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苏文道:“慧风大师看来有些瞧不起我们三兄弟!”话音刚落,只听唰的一声,酷热面前,众人只感觉到一道寒光闪过,而后当的一声过后,众人才是看得清楚。原来苏文在片刻之间拔出的配剑,左脚踢起地上一块手掌大小的石块,一剑将石块劈碎成两瓣,半边落在地上,半边搭在剑上。慧字辈弟子刚才见他出剑,只觉是一把极好的宝剑,而宝剑劈碎石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所以表情不怎么惊讶。只不过一些寺内的一些僧人,本身没有练过几年功夫,看到这一招,都是为之一惊。苏文见了,心中一喜,而后听扑扑两声,一只鸟雀从西北方五丈远处飞起,正向松柏林中飞去。众人见苏文斜斜把目光盯在了那鸟的身上,正不知他要干什么的时候。只听嗡嗡作响,苏文右手一抖,手中长剑激起剑上的半块石头,而后手指一弹,只见那时候有如主弦的剑,迅速异常的向那鸟誉飞去。
  慧风见了不禁吃了一惊,刚才那一弹若是对学过一指禅的人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可苏文只那么轻轻一弹,就能将半只手掌大的石块迅速弹出,指力着实不小。正在吃惊之时,只见那石块正好砸中那只鸟雀之时,突然从小断为两块,有一物事便蠕动便往下掉,众人正猜想那东西是什么时,只见那鸟雀突然回过身来,而后刁起那东西便吞了下去,最后窜入丝林不见了。众人不禁齐声呼出:“毛毛虫!”刚才击碎石块的东西正是一根弱小的毛毛虫,而那虫子在击碎石块的时候,还在蠕蠕而动,明显还活着,这一下不知让场上众人吃了一惊。
  苏文见此,虽一招丢了面子,却不动怒,只在苏秀的耳边低声道:“大哥,丝林中藏有高手!”苏秀向松柏林瞧了瞧,却没发现有人,于是道:“大家要小心!少林确实不是个好惹的地方!”苏文点了点头,刚才嚣张的气焰,顿时收潋了许多。
  第010章
  慧风也不知刚才那虫子是谁掷出,心中只以为是方丈。其实那虫子就是躲在十几丈远处的绝色所掷,虽然少林的人都在追杀他,但听到有人在少林寺面前耀武扬武,自然也是看不过去。见苏文要对鸟雀下手,便想挫一挫他的锐气,见树身上爬过一只毛毛虫,便随手捏来掷了过来。毛毛虫在他内力的保护之下,自然是毫发无伤。
  苏秀道:“我们三兄弟今日除了来切磋武艺之外,其他并无恶意,何不请绝色大师出来一见。难道我三兄弟真的不值得一觑吗?”慧德赶忙道:“当然不是。既然只是切磋武艺,三位施主为何非要找绝色师叔?”苏文道:“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绝色大师是少林千年以来,第三个学全七十二艺的人,在当今世上可谓是数一数二。学武之人谁不知道,只要能跟绝色对上几百招而不受伤,便可立即在江湖上扬名。绝色虽只三十几岁,却坐上了戒律院首座,恐怕也跟这个不无关系吧?”
  慧德道:“苏三施主的话未免太过偏激,少林僧侣上千,武功高者更是数不胜数……”苏武从没说过一句话,此时却突然插嘴道:“少废话!快叫绝色出来,再唠叨下去,乞不是天都黑了。”此时太阳西斜,天转眼就要黑了。众人原先也没太注意到他,此时听他冷森森的讲出这句话,只觉他内力极其深厚,刚才那句话用内力摧发,在众僧的耳边簌簌传过,只觉恐怖。慧德左首的慧行有些沉不住气了,他道:“少林戒律院首座,乞是你们这些无名小卒说见就见……”苏武没有动怒,苏文听了却是嗖的一剑只刺向慧行的胸口。慧行想躲闪反抗,却被慧德用手拦住,眼见苏文剑之快速,片刻就要刺穿慧行的胸口,众人都是捏了一把冷汗。苏秀手一摆,稳稳的捏住了苏文的手腕,道:“三弟……”苏文刺到一半的剑又收了回来。
  苏秀对着德行道:“这位和尚,那你说我们怎么才有资格见到绝色大师?”慧行还欲讲话,又被慧德给拦住了。苏秀眼睛一瞧,便即明白,于是道:“看来这里是慧德大师说了算。不如就请慧德大师显丑几招,如果小可不幸胜了几招,还望请出绝色,让我们三兄弟一睹他的风彩。”慧德与慧行是同属一辈的师兄弟,苏秀称慧行为和尚,而称慧德为大师,慧字辈的其他几人听了,心中都是非常气愤。齐声道:“慧德师兄,就跟他比试比试,也让他知道厉害。”
  慧德却是稳重,他只到云滇三苏武功都不弱,真打起来,非一时三刻都够了结,如今还不知道,方丈和绝字非的师叔们怎么样了,不想再惹出麻烦,心中只想推搪。话没出口,却见眉稍间青光一闪,一柄长剑挺将过来,他本能的退后两步,左脚踢向来剑。突然间那剑回收,又斜斜的向慧德背后刺来,速度之快,实是罕见。慧德躲闪之际,都是显些中招。大约过了十几招,慧德才是看明白,对手正是苏武,他虽少言寡语,动作却是出乎意料,本来两个武功就相差不是很远,此时看明白,慧德接招也省了许多力气。可他似乎有意相让,只守不攻,但一时半会要败下阵来,也是不易。和尚们都以为慧德不是对手,心中捏了把汗,暗自为他加油。而苏文苏秀只以为苏武在玩弄慧德,所以迟迟不肯下杀手,于是喊道:“不要再玩了,我们的对手是绝色。”苏武也知道两位兄弟的意思,可不管自己不如加劲,慧德都是轻松化解,要想快攻取胜实是不易。渐渐的苏文苏秀才是看明白,苏武并非慧德的对手。两人对望一眼,心中都是一个想法:“少林弟子果然不弱,如果连他都打不过,更没脸向绝色挑战了,两兄弟都是一个心思,此时冲口而出道:”我们来帮你。“两柄长剑探入,只攻慧德。
  慧德对负苏武一人,本来游刃有余,这时三苏同时攻击,顿时便觉得应接不暇,又是因为空手对三柄呼呼作声的宝剑,肩头袖口腿间都被长剑划破。慧行在旁看不过去了,喊道:“三人对付我师兄,算什么英雄?”苏文道:“我们三兄弟一向有架一起打,如果不服,你也多加几个进来啊。”边说边打,剑招丝毫不落下风。慧行听了道:“那好。慧永,我们俩去帮师兄。”慧永答应一声,两人就欲上前。慧德大叫道:“不要!”一招旋风腿,踢开来三苏齐刺来的三柄长剑,冲到慧行、慧永面前,拦住了他俩。
  第011章
  苏氏剑法本来就连绵不绝,一招即出,余招不断,刚才被慧德踢开,此时三剑又刺将上来。眼见就要刺中三人却突然收手,苏秀道:“我们三兄弟可不是趁人之危的鼠,你们有什么话教代完了再说。”
  慧永慧行看了慧德一眼,见他身上已有十几处被剑划伤,只道:“师兄,人流了很多血。要不……”慧德一拦道:“没关系。我是要让三位施主明白,少林不想与他们三人为难,不然只凭我一个小僧对付他们三人已经足够,何劳绝色大师出手。”于是摆开了罗汉拳。苏秀道:“你可别自不量力,刚才我们三人都未出全力,你若逞强,我们可要对不起你了。”他们只知自己未出全力,但慧德也是只出了三成功力。慧德道:“三位施主请吧。”三苏对望眼,而后各自点头,而后苏文走向东方,苏武走向西方,苏秀却站在南边不动,而将慧德围在了正北方。慧德见此阵势,心道:“难道他们要出四方阵?可他们只有三人,怎么能行?”想像间,只见三苏长剑向自己挺来。同样是三人,同样是三柄宝剑,可此时三人的功势,却似增加了数十倍,剑招干脆利落,慧德空手哪能抵挡?只一盏茶功夫,身上已被割了数十招,可没一剑都没到肉,只割破了僧袍,此时整个上身都快露了出来。慧行等人不禁大喊:“师兄!”
  三苏突然停手,不再动手。慧德心中念叨:“这哪里四方阵?这么厉害,到底是什么剑法?”一时间留神了许多。苏文与苏秀相对一笑。苏秀道:“慧德大师,快请出绝色,不然我们三人可不留情了。”慧德原先只使三成功力,就与三人打成平手,此时几乎使出全力,反而不是了对手,心中有些惊恐。
  绝色本来在松树上看着,见慧德一人对付云滇三苏,明显悼悼有余,可他却不还手,心中还在骂道:“绝欲师兄教的都是什么徒弟,这么死板,太丢少林的脸了。”可此时见在苏使出剑阵,突然一怔,心道:“那不是四方阵,而是四方缺一阵,是由四方阵演化而来。他们三兄弟各自占领一个方位,另一个方位便留给对手。对手有多少实力,无疑就是为他们三人增加多少实力,对手越强,剑阵越强,慧德其二实是用自己的实力打自己,自然就不是对手了。”况且慧德身为达摩堂弟子,却使用罗汉拳,这样对他更是不利。眼见少林就要面子无存,绝色终究是沉不住气了,从树上站起,就欲上前帮忙。
  同时只听远处有人叫道:“慧德,为何不使达摩棍法,逞什么英雄好汉。慧行,慧永,你们三人上,别让人小看了达摩棍法!”绝色遥望,只见讲话之人正是达摩堂首座,绝欲师兄。旁边便是方丈以及几十个高僧。方丈面容苍白,看来刚才中了自己一掌,还是受了内伤,心里只觉过意不去。突然又庆幸自己逃得快,眼见追来的都是同辈高僧,自己决不可能以一敌几十,到时必死无疑。绝欲等人边说边向那走近,待得说完,已经到了。
  三苏刚上少林时,见眼前僧侣虽多,可一个个都年纪的很,看来辈份不高,所以心中自然不把他们放在眼中。这时见走过来的这些人中,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几岁,而且走路沉稳矫健,尤其刚才发声的绝欲大师,声音虽从数丈之远的地方传来,却让人觉得一种极强的霸气,只让人不寒而栗。此时三苏不约而同的收剑,退到了一边。
  慧德向从僧行了个礼,退到了一边。绝欲绝他满身都是伤,心中不免觉得面子无存,而后对着三苏道:“三位来少林有何贵干?怎么会和小徒动手?是不是他们有甚怠慢之处?”心中却是提神,只求找到机会,要教训三位一下。苏秀点头道:“误会而已,误会而已。”原来上山时信心百倍,想少林寺也只徒有虚名,三人又自恃武功高强,这次上少林,定会一举扬名。可此时见了几位高僧,眉耳间那种慈祥的杀气,使人感到害怕。这时知非敌手,只想全身而退。但又怕丢了面子,不肯就此离去。绝欲道:“慧德,是这样吗?”苏秀突然看到左首一位老僧苍白的脸,便道:“这位想必是少林寺主持了。怎么看上去脸色这么苍白,好像受了极其重的内伤。”他见三弟苏文掷石砸鸟时,那石头在半空被一根毛毛虫打为两块,只以为林藏着高手。这时见方丈受了内伤,几位高僧都是内功有损,显是替他疗伤所致,再见少林小倍高僧都是如此紧张,便一时明白,林中确实藏有高手,而且跟少林有仇。虽然如此,他也不敢想捡便宜,就如此问候几句再离去。
  第012章
  没想到绝欲却没有理会他与方丈的对话,只顾问慧德,慧德也是答道:“这三位是云南省三位剑客,号称‘云滇三苏’,打败云南未逢对手,今日想上少林挑战,准备扬威武林。他们三人指名要绝色出仗,可绝色……由于弟子听不过去,所以跟他们动起了手。”绝欲初见三人的架式,便即明白了些许,只不过要让慧德当众讲出,使得三人推辞不见,此时道:“绝欲身为达摩堂首座,也是绝色的师兄,虽然武功不及他,但愿先行领教三位的高招,三位以为如何?”
  苏秀见推脱不得,此时手中只冒冷汗,连苏武都不禁打了个冷颤。苏文却是脑筋一转,他深知少林寺规森严,慧德怎敢自呼师叔的法名,而且在讲到绝色,除了慧德自己这外,其他高僧都会脸色一变,刚开始还不清楚为什么。此时突然想通:“打伤方丈的不是别人,就是绝色。而躲在丝林中那位高手也肯定就是绝色了。”虽不知他防了什么事,弄得少林如此大动干戈,但心中明白,那并不是什么小事。现下心中一喜,道:“都说自古武功出少林,我们三兄弟也是慕名而来,可否请绝色大师出来一见。”方丈等人都是一怔,不知该如何。脸上明显露出了为难的面容。苏秀却是没瞧出端倪,此时只在苏文耳边道:“三弟,你这是干什么?我们三人对付小小的慧字辈弟子,都用了上百招,不可能打得过绝色的。”苏文手一摆,却是脸露笑容。苏秀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心中一阵迷茫。看了眼苏武,想从他那得到些暗示。只见他面无表情,似乎全不理会,从小就知他的性格,问他也没有用,现下只有先看下去。
  隔了许久,方丈道:“真是不巧,一个月前,绝色师侄已经出寺游历去了,不知何时才会回来,三位要见上他一面,可要等上一些日子了。”绝色在松树上听了,心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没想到师叔说起谎,也是面不改色气不喘。”他为人也道乐观,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被追杀的事情。
  苏秀突的一喜道:“真是不巧了,那我们三人就……”边说边抱拳,就欲离去。可苏文却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看未必。”众人都了“我看未必”四字,都是全身一颤。而绝色道:“你知道些什么?”苏文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只猜测到他们之间定是闹了矛盾,但是所谓何事,却很想猜透。但他这时却道:“我当然知道了。我还清楚,方丈刚才打了诳语。”方丈一急,顿时咳嗽几声,只道:“你说什么?”苏秀见三弟正是激怒少林高僧,心中也是害怕,在旁使劲的劝他。可苏文却是不听,接着道:“绝色大师明明就在少室山上,方丈却说他一个月前就出游了,难道这不是打诳这是什么?”苏秀轻声道:“三弟,话不可乱说。”苏文也轻声回道:“大哥,没事的,你就听好了吧。”苏秀见他如此的冷静,在此也不劝说,只是听着。
  绝欲一急,道:“你怎么知道?”而后觉得语出不对,赶忙改道:“哪有些事?”绝色在丝林中听着,心道:“这小子果然精明。”他知道苏文虽猜透了些东西,但心中不甚肯定,方丈和绝欲的紧张,正是验证了他的猜测。
  苏文道:“少林戒律森严,绝色年方三十几岁,却坐上了戒律院首座。恐怕他掌管戒规,自己却忍不住犯戒了吧?”方丈和绝欲不由的一颤,只怕丑事外陷。绝欲看了看方丈,方丈沉思了片刻,而后点了点头。苏秀突然感觉到不对,忙拦着两位兄弟道:“快走,快走!”见他俩还没反应过来,站在那儿不肯走,心中一谎,扬掉手中的宝剑,拔腿就跑。“苏文苏武一惊,都是转过身去,苏文高喊道:”大哥,你……“此时只听耳边呼呼声响,侧过半个头,只见一根熟铁棍迅速异常的从身后窜出,穿透了苏秀的心脏。
  事出突然,事先没有半点预兆,苏文苏武一时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待得回过神来,苏文猛转过身来,想看看是谁出的手。刚转过头去,只见一只手向自己抓来,还没回避,脖子已被那人捏住,整个身体不能动弹,最后短气身亡。苏武又是一怔,大叫:“大哥,三弟!”抬头看清楚杀死他俩的正是达摩堂首座,心中更是不知是为了什么。此次三人上少林挑衅,虽是大不应该,当也不致于狠下杀手。起时一丝泪水滑过脸庞,吼道:“你为什么……”而后唰的一声,抽出背上的长剑,手臂一挥,只向绝欲夺胸而去。
  第013章
  方丈只觉他出剑好快,现下抢到绝欲身前,右手食指一弹,追佛指正好弹在他的剑尖上。只听嗡嗡的一阵响动,苏武手中的剑只向侧一偏,而后又向方丈猛刺三剑。方丈两次想出金龙手将他的长剑捏出,只因他出剑的速度超于常人,非但不能捏住他的剑,反而险些被剑刺伤。但方丈观察细微,见苏武刺出三招,此间毫无剑招变化,定是看到两兄弟死在眼前,乱了分寸,以至第三剑一刺出,就被方丈的金龙手牵牵捏住,无论苏武如何挣脱,手中的长剑就似上了金箍,丝毫没有动弹。
  两人手上各自用劲,到得后来长剑吃受不住,乒乒乓三声断做数丈,而后苏武只觉胸口膻中穴气门一塞,而后卡卡卡数声,全身肋骨断裂,身体只向飞出,同时猛得冲出一口血来,最后气绝身亡。方丈抚袖一收,掌立十立道:“阿弥陀佛,愿施主能早登极乐世界。”而后转身回进寺去。
  绝色远远的看着,只被吓道,心想:“般若掌,方丈一掌打死了那姓苏的。”就在宝剑断裂的那一颗,方丈的右手迅速窜出,使出般若掌,才将苏武打死。绝色看三苏的狂妄,心中早就想教训他们,可此时见方丈和绝欲出手如此狠辣,不禁打了个冷颤,差点从松树上掉了下来。他曾经有一个冲动,要上前救那三苏,可一想到自身的处置,还是放弃了。心道:“方丈师叔之所以出手至狠,看来跟自己也是不无关系。苏文的讲话,看来是害死根本原因。”此时只觉方丈出手太过狠辣,有违出家人的本道,跟自己心目中相像的简直判若两人。此初由于自己犯戒,方丈出杀手也是情有可愿,此时见他无故杀害三苏,心中更是奋怒之极。少林佛门圣地已不再是他所向往,更是坚定了他出外闯荡的决心。此时太阳虽落山了,但还是能看清楚事物,而且心中有些睡意,便跃下松树,躺在柔软的草萍上,一合眼便是睡着了。他道也是胆大,竟然在此也能呼呼大睡,似乎一点也没有畏惧之意,或许只是因为没有意味有危险罢了。
  一睡醒来,只间已至深夜,夜观天相,大概是在子时上下。少林寺里一片寂静,看来众僧都已经坐完禅睡觉了。此时四击漆黑一片,只有那半圆月亮照着大地,使大地出现了一点点光。但在绝色锐眼之下,这一点光,已经能使他辨清事物。他只觉腹中空虚,于是又采了些果子放在胸襟里,稍稍绕了点路,一路下了石阶,出了石殿门,只想离少禁寺越远越好,于是展开蛇行之术,只不过一个时辰,但已离开少林寺一百多里远,此时来到田间小路,才开始放慢脚步。
  跑了这么长的路,自然口渴之极,他随身协带的果子,此时正好可以拿出来吃了,他知晓不远处就有个白马寺,先到那去住上了几个月。此时边吃果子,边在田间小路游荡,也好生逍遥,此间方圆数十里没有民居,四处山室围绕,这处小路也不过一丈来宽,路边偶长有青苔,看来走这条路的人很少。可绝色却觉逍遥自在,走了不到一柱香时间。突然间,他鼻子一嗅,只闻到了一股女儿香,他对这香味是何等熟悉,由于前天小翠的事被方丈发现,他的一股冲动就没地方喧泄,此时闻到这股香味,只以为上天特定送给他的。于是闪身路边树丛中。大约过了盏茶功夫,这香味便越来越弄,绝色知道就在附近,心跳顿时开始加速。
  隔了片刻,隐约听到有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师哥,我们虽在同门,可像今天这样,周围只有我们两人的时光,却是第一次。”绝色听着这声音温柔似水,心中更增添了几分喜欢。而后仔细一听,只听一个男子道:“还不都是我爹,从你第一天入师门,我爹就不同意我俩在一起……”那女子道:“你爹还是嫌弃我是个孤儿。”那男子道:“采莲,你可别乱想,我想爹总有一天会接受我们俩的。”绝色听到有男子的声音,心中自然有些不快,但还是未减半分冲动,小心的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靠近。
  第014章
  远远的看去,只见月光下一对男女丽影飘动,只觉浪漫之极。虽然夜很深了,但在月光的照射下,绝色还是能看的清楚,只见那女子不到二十岁,左手握着一个长剑,身穿淡黄色衣服,身才苗条凹凸有致,给人无限的暇想。这女子名叫杨采莲,三年前还在街头乞讨,那男子名叫陈少壮,是河南有名的镖局“豫飞镖局”的少主人。他在三年前随他父亲出镖时,在山西榆次街道上发现了杨采莲。当时她衣裳褴褛,在街头乞讨,可却是长得白白静静,姿色可餐,极不像是乞丐出生,倒似个富家小姐沦落到此。陈少壮年轻气胜,一见到杨采莲,便一见钟情,又见他甚是可怜,便请父亲收留他。他父亲名叫陈飞,“豫飞镖局”是他一手创办,总算他经营有致,有时常拿出钱财孝敬黑白两道,所以几十年下来,未曾失过一个大镖,所以名气也在河南河北一带打得极是响亮,只要一听说是陈飞押镖,黑白两道就不会来劫镖,而押镖得了银子,陈飞自然也会拿出银子给这些黑白两道,所以当时陈飞可谓是交流满天下了。
  陈飞为人很是紧慎,他不会得罪一个江湖中人,也不会出钱救济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心中不想惹麻烦,就没有答应儿子的请求。陈少壮没有办法,只有暗中将杨采莲打扮成趟子手,随镖队出行。不管是趟子手还是镖师,陈飞可谓是熟的很,突然窜出一个面生的趟子手,自然很快便被发现了。但在儿子的一再肯求下,还是没有办法,只得将她收手门下。但其间管得甚是严密,不许儿子和她有过多的亲密,否则就赶杨采莲出门。可陈少壮对杨采莲已经倾心,让他跟她同在屋檐下,却不能太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7 4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