也赶路吧。”于是便与令儿向华山赶去。
  过了陕县,来到阳店,色无戒与令儿各买得一匹马,一路向西,过焦村、阳平、故县、风陵渡,出河南入陕西,到了华山脚下。此时时尔有武林人士骑马从这里经过。
  如今天色已晚,根据华山大弟子所定的英雄会,明天就是,即便今天赶上山去,也要天黑不可,色无戒与令儿都是心领神会,下马在华阴县中行走,见面前有一家华山会馆,进去一打听,才知是住宿客店,交了房钱,正由伙子领着上房看时,突然马蹄声响,驰至店门口而停。听着一个声音道:“帮主,前面就是华山,天色已晚,我看我们先在这里住下再说。”随着声音,便有十人走进店来。色无戒一看那些人,左首正是持判官笔的马戌梁,右首便是持铁榔头的武厥,正中那人便是天恶帮帮主。
  色无戒见自己刚到,他们随脚就有,看来他们起程的时候,这些天恶帮的人,也刚从庙宇住了一夜才出发。于是和令儿各自住下了一间饭。一天骑马,路上没有搭搁,只觉累的不很,吃了些东西,便准备躺到床上睡一下,由于一昨晚睡在树上,未免有些酸累。忽听咚咚的声音,有人正在敲门,色无戒道:“请进。”只见令儿笑吟吟的端着一盆热水走了进来。色无戒笑道:“是你。”
  令儿道:“可不是就是我喽。”将热水放在色无戒的脚下,便来脱色无戒的鞋子。色无戒突的一惊,道:“令儿姑娘,你这是做什么?”令儿笑道:“帮你洗脚呀。”色无戒听了,更是吃了一惊,忙阻拦道:“这怎么行?要我给姐姐洗脚还可以,怎么能让姐姐为我洗脚,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令儿微哂道:“你呀这张嘴整天没正经。我是个丫头,侍候人是应该的。不要再让了,听话!”听他的口气,还真把色无戒当成了小孩子。色无戒不好违她的意,奔波了一天,我的脚可是很臭的。“令儿微微一笑,伸手便来脱色无戒的鞋子。色无戒被她那柔软细腻的双手一触碰,心中怦怦直跳,还真有那一点感觉。看真情对她的那样子,也不像是整天让她干这种活的。这样一来,心中便更是感动,道:”令儿姑娘,你对我可真是好。“
  令儿笑道:“你就别贫嘴了。”见色无戒的脚碰到热水突的一缩,忙道:“是不是太烫了。”色无戒忙道:“不是,只是有些不习惯。”令儿微微不乐,道:“我看你是不愿我这个丫头给你洗脚,你心中早想着如果是小姐给你洗就好。”
  第087章
  不知令儿提起,色无戒一路上还真没有想到真情,经这一提醒,又似想到了什么。我答应过真情,要爱她一生一世,为何她离开我一天了,我都没有想起她。接着只听令儿接着道:“不知道小姐有什么要紧的事,连我都不顾就走了。我看的这个时候,她多半也在想你。”色无戒心道:“难道我哪天跟她说的话都是假的不成?”想到这里,竟像是走了神一样。
  令儿轻轻的抚摸着色无戒的腿,竟情不自禁的说道:“如果小姐都一辈子带着我,那我就一辈子可以为无戒哥哥洗脚,如果这样,你心中定是乐意死了。打自从我一懂事,我就侍候着小姐,小姐从小就对我很好,她读书也带着让我读书,她练剑也让师父教我练剑。只不过他的哥哥却不怎样,有一次还想……”说到这里,竟脸一红,道:“我怎么变得这么唠叨了,你可别嫌我烦,我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可见到你之后,总算跟你讲讲话。”红晕升到了耳角,更是微微自喜。色无戒呆呆的会过神来,刚才全没听进去,只唯唯应诺。
  令儿见了很不高兴,道:“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讲话?”色无戒为难的道:“有呀,有呀,你讲什么?”令儿更是气他不过,只道:“你们男人就是这样,面前对着一个,心中又想着另一个。尤其是你色无戒,名字就取名这么露骨,不知有多少女子想着帮你洗脚,你哪在乎我这个小丫头。”说话的同时,竟有丝丝泪水流了下来。而后端起脸盆,便朝外走去。
  色无戒一怔,只道:“刚才还说得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生气了。女人脾气的变换速度,真是让我反应不过来。”越想越觉得令儿这样对自己,明显是钟情与自己,而自己却如此对她,只觉过意不去。也想去哄哄她,也便向伙子要了一盆热水,准备到她的房间,也为她洗一回脚。
  刚过得一条走廊,突然听到隔壁屋子里传出一声音道:“帮主,明天我们就要下手了,那使者为何不肯给我们毒药?”那帮主答道:“使者说那毒药危险之极,只怕我们一不小心把自己毒死了,或者一路上把别人毒死了,闹出事来。”色无戒见这些人正是天恶帮的,知道他们正在密谋下毒之事,也便在窗户戳了个小孔,向里面偷看。只见圆桌旁围着五个人,周围站着五个人。天恶帮主背对着色无戒,马戌梁与武厥面对着色无戒。
  马戌梁一个书生,为人却极是小心,只道:“帮主,我们来的时候,看那一男一女很是可疑。那男子双目有神,好似电光一样,走路沉稳有劲,不像是普通之辈。”只听天恶帮主赞道:“不愧是玉笔判官马乐伯的徒弟。”
  玉笔判官马乐伯,那不是云南大理玉笔门的人,怎么会加入了恶人帮?一时间心中有所疑问。见天恶帮主提到马乐伯四字,马戌梁的脸色顿时一变,端酒喝了一杯。而天恶帮主便是为难一笑,道:“兄弟可不要怪我,我是一时说走了嘴。”色无戒又是不明,那天恶帮人为何会对一个天恶中的人如此尊重?
  只听马戌梁道:“帮主言重了。我根本不认识马乐伯这个人,你提起他来,又于我何干?”天恶帮笑道:“说得对。我再敬你一杯。”往马戌梁的碗中倒了一杯酒,而后对武厥道:“出去看了一下,有什么情况。叫两个人人守在门口,不要让任何人靠近。”武厥怔怔的道:“马大哥也太胆小了一点。”马戌梁淡淡的道:“这次不是过家家,小心驶得万年船,若走漏了风声,恶人帮将从此在江湖上消失。”听他说这句话,明显感觉到其他人有所不快,可却都不敢发作。只听天恶帮主呵呵笑道:“说得对,还是小心点好。”而后催着武厥出去看一下。
  色无戒见那天恶帮主对马戌梁尊敬成这样子,更是觉得马戌梁非比寻常,见武厥带着两个人出来,赶忙跃起到了屋顶。他的蛇行之术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跃上屋顶有如浮尘微微落后,即使武功再高的人,也难以感觉的到。他将水盆放在边上,又像在白园藏经阁一样,在屋顶上有指头戳出一个小洞,凑近眼睛去看。只见武厥走了进来,道:“什么人都没有,已经夜里了,我看伙计都睡了,哪有什么人。”
  色无戒对马戌梁好奇,也便瞧的他更加仔细了,只见他吐气均匀,呼吐一口气隔的很长时间,都说大理玉笔门以内力催发笔劲,能在大理云上自由的书法,可见内力着实不凡。若不是色无戒无声无息的蛇行之术,那能躲得过他的耳朵。只见他耳朵微微竖起,显是在注意四周的情形。恐怕隔壁两间屋子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武厥已经说了外面没人,他却还是这么小心,看来绝不能小看了他。
  天恶帮主笑道:“这次使者派马兄弟来,可否也带来了波音的解药?”色无戒一听,那马戌梁竟是那称为神教使者的朋友,怪不得天恶帮对他如此尊重。只听马戌梁淡淡的道:“使者没有通过波音告诉过你吗?只要你顺利完成了这件事情,你的波音自会帮你解除。神教也会助你登上中原第一帮派的位置。”
  天恶帮主听得如此,顿时喜不自盛,又倒了一杯酒,道:“那真是要多谢马兄弟了。马兄弟既然是使者的朋友,可否告知那使者到底是什么人?”马戌梁瞪了他一眼,天恶帮主脸顿一沉。只听马戌梁道:“你只要服从神教的吩咐就行,其他的事休管。”武厥喃喃的道:“我们舍命办事,却还不知道为人,明天若是死在华山,也是死不瞑目。”事前说这种话,可谓甚不吉利。天恶帮主只斥责了他一声。
  突然间,色无戒看着天恶帮主,只见他捂着耳朵,感觉甚是难受。其他马上围了上去,道:“帮主,你怎么了?”马戌梁喝了一杯酒道:“不用担心。使者在吩咐他使命。”众人听了稍稍坐定,但只觉的这波音可怕之极。
  只见天恶帮人道:“为什么?不敢……是,属下遵命,一切都听神教的指令。”而后恢复了平静,一切都过去了。武厥忙问:“使者他说些什么?”天恶帮主道:“使者让我赤水旁边拿药。”武厥道:“时间不多了,事不宜迟,我们快走吧。”天恶帮主愣了一下,道:“使者让我一个人去,一路上小心紧慎,切勿让别人注意到。”武厥怒道:“为什么要帮主一个人去,使者哪信不过我们兄弟了。”天恶帮主也觉有些害怕,望着马戌梁道:“马兄弟,你说这会是怎么回事?你帮我跟使者说说。”
  马戌梁依然是镇定自若,道:“使者只是让你去拿药,又没叫人去杀人。你自称天恶帮主,却如此胆小如鼠,将来怎么统一中原武林。”武厥见他指斥帮主,便觉气不过去,心里想着:“你只不过是个使者的朋友,竟敢如此狐假虎威。”而后听他要恶人帮统一中原武林,不竟又是沾沾自喜,一怒一喜,显得有些不和。
  天恶帮主也觉丢脸了,只道:“马兄弟说的对。兄弟们在这里等我,待我去去就来。”武厥道:“兄弟们不能去,我陪帮主去。”天恶帮主看了马戌梁一眼,见他毫无反应,便是哈哈笑道:“武小子,你当真以为帮主怕事吗?如此小事,一个人足已,说完便开门出门。门口两个人见到道了声帮主。
  第088章
  色无戒正想看看那神秘的神教使者到底是什么人物,见眼前就是个大好时机,于是慢了几步,偷偷的跟在了天恶帮主的后面。临时前还看了一眼马戌梁,只见他依然喝着酒。这么一会儿,已经十数杯入肚,脸上却还是苍白的很,看样子去却似显现出些许病态。
  一路跟随,只见天恶帮主起身跃出墙外,如此突兀,轻功还真有两下子。色无戒紧跟不放,只见他还真小心了不少,时尔转头看,时尔加快脚步,晚尔放慢了脚步。绕过一个街,径朝南边而去。出了县城又走了数里,渐渐的可以闻到海水的淡淡气息,和那潮落起伏的声音。色无戒跟了这么久,心道:“怎么还没到?再这样走下去,天都亮了。”再走出不到几百米,便听到哗啦哗啦的间接息海水冲击声,可以知道已经到了海边。绕过前面一块石礁,便见天恶帮主在海边四处观望,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才知就是在这没有错了。于是躲在石礁后面,静静的看着他。
  只见过了好一会儿,天恶帮主见眼前没人,开始着急起来,念道:“怎么使者到现在还没出现,莫不是我走错地方了?不应该呀,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把它记错。况且这里明明就是赤水了,使者说的就是这个地方。突然忽的一下风声来得突兀,天恶帮主一惊,只见一个黑衣人已经黑对着自己站定。
  天恶帮主从来没有见到使者的面,但是料想眼前之人正是,便马上跪在了地上,道:“光迎使者降临!”色无戒离他们两人大概不过十丈之外,只不过没有月光,看不清楚那里的情况,于是使出罗汉功,朝那望了过去。只听那使者道:“朱孝纯……”
  色无戒一听这声音,却是女子。而后见他转了过来,只见她用薄纱蒙住了脸面,一露出一双迷人的双眸,柳条细眉微微挡起。色无戒看的清清楚楚,只见她的眼睛炯炯有神,她虽没瞧着色无戒,可色无戒望着,却久久的哪里离开。她眉梢一动,眉角露出一颗细小的黑痣,随着言语的牵动,而微微抖,位置着实生的不错。
  本来色无戒听那那使者的神秘,满心盼望那使者是个女子,没想到果然如他所愿。一时间激动万分,微微发笑。只听那使者缓缓的说道:“这次的行动,你可有把握?”朱孝纯愣了一下,那使者接着道:“不管你有没有把握,此事都是非成功不可,不然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朱孝纯连连道:“知道,知道,使者放心好了。”
  那使者将一黄色瓶子递给他道:“你将这药下在那些人的食物当中。”朱孝纯见不过大拇指大小的瓶子,道:“华山上这次英雄会,少说也得几百人,这瓶……”那使者似乎知道他要说些什么,道:“你放心好了,你那瓶足可以毒死一万人。”朱孝纯听了吃了一惊,瓶子差点脱手而去,吱唔的道:“华山不不凡一些能人异士,恐怕他们未必发现不了食物下了毒。”那使者淡淡一笑,千娇百媚尽藏其中,听的色无戒心中怦怦乱跳,真想上前掀起她那薄纱好好的看一看她的容貌。
  只听那使者笑道:“这只是其一,本身根本没毒,即使毒神下凡,也未必发觉的了。”朱孝纯更是疑惑不解,正待问出,那使者又递过来一包白色粉末,道:“两者为一阴一阳,中了其中一种,对人体不会有任何害处。但若阴阳合一,二者皆种,那么毒性才会发觉。事先没有半点征兆,隔得三天,顿时死去,大罗神仙也难以救活。
  色无戒一听,还真想起真情说过西域有一种有毒的特丹,跟这位使者说得极像,心中不免一怔。那使者道:“你已知这毒的厉害了,我之所以不先把毒给你,只怕你一不小心,没毒到别人,反而把自己毒死。两种毒药一定要分开收藏,你若不幸中毒,可在三天之中向我来拿解药,否则,必死无疑。”
  朱孝纯惊魂未定,小心的收起毒药,道:“使者还有什么吩咐?”那人摇了摇头,道:“如果有事,我会用波音通知于你。”朱孝纯道:“这波音可真是神奇,能在千里传音,而能神不知鬼不觉。”那使者知他吹捧自己,就是为了波音之事,看了他一眼,只道:“你不用担心,等你完成了任务,你身上的波音,我会帮你除去。”而后怒目厉声道:“如果完不成任务,你就别回来见我,自己服了药也好劳我动手。”
  朱孝纯赶忙连连道是,而后诡秘一笑,道:“马兄弟在我那,使者要不要去见一下?”虽然看不到那使者的表情,但明显可以发现她的脸一红。色无戒一见,醋意顿时上来,心道:“难道马戌梁是她的相好?不然为何她一听到他的名字,就羞成这个样子。”心中只觉愤愤不平,也不知道他是为的什么,抓起地上的一把沙子,便掷撒在地,竟是发起了劳骚。
  礁石背后的丝微动静,顿时让那使者发觉,她瞪了一眼朱孝纯道:“没用的东西,让人跟踪都不知道,如果事情闹砸,你就应该知道后果。”随即一腾空,转身向海的尽头发去。朱孝纯见那人生气,这可吓得不行,喃喃的竟欲掉下泪来。
  色无戒见那使者远去,哪肯舍得,大叫一声:“姑娘留步。”也腾空追了过去。朱孝纯看到色无戒,才知道使者刚才的那话,不由的更是心惊。色无戒使出蛇行之术,一个腾空,而后双腿相互交踏,已经追到那使者,只见她身形一动,阵阵幽香扑鼻而来,不由的叫道:“姑娘,等一等我。”那使者转过头来,见色无戒正淫笑,十足小人嘴脸,不由的觉得讨厌,伸手便打向他的脸。色无戒微微一躲,右手一伸,抓住了那姑娘的手,只觉得软绵绵,握在手中甚是舒服。不由的赞道:“姑娘的手真白真嫩。”
  那使者明显怒道:“好一个淫贼,你不要命了。”伸左手又打了过去。色无戒左手一伸,又将她抓住了,而后竟将她抱在了怀中。那使者万没想到色无戒竟然如此无赖,可双手被她抓着,却怎么也挣脱不了,不由的气上气头,身体不由的左右摇晃,厉声道:“快放开我,不然我杀了你全家,让你不得好死。”
  色无戒的前身贴着她的后背,她这么一扭,惹着色无戒的小龙不由的挺了起来,只道:“你如此摇晃,乞不是要挑豆于我?你说我一个正常男子,能轻易放你走吗?”两人在空中飞着,只飞了好远。
  那使者道:“你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5 5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