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色无戒摇了摇头,朝前一望,只见前面的男女,在小小的脊道上追逐打闹,好不快乐。只见那男子道:“师妹,我终于抓到你了。”右手握住那女子的手,左手便要去搂她的腰。那女子只觉害羞,身体整个向后挣脱,突然间脚下一滑,一只脚已经偏离了脊道边,顿时身体便有下坠之势,幸好右手被那男子抓着。那女子已经不能自主,脚下一踩空,便即害怕的喊道:“师哥,你要拉住我呀。”说完整个身体已经县在了脊边。
  那男子也是吃了一惊,随着那女子的下坠之势,身体不由的卧倒在了地上。便觉师妹的下坠之道越发的加重,自己却是拉她不住,反而要随着她摔下崖去。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只见听师妹连连叫着:“师哥,你千别松手。”那男子在电光石火般的时间里,脑袋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不松手,我和师妹定要一起摔下崖去。想到这节,右手竟然一松。那女子顿觉支持自己的力道一散,身体便要摔下去,右手使劲抓住那男子的手,只不过那男子已经松劲,那女子在下方借不到力,手一滑,随着一声大叫,摔下苍龙脊,而那男子只觉右手腕处一阵刺痛,提起来一看时,已经被师妹的五指抓出了五条极粗的血痕。
  第092章
  那男子吃惊之中,突的想起,于是高声喊道:“师父,师妹摔下崖去了。”刚说完,只见人影一闪,那老头已经到了身边,看了一眼那女子,只见她已经掉下去足有几十丈,而且越摔越快。见此情景,只是微微有些吃惊,而后双手握住铁索,准备拉断铁索,飞身下去救那女子。突然间只见铁索一沉,右侧一头竟自掉了下去。吃了一惊,转头一看,只见一个三十左右的男子拉着一头铁索,正好弹秋千一样,弹了下去。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色无戒。他一看到那女子脚下一松,便知道她要掉下崖去。随即双手猛力抓在铁索上,左手向上用劲,右手向下用劲,竟硬生生的将粗大的铁索扭断,随即左手握着铁索,整个身体便飞了下去。
  那往下的女子,几乎吓得都不敢睁开眼来。一见到色无戒的手碰到自己,便拼尽全力的出手抓着。可却没有想到,那铁索的长度只有这么长而已,那女子的劲力握不住身体的下坠之势,双手一滑,竟又掉了下去。
  色无戒见此,不极多想,忙解下腰间细带,甩了出去。那细带有如擒龙之绳一样,系住了那女子的腰部,只觉猛得一次下坠之势终于停住了。那女子兀自不敢睁开眼来,只是大叫着:“不要松手,不要松手。”双滑热泪从两颊滑落,一滴滴的掉下崖去。
  色无戒这时的劲力分散在两手臂上,正想把那女子拉上来时,只觉自己整自身体被向上一提。抬头一看,只见那个八十几负的老头双腿马步站定,左右手正此起彼伏的向上拉。色无戒万万没有想到,那老头却是身怀绝技。只觉有一股劲力透过铁索传到自己身上,不急不慢的一点一点,将自己和那女子拉到了苍龙脊上。
  色无戒松了一口气,随即便站了起来,便见迎头令儿扑到了自己身上,泪水湿了胸口,道:“你怎么这么傻呀,你不想要命了是不是?”双手轻轻的捶打着他的胸口。色无戒见她哭成这个样子,也是没有想到,不知怎么说,只道:“不会有什么事的?”令儿哭的更甚, 道:“你还说,你还说。刚才若是你手上一松,你武功再高,掉在崖去也必死无疑,你让我怎么向小姐教代?”色无戒见此,只道:“对不起呀,让你担心了,是我的不对。”
  令儿突然抬起头来,微微一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好生狼狈,色无戒看在眼里,忍不住一笑。令儿顿时知道,忙拿出手帕擦了擦脸宠,道:“你还笑的出来,刚才我的心都快跳出噪子眼来了,你好没良心。”
  那被色无戒救上来的女子,眼睛兀自不敢挣开,双手死死的抓住色无戒的腰带,身体颤抖着。那男子虽然是在危险的时候只想到自己的性命,但也是很担心那女子,一个大男人,脸上已经流满了眼睛,此时见师妹半死不活的,只紧张的道:“师妹,你怎么样了?你快说说话呀,别让我担心了。”而那个老头子看着被硬生生扭断的铁索,再看看色无戒,竟一时呆了,也不管那女子怎么样了。
  色无戒听那男子哭的伤心,也算作一个痴情的男人,于是走过去道:“你师妹一般来说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惊吓过度,我输些内力给她,相信她马上就会醒来。”而后蹲下身来,左手抓住那女子手腕,右手便接住那女子的胸口膻中穴。那男子见到这里,怒时双眉皱起,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怒声道:“轻薄之徒,你要做什么?”双手伸出抓住色无戒的双肩,伸出力来,便要把他拉开。可没想到自己的劲力,似乎拍进了水里一样,劲道一泄,却无借力之处。而后便觉体内的真气,竟借着色无戒的体内,输入到了那女子的手腕上,一时间便觉的丹田有一股刺痛,真气不断涌出。
  由于色无戒在输真气给那女子的时候,有人用内力击打自己的时候,等于是输内力在帮他,所以那男子刚才那么一抓,丹田内气自然涌出,由于内功稍弱,整个脸已经变得惨白。那个八十几岁的老头子,看着徒弟的这个样子,知道他再这样下去,必会精尽人亡不可,于是厉声道:“阴里,还不快快退下,别在高人面前丢人现眼!”见那男子没有反应,旁边一个黑衣弟子赶忙道:“杨师兄,还不快照师父所说的做。”
  那男子叫做杨阴里,他此时已经身不由已,好不容易讲出一句话来,道:“师……师父,徒儿,徒儿收不回来了。”脸部表情僵硬,越发显得惨白。那老头子见此,忙蹲下身来,一掌接在杨阴里背部,一掌按色无戒背部,想将色无戒与杨阴里的劲道牵制到自己身上,可没想到一接上手,连自己的内力也向色无戒的体内流去。看了色无戒一眼,只见他表情自然,而且输送给那女子的真气以及收回,起时明显是在试自己内功。刚才一试,便也知道自己一个八十几岁的人的内力,却也比不过一个年轻小伙,于是道:“大侠的内功果然天下无敌,还请手下留情。”
  色无戒微微一笑,道:“老英雄过奖了。”见那老头子的内力时断时续,偶尔串至胸口,而后窜到腋下,至后三阳,正要从手指送入色无戒的体内时,却双从手背上倒回,贯入了丹田,怎么也抽不出他的内力,于是哈哈一笑道:“泰山掌门蒋名嵩,久仰久仰。”随即一股内劲弹回,有如一个剪刀一样,剪断了牵住三人的一股劲力,三人都是脱身,而杨阴里内力稍弱,晕了过去,蒋名嵩伸掌在他背上,送了一会儿内力给他,他才是悠悠醒转。
  色无戒报拳道:“令徒看似已经没事了。”那女子一醒来,还以为自己还向崖下摔去,现下不顾自什么,抱住色无戒就不肯放,道:“不要松手,不要松手!”色无戒一阵尴尬,与她身体相碰处柔软之极,并能感觉到她胸部的丰满,不仅有些吃受不住,只想出手还报。
  突然间愣儿赶了上来,便要把那女子拉开,道:“你干什么?女孩子家乱抱人家,你害不害羞呀?”还有杨阴里虽明知不是色无戒的对手,但还是将色无戒推出数步,怒道:“你放开我师妹!”色无戒怔怔的向后一退,没想到那女子兀自不放,也跟着退后了数步。令儿扯着她的手,道:“你快放开,你快放开!”色无戒见两个女子在身有较尽,也觉无奈之极,站在原地不敢有何动弹。
  泰山派掌门见此,也觉面子无存,咳嗽一声,道:“施儿,不得无礼。”可那女子已经走了神,哪知道什么跟什么,兀自越抱越紧,道:“不要松手,不要松手。”似乎一松手,就要摔个粉身碎骨似的。蒋名嵩没有办法,走过去在那女子的背部轻轻一提,将她提了开去。令儿见此,赶忙把色无戒拉出几步,只怕那女子又会扑上来不肯放手,嘴里嘀咕着:“真不害臊。”
  那女子方才醒转,睁开眼来,随即想到刚才的一切,不禁双颊晕红,羞的转过身去。一个弟子上前道:“解师姐,你没有事吗?”那解姑娘一听到有人问起刚才之事,只觉无地自容,捂着脸不肯说话。杨阴里赶忙把三个弟子赶到一边,道:“你们管什么,快走一边走。”三个弟子自然不敢不听大师兄的命令,走到了一边。
  解姑娘瞪着杨阴里道:“你也给我走开!”杨阴里刚才担心的她已经不行,刚见到她没事,不知有多高兴,听她这么一说,顿时沉下脸来,道:“师妹,你怎么了,刚才我们不是还好好的,怎么如今对我这么冷淡淡?”
  第093章
  解女子微微怒道:“刚才你只顾自己,都不管我了。”杨阴里道:“我也不想的,可是我拉不住你呀。”解女子道:“如今你自然这么说了,当时你想着你自己活命,哪还管得我许多。”杨阴里当时还正是这么想的,不过此时觉得万分后悔,怪自己不该这样自私,道了一声歉,道:“师妹,你看,为了你……”解女子一看,只见他的右手腕血热模糊,顿时吓了一跳,只道:“怎么会这样的?”而后看着自己的指甲,见指甲缝里还夹着一些血肉,顿时便觉对不起杨阴里,竟流下泪来,道:“师哥,真是对不起,我错怪你了。”拿出手帕,替他包扎。
  杨阴里见此,心中只觉温柔之极,身不由主,竟伸出另一只手想抱住解女子。解女子不敢再躲,只是道:“有外人在。”杨阴里微微一笑。收回了手。而后便听蒋名嵩道:“施儿,还不快过来谢谢这位大侠。”
  解女子一听,赶忙走了过去,报拳道:“小女子解若施,多谢大侠出手相救。”色无戒微微一笑,道:“在娘真是客气了。你现在没事了吧?”解若施想起刚才的狼狈,脸不免微微一红,道:“刚才……刚才真是失礼了。”色无戒道:“哪里,真是客气了。”令儿看了一眼解若施,见她淡淡的脸红,色无戒看着她却是目不转睛,定然是对他不感觉了,而后伸手在色无戒的腰间一扭,色无戒吃痛想叫出声来,可随即又忍住,转过脸来,道:“你干嘛呀?”已经把声音压得很低,生怕让别人看了笑话。令儿噘着嘴道:“小姐还在等你呢,可别老想着别的女子。”色无戒又是一怔。令儿见色无戒一看自己,那种眼神顿时消失了,不禁心中念叨道:“他到底对我是什么感觉,难道他觉得我太过粗鲁了?”
  蒋名嵩哈哈一笑,真是老若虹钟,走近身来道:“我好像和小兄弟并不认识,小兄弟为何会识得我呢?”色无戒道:“移精走脉,阴阳混合功,是东岳泰山派镇门法宝,除了掌门蒋名嵩外,恐怕并无他人了。”蒋名嵩哈哈大笑道:“真是让你见笑了。”看了一眼断折的铁索,顿时想到刚才自己想要弄断铁索,却是丝毫不动,没想到被色无戒轻轻一扭,便即断裂,惊恐之极随即想起,也便道:“少林绝学金龙手,小兄弟年纪轻轻,竟学得此艺,可否就是少林门徒?”
  色无戒见刚才自己只出一招,便让蒋名嵩看出是哪一种功夫,不禁暗暗惊叹,道:“只是胡乱学得,可能类似你所说的金龙手吧。”蒋名嵩见色无戒有意推脱,是在故意隐瞒什么,也便不好再问,但心中知道,色无戒刚才那一招金龙手纯熟之极,并能在片刻扭断粗达拳头大小的铁索,不是正宗的少林绝艺,旁门绝不能厉害至此。
  金龙手又名“金龙掌”,也叫“合盘掌”,是少林正宗七十二艺中硬功外壮之功,属阳刚之劲路,是专练两掌部的重要功夫,为少林寺僧经常练习的一种功夫。
  少林金龙手法在少林武术技击实战中起着一定的防守作用。如与敌搏斗;搓敌则受伤,令其失去战斗能力;抓拧敌人之手,则筋断骨碎;按敌人之眉尖,则骨头粉碎,威力惊人。练法:
  1。初练习时取竹筷子30支,用丝弦牢固扎系成捆。两手虎口相对抓握竹筷,用力向相反方向拧转。
  2。两手打过以后再互相对控,每天练数次,每次拧转搓练数十遍,数百遍,不可间断。
  3。两手再握30支一把用线弦扎紧的铁筷,向相反方向近旋转动,依上法继续练习。
  4。两手用力搓切铁筷,用内劲搓切,经久磨炼
  5。左右两手抓握铁筷,对拧旋转,微使筷变曲。
  6。两掌用足劲力,对搓铁筷,铁筷渐渐因年深日久的搓压而变细,并长出三分之一。
  7。左右手抓握拧转,或双掌用力对搓,经数年后铁筷变得更细而长出三分之二。仍要锐意进修,不可间断。
  8。左右两手抓探搓切,逐渐使铁筷变细,而长度增加一倍。此大功告成,必须经过十几个春秋,方可练成此绝妙功夫,直练至铁筷弯曲自如,方为老到。
  练习金龙手的要点:要循序渐进,不要性急,至少要15个年头方可成功。寺内的和尚往往几十年才练成此功,绝非轻而易举可以成功的。此功完成后,无论何物,举手一搓,立时粉碎。纵铁石之坚,也难以相抗。
  歌诀曰:“金龙手法搓切功,合盘抓握筷把拧。若旋搓摩数十载,铁筷细长一倍增。对搓彼长艺惊人,两掌搓刀妙无穷。”
  蒋名嵩道:“小兄弟今日上得华山,定是有所交情了?”色无戒随便绕着讲了几句道:“华山掌门空余真人,德高望众,天下武林人士对他都是极是敬仰,谁知天妨英才,就算没收到英雄贴,这一次也自会不请自来不可。”蒋名嵩叹了一口气道:“华山位居五岳之首,同气连枝,知道他的死讯,蒋某真是难过的很,若查出空余大哥是被奸人所害,蒋某定要将那人碎尸万断,不然难消心头之狠。”隔了片刻,看杨阴里与解若施正在高兴的谈着情话,不禁道:“刚才小徒多谢出手相助,还不知小兄弟姓名。”
  色无戒报拳道:“在下色无戒。”解若施一时,凑近身来,绽放着笑容道:“你是色无戒,这名字可真有趣。”蒋名嵩无奈,报拳道:“小徒不知礼节,还请不要怪她。”色无戒道:“哪里,哪里,解姑娘天真浪漫,实是认人羡慕。”
  杨阴里听有人夸自己师妹,自然是高兴,只道:“你身边的姑娘也不错呀。”色无戒只是微微一笑。忽然耳朵一动,听得身后一粗犷的声音道:“师父,这就是苍龙岭。”这声音熟愁之极,透着空气震荡而来,却不是雷轲是谁。一时间紧张,忙道:“苍龙岭险的很,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再说吧。”蒋名嵩哈哈一笑,道:“那好。”众人一起走了过去。
  刚过得苍龙岭不远,色无戒便想与蒋名嵩告别,突然身后有人说话道:“二师兄,他身影怎么那么熟悉?”说话之人正是雷轲,他口中的二师兄便是秦萧疏。他听雷轲这么一说,仔细看了一看,确实像极,便道:“一定是他。”
  色无戒听得这声音,知道已他们认了出来,现在拉着令儿的手,便要飞奔而去。可没想到肩头有一只手掌压了下来,抓住了自己,并有声音道:“是不是还想逃,转过来让我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模样?”令儿见此,看了雷轲与秦萧疏一眼,道:“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干嘛?”色无戒突然转过身来,大笑道:“唉呀,老朋友,真是好久不见了,你们还好吧,我可想死你们,你怎么也来了华山,怎么不事先通知一下,我可以与你结伴同行呀。”
  雷轲与秦萧疏只听着莫名奇妙,却已经被色无戒拉到了边角上。不知为何,两人被色无戒这么轻轻一抓,就好像提了两只小鸡一样,却是不能有违拗之心,乖乖的跟着他。秦萧疏与雷轲都不由的吃了一惊。秦萧疏道:“臭小子,你想要搞什么鬼?”色无戒严肃的道:“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声张,如今华山英雄会集,让人知道你们夜闯白园偷盗武功秘笈,传扬出去,对你们北岳派的声誉极为不利,还且还会为英雄同道所不耻,到时你们还哪有脸在江湖上立足,你们自己衡量一下。”而后哈哈大笑,道:“二位朋友真是好久不见,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们,小弟我真是高兴之极呀。”
  第094章
  此时有三个拿剑的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六十几岁,头发半白,一身袍衣长袍,手拿宝剑,昂道挺胸,面色极黑,皱纹满面,也与普通年老之人没有什么两样。他便是北岳北茂山的掌门云千载。他身后随着两人,身穿青衣长袍,各都是拿着长剑,左首一人的剑更似铁锏,似乎还没有开刃,看来便是无忍剑吴里醉了,年纪在四十左右。旁边那人身体魁梧,脸虽极胖,可身体却壮实的很,双手垂在两旁,似乎要摸头顶都比较难。他手中拿着一把极厚极粗的铁剑,看样子不十六十斤,可他拿在手中,却毫不觉费力,胳臂比令儿的大腿还粗。想必便是排行第三的重行剑重行行了。
  只听云千载冷冷的道:“萧疏,雷轲,什么事呀。”秦萧疏与雷轲一怔,不知如何回答,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色无戒抢先道:“这位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北岳掌门了,久仰,久仰。”云千载瞪眼瞧了一下色无戒,道:“阁下是?”色无戒微笑道:“我是秦大哥与雷大哥的朋友,有幸能在这里见到云前辈。”云千载不是等闲之辈,他刚才静静的听色无戒讲话,便觉他内气充盈无比,实是不敢小看。
  手持无刃剑的吴里醉走了过来,道:“秦二弟雷四弟,怎么你俩在外面结交了朋友,也不跟我这个大师兄先打了招呼,乞不是让我在别人面前出丑。”而后报拳对色无戒道:“兄弟高姓,在下吴里醉。”色无戒道:“无刃剑吴里醉,秦二哥跟我提起过。”吴里醉看了一眼秦萧疏,笑道:“还算你没把大师兄我给忘了。”
  北岳四剑之一的吴里醉,江湖上早有所传,又何必别人介绍,色无戒自然清楚明白。而秦萧疏与雷轲都是无奈的表情,只道:“我们还是先走吧,免得众位英雄久等。这时旁边只听一声苍老的声音道:”云掌门,好久不见了。“说话之人正是东岳泰山派掌门蒋名嵩,他见色无戒与秦萧疏正讲的热闹,不敢从中打挠,只等到此时才开口。
  云千载转头一看,只见蒋名嵩走了过来,顿时满面笑容,报拳迎道:“唉呀,原来蒋掌门也在,真是失敬了。”蒋名嵩也客气的道:“哪里,哪里。想不到我们前后脚到,真是幸会之至。这四位想必就是云掌门的四大高徒,江湖人称‘北岳四剑’的四位贤侄吧?”五岳剑派虽是同气连枝,可是由于身处东南西北中,局域所限,若非关系到五岳剑派的重大事情,很少能聚在一起,一般都以书信来往。自然几十年前衡山派一聚之后,三三两两也就聚过四五处,所以各派中人都不甚清楚。
  云千载笑道:“见笑了。”而后让四人忙向蒋名嵩敬礼。吴里醉、秦萧疏、重行行、雷轲各自介绍了一遍。蒋名嵩也向他们介绍杨阴里与解若施等人,竟是边说边向前走去。秦萧收与雷轲被色无戒一激,还真不敢追究那晚白园之事,他们这么怕让云千载,甚至吴里醉等人知道,看来定是瞒着他们私自所做。
  色无戒见他们怒火中烧的样子,不禁好笑之极,不由的以笑脸相对。秦萧收与雷轲看了,更是火冒三丈,只不过都强行忍住了。令儿见这些名门正派的人,一见面便你来我往的寒碜,只觉全身发凉,见他们走后,于是对着色无戒道:“你刚才拉着那两个人说了些什么?我怎么觉得那两个人不像是你朋友,道像是你的敌人,看他们的样子,真想一口吃了你。”
  色无戒也慢步向前走去,道:“你说对了,我们确实不算朋友。”令儿更是不明白了,道:“那你刚才还跟他们讲的那么欢快,原来都是假了。”色无戒看了她一眼,便把在白园发生的事说了一遍,令儿扑赤一笑,道:“你可真狡猾,随即向前奔出几步,过了苍龙岭,她又活泼了起来。色无戒看她的那个样子,道:”怎么,现在不害怕了,刚才有没有尿裤子呀。“三步两步的跟了上去。
  过了五云峰、金锁关,将到镇岳宫时,已经将近中午。只见镇岳宫里里外外都聚满了,这些人大多手拿兵器,昂道挺胸,有的双手放在身后,有的抱剑在胸,谈吐之间,自然不失为名门正派的威风。华山派的弟子都在热情接待,却是紧紧有条,不急不慢,果然风气不错。
  令儿看了看众人,高矮胖瘦,老弱壮男,不禁道:“原来已经有这么多人上了华山。”色无戒道:“华山派在江湖上的地位果然显赫,连少林寺都没这等气势。”突然间想起天恶帮朱孝纯那帮人,此时左右四方的找寻他们,现场人虽很多,可色无戒看得出来,那群人没一个在人群当中。现在心中甚是奇怪:“不对,朱孝纯那些人快我们一步,为何一路上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形?难道他们路上出了事,根本就没有上华山来,又或许他们此时潜入厨房准备下毒,若是让他们得逞了,那可怎么行?”想着想着竟自走了神。
  令儿看了他一眼,伸手慢慢的升上他的额头,一个暴栗打了下去,本以为色无戒可以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没想到却是没有躲开,起了自己一个爆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6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