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令儿看了他一眼,伸手慢慢的升上他的额头,一个暴栗打了下去,本以为色无戒可以轻轻松松的躲了过去,没想到却是没有躲开,起了自己一个爆栗,随即才回过神来。色无戒不由的“啊”的一声,摸着脑袋道:“令儿,你这是干什么?”只见令儿扑赤一笑,道:“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竟然被我打了都不知道。”
  色无戒摇了摇头,随即见一个头带发髻的小道士,看他的服饰,应该是华山派的弟子,随即过去微一揖身。那道人停下脚下来,道:“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色无戒摸了摸肚子,只道:“真是不好意思,我的肚子有些饿了,不知厨房在哪?”
  那小道士指了东首的几进屋子,道:“我们大师兄已经吩咐弟子们做饭接待各位,过不多时便可就餐,还请多愿谅。”色无戒忙道:“哪里,真是有劳了。”那道士揖了一下身子,而后走了。
  色无戒朝那离镇岳宫不远处的几进房子瞧了一会儿,只见有两名穿着青衣长袍的华山弟子,一丝不苟的站在门口。随即心想:“难道朱孝纯他们已经进去了?”令儿见色无戒东张西望的,又想伸手敲色无戒的额头。这回色无戒自然躲开了。令儿微微一笑:“看来你还不傻,你东张西望的,到底想干什么?难道又在找漂亮女子?”说到最后一句话,明显微微一怒。
  色无戒心中只是焦急,只没有闲情功夫跟令儿开玩笑,只道:“令儿,你在这里等我,我到那边去看看。”不待令儿回答,便径自朝那里走去。
  到得那时,只见那两个守门的华山派弟子甚是警觉,忙将色无戒拦住了。左首一人道:“朋友,你有什么事吗?”甚是恭敬。色无戒微微一笑,道:“我这肚子真是不争气,能不能……”右首那人赶忙道:“由于近日华山发生了许多大事,所以有什么殆慢之处,还请兄台见谅。”色无戒道:“哪里,哪里。”还没讲出其他话来,左首那人又道:“如今正午还差一个子时辰,各路雄都是早早的到来,华山派真是感激不尽,我们正在加紧赶工之中。”色无戒微微一笑道:“能不能……”右首那人道:“由于掌门死因不明,我们只怕有不苟之徒会在今日对天下武林人士不利,所以大师兄发下命来,任何一关都不能疏乎,尤其是膳食这一方面,更要加倍小心,所以只有先委屈一下兄台了。”
  第095章
  色无戒只得微笑道:“哪里,哪里。”其他也没有什么话好讲,只得走开了。心道:“这位华山大弟子还真是个人物,把事情都想到如此周到。”但心中还是有些放不下心,只觉得天恶帮的人诡计多端,能偷偷进去下毒,也无必会被这两人发现,随即绕开两人,来到厨房的南面,只见这厨房建的地点也甚是奇特,除大门一面外,其他三面都是依着山崖,就好像从崖腹里打个洞,而后在里面建屋子一样。喃喃的道:“如今封闭的厨房和如此严密的守卫,天恶帮那群人应该下不了手。”可又想:“可华山掌门空余真人生活在这里,如今还不是死因不明,其间一定有什么破绽。”虽是不敢疏乎大意,一望这崖,光滑的特别,一定就是事先打磨过的,心道:“这样做对付一些三九流武功的人道还行,但竟然上得华山,又是有备而来,怎么可能没有几下本事,这把山崖打滑,就显得多余的很了。”
  想到这里,运劲在双手之上,只见双手渐渐发红,而后手掌上出现一大块若隐若现的皮肤,就好像整只手掌放进水里烫过一样,随即将双手贴在墙上,身体便离空了。而后左右掌交替向上爬去,就好像壁虎一样,游到了山崖上。
  色无戒抬头一看,在这山壁上竟然能看到大半个华山,巍然屹立的群山尽收眼底,那云雾缭绕,若隐若现的山峰,不得不赞叹一声。想到既然自己能看到地面的情况,地面上的人也一定能发现自己。随即向下游走了几步,斜斜的向山壁上滑了过去。
  转过半个山壁,终于是看到了建筑出来的屋子,再游过去几步,双掌在山壁上一推,轻轻巧巧的落在屋檐上,只见身前便是一个极大的院子,从月形洞口出来,便是一条半圆形的走廊又通到另外一进屋子。
  在屋檐上仔细打量了一会儿,四周竟是没人,随即便跑了下去,朝着走廊,一直向前走,鼻子上便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朝走廊尽头一进屋子看去,只见油烟纵横,香气极盛,便知那里就是了。就是这么片刻的怔的一怔,旁边有一个声音叫道:“什么人?”语音刚尽,只听唰唰的两声拔剑之声,色无戒还没转头,两人已经跃到了身前,看来武功却是不弱。
  色无戒只觉尴尬,只见两个持剑的弟子年过三十,左首一人胡子已经有了一大把,一只鼻子长得特别的大,一双眼睛也较常人为突,挤着鼻子,使着脸部四周很小有空隙,只把嘴巴挤的很小了,不过面目看上去一点也不难看。右首那人年纪二十左右,眉清目秀,长衣束服,身体略瘦,拿剑的手却是暗暗用尽,一双眼睛只盯着色无戒。
  左首那人恭敬的道:“敢问朋友如何称呼,为何会来得此处?”色无戒挠了挠头,忙道:“真是打挠了,我是奉了华山的英雄贴而来,谁知赶得急了,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一时间肚子难受,见厨房里香气扑鼻,这双腿便不由自主的进来了。”
  今日来华山的大多是请的客人,所以两名弟子也是不敢无礼,那很是奇怪,右首清秀的弟子道:“师父吩咐过的,任何人都不得进厨房,怎么门外的两名师兄没有拦住你吗?”色无戒听他说师父,一来二想,门外两人是奉了大师兄的名把守门口,那这人口中的师父,便是那大师兄了。随即笑道:“是吗,那真是奇了。我问了一名小道士,我告知我厨房在这里,我便进来了,门口没见到有人哪。”
  两名弟子一疑,而后左首的大胡子青年道:“定是偷懒了,我去教训他们一下。”右首的清秀弟子忙拦道:“可能是两位师兄有事走开了一下,师父叫我们不能离开这条走廊。”色无戒笑道:“我不太懂事,麻烦两位朋友了,我看我还是到殿中去等候吧。”两名弟子忙道:“委屈朋友了。”色无戒转身往回走,心想:“把守如此严密,要无声无息的进得厨房,有要无声无息的饭中下毒,那是绝计不可能的了。”走出月形洞口,便见到两个弟子依然把守着门口,心道:“还是不打挠他们算了。”随即使出蛇行之术,从两人的中间有如一阵轻风般穿了过去。
  两名弟子一惊,道:“背山之处哪来的风?”左右看时,没有见到任何异样,虽然觉得甚是奇怪,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色无戒摇了摇头,心中真是想不通,一路上都没再见到天恶帮的人,不知他们到底去了哪里,有或许躲在哪里,正在图谋什么,想着想着,迎面走来六人都不知道,差点迎面撞了上去,正想开口道歉,却一下子怔住了,只见六人当中,眼前一人正是少林方丈了圆,没想到当面遇上,色无戒一时之间愣住了,不知该讲些什么,眼睛盯着了圆,顿时觉得一湿,便不由自主的要流出泪来。
  这些日子里,色无戒可谓是变了许多,头发长了出来,衣服穿着真情送与他的丝绸锦缎,身体也胖了许多,一时之间竟没认出来,见色无戒如此看着自己,只觉似曾相识,掌立十字,道:“阿弥陀佛,施主,老讷与你相识否?”
  色无戒见了圆竟没有认出自己,随即心想:“这样更好,过去的事何必重提。”不由自主的也是掌立十足,道:“了圆大师久闻其名。”突然旁边一个四十来岁的和尚叫道:“他,他是绝色师弟。”包括了圆在内的六人都是一怔,连色无戒也是吃了一惊,只见说话之人正是达摩堂首座绝欲。他身后三人正是“慧”字辈弟子,慧德慧行慧永。而随着了圆的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僧,却是方丈了圆的师弟了缘。微看他右手,不禁吃了一惊,只见他竟拿着一把少林九环紧背大刀,长约半尺半,高过头顶,刀刃极细极薄,刀背串着的九个铁环,随风微微摇晃。
  少林僧人向以慈悲为怀,手拿兵大多为棍,但也会练一些刀械功夫,为的只是防身护体,但平日无事不会拿在手中,只有遇到强敌,或者被迫要使用的时候,才会拿出。此时见了圆等人来到华山,了缘手里拿着这把九环紧背大刀,不由的心中一个念头闪过:“难道方丈他们相对付的是我,因为他们知道华山英雄会我一定会到,所以只到见到我,便要与我动手将我除去。”随即看了慧德慧行慧永三人手拿熟铁棍,绝欲手拿戒刀,都是一幅武装,想到这里,不免心中一寒,又不免微微发怒,想要流出的眼泪,顿时又忍了回去。
  绝欲忙道:“绝色师弟,你怎么这一身打扮,还不快向方丈认错,求他饶过了你。”色无戒道:“我如今已经不是绝色,我的名这了叫做色无戒。我如今也不是少林弟子,我和少林已经毫不相干,没必要向他认错。”
  那个了缘一愣,道:“原来你就是在香山丐帮大会上大闹的那个色无戒?”色无戒没想到江湖上的事情传得如此之快,自己在香山上的事情,连少林僧的人都知道了,不免一怔。了圆气得只欲冒出火来,道:“你这个畜牲,今日撞在我的心中,看我了结了人的性命。”挥着那一柄五十斤重的铁杖,便要向色无戒头顶击去。
  了缘与绝欲赶忙拦道:“今日在华山不能乱来,不能薄了华山派的面子,切勿乱杀人。”此时一个华山弟子走过,揖身行了个礼,而后走了。了圆见此,一口气难以平复,不断的喘着气,眼露凶光,只想把色无戒斩成十七八块一样。
  色无戒见他那个样子,心道:“他们果然要对付的是我,想我不是破了戒而已,大不了将我逐出少林,为何一定要将我致之死地,而且连小翠也不放过。”顿时觉得了圆心狠手辣,杀人如麻,刚见到时的那一点愧疚,顿时化为了乌有,反而有些气愤。
  第096章
  了缘见方丈还是难以忍气的样子,又道:“若师兄一定要在这个时候动手,就让了缘代劳,就当是我一个人的事,与少林无光。”绝欲此时又拦住了了缘,道:“师叔,绝绪的仇何必急在一时,等下了华山也不迟。”
  色无戒一听“绝绪的仇”四字,突的一怔,道:“绝绪师弟,他怎么了?”了圆突然怒道:“你还有脸说,跟我来!”随即向对面山头走去,铁仗钲钲的发出响动。色无戒不知他要干什么,只是跟了过去。了缘等人也要跟来,了圆只道:“你们不要跟来,这是我跟这孽徒的事。”了缘等人不敢有违,绝欲再一次提醒:“方丈师叔,千万不能开杀戒,一定要忍住。了圆没有回答,一步一步的向前走,他看似走的极是缓慢,速度却是极快,身子突的在眼前消失,又突的在前方几十丈远的地方出现,而后又在几十丈远的地方消失,又在更远的地方出现,片刻间已经过了一座山。色无戒也使出蛇行之术,紧紧跟在后面。
  过不了一柱香时间,已经来到华山西峰。西峰悬绝异常,状如莲花所以又叫做莲花峰。色无戒跟到,只见了圆面阳站在东首,背对着自己。向旁一望,有一长形巨石,石中有一大裂缝,犹如斧劈。心中想着,这大概便是传说中的“斧劈石”。民们有传说:古代有一个书生刘彦昌,进京赴考途经华山,与华山娘娘相爱,生一子名叫沉香。那娘娘乃是玉皇大帝的小女儿。娘娘的大哥二郎神杨戬,认为妹妹私配凡人有失仙体,把她压在西峰大石下。沉香成人后,刻苦学艺,终于战胜恶神杨戬,用宝斧劈开华山,救出母亲的故事。
  色无戒也是知道晓,愣了片刻,道:“你带我来这干什么?”了圆却是一声不吭,突然转过身来,挥仗便向色无戒胸口击来。速度极是快速,事先没有半点征兆,色无戒只觉胸口有一股极强的气体压迫过来,只觉得难以呼吸,惊恐之中,身体忙身后退了数步,才是躲了开去,但胸口还是觉得一阵难受。
  一招刚尽,突然又见了圆转身近仗当头向色无戒击去,色无戒忙将气力运在左手,向上一托,仗掌相接,色无戒只觉手臂一沉,身体退出了数步,怒道:“你难道非我至我于死地?”了圆道:“你邪性未泯,不杀了你将是武林的祸害。”说话的同时,一仗又是快速的横胸所了过来。色无戒双手一向旁一托,没想到了圆不待一招使老,突然挥仗势欺从头顶盖了下来。色无戒只觉头顶有如大石一样压了下来,赶忙向旁一跃,那一仗击在地上,顿时整座山峰都微微摇晃起来,铁仗已经在地上击出了一个极大的洞。
  色无戒看了一眼脚下,知道刚才若是自己没有躲开,那一仗便能要了自己的命,于是怒道:“到底为了什么,你再不说话,可别怪我要还手了。”了圆又是乱挥三仗,道:“你还你吧,你还你败在我的手下而被我所杀,我才不会心软。”
  色无戒听他这么一说,身形突然一晃,转到了圆的身后,右掌动劲便向他背部打了过去。见了圆没有反应,心一软,手上松了些劲,当快要打到了时候,了圆的身体突然转了过来,一仗便向色无戒眉心击去,色无戒吃了一惊,知道了圆这是拼死的打法,若自己一掌打中了他,他的一仗也能要了自己的命,突然间手收了回来,见铁仗的劲风夹面而来,却已经没有时间躲闪了。突然风声一停,那铁仗刚碰到自己的闻心,突然停止住了。随即听得一声叹气,钲的一声,了圆竟收回了铁仗往地上的撑。
  色无戒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的眼中竟也微含泪水。他刚才招招都想要自己的命,可这个时候明明是个机会,他却放弃了,只是不太明白。而后心中一软,双腿一伸,竟是跪倒在了地上,道:“师父,你,徒儿,对不起你。”而后在地上微磕响头,地上碎石多的很,他又不用内力抵御,顿时便磕破了头,鲜血染红了石头。
  原来了圆真正的身份是色无戒的师父,他不让色无戒在众人面前叫他师父,是不想让别人以为他偏心,而且色无戒是他从一岁抱大了,吃喝拉撒睡,了圆就像一个母亲,把他扶养成人,想起色无戒儿时的讨皮,想想自己曾给他撒了一身的尿,却还是高兴的大笑,此时却要以死相拼,非至他于死地不可,一颗心别提有多痛苦,眼泪自然而然的掉了下来,不过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掉泪,眼泪还没涌出眼眶,就被他用内力蒸发了。
  了圆恨恨的道:“孽仔,你天生魔性,是我太姑息你,才闹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只狠我恨不下心杀你。”色无戒也觉知错,便道:“师父,徒儿不是有心犯戒,只是,只是一时控制不住自己。犯了戒后,我心中都是恼悔的很,可事情一旦,我又忍不住自己了。”
  了圆听了这里,心道:“他天生如此,我早应该知道会有这一天,早该当日便不该救了他,此时想起,已是追悔莫及。”随即指着色无戒,道:“你这个冷血的孽徒……”气的提起铁杖往地上一击,顿时石屑分飞。
  色无戒有些奇怪,只道:“师父为何这么说,徒儿,徒儿不懂。”了圆气的两根眉毛挤到了一块,道:“死无悔改,你到现在还不想承认,你说,你到底把绝绪怎么样了?”色无戒猛得抬起头来,道:“绝绪论师弟,我没把他怎么样了。自从离开了少林,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他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了圆将色无戒踢倒在了地上,道:“你还想狡辩,当日你逃下少林,绝绪带人追你而去,直到现在了无音讯。定是你这个孽徒下毒手而死了他。想绝绪最敬重于你,你竟不肯回来悔过,为何还要下此毒手,我真想将你碎尸万断。”上前一步,运掌击在色无戒的胸口,色无戒顿时便觉得呼吸一滞,喘不过气来,脸色顿时变得凝重,好不容易说出一句话来,道:“我真的没有害绝绪师弟。”
  了圆越发愤怒,手上加了一把劲,道:“还敢嘴硬,虽然在华山清理门户,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可是也没有办法了,我了圆不能再错下去,不能留你在世上。”色无戒见他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劲力正在一点一滴的增加,只觉难受不以,脑袋晕晕的,却是有些支持不住,大叫一声:“我真的没有。”不甘心就这么死去,运起经髓经“身定神即定,两目内含光,鼻中运息微, 腹中宽空虚,正宜纳清熙。”随即渐渐忘记恐惧之心,双眼慢慢的闭了上去,接着想到“右膝抱左膝,调息舌抵腭。”随即在地上单盘坐定。照着经上所说“胁腹运尾闾,摇肩手推肚。 分合按且举,握固按双膝。鼻中出入绵,绵绵入海底。 有津续咽之,以意送入腹。”了圆的掌力不但伤不到色无戒,反而被色无戒从膻中引入,渐渐的被送入脐下一寸三分的丹田之处。嘴上默默念道:“心空身自化,随意任所之。一切无挂碍,圆通观自在”竟好似进入了寂静无声的山洞之内,丝毫感觉不到了圆的掌力在胸前。
  了圆见得如此,大吃了一惊,赶忙想将掌力收回,可却为时已晚,体内真气有如江河绝堤,倾泻而下,竟是不能自主,不禁恐惧的说道:“这是……洗,洗髓经,快,快住手!”色无戒呼出一口气来,双手弦形向上举,手指微合,将行至周身的真气,紧于掌门,而后送到口中,吞进肚内,随着双掌的向下之势,下沉到丹田。并融会贯通归于己用,升至膻中穴,从了圆的掌心,将气注还入了他的体内。
  第097章
  这股劲力虽是从了圆身上所得,但一经色无戒的奇经八脉,顿时变为了他的,此时又送还给了圆,等于是拿内力击打了圆。了圆只觉手掌一热,一股极强的劲力,顺着手上三阳迅速上窜,渐渐行至印堂百会。了圆吃了一惊,知道若是真气在百会穴侵蚀,就有可能使得脑内出血。见此时的真气已经不受控制,随即慢慢呼着一口气,用意念引导百会穴的真气,从背部下沉,沿足三阳经下行至双脚十趾。
  一口气呼尽,慢慢提气,将内气从双足涌泉穴,引至向上丹田之处,而后从丹田正中开始,由左往右,再由右往左如此反复旋转三十六圈,这一股内气,总算是回到了丹田之内。了圆已经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心道:“洗髓经,刚才的一定是洗髓经,这孽徒他怎么会?”见色无戒兀自在打坐沉思,随即心想:“孽仔本来流着魔性的血,如今练的这门邪门武功,将来必是武林一大祸患,如今他全身各处被洗髓经的真气包围,已经是无泄可击,看来只有于他同归于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出全身最大的力气,击打他的头顶百会穴,要让他的洗髓真气来不及反应,将他击毙。”想到如此,迅速引出丹田之气,只见他的右手慢慢的变得通红,明显可以看到有真气在不断贯注,使的右手越来越澎胀,随即一击爆发出去,打向色无戒的印堂百会穴。
  了圆见色无戒依然没有反应,不由的心软了一下,随即又狠下心来,就在拳头要接触色无戒百会穴的那一刹那,色无戒的头不由自主的微微向后一仰,刚好错开了了圆的拳头。了圆更是吃惊,见自己的右手越来越粗,若这一拳不打出去,只会让整条右手都爆裂掉,随即不顾一切,连续不断的向色无戒挥去。
  色无戒双瞪一蹬,轻轻松松的站了起来,眼睛兀自没有睁开,却轻而易举的躲开了了圆快速猛烈的数十拳。当到得三十六拳时,突然间站定不动了,了圆的一拳正好击在色无戒的胸口偏上。了圆觉得自己的内力聚于一点,不偏不移的打在了色无戒的身上。色无戒突然睁开眼来,双手握紧了拳头,眼中充满了血丝,大喊一声,全身各个毛孔便有一股劲力爆发而出,散至四面八方,身体却依然站在原地,丝毫没有任何损伤。
  在香山上时,丐八仙同时以内力击打他时,色无戒也是由这一招化解,了圆的功力未必比丐八仙弱,只是通过练习白氏剑法,使得色无戒对意形神的更加了解,功力可谓是更进了一步。了圆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色无戒,竟然就是自己教出来的徒弟。
  色无戒掌立十字,道:“阿弥陀佛,师父又教了徒儿最后一招。”了圆惊道:“我教你什么了?”色无戒道:“洗髓还本原,凡圣同归一。 超出生死关,只此是真谛。”刚才师父那一掌,让徒儿从生死间转了个来回,顿时明白了洗髓经的本在含义:万物虽都有形,却也都无形。真气虽无形,却也有迹可寻。就让我再谢谢师父。“说着又跪在地上磕了个响头,而后站起身来道:”你我今后不再是师徒,我们俩以前的情份,就随着这个响头,一刀两断。“
  “一刀两断”四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在了圆的脑中响起,有冲动的眼泪忍不住想掉下去,可终于还是忍住了。厉声道:“你刚才使的是不是就是洗髓经,到底是谁教你的?”色无戒走开了几步,朝着华山的巍峨大山叹了一口气,道:“在我十岁的时候,我突然在少林寺的一个隐蔽山洞中,遇见了一个全身被铁链索着的头佗……”不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