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舳褂谖遥磕闼滴乙桓稣D凶樱芮嵋追拍阕呗穑俊绷饺嗽诳罩蟹勺牛环闪撕迷丁
  那使者道:“你要做怎样?”色无戒猛一吸气,只觉阵阵芳香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顿时觉得五骨酸软,不由的神魂不已,赞一声,道:“真是太香了。”感觉她身边软绵绵,松拉拉的,更是不能自主,道:“我一猜你就是一个美人儿,为何要用薄纱蒙住脸呢,待我掀开一看。”
  那使者更是怒极,道:“好一个淫贼,你敢……”话语未必,只见色无戒凑近嘴去,伸嘴咬住她耳边系着的薄纱,轻轻一拉,顿时薄纱飘落,露出了那女子的面容。只见粉颊已经通红,长长的婕毛一眨一眨,丝丝流水在眼中打转。薄薄的嘴唇泛着怒意,却更加迷人,色无戒看的呆了,不禁瞪大了眼睛,愣住了。
  第089章
  那女子看着他那样子,真是羞怯难当,只奈双手被他抓住,不能自主。这时见他握自己的手突然松了,随即从身上抽出一条极软极韧鞭子,猛得向色无戒的脸上抽去。色无戒哪里躲闪得过,待脸上出现一条长长的血痕,才是“啊”的一声惊醒,脚下一松,差点掉落海中,赶忙一个转身,落在旁边礁石之上,只见那女子的身形,渐渐的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色无戒坐在海中突出的礁石之上,兀自感觉脸上的痛楚,伸手一摸,不免丝迹般般,只道:“只有漂亮的花才会带刺。”想到这里,不但没有发怒,反而会心一笑。想起刚才与她紧紧相拥,感觉她身体的无线酥软,不由的醉意之有,仰身躺在礁石之上,竟是笑个不停。
  大约过了一盏茶时分,只见东西边淡淡的晨光露出头来,顿时叫道:“不好,若那天恶帮主朱孝纯认出是我,那令儿姑娘不是有危险了?即使没有,他拿了毒药,可能现在已经上了华山,我得马上赶过去。”想到这里,再容不得片刻停留,飞身向华山会馆跑了回去。
  大约没过一柱香时间,已经回到了客店。上房间四处一找,令儿和自己的房间的门都是开的老大,可却瞧不见令儿的影子,陡然间遇到这事,色无戒也是束手无策,只怕令儿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忙抓住店中伙计道:“和我同来的那位姑娘去哪了?”由于过于冲动,抓的伙计的手臂就快断了一样。那伙计吃痛不过,泪水都流了下来,哪还能讲出话来。
  色无戒马上意识到,松开了手,道:“对不起,麻烦你告诉我。”伙计待得回过神来,只道:“一大清早,隔壁房的几个人说是那姑娘的朋友,带着她走了。”色无戒更是吃惊,知道令儿真的被天恶帮的人抓了去,如今吉凶未卜。急道:“谁说他们是朋友?那姑娘难道没有反抗?她们往哪里走了。”伙计见到色无戒吓人的样子,又想到手臂的痛处,不免更是紧张,说话也变得有些结巴。只道:“小的,小的没有注意。”
  色无戒知道,再问也是白费。朱孝纯定是认识海边的人就是自己,于是抓走令儿,就是相要协自己,今日正是华山英雄会,他们定是上华山而去,于是便出店骑上快马,朝华山赶去。
  出得玉泉院,马不停蹄,一路过鱼石,五里关,石门,莎箩坪,毛女洞,云门。本来和令儿在一起的时候,色无戒还没觉得什么,只觉她甚是可爱,起初对人冷淡淡了一点,但可以看到她有些改观,就从肯为自己洗脚一事,恐怕就是夫妻,也没有女子会这么做。想起她的一颦一笑,无比笑利刃割痛自己的心,心道:“令儿,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不然,我会恨我自己。”像色无戒这样多情的人,对待爱情却变成了烂情,既然如此,为何不干脆做一个冷血之人,当然不会好受一点吗,这样一来,痛苦的除了那些女子,还不就是他自己了。
  大约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已经驰出有二十里,到了一处叫做青柯坪的地方。马蹄乘风,色无戒鼻子之中只觉闻到淡淡的香气,一时大喜过望,只道:“令儿,这是令儿的香味。”女人身上的香味,对色无戒来说,自然是认不错。于是再驰出片刻,只见东侧立着一块大石,石上刻着“回心石”三个大字,突然又想到了什么,回心?难道上天在告诫自己,此想法只在脑袋中一闪而过,而后便听到熟悉的声音道:“放开我,你们这群恶人,等无戒哥哥来了,你们全都得死。”这声音不是令儿,却还会有谁?只听一个男子道:“帮主,你要带着这丫头做什么?这么麻烦,搁误了时机,让和她同来的小子追上了,我们乞不是很麻烦。”
  问话之人正是武厥,只听朱孝纯回答道:“那小子功夫可是了得,我看他就朝华山英雄会而来,一定会碰到。若不带着这丫头要人质,才会坏了大事。”令儿怒道:“呸,你们这些无耻之徒,算什么英雄。”便有数人笑道:“我们恶人帮的人,不想做什么英雄。”便听一个文弱的声音,就是马戌梁,他道:“那小子虽有两下子,可也不必吓成这样子,我看他也未必胜的了我。”
  朱孝纯道:“马兄弟自然不用害怕,可昨天我看到那小子连圣使都跟他交上手了,他还怕圣使抱在怀中,圣使都拿他没办法。”马戌梁听到这里,明显怒道:“你说什么?”朱孝纯道:“可能太远了,我也看不太清楚,况且我只看了片刻,便匆匆赶回来了。”色无戒听那声音越来越近,更加拼命骑马,马越吃痛跑得越快,可明显已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也难怪,被色无戒轻轻一踢,石头都被碎裂,何况是一匹马的血肉之躯。
  突然又听朱孝纯道:“马兄弟,你怎么不走了?”马戌梁道:“那小子太不知好奈,我要在这里跟他过过招。”朱孝纯道:“这可不行,我们还没完成任务,况且到了华山有的是机会,现在为了这丫头,我们赶路已经慢了很多,那小子很快就会追了上来。”
  色无戒听的声音就在前面,果然转了一个弯,便见到朱孝纯正劝说着马戌梁。而令儿被两个缚着双手,强行的向前推。看到令儿没事,一时间热血都快涌了出来,大喜不已,大叫道:“令儿,令儿,我来了。”只觉片刻也等不得,左腿在马镫上一蹬,整个身体顿时轻飘飘的腾了起来,落在令儿身边,左手一掌,右手一拳,将缚着令儿的两个恶人当场震死。
  这一惊极是快速,只在片刻之间。众人大多没有回过神来,而令儿看到色无戒,更是说不出的激动,泪水盈盈的竟自掉了下来。叫道:“无戒哥哥,我知道你会来的,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顿时泪水止不住了泪,一把扑进了色无戒的怀中。色无戒也是伸手环抱,这是他第一次抱令儿,别有一种感觉。
  此时朱孝纯等人才是回过神来,叫一声:“啊,是你!来的真快。”随即便见马戌梁判官笔朝色无戒的胸口刺了过来。中攻直中,何无招式,可刺法却极是凌厉,夹着劲风。色无戒猛然察觉,右手抓过令儿,左手迅速抓住了判官笔。只见马戌梁不待刺法使老,左手一掌又快速向色无戒面门打来,极是紧迫。色无戒赶忙收回右手,伸前一挡,已经使出了七八成功力。只见马戌梁的掌力极是柔软,自己的铁掌几乎被他化掉,色无戒突然调动洗髓经,将掌力蓄于掌心一点,迅速打了出来,只见马戌梁还来不及反应,却觉得胸口有一股极大的气力压向自己,身体已不知道不觉间退出了数步,而后心血翻涌,只觉喉头一甜,便要大口的吐出血来,可马戌梁又强行将血吞进了肚里,嘴角只溢出一丝血迹。
  色无戒只觉右手微微一麻,而后渐渐恢复,才知果然没猜错,马戌梁的武功却直不弱。马戌梁也在心中念着:“奇怪,刚才他明明被我的绵常化解掉了,为何突然生出一股极强劲的内力,这人真是古怪,若不是我有意撤掌,胸口乞不是要被他震碎。”想到这里,不觉隐隐冷汗直冒,站在原地不讲一句话。
  其他恶人准备在色无戒与马戌梁斗掌的时候,出奇不意的出手攻击,没想到马戌梁经不起片刻,便即败下阵来,有几个人刚冲到一半,又退了回去。
  第090章
  朱孝纯走近马戌梁的身边,道:“马兄弟,我们该怎么办?”马戌梁却是忍着不说话,因为他知道,只要一开口,那口气一泄,定然会有鲜血涌出,在众人面前可不能丢了这个脸,于是就是不说。朱孝纯见他不说话,不知该要怎么呀,于武厥对望了一眼,武厥道:“不如我们跟他拼了。”朱孝纯道:“马兄弟被他一掌打的……我们哪里打得过。色无戒见令儿没事,也不想为难这群恶人,只道:”你们就此走吧,我也不想为难你们,但你们要在华山英雄会上下毒一事,我已经知道,你们别想得逞,如果就此罢手,或许还有命在。“
  朱孝纯与武厥又是看了看马戌梁,马戌梁气的甩手向前走去,朱孝纯等人也都一起跟了上去。色无戒脸露喜色,转过身来道:“令儿……”只见令儿的身体摇摇晃晃,看似要摔倒的样子,不是看似,她正向地上倒去。色无戒赶忙向前扶住,道:“令儿,你受伤了,我去追他们回来。”令儿摇了摇头,道:“不用了,我没有事,我只是想你想的头晕。”说着苍白的脸上露出微微晕红。色无戒也是一喜,竟是没有怀疑,到底刚才发生过了什么事情。
  令儿慢慢的站直了身子,道:“你等我一下,我到河边梳洗一下。”色无戒不放心,道:“我只所那些恶人来个回马枪,我放心不下。”令儿微微一笑,道:“如果真的,我只要一生大叫,你不就听见了。”色无戒见能看到前面的河,只以为令儿大清早被他们抓来,还没有打扮,爱美是女子的天性,这个时候定是到河边打扮,想到这一节,也便答应了。
  过了半柱香时间,令儿回来了,脸色却没有比原先好看多少,色无戒道:“你怎么了,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像病人一样?”令儿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可能是下雨那天淋了雨。”色无戒见也这个样子,心里好生难过,指着前面的回心石道:“这石头似乎在告诫我什么,你若真的有病,不如华山我们就不要去了,我们回去找真情。”令儿一想到回到小姐那,色无戒就不会向如今这样担心自己,心只想和他多呆几天,于是道:“我哪有那么娇气,我们走吧。”说完便向前走。
  色无戒道:“我看你那样子,我就有些担心,让我来帮你把把脉。”结果是脉像正常,还真以为是太过劳累了,于是将洗髓经输入令儿的体内,暂时为她补充内力。果然,洗髓经的真气一进入令儿体内,便觉令儿的脸色又恢复了红润,过得半个时辰,已经看不见有病态了,于是才放了些事。
  令儿也觉得奇妙无比,嘴角微微一和,高兴不已。凑前在色无戒的脸边一吻,而后脸红着向前跑出。色无戒怔了一下,而后微笑着跟了上去。
  咽喉要地千尺幢,过了回心石,就来到华山的咽喉要地“千尺幢”。这是一处在山崖极陡处开出的一条小路,石级的宽度只能容纳一个人上下,两旁挂着铁索,人们手攀铁索,一步步向上登,往上看,只见一线天开;往下看,就像站在深井上。令儿叹道:“这里怎么这么挤呀。”说话的同时已经气呼呼喘吁吁,色无戒伸出手来,要不要我拉人一把。令儿的脸微微一红,伸出手来,想要收回时,已被色无戒紧紧的抓住。
  越往上攀,渐渐的光线被东西遮住了,便觉眼前一黑。令儿一紧张,贴紧色无戒的身体,道:“怎么了?”色无戒道:“不用怕,这是太华咽喉,上前有一外铁盖,封住了顶部,是防止外人进入的。”令儿道:“华山难道是皇宫内院不成,弄得如此神秘?”色无戒微微一笑道:“虽然不及皇宫内院,但对练武人来说,华山却是个聚宝盆。”令儿听了,只觉奇怪不已。只听色无戒接着道:“华山古时常有仙人隐居于此,那些仙人一般本领高强,死后有可能留下神功秘笈。华山自从开山立派以来,顿时便在江胡上引起哄动,一些武功高强之人层出不穷,大家都以为华山定是藏了仙人秘笈,才会至此。”令儿问道:“那你认为呢?”色无戒淡淡一笑,道:“我不知道。”
  再不得几步,已经到了尽头,只见平日有如井盖的太圆盘,今日却打开了。两人一抬上头去,便见左右拿着两个拿着青衣长袍的华山派弟子。两名弟子一见,赶忙把色无戒与令儿,就像从井中拉了上来一样。而后左侧一人报拳道:“阁下尊姓大名,也好做个通报。”
  色无戒早知道有这一招,于是拿出陈少壮在白马寺附近留下的英雄贴道:“我们是豫飞镖局的。由于途中有事耽搁,来得晚了,真是失礼了。”右首一人一听,道:“莫非你就是少镖主陈少爷,这旁边这位姑娘定是杨姑娘了。”左侧之人道:“先师与尊父向有来往,真是麻烦陈少爷了。”色无戒恭迎道:“哪里,哪里。”此时只听一老者的声音叫道:“北岳掌门云千载,协同弟子吴里醉、秦萧疏、重行行、雷轲求见!”
  左首弟子一听这声音,喜不自胜的道:“北岳派的也到了。色无戒听到秦萧疏与雷轲的名子,听怕他们会认出当晚在白园上抢去《白氏剑法》的就是自己,于是报拳道:”不打挠二位接待客人了。“右侧弟子道:”那好,二位千万要小心,前面的百尺峡比较危险。“色无戒道:”多谢提醒了。“只听身后传来一声:”华山还真险,我们北茂山可没这地势。“听声音竟是秦萧疏无疑。于是拉着令儿的手,匆匆几前走去。只到绕了几个弯,转头看不见人影为止。看来他们都是五岳中人,一见面定要寒碜几句,一时半刻也上不来,才是慢慢定下心来。
  令儿明显有话要说,只不过刚才当年众人的面,不好意思问出,此时见四周没人,也便道:“杨姑娘是谁?你怎么姓陈了?我听着色无戒这个名字就是假的,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瞒着我们?”色无戒也瞧出一些她刚才有些不对,此时明白是为了这一事,不禁哈哈一笑,向前走去。令儿紧随其后,怒目问道:“你笑什么?”
  色无戒道:“你真是个傻丫头,看不出你原本笨的可以。”令儿一气,伸掌便向色无戒打了过去。色无戒轻吧躲开。只听令儿道:“干嘛说我是傻丫头?你不说清楚为什么,我就替小姐杀了你。”说完唰的一声拔出剑来。色无戒一愣,而后严肃的道:“既然让你看透了,那你真杀了我吧。”而后竟是忍耐不住,哈哈的笑了出来。
  令儿知道他在戏耍自己,气的站剑扔在地上,走到一边,道:“你若不说清楚,我以后都不理你了,你一个人走好了,我回去找小姐去。”
  色无戒朝远一望,只见不远处两壁高耸,中间夹着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上刻“惊心石”三个大字,状如鱼脊,山壁陡绝,石级两旁加要着铁索,两旁也站着两名弟子,正在接待两人,一男一女,只觉甚是熟悉,仔细一看,竟是衡山派掌门何泛与他妻子风旖旎,想不到他们也只快了片刻。这时也不想再跟令儿开玩笑了,过去哄道:“说你傻丫头还不承认,怎么这么不会变通?”
  第091章
  令儿忽的转过头来,道:“你说什么?”色无戒道:“那英雄贴是我事先准备,你想要上华山,当然要有英雄贴,不然他们怎么能让你上山来?”令儿一愣,只觉有理,当时她也没想什么,只是听到杨姑娘三字,便吃起无名醋意来,这时气消,也便从上捡起了剑,还入鞘中。
  色无戒笑道:“令儿姑娘就是通情达理,一点就通。”令儿微微一笑。走到百尺峡,两名弟子迎上前来问了个好,而后引着色无戒与令儿从小路通过。出峡后,仙人桥、俯渭崖、黑虎岭,便到了登山第三道险关老君犁沟,这是夹在陡峭石壁之间的一条沟状险道,深不可测。色无戒笑道:“这猜这叫什么?”令儿摇了摇头,道:“什么?”色无戒道:“我给讲一个故事,如何?”令儿脸微微一红,道:“你那些故事,我才不屑听。”
  色无戒见她这个样子,道:“你脸红什么,可别想别处去了。”令儿喃喃的道:“我哪有想什么?你要说就说。”色无戒道:“以前有个仙人叫做太上老君,他来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就牵来青牛一夜间犁成这条山沟,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了。”令儿扑赤一笑,道:“你可真能胡编。”色无戒道:“在沟的尽头是被称为”猢狲愁“的陡壁再向前进,就到了华山北峰。我猜那里又会有两名华山弟子。”令儿道:“你什么都知道。”表情显得很不相信。
  色无戒笑道:“你难道不相信?和不我们两人来打个赌。”令儿把头转向一边,径自向前走去,道:“我才不跟你打赌,我是女孩子,我怎么能做那种事。”色无戒摇了摇头,跟在了后面。过了不远,果然见到有两名弟子,又是寒碜几句,将两人引上另外一条道路。并嘱咐道:“前面是苍龙岭,山道极陡,要不要我们送两位过去。”色无戒不想跟别人多说话,因为他对陈少壮的家底根本不太了解,只怕一不小心被人戳穿了,于是道了声谢,径自和令儿向前走去。
  由北峰南上,闯过“仙人砭”、“天梯”、“阎王砭”等险处,来到近前,两人不禁抬头一望。不禁微微心惊,只见眼前是一条长几十丈,宽仅二尺,坡度极陡山脊。这里两旁千丈绝壁,仅有这条石脊通达对岸,人若行走其间,还真有些心惊肉跳。但对武功高强者来说,并没有什么。两旁模着左右条一根粗铁索,给人作扶手。令儿虽双手扶着铁索,但脸下劲风吹过,不免有些腿软,脸也吓得惨白,每走一步,心跳便加快了一步。色无戒过去扶住她向前走,不禁哈哈大笑。令儿虽有气,但也没心思跟他斗嘴了。色无戒道:“眼睛别向险处看就可以。看到你这个样子,我还真又想起一个故事来,你要不要听。”
  令儿这时吓得真是连一句话也讲不出来,眼睛不屑一顾,时时注意着脚趾,色无戒见她没答话,下面的话也不好接下去说了。突然一对男女的笑声传时耳来,色无式朝前一望,只见十几丈外走着六人。中间那人年过八十,头发半黑半白,个子矮小,陀着背,双手相交于身后,看上去毫不起眼,道像个病态的老人。但见他走路和令儿一样,一波一颠,还真怕他会掉下崖去,双手却不扶铁索,为免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他身后紧紧跟着三个浅黑衣服的人,看来是他的弟子。身后不远处,另有一对少男少女,手拿宝剑,女的花女绿裳,男的淡黄搀白的一身长袍,看真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况且又都是年轻美貌。他俩在小小的脊道上并排而行,男子在左用右手握着女子的左手,另外一只手握在铁索上,慢慢的向前移动。
  远远的只听那男子道:“师妹,华山这条苍龙道还真够险的,你怕不怕?”那女子嫣然一笑,道:“我觉得很好玩,有师哥在,有什么好怕的。”那男子听了这话,心中高兴不已,道:“师妹,我给你讲一个故事。”那女子高兴的道:“好呀,好呀,我最爱听故事了。”
  色无戒看他们两人的那个样子,道还真和现在自己与令儿差不多,只不过令儿此时吓得说不出话来,自己一个人没法逗趣,只听那男子道:“唐代有些大文学家名叫韩愈。”那女子一听,高兴的道:“韩愈,我听过,他怎么了?”那男子道:“师妹听过韩愈的名字,那我讲起来可有趣的多了。那韩愈来游华山,好容易鼓足勇气爬上了‘苍龙岭’来,回头一望,见山路如此险绝,不禁大惊失色,想着这次可能回不去,一定是死定了,你猜他怎么样?”那女子听得高兴,忙问道:“怎么样了?”那男子微微一笑,接着道:“他便写了遗书投下山涧,纵声痛哭,躺在地上竟不敢走了。后来给山下的一个人发现后,才上来帮他救了下去。”
  那女子听的高兴,一个劲的欢呼跳跃,叫着:“这可真有趣。”他们两人讲得开心,向前面那个老人慢慢走去。突然那个老人转过脸来,一双小眼挤着眼珠子,射出来一道冷冷的光,只见他嘴巴微微一动,便听到一极响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两人不要闹了,可别丢了人。”
  那女子微微一笑,道:“师父生气了,我们快赶上去吧。”说着甩开男子的手,一蹦一跳的向前走去。男子故作追逐的样子,道:“师妹,你等等我呀。”那女子嫣然一笑,快得稍微加快了速度,就是不让男子追到。
  令儿转头看着色无戒道:“你刚才说我给我讲故事,是不是就是前面那男子所讲的呀。”色无戒搔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令儿脸一沉,道:“你们男人就喜欢有这招哄女孩子。”说着向前走去。色无戒笑道:“你怎么不怕了?”令儿见前面那个女子和自己差不大小,无缘无故竟和她闹成便扭来,见她活蹦乱跳的一点都不怕的样子,也就鼓足了勇气向前走着。
  色无戒摇了摇头,朝前一望,只见前面的男女,在小小的脊道上追逐打闹,好不快乐。只见那男子道:“师妹,我终于抓到你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1 4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