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粗校黾艘桓鋈肀惶此髯诺耐焚ⅰ辈淮祷埃嗽财鄣缴肀撸溃骸霸戳诵氖π质悄愀抛叩模阒恢溃诵牧妨讼此杈丫呋鹑肽В缃癖荒惴抛撸恢丫λ蓝嗌傥淞种腥耍憧旄宜担衷谠谑裁吹胤剑俊
  色无戒淡淡的道:“我随那头佗学了一年的功夫,他说他被一个师弟害成这样,我见他可怜,愉愉的放走了他。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的面,更不知道他在哪里。”了圆眼眶又再通红,道:“怪不得你会变得如此,听为师的一句劝,不要再练洗髓经了。”色无戒瞪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了圆道:“少林内功两大绝学,一为易筋经,二为洗髓经,易筋经为正,洗髓经为邪。正因为如此,师父将洗髓经封印在藏经阁里。没想到了心师兄偷偷的进入藏经阁,并盗出洗髓经暗中练习,最终练得走入魔道,胡乱杀人。你如今也练洗髓经,难道也想像他一样,变成冷血魔鬼吗?”
  色无戒冷冷的笑了一声,道:“你现在还以为我还会当你是师父吗?真是太天真了。”了圆心中一寒,但又忍了下来,道:“就当我是一个普通人,你听一下我的劝好不好?邪气过甚江湖必又再大乱了。”
  色无戒淡淡的道:“何为正?何为邪?有些人满口人义道德,杀人却是心狠手辣。有些人一腔正气,却被千夫所指,称为魔人,天理何在?自古正邪颠倒,老天无眼,苍天无眼。”了圆更加怒极,脸变得铁青,道:“畜牲,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色无戒紧接着道:“我当然知道,我说的正是你。我问你,小翠是不是你给折磨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了圆一怔,不知如何回答。色无戒紧接着道:“还有,白马寺主持,豫飞镖局陈少壮,这些人又做错了什么事?你不是以为自己正气凛然吗?没想到做的这一切事情,都会让我知道吧。”了圆只觉气血上涌,怒道:“孽徒,你还敢胡说!”
  色无戒突然哈哈大笑,笑得诡秘,笑得痛苦,笑得似哭出声来,狠狠的瞪着他道:“你做过的事别以为没人会知道,总有一天,江湖上所有人都会知道你做的事,你将被天下人所唾弃。”了圆的脸变得紫红,一张嘴抖的竟是合不上,最后竟气的一口气也转不过来,右手猛然抬起铁杖,使劲全力往地下一推。突然间晴天响了一声惊雷,突兀之极。色无戒只觉一股极强的冲击力,扬起极大的浓雾,竟是有些睁不开眼来。以为了圆又使什么计谋,竟是用内功护住全身要穴。
  那声音慢慢淡去,浓雾也渐渐稀释了,色无戒左右看了看,只见了圆已经不知了去向,一看地上时,只见铁杖硬生生的钳入了岩石之中,只末入柄,一时间觉得茫然失措,想起刚才自己讲的话,也觉得太过咄咄逼人,此时心中空荡荡的,脑袋只觉一阵空白。忽然间听到一个声音道:“别再吵了,我说过今天不必为我送饭了,再吵我也不会理你们了。”这声音粗犷之极,色无戒只觉心中一热,只觉这声音太过不寻常,四处寻找起来,喃喃的道:“是谁?刚才是谁在说话?”四周找了起来,周围都是悬崖峭壁,哪里有人在,只看着一块长形巨石中有一大裂隙,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了圆选这里,难道这里有所古怪,石洞中难道有人?”
  想到这里,走近石洞的裂隙间,叫道:“里面有人吗?刚才打扰了?如果有人,请回答我一声。”过得片刻,只听到自己的声音空荡荡的回应过来,却哪里有其他人的声音。心中很是奇怪,却一时不死心,又向裂隙中叫道:“有没有人,在下色无戒,如果有人,可否回答我一声。”这声音传进去,马上扩散开来,心道:“这裂隙之内明显有一个很大的山洞。”于是左手半个身子侧进去,想使出缩骨功钻进裂隙去看一看。这裂隙刚好能让左边的半个身子进去,本来使出缩骨功,刚好可以。可奇怪的是使没使出缩骨功,身子也只能钻到同样的程度,再试了试,脚尖在一块突出石块上猛瞪,身子又是微微进了一步,可头却怎么样也钻不进去。
  色无戒伸手向里面挥了挥,叫道:“里面有没有人,看到我的手了吗?”见没有人回答,心中只想:“除非有其他的小道进里面去,不然这么小的裂隙,里面不可能再有人。”想到这里,身子便向往外钻。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你如果再往里面钻,到时夹在中间,进又进不来,出又出不去,死定了!”
  色无戒听到这声音不太熟练,就好似一个刚学会讲话的孩子,讲得甚是不清楚,可听声音,却不像是个孩子,心中一惊,又是一喜,因他知道里面确实有人。听到他刚才说的,赶忙把身子退了出来,道:“里面的是什么人?怎么会在斧劈石里?”
  里面那声音道:“你不是华山派的人?你是谁?”色无戒一愣,刚才自己问他问题,他都还没有回答,如今却又反问起自己来,可不知为何,听这声音亲切不已,不由的回答道:“我确实不是华山派的,我叫色无戒的。”那声音又道:“听你声音武功却是不弱,那是你哪个门派的?”
  第098章
  色无戒更是吃惊,觉得洞里的人着实厉害,隔得这么远,只凭声音便能听出自己内功的深浅,而自己只能听出他会武功,到底是高是低,却也是着磨不透。想起刚才他问的话,心道:“我本来属于少林派,如今少林派不认我这个弟子,只怕我玷污了少林的清誉,如今我也不想做少林派的人。”随之这么一想,里面的那声音又道:“吐吐吞吞,趋早给我滚的远远的,我可没功夫跟你消遣。”
  色无戒赶忙道:“前辈真是误会了,我色无戒只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无门无派,所以刚才不知道如何回答与你。”只听里面那人“哼”了一声,明显有不悦之色,道:“如此藏头露尾,不佩跟我说话,不要再找扰我看书了。”
  色无戒一愣:“他好端端的为何要躲在洞中看书?真是奇怪之极。”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道:“听他的声音和蔼之极,他到底会是谁呢?”洞中那人听到色无戒叹气,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叹什么气?小小年纪的,可有什么想不开的?”
  色无戒见里面那人听凭声音,就能判断自己长幼,更觉吃惊,见他开口,又是一喜,道:“我不是替我自己叹气?”那声音道:“那是为何?”色无戒道:“我就是不明白,为何有些人好端端的要躲在洞中看书,莫非有什么见不得人?”
  只听里面的那声音微微笑道:“为何在洞中看书,必定就有什么见不得人?世间万物皆是虚幻,众生平等。贫富贵贱,只不过是人类的自以为是罢了。”色无戒听他的口气如此感叹,听他刚才讲的话,不由的道:“你是出家人吗?口中讲的怎么都是仁义道德?”洞中那人道:“难道出家人就一定懂仁义道德吗?出家人与普通平民都一样是人,男人是人,女人也是人。一国之君是人,街上乞丐也是人,是谁将这些分了等级?这都是人的愚昧无知。”
  色无戒见他的情绪有些激动,听着他的话语,也觉甚是有理,不由的想起了圆,他逢人便说阿弥陀佛,口中讲的也都是大慈大悲的话,可做出来的事,为免有多少光明之处?但觉洞中那人的感概也并非都是道理,心中想到一点,便说了出来:“贫富贵贱之分是人的本能天性造成的,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人,就一定有贫富贵贱,就好像生老病死一样,任何人也改变不了。”
  洞内那人紧接的道:“为什么这么说?”听这声音清楚了许多,感觉那人有所走近了,便接着道:“就好像每个人自己一样,就有手和脚之分。如果你用手拿着一样吃的东西给别人,别人会微笑着收下,并且会道声谢。但若你用脚夹着东西送给人家,结果可想而知。”洞内那人听色无戒讲出这话来,不由的吃了一惊,忙问道:“为什么?”只听色无戒接着道:“那是因为手高高在上,由肩膀抬着它,很是逍遥自在,而脚支撑着整个身体,它与地面接触,就好像处于下层阶级的平民,这一切都是自然,都是规律,没有人能说谁对谁错,也没有人让它分化,这是必然结果。”
  洞内那人听色无戒侃侃的讲出这些话来,不由的愣了好久,觉得甚是有理。赶忙问道:“年轻人,你到底是谁?”色无戒反问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呢。你在洞里做什么?”洞内那人道:“以前,我很不想在这洞里,不过数十年过去了,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色无戒心道:“原来他是被人关在这里的,不用说,定是华山派的人。但有一事不明白,这人与华山派有什么怨仇,不何要将他困在这里?”突然间听到铁链钉咚的声音,色无戒正想这铁链的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时候,只见旁边那斧劈石的裂隙中,有一团半白半黑的东西挤了出来,吓了一跳,而后只见一个人头钻了出来,那一团半白半黑的是他的头发,上面沾满了灰尘。
  他一探出头来,便是带着微微的笑容。头发散乱挥到肩上,连着眉乱与胡须,面目较黑,不过笑容却是和蔼可亲。他探出头来看了色无戒一眼,道:“唉呀,果然是个小伙子。”色无戒吃了一惊,见他的头明明比自己还大,自己不能钻进里面,他怎么钻出来的?听他刚才那一句讲话,已经知道刚才在洞中说话的人便是他。
  只见他双手伸到两耳边,而后在两边岩石上一撑,整个身体便钻了出来,只见他衣服破破烂烂,身体却是壮实的很。身上发出淡淡的异味,看来很久没有洗过澡。色无戒见到他呆了半晌,才道:“你,你怎么钻出来的?”那人转头看了一下裂隙,道:“我都钻了很多次了,习惯了。”
  色无戒看看他的头,又看看裂隙的大小,不禁报拳道:“前辈果然武功高强,刚才晚辈无论如何都不能钻得进去,没想到前辈轻轻松松的就钻了出来,实是佩服。”那人盘膝坐定,淡淡笑道:“不要如此客气,刚才听你讲一些人生的道理,使我茅塞顿开,我们坐下来好好讲讲。”
  色无戒见他如此平宜近人,更是吃惊,随着也盘膝坐下了。一看到他,莫名的感觉到有一种亲切的感觉,他的脸虽被头发与污垢遮住,但隐隐觉得相貌是那样的熟悉,似乎天天见到,又似乎从来也没有见过了,心中只觉万分奇怪,虽他是个男子,可色无戒却也忍不住朝他身上各处打量。
  那人瞪大了眼睛,见色无戒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也不由的奇怪,随着他的目光往自己身上一看,只道:“小兄弟,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色无戒经他这么一问,才是回过神来,为难的笑了笑,而后道:“前辈,我们是不是以前认识?我总觉得在哪见过你,真是冒犯了。”
  那人哈哈笑道:“小兄弟定是认错人了,我在这洞里住了近三十年了,从来都没有离开过,看你年纪也不大,怎么可能见过我?”他的笑声粗犷的很,可色无戒却觉得更加亲切,也是哈哈大笑,只道:“说得对,可能是我误会了。”
  色无戒刚说完这句话,突然只觉眼前那人的身体猛得被一股强烈的真气包围,自己的胸口便隐隐能感觉到压迫感,而后竟见他挥起右掌,向自己的胸口打来。从他手上发出的那股气体,只压得自己都快透不过气来。色无戒吓了一跳,如今第一次与他见面,更是不知是敌是友,刚才见他和蔼的样子,如今更没料到他会出此狠招,说一声:“前辈,你……”刚讲到这里,那人的拳头已经击在胸口之上,顿时觉得胸口巨痛,比刚才了圆的那一拳还要厉害。幸好刚才色无戒已经摸透了洗髓经的真谛“超出生死关”,如今又是冥神静坐,想像着眼前什么都没有,那人的拳头就好似风轻轻吹过胸口一样,如今一打坐,顿时万籁俱静,也不觉得有压迫感了,呼吸也变得自然。
  过了片刻,忽听那人哈哈大笑起来:“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果然后生可畏。小兄弟年纪轻轻,有如此功力,将来前途无量,真是可喜可贺。”色无戒听到这声音,也便收起功来,面对眼前之人的笑脸,想像不到刚才他那一狠招,只觉莫名奇妙,喃喃的道:“前辈,我真是摸不透你,你刚才……”
  那人似乎好久都没有跟人讲的这么开心了,又是哈哈大笑,道:“我见小兄弟呼吸绵长,身体四周有一股强烈真气包围,便想试一试你的内功,结果比我意料之中的还好厉害。”色无戒听他这么一说,才知事情的原由,更觉得他做事太过自以为是,也太过鲁莽,刚才那毫无征兆的一击,还真会让人误会,见他如今笑得这么开心,也只勉强应和着。自从离开少林,遇到古怪的人也很多,没有一个向眼前之人这样着磨不透。
  那人看了色无戒一眼,只道:“小兄弟莫不会是生气了?男子汉大丈夫,这么小气可怎么行,以后能干什么大事?”色无戒忙道:“晚辈不敢,多谢前辈指教。”那人道:“刚才小兄弟怎么也不肯说师出何派,但经过刚才一试,怎么也不像是无门无派,小兄弟是不是信不过我,不原相告?”
  色无戒心里知道,眼前之人神通广大,如果单打独斗,未必能稳操胜券,想瞒自是没那么必要,于是把如何逃出少林,如何到了洛阳,又如何会来华山的经过,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丝毫没有隐瞒之意,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刚认识的人说得这么清楚。
  那人听了,脸便变得越来越难看,似乎想到了什么,竟愣在那儿没有了反应。色无戒见了,还以为他有些看不起自己,只喃喃的道:“前辈,你在想些什么?”那人没有回答,反而慢慢的站了起来,走到山峰边上,看着正午高挂的太阳,深深吸了一口气,偶而听得清楚他说了一句:“三十年的清闲时光,自以之后再也没有了,本来想就此得道成佛,如今恐怕也是痴心妄想。”
  第099章
  色无戒听了他这几句话,更是莫免奇妙,摸不着头脑,走近他的身边,只道:“前辈,你在说些什么?恕晚辈愚昧,未能听懂前辈刚才讲的意思。”那人突然转过脸来,呵呵的笑了几声,也不像刚才笑得那么自然,笑得那么开朗,似乎藏着什么心事,他既然不说,色无戒也不好再问。更让色无戒没有想到的是,那人这时转过身来,看着自己全身打量起来,就好像自己第一眼看到他一样。被他那深邃的眼神看着,色无戒只觉全身不自然,心中有话,却不知如何回答。
  那人也看出了色无戒的为难,也是回过神来,呵呵笑道:“真像,真像,太像了,真是太像了。”竟又是哈哈大笑起来。色无戒见他又恢复了原先的笑容,也陪着大笑道:“前辈说什么真像?晚辈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那人道:“有些事未必要听懂,也未必也从嘴里说出,只要是心领神会就行。”色无戒正欲再说,那人却抢先说道:“小兄弟武功超凡,内功又是惊人,可未必就能打遍天下无敌手,怎么样?接我几招看看?”他好像是在问色无戒,可不等色无戒回答,身体一闪,已经欺近色无戒的身边,伸肩头便向色无戒撞了过去。
  色无戒本来见他笨重的样子,更没想到他的速度会如此之快。不由的想起了汉钟离,汉钟离也是和他一样,貌不惊人,可速度却很快。不过汉钟离比起他来,却显得有些逊色了。色无戒不由的吃了一惊,不过见他的速度虽较常人为快,可招式却是毫无精妙可言,身体微微向侧一让,躲了开去。可没想到那人的肩头一撞,竟然是虚招,只见他左腿伏地扫来,速度实在是太快,色无戒躲闪不开,只觉下盘不稳,整个身体便要向地上倒去。
  就在要倒在地上的那一刹那,色无戒左手在地上一撑,借着劲道向后跃了几个空翻,心道:“好快的动作,现在该伦到我反攻了。”双腿使劲,右手一旋,一股真气牵引到右手掌,身体准备跃近身去,出掌向他击去。可没想到眼前那人脚下微微辗地,人影突的一晃,待看得清楚,已经到了眼前,自己的右掌只打到一半,已经被那人出左手抓住手腕,却怎么也使不出劲。又见他腰部一动,右肩又向自己撞了过来。
  色无戒又以为这是虚招,只道:“又来这招,前辈以为还能得逞吗?”现下不理他的肩头,以为他又要伸腿向自己扫来,于是双腿一蹬,微微跳了起来。可没想到那人的腿扫到一半,便不再动弹。右肩坚实的撞在了色无戒的胸口。色无戒双脚正是离地,没有借力反抗之地,吃了这一重击,顿时仰天倒在地上,只觉全身股头都要摔碎了一样。色无戒也算是久经杀场,他虽摔得疼痛异常,可知道对方会趋这个时候又再向自己进攻,于是忍住伤痛,整个身体好似僵尸一样,从地上直直的站了起来。果然见到那人快速的近身,双手相互交插,便要向自己的胸口抓来。
  色无戒见他的动作招式都是平平无奇,就好似街上混混赖皮的打法一样,可往往都能达到事半功倍的目的,如今更是不敢掉以轻心,肩部一抖,引出八成内力在双手上,见那人的双掌击了过去。心道:“你招式虽奇,如今就跟你比一比内力。看是你的内力强,还是丐八仙的内力强。”在香山大会上,色无戒以内力力拼八仙,却是毫发无伤, 如今见敌招厉害,自己没有本事赢得了他,于是也便想跟他比一比内力。
  只见色无戒的双掌发出逼人的真气,就要与那人的双掌相交的那一刹那,眼前那人忽然双手一旋。本来他是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如今这么一旋,顿时变为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微微放低,双双抓住色无戒的两手腕向左一旋,他的手分开了,可色无戒的手随着他的劲道,被迫交插在了胸前。
  色无戒吃了一惊,没想到那人又使出这怪招来,如今发觉,却已为时已晚,只见自己的双手不听使唤,被他的双手弄的在胸前乱舞,那引到双手的劲道,也慢慢的消失的无影无踪,抽空一看他的双手,只见他的双手渐渐的肿大,原来自己的掌力都已经被他吸了过去。而后见他双手猛的推了出来,更是恍恐。自己的掌劲被他吸了过去,如今他又打向自己,等于是自己刚才八层的功力都打在了自己身上,后果堪言,想要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人的双手一偏,打在了色无戒身后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之上,只听轰隆隆的一声,整个山峰摇晃了一下,转头看时,山边已经破了一个大洞。
  色无戒自从少林逃出之后,几乎未逢敌手,丐八仙的武功也算得上一流,可却也打成一个不胜不败的局面,没想到这个从山洞里爬出来的怪人这么厉害,自己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想起刚才的瞬间几招,如今还是心有余悸,脸也微微有些苍白。待得听到他的笑声,才又是回过神来,不由的报拳道:“前辈的武功都是神乎其技,晚辈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人小觑的看了一眼色无戒,只道:“怎么?这么容易就服输了?这不应该是你的做风?”色无戒听了,不由的一愣,心中所想,也便讲了出来,道:“我和前辈第一次见面,前辈怎么知道我的作风如何?”那人又是哈哈笑着,似乎任何事情都觉得好笑一样,答道:“刚才你自己不是说了吗?如果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你应该是个不服输的人,敌手越强,你应该越是喜欢才对。”
  色无戒恍然大悟,不过面对着眼前这个不知名的人,那份斗志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只道:“可我在前辈的面前,根本没有出招的机会,我不可能赢得了前辈。”那人的笑容一沉,道:“怎么这么容易就泄气了?我们才对过几招,你怎么就知道不是我的对手?男子汉大丈夫,要有不服输的精神,除非被敌手所杀,否则就不算输。”
  色无戒听了他的话,只觉得热血沸腾,顿时又变得精神百倍,笑道:“前辈的话讲的在理,晚辈不才,愿再领教。”摆开架势,正欲全力以赴,那人突然阻止道:“慢着……有人来了。”色无戒刚才全神贯注的准备迎战,事先倒没有注意,听他这么一说,耳朵微微一动,果然听到有一个人正向这里靠近,脚步有些轻浮,不像是厉害的高手。不由的报拳道:“前辈好耳力。”那人道:“定是送饭的弟子。”说完走到劈斧石的那个裂隙里,轻易的又钻了进去。
  色无戒见了,不由的暗暗佩服,而后身体躲到旁边的一块岩石后面。耳中只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了下来,而后便听到一个青涩的声音道:“吃饭的时间到了。”同时听到山洞里传出一个空荡的声音道:“放下吧。”色无戒不由的探出头去看了看,只见送饭之人年纪不过二十几岁,虽是如此,武功却也自不弱,从他刚才的那一句话可以听出。看来西岳华山不愧为五岳之首,山上任何一个人都是身怀武功,恐怕也不逊与江湖上的一流高手。
  色无戒心道:“他既然要送饭,一定要走进洞去。可洞口只有一条小裂隙,不可能钻得进去,看来四周定有什么机括。”只见那送饭之人左手抓在石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