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绝色淫妃-第3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色无戒心道:“他既然要送饭,一定要走进洞去。可洞口只有一条小裂隙,不可能钻得进去,看来四周定有什么机括。”只见那送饭之人左手抓在石壁之上,双腿一蹬,一个猿猴翻身,溜到了劈斧石三丈多高的地方,动作轻巧的很。
  色无戒心道:“送饭也这么多讲究,难不成机括设在上面?”只见石头上方有一处好似圆台一样平坦的地方,旁边架着一个好似水井上提水用的器具,他将托盘放在上面,而后摇动旁边转轴,只听得齿轮转动,响起铁链当当的声音,将托盘慢慢的放下井去。那井口很窄,恐怕一个十岁孩子的头,也未必能钻得上来。
  色无戒看了,不由的心道:“华山可谓英雄济济,可他们还是那么小心,送饭的人武功高强,做事又仔细,山洞设制的如此牢固,明显是怕里面那人逃出来,不知里面的那人到底是什么来历。”那弟子将饭送将下去之后,左手贴在石壁上,轻轻松松的滑了下去,就空手走了。
  待得他走远后,色无戒也跃上那圆台,从天井的口子往里一看,里面空荡荡的,离地面十丈有余,没有可攀登的屏障,恐怕轻功再厉害的人,也不能凭空飞到顶部,更何况井口是那么的小,心中欲知之心更烈。
  正在此时,只听洞内传来声音道:“小兄弟,是你吗?”色无戒回过神来,不由的一惊,他上得圆台的时候,根本没有发出声音,那人竟能听出是自己,让人不由的产生了一丝丝的畏惧,答道:“是呀。”刚说完,只听那人声音从左下方传来道:“小兄弟,下来吧。”色无戒不由的转头一看,只见那人又从那裂隙里钻了出来,正在向自己招手。于是双腿相互交踏,几个旋转到了他的身边。看着他向自己微笑,却不知该讲些什么。
  第100章
  那人见色无戒愣在那儿,只道:“怎么了?这么一会儿,就不认识我了?”色无戒勉强笑了笑,道:“不是。我只是在想,华山派为什么将你困在洞里?防守看似固若金汤,而你却能轻而易举的从裂隙中爬了出来,真是搞不懂。”说到这里,只是摇了摇头。
  那人道:“有些事情就是用嘴讲不清楚,小兄弟没有必要知道。刚才我们的比试还没有结束,我们接着来。”色无戒只觉这人不太寻常,像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自己的事毫无保留的告知他听了,可他却似乎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心里只觉得不太舒服,因为根本摸不透眼前之人是好是坏,是敌是友,却跟他谈论起武学之道,为人之道,讲得那么投入,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为了什么。只不过一看到他的样子,便觉得格外的亲切,也就没了那分介怀,道:“说得对,我们接着来。”说完摆出一个格斗姿势。
  那人突然道:“慢着,如今刚好正午,小兄弟定也是饿了。反正饭都送来了,不吃就浪费了。”说完,只见他两脚尖分别在那石壁上交踏,片刻功夫到了三丈高的圆台,就好似如履平地一样,不由的暗自惊叹。心道:“以他的武功,别说离开这个劈斧石,就算逃下华山,也未必办不到,可他为何心甘情愿留在洞中,过着被囚禁的生活?”心里很想知道,可也知道那人不会说的,也便坦然面对,任何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何必非要让外人知道?
  见得那人端着托盘下来,只道:“前辈老当益壮,晚辈真是佩服。”那人哈哈一笑,便盘膝坐在了地上。色无戒随着坐下,只见托盘上有肉有酒,看来照顾的还是不错。两人也便各自分享,吃了起来。自从离开真情后,色无戒已经很少喝过酒了,如今又再尝了尝,顿时想起了白居易和那天下不二的白氏剑法。只道:“前辈,我突然又想到了一门功夫,如今显丑耍将出来,还请前辈指教指教。”
  那人看似也是个武痴,一听到这里,顿时高兴难当,道:“真是太好了,小兄弟尽管出招。”色无戒转头看了看四周,似是在找什么东西。那人奇怪的道:“小兄弟难道掉了东西?”色无戒呵呵笑道:“我要使的是一门剑法,这里没有宝剑,又没有树枝柴干可以代替,看来这剑法使将不出来了。”心中却在想:“若是令儿在身边,就可以借她手中的玉女长剑一用,如今和她分开,还真怪想念的。不知她一个人在镇岳宫面对天下武林高手,会不会出什么事情?”想到这里,不由的一愣。
  那人笑道:“谁说没有剑就耍不出来?可以用衣服代替。”色无戒听了,顿时毛塞顿开,只要将内力聚集在布条身上,那布条就可变成杀人的利剑。想到这里,便要撕下自己的衣服。那人赶忙阻止了他,而后在自己的腰间撕开一个角,沿着身体拉下一条长一米的布带,在布带的一头打了个结,作为把柄,交与色无戒的手中。色无戒道了声谢,接过布带,那布带随着轻风微微飘荡,而后见他将内力从丹田冲到膻中穴,而后沿着腋下传到五指,最后直达整个布带。他右手一抖,只听得唰的一声,那布带顿时直了起来,就好像成了竹片一样。
  那人感觉到了色无戒雄厚的内力,不由的叹道:“好内功。”色无戒道:“显丑了。”而后唰啦啦原地使起招来。只听得布条划过空气时发出的清脆响动,那神鬼莫测的白氏剑法,不按常规出剑的招式,似乎每一招都是独立的,却又似乎连绵不绝,形成完整的套路。那人目不转睛的看着,一时也猜不出色无戒使得是什么剑招,心中兀自没底,也不像原先笑的那么轻松了。
  色无戒念道:“六么水调家家唱,白雪梅花处处吹。”身体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看他右手只是随便一挥剑,其实已经将全身各个部位都照顾的天衣无缝,就好像一个长满刺的钢圈,套在他的身上,任何人只要一近身,非得中剑不可。他又念道:“白雪花繁空扑地,绿丝条弱不胜莺。”挥剑放在右腿之上,而后使出扫膛腿,便见得一股灰尘随着他的剑招起伏,那细小的石块腾到身前,他挥剑一一打了出去,所到之处,只听到乒乒乓乓的相击声。
  色无戒一剑直刺,像是要向那人刺去一样,可刺到一半,右腿点地,左腿向前一踢,踢在剑尖之上,剑尖顺势向右划了一个舞花,使一招“我闻琵琶已叹息,又闻此语重唧唧。”最后双腿相互交踏,已经腾到半空之中。只见他身体倒转,剑尖直直的朝下刺了下去。当点到地上时,身体惯性的高速旋转,只听得嗤嗤的声音,那布条用内气催发的剑气,就好似电钻一样,在地上刺出了一个大洞。
  色无戒看了那人一眼,只见他正呆呆的看着自己,脸上表现出几许不同的表情,看得很是仔细,兴头又起,吟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右手一收,就在头顶到点到地上的时候,左手伸出,大拇指在地上一点,微微用劲,身体向后旋转几圈,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听得剑声已毕,那人才是回过神来,忽又哈哈大笑道:“妙极,妙极,好剑法,好剑法。”色无戒听那人赞不绝口,自己刚才也处于轻飘飘的状态,只因喝了酒,意境就好像回到了白居易活着的时候,自然剑术也高明了百倍。上前报拳道:“还请前辈指教有哪里不足之处?”
  那人没有回答,反而是问道:“这剑法叫什么?是哪门哪派的?老朽怎么一点头绪都没有?而且听你刚才嘴里念叨着不像剑诀的剑诀。听你刚才说你无门无派,莫非这剑法是你自创?”露出极奇惊讶的表情,只觉得不可思议。
  色无戒道:“晚辈哪里有那能耐?晚辈刚才所练的,名为‘白氏剑法’。”那人听了,心中更是疑惑,不待色无戒说话,便即插嘴道:“白氏剑法?”色无戒道:“白氏剑法的创始人名叫白居易,是个诗人,他在晚年从诗中悟出剑法,藏于香山白园的藏经阁内,晚辈无意之中所得,有幸练得几招,正好请前辈来指教指教。”
  那人听色无戒这么一说,才是恍然大悟,只道:“白居易,‘白氏剑法’原来是这个意思。记得在我年轻的时候,传说这是天下第一的剑法,难道你刚才练得就是?怪不得,怪不得,看似无招,却招招严严实实。看似有招,却又招招无根可查。这白居易乃是奇才,小兄弟也是一样。”色无戒道:“过奖了。”只听那人又道:“不过我刚才看你剑招有些虚浮,而且不注意防守,一味强攻。动作连接上并不是无泄可击,是不是白氏剑法的剑意就是如此?”色无戒道:“不瞒前辈,晚辈所练的白氏剑法,只是中间半本,头尾半本让别人撕去了。根本不知道剑意是如何。”
  那人背过身后,只道:“怪不得。而且从剑招中可以看出,小兄弟剑走偏锋,与天下任何一种剑术相背,若不是剑意如此,恐怕会走火入魔,如今悬崖勒马,尚且未迟。”色无戒听了,不由的心中一惊,他自从练白氏剑法以来,只觉得自己的武功又上了一层楼,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听到眼前的人这么一说,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
  那人突然笑了笑转过身来,只道:“呵呵,或许是我太过担心也不一定,小兄弟可不要给我的话吓倒。”色无戒听他语气又突然转变,更是摸不着头脑,只道:“前辈还请明言,晚辈实是不懂。”那人呵呵而笑,只道:“任何武功不能一味防守,也不能一味进攻,要攻守结合,才是武学之道。”色无戒不解的问道:“先发制人,后发制于人,在敌人来不及防守之前,自己先强占上风,有何不可?”
  那人喃喃的道:“是吗?那你就用白氏剑法全力攻我来看看。我保证,五十招之内,绝不还手。”色无戒听他这么一说,知道眼前之人的武功绝不寻常,他既然有心相让,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见他右手一抖,那布带又挺了起来。使一招”叶含浓露如啼眼,枝袅轻风似舞腰。“中攻一剑,便朝那人刺去。待快要刺到的时候,身体一剑身,剑尖由左向右的带动。他也学会了吕洞宾的虚实剑,第一招看似全力以赴,实是虚招,厉害的却是在第二剑。心中在想:”他一定全力对负我那第一剑,如今我第二剑挥出,他恐怕没那么容易躲开了。“
  可却是没有想到,那人双手负在背后,双腿站在地上一点不动,身体先是后仰,而后矮身转了一个圈,轻轻松松的将色无戒自以为是的剑招躲了开去。色无戒吃了一惊,更觉得大意不得,于是快攻数招,朝着那人的身体各处劈砍刺划,不留半点空隙。可那人只是左一侧右一斜,身一低,腿一跳,没有离开一米距离,面不改色气不喘的躲了开去。
  第101章
  眼见着第五十招“天旋日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使出,便听那人笑道:“五十招到了,我该出手了。”而后右手踢到色无戒的来剑身上,猛得下压,将剑踩在了地上。色无戒的内力传不到剑尖,布剑也便软了下去,绵绵的垂在地上。而后那人又笑道:“小兄弟,小心了,注意我的手。”色无戒一听,不由的朝他的手上看去。只见他的右手慢慢的抬了起来,抬到胸口左右的时候,突然变换出不下十只手的影子。见到这里,色无戒吃了一惊,而后听得他的头顶叮的一声,朝他头顶看时,只见数十双手的影子朝自己胸口而来。色无戒不知哪一只手是真的,扔掉布剑,双手乱挥,可都捉空了。就在那人的手要近身的时候,见他突然退后了数步,退到一块石壁面前,清清楚楚的看到好似有数根指头点在那石壁之上。
  如此片刻,色无戒才是真正看清楚,他的手到底摆在那里。他走近身来,朝着自己微微而笑,可那被点中的石壁却是一点异状都没有。色无戒心中不明:“刚才那招是什么?到底有什么用处?”刚想到这里,只听咔咔的几声从那石壁上发出。色无戒转头看时,竟见石壁裂开了一条小缝,随后哗啦一声,竟自倒在了地上,使得整座山都摇了起来。那些碎石大多手掌大小,均匀的很。色无戒看得呆了,想像不到若是刚才那一指点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后果。
  那人严肃的道:“你知道那岩石为什么会碎裂吗?”色无戒怔怔的回过神来,一滴冷汗不由的从背脊间滑了下去,深深吸了一口气,只是摇了摇头,好不容易说出一句话来:“为……为什么?”那人道:“那是因为石头是死的,它硬碰硬的接我一招,当我的力量超过它所能承受的时候,它自然就会吃受不住,你明白吗?”
  色无戒一愣,仔细回味着他刚才说的话,却是不太明白。只听那人接着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要想打败天下无敌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遇到与自己旗鼓相当的高手,就不能硬碰硬,应该用自己的长处,去攻敌手的短处,这才是上策。”
  色无戒听了,顿时恍然大悟,不由的露出笑容来,只道:“我明白前辈的话,多谢前辈教导,晚辈一定紧记于心。可就是不清楚,前辈刚才厉害的一招叫什么名字?”那人道:“不能用”厉害“二字来形容,要记住永远都没有厉害的武功。刚才那一招名叫‘六神幻影指。’只是幻影术中的一种,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色无戒听得“六神幻影指”只觉跟他刚才使的那招确实贴切的很,但听他说只是幻影术中的一种,不由的更是惊讶。他从小就在少林寺,自以为学会了七十二艺已经是天下无敌,没想到江湖上却还有这种武功,自己更是连听都没有听过,不由的自惭形秽。
  色无戒就在那愣的一愣,只听那人问道:“小兄弟,我看你资智不错,你想不想学我的武功?”色无戒回过神来,心道:“我跟他是第一次见面,他怎么会教我这么厉害的武功?”心中有些想学,只是想知道幻影术到底有如何神奇,可似乎还顾忌着什么,只摇了摇头,道:“由于各种原因,我不会再拜任何人为师,前辈的好意,恐怕要白费了。”没想到那人道:“看你身为男人,怎么这么婆妈?我教你武功,却没有要收你为徒。你是你,我还是我,根本不存在师徒关系。我见你是个练武奇才,想教你几手功夫,你若是愿意,就点个头,若是不愿意,也只须说一声,我绝不会强求。”
  色无戒听了,更是无地自容。他从少林逃出来,只以为是不受陈规约束。没想到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却还是这般束手束脚,道比不上一个在劈斧石里呆了三十年的怪人,如今事情想开,只哈哈笑道:“前辈教训的是。”
  那人点了点头,只道:“练幻影术靠的是悟性,我现在传授你口诀,你要认真记清楚。”说完便自念起口诀来。色无戒冥神静听,只觉这口诀有些不同于以往的武功,一般听口诀,就大致知道练法。可如今听他滔滔不绝的讲述,就好似一个门外汉在听一个老和尚念经一样,什么都听不懂,只得将口诀默记于心。色无戒可谓是从小练功长大,对记武功口诀,自然也有他自己的一套。那人只念了一遍,他竟也背了下来。
  那人点了点头,只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很聪明,有点像我……”后面不知为何,却不再讲下去。色无戒虽记下了口诀,可根本还不知道幻影术是怎么一回事,正想问出,只听那人又道:“接下来你仔细看我的动作。”听他这么一说,色无戒也不再问,见他的面容变得很是严肃,还真有些不太习惯。只见他右手微微抬起至胸前,掌心对着自己。他故意把动作放慢,可就这么轻轻一抬,都能让人产生幻觉,就好似有好几只手向前抬一样。
  色无戒虽心中疑惑,可就是不敢打扰到他。那人左手从后面甩向身前,身体便向后转去,随即右手由上往下旋转到身后,每一个动作,都好似有数个人在做一样,若是夜晚见到,还真以为见了鬼了。色无戒的眼睛不敢眨片刻,死死的盯着,只见那人旋转着身子,双手相互划着圆形,慢慢的向自己逼近。越靠越近,似乎要撞上自己。
  色无戒不由的吃惊,只觉身体有些不舒服,想退后躲开几步,又想伸手去挡,脑袋就在思考的这片刻,只见眼前的人影消失,那人依然在身前一丈之外,并没有近身。刚才只是看到他的影子而已。那人双手划至胸前,做了一个收手的姿势,而后道:“你看清楚了没有?”色无戒猛眨了一下眼睛,只觉这幻影术邪门之极,只愣在那儿。
  那人道:“你回去好好想想,总会想明白的。”说完便即走到劈斧石的裂隙旁边,便欲钻了进去。色无戒赶忙拦道:“前辈……”那人转过头来,道:“你还有什么事?”色无戒道:“刚才多谢你的指点,不知前辈高姓大名,晚辈他日定当图报。”那人哈哈笑了一声,只道:“我的名字你没必要知道,我也不要你什么回报。”色无戒正欲再问,只见他使出缩骨功,钻回到了洞里。
  色无戒愣在那儿,不可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看着那碎裂的岩石,看着那留在地上的布带,似乎隐约知道刚才的事都是真的。想起刚才他教给自己的口诀,如今竟坐在地上冥神思考起来。没过一盏茶时分,突然想起天下英雄还聚集在镇岳宫,令儿不知怎么样了?想到这里,忙站起身来,对着裂隙喊一声,道:“前辈,晚辈有事在身,先行一步,今日多谢教导,我们后会有期。”而后不等那人回答,便使出蛇行之术,朝着镇岳宫跑去。
  到得那时,华山弟子正撤去桌椅,看来是刚吃完午饭。群豪纷纷站起,聚集在镇岳宫内,人头窜动之中,便听到一个声音道:“今日多谢江湖同道赏脸,如约赴华山英雄会,苗以秀代表华山派,在这里谢过大家了。”他口齿清楚,带着些伤感。
  色无戒听到那人自称苗以秀,顿时知道他就是华山派的大弟子。如今挨近人群,朝苗以秀看了一眼,只见他穿着一身白色丧服,头扎白巾,年纪在四十岁左右,却是面目清秀,鼻下无毛。略显消瘦的身材,混身被一股真气包围着。他身后站着十几个也都是穿着丧服的华山派弟子,个个低垂着头,一副苦脸。
  那苗以秀刚讲完那句话,天下群豪都是激动,应和着:“苗兄弟的话见外了,想空余道长身为华山掌门,群起五岳,声名仅次少林派。如今空余道长无故去世,我们一定要找出真凶,给华山派与替天下武林一个交代。”众人都是纷纷应和着,个个显得热血沸腾。忽有一人道:“我怎么没看到少林方丈了圆大师?”众人一听,四处开始找寻起来。只见少林派站在东首,除了手握九环紧背大刀的了缘,手握戒刀的绝欲,以及慧德慧永慧行外,了圆却是不知影踪。
  不仅众人奇怪,连色无戒也一时摸不着头脑,心道:“师父他下了西峰,应该回到这里来,怎么没见到他的影子?他又会去了哪呢?”随即又想到:“他已经不是我师父了,他去哪不关我的事。”如今在人群中找寻起令儿来,只见她正在四处张望,看样子也定是在找自己。于是偷偷的挨近身去,在她身后道:“这位姑娘鬼鬼祟祟的,意欲何为?不知贵姓名字,请报上名来。”他把声音压的很低,又故意发出一丝沙哑,明显看到令儿一怔,忍不住笑出声来。
  第102章
  令儿起初听了色无戒的话,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如今听到他毫无掩饰的笑容,顿时猜到是他,转过身去便道:“无戒哥哥,是你吗?”色无戒道:“你这小丫头原来也不笨。”只是笑脸对着他。令儿看到色无戒,别说有多高兴了。自从两人到这镇岳宫,他就消失不见。令儿只怕他会出了什么声,曾多次找寻,都是找不到人影。她又以为色无戒扔下她一个人走了,要知道女子最怕被别人抛弃,所以很多次都想哭出来。如今见到他的人影,是又高兴又愤怒,扑在色无戒的胸口,便欲拳脚相加,把心中所要讲的话都骂了出来。
  色无戒忙伸食指在嘴边嘘了一声,示意她不要这么做。令儿自然也是明白,挂着泪痕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甜甜的笑容。色无戒看了,是有不忍,伸手擦去了她的眼泪,道歉道:“都是我不好,不要生气了。”令儿道:“我没有生气,我只怕你会离开我。你答应我,以后别再离开我好吗?”离开那一会儿,色无戒心里也是很牵挂令儿,如今听她这么一说,不由自主的将她抱在怀中,道:“我答应你,我绝不离开你。”他没有想过这答应过她的事能不能做到,只是不由的从心底发出。他俩对着镇岳宫这么多人窃窃私语,似乎当他们不存在一样。只不过众人正在为少林方丈了圆去了哪还费神,自然没有注意到两个不起眼的后生小辈,只以为是当中哪位高人前辈的徒弟。
  群豪当中有一人道:“少林了圆大师,我刚才还跟他打过照面,这时却又见不到人影,真是奇怪。”众人不由的朝讲话之人望了过去,只见他年过五十,留着一撇胡虬,一身褐衣长袍,样子魁梧,只有一股逼人的气势。正是中岳嵩山派掌门左破弦。他身后跟着不下十人,都是青衣打扮,样子似他的徒弟,可个个都目光炯炯,锐气逼人,武功却自不弱。听他这么一说,见过了圆的也都应和了一下。众人心中怀疑会不会出了什么事,但心想少林派的了圆大师武功高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3 4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